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770|回复: 99

[长篇连载] 苍天眼 (原创+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9 11:4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流浪孤狼 于 2012-4-15 14:27 编辑 $ e# X, Z$ d: {! q4 s3 q9 K5 o
: y" I+ G$ ~# e' K& W1 Q3 u
一 两个影子7 `# M& _; ^. c7 z: s: C
      思尘的心情很糟糕,一直枯坐在窗前,怔怔望着窗外绵缠的春雨。
) C' R8 l, R# T/ J. _- [0 ]- Z  _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做一个梦,梦中的情景很不堪,让人难以回首。0 L  m0 e; Z; z  j
     那里一片朦胧,微冷的空气中飘着腥甜的气息,让人欲罢不能的吸食下去。前方婆娑的树影深处隐隐传来浓重的喘息声,一浪高过一浪。
& X3 u- V  x( Y      冰冷的奶雾中,一个赤裸裸的强壮男人伏在枯草上运动着,在他身下晃动着一个女人的面孔,她双眸微阖,面郏绯红,血红的唇微张,近乎痛苦的呻吟声从两片唇间滑出。
3 B! C7 z( |, w     思尘羞恼地挥动双臂,书桌上写了一半的企划书重重打到黑色音箱上,双双坠地。 & `  \  V# _+ T8 d* k/ ?
    “为什么会这样?”她抓扯着长发,痛苦地低吼着,就像那囚笼中的困兽。晶莹的泪珠缓缓滑过宛若皓月的脸庞,忍不住趴在书桌上嘤嘤哭泣起来。 ) Q9 j2 L2 {6 B- r0 p: f& k
      就在这时,悬挂在雪白墙壁上的一柄奇巧古剑闪耀起诡异的光芒,森冷的光晕紧紧包裹着她。
* h$ h6 O& x. ]4 l& b: h* o      又是一个明媚的清晨,休闲的人们继续休闲,忙碌的人们仍旧忙碌。 ! C) L: H! x  \: F0 k2 c, w
      在这条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有一个摩天大楼,谁都知道这是一座高级写字楼,全市所有知名企业的办公室都定居在这里;谁也都知道进入这里工作就等于进入了天堂,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拥有一切。 ! O% K% B( z9 x- R, i
    思尘拿着连夜做好的企划书走进这栋摩天大楼。4 q) m3 w& @; o- w: B
    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保洁阿姨把大理石地砖擦得光洁如镜,看着一个个在地砖上匆忙闪过的身影她满意的笑了。' i" X8 C- Z: I1 N+ F6 Q
     就在她准备离开时,突然发现一个婀娜的身影有些奇怪。凝眸细看,只见那个婀娜的影子上重迭着一个颀长的身影,若不是两个影子时而分开时而重迭是很难发现的。+ j+ m( B1 G% j8 Z. m2 t- u! |
    她惊得张大嘴巴,抬头望向那影子的主人:“是她!董事长助理!”明明一个人为什么会有两个影子,而且一个影子是她自己,另一个却是个男人的?1 B+ @) y3 J" }2 k' j2 o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思尘猛然回头,忧郁的眼睛四下看了看,看到保洁阿姨面色苍白地看向这里,不觉秀眉微蹙,下意识想起那个让她难看的梦。- }4 R' {- J! `- w! W
    低下头,思尘连忙快步走向电梯,逃也似的。
' X! D5 D! m$ n    在这座大楼里共有五部电梯上下运作,此时已有四部高高地升到顶端,她想也没想就进了最后一部电梯。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长舒口气,好像只有在一个人时才不会让那个不堪的梦暴露在光天之下。/ Q( d6 t; a5 k6 o7 z
保洁阿姨看到思尘一脸不悦的走进电梯,心不禁提了起来。她知道思尘的身份,她可不想得罪这个冷女人,她还想在这个福利待遇都很好的公司里继续工作下去。; D2 y! V' `! ~9 U
保洁阿姨拎着水桶和拖布内心忐忑地来到洗手间,正当准备把脏水倒进水池时,突然看见对面镜子里居然有个男人头正在冷森森地盯着她!镜子里的男人是很英俊的,只是孤伶伶的人头平添了几分恐怖! 保洁阿姨面色惨白,早已吓得瘫在地上,脏水洒了满地,溅了她一身。
