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流浪孤狼

[长篇连载] 苍天眼 (原创+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8 00: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的小说。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7 11: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俺们又从地狱回来啦!哈哈哈!LZ继续更啊!我挺你!^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6 15: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6月11日东莞大巴灵异事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4-15 18: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  诡异之气
# W# A) I8 K2 g) y7 i  x7 P1 @见一切恢复平静,看热闹的村民陆续离开金老三的家。小丽见没什么事了就想回家休息,可是看思尘步云魏子俊三人没有离开的意思,只好陪着他们一起留下。心想:他们是城里长大的,这种灵魂附体的事见着稀奇,多看会就多看会吧!
2 V  Y+ S3 v  J1 E4 k* A隐在人流中的老关太太在儿子宝儿的搀扶下颤微微走到金老太太近前,温言软语劝解一番。两人年轻时从不同的地方嫁到这个村子,几十年过去了,她们之间的情感一直如同姐妹,好姐妹的事情自然不会袖手旁观。6 a# Q. z1 _% t+ G2 z
三个纸人只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完成,别墅和跑车只能到城里的祭祀品商店去买,给慧儿送去的日子定在本月二十八太阳未升之时,也就是后天清晨。最后,老关太太特意交待金老三,去买跑车与别墅时务必买千张金箔纸回来,和媳妇玲玲亲手叠成金元宝,待二十八那天一起烧给慧儿。
. E+ ~- P3 ~4 Q- s! m) p3 \千张金箔纸叠成金元宝的事老关太太千叮万嘱,且神色古怪,一双阴冷的眼睛里不时闪过狞狠,这引起思尘的注意,她不明白老关太太为什么会有那样可怕的神情。
7 E, H3 s' R2 H5 C) z第二天清早,金老三乘早车来到市里,买了别墅跑车和千张金箔纸,回到家里后和媳妇玲玲一起将千张金箔纸叠成一个一个金灿灿的金元宝。日头西斜时,老关太太的儿子宝儿将三个黑帽蓝衣黑裤的纸人送来,临走时千叮万嘱,一定要在明早太阳未升之前烧掉。/ O+ u* y' N+ v' M3 l7 W# X% T
这件事是金老三家的私事,这件事与任何人无关,这件事只是村民们茶余饭后的闲聊,这件事不应该进住到任何人心里,可是这件事却进住到了思尘心里。
" C0 |7 z& A) B. d, ?4 B7 G从金老三家回来后,思尘的脑海里始终萦绕着老关太太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可怕神情,她意识到那千张金箔纸的事情并不像表面上看的那样简单,可是她又想不通哪里不对劲。
% v9 v& a" H# z/ P9 {  ~- J+ a二十八这天清晨,沉睡中的思尘霍然醒来,醒来时周身冷汗,一颗心跳得如同擂鼓一般。她手按胸口,深吸几口乡村特有的清新空气,好半天才平静下来。0 b& [9 S) h  _
“好像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她低声喃喃,闭上眼睛努力去回想梦境,可是这次却不同往昔,连个片断也未想起来。她睁开疲惫的双眼看向窗外,此时东方已泛鱼肚白,家里有牲畜的村民吆喝着牲畜向山里走去,手中挥舞的长鞭不时发出清脆的响声,这可以使牲畜走得更快些。; W# E4 r# g& C1 y/ ^& k3 D3 |
她穿上衣服轻轻拉开房门,悄悄来到院子当中,负手仰望着青蓝色的苍穹,喃喃道,“为什么我的心会如此慌张呢?”她秀眉紧锁,“在垃圾场遇到那些怨气时也不曾这般心慌,为何老关太太那个神情会让我心慌至此呢?”
! _1 G( z1 z$ Z; C9 M1 q “你也发现那个老关太太不简单了?”乍闻之下,思尘全身肌肉猛地收紧,待听出是步云的声音才缓缓放松下来。她站在那里没有动,淡淡道:“她看上去亦正亦邪。”
2 v3 Y2 _) ]. q5 d; v" [步云走到她身边,与她并肩而立,道:“这几日我暗暗观察过她,她那条残腿上有黑气缠绕。听村民说,她的腿原本是正常的,几年前的一天突然就残了,因为她常给人看虚病,所以村民都说是她得罪了神灵,所以才遭此报应。”
9 A% a- U1 I9 j! C8 L6 M思尘淡淡道:“她腿上缠绕的黑气甚是阴邪,我想,她所得罪的怕是冥界。”
6 o$ S9 d# F; _7 C: k: z9 a步云颇为感慨道:“做这一行的,不可能做得面面俱到。”
: l6 R- u8 [3 p9 G" W" ~1 f思尘淡淡道:“她若是没有做违背天地法理、违背良心道义的事,是决然不会有此下场的。”: `, _. f" ]# S: t; Q% P' g. ], {2 L
步云沉吟道:“你有没有发现,她儿子小宝的双腿上也有同样的黑气缠绕。我问过村民,她儿子的腿是天生的残疾。”
$ J2 u3 M3 _  k9 W思尘淡淡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老关太太年轻时就常给人看虚病,不经意间得罪了冥界,冥界为了惩罚她给她一个双腿残疾的儿子,希望她能有所感悟,可是老关太太似乎并没有收敛自己的行为,这才惹得冥界将她的腿也弄残。”顿了顿,她轻轻叹口气,“老关太太若是仍不知悔改,恐怕命将不久,甚至会连累她的儿子也跟着丧命。”9 C3 X* J2 c- ]2 P3 N/ J; z$ m
    步云轻轻点点头,道:“如果有人不遵循自然运行,违背天地法理、良心道义,破坏六道轮回,自然是无法存于天地间,也必然会受到天地的惩罚。”0 }: j" a- h8 _8 N+ W9 c7 p
思尘叹口气,道:“老关太太一人之罪,却要殃及她的儿子,想想实在不忍。”7 `6 P) w0 w" b. [+ P2 O
步云冷冷道:“如果她的罪殃及到了她的儿子,那么说明,她所犯的罪定是天地不容,否则是不会祸及子孙的。”
4 Q. `. y3 z. W0 _: q9 z) A2 |此时,青蓝色的苍穹渐渐明朗起来,村子里也悄然响起人与动物的和谐之音。思尘将目光落到前方百米之外的十字路口上,此间地势平坦无阻,远远看到道路东旁有一片白杨树,高大笔直而且浓密的树影将路口遮着,所以那个十字路口看上去有些灰朦朦的感觉。
; u8 o1 a, G% _  d' Z6 W$ t# X  f那里空寂寂无往来行人,看来金老三还没有去。思尘暗暗想着,嘴上却道:“她千叮万嘱,要金老三叠出千个金元宝,不知她是何道理?”- ^$ }& N) ~! J# B+ {% L6 }
步云扭头看着她,问道:“冥界通货膨胀的事你听说过吗?”4 H8 F/ w/ Q5 t
思尘点点头,道:“五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清明、鬼节、大年三十,很多人都给先人烧纸钱,而且每张面值都是佰万,仟万,上亿元的,最后搞得冥界通货膨胀、钱币贬值。”( l3 t. a! f' a# g5 k( r
“是的!”步云点头道,“后来是冥界的财务部长找到人间那些印制冥币的产商,才吓得他们不在印制大面值的冥币,冥界的货币危机才得以解决。”
; v5 V3 M* E* t# |: d; u7 o- v. f想到冥界财务部长亲临人间解决冥界的通货膨胀,思尘不禁展颜浅笑,道:“为了冥界众生的安定和谐,也难为他老人家了。”# ]* S5 W) d( \
自认识她,她要么面无表情,要么就一副悲天怜人的样子,这不经意间的浅笑,仿佛料峭冰山上陡然绽放的凌霄花,轻轻暖进他的心窝,他不禁暗想:如果这暖如春风的笑容时时刻刻出现在眼前,那该是怎样的满足啊!& x9 S0 I8 Q3 x; v" f. a5 S
他正自顾自痴痴看着难得一见的笑容,思尘突然脸色微变,口中惊“咦”道:“快看那里!”
