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流浪孤狼

[长篇连载] 苍天眼 (原创+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0 10: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蛮喜欢你的贴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0 11: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狲兀鵼 发表于 2011-9-10 10:15 : P0 W5 W, E8 t3 h9 z9 ~7 c; I
顶楼主,继续
& H- W9 y* j- I+ W8 t, |/ Q5 @
谢谢支持!因为感冒,所以想休息几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0 17: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前世

女鬼名叫冷香凝,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小姐深藏闺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日琴棋书画、花鸟虫鱼,日子过得也逍遥自在。姑娘的年纪渐渐大了,自然就开始有媒人上门提亲,东家的公子风流倜傥、西家的少爷金银满仓、李家的哥儿才高八斗、孙家的儿郎学富五车……

少女年纪大了自然会怀春,面对提亲的事哪有不心动的,虽然从小熟读女戒、烈女传,但还是忍不住跑去前厅偷看。结果那些人她一个也没看上眼,令她心喜的是父母大人也没看上眼,总是拿女儿还小、准备在留家几年为借口打发了。

   可是,总有一天会被父母大人做主嫁走的,如果父母大人看上的偏偏她看不上,那岂不是活活憋屈一辈子。一想到这,她的心情就低落下来,抛开随侍左右的丫环,一个人在后花园里散心。

这时,高墙外突然传来朗朗吟诗声,“素约小腰身,不奈伤春。疏梅影下晚妆新。袅袅娉娉何样似,一缕轻云。歌巧动朱唇,字字娇嗔。桃花深径一通津。怅望瑶台清夜月,还送归轮。”那男子的声音低沉且饱含磁性,缓缓吟诵着这首《浪淘沙》。

她下意识低头看看自己的杨柳细腰,想起自己曾抚琴歌唱、曾黯然望月,墙外男子所吟之诗不正是在说自己吗?想到这里,她竟不自觉得面红耳赤,心房犹如鹿撞。

她正值妙龄,春心萌动下便想一暏墙外公子的风彩,可是孟子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又有古语“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况爹娘治家严肃,有冰霜之操。内无应门五尺之童,年至十二三者,非呼召不敢入中堂。且为女子者,私出闺门与外男相见,岂不自耻。

思前想后,不禁心怀悒悒,刚刚舒展开的秀眉再次聚拢到一处。整个人恹恹回来绣楼里,任丫环怎么开解也难展欢颜。

次日,她情不自禁来到后花园,一方对自己不尊闺训心念外男而羞愧,一方又满心期待那位公子的出现。

正当她思绪纠结反复时,高墙外忽然传来男子的叹息:想我儿时丧父,后又丧母,书剑飘零,功名未遂,游历四方。常萤窗雪案,悬梁刺股,学成满腹文章,尚在江湖飘零,如今流落至此,不知何时得遂大志呵!

小姐听到耳中,暗暗思道:“原来他是落魄书生。唉。天可怜见,如此才情的公子居然这样郁郁不得志。”

墙外公子满腹牢骚,言之恨恨,最后无奈长叹,随口吟道:“向诗书经传,蠹鱼似不出费钻研。将棘围守暖,把铁砚磨穿。投至得云路鹏程九万里,先受了雪窗萤火二十年。才高难入俗人机,时乖不遂男儿愿。空雕虫篆刻,缀断简残编。”

听到他郁郁不得志的心声,小姐那颗水晶早已化作东流水,恨不能帮助他一二,可她一个弱质女流又能帮他什么呢?只能低声叹息罢!

岂料这声叹息竟传到高墙外,那落魄书生惊道:“谁人偷听?”

墙内小姐忙以袖掩口中惊讶,他怎么就听到了,真是羞死人了!她慌忙摆动裙下金莲,沿着石粒小径回到绣楼。

自此,小姐日夜思念墙外那个落魄书生,每有时间都会独至后花园听他吟诵诗词,心中的爱幕之情也越发浓郁。

这一夜,小姐辗转难眠,披上秋衣独至后花园,仰面望嫦娥,心里念着:仙子啊仙子,你身居广寒宫,会不会思念凡间的亲人啊!可怜小女与他同为世人,却碍于礼法无缘得见,真真是饱受折磨啊!

思念至此,不禁随口吟道:“兰闺久寂寞,无事度芳春;料得行吟者,应怜长叹人。”

话语甫落,高墙外也随即和了一首,“月色溶溶夜,花阴寂寂春;如何临皓魄,不见月中人?”

