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20|回复: 24

[灵异·神秘] 《湘西赶尸鬼事之迎喜神》作者:凝眸七弦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13 20: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東莪' 于 2012-12-9 15:42 编辑

第一章 迎喜神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整个世界万籁俱寂,空气里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

刘老三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他是官庄镇上硕果仅存的一名更夫,他已经在这个古镇上生活了整整七十年,做了整整五十年的更夫。

“咚!咚!咚!咚!咚!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刘老三振作了精神,扯着喉咙嘶喊,打完这趟,今天得工作算是完成了,等等回家后便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觉,下午再找张老四他们搓麻将,把昨天晚上输的全都赢回来。

官庄镇是湘西的东大门,也算得上是一个千年古镇,九十年代的中国正是经
                                                                                                                                      第一章 迎喜神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整个世界万籁俱寂,空气里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

刘老三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他是官庄镇上硕果仅存的一名更夫,他已经在这个古镇上生活了整整七十年,做了整整五十年的更夫。

“咚!咚!咚!咚!咚!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刘老三振作了精神,扯着喉咙嘶喊,打完这趟,今天得工作算是完成了,等等回家后便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觉,下午再找张老四他们搓麻将,把昨天晚上输的全都赢回来。

官庄镇是湘西的东大门,也算得上是一个千年古镇,九十年代的中国正是经
                                                                                                                                                                    第一章 迎喜神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整个世界万籁俱寂,空气里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   刘老三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他是官庄镇上硕果仅存的一名更夫,他已经在这个古镇上生活了整整七十年,做了整整五十年的更夫。   “咚!咚!咚!咚!咚!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刘老三振作了精神,扯着喉咙嘶喊,打完这趟,今天得工作算是完成了,等等回家后便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觉,下午再找张老四他们搓麻将,把昨天晚上输的全都赢回来。   官庄镇是湘西的东大门,也算得上是一个千年古镇,九十年代的中国正是经 [/url]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灵隐岛

x
发表于 2011-7-14 19: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继续继续
就爱看神秘湘西的干尸事件
希望楼主能给与我们非一般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15: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赶尸鬼事之迎喜神 第一章 迎喜神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整个世界万籁俱寂,空气里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

    刘老三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他是官庄镇上硕果仅存的一名更夫,他已经在这个古镇上生活了整整七十年,做了整整五十年的更夫。

    “咚!咚!咚!咚!咚!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刘老三振作了精神,扯着喉咙嘶喊,打完这趟,今天得工作算是完成了,等等回家后便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觉,下午再找张老四他们搓麻将,把昨天晚上输的全都赢回来。

    官庄镇是湘西的东大门,也算得上是一个千年古镇,九十年代的中国正是经济高展时期,小镇上大多数青壮年都去了沿海打工,使得这个原本人丁不旺的小镇显得更为萧落。一夜宿雨,使得平日里尘土飞扬的国道看上去格外洁净,偶尔一辆长途汽车带着嘈杂的轰鸣声呼啸而过,留下长长的尾灯照亮街边的店铺。

    忽然,一只原本垂着耳朵睡着了的黑狗猛的站了起来,吠了几声,似乎神色不安的开始原地打转,然后撒腿向前跑去。

    “你个悖时砍脑壳的”,刘老三被斜刺里蹦出来的黑狗吓了一条,一脚踢在黑狗身上,黑狗负痛。闷哼了一声,跑开了。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铃声,刘老三忙侧耳倾听,神色越来越严重,喃喃道,“娘**的,这个声音整整将近四五十年没有出现了,难道,难道又有人开始做那个勾当?”

    “呸呸呸,大吉大利,大吉大利”刘老三啐道。顾不得没有敲完梆子,裹了裹大衣,快步走回家。消失在深秋的薄雾中。

    铃声越来越近,伴随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喜神过境,人鬼退散。”

    薄雾中渐渐现出三个身影,领头的是一个老者,皮肤黝黑,面色有些凶恶之色,穿着青布葛衣,腰间系着一根黑色腰带,虽然秋深露重,但是依然只是穿着一双草鞋。中间一人带着一斗笠,用轻纱遮住。全身穿着白衣白裤,仿佛死人穿的寿衣,走路的样子也十分特别,手脚僵直,跟在老者身后。最后一人却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穿着当时大多数孩子喜欢穿的运动服,只是腰间同样系着一根黑色腰带,身后背着一个书包。

    奇怪的是,小孩子手中捧着一个白色的大碗,碗中似乎盛满清水,小孩子小心翼翼的走在二人后面。似乎深怕手中清水洒落。

    老者手中拿着一叠厚厚的黄纸,上面用铜钱状的利器刺出一串串铜钱般的细孔,这正是湘西特有的冥币,老者手握冥币洒向天空,喝道:“喜神过境,买路借过,凡夫俗子,切勿靠近,急急返乡,入土为安!”

    老者在一间小木屋前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没见,已经破落到这等地步。”

    这间木屋已经破败到看不出年代了,用几根竹子胡乱的撑起,防止它倒塌,两扇大门紧闭,屋前挂着一盏积满了灰尘的灯笼,亮着阴惨惨的光。隐隐在门楣上刻着四个字“喜神客栈”。

    “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那老兄弟还在不在——宁儿,去敲门,记得我教你的方法。”

    小孩应了一声,将手中的瓷碗小心翼翼地递给老者。走上前去,挺直腰板清清嗓子,脆生生地道:“天不收,地不留,东来西去又还东,今日借过你家店,金砖收入你柜中。”

    屋内无声响,小孩望向老者,有叫了一遍,只是声音比刚才打了几分。连续叫了三遍,屋内依然没有人应答,老者脸色有些黯然了,道:“果然没有人了。我们,走吧。”

    说完老者将小阴罗一敲,待要离开,这时,屋内一个声音慢条斯理地道:“天要收,地要留,东来西去又还东,亡人化作金砖一块,金砖收入我柜中。”

    老者顿时神色一喜,小孩更是高兴地直拍手,连忙道:“爷爷,有人,有人。”

    这时里屋的人又道“来的可是牙先生?”

    小孩连忙回答:“来的不是牙先生。”

    里屋人又道:“来的可是脚先生?”

    小孩应道:“来的不是脚先生。”

    “来的可是船先生?”

    “来的不是船先生。”

    “来的可是车先生?”

    “来的正是车先生。”

    “可饮阴间忘魂汤?”

    “只饮阳间一壶茶。”

    里屋的人沉默了半晌,道:“没想到现在还有车先生光临,稍带片刻。我便迎喜神进柜。”

    里屋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显然那人在收拾,不一会,一名头花白的老者将两扇大木门打开,老者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纸做成的符咒,摘掉白衣人头上的斗篷,露出一张惨白惨白的脸,脸色没有丝毫血色,双目紧闭,嘴唇却鲜红如血,整个身上笼罩的一种kB的感觉,这果真是一具尸体。

    老者从手中掏出一张黄纸,贴在尸体的额头上,右手呈剑指在他脸上边比划边喝道:“奉请喜神进柜”。

    果然,尸体居然动了!

