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南昌徐麟

[灵异·神秘] 《尖叫》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6-8-21 22: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p><font face="Arial">“小梅?”奇怪,这个名字怎么那么耳熟?我好象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可是<br/>一时却想不起来。<br/><br/>  “没错,就是他。”孙老师的神情越来越沉重,他的脸上明显露出过分的恐惧。<br/><br/>  “她是谁?你认识她吗?”我小心翼翼的问他。<br/><br/>  “她是校长的老婆,一个从上海来的女人。”<br/><br/>  “哦,我想起来了。”我尖叫着:“我在校长的日记里看到过她的名字。”<br/><br/>  他看着我的眼睛,深深的看着我:“午夜,如果你这三天遇到的事情是真的,那<br/>我要赶紧带你走,不能再让你留在这里,绝对不能。”<br/><br/>  “为什么?”<br/><br/>  “小梅早在十年前悬梁自尽了!”<br/><br/>  “悬梁自尽?”一刹那,恐惧从全身的毛孔渗进骨髓,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br/><br/>  他伸手将我冰冷的身子搂进怀里,又用被子裹住我的后背。<br/><br/>  他说:“是的,十年前她就死了,很早的时候,我还很小,校长从上海带回来一<br/>个女人,就是小梅,那时,全村的人都知道小梅的家人不同意,反对他们在一起,他<br/>们是私奔到这里来的,后来小梅的家人找到这里来,逼着小梅回去,那时,他们已经<br/>结婚,儿子也好几岁了,小梅的家人狠心的带走她的儿子,她用死亡做要挟也没用,<br/>于是小梅变得疯疯癫癫,最后真的自尽了。”<br/><br/>  “可是我为什么能看到她?她又为什么要虐待我呢?”<br/><br/>  他摇摇头:“我不知道。”<br/><br/>  我又问他:“校长为什么要自杀?”<br/><br/>  他又摇头,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br/><br/>  我没再说话,靠在孙老师怀里,心里一片茫然。<br/><br/>  他说:“午夜,可能这房子阴气太重,等明天我去料理完学校的事,我们一起整<br/>理,打扫一下屋子吧。”<br/><br/>  “恩。”<br/><br/>  我也觉得这间屋子阴气太重,是该打扫一下了。<br/><br/>  我想。我永远都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知道这不是幻觉,也不是噩梦,那<br/>是什么呢?<br/><br/>  什么时候这一切才会结束呢?</font>
        </p><p><span class="content"><font face="Arial">&nbsp;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的话,那它们是活在人们的心里还是现实中呢?我<br/>想,应该是活在现实生活中的吧,如若不是,那我遇见的这一切该如何解释?<br/>  最早的时候,我本以为六婆能对这些事情给我一些帮助,因为我一直觉得她不是<br/>一个普通的瞎子。然而,她却突然死了,死法跟那晚在我房间一模一样,我真是搞不<br/>清楚了。<br/>  现在,校长也死了,如果按照我以前的分析,那些孩子可能就是校长跟孙老师杀<br/>的,可我不想去认为是孙老师干的,只是想说孙老师是受了校长的控制什么的,那现<br/>在校长死了,噩梦是不是也该结束了呢?<br/><br/>  早晨孙老师去学校,我本来也想去,无奈累得不行,身上的伤还在疼痛,孙老师<br/>说等他下午回来,一起帮我打扫房间,让我先好好睡一觉,不要想太多,等事情全部<br/>处理完,他要带我离开这里。<br/><br/>  我说好,因为现在孙老师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已经没有了选择。<br/><br/>  身上的伤痛得无法入睡,再加上心里有恐惧,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从床上起来,<br/>趴在窗前看着外面的世界,整个村子一片死寂,虽然有阳光,可仍让人感觉如此的沉<br/>闷。<br/><br/>  趴在窗户上,阳光照射着皮肤,我闭着眼睛不想动,这时不让自己想任何事情,<br/>我已经太累了,真的该让精神放松一下了,这样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br/><br/>  如果要等到孙老师回来再打扫房间,我怕天也要黑了,还不如现在没事干,自己<br/>来整理。