' L- |: k) a% r# y  P' G* i步云猛地收回神思,双眼顺着思尘纤手点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前方百米外的十字路口上站着一个人,正从道旁的农用四轮车上往下搬东西,不用猜就已想到那是金老三,他正在搬别墅、跑车、三个纸人,最后拎出一袋金灿灿的金元宝。“那不是金老三吗,有什么问题吗?”/ c2 p4 o8 K. v. `
思尘神色凝重,双眼紧紧盯着十字路口,沉声道:“你仔细看。”
6 Y3 m8 K2 T/ e& H4 R金老三将别墅和跑车并排放一起,又将手中塑料袋中装着的千个金元宝放到跑车上,这才从上衣兜里掏出打火机,矮身蹲下,右手拇指轻按,桔黄色的火苗“噗”的升腾起来,很快将别墅的院门点燃。
  j2 ~8 y' Q" G" G* \3 g( ~正值盛夏,天干气燥,别墅等物又是纸制品,虽是清晨,气温稍低,但还是很快燃烧起来。远远看去,烈火熊熊,恍惚间看到那三个纸人在撕心裂肺的哭喊,挣扎着想要爬出火海,可是大火很快就将他们吞没。
- \! {  F/ B  o" A0 I4 Y% t步云看在眼里,不禁寒到心底,失声道:“这是怎么回事?按说纸人不应该有此反应啊!难道说……”他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N9 S, U/ K! F7 C
思尘的神色更加凝重,清冷的眼睛里只剩下一片浓墨似的乌黑,她沉声道:“你看十字路口,有黑色地气升腾。”: ~1 \/ M6 w3 S! [! A2 W1 Q
闻听此言,步云凝眸望去,在熊熊火堆四周,隐隐升腾起丝丝缕缕的黑气,开始时黑气很淡、很轻薄,可是眨眼间就变得厚重浓黑,翻滚着将那堆火焰包围,缓缓在火苗的顶端聚集到一处,就像一口倒扣着的锅。
. F) G; I0 a5 `* l7 A黑气做了一个短暂的停留,忽然原地旋转起来,将烧尽的别墅、跑车、三个哭喊的纸人及千个金元宝卷进地下,只余一堆尚有星火闪动的灰烬。
- {! Y" V: C* g5 g4 a8 c3 Z% y& W守在一旁的金老三是肉眼凡胎,所以看不见那团诡异的黑气,也没有看到黑气将烧给他妹子的东西平地卷走,他只看见给妹妹的东西都烧干净了。望着那堆青烟袅袅的灰烬,他喃喃道:“妹妹,你要的东西都给你送去了,你在下面再不会孤单寂寞,再不会受人白眼了。在下面好好生活,别让自己受委屈,哥哥到鬼节时在给你送些钱。”说罢,转身走向农用四轮车,发动起来后坐上去,向家的方向开来。* i# I9 q: p1 U/ J: K, O
思尘转头看着步云,道:“看到了吗?”, v: r) i2 P3 M# Z9 {
步云神色凝重地点点头,“事情有些奇怪。”
- E2 i; \" G3 U1 ~. N思尘点点头,若有所思道:“不止奇怪还很诡异。”
2 ~; n, }4 ^5 [+ P! k, s- ~她的话音未落,脚下突然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若是觉得奇怪,就跟来看看吧!”- n2 S& z1 A, d) u& U5 ^4 l/ F
两人悚然一惊,低头向脚下看去,只见地面黑气升腾,眨眼间就将两人笼罩其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22 05: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4-29 16:33: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 血雨腥风
, L+ u. {1 Q& G' u! z. J$ ?5 N9 B浓黑的气体渐渐散去,出现在思尘眼前的是一片荒芜景象,灰蒙蒙的天低沉地垂着,四周飘渺着若有若无的雾气,眼前一望无垠的灰土地上仿佛有可以行走的道路,可是细看之下好像又无路可走。身处其中,她只觉无涯的诡异与恐惧像海浪一般,一波一波向她无情地涌来。! s$ X( I$ t0 Q; ]/ W2 j+ O
死寂的天地间突然响起“唬唬”声,她警觉得竖起双耳,仔细辨听声音的来源,当发觉这诡异的声音来自身后时,她缓缓扭回头向身后看去,不禁变了脸色。
/ O; y8 j0 K3 I! t0 ?6 D. t- V一个体形巨大似牛的无毛狗坐在身后,不停蠕动的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唬唬”声;最让人恐怖的是它长了三颗硕大的狗头,每颗狗头都有洗手池大小,六棵獠牙挂着腥臭的涎液龇出三张血盆大口;三双绿茵茵的狗眼睛直视着她,一双眼睛看着她的头,好像在算计是否能一口吞下这个脑袋,一双眼睛盯着她的肚子,似乎想看穿她腹中有无美食,一双眼睛死死瞪着她的眼睛,想从中看到人类最原始、最本能的恐惧。: W* ^* o. `( o5 }4 d4 x  O% {/ M5 ^
人类遇到危险时的本能就是逃跑,能逃到哪里就逃到哪里,然后找个自认安全的地方隐藏起来,于是思尘逃跑了。
" r7 Q) q+ {5 C$ @在这个分不清东南西北的荒芜之地,她不知该逃到哪里,可是她不得不逃,因为那个三头巨犬正在她身后穷追不舍。看那畜牲满嘴流涎,六只眼睛里尽是看到猎物的贪婪,如果被它追上定会葬身其爪牙下,落个尸骨无存。
4 _/ b& i% k( _2 }5 m她从来不是一个好动的人,上学时最讨厌的是体育课,走向社会后更少有运动,唯一的运动就是瑜伽,此时为了活命她施展出全身力气飞快的向前迈动双腿,竟然跑出飞人的速度来!