    尸体双手直直地伸向前方,双目紧闭,就像常人梦游一般。但是动作却比人要僵直很多,缓缓的向前走,身体的骨骼磨擦出一种奇特的声音,仿佛尖刀划过瓷盘一般刺耳,直挺挺的跳过门槛。径直在门后站立。

    此时幸好周围除了三人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人,不然,见此情形,非得当场吓晕了不可。

    原来此二人居然是在湘西已经消声灭迹很久的赶尸匠,而那白衣人自然就是“喜神”。而此处自然是很多年很多年没有喜神光顾的“赶尸客栈”

    此时天刚刚破晓。

    赶尸客栈和官庄大多数的农家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此处的农家大多喜欢用门板关门,及由十几块木板一次在插入门楣中,在用木棍拴住,很少由农家做两扇这么大的木门,屋中间摆着一张旧桌子,原本漆着黑漆,但是已经剥落得差不多了,上面由于油光亮,四张长凳子也磨光了圆角,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整个屋子黑漆漆的,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阴森感觉。

    开门的老板秃了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经常关在屋子里的缘故,脸色透着一种不健康的青色,嘴唇略微有些紫,他看着喜神进屋,脸色先是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竟而镇静下来。深深看了爷孙二人一眼,头也不回走了进去。

    小宁捧了一通宵的大碗,手臂早就疼的要死,连忙走向前去,刚要坐下,便被爷爷叫住了:“小宁,爷爷怎么教你的?”

    小宁嘟了嘟嘴,从书包中拿住一盏样式古朴的油灯,来到客栈的东南角,这里从屋梁上吊着一个小竹篮般的东西,小宁将手中的油灯放在小竹篮中,老者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纸。双手一撮,居然在手中燃了起来,小宁看的目瞪口呆,老者口中念念有词:“天命付我,我命负汝,汝若负吾,天命不许,点盏阴灯,照汝前程,汝不负吾,请勿吹灯。”

    说完,将手中的黄纸将灯点燃,古灯亮出蓝幽兰的光芒,火苗任凭风吹,也丝毫不动。

    “小宁,看好了,千万不能让灯熄灭了,要是熄灭了,可就坏了大事了。”

    小宁嘟着小嘴道:“我都累了一晚了,早知道行脚这么累,我才不出来呢。”

    老者慈祥的摸了摸小宁的头,笑道:“当时吵着要出来的是你,现在说不干了的也是你,乖,在过一晚,把喜神送到了,我们就回去,我答应你,回去后,把刚才那手不用火点燃油灯的方法教给你。”

    小宁一蹦三尺高,拍手笑道:“嗲嗲说话算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15: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赶尸鬼事之迎喜神 第二章 赶尸客栈                                                                                                     此时赶尸客栈的老板用抹布擦了擦不满灰尘的神龛,拿出三支香点燃——当然他可不会徒手点香,他用的是打火机——对神龛白了三拜,上香。

    心细的人会现,老板上的不是一般寻常人家的观音或者是如来一般的神仙,却是一个牛头人身的怪物。“

    老板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你是辰州的魏家吧。”

    老者微微一欠身,“搭伴你记性好,我就是魏求喜,这就是我的孙子魏宁——宁儿,叫爷爷。”

    魏宁为人乖巧,连忙叫了声爷爷。老板似乎十分喜欢他,摸了摸他的头,笑道:“长得不错,真不知道你爷爷怎么舍得让你吃这碗饭。”

    魏求喜微微一笑道:“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总是不能丢的。”

    老板性格似乎很开朗,自我介绍说到:“我姓张,这个官庄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张老四,从我爷爷那辈算起,这家喜神客栈也算是开了一百年了,也就是文革时期破四旧,败了,哎,”张老四神色有些黯然了,唏嘘不已,“没有想到改革放政策好了,老祖宗们的东西又回来了,还是党的政策好啊。”

    魏求喜道:“官庄张家从我爷爷辈就开始听说了,以前凡是湘西的走脚师傅,经过官庄,没有不到这里歇脚的——本来我爷孙两早已不做这行很多年了,但是这次实在是受人之托,才不得不走这趟脚,现在的年轻人思想都开放得很,那有谁还瞧得起我们这些个整日与喜神打交道的老不死呢。”

    “是啊,时代不同了啊。”张老四长叹了一口气,转换话题:“喜神还没有吃饭吧,我这就去做。”

    张老四为人木讷,性格古怪,又很少说话,除了更夫刘老三几个人外,官庄镇上很少有人愿意和他打交道,久而久之,镇上的人似乎已经忘记忘记了他的存在,今天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行脚的师傅,张老四显得格外兴奋,不一会便张罗出了一桌饭菜。

    三个菜,一个清炒土豆、一个茄子和一小碗湘西特有的酱辣椒,再家上两碗白饭,看来张老四家并不富裕。

    饿了好久的魏宁可不客气,连忙捧着碗就要开动,却被爷爷喝住了:“喜神都没有吃,你急什么。”

    魏宁连忙打住,魏求喜用筷子在每到菜上点了一遍,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请喜神吃饭,然后在东南方烧了一叠冥币,张老四又将所有的饭菜倒回锅内重新炒了一遍才再端了上来,这就算是喜神用过了。

    饭后,魏求喜叫过魏宁吩咐道:“去看看喜神的七窍,辰砂是否掉落,若有脱落或者松落,便用辰砂重新补上,七窍不可通了生气,”

    魏求喜从怀中变戏法般的变出一叠桃木符,交给孙子,道:“将此符分别贴在额头、胸口、双臂、双膝处,切忌,当新符贴上才可以揭去旧符,否则尸煞作,,后果不堪设想。”

    魏宁应了一声,由于喜神身材高大,魏宁拉过一条长凳站在上面,喜神双目紧闭,七窍中都是由湘西特产的辰砂封住,魏宁人小胆大,面对尸体丝毫没有一丝怯意,仔细将喜神检查一遍,魏求喜则目不转睛地盯着东南角的那盏灯,火苗直直的,没有一丝颤动。

    魏宁知道事关重大,丝毫不敢马虎,按照爷爷的指示将辰州符贴在指定的位置,然后再将旧符撕去,魏求喜接过符咒,双手一撮,在空中燃烧,化作黑蝶般散落。

    魏求喜松了一口气,魏宁虽然年纪小,但是做事却是干净利落,丝毫不逊于大人——就算是现在的大人,恐怕让你对着尸体同处一室都不敢,何况是帮尸体换符咒。

    忽然一阵穿堂风吹了过来,东南角的火苗一闪一闪,魏求喜脸色大变,连忙走上前去,希望护住跳动的火苗,而此时魏宁正背对着喜神,搬着板凳坐在椅子上。

    呼,魏宁只觉得身后一阵阴风吹过,转过头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原来喜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两只原本闭着的眼睛已经张开,呼哧呼哧地吐着白气,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魏宁。

    “嗲嗲”魏宁吓得连忙大叫,可是魏求喜此时已经刚走到油灯旁边,离魏宁有四五米的距离,怎么赶得上正在魏宁身后的喜神。

    “喜神走煞了”张老四吓得大声叫了起来,从桌子上一蹦三尺高,向堂屋后跑去。

    喜神从寿衣内探出长臂,惨白的手臂青得吓人,上面没有一丁点的血色,指甲又长又尖,且呈黑色,手臂上长着一寸来长的白毛,双手抓住魏宁倒提了起来。

    “喜神息怒,”魏求喜从怀中取出一柄用铜钱串成的小剑,左手变戏法般点燃一串符咒,而此时,喜神仿佛根本没有听见魏求喜的声音,头机械般的摆了摆,出卡擦卡擦的声音,将魏宁提得更高,仿佛要握住双脚活活将魏宁撕开。魏宁死命挣扎,可是奈何死尸似乎力大无穷,活活的抓住魏宁的双腿,任凭魏宁怎么挣扎。

    眼看着魏宁就要被这具死尸活活撕裂了!