2 c. r+ K3 X- y9 [9 Y 男人头冷冷说:“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别怪我!”保洁阿姨这才意识到什么,开口衰求。男人不理会她,紫红双眼突然精光暴射,两道血光直击她的眉心。2 |! E/ T+ X. _8 d2 ?" R+ I
     保洁阿姨被送进了医院,发现她的是保洁部的部长。因为她长时间离岗引起了保洁部长的不满,所以保洁部长亲自出来找她。本意是想趁机开了她,好让自己的表姐来补这个肥缺,谁想却在洗涑间看到倒在地上、满脸是血的“死”人!
7 b! n  E1 t9 d( \( ]     经过抢救她醒了,只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变成了一个弱智。( _" c3 {: V, a1 u$ s& W1 l
     她的儿子在接到公司通知后赶到医院。当保洁部长看到风一般冲进来的男人后,脸色刹时惨白如纸。7 p( f# d: I' `' M7 _# G2 P& n4 r  f
     来人身材高大,肤色微黑,面孔棱角分明,一双凤眼里隐现精芒。保洁部长认得他,他就是前个月帮助刑警队破了密室杀人案的灵异大师——步云!! F0 W$ i+ h) g
     在这座城市里,可能有人没听过卖油栗市长的大名,可能有人没听过名嘴主持人崔午的大名,可能有人没有听过金街老大万哥的大名,但是灵异大师步云的大名却是人尽皆知!2 t1 x" B, j' y# z0 e
     他能看风水、能批八字、能断阴阳事,他可以行云步阵捉恶鬼、可以仗剑捏发下降头、可以开天眼上达天意下知地声。就连苗疆的巫蛊他也是精通得很!
1 d- L3 a  K* n     他为人低调,很少抛头露面,所以人们并不知道他的庐山真面目。唯一一次露脸是上个月的那起密室杀人案的记者招待会上。用他的话说,若不是那场命案的死者死得太凄惨,而且太诡异,他是断不会出面的。
& s7 I/ E( n: @/ Y     那个神秘的灵异大师此刻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铁青着一张脸,冷冷盯着自己……" _% |4 v1 ?3 I; l# f6 }* M
     保洁部长张女士在他冰冷的目光下不禁打个冷颤,喉头困难地动了动,涩涩道:“步先生,发生这样的事我很遗憾。您放心,我们会全力为您母亲治疗,适当地满足您的一切要求。”
& X) K) T- K6 \2 U5 [0 Z, o     一直躺在病床上笑嘻嘻的保洁阿姨突然抬起头,奶声奶气道:“啊,你有两个影子。嘻嘻,你有两个影子。唔,呵呵……”
8 ~, k2 I* f) W7 ^    众人诧异地看着她,不明白为什么她醒来后就一直喃喃这句话。
2 ?+ V4 `2 ?. I: b! ~    主治医生摇摇头道:“她是因为头部受到严重撞击才变成这样的。我想,她恐怕一辈子都……唉!”
" _7 Q, O; O" Y. f8 w3 ^3 Z    保洁部长张女士对医生道:“不管怎么样,希望医生你想想办法。她是我们公司非常出色的员工,我们希望她能尽快好起来,我们也会配合医院为她治疗的。”眼睛却在偷偷看着她儿子步云的脸色。  d' N+ I" Q2 U7 F. @  P
    医生点点头,“我们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也会尽百倍努力的。你们放心吧!”他突然想起一件怪事,“有件事很蹊跷,病人在苏醒后,眉心突然显现出一个很淡的图形。好像是个闪电,又像是个枫叶,又像是个没有睁开的眼睛。”/ {% o9 U0 O5 u
   步云一听,本来铁青的脸刹时变得惨白,颤声问:“那图形是不是淡紫色的?”
+ {: u: H% j0 B1 h/ @  “你怎么知道?”医生不解地看着他,这样事只有他和几个当时在场的护士知道。
. I# C$ G8 x0 J0 e) l) u3 L1 P   步云没有回答,却说:“医生,我们要出院!”
9 e( x: E/ I0 I步云的家在郊区,漂亮的二节灰色古式小楼驻立在苍松翠柏中,门前有一条清澈小河缓
2 U# P. A+ u8 c: W( s! M! ?缓流过,河两岸遍布各式各样、并不知名的小花。宁静祥和的小楼却隐隐透出一股淡淡的诡异,仿佛有千百万个秘密隐藏其中,又仿佛其中封印着千百万个妖魔鬼怪。
$ [7 n2 w( z3 C/ ]* W步云推着母亲走进古朴的大门,看着坐在轮椅上熟睡的母亲,目中的色彩突然诡异起来。他将熟睡的母亲抱到床上,轻轻为她盖好被子,这才无声地走出卧室,来到客厅里。; e+ N% [3 _8 U8 Q( p* g
客厅的四壁上挂着很多印象派的油画,他将目光落到一幅托马斯风景的油画上面,油画的远处是白雪皑皑的雪山,一条冰冷的河水发源于雪山角下,蜿蜒着穿过墨绿的树林;在雪山顶端、晦暗的天空下盘旋着几只雄鹰,在河水的下游嬉戏着几只家鸭,一栋炊烟袅袅的小木屋座落在河边空地上,在木屋不远处,一只壮实、可爱的斑点狗端坐在一艘停靠在河边的独木船边上。
