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978|回复: 4

[长篇连载] 【原创】【直播】一场大病,二舅让我跟一直鬼结为冥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2 16:09:0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0001章 一病不起( ]- _; L6 w9 `. ]
我出生于湖北省西南大深山里,接壤湘西地界,高山林立,交通不便。
9 H$ L( J: ?) }2 G6 _  ~  l 一直到我十岁,那里几乎都是与世隔绝,通往最近镇子也就一条小路,陡峭得我们每年村里都只会派几个代表去镇上采购一些必备的东西。) v8 G2 k/ R, B  O1 g* t0 }
而我要说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小山村里,而故事的主人公,就是我。5 [7 N, i3 b; z5 M$ C, C  u
要从我出生说起。
  j* q, q5 R  h. g3 X& r' {; O; t) | 我生于农历的七月十五,那一天,在我们当地是鬼节,也称作过月半。, q5 P9 s' l: Y
鬼节出生,所以从小,就被家人排斥,甚至于奶奶都不曾伸手碰过我一下。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觉得,这一天出生的人是不吉利的人。% _! d: n1 g9 F8 a$ q+ f1 n' q
老一辈人相信迷信,所以认为我是个鬼婴,不应该存在。
1 u* V  n# D9 e; t5 r' ^ 好在我的父母还算比较开明,从小,都把最好的一切给予了我,尽管奶奶不止一次提醒他们,可是他们依旧保持着对我的疼爱。  w9 G1 G3 y: T  o. E. B3 r
三岁左右,我开始一个人睡觉,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的夜晚开始不再安宁。- f1 p7 p" E( A/ I( [, Y2 n8 o5 [: _
每天晚上,都会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我身处于一片狭长的巷子之中,巷子的两旁,摆放着各种闪烁着七彩灯光的机器。# Z- e/ T; O' `7 {/ \
说实在的,我那会儿根本就没见过什么机器,全家除了一台黑白电视机,需要用电的,也就一只手电筒了,还是灌电池的那种。
# m! }3 z8 n  j 每一次,我都沿着巷子不断地往前走,耳旁,回响着各种嘈杂的机器声,震耳欲聋。
% G1 Z2 ?, Z6 `0 x5 C! s4 K# j 沿着巷子一直走,不远就有一个出口,出去,外面是一条柏油马路,马路平整且很宽,很长,一眼望不到头。. E9 z  E( N! W" L% \, k% b
我会站在马路中央,每次这个时候,都觉得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5 R' E- i. p  X. ?5 I
可是,这种感觉,仅仅只能持续一两分钟,随后,就会出现两个穿着黑衣,长着一张怪脸的小矮人。% o! r' h" w6 V, ?
他们一左一右,在我前方大约十来米的距离,嘴里发出一声声尖锐的笑,随后,一齐朝我飞奔而来。
* c! k" \: u, [6 b5 V 同时,他们跑过的路面,也会顷刻间变得坑坑洼洼,满目苍夷。( O( l5 j0 C' ]( e7 t
每一次,几乎快要跑到我跟前的时候,我的眼前就会一片漆黑,不止一次想要看清这两个小矮人的长相,可是漆黑过后,我就醒了。
2 e* c$ _. U7 t! A$ ^/ |& N 转折,发生在大约六岁之后,那一天晚上,依旧做着同样的梦,相同的巷子,机器,柏油马路,然后是两个黑衣小矮人。
6 Y% o; t2 T# t8 x7 j  }% S! K 而这一次,我终于看清了他们的脸,而我的人生,也从那一刻起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7 i) k  L# ~7 _- B
小矮人跟以前一样,径直向我冲了过来,经过了无数次的重复,说实话,那时候的我已经变得淡定了,似乎一切都是每天必须经历的事情一样。/ z8 r8 ^9 b1 F5 J. i
我也跟往常一样,极力的想要看清楚小矮人的长相,而这一次,总算是如愿以偿。