    “疾!”魏求喜手中将铜钱剑上将正在燃烧的符咒串起,飞快地跑向前去,铜钱剑直指死尸脑门,竟然直直地从死尸的脑门中穿了过去!

    更奇怪的是,死尸没有流血。

    “当”!一声巨响,铜钱剑穿过死尸的头部定在了后面的木板上,魏求喜拿起放在桌子上魏宁一直捧着的白碗,喝了一大口水,然后喷在正在燃烧的辰州符上面。

    呼,辰州符遇水不仅没有熄灭,反而烧的更旺。

    魏求喜喝道:“奉请喜神归位!”喜神似乎僵直了一般,双手停在半空中,魏求喜连忙将魏宁救下。

    魏求喜将铜钱剑分别在喜神前胸、后心、双手、双脚各拍打数下,又从怀中掏出一个木制的钉子,硬生生的嵌入喜神的吼间七寸之处,叹道:“你身前是个人物,没想到死了还是这么招煞,我只能用槐木将你的魂魄锁住,带你入土为安后,我自然会将你魂魄放出,放你转世,若有得罪,多多包涵。”

    魏求喜又点燃几张符,将烧过后的符咒放入白碗之中,对惊魂未定的魏宁道:“喝下去,免得着了尸毒”。

    魏宁看着水中泡着的黑呼呼的东西皱了皱眉头,但是依然勉强喝了下去。

    这是张老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头来,道:“刚才可是遇见鬼吹灯了?”

    魏求喜点了点头,张老四道:“我长了这么大,这次可算是开了眼界,莫非是师傅遇见了黑心商人,卖给买的符咒、辰砂都是西贝货——现在的人啊,连死人的钱都敢骗,哪像我们当年那时候,当心招报应啊。”张老四叹了口气,大摇其头。

    魏求喜淡淡地道:“这些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并非临时买的。”

    张老四摸了摸魏宁的头,道:“小朋友,有没有受伤啊,刚才你表现的真勇敢。”

    魏宁显然对张老四刚才临阵脱逃十分不满,把头一别,不让张老四摸,哼了一声,张老四不以为意,道:“师傅累了一宿,既然喜神尸煞解除,就早点休息,还是老规矩,我为师傅们守灯。”

    魏求喜皱了皱眉道:“不对,喜神招煞,我行脚从来没遇到过,别说是我,就算是我魏家几代也没有遇到过——这附近一定有招煞之物,张老四,你可听说这附近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么?”

    张老四摇了摇头,道:“我们这里一向干净,我没有听说过。”

    魏求喜喃喃道:“这就真是奇怪了,应该不会这样啊,”魏求喜看了喜神一眼,此时他正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喉咙里的槐木格外醒目,魏求喜不得其解,以为自己想多了,便对张老四说:“那么就麻烦你帮我看好这盏灯,千万不能熄灭,就算是有点动静,也必须马上叫醒我。”

    张老四道:“我又不是第一次看灯,这里面的厉害关系我还是晓得的,你们尽管休息。”

    魏宁被这喜神害怕了,离得喜神远远的,躺在魏求喜的怀中,不久就睡着了,魏求喜也累了,吩咐了张老四几句,靠在桌上也睡着了。

    “不好”,魏求喜从梦中惊醒,猛的坐了起来,此时魏宁睡得正香,魏求喜将魏宁从怀中掏开,只见东南角的油灯居然已经熄灭了!

    而张老四居然在地上睡着了!

    魏求喜连忙叫醒睡着了的张老四,急道:“你,你怎么可以睡着!”

    张老四迷迷糊糊地应了声,气的魏求喜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寻乡灯怎么灭了!”

    “什么,”张老四吓得浑身一哆嗦,果然看见油灯灭了。

    魏求喜气的直哆嗦:“不是说好教你看好的么,你,你怎么可以让他灭了!出大事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怎么就睡着了,我昨晚没睡得很早啊啊,再说,再说大白天的,怎么,我怎么睡着了。”

    “我懒得跟你罗嗦,喜神呢?”

    “喜神,喜神怎么了?”

    “喜神不见了!”魏求喜气的面色铁青。

    什么,喜神不见了,张老四这才反应过来,往门板后面望去,那里果然空空如野。

    喜神自己长腿走掉了。

    “哎”魏求喜长长叹口气,从暴怒中恢复理智,道:“你也知道,如果喜神如果走煞了会生什么事情,刚才你也看见了,这还是我竭力弹压,并且七窍被辰砂封住的结果,如果喜神一旦七窍全开,变成尸煞,会是怎么结果。”

    “还记得一百年前溆浦的王家吧。”

    张老四浑身打了个冷战,一百年前溆浦王家本来是赶尸匠中最大的一个家族,由于走失了一具尸体,变成尸煞,一夜之间将一个村二百多人的人全部杀死,王家为了赎罪,全家族七十四人,包括三十多名赶尸匠全部自杀。从此溆浦王家从赶尸匠的历史中彻底抹去。

    “现在怎么办,”张老四问道。

    “找啊,天黑之前必须找到喜神,现在是白天,尸煞无法作,如果天一黑,后果就不堪设想。”

    “对,还等什么,赶紧去找。”张老四一拍额头。

    “慢着,这事我开始就觉得蹊跷,你真的确定你们这没有不干净的东西?”

    张老四沉思了半晌,道:“真的没有。”

    “这就奇怪了。”魏求喜道,“那有没有冤死的,”

    张老四苦笑道:“这个就多了,文革时候,死了那么多人,哪个不是含冤受屈的,如果都变成厉鬼了,这官庄镇的人早被鬼害死完了。”

    魏求喜琢磨了半晌,忽然道:“你这里最后一个来住店的是谁?”

    张老四想了想,道:“快四五十年了吧,那个时候正好是文革,当时来的好像是一年轻小伙子,也只接了一位喜神。后来…..”

    “后来怎么了”。魏求喜问道。

    后来被村干部晓得了,说他宣扬封建迷信,把他关在猪笼子里,每天戴帽游街开会批斗,那小伙子身子骨弱,熬不了一年就死了。

    “喜神呢?”

    “好像埋了吧”

    “埋在哪的?”

    “好像就在六死五葬吧,我们这里人死了都埋在那的。”

    “这就是了。”魏求喜点了点头,道,“定然是它在作祟了,这样就好办多了——但是从现在看了,那事物应该是尸身腐烂已久,已是有魂无身,但是喜神确实有身无魂,如果它们一旦合体了的话,就…..”

    “就怎么样,变人复活么。”

    “如果真的变人复活还好,也算是功德一件,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它们一旦合体,就会变成一种“行尸”,不属于六道之内,为祸人间。到时候,我们就是百死也莫赎其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15: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儿,我们走”魏求喜不再多解释,带着孙子急急忙忙离开了赶尸客栈。

    魏求喜带着宁儿出门却并不急着去寻找喜神,反而在赶尸客栈的一个角落停住了。

    魏宁不解的问到:“嗲嗲,我们这不是要去找喜神么,怎么不走了。”

    魏求喜微微一笑:“喜神,我们就在这里等,它就会来的。”

    “什么?”魏宁不解的问道。

    “哎”魏求喜叹了口气,道:孩子,你长大后就会知道,有的时候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而是人心啊!

