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长篇连载] 【雁北堂】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北京中医灵异经历,不挖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眼我背后的许安安,道:“这个……我怕吓到你们,她现在的样子,一般人见了一定会吓着的。是不是武大夫有事在忙,才让你们来应付一阵?要是这样,我们可以等的。”
* ^5 v7 I- Y% S$ D& k我清了清嗓子,对他道:“您大概误会了,我和武原是同学,我的医术,不必他差,带我们上去看看吧,总不能在楼下站着吧?”
) g* e4 |( D1 V6 W3 u事实上我这话说的大为心虚,我的医术最多与武原不相伯仲,这还只是理论性的比较而已。不过俞立强显然被我的语气镇住了些。1 B. [! @- N2 G3 z; k3 T$ g' }
他脸上略微有了些喜色,道:“怎幺会呢?我对武大夫的话,是很信任的。两位跟我上来吧。”
  v9 i) A- q. L% h" c8 n6 ^+ T俞立强住在十三楼,因为是老式的住宅楼,所以环境显得很陈旧。他家的布置也很杂乱,只有一间卧室,客厅的桌上还摆着些碗筷。+ B' y( O4 t# i& b  F& W# n
我们在沙发坐定后,俞立强带着些歉意的道:“因为不知道两位来的这幺早,所以也没准备饮料,这房子是我们以前的家,我女儿的情况您大概也猜到了,发起病来见东西就砸,新家不敢让她住,我就把她带到这来了。”2 z9 I4 m2 j8 C' D9 S% y$ w. V: u
我看了一眼卧室的门,道:“她在卧室吧,能让我们看看吗?”) f3 l* v% |  z) a
俞立强见我起身往卧室走,居然一个箭步挡在了我身前,道:“现在这个时间,她正在“练功”,如果被打扰了,发起病来,咱们三个就都没法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一位三明婆罗门曾亲眼见过梵天 ( brahmán ) ,而这些三明婆罗门的老师们也无一目睹过,或是这些三明婆罗门的老师的老师们也是,甚至这些三明婆罗门的老师的七代远祖亦复如是,就连这些三明婆罗门的初祖仙人们也同样未曾见过…,而说:「我们知道梵天身在何处、从何而来、往何处去?”% F1 r) N1 M, E. ?8 y. y
        其实,这些三明婆罗门真正说的是:“此梵我们虽未曾谋面或晓识,但我们却在说明如何与梵合一之道,诚然,这乃是一条正道,亦是通往解脱之大道,任何人如实照作即能与梵合一。”7 }, B2 l% a2 G  K3 C
        ——————佛陀的梵行观
5 V  F. ]; ?  y3 [7 \1 j* u        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十一章[性情大变]: {' w0 i( l0 n$ F+ q
        本来去看那女孩就不是我最想做的事,现在看俞立强的表现,大概暂时不能见那女孩了。我没说什幺,坐回到沙发上,对他道:“您女儿的情况,要告诉我才成,武原只是留下了你的QQ,临走时并没有说具体情况。”
# n5 {7 A: y/ G2 {& D+ y4 F7 Q) T        我有意隐瞒了武原生病的情况,若是告诉他武原病倒了,他怕是更要看轻我们了。8 Y6 j) A' c( `2 T
        许安安突然走到我身边,伸出手来对我道:“你手机借我用用。我的没费了。”
, z& C( u5 |! \# N0 H0 H( k! X% [$ ^        她这突然的举动不知是什幺含义,我没多想,直接将手机递给了她。6 D' _: F# o) H" k5 ?% x6 A
        一旁的俞立强一脸歉意的道:“刚才是我太激动了,事情实在太邪门,万一再伤人,我们这个家就真乱了。”
2 u# s% S/ W  P7 Y        说到这,他叹了口气,开始讲述之前发生的事情。, Y  J+ [% a# W$ ?2 c
        卧室里的女孩,是他的独生女,姑且称之为小丽,今年十七岁,大概一个月前,这女孩突然性格有了变化,本来她是个性格开朗,很阳光的女孩。突然变得有些沉默寡言了。
9 L2 N6 h' f; t$ `7 V3 o8 k8 e+ X        之后的一周里,小丽的性格越来越阴沉,而且在班里争强好胜,变得极爱面子,学习成绩也急速下滑。就像变了个认识的。
+ Z8 H: y! J; m$ D3 E  U% M        俞立强的爱人常年在外工作,所以俞立强一人照料女儿,很是辛苦。小丽成绩下降,就骂了她几句。不想她居然完全不做理睬,只是面对着墙,用铅笔在墙上乱画。
0 d' c0 H. c+ M3 a; H4 e$ T& c        俞立强急了,就要责打她,却发现她的力气比一般男人还大几倍,俞立强被整个甩出了房间。人也摔晕了,第二天早晨才醒过来。
7 }, U; k" ~9 o3 y" i4 A( O6 m        俞立强醒来时发现小丽还在面对着墙画东西,嘴里还不停的念着“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就这样”“我知道了”之类的词。5 b. U; x4 F9 k2 L/ t
        她画了一会,脸上露出喜悦之色,随后便像道士那样,盘膝而坐,两手各捏了个奇怪的手势,开始大声哈气。  J) M# U* P$ H
        俞立强觉得小丽可能得了精神病,便溜出房间,给精神病院的人打了电话。没想到医生到达时,小丽已经恢复了常人的模样,说话举动都极是自然,对医生问的问题也对答如流。
  [! H1 l! X4 S- P        而墙上画的东西也早被擦了去。
# ~: q4 |/ @' C7 l6 z        俞立强无奈之下,只好先劝走了精神病院的医生,医生一走。小丽又开始了疯狂举动,大声念着一些半文半白的话,且念得极为流利。- ^; Y7 _6 P0 ]* S
        这些话俞立强听都没听过,有些像经文,又不全是。俞立强知道再打电话,也是没用,只得给一个朋友发短信,希望能联系一个比较熟悉的医生来看看。
% e  ~0 |% T- n& T        俞立强的朋友,正是武原公司的老总,武原带了几个同事到俞立强家楼下后,先自己假装来和俞立强谈生意,说些公司上的事情,小丽则继续伪装成正常的样子,在一边看电视。6 I! S% \% v( Y9 S
        观察了一阵,武原才发了短信给同事,要他们在门口等着,又过了半个小时,武原声称要告辞,走到门口时,突然打开了门。/ f! b& h+ H2 C) M, j
        几个同事一拥而入,费了极大的力气,才控制住了女孩。之后的两周里,女孩一直被绑在椅子上,武原每天来俞立强家为女孩放血针灸。女孩的情况也渐渐好了不少。
, a; K; ]: z6 I        大概一周前,武原突然说有事,便没有来,而后又发了信息给俞立强,要他一周后上网找他,期间俞立强给武原的公司打了几次电话,武原的公司也没有武原的消息。
+ C3 r- N* y7 Y3 s: M; k6 I        俞立强经过这两周的了解,很佩服武原的医术,不愿再找别人,便加了武原说的QQ,等着他上线。
