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851|回复: 123

[灵异短篇] 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5-30 11:3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鸫鄂是个开酱油铺的年轻寡妇,刚过门没多久丈夫就出车祸死了。有风水先生路过鸫鄂的酱油铺子时曾说,此女天生命硬,生时克亲友,死后恐怕也会化作索命的厉鬼。虽然邻居们都觉得她晦气,但是还是有许多好心的邻居时常帮助这个看似孤苦的年轻寡妇。! r4 `+ n% T/ k; t; f6 Q0 r

3 Y+ q6 p  |, h9 b4 E鸫鄂铺子里的酱油总是参水为人又不太地道,所以乡里乡亲的很少去买她家的酱油,生意也就冷淡很多。虽然赚不了几个钱倒也可以维持平常生计,加之住在鸫鄂酱油铺旁边的一些老邻居看她可怜也就不在意她那点小伎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事,时常买她的酱油。如此,维持生计之余鸫鄂还有些闲钱。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个看似可怜的小寡妇其实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鸫鄂吸毒,且视赌如命。常常约些不三不四游手好闲的人来她铺子里打麻将。6 O7 J% P/ x% |8 G
3 a( Z9 y/ H4 R/ b4 K3 I
这天夜里,鸫鄂正和一帮地痞在她铺子里打麻将。局中一个叫二狗的癞头小痞子说道:“鸫姐,听说你最近生意不好?”# U9 ^0 b2 L+ J3 S4 w
另一个脸色枯黄唇环鼻钉叫二妞的小太妹闻声说:“咱鸫姐铺子旁边开了家新的酱油铺,听说是个新嫁过来的小媳妇叫夏月,我听二丫说长的还挺风骚。”* G7 d/ o' o8 }
二狗饶有兴趣的看向桌上另一个叫二丫的小太妹,投去询问的目光。只听那二丫不屑的冷哼道:“我看她那样就恶心!哪里比的过咱们鸫鄂姐姐!你说是吧鸫姐~”. e& e$ X& S3 r" E5 f" O+ ~
鸫鄂略一沉吟,阴恻恻的道:“嘿嘿~个小浪蹄子竟然跑到我的地盘上抢生意!看我怎么对付她!”说罢,众人拍也不打围在桌前七嘴八舌的想方设法怎样对付这个“敌人”。6 o0 [5 b7 O1 M  N& |  p6 c, m
许久,众人终于讨论完了。他们决定第二天晚上扮鬼去吓吓夏月,她要是识时务就卷铺盖走人。如果不识时务的话,哼哼,板砖咋了她铺子!想到这,鸫鄂这个阴狠的小寡妇不忘提醒了下二狗:“二狗!多带点板砖!我不仅要吓她!我还要砸她铺子方解我心头之恨!”说罢,众人大笑着继续打麻将,期待明天开这个夏月如何出丑。: ~  y2 H" x' G