    魏宁年纪小,哪里懂得魏求喜的言下之意,见爷爷不再说话,也乖巧的没有在追问下去,不一会,赶尸客栈的门开了,张老四神色紧张的探出头来,魏求喜爷孙赶紧藏好,张老四见四周没有人,便又进去,过了一会,张老四和两个抬着棺材的陌生人走了出来。

    我果然没有猜错,魏求喜自言自语道。

    等三人抬棺出门,魏求喜和魏宁才好整以暇的出来,魏求喜似笑非笑地看着张老四道,我不是让你在家等着,你这是要干嘛去呢?

    张老四见魏求喜并没有走远,知道自己的“好事”大约已经被魏求喜撞破,神色有些不自然,干咳了一声道:“恩,魏师傅不是去寻找喜神了么,怎么还不去,再过会太阳下山了,就更加难以寻找了。”

    魏求喜冷笑道:“我若是真的相信了你的话,恐怕我这辈子都找不到喜神了。”

    张老四皮笑肉不笑的道:“魏师傅哪里的话,我们爷孙三人这不是有点急事,赶着出门。”

    抬棺的两人前面一人四十来岁,面相老实,是个标准的庄稼汉,后面的确是一个年轻的后生,三人长得有些像,大约是祖孙三代吧。

    魏求喜扬了扬眉毛,道:“你棺材里面装的是什么?”

    张老四道:“还能有什么,昨天镇上死人,我们今天帮着抬棺下葬,魏师傅麻烦让让,误了下葬时辰就不好了。”

    魏求喜道:“能让我看看么?”

    张老四听说魏求喜要开棺验尸,神色有些紧张,道:“这个恐怕不好吧,人都已经死了,就不要再吵到他了。”

    魏求喜森然道:“恐怕里面装的不是别人,而是我带来的喜神吧。”

    张老四道:“怎么可能,魏师傅真会开玩笑。”

    魏求喜叹了口气,道:“你知道你们哪里露馅了么?”

    “你们果然也是准备充分,无论是我们赶脚师傅的切口还是接喜神的规矩,你们都模仿得一点都不差,足可以以假乱真。但是却在一个小小的细节上出了点问题…….”

    “不可能,我们足足学了三天,”后面抬棺的一个后生沉不住气,插口道。

    张老四心一沉,知道自己这方算是彻底的暴露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不是这喜神客栈的主人,甚至不是沅陵人,应该是长沙或者益阳那边的”

    “我奶奶是沅陵人,我们从小就说沅陵话,你不可能听出来”后生以为是在语言上露出了马脚,连忙辩解。

    魏求喜点点头说,“你们的语言确实和本地人一样,但是你们却忘记了我们这行一个忌讳,那就是,所有的走脚先生或者是喜神客栈的老板,从来没有一个人姓张,更加不会收张姓的弟子。”

    “为什么”张老四问道。

    “呵呵,你应该知道江西那边的姓什么吧,我辰州一脉与茅山一脉自古便是冤家对头,怎么可能有门下弟子姓张呢。”魏求喜口中说说的江西那边自然是江西龙虎山上的那位张天师了。

    魏求喜接着道:“原本我也很迷惑,因为这几十年来,我辰州一脉早已经名存实亡,有个姓张的做喜神客栈的老板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我迎了一辈子的喜神,从来没有遇见过喜神走煞,当时喜神走煞的时候,我现他后门的符咒被人撕掉了,当时除了我你和宁儿外,并没有第四个人在场,除了你还有谁。”

    “我当时也是一时兴起,看看传了几百年的赶尸到底是不是确有其事,没有想到会引起它走煞。”

    魏宁插口道:“原来当时害我被喜神害死的人就是你。”

    这时,一直没有插嘴的中年人说话了:“爹,跟他费什么话,我们三人害怕这一个老不死的和一个小孩子么,早点回去,喜翠还等着给她买金耳环呢。”

    魏求喜叹了口气,道:“我猜的没有错,你们果然是为了这具尸体。”

    后生道:“不错,是有怎么了,老子还要定了,实相的坏点滚,老子今天心情好,懒得跟你废话。”

    魏求喜道:“我知道你们是求财,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走脚的有走脚的规矩,你们丘也应该有丘的规矩,什么时候开始转行做这类胁人尸索人钱财的下作事情。”

    “嘿嘿,是有怎么了,我们现在生意不好做,早不盗墓了,什么来钱快,我们就做什么。”后生道。

    魏求喜厉声道:“你们这是违法犯罪,你知道吗!”

    “嘿嘿,我们是犯罪了,你们又好到哪里去?带着尸体走街串巷,装神弄鬼的,不是一样的骗钱,不如这样,我们合伙,从杨书记家属那里搞点钱,到时候分点给你,比你这背着尸体从常德走到沅陵强。”

    “我们是靠祖宗留下来的技艺吃饭的,不偷不抢,行得正站得直。”

    “得了吧,”后生吊儿郎当地道,“还真把自己当二五六万啊,鬼晓得你们用的什么,骗骗小孩子还行,又是诈尸,又是赶尸的,你当老子白痴啊,还真会相信世界上有鬼啊。”

    魏求喜叹了口气道:“没看见不代表没有,你还小,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的。”

    “跟他费什么话啊,”中年人有些不耐烦了,“我们走,看他怎么办,难不成还真敢报警。”

    说着就要起棺。

    “把棺材放下,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么!如果真的走了,喜神一走煞,我们都别想活。”

    后生显然是长在新中国,生在红旗下的大好青年,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根深蒂固,根本就不相信世界上有鬼,道“你就别吓人了,老子是吓大的,老子从小便在坟山里头转悠长大的。啥样子的尸体没有见过。”

    这话倒是不假,他们祖孙三人乃是益阳有名的盗墓团队,见过的尸体确实不少。

    魏求喜知道这三人肯定不信,急道:“你们,你们碰过喜神了么?”

    后生得意洋洋地道:“老子不仅仅碰过,老子还在他身上撒尿了,什么**县委书记,以前不是很nB的么,现在还不是要喝老子的尿。让他这个贪官贪,有命贪没命享,他没死的时候贪了那么多,我们这是劫富济贫,为民除害。”

    魏求喜跺脚道:“这就糟了,喜神刚走完煞,与生气接触,会产生尸毒的,你们看看自己的手臂,有没有什么变化?”