3 `4 S! x  U1 w9 {4 q  W4 ~他盯着这只壮实、可爱的斑点狗,冷冷道:“你去帮我查一下,我母亲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4 ~& ^9 B( j% _油画中那只可爱的斑点狗突然扭动起来,就像刚洗完澡的狗狗抖落身上的水一样,将一张步满斑点的狗皮轻轻抖落,瞬间变成一只模样可爱的六腿山猫。% v8 T, m$ L. j% D6 Z( W2 }) Y
它先是慵懒地伸个懒腰,然后伸出粉嫩的小舌头温柔地舔舔前肢,最后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阴笑道:“你在求我吗?”( R' P# h; n* s* X& E3 R3 |
步云冷冷盯着他,冷冷道:“废话少说,快去查!”
5 R6 s4 v& D1 i: i“哟呵…求人还这么横啊!”六腿山猫悠闲得梳理着雪白的毛发,水汪汪的眼睛斜晲于他,阴笑道,“让我去查可以,但是得解除封印,放了我!”它轻轻眯起双眼,紧紧盯着他,“而且,你要保证永不捉我。”
5 D* G: O9 I! D, V5 H7 Q“你找死!”步云冰冷的双眼突然溢起一层煞气,负在身后的右手陡地打出一道符咒,冒着红光的符咒稳稳落到油画里的六腿山猫身上。刹那间,刺鼻的焦糊味,滚滚的浓烟四处迷漫而起。3 K6 r) {. p9 [) O" P
“喵喵!”油画里传出六腿山猫凄厉的惨叫声,此时它已被赤红火焰团团包围,雪白的皮毛在高温下迅速燃烧起来。“我错了!求你!放过我!”
* L; I1 l7 q+ |+ z看它在火焰中痛苦地翻滚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流露出对死亡的恐惧,步云并不心软,冷冷盯着它,道:“真的知道错了?”" X$ E' ]& _& x: P$ ]* n, n& R
“是的,我知道错了!”它哀声乞求着,不停地向他作揖,“求你放过我,求你!”& Y. h- p2 E) c. f* c% [% M& w4 O5 q
“哼!这次先饶了你!”步云冷冷说着,右手突然凭空一招,油画里顺势飞出一道符咒,轻轻落到他手里。
9 @' A# W+ q* M( K1 F符咒收回,熊熊燃烧的火焰也就此熄灭。原本漂亮可爱的六腿山猫,现在被烧得全身焦黑,雪白皮毛荡然无存,只剩下一层外酥里嫩的死皮。
$ f1 L- c. ?) B4 j  [% q“还不快点去查!”步云阴冷地瞪着它。
: ]4 e4 T5 g9 N+ Q4 a“好好!我马上就查。”六腿山猫顾不上舔噬身上的伤痕,颤颤兢兢闭上眼睛,沉吟片刻,道,“你母亲在工作时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被人用法力消除了记忆。”
  b# n7 B/ Y$ V& C“是什么人干的?”步云冷冷问。6 X, J8 b) \7 v7 R. p1 [
“查不出来。”六腿山猫怯怯回道。, A  s& Z, N. ^( @
阴冷的煞气陡然在步云身上弥散开,“你没说实话?”' |  w! [! R( R6 f' O1 z
“我说的是实话!”六腿山猫连忙辩解,“真的查不出来。”
" s1 P2 j! U/ N0 p6 T步云盯着瑟瑟发抖的六腿山猫,刚刚它被符火烧得胆颤心惊,谅它也不敢说假话,于是又问道:“知道我母亲看到什么了吗?”
$ @8 w' j4 j9 p: k六腿山猫沉默片刻,道:“一个女人身后有两个影子。”& ]6 }& w' q7 A- `- H( p6 w
步云暗暗点头,它所说的与母亲醒来后重复的话一样,看来它说的都是实话。“算你识相,以后要是再敢跟我谈条件,哼哼!”他阴冷地盯着它。0 J4 `1 V& u2 R
“不敢了!再不敢了。”六腿山猫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像看一尊死神一样怯怯看着他。% c; c! N. u9 t! S
“哼!不敢最好。”步云冷冷盯着,“回去吧!”
1 V+ b- h. R+ H& l. p- x1 t六腿山猫如临大赦,连忙磕头道:“谢谢!”话音未落,就将烧得惨不忍睹的身体隐匿到可爱的斑点狗里面。7 X+ r% z4 m4 Q# J  [* y& Y2 m
步云抬头望着窗外的斜阳,一脸凝重,查不出身份的人,有两个影子的女人。什么样的人是查不出身份的呢?他跟有两个影子的女人又有什么关系呢?母亲是因为看到那个女人有两个影子才会被清除记忆,看来事情的关键在那个有两个影子的女人身上。8 X3 C$ N  @- T1 ]) H; R0 U! e
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伤害了与他相依为命的母亲,他是决不会善罢甘休的。
4 W0 L3 A$ z! N. B- H0 {6 M黑夜降临,城市的另一头,有人注定要有一个不眠之夜。