9 @' v( M: N$ ~% L+ D+ Y5 y此时,夏月正在铺子里准备第二天的酱油。今天是第一天开张,开张前就听说这条街已经有了一家酱油铺,夏月还暗自担心生意会不会不如这家老酱油铺。一天经营下来,夏月总算呼了口气,不仅自己生意好,还被很多前来打酱油的人夸奖。因为自己家的酱油鲜香可口,咸淡适宜,又不参一丝水分醇厚浓郁,所以很多人都来买,就连一直照顾鸫鄂生意的几位老人都转头也来买自己的酱油。有几位好心的顾客看自己第一天生意就这么好便提醒道:“小姑娘,看你的酱油成色这么好,又是良心价我就提醒你句,小心街对面的那家酱油铺的老板娘。好自为之吧。”夏月摇摇头,一笑了之。开张前租给自己店面的老板就曾神神秘秘的叮嘱过自己,店面对门那家酱油铺的老板娘不厚道,心胸狭窄,自己又同样打算开酱油铺,可能会为难自己。夏月为此还曾经悄悄走访过附近的几个居民,得到的答案都说对面的老板娘虽然人有的时候不太厚道,酱油做的也一般。但是为人孤苦又是个年轻的寡妇,附近顾客都会体谅下她,总的来说还是可以的。听到这些时,夏月的心稍微放松了些,可是今天白天那几位顾客的话还是让自己有一些不放心。转念想想,只要不太过分,也就罢了吧。  |+ f# A8 a& Q
% Y5 J1 ^5 ?# _) K( C
第二天,夏月铺前依然来了很多顾客打酱油。因为自己口碑好,第一天打过酱油的人告诉其他没有来过的人,那些没来过的人甚至放心的让自己的狗脖子上挂着一个竹篮子,篮子里放着一个空瓶子和几枚硬币来到自己铺子前。夏月一看便知这是狗的主人信任自己,放心的让狗来打酱油。夏月很开心,看到有托狗狗来打酱油的每次都把空瓶装上满满的酱油,俯身摸摸可爱的狗狗随身摸出一两个糖果扔给狗狗吃。狗狗会开心的扑上来舔夏月的脸。与此同时,鸫鄂的酱油铺前却冷清了许多。! Z" |7 S/ O# [' a( B
& B0 _7 U4 O: S
看着对面夏月的铺子红火的生意,鸫鄂就来气。带着二狗,二妞,二丫这三个昨晚通宵打牌的泼皮,气势汹汹的来到夏月的铺子前。$ _! U3 A3 t& S# i0 F
“呦~这不是新来的夏老板娘吗~生意挺好的啊~啧啧~长的真俊呀~你看那双眼睛多会勾人儿啊~”& n3 _, b" ~' s7 w2 C! E$ n3 O+ {/ O
“鸫老板娘说笑了,怎比的上您美艳。还望鸫老板娘多多照顾晚辈。”1 ~8 x  I; l8 d8 n  ?) }
“小嘴真甜啊~就是不知道酱油做的怎么样~来~咱们也尝尝鲜儿~”' M; c  B1 n7 B1 S& j2 {. K
说罢鸫鄂那三个泼皮手下直接把肮脏的手伸进夏月盛放酱油的木桶里,搅拌了几下再伸到嘴里吮吸起来......
7 _3 Z. g* K8 r7 J5 B等着打酱油的几个顾客看到此景哪里还敢要这被“加工”过的酱油,纷纷摇头散去。
1 h0 Q+ X3 i+ ]“怎么样~味儿道如何~”3 J; m3 i% P2 }0 R8 `* a  `5 E
“咸死了!”8 ^, ]% m! s+ r# A
“酸死了!”. g4 l2 b/ s+ m4 [# Q/ _7 k; Y
“怎么觉得有点馊啊!难吃死了!”那个二丫说罢还作势欲吐。* I/ |! U: g: f2 a' z
看到自己好好的酱油被这群人就这么糟蹋了,还毁坏自己的声誉。夏月委屈的流下了眼泪:
/ {# y9 b& f. }2 x“你们......”
! n+ L; c* O+ ]. X) H“我们什么我们~看你这样就是个奸商~赶紧卷铺盖卷给老娘滚蛋~”. z/ Y1 [7 ]+ U7 U4 z# o, z
夏月此时已经气的发抖了:
" h& ?1 o* N" j“我......”, Y; m+ R1 P8 k2 L+ i' F: i
“你什么你~不识抬举是不是~二狗!板砖伺候!给我砸了这小蹄子的铺子!”+ w& y; o0 F* t- R8 k
说罢二狗把带来的板砖递给二妞和二丫,三人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砸了夏月辛苦积攒下来开的小酱油铺。
5 y: E+ b  @( ]& N1 ~& G看着被自己人咂的面目全非的酱油铺,鸫鄂大笑着带着一众手下满意的回到自己酱油铺准备继续通宵打麻将。' [5 j9 H6 d3 N# {
夏月看着自己一片狼藉的铺子,流尽了眼泪的眼睛里,燃起愤怒的火焰。深褐色的瞳仁竟然泛起丝丝诡异的绯红,仿佛一朵来自冥界的妖艳罂粟。
3 ^5 z; l+ Z; H“你们......欺人太甚!”
; j  j+ b$ r+ y3 L & Y+ ]' T/ ]( U# u# \2 }3 T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墙壁上古旧的钟摆嘀嗒嘀嗒...昏黄的灯光下轻影摇曳...
, `5 n: A: }3 Q+ @, s: @+ Z是夜,鸫鄂正和那三个泼皮手下麻将玩的热火朝天,边打牌边大声说笑着今天白天被羞辱的夏月。然而,他们浑然不知接下来将会.....: h( g( K# e: P  p$ c8 N, i
“鸫姐~你说那小蹄子会不会想不开自杀啊~”说话的是二狗。2 u8 K1 N( i0 V5 Y9 N2 ~
