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长篇连载] 【雁北堂】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北京中医灵异经历,不挖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赤帝天文除了被当做密码,它的文字本身还是一组原始的密码。和很多神秘的古文字一样,它的来历同样很诡异。
9 n$ z: ?. d4 O/ O% V, x9 r+ h/ Y* Y因为它的复杂程度,笔画风格,和与它同时代以及更早之前的文字差距极大,不像衍变出来的,如果是道士制造神秘感的话,花这幺大力气去研究出一套文字来,显然太过夸张了。& W: h4 z, t2 N
大学时我和武原就思考过这个问题,最后武原认定这套文字可以驱除邪祟。听说后来他把赤帝天文的复制品送给了一个长期见鬼的女孩,那女孩第二天就恢复了。
4 |, |" g+ R: k  b# f不过我得到的信息时那女孩一直在暗恋他,自称可以见鬼,只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 ~! E' g3 {1 a
无论怎幺说,赤帝天文的真实出处,实际用途,都是一个很难解读的谜团。; e% m. v/ ?) E, V
不过赤帝天文的另一个神奇之处,却是我亲自见识过的,为了能记熟这组密码,我特地把它的拓片照片放大打印出来。再对照原文,背了一周。+ Q5 w# ^* {5 i* k: ^
每次看到照片时,心里都会格外安祥,而且感觉这层文字背后有着什幺东西,有种想去触摸它们的感觉。我本来是很爱做梦的人,可是那一周里,我每天都会做梦,梦到一些自己以前看过的书,还会梦到自己和书中的语句问答。
" p5 u2 o. p/ B+ q5 w  B我当时以为发现了神秘的力量,便把照片复印了十几份,分给同学朋友观察,结果只有三两个人和我的情况相同。' m& t: S9 r4 c8 O6 F* a- C
武原觉得很奇怪,就把照片寄给了他一个读心理学的朋友,这人起初没有在意,两天后也出现了和我一样的反应,可是又看不出什幺,就把照片和实验总结交给了他的导师。: E7 N( D" t2 W& F  M4 q: }. E! i
不久后我们收到了那位导师的解释,他认为赤帝天文中含有的符号,是一种心理暗示手段。现代人以为古人不懂得心理学,其实不然,现代人用自我、本我、超我或者反应行为等词汇来解释我们身心变化的来源,而古人则用神、魂、意、志、思、虑、智来分隔人的精神实际。
. b% S7 f* Z5 R/ d( t) \( s用当今的心理学理论去与古人的思想对照,会发现古人的思想有时候甚至更先一步。赤帝天文这种符号,其实还有很多。而且一直在不断变化,唐朝的天文拓片和宋朝的天文在笔画中就有些许不同。事实证明宋朝的天文更具备暗示作用,这无疑说明从唐朝到宋朝期间,曾经有精通心理学的人对它做过进一步的修改。
( E$ |3 g9 q  _- q. e/ q0 R+ h虽然这位导师也没有能最终弄清这种暗示的原理,不过他的解释也让我多少解开了一些心结,那位导师最后提醒我们,赤帝天文没有引起不良反应的记录,但不代表它是无害的。最好不要长期聚精会神的看着它,以免引起心理上的负面变化。. H8 m2 @6 q, s( Y2 Y( g
我虽然有心继续研究,可是毕竟知识面太窄,许多心理学、符号学的专业知识严重阻碍了我的研究进程,后来只得以学业为重,放弃了研究。
: g, H( o  e' ~* _2 r# V- @: \$ [我把关于赤帝天文的事情讲给女孩后,她完全没有表现出我预料中的惊讶,只是打印了几张赤帝天文的照片,便出了卧室。) t0 T+ q" l: a& [
我追出去后她才用那种不冷不热的口气跟我说了她的想法,即先找李慧峰问清密码如何排列。当我询问她为什幺觉得李慧峰知道密码顺序时,她没好气的回了句:“女人的直觉。”
5 g4 N- W4 j5 P0 Y) G2 q' I我心里一阵苦笑,如果她还算女人的话,或许也不会有什幺直觉了。9 `4 ?: i7 }- k5 B# I
李慧峰的家距离我们住的小区很远,去取车的路上,她就一直重复着在虚空里画东西的动作,虽然只是小动作,可是加上她那套怪异的装束,还是会有不少路人停下来关注我们。
8 w  K2 N# |  E! e7 h: ~上了车,我才舒了口气,总算不同被人当做神经病了。
: p5 H7 z% H1 A( S! y( }1 j' j去李慧峰家的路上,她一直话不多。
, H* W7 Q- \5 M' C只是跟我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我这才知道,她叫许安安,是天师许逊的后人,不过道教历史记载,许逊白日飞升,家中人畜都飞天而去,为什幺会有她这个后人,实在让人想不通。
9 b4 X+ Y5 L7 O7 f2 }' H$ }; R许安安显然看出了我的疑惑,很坦白的告诉我,她也不知道。4 ?% n2 k9 R# g/ Q: ~
如她所料李慧峰不在家,她在几天里找了李慧峰三次,都没有找到,她站在门口想了一会,道:“咱们等他回来。”6 c; [' [. B! {3 J- k  ]
“等?万一她出差了呢?”我对她的毅力深感佩服,不过我宁可选择回家上网等李慧峰上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她对我道:“我每次来时,都会在门缝中粘一小块超薄玻璃,一连三次,玻璃都被家碎了。而且我涂在门把手上的墨汁,也消失的极为干净。这些都说明,李慧峰每天都会回来。”" V4 Y: M) e! w$ r* _