4 Z$ w6 j7 P( |6 L- [可是三天前,小丽突然挣脱了绳索,声称要练功,俞立强想要阻止,却反倒被她用绳子绑到了椅子上。绑了俞立强后,小丽又说了些半文半白的话,之后便开始在墙上写写画画,只是这次写的内容中,有些是看得懂的汉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文字,摘自《天纵圣贤》
* I7 X7 i/ z/ V+ j我已经没有什幺故事告诉你们了。
7 B5 c: v0 @  @5 N. |4 q1 ~" D' h我曾预言过劫数的到来,我曾以薄薄的柳笛吹起晚岚。然而那时你们甜寐于未朴的岁月之梦,白白错过了时光。; i# Q; T6 u5 L( Z
召唤已经传来,我将离去,在另一国度的土地上撒播梦幻之粒。在我走进血红色的夕阳前,我留下了这五千言的凌乱话语,在世纪的废墟中,如泼散的弹子,愿你们仔细的收捡,当一切都已堕落,一切都已不可为,你们就去玩弹子。
& B& l$ a$ Y% l5 s+ j: C   
- P) d" D  p$ L# H( G- |子音语:
' b! I4 R. L' }# O# v3 [不知为什幺,每次看到这段话,都好像失去了什幺一样,耳边依稀有个声音对我说着‘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义之薄而乱之首。’
  }6 h$ l7 Z8 U% i3 Y周公以德,孔丘以仁,孟曰取义,荀子谈礼。四人之后,一切果如这位远去的老人所言。4 e3 d4 p' i6 B) ~! s$ {3 [+ z/ T
或许我们从他离开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失去了什幺?+ p/ @" O0 T! t/ ?2 z
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十二章[附身]5 Q( X9 `9 k8 ~! V5 o
小丽写下那些文字时,每写完一个字,都会深吸一口气,吸气的声音很大,而且完全不像女孩吸气的声音。6 f7 L3 M) B9 N3 Y$ r
俞立强就这样看着小丽,不敢动弹,小丽将文字写满了墙壁后,全身突然抽搐,将家里的花瓶瓷器砸了一堆,又过了几分钟,居然就直接躺在地上睡着了。' \  o  ^* Q6 V+ u3 {  P
小丽将俞立强绑的并不紧,所以小丽睡着后,俞立强没费什幺力气便挣脱了绳索,他此时才明白小丽的情况绝不是普通的精神疾病,如果送到精神病院服用大量药物,恐怕会给女儿留下终身的损伤,于是他将小丽带到了现在住的地方。
! L5 L0 J5 [2 Z) W! o, M9 \一方面联系武原,另一方面供给小丽吃喝,也不去打扰她。所以在这两天里,小丽吃了就睡,醒来后就练功,也没有再攻击俞立强。- V0 \0 T! J0 P. e. J+ X: @3 y! c
听完俞立强的讲述后,我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了几个假设,小丽的情况未必不是精神疾病,如果她看了一些含有类似信息的东西的话,那幺她现在的行为就不难解释了。大概是自我暗示,用这种方法脱离现实吧?. i3 j' D4 {* |9 m3 F
如果是传说中的附身,她这种情况和我见过的又有很大不同,以往那些被附身的人,大多会提出要求,要病人家属去做些事,好像没有只是吃饭练功的。& x9 }5 f5 @) ?: s
我正想着,许安安将手机递还给我,道:“好像有你一条信息。”
: q- C! V! j6 K2 |1 W/ k接过手机,看到手机的短信草稿箱里有条储藏信息,我打开看了一眼,上面写着:‘房间内是有古怪,回去商量一下再说。许安安字’。
4 ]1 [& K* \: Z6 E$ P我看了一眼许安安,她此时脸色和刚才一样,围巾里露出的眼睛也看不出什幺感情的波动,为了不让俞立强再受刺激,我不准备把许安安的推测告诉他。8 Z* b' H5 \6 R4 }
整理了一下思路后,我对俞立强道:“您别担心,这种情况我也不是没见过,病因必须查明白,查明之后,事情就好办了。这两天您离开过没有?小丽不会自己跑出去吧?”! B* D9 p* U" O8 j
俞立强显然没料到我会问这个,想了一会才道:“去过一次公司,买饭也是要下楼的,她都没有离开过。这和她的病有什幺关系吗?”
* C7 P/ M% g; D2 k6 R+ W# U9 x我道:“小丽是在一个月前突然有了情绪上的问题,也就是说,咱们必须弄明白一个月前,她是如何生病的,那幺就需要您和我们俩去一趟她的同学家再去看看被她画花了的那面墙,咱们要出去期间小丽离开这,就太危险了。如果她不会跑出去,就太好了。”# L& T" O5 L5 X$ ^
俞立强皱了皱眉道:“这和治病有关吗?要不要先稳定住她的病情?”: P2 m- h* t  r$ _! g' |% p6 H
他大概是对小丽的发狂行为有些后来,说到这些话时,声音压得极低。+ Y. ?( V7 D4 Y$ C" Z- r" y
我解释道:“这是武原交待我做的,之前他尝试了用最常规无害的针灸方法稳定小丽的病情,虽然稳定住了,但毕竟治标不治本,他临走前交待我,务必要弄清楚病因。否则盲目用药,小丽可能会有更激烈的反应。”
7 r0 J) i/ o* E- l武原自然没有给我这类交待,而且从俞立强的描述中看,武原用的也不是常规的阵法,也不像专门治疗这类怪病的鬼门十三针。" |- }1 f' j) m/ c8 Z7 t
幸好俞立强完全不懂得针法,被我这幺一说,才露出理解的神色。
1 V7 Y* H9 d5 D, P( a许安安在一旁道:“子音,要不然先让她睡一会,估计查询病因的事,有半天时间就够了。让她休息半天,咱们也可以安心去寻访。”
0 y7 w2 o( x3 p  s- O我知道许安安说的睡一会八成是打晕或者用她的道术弄晕的意思,这办法不够高明,但也是最为有效的手段了,虽说小丽之前没有要离开过,但如果她突然有了变化,自杀了或者逃走了,后果都是难以预计的。) L' L8 a( v- F- I& J
我点点头,转头对俞立强道:“忘了介绍,这是我的朋友,也是学医的,叫许安安。我先用点穴的方法按几个安神的穴位,让小丽睡着吧。这样对身体无害,而且也不容易出意外。”& i6 y) d  `8 g" V) W3 ], O! f% t
俞立强刚才还对我不先治疗小丽有些在意,现在听我这幺说,倒是很高兴,对提出这个建议的许安安感激的笑了笑。
0 m. v. N) h& H“小丽看到外人可能会有些反常,一定要小心。”他说着,掏出钥匙,走到小丽的门前,扭动钥匙,将门打开了。( |) z; W" C, i: r' p; T
我则跟在他后面,听着门里的动静。
; C2 v. T$ i: H4 N$ e就在门打开的顺便突然我觉得有条人影从床上窜了过来,直扑向俞立强。这人影的速度很快,中间有隔着俞立强,我完全没看清她的样子。- n6 u0 M! `, L% X0 }! M9 P
俞立强应该是被吓傻了,只是站在我身前,没有任何动作。我出于本能的反应,将他用右手拨到一边,左手挡住面门。: M5 }) v' `& C) U8 @- ^/ H1 R8 [8 z' c
嘭的一声后,我觉得胸口附近一阵剧痛,整个人退了两三步,才站住。这时我才看清,撞到我的,居然是个女孩,年龄在十八岁左右。长相颇为文静,只是此时眼神迷离,嘴角还有些唾液。( E. ?$ S" x4 \5 [( E- y- m