6 _9 a! i9 V: b1 x0 W1 S, P9 M; Z周围,在一瞬间变得乌漆麻黑,什么也看不见,耳旁是一阵阵尖锐的刺耳的声响。- m2 e6 }% y( m- B$ x
一睁眼,眼前的一幕,着实吓了我一跳。
8 i. C& ]! Q9 z3 S% e" z0 F: `" S3 {一张足足有一个脸盆大小的脸,黑乎乎的,两只眼球从眼眶之中凸出来,眼球上,布满了血丝。! F& p: M9 d& X" k
两个特大的鼻孔,鼻孔间还穿着一个牛鼻环。+ j# @0 r. |0 b1 P% O1 |
嘴巴张得老大,血盆大口中一抹红色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
# |. E8 n4 u/ O这张大脸,直接向我冲了过来,我慌了,彻彻底底的慌了,当时应该是大喊了一声,而后,直接就哭醒了。
8 c; d' g$ Q$ m  [& W0 }" a, W/ ]: U# J那一次,也是我在梦里唯一一次看清那小矮人的脸,那一夜,我记得我哭得是稀里哗啦的。& O9 [: \7 Z5 n9 Q1 E
由于家里比较穷,我跟爸妈睡在一间房子里,所以,我一哭,我爸我妈就醒了,问清楚情况之后,我爸找来了一把菜刀,放在了我的枕头下面。
, g7 |4 u; ?, W4 o! B6 d2 g/ d说来也奇怪了,一把菜刀,让我摆脱了那个持续做了好几年的梦。
7 C* ~3 e8 w# a- P4 `  Q一直到我十一岁那年,那个梦也一直没有再出现。: |$ K) h& A& C- R' d1 e& u
十一岁,我上小学五年级,那时候父母为了赚钱供我上学,到我们当地一个羊厂工作,我呢,跟着外婆外公一块儿住。- L) U& O9 a. c0 Z, q
记得那是过年前几天,也不晓得怎么回事,突然就开始肚子疼。
  ]& G6 s: R% ]7 }. m) [" F一开始,所有人也都没有太在意,就连我自个儿也认为疼疼就过去了,毕竟从小到大我的身体就比较弱,肚子疼,那也是家常便饭了。
) |" l0 X- D  r. M可是,接连三天时间,我是疼得直打滚,三天里,粒米未沾,仅仅靠着喝水度日。
* p' s. D. s  m# l只要一吃东西,就会立马全部吐出来,而且,肚子疼的程度也越发的厉害。( d; v  A7 v* N% i5 n" o8 I
父母急了,外公外婆也急了,赶紧送医院吧!
1 _2 s' d1 R2 F9 S到了医院,医生那是无所不用其极,连当时最高级的哈磁五行针都给用上了,结果呢?依旧没有效果。9 x6 f7 i# W" l
医生无奈了,给我开了些药,让我回家静心调养。
8 G/ z: N4 N. ?0 I' O可是呢,药物根本就不管用,有没有效果根本就不知道,因为,每一次吃完药,不过两分钟就得全部吐出来。& ?9 [& f; o; L
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星期,而后是整整一个月。
# {6 D' ^) e) B2 d人家欢欢喜喜过大年,而我呢?啥都不能吃,还得饱受肚子疼带来的煎熬。$ J; F7 p% d. G! [
这一个月,可能是我二十几年来最难熬的一个月了。顿顿只能喝点儿豆浆,还不能放盐放糖,油花儿都不能有一点儿。3 z( r5 L& I* C0 N* n1 \, B
至于吃饭,那简直就不用去考虑。中途,也试图吃了一两次,可是每一次刚刚下肚,就会立马作呕不止。
) G3 P2 \8 m+ I5 Z- J. I" {3 N一个月后,病情非凡没有好转,而且是愈演愈烈。肚子疼得依旧,浑身上下,开始起了一层黑色的水泡,肚子上,两腿上,除了脸上之外,所有地儿都没能幸免,整整一身子。
" T+ F, e2 _# l/ w; O) s* S, @这下好了,除了不能吃,连穿衣服都困难了。
5 e8 l. r2 x( `4 I2 X" {6 P这时候,不晓得是谁又开始传开了小时候对我的传言,说我是鬼婴。4 d! b0 g1 Y+ r2 g" A, d- J
这一次肚子疼,一定是鬼物作怪,阴间的小鬼们打算把我收回去呢!
$ E7 i; I4 U. W% k! d- |& G* V我父母一开始并不信,可是,说的人多了,也就越来越没办法反驳了,却依旧带着我四处寻访,希望能够有人治好我的病。0 c4 ?8 t0 z4 b: ~% H, F& Y
眼瞅着这就要开学了,再不治好,我就得休学一年,耽误学业不说,我这身子也肯定是不可能再撑下去了,一个十一岁的孩子,瘦到了只有四十多斤,再这样下去,再厉害的人也得垮了不是?