她说完这些,便不再说话了。我利用等人的间隙,给姥爷发了条短信,把武原的病情,以及赤帝天文的事全部说了一遍。不过大学时的经历被我简化了许多。
0 |9 u: E8 x& j9 f短信发出十分钟后,姥爷恢复说,要我等等,他晚上给我电话。
1 t4 n1 G! s6 K& w$ H4 o大概是去问二姥爷了吧?我心里想着。二姥爷是老爷的弟弟,二老年龄相差十几岁,因为太姥爷去世于某处动乱,姥爷就负担起了整个家族,在二姥爷眼里。姥爷更像是家长。所以当初姥爷让他去学西医,二姥爷没有一点意见,后来在外科方面的造诣,也没有让姥爷失望。) U+ R  L4 a. O5 D; _" I2 U; j
大概姥爷想询问切除人面疮的可能性吧。% r' V& }) M: D+ s7 [' u. p$ r
几乎一下午,我都在脑海里思考着治疗人面疮以及引发人面疮的各种信息。许安安整个人安静的可怕,要不是她一直在嘴里默念着什幺,我肯定会以为她睡着了。' K3 E  |( V, Y2 [5 F4 G0 j7 b
晚上八点多,我已经开始饿了,饥渴的感觉让我心烦意乱,突然电梯一声响动,让我振奋了一下,虽然这种情况已经出现了十几次,每次出来的都不是李慧峰。9 i! a- z9 W; y
电梯里出来的人居然也穿得很严实,和许安安几乎不相上下。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居然没能看清他的脸。他显然看清了我,大概是被许安安的样子吓了一跳,他愣了愣,说了句,按错楼层了,便按了电梯。站着不动了。
5 z- O. K/ `  \: {- w. X+ C原来不是这层的,我心里想着。: |* Z8 }$ w5 g$ p+ E0 n6 F7 ^' i
许安安也一直在盯着他,过了几秒后,她突然低声对我说了句:“李慧峰。”) R# w1 {- H7 W! T. h5 p9 Y, U9 p
那人显然也听到了这句话,全身居然抖了抖,我看他反应奇怪,已经明白了许安安的意思,对他道:“李师兄,是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喻子音。”
# l/ e: l9 L4 b" B此时电梯门也开了,他一个跨步进了电梯,我一个箭步冲到了电梯门前,一把抓住了他的围巾,不想他从电梯的缝隙间踹出一脚,把我踹出老远。, ^; e2 P  V" y' q6 p7 B3 s% q
我还想在追他,不想才看了他一眼,已经被惊得不能动了。电梯里的果然是李慧峰,只是他的整张脸都不断留着一种绿色的液体。
+ ]. ~0 ^3 _( y5 x! v: d* k( }宛如生化危机里的僵尸一般。我惊讶的几秒内,电梯门已彻底关闭。我回过神来,发现手上一片凉,去看时才发现,这围巾上都是像绿豆汁一样的液体。
: R% K  f* P0 n) A" }我转过头,想对许安安说些什幺,却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不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心中有自己的成见,就听不进别人的真言。两人对谈,多数人急着表达自己的意见,结果听到的,便只有自己的声音了。
4 t. B( {7 @  }# H————摘自禅说
& C( m0 r9 O5 t% i  Y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六章[逍遥散]2 r# C/ ?' T1 I3 T4 i
被李慧峰踢了一脚,我这肚子似乎有些岔气,大学时李慧峰便很喜欢好勇斗狠。加上练过一些散打技术,一般人和他单打独斗基本不会有胜算。
5 i* G" d7 D( m% O幸好我追他时带着几分警惕,见他抬脚便顺势退了一步,否则若被踢实了必然是要受内伤的。我站在原地调整了一会呼吸,觉得肚子舒服了,才按了电梯准备下楼。
. G# h. r* p) L' P9 M0 U许安安大概已经到楼下了,古代四大天师中,唯有许逊这一派精通武术,道经上说许逊的时代,长江附近有许多蛟龙。% q! Z* T$ _7 _8 l; G& s6 H
许逊沿江旅行,斩杀蛟龙无数,还在铁柱观留下了镇压蛟龙的铁柱。) F9 j3 s. o. K4 w# L& y. u3 m
许安安纵然远不及许逊,大概也能对付些鬼物吧。李慧峰住的楼层较高,此时下班的人又陆续返回,我这趟电梯居然瞪了十几分钟。0 R0 N0 R+ n* I( ~7 l
等到电梯门打开时,我才又是一惊,电梯里走出的居然是许安安和李慧峰。许安安对我道:“你太磨叽了,怎幺不从楼道下来找我?”
: |- S8 }1 o! J  C" R" y; A+ X我知道对她解释也没什幺用处,便没有说话。
0 R2 B  _2 o" r0 T# T' \此时李慧峰的脸上带了个面具,看不出他是什幺表情,不过他的手脚都没什幺手铐之类的东西,出了电梯后,便走到自家门前为什幺开了门。倒是不像被胁迫了。
3 }! S# u) ?+ E# ?" \我看他这样子,颇有些摸不清头脑,刚才不是还对许安安视如仇寇吗,现在居然又恢复了?
5 I0 S( H  G' c, L/ }( b2 @6 S5 {7 x李慧峰租的房子不大,一室一厅。客厅里有股极浓的中药味,连许安安进门时都被呛得咳嗽了几声。/ R8 H: L" l+ q& z3 O8 T
我进门后看了眼桌上的药,其中居然还有几盒治疗内分泌类疾病的西药,便对李慧峰道:“师兄,你这是传染病幺?摸到你的汗不会被传染吧?”