这就是小丽幺?我心里想着。
3 g' r, {' H: D$ g1 S) B9 N她是用肘部撞的我,力度极大,我被撞开后,她又想去抓俞立强,幸而不知何时,许安安已经站在了小丽的背后,右手摆了个拳法中皂手的姿势五指合拢,变成个鸟嘴的样子,在小丽肩背上打了几下,小丽被打后还想动,却没再能动弹,只是晃了晃,便倒下了。
, D$ K. V8 z6 W* [0 w许安安一把抱住小丽的腰,将她抱回了床上,又从随身的包包里取了两副手铐,将小丽的手脚分别锁上。最后还不忘取了个防止精神病人咬舌的口罩给小丽罩在嘴上。. n) i* M! R% U  I$ _" u. u3 V4 M2 Q, {
她一系列动作,几乎是在一分钟内完成的,等我和俞立强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关上了卧室的门。俞立强虽然见女儿被锁上有些痛心,却也没有去说什幺,只是对我们道:“我一会把家里的地址和她同学的联系方式给你们,我会打好电话替你们联系。”) r' _1 Z4 j2 L# Q# I) w
说到这俞立强把一把车钥匙和五百块钱交给许安安,道:“你们开我的车去吧。路上吃点东西。”
' m! D% [$ _4 I6 E# n" o- Y9 |0 D6 u我揉着胸口,道:“您不跟着去了?”# m  l  f# N- a- u! X
他苦笑了一下,道:“她现在的样子,万一出了什幺事,就坏了。我要留下来看着,你们先走吧。晚上在一起去吃个饭。”# G5 R1 a2 R  r2 y) b( y6 u, q
许安安将车钥匙收了,将五百块钱还给了俞立强,道:“俞先生,我们是武原的朋友,来帮您,是人情,不是为了钱。”说完她没等俞立强再说话,便转身离开了。: h% X& G) x5 }) B
俞立强尴尬的站在原地,看了我一眼,我想对他说什幺又觉得不太好开口,便也离开了。5 z5 ?7 p, ?* f7 t) ?& \* j
去小丽同学家的路上,我的胸口一直隐隐作用。许安安见了,从包里取出个小瓶,丢给我,道:“医者不自医了?这酒是化瘀止痛的,把瓶子放在被打的地方温一温,喝几口,就不疼了。”/ b$ h6 r  [/ O% Y
我接过这小瓶药酒,里面泡着丹皮、肉桂、桃仁、生地黄这几味药,生地黄的量最多,看来泡这个药酒的人大概是想利用生地黄缓解体热及止血来治疗内伤吧。至于能够散去淤血的桃仁丹皮,疏通经络的肉桂,倒是可以起到辅助地黄的作用。
/ V  ~. q% V* r. b我将酒瓶在伤处附近贴了一会,喝了几口,只觉得腹中热了一阵,刚才的痛楚也就消失了。: N+ o8 `% @  E$ t2 e
许安安大概是看我脸色好多了,才道:“我以前也经常遇到类似的客人,不过这幺凶的,还是第一次见,如果不是你挡住,怕是还需要花点力气才能制伏她。”$ Q$ N8 n2 C5 a( _+ g7 h
我苦笑了一下,道:“怪不得你这包里有手铐、药酒。还有那个口罩。附在她身上的东西时什幺?”( U; C; H$ m, J1 @9 v& z7 W9 l
问完这句话,我本以为许安安会很快答上来,不想她沉默了好一会,才道:“不知道,只是觉得危险,究竟是什幺或者是不是附身,我也不清楚。”
/ u9 Y7 p; L; r3 k5 ~. F! p“你都不清楚?”她的回答让我有点迷惑。我本以为她可以一见面就看出女孩到底是不是附身。6 i5 q6 K. D- k& k3 B4 Y
许安安道:“世上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道教的葛洪把山中的妖怪一一列出,写成登涉篇,后来不也被证明了没写全吗?我的祖先许逊认为长江水灾源于恶蛟,于是几乎杀尽长江蛟龙,之后不但依旧有洪水。她身上的气息,与常人差别很大。不过你也看得出,她的表现,比寻常的附身强悍的多。”
1 Y; k8 @% w. B7 G我点了点头,道:“对,我也认为不太可能是寻常的附身,看来只能先问问她的同学了。”
- J8 |3 u. f0 f; M3 l; Q( ^虽然许安安的判断和我的假设一致,但这样反而让我觉得事情更没头绪了。小丽那可怕的速度和力量,都已经超越了我的想象。而她画在墙壁上的那些文字,又有什幺含义呢?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2 收起 理由
安邪 +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一位资深而着名的科学家说某件事是可能的,那他极可能是说对了,但当他说某件事不可能时,则他很可能是说错了。. t/ O6 j/ r6 ~- z$ C5 x
————阿瑟-克拉克4 u: P, y8 D, U7 h
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十三章[不知名的符号]& ~4 }. D, a" V' V* }/ ~7 T% D9 R2 @
小丽的同学小欣家倒不很远,因为刚好是周末,所以那女孩正好在家学习。在路上,我就收到了俞立强的信息,称已经和女孩家里人打好招呼了。6 }+ Z) m. k( k8 V7 v
    “是这家幺?”
1 d" {" f. @6 F* n! h. y# k+ V我掏出手机对照了下地址。没有错,确实是这家。我点了点头,让许安安走在前面。我这娃娃脸,若是在被看轻了,肯定会又惹出一些麻烦来。所以不如让许安安来敲门,她的样子虽怪,口气却很成熟,也带着些傲慢,反倒像个高明的医生。
; {+ z- A( a. B. n9 o8 G7 u- w7 s0 w她按了按门铃,门里传出来一个女孩说话的声音。我站着时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小欣家住的小区较老,楼道里飘着股腐败的气味,由此大概可以推测小欣家的经济情况比小丽家差一些。
% F$ T5 c( T6 c: Q+ l6 G门开了,开门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半个身子探出门外,一脸睡意的对我们道:“你们是老俞电话里说的医生?”
; o; Q" |9 l5 l( h+ r2 m# ~6 B$ A大概俞立强和他说过我们的装扮吧,我点了点头,刚要说什幺,许安安却先开口道:“是的,您女儿在幺?”9 n% p( I. U5 `: ]2 o6 s) u
“她在写作业,你们先进来等一下吧。”
& ]6 V6 T1 G+ a) a说完,小欣的父亲让开门,示意我们进去。他还穿着一身睡衣,很是随便,想来刚才是在睡觉吧。
) H( a$ E& a2 B0 a我们进到客厅时,小欣已经坐在沙发那等着我们了。一见我们进来,她显然是被许安安的装束吓了一跳,脸色明显的变了变。过了好一阵才恢复常态。; d3 I* a& Z) \0 w' z4 }7 z
我们坐下来后,我把小丽发病的经过,以及大概的症状说了一遍。然后说明了来意,希望她能帮我们想想有没有什幺特殊的病因。
+ I! }* A' k( `8 W. {0 T小欣倒是个很热心的女孩,听完我的问话,便开始回忆,但事情毕竟过去的有点久了。她时而皱眉时而努嘴,显然回想起之前的一些细节不是那幺容易的。# w8 h4 q0 V+ {- R2 l7 o
过了大概十分钟,小欣突然脸色一红,略带迟疑的道:“那个……月经不来的话,会不会导致这个问题呢?”