“啊!”小姐顿时羞红了脸,一颗水晶心紧张得七上八下,难以自处。

只听墙外书生道:“不想如此深夜,小姐竟尚未休息。听小姐言谈,似是满腹心事,不知可否告诉小生一二,让小生帮着开解开解。”

这番话说得大是无理,若是平常香凝小姐定会甩袖走人,可她满心爱幕,也就将什么礼法闺训通通抛掉。朱唇轻启,嘤嘤道:“都是小女儿家的心事,劳公子费心了。时常听闻公子吟诗诵词,公子真是满腹经纶、博学多才,小女子十分……欣赏。”说到最后,一张小脸早已红得火热。

“多谢小姐美誉。”墙外书生恭谨道,“自上次听闻小姐为小生叹息,小生深感遇到知音。小生能得小姐叹息,实属三生有幸。”

“公子言重了。”香凝小姐轻言软语道,“更深露重,公子还在月下攻读,着实让人敬佩。”

“请小姐恕罪。”墙外书生突然请罪。

“公子何罪之有?”香凝小姐诧异。

墙外书生肯实道:“自听小姐叹息声,小生便夜夜难以安枕,心生仰幕之情,不知小生可否一暏小姐芳容?”

“啊!”乍听此言,小姐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虽然一直很想见这个令她魂牵梦绕的书生,可是当对方提出见面时,她一时间又犹豫起来。《女诫》,《烈女传》等闺训瞬间冒了出来,在她眼前走马灯似的旋转起来。

听她这面半天没有言语,墙外书生很是沮丧,失落道:“小姐不愿意,是小生唐突了佳人,请小姐恕罪。小生告辞,永不打扰。”

“不!不!”听他要走,而且永不打扰,小姐一颗芳心登时大乱,连忙出声留住,“如此高墙,你怎生,过来?”话未说完,她的脸皮已臊得发烫。

听到此语,墙外书生兴奋不已。“小姐愿意,小生自有办法,小姐等着。”

小姐香凝仰首望着高墙,满心期盼,不知他长得是什么模样,看他才华横溢,一定堪比潘安宋玉。郎有才女有貌,真是天作之合!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宛如盛满了蜜一般甜。

高墙外一阵沉重地拖拽声音,片刻过后,高墙上就出现一张俊秀异常的脸,一双明亮的眼睛落到百花丛中的小姐上。只见她弯眉浅浅,粉面含春,红衣翠裙小金莲,一双柔荑嫩如凝脂,十指纤纤如春葱。书生登时目瞪口呆,全身绷紧,口干舌燥。

落魄书生姓魏,名俊,字子俊。满腹才学化作华丽的词藻吟诵与小姐听,小姐香凝的一颗芳心早已暗许,长时间接触见他才华惊人,对他更是痴心不悔,用情至深。

这一日深夜,书生准时来私会,可是却满脸愁容。见他不开心,小姐的一颗心都要疼碎了,慌忙问他何事如此。原来秋闱将近,书生想要进京赶考,无奈囊中羞涩,是以满脸愁容。

小姐本不舍得他离开,可见他执意要去,又思他满腹才华,不去应试着实可惜,遂决定赠送金银手饰,以资他前去赶考。

书生感动得泪流满面,许下考中头名状元,为她挣来凤冠霞帔的诺言。当夜,在书生柔情似水、爱意绵绵的诗词中,两人在百花怒放的后花园私定终身。

书生离别时,小姐再三叮嘱他休要“停妻在娶”,休要“一春鱼雁无消息”。不管功名如何,一定要找媒人来提亲,一定要来娶她,夫妻恩爱做乞丐也是甜。两人相互许愿,指天发誓,最后洒泪分别。

哪料,书生一别犹如黄鹤,再无半点消息,眼看秋试已过,眼见秋去冬来,连提亲的媒人都不曾来过。满腔痴情的小姐开始神情恍惚,少言寡语,整个人憔悴下来,病恹恹地不出绣楼,也不许丫环们向爹娘回禀。

小姐缩在床里,梦到魏子俊考中头名状元,手捧凤冠霞帔来提亲,醒来后发现黄粱一梦,不觉泪流满面,惆怅万分。他现在在哪里,为什么音信皆无,难道那些情意都是假的不成?

突有一天,丫环兴高采烈来报喜,说有媒人上门提亲,爹娘已应下这门亲事。只到这个消息,小姐展开笑脸,兴奋得抓住她问:“你可知是何人提亲?是不是姓魏?”