, u7 P% o1 r' T* |3 c2 y5 p& P9 D他放下手上的纸袋,对我道:“单纯的内分泌紊乱也有办法直接传染?你小子是故意取笑我吧。下次见我别那幺一惊一乍的,否则踢死你都不亏。”( L& w1 m1 b: v; `& g; e( F
许安安见李慧峰对我的态度,一脸的幸灾乐祸,李慧峰摘下面具,露出那张绿色的脸,呼了口气,将纸袋里的肯德基递给我,道:“没吃饭吧,边吃边说。”
( U2 T# d. d, K, C3 h我随便拿了个汉堡,吃了一口,立时觉得全身都有了气力,此时才想起对李慧峰道:“师兄,你也吃点幺?”
% p% T7 k% G4 e, [4 R李慧峰叹了口气,道:“我现在一看油腻就想吐,你吃吧。”说到这,他又看了一眼一直站着没动的许安安,道:“小许,你也吃点。”
: a" A* B' w9 Y3 e& m2 \  O7 w许安安没理他,只是把左手贴打了墙壁上,闭着眼睛待了几秒,又走到我身边,对李慧峰道:“你这房子,最近出事了?”8 A8 o5 R3 S: s' d8 R
李慧峰的表情马上一变,似乎被什幺刺着了手一般,身子一抖,过了几秒,才摸出一根烟,点着了,开始讲他半个月前的一场经历。
) q( d$ p3 N8 t: I! |% _* h李慧峰是我在大学时期少有的几个好友之一,他不爱读书,却格外与长跑图书馆的我和武原交好。经济条件不错的他,几乎承担了我所有的吃饭费用。1 q+ I. f0 l; U1 v9 @' t: Y
毕业后我回了老家,他的家人通过关系,为他在北京找了份工作,和专业关系不大,不过待遇很好,因为没了必要的交际,我和他也就联系的少了。武原和他的性格差距很大,少了我,他们也就渐渐疏远了。0 S: k8 ^3 v  K$ M. f7 O" \- z
大概一个半月前,武原突然找到他,分别交待了要他给我许安安的电话,并要许安安等我电话,至于为什幺不直接让许安安联系我。武原则没有交代,只是简单的和李慧峰聊了点别的,就离开了,李慧峰自然也看出了武原的神色凝重,只是武原不说,他也觉得没必要去问。- P0 R7 Z1 L8 C
武原走之后的第三天,他的家被人偷过一次,电脑、书本、相册都被拿走了。衣服之类的东西也被翻了个精光。至于现金、手表之类的东西,那些人倒是一点都没动。9 r; m1 e; a; f! b
警察来调查时,李慧峰也想到过此事与武原有关,只是这种联想过于离谱,为了不干扰警察的调查,他只是私下给武原打了个电话,没有向警方透露这个信息。
. P' i& e4 N* {6 w, L& @5 c3 L% G也是从那天起,他的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差,先是胸肋胀痛,后来开始厌食,小便减少变红。上学时他就一直标榜身体良好。这种病症起初出现时,他只是简单买了些牛黄清热之类的丸药来吃,吃了一周后,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厌食的更厉害了些,一见油腻的东西便难以下咽。之后他又吃了几幅调理肠胃的中药,仍是无果。4 q& |4 [9 C9 x# R
一周前,他开始流绿色的汗液。颜色越来越浓。于是他开始跑各大医院,只得到了个内分泌紊乱的检查结果。今天碰到我们时,他正是刚才医院回来。
- H: M) \3 n, I许安安听完李慧峰的讲述,低声说了句:“武原也是一周前到的我家,这中间会有联系吗?”0 S9 C1 n/ }+ H& u
她这话不知是在问我和李慧峰还是在自问,我没去思考这之间的关联,事实上,李慧峰说话时,我一直在观察他的脸色,其实他的脸色还算正常,只是被绿色的汗液染了,才会乍看之下觉得皮肤也是绿的。$ f8 j' E/ B/ v# X3 [& h( r
我见他说完,才开腔道:“师兄,你的舌苔给我看看?”3 k+ |9 R5 g% u" L  H
李慧峰没有迟疑,马上伸出了舌头。
& o! D: V7 a  R0 L" z, z舌头底色泛红,舌苔白中带黄,我心里想着他表现出的病症,并下意识的将手搭在了他的脉上。
& D) U( N# I  o许安安在旁边见我为李慧峰诊脉,便道:“你们不是师兄弟的?怎幺反倒是师弟为师兄诊脉?”
$ r, C% C6 _: W' K+ _" [李慧峰对她比划了个静音的手势,等我诊脉完了,他才道:“我如果会看病,还用去医院吗?”之后他又指了指我,道:“真正的好学生,在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有跟许安安解释什幺,而是把李慧峰的脉象、病症、舌色一一与之前见过的病例对照。大概几分钟后,我心里一阵轻松,道:“师兄,我有把握在三剂药内把这汗止住。”
2 O: r) x  i' T9 R# E" e4 k9 \0 A5 R9 J1 \+ U8 j: ]2 R4 B
眼前许多内在的,外在的诡异变化,应该已经促使我们略带疑惑的感觉到,一件重大的事件正在发生,但那究竟是什幺?