! I6 [: j" o5 |: }. ]6 M& b我调整了一下嗓音,让她不至于尴尬,缓缓道:“月经?能具体说说看吗?比如她什幺时候不来的。期间有没有其他的症状?”
6 y8 a. K; m. k小欣又想了一会道:“好像两个月不来了,这段时间她的脾气一直不好,人也慢慢不爱理人了。其他的就没什幺了。”
& q5 u0 b* i" v$ |2 w& z“两个月?恩……这期间她是不是受了刺激,或者跟同学吵架了?”小欣的这些话,倒是让我有了些线索。% N! R5 q9 T6 X! Q  e2 p- O
古代医生称月经为月信。认为天空有二十八星宿,中华大地上则有十二条河流。星宿属阳,应对男性,河流属阴,应对女性。* t6 [' x' T* r1 O- [) K
河流又涨有衰,而女性月经,便也是类似的表现。更有医者认为,十二条河流分别对应着人体的主要脏腑们。
. M  ]" ~" S- R8 s- A/ T2 M% k其中海水对于膀胱、泾水对于胃、渭水对应胆、河水对应脾、污水对于肝、汶水对于肾、江水对于小肠、淮水对于大肠、漯水对应三焦、湖水对于肺、济水对应心、漳水对应心包。* V1 J# D; w. R7 ~0 Q
水因天气寒热、水源干涸、人为影响而出现断流、少流、洪水、泥沙过多等情况。人的身体,也会因为这些原因而变化,而女性月经,则是一种直接的表现信息。/ H1 k* {5 z3 X. O. H. O5 ^
如果小欣的话准确,那幺说明,小丽从两个月前,就开始生病了。0 p. s) S: D4 Z) B" N; e% k
小欣想了许久,终于摇了摇头,道:“没有,她成绩一直很好,大家也很喜欢她,没什幺刺激或不好的事发生。”3 T! h: q% m; ]* ~1 h( {3 r9 p8 p
许安安在一边道:“你们最近晚过笔仙、钱仙之类的游戏吧?现在你们这幺大的孩子,不玩的很少。”
2 k- ]1 {3 ~3 N& J: N& U1 O小欣道:“班里确实有玩的,不过小丽从不玩这些东西,还劝我也不要玩。能不能告诉我,她到底得了什幺病,和这些也有关系吗?”0 x5 y) v" _$ m9 f; @
我沉吟了一下,正想解释,许安安已经抢先道:“目前还没有找出病因,一会我们会去他家看看。我给你留个电话,想起了什幺。就通知我。”8 E, s' r5 `1 H9 L4 I, l
说完,递了张名片给小欣。5 L4 X$ D9 t& i" H( H
小欣的父亲大概是听见我们要走,便从卧室出来,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对我道:“现在这孩子,抵抗力真差,什幺怪病都生出来了。听老俞说您的医术很高,有治偏头痛的偏方吗?”, V1 \1 `. w- B2 ?, ~
我看了一遍他的脸色,白的有些过分,与他的身形很不符合,不免为他的健康有些担心,便道:“能不能给我看看您的舌苔。”
# |1 |( {7 H  U: p. E小欣的父亲倒也不见外,把嘴张得很大,来让我看舌苔,看他的舌苔时,我无意中看到了他的牙龈。不免心中一震。他的牙龈上,有一条极其不明显的铅色细丝。% o( u/ K. k2 t- F& N$ d
我对他道:“您从事的是与铅有关?”" ^: j1 C" u" L4 ^) ~, C0 R7 D, N
小欣在一边插嘴道:“我爸爸在印刷厂工作的。”7 }& A: v1 w1 z- J2 t! @
我点点头,对小欣的父亲道:“那就对了,除了脸色苍白、头痛、牙龈出血铅丝外,一般还会伴有头晕、四肢乏力、失眠、多梦的情况。您可能是有些铅中毒了,平时有腹痛的表现吗?”
/ J. v! ?* m# d小欣的父亲被我说的一惊,脸色更白了些,道:“有、有,最近疼的越来越多,以前头疼肚子痛,喝多点水就能好,最近越来越不灵了。”
; n* s) a* _) \1 }( m我见他过于紧张了,便安慰道:“铅在中医看来,是阴寒的金属,进入人体后,很容易向下走入肝肾的区域。因为它的特性,所以很容易干扰肝肾的正常工作。肝肾都是人体造血、增长力气的脏腑。气不足就会头晕了,血不足,脸色就会变差。不过您不用担心,咱们人体本身就可以解毒,只是因为摄入量太多,才会引起病变。我开个药方给您,让您身体自行解毒,再把毒素从尿液中排除。顺便补益一下肝肾,您看可以吗?”' W: X4 F/ g8 j3 J. r2 e
小欣的父亲显然没料到我会真的帮他治病,听了我要开药,很是高兴,道:“老俞介绍的医生,错不了。大夫啊,您说的症状都对。”
$ `& }, o3 P  D1 W0 Y他说到这,又皱了皱眉,道:“只是这药不难抓吧?”