    张老四见过魏求喜施法,所以与自己儿子和孙子的完全不信不同,而且年轻时倒斗是也遇见了一些用现代的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对赶尸也是半信半疑,当心挽起手臂之间在手肘上不知什么时候长了一块大白斑,按上去却不痒不疼,只是微微有些臭。在看看其他二人,在同样的地方都长了同样的白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15: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赶尸鬼事之迎喜神 第四章 哑狗功                                                                                               张老四有些慌了,但是孙子却不以为然,道:“爷爷,不要听这个假道士在装神弄鬼,冇不定又是用些江湖上的骗人手段来忽悠人的,这票我估计过了至少可以搞十万块钱,做完这笔生意,爷爷您就安心养老吧。”

    张老四被孙子说的心动了,十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也顾不得了,爷俩开始起棺,也不理会魏求喜爷孙二人,准备走人。

    魏求喜一叹,知道要说服这三人,不拿出点真本事是不行的了,当下从怀里面拿出一片竹叶,在嘴唇润了润,吹出来一中很奇怪的音符。

    旁边原本懒洋洋躺着晒太阳的土狗,似乎忽然间像听见命令一般,来了精神。双耳竖起。飞快的跑到了张老四的身边,对着张老四直叫唤。张老四被它吼得心里不由得有几分毛,魏求喜的音符急转直上,土狗忽然碰了起来,狠狠的咬住了张老四的手。张老四连忙用手死命打土狗,但是任凭张老四怎么打,土狗咬得死死的,就是不放手。

    “干你娘,”后生从身边飞快的捡起一块石头,死命向土狗砸去,土狗吃痛,但是仍不肯松开,另外一个人飞起一脚踢在土狗身上,这才把土狗踹出几仗远,土狗显然受了伤,躺在地上直叫唤。已经起不来了。

    在看张老四手上被土狗咬了几个深深的牙印,鲜血直流。他儿子正忙着给他包扎。后生冷笑道:“狗娘养的,原来你还带着一个兄弟。”

    “你才是狗娘养的,”魏宁不服,反唇相讥。

    魏求喜不答话,竹哨的声音越来越尖锐,张老四爷孙三人这才现目前的情况很不好,原来身边不知不觉的又多出了三条狗,而且似乎远方还有几条狗向这里跑来,狗吠之声此起彼伏。

    狗越来越多,不一小会便来了十几条,围在张老四四周,每条狗都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出低沉的吼声,身子前倾,口中滴着涎水。似乎在等着魏求喜攻击的命令。

    再这样下去,魏求喜会不会将全镇的狗都招来啊,张老四三人心越来越沉,很显然他们知道,魏求喜的竹哨就是在控制这些狗。

    一两条狗或许不可怕,但是当十几条狗围着你,光是他们出的吼声就足足可以让你汗毛直竖,而且,这些狗都是附近的野狗,平常厮打惯了,咬起人来绝对不含糊。

    魏宁开始还有点怕,身子不断地向爷爷靠近,但是现这些野狗不仅似乎受爷爷的控制,是他们这边的,不由得拍手道:“嗲嗲好厉害,我也要学,我也要学。”

    魏求喜放下竹哨,这群野狗也安静了很多,但是仍然没有散开,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魏求喜摸着魏宁的头道:“这“哑狗功”乃是赶尸中最入门的伎俩,以后等你十五岁正式“过三关”后,我自然会将这手段传给你。”

    原来喜神生性极为怕狗,在赶尸的路上如果遇到狗,轻着不走,严重的时候甚至会诈尸,所以,辰州赶尸门入门便最先学习的就是哑狗术,如何驱赶妄图靠近尸体的野狗,而这门功夫到了魏求喜这个段数了,甚至便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野狗了。

    张老四此时三人已经心里打鼓,魏求喜这一手可是彻底的把他们震住了,看了这个神神叨叨的老头还真的有些本事,这一手已经完全出了他们常识所能够接受的范围。

    惹怒了他,他招的来野狗,你就说他一定招不来些其他的东西?冇不定人家找来个厉鬼啥的,这三人就算是撂到这里了。

    更何况,这么多野狗,就够着爷三喝上一壶了。

    “罢了,”受伤的张老四长叹了口气,道,“我跟你们说了,这辰州有些东西碰不得,你们说我迷信,不听,哎,罢了,我们把尸体还给人家,你放我们走。”

    后生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根木棍,仍然嘴硬道:“嗲嗲,你和爸爸抬着棺材先走,我来对付这些***,”说完挥了挥手中的木棍,向群狗示威,此时已经有四五十条狗赶来了,一起向后生狂吠,露出白森森的犬齿。

    魏求喜叹了口气,道:“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么?”

    魏宁脱口答道:“当然是死了,人死最可怕了。”

    魏求喜幽幽地道:“若是死了,堕入轮回,转世为人,倒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人世间最可怕的事情不是死,而是死不了。”

    “死不了?”魏宁不解地问道。张老四三人也竖着耳朵听二人对话。心中也是充满迷惑。

    “这世上死不了的只有二中人。一种人是生前受了莫大的冤枉,死后不甘心,魂魄不肯轮回。便会出来作祟,这种人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厉鬼,这种鬼一般报了仇自然就会离开人间,所以并不可怕,但是第二种则是被人用道法将魂魄锁住,不准他轮回,想死却死不了,这种鬼才是最可怕的。”

    魏求喜顿了顿了:“我们辰州赶尸便是用辰砂将尸体的七窍封住,将人的魂魄锁在身体内一段时间,待喜神返乡后,在将他的魂魄度,这也算是圆满了。”

    “可是,如果喜神被赶尸师傅弄丢了,喜神返不了乡,魂魄自然也就无人度,带七窍内的辰砂掉落,喜神无x回,便成为了这人间的孤魂野鬼。”

    “如果你是喜神,你会怎么样。”

    后生想了想道:“如果我是喜神,我无x回,我不好过,别人也不想好过,我定然要害人。”

    “是啊”,魏求喜叹了口气,道:“喜神无x回,久而久之,喜神便会被胸中的戾气倾入,变成僵尸,祸害人间,到时候,就算是我,也无法收服它了。”

    张老四心一沉,明白了魏求喜话里的意思,他原本就是不同意这门“生意”的,只是经不住儿子和孙子的软磨硬泡,加上十万块钱的**实在太大,这才昧着良心做这种勾当,现在听魏求喜一说,知道自己差点造                    了天 大的孽,连忙将手一拱,惭愧道:“魏师傅,是我张老四良心让狗吃了,主意打到了死人身上了,我爷孙三人这就将尸体还给您,我张老四不是人,对不住杨书记,魏师傅将他送到后,请代我向杨书记烧根香赔罪。”

    “嗲嗲,”后生连忙阻止。又对父亲看看,见父亲默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15: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开棺吧,张野,人死为大,不管他生前如何,死了就让他安静地走吧。”中年人对后生说道。

    “十万啊,你们不想要了么?”张野大声道。

    “妈的,叫你开你就开,你叫毛啊。”张野的父亲甚为烦躁,对着儿子怒吼道。

    张野显然对父亲极为忌惮,但是嘴里还不停地嘟哝,对爷爷和父亲的决定极为不满。

    魏求喜走上前去,拱手道:“如此,谢谢了。”说完将棺材推开,忽然脸色大变,惊叫道:“喜神呢?”

    “在里面啊”。张野一边道一边凑了上去,只见棺材里面空空如也,哪有喜神的影子!

    “喜神呢!”饶是魏求喜的修养再好,此时也已经不由得气急败坏起来。

    “明明在里面的啊,我和张野两个亲手放进去的啊,我记得这尸体好重,几乎有2oo斤,我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放进去的。”中年人挠挠头,神色不解的说道。

    “真的是见鬼了。”张老四喃喃自语,“我亲眼看见装进去的……”

    “你们确定?”

    张野胸部一挺道:“你是怀疑我们么?”