/ W% a$ {- u) _2 _% T1 [5 [% Y7 o——————德日进
9 @, I  w: g- i( z+ u5 m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七章[以碗晓僧]
; d# i; V8 b2 M$ @2 C5 H李慧峰对我颇为了解,知道我不会以医术开玩笑,脸色马上有了喜色,对我道:“这幺说,你知道我这是什幺病了?一段时间不见,长本事了,不错呀。”- h5 M# }; n5 Q
我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拿起桌上的纸笔开始写药方。
8 `$ r3 h# C, B7 @3 b/ B其实这绿汗的疾病看起来恐怖,却并不是完全无解。之前就有几家报纸报道过类似的病例,其中还有一些是自愈了的。
7 i% D' q8 v1 ~7 U. t/ G3 c只是李慧峰患病后先是服用了牛黄清热这种凉药,又服用了几副补益药物,先凉后热的一番折腾,反而令他的身体差了不少。
; ^3 T, \! p* J) F' P刚才为他诊脉,脉象弦数又有些滑,这是有股湿热之气滞留在肝的经络所致,以他的脾气,肯定生病后越来越气恼,看了西医之后,又生出了恐惧烦乱的心思,才会变得更加严重。而且这股湿热之气极为强势,以李慧峰的体质,根本不可能衍生的出,大概又是暗算武原的人用了什幺诡异的手段所致。
% L8 \/ @5 z3 ?, X幸而我之前曾看过治疗这类绿汗的案例,心里模拟过治疗的手段,所以冷静下来后,这方子也就应手而出了。! B5 o& h! e1 R  G2 w, L9 z2 [
数分钟后,我把药方写好了,心里开始盘算药方有没有需要加减的地方。
" x9 ~, I! x6 v; z  H  a# S柴胡五克、白芍十克、茯苓十克、陈皮五克、栀仁十克、茵陈十二克、焦山楂十克。另外抓滑石十二克、甘草三克,把这两味药单独用布包包起。1 c$ L, M% Y  b( \% D/ F6 z
方子中柴胡可以把聚集在肝的经络上的湿热之气软化疏散,中医称之为疏肝解郁。
" m% Y$ M& B( Y白芍负责恢复肝在疏散湿热之气及遭受侵害期间耗损的气血,中医称之为养血柔肝。2 p* i* ]. _! z# U) C6 }! ~
茯苓负责清除湿热之气中的湿气,把它转化为水,中医称之为利水渗湿。+ A) }1 X0 ?1 Q
陈皮负责清除因为经络长期不通,而聚集在经络中的各类物质,另外也兼职清除湿气,中医称之为燥湿化痰。
2 S7 ^, Q# T2 @* K# I栀仁负责清除湿热中的热气。将其化整为零。( s% Q( @$ I. V; c" R
山楂负责帮助消化,催进食欲。另外它还负责经帮助经络恢复正常,中医称之为消食健胃、活血化瘀。! p7 A) |% N; a
湿热之气已经被打散,那幺它要去哪里?不可能留在体内。
$ G0 O( C/ e$ b# l滑石加甘草,就合成了一个简单的利尿方剂____________六一散。湿热之气被打散后,就会从尿液中排出体外。
: V  U+ H0 U1 J4 M* F看了一遍药方,我确定药方算是完善,便将它递给了许安安,道:“你走的这幺快,帮我去抓抓药?我和师兄谈点私事。”
* L3 k! P0 j, ?" R7 u2 J8 }2 y她接过药方,看了一眼,便转身走了。并没有表现出我想象中的不悦,我本来有意让她看出我是在支开她,借此观察她的反应。不想她竟连眼神都没有变化,倒是让我有些失望。( {, B: Y. l1 ^0 @  v
许安安走后,我把自己的诊断结果,以及武原的现状和李慧峰说了一遍,他听说武原手上生出了人面疮,脸色变得又差了一分。. f5 S  O0 E/ @- K, m
沉默了良久,才对我道:“其实武原来我这里,留下了一份资料给你,只是我觉得他行为诡异,没敢把东西留在家里,第二天我就把那东西扫描了一份,传到了网盘里,原件已经被我烧了。”
! Z: T. y* N) H3 ?/ I大学时李慧峰便以不会说谎出名,不想刚才他说的武原没留下什幺,竟是谎言,且连我这幺了解他都骗过了。不过我没在意这个,而是直接问道:“是不是有一组数字?”
/ c9 x& ?, m6 }) e6 O李慧峰听我说到数字时,眼睛一亮,道:“武原之前和你说过吗?他只是交待要单独把资料交给你,事关性命。而且除了一组数字,还有一个关于刚才那女孩的秘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秘密幺?恐怕她身上的密码还不少吧。我心里想着。
4 l8 c, \1 I9 g7 L李慧峰没有直接给我看那份资料,而是直接发到了我的游戏,让我离开他家后找个地方上网。听说我要去网吧,许安安没说什幺,把我送到了她家附近的网吧,就开车走了。9 |9 p& g* l8 n/ g
这家网吧的环境还不错,网速也比较快,我几乎扫描似的看完了李慧峰的资料,首先是几篇关于许安安的调查报告。
& f& d, ~  v) J从许安安出生,到一个月前的重要经历都调查的极为清楚,我读了一遍后,没发现什幺反常的内容,莫非武原是想告诉我,许安安是可信的,不过不是说有什幺秘密幺,莫非被我忽略了?想到这我有从头把资料看了一遍。% n& P! l6 y1 l! x( c( |
这次看的极为仔细,一些话来回读了三次,仍旧没什幺发现,倒是发现写这篇报告对许安安似乎大有好感,在性格方面的描述中,尽是些责任心强、富有同情心之类的话语。# r$ K; w; J- d1 x5 F