: C+ t; a9 J4 a( `3 T! w可是毕竟体力有限,很快她就气喘吁吁、双腿如灌铅一般,越跑脚下就越踉跄、胸腔内的呼吸越紧迫,最后两腿一软,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o9 Y0 W6 M& t
她知道只要这么一停下来这条小命就算没了,可叹她风华正茂,此刻此时要死在这个不知是何处的地界。她艰难地扭回头,绝望地向身后看去,荒芜的天地间并没有那条三头巨犬的身影,瞪着惊惧的双眼四下搜寻,灰蒙蒙地空间里连个虫子的踪影都看不到,只有她一人瘫在地上,贪婪地呼吸着空气。回想刚才被三头巨犬追咬的情景,仿佛做了一个可怕的恶梦,若不是她的胸腔此时像快速拉动的风箱,真的会相信刚刚做了一个恶梦。  a) g+ s  R$ v0 y- S. K0 Y2 f; k
歇息片刻,想起那团黑色气体将步云他们俩人包裹,她被送到了这里,不知此时步云身在哪里,会不会也有危险相伴?这里景象荒芜,十分陌生,不知是何地方,又该如何走出此地?抬腕看看时间,已是上午9点钟,距离他们被黑气侵袭已有5个小时时间,可是她确感觉好像只有短短几分钟。8 H% M! h+ d5 q& J- u6 z; `% }; }/ y3 G- E
她和步云不见了,魏子俊、冷香凝、还有表叔表婶,不知他们会不会四处找寻,亦或是错误的以为两人是过二人世界去了。想到这里她摇摇头,不可能的,魏子俊会给步云拨打移动手机。想到移动手机,她伸手摸向身体,不由懊恼得用力捶着地面,清早起来根本没有把移动手机带在身上。不知步云有没有带在身上,如果能接打电话就可以联系到魏子俊,如果无法联系上任何人,那只能靠自己、靠运气了。
' X8 h! {1 V8 R0 `  U   茫然四顾,看四周的景象都一个模样,辨不清方向,不知该走向哪里,哪里才是能出去的方向。她不觉叹口气,忽有一滴冰冷的液体不偏不倚落到她的脸颊上,黏腻腻的不肯滑落。她伸出纤纤手指轻轻触碰,竟是一点泛着浓重腥气的鲜红,小心地凑到鼻端,一股呛人的血腥气直冲大脑深处。5 R5 X. i3 h) Z3 e, Y
怎么会有鲜血滴下?她忐忑地眨着眼睛,抬首望向天空,上方灰蒙蒙的不知该不该称作是天空,低低压下来的灰蒙蒙什么都没有。
) V6 K( B, p0 ~4 P6 [* D/ V7 T9 M: U指尖那点腥红兀自耀眼,仿佛在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一阵冷风不知从哪里吹来,轻轻拉动她的长发,像一位温柔的舞者扯动着自己的舞裙,在孤寂的舞台上翩翩起舞。
" W. I7 k  P- r0 R% s( ]- G思尘的脸色忽然就变了,她从地上爬起来警惕地四下张望,若有若无的冷风中裹挟着浓重的血腥味道,吹到身上感觉到阴气森森。0 w  b' b0 [7 J2 ~1 D6 ]
如此浓重的血腥气,堪比屠宰场里的血池,难道这附近有屠宰场?想到这里,她顺着风向想去一探究竟,步行十余米时天空又滴下豆大的血滴,伴着不时吹来的腥风血滴越滴越密,也越滴越急。
1 l7 m1 C/ k" W: p1 ^) G* }这些血雨落到地面上,很快就将地面染成红色,有几处地面略深些,很快就被血雨填满,变成一洼小小血池。
1 S8 V2 N5 B* h% y奇怪的是这些血雨无法滴到思法身上,当天上降下的血雨不在是一滴两滴时,她的身上忽然泛起一层淡淡的金光,将天上落下的血雨阻挡在外。0 d8 W9 |/ D" Z& J
血雨越下越大,腥风也越刮越猛,天地间一片诡异的阴森之气。行走其中,思尘感觉到这气息中有怨恨、有哀求、有咀咒、有绝望……这些欲念像一把一把小刀子,生生割在她的心头,她的心里就不禁生出一丝悲悯。6 m1 }. t  F9 {8 t4 j
血雨下了许久,四野悄悄漫起一层红纱似的血雾,缓缓飘荡的血雾叫人看不清太远的地方,越发显得诡异莫测。/ z( j. F& r3 g1 p2 e+ q
走了不知多久,眼前忽然出现模糊影象,因为血雾迷漫所以无法看清那些影象到底是什么。思尘快步走向那里,离他们越近她发现血雨下得越小,腥风也吹得越弱。待来到他们近前时,血雨忽然停了,腥风也消失了,那层红纱似的血雾不知何时也退去了,那些影象就清晰的出现在思尘眼前,她不禁悚然失色,瞪大的双眼里盈满浓浓的悲悯。

评分

参与人数 1冥币 +5 鲜花 +1 收起 理由
鬼门憬妖 + 5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3 16: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浪孤狼 于 2012-5-13 16:38 编辑 # M* g; l7 J. \% H
: h. j4 Y) A+ D9 p. n$ B

三十一  牛坑地狱
7 z4 U' [  L6 p前面空地上立着许多铜柱,铜柱上缚着许多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在这些人面前站着一个或多个牛、狗、猫,这些牛狗猫像人一样站立着,有的爪子里攥着匕首、有的爪子里拿着水管、有的握着熊熊燃烧的火把、有的爪持人胳膊粗的棍棒,正在恶狠狠残虐着这些反手缚在铜柱后面毫无反抗能力的人类。
+ B# n, g  k# v% t- F几头黄牛双蹄握着人胳膊粗的棍棒狠狠击打着面前男人的口鼻,每打一下它就问一句:你还跑不跑?你还跑不跑?这几个男人年约40多岁,面色黧黑,看他们身材精瘦很像种地的农民。他们的口鼻已被棍棒打烂,鲜血和着棵棵牙齿流满前胸,根本无法吐出只言片语.那些黄牛似乎也不想听他们的回答,它们一边击打一边道:“你活着时这样做,可曾想过死后会有此报应?”