<br/><br/>  想到这里,于是我懒洋洋的离开窗户,开始整理房间,其实说整理,我真不知道<br/>从哪里开始,行李很少,只用把被子抱到门外晒一下就可以了。<br/><br/>  就在我抱起被子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闻到一种血腥的味道。<br/><br/>  我重新把被子放回到床上,四处寻找着这种味道的来源,几乎要翻遍整个房间,<br/>仍是什么也没发现,我坐在床上发起呆来。<br/><br/>  突然心脏象被什么撞了一下,我猛的跳下床,掀开被单。床底下,赫然放着一把<br/>刀,那是一把生锈的刀,砍柴用的刀。<br/><br/>  心脏剧烈的跳着,我跪下去,弯腰拿出那把刀,上面有干的血迹。<br/><br/>  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就是,这把刀是孙老师的,是他杀了那些孩子!<br/><br/>  我把刀放回原位,放下被单,麻木的向外面走去,失望的泪水湿透双眼,我不敢<br/>想象的事情终于被证实,我怎么能从容的接受这个事实?<br/><br/>  难怪他说等事情料理完就带我离开这里,该杀或不该杀的人也都杀了,该死或不<br/>该死的也都死了。可他为什么不杀了我呢?<br/><br/>  我盲目的想着,绝望的奔跑,本来还把他当成生命中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可现<br/>在,这一切都是那么荒唐,自己深爱的男人原来是个禽兽不如的变态杀手,对着苍<br/>天,我在心里呐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爱的人是凶手?为什么<br/>要如此折磨我?”<br/><br/>  世间仿佛一切皆空了!<br/><br/>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站在池塘边,在我面前,坐着一个人,背对着<br/>我,上衣破烂,他的后背那么刺眼的红斑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是光头,神经病。<br/><br/>  我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我知道,终于是要见到神经病的,我在不知不觉中跑到了<br/>这里。也许这都是早已注定的。</font><br/></span></p>
 楼主| 发表于 2006-8-21 22: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face="Arial">他转过头来,朝我傻笑了一下,又把头转过去。<br/><br/>  我突然觉得这一刻他不再那么可怕了,而真正可怕的人是孙老师。<br/><br/>  我慢慢走到他的旁边,靠在他不远处坐了下来,他在喃喃自语,说着一些我听不<br/>懂的话。<br/><br/>  我没有打搅他,他又看了我一眼,脸上是天真的神情,他用那种稚嫩和沙哑的声<br/>音对我说:“呵呵,你不好看了。”<br/><br/>  我笑了,很自然伸手摸着脸上的刀疤,我侧过脸,很小心的问他:“那我以前好<br/>看吗?”<br/><br/>  他用力点头:“跟我妈妈她们一样好看,她们都死了哦,你知道吗?我看不到她<br/>们了。”<br/><br/>  我的心“咯噔”一下,摇摇头问他:“你想她们吗?”<br/><br/>  “恩,很想啊,可是死了,好黑哦,还下好大雨,我不敢看他,他手里有刀啊,<br/>我躲在那里不敢动呢,好多血,好多血,好可怕哦,他把他们都杀了,全部都杀<br/>了。”<br/><br/>  我感觉全身冰凉,我知道他说的是二十八年前那场谋杀,我不敢打断他,怕他不<br/>再说下去,从他说话的语气和表情,他的智商应该停留在孩子的时期,也许是受过严<br/>重的刺激。<br/><br/>  他又接着说:“我真的好怕,他带我坐车,坐了好久,住在那里一个人也不认识<br/>的地方,我要读书,他不肯,还要打我,把我吊起来打哦,你看你看,我手上是被他<br/>绑的。”<br/><br/>  说这话时,他把手臂伸到我的面前,我连连点头:“恩,我看见了,他很坏。”<br/><br/>  他把手缩回去,说:“是啊,打我,还喝酒,睡在地上,我不敢叫他,怕他打<br/>我。”<br/><br/>  突然,他神情开始激动,脸上露出恐惧,他抱着脑袋:“啊,他疯了,疯了,用<br/>刀啊,砍自己,你知道吧,好多血啊,他拿刀一直砍自己,砍啊,砍……”<br/><br/>  我吓得不敢动弹,屁股象被粘在地上一样,感觉呼吸困难。