评分

参与人数 2冥币 +10 鲜花 +4 收起 理由
小昭 + 2
29号 + 10 + 2 支持原创~感谢与大家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1-8-17 21: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浪孤狼 于 2012-4-15 14:52 编辑
* I  ^3 U+ r/ o- z  F% V7 d- P9 G- L  ~) B& s# @( m; g5 M
    第三章  枭刹! W3 g4 a  y7 e, K; G1 ?- H! e/ Z" S
别墅区的石板路旁翻卷着随风而舞的落叶,昏黄路灯下,它们沿着马路牙子时断时续的飘舞,有的停留在某个沁着花香的花枝下,有时滚落到散发着恶臭的阴沟里。走出别墅区二里之遥,眼前是钢筋水泥筑就的丛林。
8 G  |( k( o+ L这里高楼林立,汇聚知名公司的摩天大楼,高中低档的宾馆酒店,引领时尚前沿的购物天堂,暧昧复杂的夜总会ktv,让人迷醉放纵刺激麻木神经的酒吧……还有那些住着中产收入人们的高层。
/ `) n$ G% T$ \宽阔的街道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人群尤如潮水。街道两侧霓虹刺眼,灯光恍惚,各种名牌产品的广告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白天繁华的一切并没有随着夜幕的拉下而沉淀出些许安静,相反的更加疯狂躁动。  d4 |8 a! g; h0 ^
摩天大楼里毫无规律的亮着白炽灯,那是有人在职班或是加班,或是进行着秘密的经济阴谋;宾馆酒店的接待大厅里人头攒动,有出差的负责人,也有公款旅游的高官,更有偷情的男女;
* J& K# o! j7 ?- M) h% m4 T购物天堂里不时走出手拎大包小袋的女人,她们或人老珠黄、或妖艳风骚、或青春靓丽,有商界的女强人、有官界的女领导、有身处高位的公司上层建筑、有被包养的小三、有来钱异常容易的妓女;# J' S1 s: S' C& E
夜总会门前停着各色豪车,车上下来的人行色匆匆,在相关人员的陪护下快步走进涌出糜烂气息的奢华之门,回头在看那些豪车,无一例外的,一块深蓝色的布条将它的身份隐去;
6 f) D$ a' H, Q- ^% M- ]+ O酒吧门前聚集着一帮奇装异服的另类男女,他们在酒精和冰毒的麻醉下大呼小叫,恣肆放纵着自己的情绪。几对疯狂的男女靠在七彩的墙体上忘我的亲昵着,将自身最骄傲的东西上展露在伴侣眼前,任由对方啃噬抚摸动作。& r5 M4 ~: V! w6 T& s
看到这些,思尘发出无奈的叹息。从他们的装束上可以看出,这些人都是贫民区那边过来的,他们那种非主流的打扮是富二代、官二代们嗤之以鼻的。这种场所里有专门为富二代、官二代们准备的奢华包厢,他们是不会在大庭广众下放肆的。因为就算他们不要脸,他们的父母还是要脸面的。
5 {$ g: k1 P; s3 H5 l穿过高耸入云的钢筋水泥建筑,一座宏伟的高速公路横亘在半空,走过阴冷黑暗的桥洞,前面是破旧的街道,低矮的建筑,杂乱的铺面。这里是贫民区!9 H" |7 [) ?+ j( [1 s. J( [$ s8 n7 ^
一座连载其他城市文明的高速公路,将这座城市经纬分明的划割开,桥的一侧是五光十色灯红酒绿的大都市,而桥的另一侧是黑暗无光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贫民居住的贫民区。$ q7 O' H! f! E; w- M5 h/ [