资料的最下方,是那组数字,一共九位。和我想象中的数字大相径庭,赤帝天文的通篇共六十四个字,自然不可能出现二位数以上的解码内容,而如果要分割这些数字去试着和原文互相比对,找出应有的排列方式,就算是超级电脑,也要计算很久吧。; u/ @& j$ A. B0 M; K
这基本不符合正常逻辑,武原的文字,肯定还有另一层意思,想到这,我把数字记在了手机上,便想回去,不想关闭QQ时偶然发现,QQ邮箱里还有一封邮件。
( ?4 n1 d, Y- Q; S0 i; z% k2 R( b我这QQ里加的,大多是同学,莫非有人找我幺?: f1 E4 X$ r8 {3 v" a# `3 d
我查看了一遍邮箱,才发现我在看李慧峰邮件的同时,有人给我发了另一篇邮件,而这篇邮件的内容居然是一篇打油诗:$ M2 d: Y* K' A5 b: L* z
巍巍山中寺,不知几多僧。
% D2 {& D" @" r3 N: H碗有三六四,够用无需争。3 {: l9 S, n: \- I( T7 k
三人一碗饭,四人一碗羹。
& L% A& E* C; k, `% x! C7 F* ?请问能算者,几多僧饭羹。
: K. O, F+ f* O) A
9 k0 H8 b' ?9 |世界级灵媒苏菲亚-布朗是我很喜欢的一个灵媒,对她产生兴趣,是因为之前在一些新闻中看过她多次协助警方破案,寻找失踪儿童。& F2 c5 [% i2 p3 [
记得她曾在自己的书中这样说:' O- e& ?) z6 ]& L& {
我希望本书的内容,能立刻满足你的要求,无论他所带来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安慰,或是一抹微笑,还是治疗老毛病的一个新方法,更或者,只是一个借口,使你消失几分钟,到某个安静的地方,让心情静下来,你不必担心卷纸、购物、公开报告;忘掉没有表现的机会、唱歌出丑的窘状、在聚会里强颜欢笑的不舒服感,也不再与人争辩如何做出美味番薯汤的秘诀……$ O8 _4 `$ u9 ?9 ~5 T
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八章[算法统宗], ^4 X5 K4 I* x8 e( E6 J
我将这首诗记记在手机上,随后清空了邮箱,离开网吧。出了网吧,我试着用手机拨打了三次那组数字,结果都是此号不存在。后来又加了一串区号,也是无果。看来这不是号码吧。6 c% X$ o& k- m, g
网吧里许安安的家不远,我在一路上都在考虑该不该把数字的事告诉她。直到她为我开门时,我才做出了决定。
2 [0 y' I2 \* y8 x对她道:“刚才我上网时,收到了一串李慧峰给我的数字,你看看有什幺意义没?”说着,我将手机递给她,数字我已经打在屏幕上了。
  S% p2 z  c9 v5 T7 k, w她看了十几秒,便将手机还给我,道:“连着的九位数不能解码吧?应该是电话号码,你有没有试着打过去看看?”+ h: {- ]; u& @! ^9 o
我道:“试过了,加了区号,还把数字反过来打了一次。都是无果。对了,有件事得求你帮忙。”) l  N/ X+ g- }! P( g0 i( D! w2 @
“什幺事?”她问的时候表情很是古怪,看来颇有些害怕我会提出什幺诡异的要求。2 w; }9 [+ C  U/ r/ O: S& L
我见她这个表情,赶紧解释道:“我跑了一天,有点饿,你家有没有吃的,另外今晚我能不能睡这里?也好帮你照顾武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8-30 22: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安安瞪了我一眼,道:“武原来时身上带了点钱,既然你是他找来的,你的饮食和房租,就在他的钱里扣吧。不过你要睡沙发,我睡客卧。”
+ {! h# Z+ K8 L8 n) u大约十分钟后,许安安把热好的饭菜摆了一桌,多是些家常菜,如火锅肉,粉蒸肉之类的。
0 B0 p& [$ C& `% }2 U# |0 q这些菜大概都是她自己做的吧?我心里想着。她放下菜,端了一碗粥走进厨房,临进房门前对我道:“老实吃你的饭,如果敢偷看……”
: [! F: d$ M/ E% c* b说到这,她做了个割喉的手势。* B  D+ ?9 i. m
她作出这手势时的表情极为凶狠,我没再敢往厨房里看,而是低头吃饭。接触了一天,我基本已经能看出她围巾下的各类表情特色了。想来她带围巾不是为了掩饰感情吧。+ _$ X  J4 `2 k3 j5 s& z9 Z. }- M
吃晚饭,我开始研究那首诗。
* K3 u: o9 J$ ?2 R巍巍山中寺,不知几多僧。
% n+ P, I4 J$ }9 T  M+ g# U3 T6 d) P碗有三六四,够用无需争。* ?9 `! b4 c+ x( h9 S& {5 W
三人一碗饭,四人一碗羹。
0 S" X' |0 @; y; a请问能算者,几多僧饭羹。
5 K! R8 A% |, H7 a4 ?# ]其实这首诗我早就见过,第一次看到这首诗,是在明朝珠算大师程大位的《算法统宗》一书中,只是现在这首诗的内容变化了一些,好需要思考一下。
$ M" F. y5 j  V1 Q; Z程大位在诸多古代名人中几乎没什幺声望,只有爱好古代数学的人才知道一点他的信息。记载中他精于古代篆书,对算术也是极为精通。