“死了最好~老娘我看她就来气~”
' d- l" o2 c' j2 u* a9 Y6 C& W 4 s; Z7 `/ g8 d" i2 I
       ......
& A2 v" J4 B: a 9 T2 [1 j+ m: j8 a4 y/ k  ?
古旧的钟摆依旧嘀嗒作响,仿佛一个疲倦了的老者,费力的蹒跚前行。( S* f( c' u$ r: Z  a: w
慢慢的,慢慢的,终于.....
$ b/ v0 j; D- i$ g% {“铛,铛,铛。”
9 q! F5 l0 I- \- G, D ) P+ q0 W5 X4 j5 S" ^' g* ]
“鸫姐~三更了~大家都累了~今天就到这吧~”说话的是那个唇环鼻钉的二妞。
0 E: a/ Q8 _9 \6 {5 R! H“急什么~还不到五更~再玩会~”
2 @! h/ D8 P0 [5 D% ^“鸫姐~俗话说‘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三更后阴气重牌运差~我看还是算了吧~”说话的是二丫。' Z( d  p& ^9 q  f' W% D$ m1 Y
“没用的东西~老娘偏偏不信邪了~什么狗屁阎王~在我面前玉皇大帝也要乖乖的给我立正!今晚不把你们赢我的吐出来休想走~”6 t( s' Y, z) X  [
众人拗不过,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只不过经刚才的话,众人除了鸫鄂外都有点异样的感觉。
2 x, ]8 a7 {' m6 w9 S$ y4 r  s # d/ S# E# M' H: y
“呜~~~~嘭!”突然一股阴风吹开紧闭的房屋大门,惊的打麻将的众人一个机灵。5 o0 t* k: Z4 |; z4 N' t
“怎么突然起风~二狗去把门关上~”* ?9 K1 A5 }  h
随即二狗起身离开内室出去关大门。过了一会,众人也不见二狗回来。于是鸫鄂不耐烦的打发二妞去看看怎么回事。许久,去叫二狗的二妞也没了踪迹。鸫鄂气愤的道:
4 O, ?6 ~$ P% x7 }; d# P1 i' ?“早就知道这两个吃货见不得人~准时躲在院子里偷腥呢~二丫你去给我把这两个不要脸的叫回来~”说罢,二丫闻声离去。& X, |. v+ O, F& x  k2 C( a6 e9 b
又过了一会,鸫鄂坐不住了,一股不好的预感生上心头。这三人怎么还不回来?难道一起偷腥?什么乱七八糟!真见鬼了!
" M! v( t0 _% J. O5 Z6 g, |6 D% e+ _再也坐不住的鸫鄂起身准备去找三人,突然屋外想起一阵沉闷而机械化的脚步声。
2 C7 j2 d4 X2 L7 r“咔~咔~咔~”声声直压的鸫鄂紧张的大气不敢喘,手脚不听使唤的不住颤抖呆立在原地。
3 C" D* U! w! |. D4 S; Z诡异的脚步声停在漆黑的门外并没有进屋,透过昏黄的灯光鸫鄂隐约的看见屋外站着的是个人的轮廓。想到是人不禁暗自松了口气,刚想开口骂到,只听:- ~1 K/ N! g6 [/ ^
“你在找这三个人吗.”僵硬而扭曲的声音穿透的耳膜让鸫鄂浑身感受到一阵刺骨的寒意,因为她知道,这不是人的说话声音...
8 p% I5 g. b1 D: S9 k2 g* p& U话音未落,只见门口那人丢进三具血琳琳的尸体。只见三局尸体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肉。鸫鄂透过三具尸体血肉模糊的脸上勉强的认出,这三具尸体正是二狗,二妞,二丫。9 ~8 M7 t+ O( n8 k: o+ p0 @  ~
鸫鄂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野兽般嘶声咆哮道:“你是谁!是人是鬼!”
5 K6 O" g, M2 K# U' c' a( h) w  Q屋外的人并未达话,只是沉默的站在屋外,任由鸫鄂在屋内忍受着无比的惧意。此时鸫鄂觉得杀了自己可能会更好受些,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嘴里呛人的发苦了,那是胆汁的味道。鸫鄂已经在快要崩溃的边缘吓破胆了。: P( T4 e) A) s
没过多久,屋外那人迈着沉闷而机械的步子缓缓走了进来。正是白天被鸫鄂等人羞辱过的夏月!只是此时夏月原本充满朝气,明媚俊俏的脸变成死人才有那种灰白颜色。浑身毫无一点人气,举止僵硬犹如一具僵尸。
- ]3 e1 q* J4 F8 ^1 H% G7 C6 K- |“鸫鄂,你一再逼我。这都是你自找的,你知错吗。”冷冷的话语从已经了无生气的嘴里一字一顿的吐了出来。/ l) I1 R; B& \% k: B; k
“哈哈哈!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小贱人!老娘不怕你!我看我今天能不能活过五更!”此时鸫鄂已经精神失常了,突然来的一股狂暴让她彻底的丧失了理智。
0 l5 G1 z  `  S  P- P“是吗.”依旧了无生气话语,淡淡的从夏月嘴里一字一句的说出。( s7 ?2 _; y- G- }3 ?. j" h; w$ `1 @