<br/><br/>  庆幸的是他慢慢平静下来,开始断断续续的抽泣,一下一下敲着我的心脏。<br/><br/>  “别哭,别,乖,我……”我一时被他弄得手足无措。<br/><br/>  他慢慢停下来,抬头看了我一下,又傻傻的笑了:“我很喜欢你哦,你很好,你<br/>是个好人。”<br/><br/>  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伸出手帮他擦去脸上的泪水,我小心的说:“谢谢你,我<br/>也很喜欢你呀,能不能告诉我打你的人是谁呀?”<br/><br/>  “呵呵,不告诉你,这是秘密。”<br/><br/>  我还想说什么,他从脖子上取下红绳子,上面挂着一块很旧的玉,旁边还缺了一<br/>角,他说:“这个送给你,我要走了。”<br/><br/>  我茫然的接过那块玉,问他:“你要去哪里?”<br/><br/>  “我知道一个地方很好玩的,你要去吗?”<br/><br/>  我摇头:“我不去,那你还回来吗?”<br/><br/>  他笑而不答,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脱掉上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洗<br/>澡。”<br/><br/>  说完他就往池塘里面走去,我看着肮脏浑浊的水,想要阻止他,却发现一句话也<br/>说不出来。<br/><br/>  我看着他背上的红斑,这是我多么熟悉的一幕,曾在梦里出现过的情景。<br/><br/>  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进池塘里面,水一点一点的淹没他,就在水快要淹没他的头<br/>时,他再次转身,露出一张阴森,苍白的脸。<br/><br/>  那是校长!</font><br/><br/>
 楼主| 发表于 2006-8-21 22: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face="Arial">“啊——”歇斯底里的尖叫。<br/><br/>  “午夜,又做噩梦了?”<br/><br/>  孙老师握住我冰冷的手,我象看陌生人一样看他。<br/><br/>  他又接着说:“事情快要处理完了,放心,我会尽快带你走的。”<br/><br/>  我抽出手,伸伸的叹气:“志水,我饿了。”<br/><br/>  “我去弄东西给你吃。”说完他就走下楼去。<br/><br/>  我马上从床上跳下去,掀开被单,那把刀还放在那里,我又开始迷惑了,我到底<br/>有没有见到过那个神经病呢?<br/><br/>  我重新爬上床躺了下去,后脑勺被什么硬的东西抵住,我伸手摸过去,那是一块<br/>用红绳子系着的玉,神经病送给我的玉。<br/><br/>  我来不及思考,向门外冲去,我要找到神经病。可是我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他的<br/>影子。<br/><br/>  山坡上,风轻轻掠过我的长发,我手里紧紧攥住那块玉,如果前面碰见神经病的<br/>事是真的,我在心底为他祈祷,一个正常的人若是经历了两次血淋淋的杀戮场面,他<br/>的精神一定会崩溃的。<br/><br/>  我想着开始看见他时,离开的时候,他是往池塘里面走的,我不敢认为这也是事<br/>实,但我知道他走了,是真的走了。也许,永远都不会再回来。<br/><br/>  我把那块玉套在脖子上,心里默默的祈祷着,我不愿说他已经死去,只是希望他<br/>一路走好。<br/><br/>  这世间太多的坎坷和阻难,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包括我。<br/><br/>  不想马上回到房间,只想一个人静一静,让细碎的阳光照在身上,感受这一刻的<br/>宁静。<br/><br/>  我在山坡上坐下来,两手抱着膝盖,突然觉得此时是那么的孤独,仿佛天地间没<br/>有我的去处。一种莫名的伤感涌遍全身,不禁黯然泪下。<br/><br/>  太阳落山了!<br/><br/>  有冷冷的风,吹得身上很凉,该回去了,所有的一切也该结束了,《尖叫》已经<br/>快要完稿,在这种临近死亡边缘的状态下创作这部小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劫数。<br/><br/>  我想,我不会跟孙老师一起离开这里,不忍心揭发他的罪行,因为始终是爱他,<br/>也许我注定就是个一无所有的人。<br/><br/>  爱到极至时,要不一起死亡,要不独自离开,我选择后者,保存一段值得怀念的<br/>回忆,这是我唯一的出路。<br/><br/>  记得云翔曾经说过:“因为爱你,所以杀了你!”。我做不到,云翔也许同样做<br/>不到,否则我不会今天还活在这里。