' |$ U1 Q" U( H4 y' d9 J记得我爸当时说了一句话,别人怎么说让别人说去,你就算真是鬼婴来的,你这病我们也得给你治好了。
$ `1 ^' i+ y! S+ h& F, }+ [) T不就是个小鬼嘛?老子还斗不过不成?
3 d5 |- Z( s8 c' @4 |' |我爸的这一句话,到现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他们没有抛弃我,真是我这辈子修来的福分。
3 V; n! _/ x$ D渐渐的,家里靠爸妈赚来的一点儿积蓄也花光了,我的病情依旧维持原状,全家人,都渐渐的陷入了绝望之中。3 |% @4 u5 j0 E( o- N3 g
就在距离开学不足两三天的时候,出门好几年的二舅突然回来了。
" Y1 s6 r- |& N, h5 v" X5 u
' E# {$ W( T6 T' Z' I9 X5 p
发表于 2016-4-12 16: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鼓励下,坐等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2 16:22:39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002章 跟别人不一样了 这个二舅,我十一岁之前也就见过几次面,是我妈的堂哥,出门几年,干什么去了,去了哪儿,没人清楚。 一回来,哪儿也没去,直接把自个儿锁在房里整整一夜,第二天一清早,提着一个布袋就直奔我家里来了。 一进门,二舅也没说话,连我爸妈给他打招呼,他也没有理会,也不晓得搞些什么,在我家屋子里转悠了一个早上,早饭都没吃。 中午,二舅进了房里,当时我由于肚子疼得厉害,一直卧床不起,见二舅来了,也只能勉强的笑了笑,根本就没力气说一句话。 二舅呢,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指着我的脑门子就是一巴掌,吓得我妈赶紧护了过来。 “我说二哥,你干啥呢?这孩子现在病着呢,经不起你折腾!” 我妈护子心切,一把将二舅从床前给推了出去,可是,等我妈再回来,看了我一眼,整个人都惊呆了。 嘴里头一个劲的大喊着什么,我当时被二舅那一巴掌拍得有些神志不清,我妈具体喊了啥,我也没听明白。 不过,没一会儿,我爸带着我二舅就冲了进来,进门一瞧,我爸也傻了眼了。 指着我就开始无与伦比起来。 “这……这是咋回事?我儿头上咋有个黑东西?” 我虽然迷糊,可是这一句话我听得那是清清楚楚,黑东西,究竟是个啥东西?能把我爸妈给吓成这样了? 我当时也比较慌乱,哭着喊着,想让爸妈告诉我我头上究竟是个啥东西。可是,不管我怎么哀求,爸妈也始终没说。 过了一会儿,二舅把我爸妈给支了出去,房间里,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 二舅手里头抓着他来的时候携带的布袋子,慢慢的走到我的床前,搬来了一张椅子。 “娃儿,能起来不?” 面对二舅的要求,我虽然有些莫凌两可,不过,还是勉强的点了点头。 擦干了眼泪,我双手撑着床铺,很是吃力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坐在了二舅搬来的椅子上,二舅示意我脱了衣服,我也照做了,只是我实在是没力气了,最后,在二舅的帮助下,费了好大劲儿这才把上衣给脱了下来。 寒冬腊月,顶着零下几度的严寒,我光着膀子,就这样坐在椅子上。 二舅也没说啥,一个人在布袋子里捣鼓了一阵儿,从布袋里掏出来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我能记得的只有一张卷起来的大黄纸,还有几枚铜钱,一个类似于惊堂木一样的东西,还有几根五颜六色的丝线。 “娃儿,二舅今儿帮你保命,一会儿不管看到了啥,你都不要慌,二舅自有办法!” 二舅手里头抓着那个类似于惊堂木的东西,走到我面前,冲我嘀咕了一声。 我那时候真是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了,所以,一听二舅说还能保命,自然是言听计从。不住的点头。 随后,二舅拿着惊堂木,这里方便打字,暂且就这么叫了。 拿着惊堂木,左手比了一个我看不懂的手势,在惊堂木上面儿随意的画了一通,而后,手持惊堂木往我额头上一拍。 刹时,我只觉得有些天昏地暗的,差点儿就昏了过去,而就在这时候,几年没有再出现的小鬼,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小鬼依旧是那一张黑漆麻乌的脸,依旧张着他那血盆大口,不过这一次,显然表情更加狰狞,吓得我,坐在椅子上,那是一动不敢动。 “小鬼,别挣扎了,老子今儿收了你!” 