( P5 ~, j) \' {& ?黄牛似乎击打累了,反蹄握着棍棒开始戳他们的双眼,两只眼睛依次被戳出眼眶,上面的鲜血还未及滴下复又缩回眼眶里。黄牛一下一下戳着,“你的眼睛怎么长的,看不到自己家的耕地在哪,要这双眼睛有什么用。”那双眼睛就这样被戳出来复又缩回到眼眶里。
' n" i. p2 V% ~% _; E: N4 _) R口鼻少了棍棒的击打很快就恢复原状,一旦恢复原样男人就开始痛苦的哀号起来,见他们哀号,黄牛停止戳他们的双眼,提着棍棒又开始击打他们的口鼻,“号什么号,你可曾见那些黄牛挨打时哀号过。”6 n  M- }, ?8 _& ^
待把这些男人的口鼻打得鲜血直流稀烂不堪,便开始戳他们的双眼,待这些男人的口鼻恢复原样开始痛苦哀号时,又来击打他们的口鼻。如此反复周而复始。3 A; k' D# s, h5 a. }! `
另一边几头肉牛双蹄攥着水管,凶狠狠把水管塞到面前男人们的口中,这些男人知道它们要干什么,一齐奋力地摇头想把这些水管甩出去,可是这些肉牛哪里会让他们得逞,双蹄快速将这些水管捅到他们的胃里。
  ~$ S) U  {$ B3 x准备工作做完,几头肉牛把水管的另一头放到自己的尿道口,腰部微微用力,一股浓黄的液体就顺着水管流进这些男人的口中腹里。肉牛的尿液好像永远排泄不完,那几个男人的肚子渐渐胀得如同女子怀孕十月一般,圆滚滚的肚皮越胀越大、越胀越薄,肚皮透明得可以看清楚腹内痛苦蠕动的五脏六腑,及胃里那根不停吐着尿液的水管。6 n- W3 P# V/ A: u+ ^# {8 x5 Z
只听“呯”的一声响,几个男人的肚皮像被针刺了的气球一样爆裂开,浓黄的尿液、腥红的鲜血、还有五脏六腑一起顺着破裂的肚皮流出来。男人们痛苦得想要死去,可是偏偏异常清醒,他们想痛苦的号叫几声,无奈嘴里插着一根输送尿液的水管,此时此刻除了挣扎就只能挣扎。
7 o7 k+ ~+ X( ]: D: k# X2 m% g- E见他们的肚皮已被撑破,几头肉牛便不在排泄尿液,伸蹄子将水管从他们的嘴里扯出来,水管甫一离开他们的嘴巴,这几个男人便开始痛苦的哀号起来。凄厉的号叫声中,流在肚皮外有五脏六腑自动回归本位,肚皮就像从未爆裂开一般恢复如初。% d7 H( ]. T: E9 p; z. _
肉牛们见状,双蹄攥着水管凶狠狠塞到他们的嘴里,开始重复刚刚的行动。5 E1 }5 _$ S+ T+ j: p8 l# T
前世受尽折磨苦痛的牛们不许人类喊出声响,相邻的猫猫和狗狗那里却被人类折磨得惨叫连连,哀号不止。
4 h# J4 ~. B  F! v一只玳瑁猫爪握匕首,阴恻恻的笑着,闪着寒光的匕首轻轻抵在年轻男子的咽喉。年轻男子平躺在铜柱上,惊恐地瞪着两眼,拼命摇着头,嘴里哀哀戚戚乞求着。玳瑁猫兴致盎然地看着他,丝毫没有怜悯之意,猫爪缓缓向下用力,冰凉的匕首就由咽喉慢慢滑落至脐下三寸,肚皮破开的刹那,鲜血就像水缸里的溢出的水一样将一切染红。) ?5 r2 B: R# n# ]) m- @& g
玳瑁猫伸出精巧的爪子,勾起年轻男子肚内的肠子,一堆白花花的肠子就被拉出体外,上面鲜血淋漓。两只猫爪子在年轻男子的肚子里翻找着,就像一个外科医生在做解剖,手法麻利痛快,不一会就把肝脾胃肾等脏腑切下来扔到脚下,只余下那棵通红的心脏兀自跳动中。$ T) U. Q1 {. a( s9 Q
年轻男子痛苦的哀号着,声嘶力竭,因为疼痛他以将双唇咬烂,上下两侧的牙根都已渗出血来。他想死过去,可是现在已经是死人了,无法再死;他想昏过去,发现死人连昏厥的权力都是奢望,他只能这样生生感受着痛苦的折磨。- F* j% m( j% G6 L: z; z6 R
玳瑁猫桀桀笑着,喵喵道:“你有没有觉得很快乐啊?”它忽然将爪子里的匕首轻轻扎进那棵“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呵呵,看你这样痛苦,我是很快乐的呵!”
- o) M( P- ?9 L# P/ H# |男子痛苦地挣扎着,脖子伸得长长的,最后无力的垂下。
' |0 ]; k: ]5 v' k8 V“唉呀,这么快就玩完了!真没劲!”玳瑁猫桀桀笑着,一双阴森的猫眼冷冷盯着男子,“你还得陪我玩啊!”它一边说着一边将脚下的五脏六腑捧起来,就像往垃圾筒里扔垃圾一般,一股脑扔到男子破开的肚子里。奇异的,破开的肚子霍地合拢起来,不见半点血腥,不见丝毫伤痕,男子也随之清醒。1 }$ p- ]. T+ s7 }) C% `) `/ o2 T
醒来后发现自己仍被反绑在铜柱上,那只可怕的玳瑁猫仍在眼前,他不禁撕心裂肺地号叫起来:饶恕我吧!饶恕我吧!……1 V; `+ _8 o" _- g2 U7 {" u
在他不远处,一个年轻女子同样撕心裂肺的哀号着:饶恕我吧!饶恕我吧!……在她身前站着一只哈士奇犬,小哈面无表情看着哭天抢地的年轻漂亮女子,爪子里的匕首将她精巧的右耳割下,又拿起一根织毛衣的钢针,慢慢地、轻轻地扎进她水汪汪的左眼里,鲜血忽像夏花一般绽放,璀璨华美!