<br/><br/>  可我不明白既然让我活下来,为什么又不让我好好生活下去?又要让我经历这么<br/>多恐怖的噩梦呢?云翔,我的爱人,如果你真的爱我,那你在天之灵能否给我一份平<br/>安?与孙老师的相遇是你安排还是老天?如果是你的魂魄依附在他的身上,为什么一<br/>直不能让我安心?你依然要报复吗?可是我不知道你的怨恨在哪里。<br/><br/>  我什么都不想要了,只希望能平平安安的写完这篇小说,然后离开这里,不再相<br/>信爱情,也许重新回到原来的城市,也许漂泊……<br/><br/>  回到房间的时候,已是黄昏,屋里死一样的安静。孙老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br/>开,也没有留字条,我没想那么多,疲惫的倒在床上,似乎累的没有一点力气。<br/><br/>  迷糊中一直持续着噩梦,梦见汹涌的潮水,迷失在海中间无助的哭泣,又梦见生<br/>了许多的孩子,全是血肉模糊,四肢不全的婴儿,还梦见遗像里的老人向我索要那块<br/>玉……<br/><br/>  半夜终于惊醒,无法继续入睡,孙老师还是没有回来,整间屋子似乎变得更加阴<br/>森和恐怖,我从床上爬起来,头晕脑涨,坐在桌前开始整理书稿,计算了一下,如果<br/>这几天写作不出现什么问题,应该还有三天就可以完稿了,我没有想过这篇小说可以<br/>出版,因为里面有太多封建和迷信的东西,以及人性的丑陋和残酷,这样的小说若出<br/>版,只能给读者的心理造成不健康的影响。<br/><br/>  不去想孙老师去了哪里,尽管依然想念,可我无法再跟一个杀人凶手一起生活。<br/><br/>  人的一生注定要经历许多如云烟般的故事,那份真情放在心底,不去计较谁对谁<br/>错,也许事物本身没有对和错,错的只是自己。<br/><br/>  就拿我来说吧,写了那么多离别和死亡,有时我会突然想,我这是冥冥中在写自<br/>己的结局吗?一直都知道,写字的人往往都会陷入不好的结局。我想,我或许早已不<br/>去计较结局会怎样了,云翔已经死去,孙老师又是在我精神最低潮的时候进入我的生<br/>活,然而却在我临近崩溃的时候突然消失,有时我想,这一切是不是梦幻?根本就没<br/>有孙老师这个人?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太思念云翔,才会幻想出孙老师这个人呢?</font><br/><br/>
 楼主| 发表于 2006-8-21 22: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face="Arial">夜晚是如此的安静,一个人独自坐在桌前,遥望着窗外的繁星闪烁,不禁伤感万<br/>分,两行泪水滑下来,哪一颗星星是为我而闪的?而哪一颗星星是云翔的眼睛在注视<br/>我?<br/><br/>  写作已经处于近乎半瘫痪状态,一直会思索前段时间遇见的事情,一直挣扎在死<br/>亡边缘,终于从噩梦中惊醒,原来世界依旧,变的只是自己的心态。<br/><br/>  不管接下来是否还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抗拒,只是希望能<br/>把这篇小说写完,然后离开。<br/><br/>  感觉疲惫,但是睡不好,遗像里的老人总是在梦里骚扰我,我已经有一段时间不<br/>再害怕他,可怎么现在又一直出现?也许该走的时候真的到了。<br/><br/>  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在这间屋子象死鱼一样的生活着,小说终于写完,一个悲<br/>剧,比我想象中的速度要慢,但总算是写完了。<br/><br/>  快要天亮了,窗外有微白的光线,我开始整理东西,天亮以后就走。<br/><br/>  床上似乎还残留着孙老师的体味,既然他不再出现,那就算了吧,也许他根本就<br/>没爱过我,只是心灵上的空虚,才会跟我生活一段时间,但我知道自己会记得他,会<br/>想念他。<br/><br/>  环顾着四周,这里留给我太多似是而非的东西,虽然更多的是噩梦和恐惧,可是<br/>真要离开,心头却有那么一丝不舍。<br/><br/>  就在我收拾完行李的时候,一种恐惧又铺天盖地的向我压下来,我浑身打了个冷<br/>战,把脸移向床底,腐烂和血腥的味道此刻是那么的刺鼻。床底下有什么?是不是那<br/>把刀?<br/><br/>  我慢慢走过去,脚步是这样的沉重,似乎感觉不到心脏的跳动了,手脚冰凉,有<br/>些摇摇欲坠了……<br/><br/>  我屏住呼吸,猛的掀开被单。天那!<br/><br/>  床底下,赫然放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五官扭曲得厉害,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无<br/>神的盯着我,那是我爱的男人,那是孙老师。