8 S# P# a: A2 z  J( d话音刚落,只见夏月原本有着一双好看的深褐色瞳仁瞬间转变成弥漫着浓浓杀意的血红色。违反物理学的瞬间飘到鸫鄂面前,带着深深的怨气......
7 [. {1 R/ e& `! }6 ^ 6 Z: m1 V1 p( @; t$ J, ^
( a' E, ?2 m% N8 a7 V- X1 g
“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E" m4 J( N! O- d1 X
$ x& a7 s) T& V( I' [  H& |; I ( G+ q: E1 x$ r+ H  l

/ |3 Z/ M; Y+ o( T$ \! O4 h  a第二天,前来打酱油的顾客迟迟的不见两家酱油铺开门。于是有人敲门走进铺子里,只见夏月的铺子里还是昨天的那般一片狼藉,细心的顾客看见夏月用来熬制酱油的锅台上摆着一个小香坛上面有燃灭了的三根檀香;香坛正下方工整的摆着一把带血的小刀,和一撮黝黑的头发,地上散落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符文。突然,去鸫鄂铺子里的顾客失声尖叫着跑了出来,惊恐欲绝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众人连忙跑进鸫鄂的铺子里,顿时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三具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的尸体齐齐的吊在铺子里的房梁上。老板娘鸫鄂却尸体完好的盘坐在吊着三具尸体的房梁下,看上去没有受过一丝一毫的伤害。这时有胆大的顾客走到鸫鄂面前,颤抖的说道:“老板娘!你...你还好吧!”说罢轻轻碰了下盘坐于地的鸫鄂,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就在这个胆大的顾客手刚一碰到鸫鄂时,鸫鄂整个人一下子碎成一堆烂肉散在地上,碎肉上蠕动着白色蛆虫,正在大块朵股鸫鄂那支离破碎的尸体.....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受不了了,哇的一声全部就地吐了个人仰马翻。% N3 m& H8 [9 [0 H
5 b" {9 z& N' }, ?3 F5 t
未几,有几个人率先缓过来了,强忍着剧烈呕吐之后的眩晕感向铺子外边走去。当走到门前时,只见原本被众人推开的大门不知何时又关上了。紧闭的大本上多出了一行凝固了的用血写的字:6 L' ~. v" O! g9 w+ m3 [7 K