6 i0 u- i" i* s" b3 k漂亮的年轻女子哭嚎道:“饶恕我吧!饶恕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7 T& ?% t: M& F5 J9 q( q, S1 j. R
小哈面无表情,只是瞪着一双阴冷的眼睛看着她,它没有言语,爪子里的匕首温柔地刺进她的右眼里,轻轻一挖就将黑葡萄似的眼珠挖出来。盯着这棵漆黑的眼珠,它愣愣地发呆——人类常说:人的心是红的所以眼睛是黑的——这棵眼珠明明漆黑如墨,为什么它的主人做的却都是黑心肝的事呢?. b5 s) `( ?! ]( {  C
似乎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小哈摇摇头将眼珠扔开,转身拎过一柄砍刀,寒光闪闪的刀身冷冷映着年轻女子苍白扭曲的面孔。刀光闪过,年轻女子修长的双腿齐膝而断,鲜血尚不及喷涌而出,森寒的刀光从她腰间掠过,将她玲珑的身体断成三节。8 {3 q  n9 K% a2 F9 W
肢解过的年轻女子突然不在哀求,她咬牙切齿恨恨咀咒道:“你现在可以折磨我,但是只要我在世为人,我定会杀尽你的同类!我会用最最恶毒,最最残忍的手段杀光你的同类!”
9 S! r: q% ?$ C: u& |# _小哈仍是面无表情,阴冷的眼睛里却有了一丝淡淡地笑意……
( |' L+ W9 Z* O+ s0 K荒芜阴沉的天地间,不知伫立着多少根铜柱,也不知铜柱上绑缚了多少人类,在这一时刻这些人类都在承受着来自动物们的辣手折磨。
% ]4 {: J9 V! ^4 g0 A1 s4 m残忍血腥的场面不停冲击着思尘的视觉神经,她脆弱的大脑实在无法承受这种神佛都为之动容的画面,惊惧化作尖叫响彻天地。直到叫得累了才停下,她抬起头,呼呼喘着粗气,那些遭受虐待的人类,那些虐待人类的动物,根本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 Q# P. O$ m, C9 y思尘似乎有些明白,她不属于这个空间,所以这个空间的生命看不到她。
5 }5 |5 i- c) U& q8 V$ a7 H1 h回过头,身后是刚刚一路逃来的方向,那条长着三个脑袋的巨犬也许正在不停收缩着鼻头,四处搜寻她的气味。像小牛一样大的狗,像非洲雄狮般凶猛的三头怪物,断然不能走回头路,可是前方的景象血腥又惨烈,仅看着就觉精神崩溃,遑论从中走过去。) I0 u% S5 @4 t, ?. F$ {; o
久久伫立,久久迟疑,脑后忽有阴风掠过,森寒的气息凉进心底。她悚然回头,不远处一团浓黑气体缓缓飘向她左边方向,浓黑气体中包裹着三个凄厉哭喊的童男,忽行忽止似乎在等她追来。2 x2 M7 o1 O' ^3 \
她认出那是老关太太扎的三个纸人,认出那团浓黑气体,因为它们她才来到这个陌生世界,要想弄清事情原委非得抓到它们才行,于是转身追向那团浓黑气体。见她追来,浓黑气体“咻”地快速飘开,一路将她引向天地极黑处。
" F6 [( z8 S  A8 ~3 n) i/ G思尘转身追去时,那群虐待人类的猫猫狗狗牛突然整齐划一的扭过头,瞪着一双双空洞的眼睛冷冷看着她的背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5 18: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二 婴灵
8 ^! f, h: T4 s. ~5 \( T一路追赶,不辩方向,那团黑气在她前方不急不徐。裹在黑气中的三个纸人望着思尘尖声呼号,苍白的手臂凌空挥舞,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尽着绝望地哀求,虽说是纸做的身躯,可是偏偏有着仿若人类的灵魂。
3 x- c9 L# n, L0 t0 x追赶中思尘忽然发现,三个纸人的面孔居然是一个模样,不是医学上说的三胞胎,而是一模一样的就像是在照镜子,镜里镜外都是一个人。
! `1 R, U+ c) l0 `* r1 C她细细再看,发现这个面孔有几分眼熟,有点像老关太太儿子的眉眼,但是又不完全一样,只是有几分相似。思尘秀眉微蹙,心下不禁狐疑,在殡葬业里,是很忌讳将真人模样做到纸人脸上的,除非有什么深仇大恨。纸人虽与与宝儿有几分相似,但是老关太太是不可能坑害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儿子。- G7 U; c, h2 m7 h. r
她在这里胡思乱想,前方那团黑气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停下脚步,四下张望,晦暗的天地间只剩下孤单单一个她。8 p* g$ E! x$ O  p$ S* x3 j
她有些懊恼地跺跺脚,地面有块畸形的怪石,不小心就被踩在足下,疼得她弯腰曲腿,口中发出哼哼叽叽之声。还好刚刚跺脚的力气不大,可是还是噬骨的疼痛是真实的,于是她抬脚将那块怪石狠狠踢飞。
4 X# K. O/ S. g9 y) c5 s$ t9 U见怪石划着一道优美的弧线消失在眼前,她心里美美地,嘴里下意识道:“该死的臭石头!”; d+ d6 O0 s1 Q+ s) g& n  l
她话音未落,突然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传来,那个声音非常凄惨,就像快要断气时的垂死挣扎。她莹白的面孔陡然变得惨白,眼中流露出哀伤、痛苦和深深地恐惧。0 J# j: x. _' G
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响,在晦暗地天地间不断的回荡。她突然弯下杨柳细腰,嘴里大口大口吸着冰冷的空气,纤弱的右手死死扣住左胸心脏的位置,胸前那块柔软被她葱管似的指甲狠狠掐着,然而这种疼痛却丝毫掩盖不了她内心深处的疼痛。' X" ]: u; e, m' F
微风不知道从哪里吹了过来,抚在她的脸上,却有一种割肉般的痛楚。她想要大叫,张大的嘴巴里什么声音都没有,她的喉咙里像是被棉花塞住,连最基本的震动能力也失去。
: _. F6 {6 q3 H+ }. p% H" [6 O她微闭的双眼里,有两串温热的泪珠缓缓滚落,有一滴流进张大的嘴巴里,是酸酸的苦涩。忽有一只小手轻轻覆到她的脸上,那只小手冰冷得好像东北三九天里的气温,她羸弱的身体就瑟瑟颤抖起来。2 J1 Y5 k) J7 X" S7 m- k
她不敢睁开眼,她害怕看到让她害怕的东西,直到那只冰凉的小手柔柔地帮她拭去泪水,才缓慢地将双眼睁开。眼前站着一个小小的、赤身裸体的男婴儿,他雪白的肌肤上粘着腥红的血液,紫红色的脐带从肚脐里伸出来,像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软软挂在他纤细的脖子上。浓重的血腥味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其中还夹杂着一股医院里特有的消毒水味道。( F5 y$ i6 H7 R' T7 M/ {# }
她想起那年那月那天,她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床上,一个苍老的女医生将两根冷冰冰的器械伸进她的子宫里。因为有三个月了,所以清理起来很费力,护士在一旁向右边臂部里注射可以使子宫快速收缩的针剂。
' X9 s) k6 i" `子宫超负荷的收缩着,只为那个生命能快些离开,相伴而来的是痛彻心肺的疼,豆大的汗珠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脊背上的汗水已将衣衫浸湿,连手术床上的雪白床单都留下了微黄的印迹。