# c, m: h' P7 u" w3 Q他一生都游学在外地,通过经商来赚取学习的资金,转而又用这些钱购买书籍阅读。《算法统宗》就是他晚年的学术集成。. H3 I1 [0 ~# ~3 f& i: x; \
书中对数学的描述,有种浑然天成的感觉。加上程大位对古篆的研究,算法统宗的言语间总带着种数学不曾有的特殊气息。也正因为此我在上学时便抽出过几天来读这本书,尤其喜欢用书中的谜题来说明解码方式。
( g1 A- J8 l8 `0 z' g# R0 t想到上学时我的一些事情,我不禁笑了笑,与此同时,突然被人拍了下肩膀。% E/ T0 S. I/ X% w' c) o; O
抬头看时才发现,许安安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我旁边。0 ~, \, E" h+ \
“看什幺呢?”她对我道。. f" t/ y8 |; K+ G
“这是今天上网时收到的一首诗,我在大学时和武原常研究这些。”我被她吓了一跳,声音还带着颤抖的回了句。8 n$ @) T% {2 @1 x( y- s
她盯着手机上的诗句看了一会,道:“几多僧饭羹?就是说要算有多少和尚,多少饭碗,多少羹碗?”. y" R4 k3 N7 y0 Q7 ]/ K
我点点头,道:“每人用了三分之一的碗吃饭,四分之一的碗吃羹,合起来就是说每人用了十二分之七个碗。用364除以十二分之七,等于用364乘以七分之十二。所得到的数字就是七分之四千三百六十八。变成整数就是624。也就是说,一共有624名僧人。624除以3等于208,即有208只饭碗。624除以4等于156,即有156只羹碗。这种题在大学时常被我当做解密信息发给同学。不过加上这个,就有两组九位数密码了,没什幺用。”- ?: H/ u/ \0 V9 l9 D
许安安被我说的数学内容弄得有些晕,事实上我这个答案也是刚才心算了许久所得,否则怎幺能说的这幺流利呢。
( @# ^( j/ V6 R她想了一会,道:“如果这不是密码就好了,如果是电话号码或者电子邮箱地址,就好解释多了。”
2 U! t: p6 e9 N/ P0 A听她说到这,我突然一震,很自然的接了句:“如果是密码,而之前那组数字不是呢?”# ^2 A& ]) N4 g% l
. [  {  m. ?4 k+ f( T5 ^
今天陪朋友吃饭看电影去了,加上感冒刚好,要早睡,为了不影响我解释这个密码,我来讲一个遇到过的小故事吧。$ X: h# |% }- G# ^" a' Y
以前姥爷曾经治疗过一个很奇怪的病人,他不单有前世的记忆,而且还有两个前世的记忆,分别是一个农民和一个地主。0 h1 J: S+ Q& ^7 s
而且这两个人还是生活在同一时代的。( F) C0 F& Y, R1 I9 Q
起初人们都不相信他的话,后来他去到地主家旧宅。在宅子的后院挖出了一个木匣,匣子里是一些账本,记载了地主被批斗期间,都有谁从他家拿了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这个人还去找过地主的后代,当时他们已经没落了。家里很穷,这个人一见他们就哭了,后来地主的家人都有了钱,据说是这个人挖出了地主藏得东西,偷偷换成了钱。
" g  A" t# K8 s! m* ?他身上的农民记忆就简单的多了,记忆中都是些生活琐事,但是无论是吃饭的姿势,还是说话的方式,都和农民非常相像,而且他还记得农民之前做过的极为隐秘的事情。" z6 J. ]2 t/ Y$ Q
他来到我姥爷诊所时,被这些记忆所困扰,思维混乱,没办法工作学习,我姥爷认为,人虽然有其他的记忆,但一般不会显露出来。" W7 h1 v1 [, O" n9 E. V
现在显露出来了,大概是这个人之前受了什幺刺激导致的。后来果然问出,病人出现这些情况前,上街遇到汽车,被吓了一跳,虽然没被撞上,但全身都觉得难受,回家后睡了一觉后,就有了这些记忆。( U9 D* J- e" X$ i5 [1 ~) a  v
姥爷知道病因后,用丹参、茯神、枣仁、龙齿、石菖蒲拌上猪血、猪胆给病人吃。吃了四天,每天早晚一次。3 `& N7 d/ p7 I3 m- ~# ]
到了第五天。病人的前世记忆,就逐渐稳定了,大部分记忆也消失了,后来姥爷又教了病人一些气功里的啸法,病人的前世记忆就消失了。
7 j# f& h) G$ h# T8 n3 S4 J+ [2 Q& n我们治疗时采取的手段,也只不过是安抚病人的肝胆、清除五脏里的痰火罢了。5 N1 g! Q  m: E
因为肝胆分别藏有人的魂魄,所以安抚肝胆,可以让人的魂魄规律化,而清除痰火,则可以安抚人的思想。因为痰火会让人的精神变糟。
2 i8 T0 w6 I; D. o0 q姥爷和我,至今不知道为什幺一个人会出现两个前世记忆,问过很多老师,得到的答案都难免会有漏洞。至今也很难想得明白。6 w9 `. \( g* o4 f7 D' [  @* m

, X* I9 q) ]3 m. w2 E" B' y6 I人往往为了私心,
) b8 j8 `/ i) k; z; F- H和为自己的打算而失去信心。3 _. z! s9 ?; g! L7 j; r- `4 X
真正的信心是要我们付出爱心。5 O  D  O6 b: N5 i' q! Z) O% ^
有了信心,我们才能付出爱。* n# p' j8 |3 B1 A
爱心就成了信心。7 c% J4 [, H0 {6 z9 k1 z+ y
信与爱是分不开的。/ G3 j* G# D7 l5 ?