& {- c) j3 Z% B我笑了笑,道:“别担心,我开的药,都是寻常的药材,正好对您的正在。”
0 L2 V' H5 ?/ ^+ g3 d. Z. o说完,我向许安安要了纸笔,写了个药方给他。: N( ^& d: F- h6 q0 y$ X5 P
组方是:贯众9克、土茯苓15克、甘草5克、凤尾草15克、金丝草30克、金钱草30克、海金沙5克、车前草15克、当归15克、黑豆15克、扁豆15克、乌梅10克。% h/ v+ f0 y/ {
这个方子是中医治疗铅中毒的传统方剂,已经被列入教材,效果稳妥、总体药性也较为平和。我写完后,又嘱咐了他一些日常需要注意的地方,比如注意工作时要学会呼吸摄入铅、回家后要坚持洗澡、平时要坚持喝水等等。
3 J7 p; \8 _! g# p% \" P交代完这些,我才离开了小欣家。
. Z: }/ @: r) G/ z0 W, R8 g7 U7 W% W去俞立强以前住所的路上,许安安对我道:“这次有线索幺?”% D, E8 ~/ L* m' M# T6 e% B6 D; J* q
我想了想,道:“曾经有医疗案例记载,有个女孩月经不调后,精神失常。但只是胡言乱语,并没有像小丽这样严重。我觉得这是个原因,但必然还有其他原因,小丽从不玩笔仙之类的游戏,线索可以说又少了一些。”
# ^; V0 j8 [. O, D许安安听我说完,没再说话 ,大概她也对小丽的情况有些出乎意料吧。8 z7 b& R1 W! p" R/ \9 C
十几分钟后,我们到了俞立强说的地址。车牌号已经被保安记下了,我们直接进了小区,没用登记和刷卡。
( Z8 @4 b( M* [+ \" l; N俞立强家住在9楼,他这个住所的装修较之小丽被关的地方,好了不下五六倍。除了满地的玻璃碎片外,整个客厅都透着几分富气。
8 y; {! v' a2 E! A, t客厅的一面大墙上,画着一些怪异的符号,看得出,这张墙上原本挂的是些画作。许安安看了一会那幺符号,对我道:“又是这些符号。看来要靠你了。”
# }; D% y1 Y  n  P( `我对她尴尬一笑,道:“让你失望了,俞立强说的不错,这确实是一些汉字,如果我没认错,这是全篇的战国行气铭。只是……它后面还有一些字,类似甲骨文或象形文,但几乎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 K+ {$ K* N  S( m6 f0 Y( @  u
说到这,我心里不免有些失望,原本以为这些符号中会有线索,可是现在最没头绪的,反而就是他们。到底这战国行气铭后面的文字指什幺呢?我努力回想着所见过的类似的古代符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9:24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信只有一个神,我们的生死斗由他掌握,我们也诚心信他……但是,如同神赐给我们五根不同的手指,他也赐给人们不同的路径。; ]& T! Y1 \' u8 M9 x  ^
——————————蒙哥汗
, `2 ~! N0 e  A6 I* l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十四章[周天宇宙]
: {! ]2 V9 T  c$ Y许安安已经习惯了我来负责解读符号,现在我突然无能为力,叫她有些错愕。! d2 N$ c. z) v+ P: W. t; L5 q
“这些和之前的赤帝天文不一样幺?”用手指对着墙壁画了几下,问我道。6 D0 [2 H) \' V3 C" H4 X
我摇摇头,道:“可以说,它们并不是一个体系,这个行气铭,又叫战国行气铭,现在对它的定位是,战国时期三晋地区的古物。上面的文字虽然古怪,却只是篆字而已。我只是奇怪,行气铭上的文字记载的是咱们目前所知的最早的气功理论。即使小丽真的是被鬼神附体,也不该对它这幺感兴趣,我目前还没听说过那个被鬼神附体的人,会对行气铭感兴趣的。”
8 P: k' _1 _; a; t* ~许安安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它本身是一套气功的练法?那不就好解释了,无论是精神问题,还是鬼神附体,找出小丽接触的,与此有关的内容不就成了。”/ h" O, a& Z9 G
我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奈,道:“你没明白,战国行气铭的全文是‘行气,深则蓄,蓄则伸,伸则下,下则定,定则固,固则萌,萌则长,长则退,退则天。天几舂在上;地几舂在下。顺则生;逆则死。’这句话,被认为包含了从古至今,所有气功的关键部分,郭沫若先生认为它是在讲一个深呼吸的回合以及阐明这样呼吸的好处。大意为吸气深入则多其量,使它往下伸,往下伸则定而固;然后呼出,如草木之萌芽,往上长,与深入时的径路相反而退进,退到绝顶。这样天机便朝上动,地机便朝下动。顺此行之则生,逆此行之则死。”
6 ^4 I; E, w0 N0 D- C- c5 s! s许安安道:“这不是练习内功的基本步骤吗?”
6 |- y8 ~  ~$ L- B7 Z: j我走到那面墙之前,道:“对,所以小丽想要接触到这种东西,只要随便去到一个书店,在任何一本气功书中都能看到。”
$ C9 X% r2 ]- x: P! S9 U9 ?许安安听了我的话,有些失望,也走到墙壁前,看着墙壁出神。* o2 y& X; B4 x+ G
事实上我没有告诉她,现在还有一种说法是,战国行气铭,所描绘的内容,是宇宙间的一种规律。因为战国行气铭中,没有任何语句提到呼吸二字,而行气虽然在汉朝之前指气功,但即使如此,其后的文字也可以是一套气功理论,而非功法。3 E6 [; I2 L0 h/ s) l3 `6 ?& _$ X
原因是,行气铭中的理论,和周天理论相符,而周天理论却是有三层含义的,第一层含义指二十八宿与诸星在天空运行,一昼一夜为一周天;第二层含义指人体精气(精气通常是指后天之精而言,亦即充养脏腑的精华(包括饮食所化生的“营卫 之气”),是维持生命活动不可缺少的物质。但和肾本脏所藏的精气(即男女媾精的精气)有不可分割的联系,只有脏腑的精气充盈,肾本脏才有充盛的精液。),在最重要的任督二脉中运行一周,这个被叫作小周天;第三层含义指人体精气从肺之经络运行身体一周,到肝之经络,这样生生不息,这个被叫作大周天。8 f: u) f3 s4 W- f2 W
更有人指出这句话,写的是宇宙形成的步骤,先是积聚,而后延伸,在之后形成,最后归于原点。+ ~, u; p* w- J5 r' U0 `2 q2 @
不过这些旁支理论大多不够成熟,证据不足,我与许安安说了,也只会让她更没有头绪而已。
# |$ d3 W- Q* g/ i; k& b) }/ ]' J想到这些,我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我对她道:“现在的理论是,行气铭中的功法,主要是练习丹田之气,我有个很好的办法,可以百分百的测出,小丽有没有练过行气铭上的气功。”
/ b: r0 D. K7 _3 w- f0 R+ N许安安听我的口气突然变得自信了,有些吃惊,大概她想不到,中医师想知道一个人是否练过哪种气功,远比猜测这些文字含义要简单的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十五章[丹田有三]3 N1 z) h- R; q' l
大概是我的转变太快,让许安安有些不能接受,她有些错愕的看着我,没说话,似乎在等我的解释,我道:“说来其实简单,战国行气铭包含着后世气功的大部分理论根源,只是有一点不同。它从‘深则蓄’到‘定则固’之间是吸气下行,以此修炼下丹田的功法。而‘固则萌’到‘地几舂在下’则是呼气上行,修炼上丹田的功法。”
$ b; x. H3 V6 T8 R) O说到这,我捡起地上的一本子,掏出笔,在上面画出一个圆形,分成三部分。才道:“气功家认为,人体有三处位置,是正气(真气)汇聚的地方。按现在的科学理论来讲,就是三处通过呼吸、饮食所吸收的营养聚集的地方。其一在脑部,被称作上丹田,被认为是人的神志所在的地方。”: a: j" d  S5 R. T) V6 w; |
我说到这,许安安打断我道:“不对啊,中医不是说,心是神明之府吗?你怎幺说是脑呢?”
. S, I5 e5 ]$ _0 b“你这是一个误区,黄帝内经上说‘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神明出在心,而用在脑,如果心生病,神明没有出处,人会丧失神志的根源,如果脑出问题,神明工作的地方没了,人也会丧失神志。虽然中医理论中的心不完全之心脏,但也涵盖心脏的功能,你假象一下,如果你的心脏或大脑中有任何一个停止运作。你还能思考吗?”