比贫民区更悲惨的是下水道,那里住着失去劳动能力的青壮年,被不孝子女赶出家门的老人,家园被强拆而无家可归的弱势群体,患有某种不被世人所接受的疾病的病人,还有就是身份复杂的怪客……; Q4 i7 Q9 I# T% R
飘浮在黑沉沉的夜空中,思尘俯视着两个极端的世界,面沉似水。改革开放百年后的成果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品牌店遭疯抢,买大牌如同抢白菜土豆,另一方面,有很多人因看不起病、读不起书、买不到房子而奔波在社会底层,更有那么一些人,因得不到有效的福利及保障,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Z% v- c) C% _4 b4 \
正当她沉思辗转时,不远处忽然响起枭啼般的笑声,冷冷的凄利刺耳。她精神一震,幽暗的眸子划过一丝惊异,闪身飘向枭啼的源头。( A, f2 m' h+ r* q" h
北山之巅立着一个人影,黑色的长袍随着山中往来的冷风鼓动着。头戴宽大的黑色风帽,整张脸隐在其中,叫人看不清面容,只有几缕调皮的长发探出来随风而舞。在他宽厚的肩头扛着一柄硕大的镰刀,杆长十米,刃长三米,在清冷月光下闪动着刺人双眼的寒光。
( F; ]- q% m' C看他这身装束,思尘已猜出他的身份,冷笑道:“不在西方老实收割,跑到我们东方来度假吗?”
1 K' k6 A! \1 E& i8 Y( I那人对她的话不以为意,哼哼冷笑道:“东方与西方有什么区别,到哪不是收割。”: N& S% c9 t$ D+ ?
“东方不是你的职责所在。”思尘冷冷道,秀眉缓缓挑了起来,“况且东方自有他的收割者,不需他人染指。”/ e0 f5 m4 M* B5 `: o. F) @
“哦?是吗?”那人呵呵低声笑起来,“东方,人间乱成一锅粥,天上同样乱成一锅粥。人间的收割者徇私舞弊、贪污枉法,天上的收割者亦是假公济私、草菅人命。”他略微扬了扬隐在风帽中的头,讥笑道:“你不要以为你是救世主,现在没有谁是救世主。”
0 u, B  N* U/ C, L思尘心中大怒,冷哼道:“我是不是救世主不需要你说,你胆敢在我们东方做出什么事来,我定会尽一个东方人应尽的职责,将你铲除。”
7 D2 W' M& R6 s- r3 E$ d那人像是听到什么非常好笑的事一样,哈哈大笑不止,“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话音未落,他手中的镰刀已从肩头横扫过来,冷硬的罡风“咝咝”呼啸。
* r$ M( W+ k, A9 m思尘见他陡然出招并不慌张,娇巧的身体轻轻一个翻转就躲过这凌厉一击,右手在腰间一探,一条由金环、银环双蛇绞成的长鞭“嗖”地卷向那人的脖子。那人叫了一声“好”,缩脖扭身闭了开去,两人你来我往斗在一处。
2 ]% F( g. C" c4 E远远只看见两道人影上下翻飞,两件兵器在夜风中呼呼作响,不知斗了多久,两人突然停下身形,各自将兵器收了起来。
6 ]; f+ ~0 W, t: G- V' x# c9 t( k9 B“不愧是佛门弟子神道中人。”那人对着思尘坚起了大拇指,由衷的赞叹。
( ?9 r) W! U; ^5 K“哼!明明是东方的枭刹,却打扮出西方收割死神的模样!”思尘不理会他的夸赞,斜睨于他的装束,不由撇撇嘴。; k  Q( K" v+ {5 T2 v
“我并没有说我是西方的收割死神。”枭刹呵呵笑着,听到耳中却听出一番冰冷,“我这也是追赶潮流嘛,你看我这个样子打扮是不是很拉风,是不是?”似乎对自己的这身装扮很满意,不停地向思尘展示着,也不理她愿不愿接受。