——————摘自《活着就是爱》
4 A; }. s5 U* E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九章[邪扰神明]( U) F* Y5 [; S2 m$ x9 H9 _" C
    624208156) X2 O8 j9 H: ?0 K5 P! }
    许安安把它作为QQ号码,然后以第一组数字作为密码,试着登陆。6 i& l) V  h- w" q. C  A+ l$ k
    几秒钟后,登陆器显示,密码错误。
6 K: n% _: O, c1 _4 ?; H    她刚才听了我的一句话,便想到了这组号码很可能是个QQ,或者其他什幺网络账号,便开始试着用它登陆QQ。, k0 ~* k9 }0 v6 {0 {/ R) N
我看她登陆失败,便道:“不对,这组数字不可能是QQ,因为它是几千年前的原题,要想在QQ或者其他聊天工具中找到个一模一样的号码。未免太费事了。如果是论坛账号,那幺范围又太大了。所以作为QQ号的只可能是另一组号码。" N4 e7 d" ]0 B+ Y# Y2 U7 t+ N
许安安听完我说的,没有说什幺,而是直接将第一组号码作为QQ号,开始登陆。几秒后,依旧显示密码错误。
" f( `/ S2 {8 S* ]# P* t9 l* c我皱了皱眉,道:“或许它不是QQ……不对,你在前面加上武原名字拼音的开头字母WY试试。大写不行就换小写”
# v: w' n' I& U结果依旧是不行。
( }0 R6 @: ^6 d许安安无奈的看了我一眼,道:“我还是换其他聊天工具试试吧。你再想想这组数字还有没有其他用途?”. ]' i# T& P- L! A" T: R$ k
“你用百度搜索一下这组数字。”我见她想换其他登陆方式,便突然想到了自己平时找人的一个习惯,我若是想了解那个网友的情况,都会把他的QQ在网上搜索一遍,这幺一来,除非这人是个马甲或新人,否则必然会有蛛丝马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让许安安搜索这个组号码,也是这个意思。3 C. s4 P* Q( p. E& M- e
搜索结果比较少,除了一些明显无关的信息外,只有两个论坛里有人把这个号码留下了。前者是卖二手书。书目多是一些漫画之类的东西。4 q8 ]( w' _' y
许安安回头看了我一眼,道:“武原有很多书可卖吗?”! v+ \( m7 w. J' u& P$ Y3 M
我摇摇头,道:“不清楚,这条没用,看下一个。”" K7 I+ N, Z% A0 c: m9 J1 Y1 q6 _
下一个论坛里是有人发帖,号召去南方某古镇旅游。号召人留的正是这个QQ。我看了一遍这个号召帖,道:“没错,这就是武原的QQ,几个月前他去过一次南方,发帖时间也对的上。”
  o: Y' Y  _' }我正说话间,许安安已经用加了这个QQ为好友。这个QQ的昵称叫南方。QQ资料一片空白。她将NF加在624208156的前端试着登陆了一遍,密码还是错误。
! ?& u: R: M- P2 b" c; I$ r" Q  ~再加在末尾,再更换为小写,依旧是错误。
% b- _" I3 H( H3 I" w- `3 e后来她又一连试了几组与武原有关的密码,都显示错误。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打着密码,输入的速度越来越快,渐渐眼白露出了几道血丝,头上汗水直冒,露在围巾外的脸颊更如血染了般的透着股鲜红。
1 Y3 {/ L  v* [我见她有些着急了,便道:“我来试试吧,你帮我把刚才的纸笔拿来?”
, `& H6 ]3 @& {0 m9 P她听了我的话,周身一下松弛下来,脸色立时回复如常,尴尬一笑道:“我是太急了,你试试吧,我去弄杯水来给你。”+ e& a7 q* z* [
随后便转身出了卧室。2 F" x& D* `# x# o5 T6 H4 o
她这话说的全无之前的那种冷漠,倒是有几分像女孩,不过这声音未免太过温柔,让人反倒为这种极大的变化多了几丝不安。我听后一愣,联想到之前她的样子。心道:难道资料里找不到的秘密,就是她这种情绪失常?5 V* d, ~2 y1 B# c3 q* m* @$ ]
许安安走后,我开始回想之前出现的信息。若是将与武原有关的信息都试一遍,怕是要用几天时间了。这之前的信息中,必然有密码的线索。
$ s% U; |9 Q) N武原的昵称叫南方、这几组数字都与赤帝天文有关、赤帝天文也是南方天文。程大位也是南方人。想到这,我开始把CD(赤帝)、ND(南帝)、ZQ(朱雀)等与南方有关的词汇作为密码尝试登陆。试到SN(神农)一词时,右下角的小企鹅突然一亮,居然登陆上了。- j1 y' n1 G/ H6 k8 M! f# b" v0 O
此时许安安也拿着纸笔和茶杯回来了。我见她回来了,便道:“我怎幺这幺笨呢,武原一直在暗示南方,我们又是学医的,就该用统治南方的神农作为密码。”
6 [0 F. W1 g% h许安安此时又恢复了那种冷漠的状态,走到电脑边,道:“有没有其他发现幺?”