    魏求喜心道,这张家三人虽然做的是些鸡鸣狗盗之事,但是神色之间不像说谎。

    “除非除非。。。”张老四低头一人喃喃自语。

    “除非什么”

    “除非真的像你说的,去了六死五藏了。”

    魏求喜沉吟道:“莫非你开始说的是真的?”

    张老四截口道:“这是赶尸客栈真正的老板说的,应该不会有假。”

    魏求喜点头道:“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宁儿我们去趟六死五藏。”

    六死五藏是官庄镇最大的一个集中的坟场,几乎官庄镇死的人都会埋葬在这里,几百年下来,已经占据了数里的山地,一眼望去低低矮矮的全是坟头,由于六死五藏处于山阴,阳光一般很难照进来,再加上围绕着这里出现了很多林林种种的kB故事,使这里显得格外的阴森kB,除了清明和春节,这里很少有人会上山,等魏求喜爷孙坐车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司机说什么也不肯上山,把他们两人仍在山脚。

    魏求喜在山脚下看着密密麻麻的坟头,低声道:“奇怪了。”

    魏宁问道:“怎么了?”

    魏求喜摆摆头道“说不上了,很奇怪的一种感觉,似乎这里有些不干净的东西,但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走,我们上去找找,希望能够把过去的那具喜神找到,不过,哎…..”魏求喜叹了口气,不在说话,带着魏宁上山。

    那具喜神已经距离现在已经有三四十年时间了,就算当时埋葬它的人也说不出来埋在哪里,魏求喜在坟头上转悠了2个小时依然一无所获,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心里不由得暗暗着急。

    就在这时,仿佛前面一道红影闪过,魏求喜连忙带着魏宁躲在了一道坟头的后面。

    这时,从坟堆中窜出一条狗,说它是一条狗,是因为它和其他的狗一样,有身子有耳朵,但是魏宁誓,他这辈子肯定不会看见另一条比这条狗还kB的狗,这条狗浑身的毛都已经掉光了,露出红红的皮肤,一直耳朵不知道被谁咬掉了一半,耷拉在头上,这个身子骨瘦如才,根根骨头突起,但是头却一场的大,两颗犬齿露出,滴着恶心的黄色粘液,更kB的是,两只眼镜居然是红色的,闪着凶恶的光芒。仿佛一口就可以将人的脖子咬断。

    “是地狼。没有想到这个地方居然会有出现这种邪物。”看到这这条狗,魏求喜更加坚定了自己心里的判断。

    “什么是地狼啊,”魏宁看着这条凶恶的狗,不由得身子有些抖,向爷爷靠去。

    “一种很邪很邪的东西,”魏求喜低声道,“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也是传说中地狱的接引之犬,估计就是它带走了我们的喜神。”

    地狼围绕着一座坟墓走了三圈,忽然尖叫一声,死命的用鼻子到处嗅,忽然尖叫了一声,想魏求喜藏身的地方跑来。

    “糟糕,被他闻道了生人的气息。”魏求喜连忙从怀中拿出一把红色的小伞撑起来,遮住二人。

    地狼停了下来,摆了摆头,仿佛在想着什么然后摆摆头,不甘心地向魏求喜放心吠了几声,然后跑开了。

    “跟上。”魏求喜低声喊道,带着魏宁跟了上去。

    这是已经暮色四合,坟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用竹竿挑起的白色长布随着风摆动,就像一个个的厉鬼,爷孙两跟在地狼身后,忽然地狼在一个坟头上转了一圈,吐出鲜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墓碑,转身泡在坟头后面,仿佛消失了一般。

    “追!”魏求喜低声喝道,连忙追赶上去。忽然落在后面的魏宁呀哟叫了一声,摔倒在地。

    魏求喜连忙跑了过去扶起魏宁,却现绊倒魏宁的居然是一具棺材的一角。

    魏求喜连忙将棺材身上的泥土擦干净,这具棺材是斜埋在土里的,只露出了一个棺盖的一小角,上面用阴文刻着一些符号,棺材不知道埋了多久,但是却并没有腐烂的迹象。

    “养尸,养尸,没有想到,居然有人会在这里做这等邪恶的勾当,难道真的不怕折寿,不怕天谴么?”

    “什么是养尸啊?”魏宁问道。

    “一种非常非常邪的妖术,我也只听人提起过,没有想到今天让我亲眼看见了。宁儿,你注意看到了没有,这些文字,”魏求喜指着棺材盖上的阴文说道,“这就是镇尸纹,是养尸的人刻上去的,防止尸体走煞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15: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赶尸鬼事之迎喜神 第六章 养尸地                                                                                                        魏求喜从地上捏起一点土,在舌头上舔了舔,在仔细看看,只见土成黑色,并且放在舌尖微微有些凉,不解道:“此处并不是最好的养尸之地,为何会有人在此养尸呢?对了,养尸地何等难寻,那人看了也只有退而求其次,在此养尸,难怪他还会养地狼了,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通晓这等邪术。”

    “对了”魏求喜一怕额头,难怪他要那具喜神…….遭了,

    魏求喜忽然脸色大变,“要是,他真的养成了,那不是…..”

    魏宁看着平时极为镇静的爷爷,忽然看到这具斜插入土的棺材,变得一惊一乍的,不由得扯住爷爷的袖子问个明白。

    魏求喜四周看了看,带着魏宁来到一个相对比较大的坟头后面躲了起来。开始给他解释道:“人有三魂七魄,人魂善而魄恶,原本人死如灯吹烟灭,魂魄尽失,才能够使说是真正一生结束,落入轮回了,但是,如果人只有魂离开身体,而魄留在身体中,便会沦为僵尸,而养尸术就是强行将人的魄拉在人体之内,让尸体养成僵尸,养尸通常选择的是风水中最最邪恶的阴煞地中,将棺材露出一部分在外以便吸收天地灵气,每天用白饭、鸡血供养,隔一段时间需杀黑猫一隻,"催尸",黑猫年龄愈大愈好,取其血洒于坟上,并将猫尸埋在棺尾,这样如果是极为凶险的养尸地,再加上天时地利,四十九天即可见其功效。四十九日后养尸人于傍晚时分开棺检查,如尸体全身有细细白毛,称為"白兇",有黑毛者,叫做"黑兇"。养尸一法是大邪术,而且僵尸并不容易控制,否则会遭僵尸反噬,你在那个棺盖上看到的,便是“镇尸纹”专门防止僵尸反噬的。——但是这具棺材似乎已经埋了好几十年了,估计与此地不是养尸地有关吧。”

    “嗲嗲,那个人为什么选择在这里养尸啊?”

    “把尸体仍在那里最不容易被人现?”

    魏宁瘪瘪嘴道:“自然是别人现不了的地方了。”

    “呵呵”魏求喜微微一笑。“在一堆尸体中最不容易现了,同样,在坟山中做这种事情自然也是方便得很,你说,谁会每天没事来这玩耍呢?”

    魏求喜又道:“此人定然是有极大的冤仇,否则怎么会动用这么恶毒的邪术来报仇呢?”

    “报仇?”

    “当然了,他定然是想养出一具僵尸为自己报仇,哎,世界上除了仇恨,还有什么力量让一个人不惜以冒着天谴的危险去修炼这等邪术呢?”