小丫环见小姐难得的展露出笑脸,也开心不已,“奴婢听到这个好消息就立刻来禀报小姐得知,至于是哪家公子,奴婢并未听到。”

“小姐大喜!小姐大喜!”绣楼下,贴身丫环一边开心喊着,一边跑上闺阁里,双手的拖盘里捧着凤冠霞帔,喜气洋洋。“小姐大喜!”

“啊!”小姐盯着那喜气洋洋的凤冠霞帔,久泡苦涩的心在这一刻被甜蜜包裹,“他果真来了,他果真拿着凤冠霞帔来了。”想到他并未食言,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平安落下。

贴身丫环见小姐如此说,也并未多想,脱口道:“啊!原来小姐早知道张公子要来提亲啊!奴婢们还想给小姐一个惊喜呢!”

“张公子?”乍听张公子提亲,小姐怀疑是耳朵出现的幻听,忙抓住她追问,“你说张公子,哪个张公子?不是魏公子吗?”

“是张尚书家的张公子啊!”贴身丫环天真的说道。“不是什么魏公子啊!”

“什么?”丫环这一声仿佛晴天霹雳一般,小姐登时觉得天旋地转,周身瘫软无力,一颗水晶心“哗啦啦”碎了一地。

丫环们顿时手忙脚乱,“小姐,小姐,你怎么了?”见小姐刚刚还眉开眼笑,怎么突然间就面色惨白,浑如死人一般。

贴身丫环吩咐道:“快去禀报夫人,快去!”小丫环早吓得不知所措,听到这一吩咐才找到主心骨,扭身就要下楼。

“站住!”小姐面无表情地靠在书桌前,“我没事,不许禀告老爷夫人知道。”

小丫环不知所措地看向贴身丫环。“可是小姐,你的样子……”贴身丫环还想说什么,小姐突然冷冷盯着她,娇弱的身体里散发出冰冷的气息,“我没事,不许去禀告老爷夫人。”

服侍小姐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小姐如此可怕的神情,大小丫环们不敢违抗,点头称“是!”

“都下去吧!我要休息!”小姐无力地挥挥手,原本红润饱满的柔荑,此时已变得干枯如鹰爪。

“是!小姐!”放下凤冠霞帔,丫环们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为情所伤!为情所毁!为情所误!小姐冷香凝如行尸走肉一般来到梳妆台前坐下,惨白的面孔,空洞的眼睛,干裂无血色的唇轻念着魏子俊的名字。

当夜,小姐冷香凝悬梁自尽!身着喜气洋洋地凤冠霞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3 14: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帮你顶吧,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4 14:0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比较忙,可能会少来一些
) e( [3 |& T8 H/ R1 y虽然没有我的监督,但是作者一定要持续的更新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4 17: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打算写到第几章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5 14: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浪孤狼 于 2012-4-15 15:56 编辑 " V& ]1 ^& V  \) @& e& V2 ^