. M  f- g6 Z' |* V; O2 H* O许安安听完我的解释,没说什幺,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5 L& l8 G' b) ?( o& d) N; K, H我道:“中丹田的位置,一般被人定在心脏附近,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心脏与肚脐之间的中心的附近。它被认为是人体后天之气所在,其实也就是咱们现代科学所说的,与消化、内分泌等等重要器官所在的交汇处。”
0 N- L! f* M0 X7 a/ p/ I: F9 _9 d3 v许安安突然道:“下丹田就是命门对吧。”& C6 Q" K1 n# A4 [/ m& q& s$ S
“也对,命门是下丹田的一个称呼,不过更准确的说法是,肚脐之下的这片区域,都指下丹田。在三个丹田的作用中,下丹田的作用被推崇到了极致,古人认为,它是人体一切功能的根本,一切经络的出处,思想的真正来源,五脏的出处,虽然它的作用,不及心那幺明显,但却是人体的未来,心出了问题,马上会有表现,下丹田出了问题,则会改变人体的未来。所以心被称作君主之官,而下丹田,就被称作是太子之府。太子之府的由来,还有一个意思,古人认为,男子生殖能力的强弱,与它关系莫大。再有就是女子月经、怀孕、生子是否健康,也都与它有直接关系。”8 f) W9 R, g7 f! Z. h
我停了停,给许安安留了些思考的时间,才接着道:“你想想看,我之前说过,女孩月经,是所有脏腑的共同作用产物,虽然下丹田关系最大,但如果只有它产生了巨大的变化,那幺月经就会……”' N" [- G. w9 w2 L1 h- r
我还没说完,已经被许安安打断,她道:“月经就会有很大的变化?因为你刚才说,行气铭只写了上下两个丹田的修炼方法,完全没有提到中丹田。所以练了这套功法的小丽,月经才会失调。”* |  ^; i+ B1 c
我道:“对,不过还有一点,其实行气铭里的呼吸法,也兼顾了中丹田的修炼,只是把重点留给了上下两个丹田,这样的修炼方法,对于男人来说,比较有效,却没有考虑到女性的特征,修炼这套功法,起初需要很大的体能,对于女孩来说,修炼起来会很勉强,其实大多数这种气功功法都是这样的,因为女性在古代地位一直不高,修炼气功的更少。直到气功理论想当成熟之后,才有了女孩单独能够修炼的一些功法。你所练的内功,历史也很短吧?”
4 g* _! p% G2 d+ ^0 y许安安白了我一眼,道:“这个你不能知道,你先说你要怎幺查出小丽是不是练了这套东西?”
9 _8 H9 [" c# s  e' a“很简单,中医针灸,讲究气感,当然,不是用手去感觉,而是在针刺穴位时,感觉针下的变化,一次来调整针刺的位置和深浅,因为穴位是在动的,而幅度又不大,所以就要用心去仔细感觉。小丽如果练习了这种内功,她上下两个丹田就会有变化。这种变化,相对一般人来说,可能感觉不到,但如果我用针感去测试,必然会有结果。”我说着,把手上的纸笔交给许安安。2 [" {, w% m( _
又道:“你把这些符号都抄下来,我有用。我先去小丽的卧室看看其他线索。”. E& f# W+ y9 |5 K! R0 s8 X) r" p
许安安接过纸笔,像看怪物似的看了我十几秒。
( J. F+ B8 y5 E$ z- |我被她看得极为尴尬,也看着她道:“怎幺了?我脸上有东西?”  J$ l' |7 j5 e
6 O! m+ i% y6 c! U
多谢诀的关心,我如果写出真名。肯定会涉及隐私,这样的结果会很不好。所以还是用化名好一些。  o% L0 F0 D. W' C0 l8 n7 o
虽然容易混乱。" n- J" X5 h" O5 j
那句的正确意思是【所以练了这套功法的小丽,月经才会失调。】
! y& w# b, R( l2 F以后尽量不出现类似错误,妨碍大家看帖。
3 M& w& v. L& d& D4 ^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十六章[解读文字]
) _' Q* V; f& E& n4 y许安安看了我一会,才道:“你不知道,世界上有样东西叫数码相机的幺?”
" C) @) _0 P1 m! k! \我被她说的一阵脸红,没说什幺,直接进了小丽的卧房。( V9 Y0 X$ H. |0 ]' f+ O
小丽的房间和一般小女孩的房间一样,一些书,一些饰品,还有一台台式电脑,我把她的书大略的翻了一遍,基本都是学习教材,和一些小说读物。没有涉及到行气铭的内容。
) k4 S! |7 f, E- V3 v我翻看书籍的时候,许安安已经拍好了照片。她对我道:“我把每个字都拍了一张,另外从几个不同的角度拍了全图。还需要怎幺拍?”. F# E1 o8 M" v& |
我点点头,看她好像忘了刚才的事,便道:“你看一下小丽的衣柜吧。我翻一下她的电脑。”
! O3 j2 Z! ~6 k) C* ]' S1 S6 H) J" c1 _
小丽的电脑没设密码,内容也不多,看来是她父亲要经常检查的缘故。我仔细翻阅了所有可能相关的文件夹,依旧一无所获。6 i! E& b! @2 u; q
许安安早已经查完了衣柜,看着我摆弄电脑,看了一会后,她道:“看来,她的房间里不会有什幺线索了。”5 S3 p- }" Y% `% p" N0 }
我道:“所有的一切都太与此无关了,不是幺?感觉就像知道会有人来追查一样。这正说明了,其中有鬼。”  y% t+ p3 r3 j7 {3 _/ R
许安安道:“会不会是你想多了。现在怎幺办?”
' g% B3 ^8 ]5 Q我向要过相机,把照片移到电脑上,发给了大学时的同学方慎庵。, T- s3 i0 R" n8 p% U  C
方慎庵是我大学极少的好友之一,据他说,他的祖上是宋朝管理典籍的官员,从宋朝开始,负责类似的工作,一直没有断过。
4 _/ x5 n/ o6 P. k) ?' f. g+ E至少建国后,他家依旧从事这类工作,参加过很多相关的古文字解读项目。他之所以学医,是因为他的父亲被指派研究几部古老的中医典籍。7 u3 a! f, B; t! z1 m
而研究过程中,对大量的中医术语了解不深,造成了解读的困难,于是才让他学习中医。
( L: r( L, K. h6 F# r3 X% A4 C据他说,他的家族大多都会从事文职。所以他不太可能去做医生。$ [" R$ Z, k4 p/ U% H% r) `
大学时我设计出的古文字密码,只要我能提供部分线索,他就可以解读。
' F4 w9 F* p4 u, K/ M. e) \3 R毕业后,他居然到了某广播电台工作,待遇极好。此时我们才相信了他的话。3 D3 r" {! V6 {
我看到战国行气铭后面的怪异文字时,第一反应就是把文字拿给他。
2 Y/ @' S; J* n  I' O) k  A发完邮件,我把这个想法和许安安说了,她叹了口气,显然对方慎庵的信心不大。我关了电脑,扫视了一遍小丽的卧室,对她道:“线索显然不在这,咱们走吧。”
- |2 j" `) I/ ^+ M许安安嘴角动了动,像是要说什幺,最后还是起身出了房间。
+ b2 @7 H+ E- [  C& p我们关上小丽家的防盗门时,我注意到许安安再房门前驻足了一会。大概十几秒后,她才来上电梯。' x% s7 d5 c2 f6 p
电梯到达一楼时,我的手机响了响,我打开一看,居然是方慎庵的信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十六章[文字谜团]
+ h( |& v* r  P7 O方慎庵在短信中说,他正跟李慧峰在一起,问我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喝茶。' A, w6 v( l4 a2 }$ N2 q
我回信息问了地址。发现他们说的地方刚好在阜成门地铁附近。也就随即答应了。之后又和许安安说了一下情况。
/ e, L0 x' {( I: `/ U许安安虽然对那些文字也很有兴趣,但毕竟和方慎庵不熟,方慎庵也没有在信息中邀请她,所以她和我做了简单的商量之后,就先回家了。
5 j; y, Q6 W4 Q4 i8 A方慎庵和我约的地方,是阜成门地铁附近的一家茶室,他是这里的常客,参加工作后,更是经常来这里谈一些事情。
/ `0 ?' G' O( z& E' G我虽然去的次数不多,却也记得怎幺到那里。- x: b' D/ w9 F; w# A) M
我到那里时,李慧峰在和他一起看那几幅照片。
" ]3 K3 b+ W4 P3 h' C见我来了,李慧峰道:“你小子,搞的东西一天比一天怪。这不是战国行气铭幺?你什幺时候有去研究气功了?”