% G  D& T9 {" b
3 i& I) M8 x; b$ A9 _   N* b- ~6 v+ M: E; }! ]; r, R
“辱人者必死!”1 |! d5 U2 a1 y+ Z
% e- ]( U( e' H- k  W2 s9 j

. S" ~$ U' s  [9 e  q$ B0 G4 R( s7 \ ( a9 C9 M& ?; F6 z
* z6 M0 v4 o6 Q4 U! ^' a+ M( v
/ z+ ~6 W3 z( V' N+ W
0 p. G5 G2 Z9 a& E

评分

参与人数 3冥币 +10 鲜花 +6 收起 理由
大叔★酷毙了 + 2
任少奇 + 2
占夕 + 10 +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5-30 11: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7 B7 J# B5 A- u" i* e. z- s
少了个环节.....sorr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5-30 11: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5-30 12: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呢  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5-30 13: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wushang923
  `8 P- J+ f  F( U
& g/ R. R+ |& ~  x- @1 v& Y4 q8 V- g) J$ i0 @1 [0 g
这....是短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5-30 13: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看短篇,很好看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5-30 16: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错,短篇看着费时少。方便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5-30 18: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短篇王道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5-30 18: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当不错了,再有类似的东西,记得通知我啊~~~~~: U0 R4 o# [! y6 Q
顶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5-30 22: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夜,忽村之有忆风水师之言者,遂大骇。恐鸫鄂之怨灵作祟于邻里,唯命是杀。乃聚人于其铺前,明火以戒。+ e+ R2 c" B- _% s3 {! ^1 t2 ~
# \# g: J$ O0 l9 Z$ m$ {6 H
    踢门而入,见鸫鄂之血已然成玄,邻里花甲低首思忖,恐之有变,慌掷火于其中,欲焚其尸以安之心。; t+ ^; A0 a- t& V; A' s6 U# L

5 W) m  y' H% [- a/ t+ T    骤然,黑风突袭,众人愕然而立,见一鬼影悠然而出,正鸫鄂之怨灵。此邪魂之气,无不使人皆惧。黑舌忽出,似噬人状,曰:“吾生前未享富贵,汝等不济。然!今乃遂吾同去!”见其眸中黑光一闪,扬眉瞬目,忽天地斑驳,雷鸣而雨泽,老少皆泣,恐无明日。6 v7 T7 y3 G5 M# H

+ B* p) _' ]3 c  l  o0 m    然世事难料,一袭红衣乍现,顾视于此,曰:“鸫鄂!汝为戾气之孽并收于地府,胆敢再次为祸人间?”遂命乡邻归,且各自扄牖。
6 l5 F* K5 I* i& |$ X2 |# w% B5 K% G$ ]
    “夏月丫儿!生前汝百般纠缠,乃一逃再逃,卒毙。而今吾乃百鬼之身,汝奈我何?”百鬼怨灵讽之。
( a' Y) Q; o8 C) B0 ~! V9 |$ x& Q- c% y; v. r) G
    “哼!区区刍狗,竟敢妄言!”语毕,唯见红衣女子仰天伫立,遂天下血雨,怨身所碰之处,皆为灰烬。霎时百鬼蹦出,怨魂破碎。
7 z- j5 D$ h% V5 ~2 M' _$ l$ X$ |. G3 _5 X9 w; p
    “生前如是,死后……亦如是!”红衣女子笑道,渐无影。  r& |1 D9 d) G5 i( q7 P/ Z5 `2 ?
8 \8 ~. j* q  ?/ ?2 G6 U# X
    然此景见于一垂髫,经历年之久,代代相传,此“辱人者必死”,乃为邻里戒子之用。而小儿嬉闹之时,亦唱道:“黑鬼儿,黑鬼儿,酱油打到地府来。红神儿,红神儿,天下血雨保平安。”- ~; j8 ~5 o  b( s8 e5 }- 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2-24 00:43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