7 @* s! u0 \( f

十一 无法原谅
0 w$ H0 A( T- v1 W5 G3 N故事讲完了,女鬼冷香凝哀伤、幽怨、愤恨地看着面色僵硬的魏子俊,恨恨道:“你们说,他是不是欠我的?你们说,我是不是应该找他讨债?你们说,这样一个负心薄性的人,是不是该死?”1 \) O& z( B8 G- Y- @  p
面对女鬼声泪俱下的控诉,魏子俊哀号道:“天啊,这么俗套没创意的故事居然发生在我身上,天理何在啊?”
, D: [4 G- L- o“什么?”女鬼恨恨瞪着他,“你居然这样诋毁我们纯洁的爱情,你太过份了!”
8 y! v9 J/ w7 u3 }“冷姑娘。”步云缓缓开口道,“虽然你说子俊他一去不回,但这并不能说明他是弃你而去,也许他是有什么事耽误了呢?”
5 O) f5 P9 M4 I# c6 G0 s7 z7 U7 o“哼!”女鬼虽然惧怕他,却没有委曲求全,“他一定是考中了状元,当了天官的东床快婿,更有可能被皇上招为驸马。他,喜新厌旧,攀附权贵,抛弃糟糠之妻……”说到最后,伤心又怨恨的呜咽起来。
" G' f, i, l) q4 N“也许我的前世根本就是骗子,根本就没有去赶考,而是骗你钱财、骗你美色也说不定。”魏子俊像讲别人的事一样侃侃而谈,淡淡说出另外一种可能性。“你的钱财骗到手,美色也享受了,自然是跑得无影无踪,哪里还会回去娶你。”他不屑地斜睨于她,“只有你这傻天真的闺阁小姐才会当真,弱智得把命陪上。”0 s5 K* {) ]+ ~$ L( B$ h# ?+ s7 d
“你,你,你……”女鬼冷香凝气得浑身瑟瑟,纤纤玉指在半空中不停地颤抖。“不许你污辱子俊,他才华横溢,满腹经纶,绝不是那种无耻之徒。我不许你污辱他!”
& S0 t9 ~% z; n- N# L听到她这样评价一个曾经深深伤害过她的男子,魏子俊一时怔住了,这样一个用情至深的女子,这样一个变成鬼也是满腹真情的女人,他突然希望自己的前世是因为别的原因耽误了提亲,而不是喜新厌旧、攀附权贵、抛弃糟糠之妻的薄情男人,不是四处骗钱骗色的卑鄙小人。
" y0 Q$ s2 x& |9 o, J如果前世真的对不起这位至情至真的小姐,如果前世真的害得她名节损毁、引恨自尽,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他会狠狠打自己一个耳光。他正想着,脸上就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耳边是一个陌生女子的尖叫,“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我打死你这个骗子!我打死你这个大骗子!”那女子一边骂他,一边将雨点似的拳头落到他的身上。! v5 _9 I% C( ]6 |& B) n! I
女鬼冷香凝浮在半空尖叫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打他?我不许你打他?”说着,她虚无的身形狠狠撞过去。2 @; a) Q; \; z3 k; K8 J9 _
“芳芳,冷静!”思尘没想到芳芳突然冲过来,她整个人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发疯似的撕打魏子俊。“芳芳,冷静下!”她站起身,伸手将几近癫狂的芳芳拉到怀里,刚巧躲过冷香凝的撞击。
; H% Y" _1 w4 R: J7 G' Y7 ^7 u, e. S摆脱芳芳地撕打,魏子俊一脸怒气,一边整理凌乱的衣服,一边冷冷瞪着她,怒道:“你发什么神经?”/ L; l2 D$ e$ A
芳芳一直在厨房做饭,因为厨房的贴花拉门关着,抽油烟机又发出电机旋转的轰鸣声,是以客厅里发生的事她并不知道。当她做好午饭准备喊思尘吃饭,才发现客厅里的诡异。客厅里的女鬼并未引起她地恐惧,现在是一个颓靡的乱世,世人做出的任何一件事都比鬼怪更可怕,有些时候鬼怪看起来要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世人可爱百倍。
8 t! y3 E4 q( R. _她悄无声息站在厨房门口,静静听女鬼冷香凝讲述那个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冷香凝的痴情与单纯让她深有感触,不自觉得想起曾经在网络上遇到的那个“只骗你一夜情”。) \: K  w7 O! C# [5 m( F
然而,魏子俊不以为然的态度却让她失去理智,她怒吼道:“冷姑娘哪点对不起你,你要这样伤害她。她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你居然还大言不惭的羞辱她。我要是冷姑娘,早就将你全身的精血吸干,根本不会把你的命留到现在。”因为情绪激动,芳芳呼呼喘着粗气,面红耳赤地瞪着魏子俊。
( u$ l5 ]) U: A; R& e“芳芳,你先冷静些。”思尘将她拉到沙发上,递给她一杯清水,“他们之间的事还没有弄清楚,你不要这么激动。”
% v" P1 G7 f' B' G“还不清楚吗?”芳芳举杯灌口清水,通透的厚玻璃杯重重放到玻璃砖茶几上,“他……”她伸手指向魏子俊,双眼却盯着思尘,她连个鄙视的眼神都不屑给魏子俊。“他骗财骗色,害得冷姑娘伤心绝望,最后连命都没有了,这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 v) V/ ]$ g; O4 V/ N7 p0 Q$ X“芳芳,你冷静得听我说。魏子俊拿了冷姑娘的钱去赶考,很久也没回去提亲,但这并不能说明他就是骗钱骗色。”思尘沉声说道,“咱们现在听到的都是冷姑娘的片面这词,至于魏子俊离开冷姑娘后发生的事咱们一无所知,所以咱们不可以凭主观臆断魏子俊就是骗财骗色,你明白吗?”% o% A2 O- n( J6 \
“思小姐……”魏子俊突然抓住思尘的柔荑,嗯,原来她的手这么细滑柔软啊!“还是思小姐说了句公道话。”他表露出感激万分的模样。
& I/ t: I: V* q. C5 O$ J) R- |. n' x“我说的是片面之词?”女鬼冷香凝忽然冷冷开口,“历史上像他这样的男人还少吗?哪个不是为了权贵而抛妻弃子,如果他不是那样的人,为什么走了那么久都没回来向我爹娘提亲?”+ w/ T6 S3 u# K
“冷姑娘……”思尘游目看向浮在半空的女鬼,“你固执地认为魏子俊薄情寡性,而又不许任何人抵毁他,在你心里,你真的认为魏子俊是一个骗财骗色的骗子吗?”
5 H, ~; I. i. B) c“我……”冷香凝一时语塞,在她心里是相信魏子俊的,可是他久久不归也是事实,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判断这件事。“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我很想知道,子俊当年离开我以后的事情。”她轻咬丹唇,眨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思尘,乞盼之情溢于言表。
: Y9 |4 N* ]: u! G7 n" s# ~; Q“我……”思尘低垂着眼帘,小心地斟酌着言词,缓缓道,“我虽说会点法术,但是修行时日尚短,且没有名师指点,全凭自己随性而练,很多精深术法至今都无法领悟其真谛,所以,我没有办法帮你。”
& Z' H2 [: w. _, f“那怎么办啊?”见她言词肯切,冷香凝不疑有他,当真以为没有办法了解事情真相,无助得蹙起两道精致的柳叶弯眉,杏眼中泪水盈盈欲落。  e5 F1 N) F7 ?/ B3 i
沉默的步云在此时突然开口,“现在只能去找鬼婆了。”他见思尘并没有做出他预想的事,心里不免有些失望,同时又有些庆幸。如果真是她伤害了母亲,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 S3 o8 r5 e0 [# R% I, }“鬼婆?”几人异口同声。
! C+ i8 G- Y' T; ~5 j0 h! N/ \$ c“你是说,鬼域里的鬼婆?”思尘说这话时是垂着眼帘的,谁也没看清她眼底闪动着的复杂情绪。
7 J# v3 `# k) k. }3 L8 p/ m- T( S  l“是的!生活在鬼域里的鬼婆!”步云淡淡道。! X& D$ h& s9 ?* ~  m
鬼域。肮脏,混乱,暗无天日。是M市的下水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6 01: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呼呼,沙发。
4 G' ?; r0 C9 \. l1 H; `% K果真是坏银,我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6 20:47: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处处难如意,唯有梦中寻慰藉。失望时时闯梦里,缠得妙人心意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9 20: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鬼域