# Z- V4 n9 ?. f- z* H0 I她紧紧咬着牙齿,心里不停呼叫着那个人的名字,是爱他还是恨他,也许又爱又恨吧?也许在痛的那一刻是深深的恨吧!
# D0 K$ a# k) @! J4 _# H+ l5 v她看着眼前这个小小的肉团,眼睛里流露出慈爱,那个小小男婴眨着黑葡萄似的眼睛笑眯眯看着她,小巧的嘴巴向两边展开,露出粉红色尚未长牙的口腔。嘴巴里发出清脆的声音:“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家。走吧!”他伸出柔软的小手,抓住她的纤纤手指。
" r6 O3 \9 w5 T* J, P" f4 A看到他想起自己曾经的孩子,思尘心里没来由泛滥起无边的母爱,她没有拒绝,慢慢跟着他的步伐,来到一个湖泊近前。一望无际的湖泊里,满是腥红的血液,这里竟是血湖。
1 u1 C/ O2 S  ?1 p% E 许是感觉到生人靠人,许是闻到陌生气息,死寂的湖面突然像微风掠过般微微颤动起来,起伏不平的湖面上冒起一个又一个鸡蛋大小的血泡,开始时一个、二个血泡,渐渐地十个、八个血泡一起冒出,随着血泡越来越多,微微颤动的湖面变得波涛翻滚,就像铁锅里烧开的水。' _$ N2 @8 `6 u4 o3 k' U
望着诡异的血湖,思尘心中警觉,暗暗小心戒备起来。她身旁的男婴儿紧紧望着翻滚的湖面,漆黑的眼睛闪闪发光,肉嘟嘟的脸上布满期盼与喜悦。
5 [! Z% L# m5 d伴随着此起彼伏的血泡,血湖里浮起一个又一个婴儿,他们赤裸着身体,凝脂似的肌肤上粘着斑驳的血迹,紫红色的脐带从肚脐里生出来,长长得挂在他们纤弱的脖子上。这些婴儿有的长得很大,有的长得很小,此时眨着一双双漆黑的眼睛望向岸边。) b5 @) c+ E  J' [& k
看到岸边的思尘,这些婴儿一齐裂开樱桃小口,露出尚未长牙齿的粉红口腔,笑呵呵挥动着两条嫩藕似的手臂,双足奋力踩踏着诡异腥红的湖水,纷纷扑向思尘的怀抱。. D- @" `  d/ f, E. d
看到血湖里居住着这么多婴儿,思尘早已惊得面无血色,此时见到他们一起扑过来更是不知所措。那些婴儿有男有女,他们紧紧拉住思尘不放,嘴里欢欢喜喜喊着“妈妈……妈妈……”
' M: n) n. \1 u% L9 Q9 o- l“妈妈,你是来接我的吗?……”
" C4 U+ B& @8 e4 g“妈妈,你是我妈妈吗?……”
; z# g: E; D- U' d2 B, i“妈妈,我好想你啊……”
1 ^+ i5 e- T, Z“妈妈,你为什么好久不来看我啊?……”0 |- p% t% P' h7 T9 B9 F- j
“妈妈……”
$ q( e; {) k9 w0 s5 t3 R1 \2 C$ _一双双热忱、渴望的眼睛,一双双小巧有力的小手,一个个稚嫩的婴孩儿,思尘霍然明了,这些都是婴灵,是人世间女子堕下去的胎儿。他们来到这里变成婴灵,终日泡在血湖里,把血湖当做妈妈的子宫,把满湖的鲜血当做子宫里的羊水,想着自己还在母亲的肚子里孕育,满心期盼的等待瓜熟蒂落。
7 l9 a3 m8 N7 J$ w2 Q这些婴孩里,或许就有她曾经的孩子,只是,不知哪一个才是。她轻轻挣脱那些紧紧抓着她的小手,脚步缓慢向前移动,举目寻找自己的孩子。成百上千的婴孩密密麻麻围在她身边,看哪个都像自己的孩子,看哪个又都觉得异常陌生。她想着母子连心的老话,只要用心去找,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孩子。可怜她的孩子终日蜷缩在腥红的鲜血里,日日夜夜期盼着母亲,可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早就狠心的将他抛弃,任由他在这里受尽苦楚。' h; A) I& {9 c/ ?