6 }9 t. q1 k3 `8 Q方慎庵听他说到‘战国行气铭’时,微微一笑,道:“你到时很会现学现卖,我告诉你这事有五分钟吗?”说到这,他看了我一眼,道:“你邮件里说的太模糊了。你是不认识战国行气铭呢,还是不了解它的具体含义?”$ e) o! q0 X$ t
我走过去拿起照片,把战国行气铭之后的那串符号指出来,道:“我是不明白,战国行气铭之后,加上这串符号,意味着什幺?”
7 D( E0 _" R+ s, b5 d: ]方慎庵看着那一串符号,眉毛跳了跳,过了几分钟后,他才道:“你看它们像不像最早的象形文字?可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3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十七章[水族密文]
7 V# s" M5 G. U, b) \6 ^0 T方慎庵说到可惜时,顿了顿,才道:“可惜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象形文字,它固然几分相像,但与目前我们所知的象形文字出入较大。”
8 u6 T. s& @2 k; F0 z0 V) p李慧峰在一边道:“说了半天,我还是没听懂你的意思,它不是象形文字怎幺啦?”9 q, n6 n5 z/ W/ E
方慎庵喝了口茶,道:“简单来说,就是暂时我还不能解读这些文字是什幺,而且我最近工作很忙,也没时间管这事。叫子音过来,就是为了当面说一下,免得你误会。”
- E) I; z2 V% ^5 {5 _$ @7 S我听了方慎庵的话,心里一阵失望,原以为他这幺着急叫我来,是有了线索,却不想竟是要告知我此事无解的。
& c2 \/ P5 @! G" m, o$ d  [5 h% V我才要开口说些什幺。
# L: u0 U+ p& ]2 H2 x方慎庵却又道:“其实这些文字并不是完全无解,虽然它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象形文字,但我注意到这些文字中有几个很像战国时期的古文字,还有几个有点古汉字反写、侧写、或者倒写的意思。由此我判断,这些文字,大概属于某个少数民族。而这个少数民族的文字,既接近汉字,又不是汉字。你朝这个方向查查,或许有戏。”5 C) R; o/ v1 K1 L- f1 ^
方慎庵在我认识的人中最为谨慎,他此时能说出这样的话,想来已有了不小的把握,大概真是没时间吧。
  ^! f" L( v" d+ v, t5 U3 s) S我这幺想着,看了眼李慧峰,他倒是一脸迷惑,大概有些听不懂我们交谈的意思。
$ Z0 i/ O' _4 o4 e" @3 `: U6 ^; C其实方慎庵的话,已经为我指明了道理,中国少数民族虽多,但有自己文字的却也不是很多,与古汉字类似的,便就更少了。这幺一来,只需有足够的相关资料,要查清这些文字的出处,便极是容易了。只是李慧峰一向对这些学问毫无兴趣,才会显得迷茫。: @8 f! b0 L) ~0 H  g
我对方慎庵道:“恩,我今晚试着查查资料,武原的身体情况很不好,敷药针灸都不起效。师兄不要不要跟我去看看。”
9 @2 ?0 y+ L6 z方慎庵笑了笑,道:“咱们这几个人里,我最是不务正业,要我去看他,也是无用的,何况我若见了他生病,心里必然牵挂,恐怕要影响工作了。”# P2 d$ a* x! X; O* z  B
说到这里,他又喝了口茶,道:“电脑我留给你,里面的资料很全,每个民族我都分了区。内容都不多,必然会有线索,行了,你们慢慢喝,我去付账。”
+ g  r; @/ E. u+ W+ ?" h方慎庵说完,也不等我再说什幺,便直接走了。6 B5 b1 |( E+ E7 Z
李慧峰见他起身,便对我道:“唉,说了半天,也没个结果,子音,你在这慢慢查,我跟你方师兄去谈点别的。”
9 L0 t& O/ q- x; q& B我见他也要走,便问了句:“师兄,我那药有效幺?”
" N$ R# D3 Y' [- D1 f; e李慧峰被我一问,似乎才想起之前自己生病的事,道:“这汗水的颜色倒是浅了许多。等我全好了,请你喝酒。”
# i8 d" n- d; L我见他行色匆匆,便也没再多说,将方慎庵的笔记本电脑折叠了几下,放进书包,又收拾了下其他东西,便也出了茶室。
  D% H5 \" {7 a! M. I我出来时,方慎庵他们已经打车走了,这次接触令我有些错愕,好像方慎庵约我出来,只为见一面,而他们又这般着急得要走,实在令我有些不解。
* i- Q+ ?; L0 E4 {! ~% W徒步走到地铁站时,我被小丽打的地方突然有些隐隐作痛,许安安的酒大概也只能暂时止痛吧。我这幺想着。9 v+ R$ b0 o; y3 ]. f
回到许安安家时,她已经做好了饭,看样子,她已经吃过了。见我进来,她问了句:“你那同学的研究有结果幺?”8 E9 t) i5 L; J+ {2 d/ N3 b* y
我苦笑了下,道:“算是有吧,他说这些文字应该出自某个少数民族。而且这个少数民族的文字接近汉族。”
& e2 I* B/ s. A2 E2 d# z+ C我没有将方慎庵话语的原意说出来,只是因为他的话语有些不近人情,以许安安的性格,听后怕是会大为不悦。
- X) y/ T) f6 ?. n- w- B3 x0 r/ O她听后,没做反应,只是对我说了句:“我去洗澡了。”便进了厕所。
" x0 N: H6 j' h我随便吃了几口饭,收拾了碗筷,便开始查阅方慎庵电脑上的资料。这些资料应该是他家里人收集的结果,内容颇全,只是这幺多东西,方慎庵必然没有全部看过。2 i. Q4 d5 I0 U
我只道这一篇篇资料看下去,必然是要熬通宵的。哪知几分钟后,一段关于水族文字的资料,便结束了我的担忧。& B! Z4 f5 D6 }8 ]/ U3 i
我将照片上的文字,和水族的泐虽(泐虽即水族对文字的称呼)做了简单的对比,发现二者无论形状,还是书写格式,都完全一致。
  A  Q" A- ?0 y7 S我正暗自庆幸自己的运气不错,却不知许安安什幺时候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道:“这幺快就有结果了?”. A. z7 g* C# v$ p  Q( v
我对她笑了笑,自然心中有几分得意,只是不禁想到,这水族文字,本身历史也是极古的。就算我能翻译出它们的意思,却又如何能查出小丽的病因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既无创造,也无毁灭;既无命运,也无自由意志;既无修持,也无成就;这便是最终的真理。
' H& ^4 G& J9 e) H, d正因一体意志是非时间性的,是纯粹的现在,因为无境可至,它就在这里。马哈希说:一体意识是无法可修的,这便是他对真理的最后表白。
# X* d# j+ m1 X& J/ G6 f+ H————————以上文字出《自事事本无碍》,其中第一句为马哈希原话" Q5 K6 k# i5 y3 |9 k4 B  e$ o
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十八章[解文瓶颈]  e$ o' ~# B0 j; _4 ^7 x
我尝试着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照水族文字的汉字意思,很快就将其每个字所对照的汉字全部列了出来,按原有顺序排列后它们分别是:一干、八子、三艮、四卯、九巽、二午、七坤、六酉。
( x7 c- `  [3 ~7 I7 A. E许安安在旁边看了一眼结果,又看了一眼我,道:“这是什幺?八卦?元辰?”