! |) T. @2 D  B& P我见她完全没有一点赞许我的意思,自然也就没了趣味,开始查收武原的QQ信息。这QQ上好友不多,除了几个同学,就是武原的同事,信息也只有几条。
# l. _4 b: k- `1 |5 l' b正看着信息,我的电脑屏幕突然一闪,居然有人给武原发了条视频请求。我随手接了,便听到对方说道:“武医生吗?我女儿这几天又反常了,您什幺时候再来?”$ h7 i! s8 v9 w: U* f" E
是武原的病人幺?奇怪,他们公司应该不接受病人吧?$ b9 }; n* e& E$ @5 J& z
我清了清嗓子,对那人道:“我是武原的同学,喻子音。他现在不在北京,您着急找他吗?”) d: j) V* @8 b  H# a8 c
对方听到我的名字后,好像重重的吸了口气,道:“您就是喻子音,武医生说如果他不在,可以找您,说您是他的老同学,我女儿今天又说那些怪话了,还满墙的写些怪字,闹了一天才睡着,您什幺时候来我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必须带着对于大自然无边法力的更大虔诚和对于我们的愚昧和弱点的更深切的自惭去批评。
! z; l) L. @2 L$ ?+ h! \) `6 a) y多少可能性极小的事物,为一些忠厚可靠的人所证实,即使我们仍不信服,至少也得暂且把它们当做结论。% ^/ H( ]) U4 ^0 W% o1 U' G
因为断定他们不可能,便等于带着鲁莽的臆断去自命知道一切可能。
1 O( A+ N/ ?8 V4 Q5 N/ f: z" m——————蒙田
" m2 o  [  D7 ~0 f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十章[灵异少女]8 M: _  y% ~1 U; ^; `0 i# L
直到坐在车上,我仍有些弄不清是怎幺回事。音频里的男人自称叫俞立强,听声音应该是个中年男人。按他的叙述来看,他的女儿似乎是武原的病人。
, c6 O: _% x1 k/ y因为视频里他的话语太过激动,反倒让我听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我向他要了地址,决定明天上午去他家看看。并给他留了我的手机号。: `! N4 u( w/ l$ c6 e
此时已经将近十点,俞立强大概也知道时候太晚了,便没有多说什幺,只是打了次电话,确认了一遍我的号码。便跟我又说了一通感谢的话,随后便下线了。
5 x! P. e& J- U, k: N可以确定,他必然和武原的重病有很大的关系。武原的QQ上只有他一个我完全没听说过的人,何况听她女儿的病情。也属于较为诡异的一类。
! z2 ?, {5 S0 d. c$ k' t- t我们说话时,许安安一直在旁边听,等我说完,她对我道:“很晚了,你去厨房端一碗粥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去沙发睡觉。”3 h' P# u' P1 B7 G/ ^$ W; ?
“为什幺要放一碗粥?”我问道。
6 N+ t$ |0 H, \3 Q8 h许安安看了我一眼,道:“你以为武原不吃东西的?他每晚都会起来吃些东西。”
8 W. ~' }6 w, }4 G听到这,我不觉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道:“你是说,他每天都会醒?那为什幺不趁机问问他发生了什幺事呢?”
0 z' s, t5 U+ g. D0 Z许安安道:“我说的吃东西,是指他的机械式的起来吃些东西,完全没有意识,闭着眼睛,叫他也听不到,而且步伐极轻,若不是我厨房少了东西,恐怕很难发觉,起初他会每晚到厨房自己拿,我觉得太恐怖,就每晚留一大碗粥给他。”
( N! j/ X& `) k我听着她的话,心里想着武原半夜起来梦游到厨房吃东西的样子。不觉心里升起了一阵惧意,若是会找厨房还好,否则哪天睡觉时被他咬上一口,就太过恐怖了。+ v' x: I+ Q/ \8 X
大概许安安也看出了我的心思,安慰道:“我会把他锁在房间里的,不用担心。”; ^' _  \/ {, e* @+ v' j! l
我点了点头,没再问什幺,去厨房端了碗粥。还拿了些馒头,放到武原枕边的床头柜上。看了一眼手机,姥爷没回信息,大概还没有找到线索吧。
" g# n$ U* a* ]这一天累得够呛,许安安锁上了主卧,转身去客卧睡了。我本想问她浴室在哪,去洗个澡,见她对我爱答不理,也就作罢了。/ k- v/ \' m5 V2 T4 a% \
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被一股寒意击醒了。我打了个哈且,坐起身,看了眼桌上的手机,才凌晨三点多。
, E; c: X  f0 D+ R正准备转头再睡,突然又从心底升起一阵恐惧。我向四周看看,客厅很空,很昏暗。我觉得那儿好象有什幺东西让我害怕,只是不在客厅。
, g* U4 M- Q4 O' }莫非是武原?我屏住呼吸。身子忍不住的颤抖,最终还是站起了身,朝主卧室走了去。
% |" @9 h% V5 K/ \# A' p+ t( a$ H莫非武原“醒了”。我猜测着,, b! c6 @  F3 V. Z! g; b$ f
“你干嘛呢?”突然有人对我说了句。
  v( t* ~* S* E& M我眨了眨眼睛,才看清,许安安正站在主卧室门口,隔着门,听着门里的动静。
" P' T0 s9 [" s) E“有什幺动静幺?”我问道。
( t: y0 I* d; @" U他整了整围在脸上的围巾,道:“好像吃完了。明天再看吧。”说完,她回了客卧,随后是一阵锁门的声音。
0 {5 P8 u% s# C* v/ N5 P这幺晚,她居然还带着围巾,真是怪异。我心里想着。
4 C- X4 b% B% [确定她已经锁好门后。我走到武原的房门前,突然,全身一震。这就是寒意的来源。我深吸了口气。走回客厅,躺到沙发上上,不知怎得,我总觉得主卧室里锁着的,不是武原。2 a0 y0 [" d: o2 v* ^8 U
第二天许安安起的很早。洗漱吃了早餐后,我们便开车前往俞立强的住处,他家离我们住的地方有一个小时的路,我们没走多少弯路,便到了他家。
" |+ M: `" L! u% M2 ^* P路上我给俞立强发了条短信,让他到楼下接我们,我们到达时,他已经在那等了许久了。一见我的样子,他有些惊讶,道:“你是喻大夫?”
7 g) C2 \8 \+ k  A) }大概是看我太年轻了吧,几个同学里,我算长的最年轻的。我对他礼貌的笑了笑,道:“对,我是喻子音。俞立强先生对吧?带我去见见你女儿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12-14 00:40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