    这个时候,有人上山来,魏求喜停止了说话,缩了缩身子藏好。

    来的二人正式冲着魏求喜的地方而来,前面的一个人,手中拿着一个蛇皮袋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根白色的棍子,棍子用白布缠着,在棍头上吊着一根白布。

    而后面跟着一个白衣白裤的人,走路时全身僵直,亦步亦趋的跟在拿棍子的人身后,那人的棍子前后不停地动,仿佛在指点着这个僵直的人的行动,

    走进了,白衣人脸色异常苍白kB,五官已经完全扭曲,眼睛深陷在眼眶内,几乎看不见,喉间插着一支槐木钉,这不正是魏求喜的喜神杨书记么。

    “果然在这里,嗲嗲”看见喜神,魏宁不由心头一喜,几乎要叫了出来,魏求喜连忙将他嘴捂住,把他的身子压在坟堆之下,爷俩透过石头间的间隙看着眼前的一切。

    魏求喜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用几乎只有魏宁听得到得声音说道:“不要动,看他要搞什么。看到那根赶尸棍了没有,是麻阳邬家的人。”

    那人走到了养尸地,蹲了下来,眼神中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但是一闪而没,他从蛇皮袋子中拿住三支蜡烛点燃,插在地上,然后向棺材拜了三拜。紧接着从袋子拿出一只黑猫,用指甲在喉管上用力一割,那黑猫血顿时喷了出来,那人连忙拿出一个碗接着,黑猫全身抽搐了几下,惨叫声在这个坟山上格外的凄厉kB,然后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死透了。

    此时夜色渐渐暗了下来,整座坟山上一片死一般的沉积,无数个坟头如鬼一般,有的坟头开始出现绿粼粼的鬼火,平添了几分鬼气。

    “嗲嗲,他在干嘛?”魏宁忍不住小声问道。

    “催尸,不要出声,看。”魏求喜轻声道,怕惊动了他。

    那人用手将碗中的黑猫血用食指沾了沾,贴在喜神的眉心,然后猛的一口将猫血喝下,一蓬血污吐在棺盖上。

    棺盖上镇尸纹开始亮了起来,变得越来越红,猫血淌在地山却奇怪的没有渗入土中,反而像水银一般慢慢泻开,铺满了大约一个棺材大小的地方,血越来越多,渐渐的变成了黑色,忽然一下全部消失不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15: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赶尸鬼事之迎喜神 第七章 催尸                                                                                            而刚才被血淌过的地方变得一片漆黑,那人双手做了一个手势,用指甲在自己的手腕处革除一道血痕,让自己的鲜血汩汩流出,流过手掌,然后一滴一滴的地在土中。最里面念念有词,配上他嘴角没有擦去的鲜血,形成一幅诡异非常的景象。

    忽然,棺盖开始用力的耸动,黑土仿佛塌陷了一般,哄的一声,整个塌陷了下去,露出一副鲜红的棺材,上面淌着黑色的血,在不停地流动。

    那人神色一喜,朗声道:“养君千日,用君一时,白米鸡血供你,受我驱策”。

    如果说魏求喜的那具喜神还算是“人”的话,这具僵尸简直就只能用kB来形容了。它全身的人皮都已经被剥掉了,露出了鲜红的肌肉,五官全部毁去,如同顶着一个鲜红的球一般,更kB的是,他的右边大脑已经被咬去一半,而里面的脑髓已经全部不见,去而代之的是一条条缠绕在一起的血红的像蛔虫一般蠕动的东西。

    魏宁要吐了,魏求喜连忙用力抓住他,捂紧了他的嘴巴。

    而直直立在一旁不动的喜神浑身似乎开始颤抖起来。仿佛十分害怕。

    “哈哈”。那人犹如夜枭般喋喋怪笑道,“君果然不曾负我!”

    那具僵尸径直走向喜神,喜神浑身颤抖更加厉害,却似乎对它十分敬畏,丝毫不敢动,僵尸用它几乎有一公分长的指甲的手缓缓地伸向了它,喜神浑身抖得更厉害,可是仍然不敢丝毫动弹,僵尸的手指直直地插入喜神的头中,竟然将喜神的头皮撕了下来,将里面白花花的脑髓掏了出来。放进自己的“嘴”里大嚼起来,神色看上去似乎十分享受。

    喜神浑身如筛子般抖动,任凭脑髓从大脑中流出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魏求喜眼中竟是惊怖之色,脸色也有些扭曲了。

    “鬼借尸。”

    魏求喜再也按捺不住,长身而起,厉声道:“这位师傅,你怎么能用这种邪术,你就不怕遭雷劈么?”

    那人似乎对魏求喜的出现并没有感到惊奇淡淡地道:“镇尸纹有人动过的痕迹,我还以为是巧合,没有想到果然有人在附近。”

    “这位师傅,现在停下来还来得及,不然鬼借尸成了,定然赤地千里,人间大难。”

    那人淡淡地道:“迟了。红煞已成,后面已经不是我能够控制的。”

    “你我联手一定能够镇住这个祸害,然后一把火烧了不就成了。”

    那人白眼一翻“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是辰州魏求喜。”

    那人淡淡地道:“辰州魏家听过,魏求喜没听过。”

    魏求喜跺脚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先绝了这个祸害才是当务之急啊。”

    说着从怀中掏出铜钱剑就要出手。

    “你要是自认为能够降得住红煞,尽管出手,我没有意见。”

    “你,你,你。难道你真的不怕天谴,不怕下去见你邬家的列祖列宗么?”

    那人忽然作出沉思状:“天谴,什么是天谴,魂飞魄散、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列祖列宗,呵呵。”那人忽然神态疯狂的笑了起来,“真好笑,当年我被周正康打的半死的时候,列祖列宗在哪里,我诈尸从坟堆里面爬出来的是,我的列祖列宗在哪里?笑话。”

    魏求喜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我知道了,你定然是当年那个走脚师傅。你没死。”

    那人森然道:“我没死,我当然不会死,周正康那个王八蛋都没有死,我怎么好意思死在他前头呢?”

    那人走到了红煞面前,眼中充满了温柔,“小柔,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谁也拆不开我们,我们一起去讨回曾经别人欠我的债,然后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分开了。”

    红煞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脑髓,面色狰狞kB。

    魏求喜道:“若你单单只是为报私仇,我念你我同宗,几十年来不容易,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有看见,但是,你也应该知道,鬼借尸乃是养尸一道中最凶险也最为歹毒之法,一旦借尸成功,躲过天雷地火,便成为不死不灭的旱魃,到时候赤地千里,后果岂是你我能够承担得起的?”