2 i8 n2 s7 ?" L“哼!”思尘冷冷哼了一声,“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对影自赏吧!”说着,纵身离开北山之巅。; A; s2 \/ U. M  l& W7 w
看她的身影转瞬消失在黑暗中,枭刹周身陡地散发出阴冷的气息,一双狭长的眼睛在风帽里寒光盈盈。“闯来坏我事,若不是看在你是佛门弟子神道中人的份上,定叫你横尸当场。”一番话说完,北山之巅的气流忽然凝成冰棱。
2 Q! ~% p! Z2 P3 L& p7 v- o. j思尘闪身离开北山之巅,一双手心里早已攥满了冷汗。刚刚的事想想竟有些后怕,枭刹能放自己走,显然是给了佛门和神道的面子,不然今夜怕是难以脱身。原以为是西方的收割死神,没料到竟是枭刹,比西方收割死神更为可怕的一个角色。1 s$ g( o( W; s; S3 D* O
不知他深夜至此有所谓何事,不知自己的突然出现有没有坏了他的事。想想应该是没有坏到他的事,不然就算有佛门和神道的面子自己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 L* s& C8 C1 e9 C) ?/ r7 w& |& y北山里忽然吹来一阵若有若无的风,夹杂着数九寒冬的刺骨,思尘不由得一阵颤栗,原来身上的衣衫早已湿透,被寒风一吹竟然结成一层薄薄的冰。她抬手拭拭额头上沁出的细汗,忽然发现在前面不远处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仿佛死去。
" U& z1 W7 C7 L: b5 c+ b* b( d意识到那里出了事故,她快步走过去,只见一个女子静静躺在那里,浑身赤裸,雪白的肌肤上布满青紫相加的齿痕、掐痕,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一片死灰,呆滞地望着漆黑的夜空,在她身边散落着一地撕碎的衣服。
9 `9 v+ p, X# ~; z- M: n0 @4 s看到这种场景,思尘的心仿佛被重拳击打过,一阵心痛一阵窒息一阵压抑,压抑得她喘不过气来。“真是个畜牲!”她咬牙恨声道。
) B- V6 S( f0 W“妹妹!妹妹!”她蹲下身子,轻轻呼唤着,可是那个女孩子像死人一样,没有丝毫反应。“妹妹,你怎么样了?还好吗?”她努力呼唤着,试图将她从游离的假死状态拉回来。
, p9 M* [# \9 ]+ p; h: g在她声声呼唤下,女孩子终于有了一丝反应,呆滞的双眼渐渐有了神彩,涣散的目光缓缓聚焦到思尘脸上,“我还好吗?”女孩子的喉咙里挤出一句完整的话,可是那干涩、沙哑的声音竟像是从坟墓里吹来的冷风,“我还好吗?”她惨然一笑,晶莹纯洁的泪水顺着眼角无声地滑落。
, S: e7 C3 ^9 s$ Y& X9 b 她的脑海里不禁闪过刚刚发生的可怕一幕……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11: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果断沙发
3 |: t$ U3 \! {: L- u5 h看看再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11: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影子,有点像倪匡大叔的卫斯理系列里的《影子》% t% T) P4 W  }& m. g8 R
& n1 s8 ]" [/ U$ @; Z2 o