<br/><br/>  我惶恐的倒在地上,死命的摇着头:“不,不,不——”<br/><br/>  身子剧烈的颤栗着,所有的神经一齐绷断!<br/><br/>  天黑了。<br/><br/>  “啊——”<br/><br/>  空荡的房间里,是我绝望和破碎的尖叫——<br/><br/><br/><br/><br/>  后记。<br/><br/><br/>  今年南方城市的冬天不是很冷。大片大片的梧桐树叶飘落了一地,也飘落了这个<br/>季节的一些思绪。让人伤感。<br/><br/>  医院的某间病房里。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蜷缩在墙的一个角落,眼睛一片空<br/>洞,没有任何色彩,喃喃的说着什么,脸上的刀疤清晰可见。<br/><br/>  男人叹了口气,把眼睛从门上的窗口移下来。他摘下眼镜,用手揉了揉眼睛,很<br/>牵强的对着另一个男人笑了笑,他说:“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院长。”<br/><br/>  被叫做院长的中年男人也摇着头:“跟我说说以前你看护她两个多月的事吧,王<br/>医生。”<br/><br/>  然后他们并肩走到院子里,在一个石阶上坐下来,王医生双手交握着,脸上有无<br/>奈的神情,仿佛陷入沉思中。<br/><br/>  王医生:恩……,那时侯吧,我们都知道她受了很大的刺激,脑子有些不正常,<br/>动不动就尖叫……,没有什么人敢靠近她的。<br/><br/>  院长:那你怎么会主动提出要看护她的呢?<br/><br/>  王医生:这样的病人,对于我是一种挑战,可我把事情看得过于简单了。<br/><br/>  院长:这也不能怪谁。看过她写的《尖叫》吗?<br/><br/>  王医生:恩,看了,我也确实查过这个农村的资料,但是地图上没有,不过听说<br/>好象是有一个叫“平溪”的农村,很穷很落后,午夜怎么会找到那个地方,我也不知<br/>道,至于《尖叫》里面所写的一系列恐怖的事情,我找不出原因。院长,你对这件事<br/>怎么看?<br/><br/>  院长:我连夜看完《尖叫》,也找了有关这方面的心理学家,也许纯粹只是午夜<br/>心里的幻觉,她在给自己编制噩梦,最终逃不脱,导致精神失常。<br/><br/>  王医生:纯粹只是幻觉?怎么可能呢?那她写的校长跟小梅囚禁她一事怎么解释<br/>呢?<br/><br/>  院长:也许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囚禁她。<br/><br/>  王医生:可她那些伤是从哪里来的?<br/><br/>  院长:有可能都是她自己把自己弄伤的。<br/><br/>  王医生:我有些不明白,那你说那些孩子是谁杀的呢?孙老师吗?<br/><br/>  院长:应该不是,王医生,你想一下,当初午夜刚送到医院的时候,除了精神受<br/>刺激,还有没有别的?<br/><br/>  王医生:恩……,对了,她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流产了。<br/><br/>  院长:那她自己知道流产了吗?<br/><br/>  王医生:怕她更受刺激,医院没告诉她。<br/><br/>  院长:那就对了。<br/><br/>  王医生:什么对了?<br/><br/>  院长:她在潜意识里憎恨生命,如果那个村子真的有孩子被杀,那凶手不是别<br/>人,而是午夜!<br/><br/>  王医生:天那,真的难以想象。<br/><br/>  院长:午夜现在的精神失常,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谜,《尖叫》里面写的一切<br/>也没有人知道是真是假,除非她能完全康复,可这种机会已经不可能了。<br/><br/>  王医生:唉……,这是一个悲剧。<br/><br/>  院长:是的,一个悲剧。</font>
        <br/>
 楼主| 发表于 2006-8-27 06: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nbsp;看不完`~慢慢看
发表于 2016-8-9 17: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一本免费杂志上看到这篇小说的我花了5年时间终于找到了,原来.......这不是小说。这结局有点太普通了,好像太大众了,有许多小说的结尾都是这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6-22 00:26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