二舅动作那叫一个迅猛,三两下,把卷起来的黄纸打开,足足有一米多长,绕到我的身后,二话不说,黄纸直接拍在我的后背上,啪的一声响,拍得我一个踉跄,差点儿从椅子上给摔了下来。 黄纸拍在后背上,有些火辣辣的疼,好像被火烤一样,于此同时,刚刚出现在我眼前的小鬼脸不见了。 二舅手里抓着两枚铜钱,嘴里念叨了几句我完全听不懂得咒语,又在手心里搓了搓,铜钱往我背上一颗一颗打了两次,而后,迅速将黄纸收了回来。 三下五除二,咬破自个儿的手指,将我的生辰八字用血写在了黄纸上。 几下对折,折成了巴掌大小,取出五彩丝线,将黄纸缠了个严严实实。 “娃儿,以后你可就跟别人大不一样了!” 二舅当时这么说了句,我也没听懂,毕竟,我从小就跟别人不太一样,那些风言风语,我又怎么可能不晓得呢? 之后,二舅找了一块儿三岔路口,把黄纸给埋了进去,又烧了三柱香,这才回来了。 回来之后,跟我爸两个人锁在屋里谈了很久,直到吃过了晚饭,天都黑了才离开了。 说来也奇怪,自那天以后,我的病情一天天好转,身上的黑色水泡一个个的消失,只留下一些乌青色的疤痕,肚子也再没有像那样疼过。 一切,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就这样,很平静的又过去了七年,直到我十八岁那一天,我才明白了二舅当时给我说的那句话的含义。 十八岁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原本在学校好好的,一个脑抽,我就离开了学校。 离开学校之后,没多久,就迎来了我的十八岁生日。 那一天,从来没有给我过过生日的二舅,突然就来我家了,看着一脸喜气洋洋的模样,可是,从二舅眼里不难看出,他似乎有些心事。 不过,当天还是很热闹的,家里来了不少人,就连一直不怎么待见我的奶奶也过来了。 白天,过得很快,我也没意识到即将会发生的事情,直到晚上七八点多,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二舅,还留在我家里。 当时我问他了,他说他好久没过来了,今儿就住在我家里不走了。 那会儿,我还是很开心的,毕竟二舅算是我的救命恩人,自从十一岁那年救了我的命之后,我就一直抱着感恩的心。 当天夜里,我陪着二舅聊到了深夜,二舅告诉我,前些年一直不见人,是去了外地学艺,刚好学成回来,听说我得了重病一直不见好,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给我瞧瞧。 我听着二舅说起他学艺的时候那些有趣的事儿,半个晚上,都合不拢嘴。 十二点过,我就有些瞌睡了,打了两个哈欠,就说要去睡觉,起身正要走,却被二舅一把给拽了回来。 “娃儿,你陪我坐在这儿,你爸妈都出去了,今儿家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我一听这话,不由得一惊,大晚上的,我爸妈出去干啥了?二舅今儿总觉得有些不太正常,究竟是发生了啥事儿? “二舅,我真得睡觉了,不然,明儿非得睡到日上三竿不可!” “只怕你这一睡,就不是日上三竿那么简单了,听二舅的话,陪我坐着!” 二舅这话说的很认真,我完全没办法理解二舅的用意,不过,还是硬撑着,点了点头,又重新坐了下来。 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我困得厉害,几次都差点儿睡了去,可是又被二舅给掐醒了。 一直持续了一个钟头,二舅突然蹭的一下子跳了起来,也不晓得啥时候二舅手里多了一把桃木剑,一脸凝重的模样望着门口,双手把我给护在身后。 “娃儿,一会儿你躲在我后面千万别出来,遇上啥事儿,二舅给你顶着!” 二舅说了句,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没一会儿,阴风阵阵吹来,就算是呆在屋子里,我也觉得有些背脊发凉。 我看见二舅取出一张巴掌大小的黄纸,咬破自个儿的手指,在黄纸上画了一个我看不懂得符,而后,穿在了桃木剑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2 16:54:12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m.lingyun5.com/book/1956          原文阅读地址,,,最快,最新更新地址!!!可以杀过去看看,这边不定期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2 16:57:03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定期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11-21 01:44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