2 u& }7 ^1 \, I( ^8 X$ m9 E, C能看风水、能批八字、能断阴阳事,他可以行云步阵捉恶鬼、可以仗剑捏发下降头、可以开天眼上达天意下知地声。就连苗疆的巫蛊他也是精通得很!
* Z" n; K0 |/ p' e" {! X9 w  b4 t9 @# s* @
太神了点吧& L) V4 @/ ]* h" k
2 E7 w: x& N5 u* {1 k. r
搜了一下,果真的原创首发9 `6 Y4 c. ?% v
必须支持,这个可以有!% g7 r# P; z+ ^3 e' ]" B
请继续

评分

参与人数 1冥币 +10 鲜花 +2 收起 理由
29??· + 10 + 2 哈哈 谢谢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9 12: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浪孤狼 于 2011-8-9 12:32 编辑 8 q+ }6 p, c8 p7 U

) `; A7 y  S7 N0 Q$ ^. [

第二章 六道外的无极

     思尘伫立门口,无神的双眼怔怔望着门外漆黑的夜色。似在等待,但不知在等什么,只知默默地等待。突然,外面传来尖锐的铃声,分外的刺耳。她的精神一震,“来了!”下意识冒出这个念头。

然后就看见一个年逾弱冠的帅气男子垂首走进。他手中牵着一截粗麻绳,粗粗的麻绳趴在他宽厚地肩头,竟像一条噬人的毒蛇。在他身后,是一个一个精神萎靡、神志痴呆、仿佛丢弃了灵魂的行尸走肉的人。他们被粗麻绳绑住双臂,亦步亦趋地向前走着。几个身着重铠、头戴铁盔、面色乌青、手持钢叉的武士在队伍两侧虎视眈眈,若有人反抗,回答的是狠狠一叉。他们没有理会思尘,仿佛没有看见一样,径直穿过。

不知为什么,思尘下意识跟在他们后面,一路跟下去。走在队首的那个人她从未见过,但却觉得很熟悉,好像认识了几个世纪!

天空异常低沉,四周异常漆黑,但却不是黑夜所特有的黑。漆黑的天地间死般寂,突然响起的潺潺流水声将这死寂打破。思尘愕然张望,蓦地发现身侧是一条乌沉沉的大河。谛视下,不觉悚然,乌沉沉的河面上浮浮沉沉着一具一具白骨!

她下意识以手掩口,狠狠咽回冲到喉间的尖叫。惶然抬首,远远看到他们上了一座桥。

桥是木制结构的,看起来很夯实,几组桥栏雕得格外精美,但传达出一种别样的感觉。——世上最可怖、最骇人的,莫过于这座桥、这几组精美的桥栏。长长的队伍走在桥上,他们身上穿的褴褛衣衫在往来的冷风中飘摇。

思尘跟在他们后面,心底里突然升起从未有过的恐惧。这座桥上没有刻名字,但潜意识却告诉她,这是“奈何桥”——是阴间的“奈何桥”!

一直跟到桥堍,心底里的恐惧越发浓了。我不要上这座桥!我不要上这座桥!一个声音在思尘心底里呐喊。可是双腿完全不受地控制地向前向前,一步一步走上“奈何桥”! 思尘血脉贲张,心跳加速,瞳孔急速缩小,呼吸几至窒息——她蓦地睁开了双眼。

清冷的月光从落地窗外投射进来,为室内家具镀上一层梦幻般的银色。思尘勉强笑了笑,刚刚——原来是梦一场!活动一下略微僵木的身子,她翻身面向窗外,姣如明月的面孔突然扭曲变形,睡梦中的尖叫在这一刻彻底释放出来。

思尘拥被而起,满面惊恐地看着傲立窗前的颀长身影。“什么人?”她颤声叱问。那个颀长身影包裹在一团黑雾中若隐若现,唯有一双紫色双眸闪闪发亮!

    紫色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她,温柔的目光中仿佛糅集了千百年的痴恋,痴痴的目光仿佛生生世世都不会厌倦。好熟悉的目光!思尘的心房没来由的一痛,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轻轻拨弄了某根尘封多年的心弦。“我们曾经相识?”她轻声喃喃道。

那双温柔的紫眸子里倏地冒出一丝惊喜,似乎期待她认出自己已经许久许久,久得都落满了尘埃。

“你为什么不说话?”思尘奇怪地看着那个欣长身影,“我的心灵能感应到你的惊喜,只是我,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你……”两道秀眉慢慢皱了起来,怎么也想不起何时与他相识。听到她并不曾真的忆起过去,黑雾中若隐若现的身影忽然消失在她眼前,清冷的的空气中只留下一丝无奈的叹息。

“他……”思尘怔怔望着窗外,轻声道:“小白,你能看到他的过去吗?”