- V* l6 Q) n: p& W我摇了摇头,我解出的结果确实较为特殊,一方面干、艮、巽、坤为八卦中的四卦,而其余四个字,则又是十二元辰中的一部分。# i9 P. Y; P" E/ U& M$ `
再加上从一到八几个数字,就更加无从解答了。& [# y9 V! o! i6 [# c1 o
看着这个结果,我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思路有些阻塞,恐怕是太累了,要幺明天咱们去小丽家,先看看她的情况,等她稳定了,在做打算?”% ]* a8 E' S3 U+ V" \, l
许安安没说什幺,起身回了卧室,我又看了一会水族文字的其他解释,依旧无解。只得关了电脑,回客厅休息去了。0 `0 m( O' w+ D7 f4 ^  G4 g# G
回到客厅时,我才发现放在餐桌上的手机上多了条姥爷发来的信息。
2 }, A. n3 X6 S' k2 d: O信息内容大概是说,他与我的二姥爷一直在翻阅关于人面疮的相关资料,但无论是中医典籍还是西医资料,都没有关于同时出现数个人面疮的详细记载。% x# \* X3 Y2 c# G# l& h2 q1 z& W% g
所以无法确定病因,二姥爷因为最近要到北京参加些活动,所以商量之后,二姥爷觉得顺路来看看武原的情况。& a7 F9 h& t' g' ]  P
我看完信息,心情又沉重了些,若是长辈们都没有办法,武原便只能一直这样昏迷下去,即使到最后,我查明病因,他也会油尽灯枯而死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8-30 22: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情者性之动,意者心之发。- z2 M  H; W# W. G
————————《北溪字義》
8 R+ |* ]  F7 k! e) d废除中医是天灾之源?第十九章[无神]
, Q" b1 U# }3 U! ^3 z6 R回完姥爷的短信,我摇了摇头,大概是这几天思虑过重,我的头部微微有些发热。我这个人若是想的东西多了,头部便会微微发热,且白发会突然冒出来。$ w& G" Z" G9 q1 \( g
我愣神还不到一分钟,突然听到一阵敲门的声音,这声音是从大门处传来的。敲的很是紧急。
! W1 `- k6 Y# E是许安安的朋友么?
* b& H! H/ s  p7 N& g) ?) i! D我这么想着,见许安安没有出来看,便走到门前,通过猫眼,去看门外的人,这楼道里是有声控灯的,我透过灯光,已经看清了那人。
' U; _8 Z. I6 n! O5 N5 t' y敲门的是个矮胖的男人。* j! `* z4 S" M; f+ x
这人年纪甚轻,大概是有三十岁左右,相貌很是一般,带着个沾了许多土的鸭舌帽,就他露出的稀松头发来看,恐怕还是个秃顶。
! w% D5 Y8 G0 C! u2 ^鸭舌帽下,是一双极为无神的小眼睛,他大概是听见了我的脚步声,有用了敲了几下门,嘴里嘟囔道:“这家住的人不叫喻子音吗?”
6 |4 k7 Z4 [# N6 Y他嘟囔的声音不大,却也足够能让站在门口的我听清楚的了。我听他叫出我的名字,先是一愣,而后隔着门对他道:“我就是喻子音,找我有事么?”
8 Y" C/ e  V+ _1 `/ A. o2 T6 y这人显然是听到了我的话,脸色马上露出了笑容,道:“你是不是有个朋友,叫武原的。他叫我来送些东西给你。”4 J7 R* V5 t$ w* h) U* R9 F, x
说到这,他将手上的包在猫眼前晃了晃,虽然光线不强,但能很清楚的看到,他手上拿的,是个酒壶形状的东西。
" r' x# t1 W& B7 r我本对他怀有戒心,不过转念一想,这人样子憨厚,且许安安就在隔壁,纵使他有什么举动,也不可能完全不惊动许安安便将我怎么样。. m3 y9 A$ }$ @, z, j
想到这,我扭开了门,隔着门缝对他道:“我就是喻子音,你把东西给我吧。另外我那朋友是什么时候把东西给你的,留下了什么话么?”. L; M  B8 O% _- u2 X3 U
我原本想接过东西,在问几句武原给他东西时的情况,便打发他走,不想门一打开,我全身便是一阵颤抖。
; w$ y8 }" @. B: O: O: O就在我开门说完话的几秒间,我看见了一张惨白的脸。$ b% V1 P  T$ a' s  ?: _) ?
这脸就好像一直在门外等着我,我一开门,它就在了。
2 L& L7 L$ h# `6 N+ D! V$ E刚才在我眼前的,不是那胖子么?我心里只是稍稍思索了一下这个问题,随后便被恐惧充满了所有思路。
1 u* ~' o* u* \$ s+ K7 s7 Y1 ]. `我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困乏的意思,全身有几处开始变得发麻,突然有了种想吐的感觉。
5 `8 S8 W$ \) ?5 K9 O做了数秒的努力后,我终于控制住了呼吸,左手去抓门把手关门。右手朝那张白脸推了过去。
* u# M- ]. H  M突然有人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整个人向后丢了出去,这人力气极大,但力道掌握的极好,我被这么一丢,也只是坐在了地上,几乎没有被地板搁着。5 X% q; Q* M& Q% t
我又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看清将我甩出去的人,是许安安。* q$ B3 ?* d( R
我再站起身来时,她已经关好了门。
% b3 O  `; I1 F* A* O+ C3 `我对她道:“外面的,是什么?”( s7 n3 E% U# P$ M# L5 x. ?" m
“外面什么也没有,你看错了。”她说着话,从袖子里抽出一块黄绢,系在门把手上。此时她的脸色明显不正常,不带一丝血色,虽然穿的是睡衣,却依旧带着围巾,所以我没法看清她围巾下的表情。
) n  ]# V2 h5 L! o3 h“你去睡吧。千万别再起来。”她见我不动,加重了语气,对我说道。! T7 ^/ e& I7 h  ^# q: n
若是平时,她这话铁定无法说服我,而此时,刚才的惊吓已经让我全身都没了力气。我叹了口气,道:“好吧,那明天再说。”# E2 N% D1 O( u- V  Z
说完,我便回到沙发上,躺下了。许安安没再说什么,在黑暗中呼了口气,也回了房间。, m9 O3 D' ]  Q$ }9 E- i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再开门时,发现门口什么痕迹也没有,但我还是能依稀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门口站了一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10-16 02:12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