她一步一步向前找寻,围在身边的婴孩铜墙铁壁似的不曾散开半分,不知是随着她的步伐还是有意引导,思尘的双脚已在不知不觉中走进血湖。眉开眼笑的婴孩儿们忽然间面色阴沉下来,漆黑的双眼像两汪幽深的寒潭,黑幽幽的将人的意识吸噬。' u/ x, |1 j  M& {2 b
冰冷刺骨的寒意钻进思尘的心头,腥红的鲜血已没至她的胸口,飘浮在四周的婴孩儿齐齐露出冰冷、残忍又恶毒的笑容,将她缓缓拉进血湖里。2 F; N* x+ Q# W5 d  i' {. O, D
翻滚的湖水无情地将她吞没,冰冷腥臭的湖水趁势钻进她的耳鼻,在这突然的刺激下思尘猛然清醒,本能地踩水向上游去。那些婴孩儿岂会让她轻易逃脱,无数条手臂勾到她身上,死死将她拦住。& K! u, V9 e: i# y) p" f" A
思尘挣扎着想要冲破束缚,无奈婴孩儿人多势众,体能的减弱加上大脑长时间缺氧,她无力地向下沉落,腥臭冰凉的血水就灌进她的嘴里。恍惚间,看到引她来此的婴孩正紧紧抓着她的手臂,漆黑的眼睛恶狠狠瞪着她,死死拉着她向血湖深处沉去。
  [7 {  q) G6 e! `3 ]" ~眼前这个婴孩儿,应该就是她未曾出世的孩儿吧?他用那样恶毒的眼神,想必是恨级了她吧?她也是没有办法啊,如果有一丝办法也不会就那样狠心地将他流去。孩子三个月大了,已然成形了,如果不是万般无奈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受那样的痛苦的。
! P8 ?0 k+ S, P) I) Y( Y4 F唉!思尘无声地叹息起来,恨就恨吧,不怪他恨!如果能这样跟儿子生活在一起,那就这样跟儿子生活在一起吧!在这个异度空间里,就让他这样狠心的母亲好好疼爱那个苦命的儿子吧!
, c/ `6 n) }$ e$ d; e5 [0 x思尘满眼慈爱地望着那个拉她去死的婴孩,任由血水灌进口中涌进胃里,任由身后那些小手狠狠向下按着她,任由身体无力地向下沉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16 18: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三 噬鬼灭魂
7 _. C) u+ H7 q! _% W身体快速向下沉落,微张的嘴巴里不断有气泡向上飘去,冒出的血泡越来越细小,她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就在她准备安详地闭上眼睛时,血湖突然剧烈波动起来,惊得那些婴灵纷纷散开,死死拉着她下沉的婴灵也惊慌失措地撒手逃远。
2 u: P7 V4 |0 K# j9 c9 \7 p撩起沉重的眼帘,恍惚看见一道黑影飞速游向这里,一路上那些婴灵慌恐避让,漆黑幽深的眼睛里流露出无以描述的惧怕。那道黑影很快游到她身侧,伸出一只惨白大手拉住她的小手,紧紧将她拉到怀里抱住,扭身向湖面游去。
# A9 t0 N  {: I; ?; T' N血湖里的婴灵们恨恨看着思尘离去的身影,不甘心地尾随在后,但是又不敢太过靠近那道黑影,那道黑影有一种与生具来的阴邪刹气,那种气息让作为邪灵的他们都怕到骨髓深处。2 A$ m0 S% A* }
终于浮出湖面,那个黑影将思尘抱上岸,岸边放着一把硕大的镰刀,杆长十米,刃长三米,泛着寒光的镰刀微微颤动,好像很欢喜似的,若仔细看就会看到有红色气体正在被它疯狂吞噬。/ X) B  p: S# C" ^) u9 u3 H; K
跟着爬上岸的婴灵们看到这把硕大的镰刀不禁倒吸冷气,更有几个壮实的婴灵脱口叫:“噬鬼刃!”
. m5 p( d5 v  m有几个身形较小的婴灵忍不住问:“噬鬼刃,那是什么?”他们身形娇小是因为他们死时月份小,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刚刚离开人间母体,在血湖里修行的时间尚短。
' P& O1 H9 c4 O4 \“咦?”黑影惊声回头,狭长的眼睛望向那几个叫出兵刃名字的婴灵,精光四射的眼神让婴灵们下意识退后一步。“百年的修行是否想断送于此?”冷冷的声音让婴灵们齐齐打个寒颤,下意识又退后一步。
  n0 e5 m3 h7 `: h- X. I7 u“哼!”黑影冷冷瞟了他们一眼,转身轻轻将思尘放到地上,看她浑身染满血浆,惨白的脸上挂着腥红,忍不住叹息,“何苦寻死,你若死了谁去救那人啊!”他喃喃说着,并不清理自身的肮脏,抬手放到她额上寸许,强大的灵力将她身上的肮脏一点一点吸噬。2 M- N5 h( C/ h+ e$ Z' z
思尘的身体渐渐恢复原本的干净清爽,黑影的手掌却慢慢变成紫红色,待再吸不出任何污秽才将手收回,转而按在那柄硕大镰刀上。微微颤动的噬鬼刃突然绽放刺目寒光,贪婪地吸噬着那只肉掌上的紫红色,似是已很久没有品尝这熟悉的美味,它居然发出欢快而又满足的“嗡嗡”声响。0 [0 N% K# Y' |# p9 N2 r) q6 B0 I% B
黑影凝目望着思尘宛如皓月的脸庞,狭长的眼睛里没有任何值得旁人遐想的色彩,可是他却抬起干净修长的手指暧昧地抚摸她细嫩的脸颊,“几百年了,你还是当初那个模样。”这片刻时间,粘在他身上的血迹像退却的潮水,顺着另一条手臂涌进噬鬼刃的身体。
/ O! j8 V+ a# T$ ~/ [, a仿佛听到他的声音,思尘长长的睫毛忽闪起来,却始终没有睁开双眼。“你还记得,是吗?”黑影轻声喃喃着,干净修长的手指轻轻捋了捋她额前的乌黑长发,他突然自嘲似的浅笑起来,“呵呵,你几经转世,那老孟婆子的茶也是喝了好几道,怎么可能还记得。”
) u( B. g3 m1 t, L4 e# k  O他叹息着,干净修长的手指轻轻触碰她微张的双唇,心中忽有情丝涌动,忍不住低下头去,缓缓闭上双眼,用自己温热的双唇覆到她那两片冰冷的唇上。
% W$ t! H8 T4 e, q “谁在那里?”忽有一个男人的声音由远处传来,“是你吗,思尘?”1 e: F2 D' R# J( }8 L1 }7 @$ R% g
听到这声音,黑影陡然睁开双眼,狭长的眸子里满满的全是冰冷。他抬起头,准备闪身离去,思尘微张的双唇里突然流出一个人名“独钩……”
+ u! y& K. D1 \- j他的身子猛地一震,狭长的眼睛里绽放出异常的喜悦,可是很快又有些失落的情绪覆盖。“独钩……呵呵……”他不禁想起被封印在无极里的那个人,“我是枭刹!”他深深望一眼思尘,抓起噬鬼刃闪身消失。) Q  ]/ R( G: U; Q9 A) s2 L