    那人冷笑道:“若不是当年我找到柔儿的时候,她尸身已腐,我何必如此大费周章,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为我送来这么一具未走露一丝阳气的喜神。”

    魏求喜道:“罢了,今日便是拼了老命。也要将这未成形的旱魃入土。”说完从怀中掏出铜钱剑,另只手点燃辰州符,嘴里念念有词,便一剑要向那怪尸刺去。

    “先看好你的孙子吧。”那人冷笑道。

    魏求喜回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孙子不知何时已经呆立在那儿,双脚上分别缠绕着刚才留在红煞脑中的红色长虫,那长虫仿佛一条蚂蝗般死死吸着魏宁,身子仿佛慢慢胀大,红光中隐隐透出一种流转的白光,煞是kB。

    “三尸虫!”魏求喜心中大骇,他何尝不知道这种专门吸人生气的邪恶之物,连忙挥剑将两条虫懒腰斩断,可是三尸虫仿佛分裂了一般,随魏求喜怎么斩,只会越来越多。而魏宁的脸色也是越来越惨白,有的部分三尸虫已进爬到了魏宁的上半身,随着魏宁的生气走失越来越多,而三尸虫身体也越来越大。

    已有部分的三尸虫钻进了魏宁的身体中,留着半条身子在外,钻进去的部分,透过皮肤可以隐隐看到他的蠕动。

    若是三尸虫爬过了脖子以上,便是神仙也难救了。

    魏求喜掏手入怀。摸出一把辰砂,洒在魏宁的身体上,钻进的三尸虫仿佛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般,全部又钻了出来。

    有效。魏求喜心中松了口气。用手将一张神符搓成一注香的模样,在魏宁的左手上一个一个指头点燃,魏宁的左手手指一根根被引燃,空气中顿时飘开一股焦糊的味道,若是常人,此时已疼痛不堪,但是魏宁此时神智迷失,没有疼痛的感觉。

    此时依附在魏宁的三尸虫开始乱串,魏求喜又洒了一把辰砂,三尸虫似乎十分不喜欢这种气味,纷纷从魏宁的身体上爬了下去,爬回红煞的脑袋中去了。

    魏求喜此时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把魏宁抱到一个坟头之上,在坟头周围用辰砂洒了一个圈,又连接贴了好几道符,掐住魏宁的人中,魏宁缓缓转醒,魏求喜又在地上烧了张符,将带着地上的泥土纸灰塞进魏宁的口中。

    魏宁皱着眉头咽了下去,显然味道并不好。

    那人一动不动,目睹了魏求喜驱赶三尸虫的全部过程,心中对魏求喜的评价不由高了几分,心中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但是似乎却又不敢确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15: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赶尸鬼事之迎喜神 第八章 地狼                                                                                                 魏求喜捏了一个法诀,铜钱剑刺入红煞的胸膛,红煞也不管铜钱剑,两只手一抡,要死死抱住了魏求喜,魏求喜双手一翻,架住红煞双手,但是红煞力气似乎不小,魏求喜身子一矮,躲过红煞,顺手抽出铜钱剑,只见刺入红煞身体中的部分已经变得漆黑,腥臭难闻。

    魏求喜在剑上插上一张符,点燃,顺着剑身一抹,手掌划开一道口子,将血滴在剑身上,正要进行二次攻击,可是双腿却动不了了,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三尸虫已缠住了魏求喜,正不停往上爬,魏求喜大骇,想用手将三尸虫爬开,可是手一接触三尸虫,三尸虫就像胶水一般粘住了魏求喜的手,可是脚上的三尸虫仍在,显然它分裂了。

    魏求喜有些慌了,本能的用另一只手想扒开手上的虫,可是一碰到,三尸虫又分裂成了2只,死死吸附到另一只手上,三尸虫越分越多,仿佛藤绕树般缠绕在魏求喜的双手双脚上,把魏求喜弄得动弹不得,而此时红煞也从身后紧紧抱住了魏求喜。

    可怕的事情生了,红煞从身后探出脑袋,居然像蛇一般,绕过魏求喜的脖子,一张恐怖的脸几乎和魏求喜来了个接吻亲密接触,血红的双目和他对视。

    无数的三尸虫从红煞的脑袋中不停爬出来,不急不慢的爬在魏求喜的身上,脸上,眼睛上,鼻子中。有的部分已经钻进了皮肤,犹如一个个小山丘般凸起,而红煞仿佛一条缠绕的蟒蛇,随着魏求喜的呼吸,双臂越收越紧,血红的舌头舔在魏求喜脸上。

    魏求喜已经命弦一线。

    可是更另他感到害怕的是,原本消失在了的地狼,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双目血红,开始一步一步地向魏宁靠近。

    地狼围绕着魏宁所在的坟头转了几圈,确定没有危险,猛的一跃,向魏宁扑去。

    “碰”一声枪响,地狼被一枪击中,闷哼了一声,身子闪过一边,此时不远处三个人影赶来,为的手中拿着一杆猎枪,枪口正冒着烟。

    原来魏求喜走后,张老四也觉得事情很蹊跷,三人一合计,跟着魏求喜随后赶来,随知道一来,便遇见地狼要伤害魏宁,张老四便开了一枪。

    被击中的地狼却并没有出血,甚至一点伤痕都没有,它在不远处来回踱步,紧紧盯着三人,随时伺机前仆。

    情况紧急,张老四照顾魏宁,张父去就魏求喜,张野则抽出一把砍刀,与地狼对峙,

    张父对着红煞就是一枪,可是红煞却丝毫没有感觉,魏求喜见有人来援,用力将手中的铜钱剑扔出,用尽力气喊道,“头”

    张父会意,将铜钱剑死命插入红煞的右眼中,红煞似乎负痛,长啸一声,双手不由松了点,张父死命将魏求喜扯了出来,但是攀住魏求喜身上的三尸虫有了新的目标,顺着魏求喜爬到张父手上。

    “不要碰,用火。”魏求喜连忙喝道。

    张父年轻时候也是倒斗出身的,也曾遇到些怪事,心中一凛,掏出打火机,烧手上的三尸虫,三尸虫遇火,顿时原本血红亮的身子顿时萎靡了下去,像泄了气的气球般,掉到地上,钻入土中不见了。

    张父揉了揉烧红的皮肤,骂了句娘。

    “嘿嘿,来帮手了。好好好,今天要你们一起死在这里,当做我柔儿的祭品。”怪人手中赶尸棒一挥,地狼咆哮一声,扑向张野。

    “脏话的。”张野挥刀迎上,面对地狼就是一刀,谁知道地狼竟硬生生挨住这一刀,将张野扑到,一人一狗顺着山坡滚了好几圈,最后地狼将张野扑在身下,血盆大口就要向张野的脖颈处咬去,张野用手死命的撑住地狼下颚,让它下不了口。

    “吗的,我草你祖宗!”张野见情况危急,但是嘴里仍不停地骂,可是手上已经渐渐支持不住了,地狼已经越来越接近自己的脖子,黄色的涎水滴在脸上。若是自己支撑不住手一松,便是颈断身亡。

    “吗的,我干你娘个逼!”张野大吼一声双手一松,抱住地狼,竟然先咬住了地狼的脖子!

    地狼负痛,长啸一声,张野顺势将地狼摔倒一边爬了起来,拾起掉落一旁的长刀,丝毫不退让地盯着地狼。

    平常都是狗咬人,今天变成了人咬狗。

    地狼恐怕也没有遇见过敢咬狗的人。不敢再贸然出击,在不远处来回踱步,寻找战机。

    “噗噗,真他妈臭,”张野从口中吐出两颗门牙,双手舞刀,彪悍之极。

    “此地狼乃是用经血和人肉饲养长大,皮糙肉厚,古怪之极,要用童子尿才能破。”在张父的帮助下,用火烧着三尸虫的魏求喜忽道。魏求喜也是条汉子,尽管身上很多地方已经被烧烂,但是却丝毫没有哼一句,反而还专注张野这方的战局。

    “童子尿,对快用童子尿。”照看着魏宁的张老四对着张野吼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9-20 16:24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