横陈在落地窗前的贵妃椅上平空闪现出一道雪白身影,是一只白狐!雪白的皮毛像一匹柔顺的绸缎,在清冷月光的照射下,散发出柔和的莹光。身后九条硕大的尾巴轻轻抖动着,显示出它是一只修练已达巅峰的白狐。

它斜倚在贵妃椅上,眨着一双幽深灵动的黑眸,幽幽道:“我看不到他的过去。”

“你看不到他的过去?”思尘有些意外地看着她,不相信这话是出自她的口中。

小白并不在意她那副不相信的表情,娇柔的身子扭了扭,选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贵妃椅上,缓缓道:“那人的真身被一股强大的法力束缚着,而他刚才现出的‘影身’又设有结界,所以我看不到他的过去。”

“以你的法力,在六道中无所不知无所不能,难道说此人所处之处不在六道?”思尘疑惑道。“不在六道之内又在何处?跑出三界不在五行,难道那人像佛、菩萨、罗汉一样……?”她被自己说的话吓了一跳。

六道即天道、阿修罗道、人道、畜牲道、饿鬼道、地狱道,天道、阿修罗道、人道为上三道为三善道,因其业力——也就是善恶二业,即人们通常说的因果——较善良死后投入此;畜牲道、饿鬼道、地狱道为下三道为三恶道,因其业力较惨恶死后只能投到这里。

一切处于分段生死的众生,皆在此六道中轮回。所谓轮回者:指其生生死死,来去往复,犹如车轮的回旋,在这六道中周而复始,无有出期,故名六道轮回。世间众生无不在轮回之中,只有佛、菩萨、罗汉才能够跳出三界,超脱轮回。

小白对她的疑问不以为忤,对她大逆不道的话也不在意。她是肉眼凡胎的凡人,虽然天眼已开,但尚未达到无所不知的境界,不知道一些事也是很正常的。

小白仰望夜空,幽幽道:“六道以外,尚有无极。而那人,正身处无极之中。”

“无极?”思尘不解。

“无极没有上下,没有前后,没有左右,没有中心,没有边界,那里是无穷无尽的混沌。”小白淡淡解释道。“那里一片黑暗,没有希望,没有时间,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无涯的煎熬。”

思尘蹙起眉头,道:“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地方,那地方是用来做什么的?”

“那里……”小白幽深灵动的眸子里突然闪过一丝慌乱,“那里,我的法力还无法到达,所以对那里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

“哦!”思尘见小白似是很不愿意提及那里,也就住了口,不在追问。“我要出去转转,你跟我一起吗?”

“你自己去吧,这个时间是我修练的时间。”小白道。

“好吧!”思尘穿上衣服,开门溶入凄迷夜色中。

她住在环境幽美的北山别墅区里,在这个城市里虽说不上是顶极别墅区,也算得上是中上层社会名流的居住地。因为这里住着的业主非富即贵,是以别墅区内栽种着各种修剪整齐的花草树木,零落着装修精美的亭台楼阁,还有人工巧致的喷泉及假山。

思尘的背影慢慢消失在绿化丛中,小白远远看着,幽深的眸子突然深沉起来。她没有告诉思尘那人为何身处无极之中,不是她不知道,而是她不能泄露天机,不能违逆上听,不能拨乱命运的转盘。

  她忽然幽幽叹口气,喃喃道:“也不知思尘能不能想起前世的过往,如果想起来了必然会引发一场空前的浩劫,如果想不起来,那五百年一次的浩劫怕是也躲不过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12: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勾魂使者被楼主都给美化成风度翩翩的小生啦" b0 H8 x7 O8 M
更新速度很快,非常给力
6 u& {/ i- z8 x( c( K, P* \0 a+ h/ w& k  非一般的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15: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喜欢这种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15: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很期待!希望能看到完整版,不要后面又让到什么文学网站去读,有什么yip,以前在博客上读过许多连载小说,总是读到一半就没了,支持楼主,期待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9 17: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飞翔天使 发表于 2011-8-9 15:59
8 j+ Z6 }9 N) s3 Z很好,很期待!希望能看到完整版,不要后面又让到什么文学网站去读,有什么yip,以前在博客上读过许多连载小 ...
* v3 S% ?  ^9 ]: H& \" r: ^. R
放心!我不会跟别的网站签约,也不会半路转到别的地方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9 17: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10 12: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年头当保洁工人都不安全了~ 接着看~ 哈哈 楼主写的很好 人工顶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1-24 07:35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