围在四周的婴灵们暗暗松口气,漆黑幽深的眼睛死死盯着昏迷在地的思尘,没牙的口腔里流出长长的涎液,个个摩拳擦掌,蠢蠢欲动,恨不能立刻扑过去大快朵颐。
8 Q7 T7 R% E) A6 E1 Z) B, |“思尘……”远处男人的声音渐渐近了,婴灵们不知来者是何人,是以没有轻举妄动,戒备地看向不远处。8 f) I9 i! \+ R8 l
快步走来的男人看清那群婴灵时不禁脸色微变,伸手在腰后捏个手诀,悄悄画一个符咒,这才快步来到思尘身侧。; M* X5 |/ g( G' t" N* l
他双眼紧紧盯着那群面色惨白诡异的婴灵,警惕地蹲下身子。许是因为体内的肮脏血液被吸走,许是受到来自外界的震动,思尘已经苏醒过来,看着眼前那张神色紧张的脸孔,哑声道:“步云,是你。”被血冲洗过的喉咙干涩异常,乍一开口说话不禁一阵疼痛,她忍不住轻咳起来。3 u8 o" U  M. K# M
“你没事吧?”步云单手扶起她,将她靠在自己怀里,单手轻扣她的后背。“好些了吗?”; i( l9 g# h. v" f
思尘轻轻点点头,“你去哪里了?我下来这里就没有看到你。”5 R% E- k3 i0 P" _/ f
步云紧紧盯着蠢蠢欲动的婴灵们,轻声道:“我来到这里看你不见了,就四处找你,方才感觉到这里有强大的怨气,就赶过来看看,没想到你会在这里。是他们伤的你吗?”7 m0 o2 s& ]7 ]
在他说话间,一个身材极小的婴灵悄悄走过来,意图趁他们不备实施偷袭。步云虽在与思尘说话,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面前这些邪恶的婴灵,见婴灵悄然靠近,抖手打出暗隐身后的那道符咒。" F5 l) |/ D, Z7 _
明黄的符咒好似一柄重锤,狠狠击在婴灵胸前,惨叫声中他娇小的身子倒飞出去,“呯”的落到血湖里,湖波荡漾中他挣扎着浮上来,乌黑的血水由樱桃口里吐出。也不知是他落湖时吞了血湖水,还是那道符咒伤了他的脏腑。
7 h) w- a/ @8 y& s2 ~见他手段不过如此,婴灵们不禁露出阴邪的笑容,悄无声息涌向二人,呈现出合围之势。步云猜出他们的意图,抬手在虚空中上下点指、左写右画,起初看不出什么,不过很快就有点点明黄在虚空中闪耀。
0 R; z6 i* E7 b$ {& r3 U思尘勉强睁大两眼,虽然她对道术一窍不通,可是虚空中那些闪着明黄的古老繁字确是认得,步云正在布置一个极凶狠的阵法,这个阵法一旦布成便可封印所有邪灵,且将之焚灭。她猛地挺起身子扑向步云,紧紧抓住他那条悬在虚空布阵的手,“不要伤害他们!”- N) G1 U" e3 U3 {1 Q& U
步云的手臂甫一停顿,先前写下的古老繁字就变得模糊不清,闪耀着的点点明黄也暗淡下来。“你要做什么?这是收伏怨鬼邪灵的‘灭魂阵’,布阵中不得停顿,不然前功尽弃。”
( U( o  j) r/ i4 _0 A思尘仍旧紧紧抓着他的手臂,有气无力道:“不要伤害他们,我的孩子在里面,我不能让我的孩子被焚灭,变成飞灰。”
& W( x6 k/ q1 l步云怔住,盯着她痛不欲生的姣好脸庞,道:“你的孩子?”
* a! K: e, R: L3 }& H8 m思尘用力点点头,“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_$ Y7 C" Q) M! U* {
步云只觉心尖好像被人狠狠剜下一块肉,痛得他冷汗涔涔,连心头崩出的鲜血都冻成冰块。迟疑间,围在四周的婴灵们趁机涌过来,原本尚未长牙的粉红口腔中突然多出四根寸长的獠牙,青白獠牙闪着幽幽寒光,迫不急待地逼近两人。  G! q# ?# j/ ?7 F+ r7 f: u! ^
眼下形式危急,没有时间儿女情长,步云收拾起破碎的心神,一手推开思尘,一手在虚空中继续布阵,先前暗淡下去的古老繁字再次闪烁起鲜亮的明黄。随着阵法的不断完善,古老繁字上的明黄越来越鲜亮,越来越耀眼。
) r$ x8 y* P6 C; d思尘知道阵法一旦完成,那就再无转还余地,她不顾一切地撕扯着步云,嘶声叫:“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不要伤害我的孩子!”6 @5 G$ O) x; E, n  k* b
步云伸手抓住她的皓腕,并不看她,冷冷道:“你疯了吗?你看看那些婴儿,他们还是好好的婴儿吗?他们满腔怨气,早已变成邪恶的婴灵了。”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另一只手以最快的速度布阵。% r( ?) s. {% f' ^1 A
“不是的!不是的!”思尘挣扎着,尖叫着,“我的孩子不会变成邪灵的,不会的!”( G" f! T0 A6 P+ A% A6 J/ R, h' Y
步云似是无法忍受她的不可理喻,狠狠将她推开,冷冷道:“你去看看那些婴灵,你能认出哪个是你的孩子吗?你能叫你的孩子不来吃掉你吗?”4 a# z2 W, I% s2 M( _2 E
思尘脚下踉跄险些跌倒,她勉强止住身形,瞪着迷茫的双眼看向那群面目凶狠的婴灵。眼前这些婴灵,面色惨白,漆黑幽深的双眼毫不掩饰地露出灼灼凶光,原本尚未长牙的粉红口腔内龇出四根寸长獠牙,肉嘟嘟的小手不知何时变得犹如鸡爪。4 z* L/ b0 F) }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思尘喃喃着,瞪着迷茫的双眼搜寻着她的孩子,脚下一步一步走向“灭魂阵”外,走进虎视眈眈的婴灵中间。

评分

参与人数 1冥币 +5 鲜花 +1 收起 理由
雪篱仔 + 5 + 1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27 17: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上!楼主,请继续更吧!这些好文章,不能断啊!我帮你顶上!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6-24 05:59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