穿越M市的801高速路两边,一面是高楼林立、繁华喧嚣,一面是矮房连绵、破败杂乱,而在这座一半极富一半又级贫的城市下面,是一座错综复杂的巨大迷宫。这个迷宫就是用于收集和排放城市产生的生活废水以及工业生产上所产生的工业废水的下水道。

步云开着宝马7系,载着思尘、魏子俊、芳芳及女鬼冷香凝,穿过如水车流来到801高速路下方。他找个合适的地方将车泊好,领着几人走向大约有40平方的桥墩。在桥墩的暗面有一条隐秘的小路,顺着小路走下去,不一会走到一个山坡下。山坡上有一个破败的洞口,阵阵阴风由洞口里面吹出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看着好吓人啊!”面对乌黑的洞口,紧跟着思尘的芳芳有些害怕。

“不要怕!”思尘轻声道,“这只是下水道入口而已,没什么可怕的。”说话间,几人已经走进下水道。

下水道里面黑暗阴森,几人打开临时携带的大容量手电照明,下水道的空间很大,几个大瓦数的手电也照不出多远的距离,但是还是能给人带来一丝微弱的光明,叫人看清周围的景象。

空旷的下水道里阴风阵阵,冰冷的空气中不时送来若有若无的臭味。几人走了大约5分钟的时间,越走地势越低,粗略估算一下,此处离地面至少有20米吧!这时,耳盼忽传来“嘀嗒”的声音,迎面能感受到潮湿的水气。

走到前面的步云停下脚步,面前是一汪看不到尽头的水泊。“没有路了。”芳芳瞪着眼睛四下张望。

“福伯,摆渡!”步云冲着乌黑的水面高声喊道,死静的下水道将他的声音远远地传开。

片刻,就听到有划水的声音传回来,黑漆漆的水面上陡然出现一点昏黄,摇摇晃晃向这边飘来。嘎吱嘎吱的摇橹声在寂静的下水道里回荡,极像一个老掉毛的老鼠在磨牙,听在耳中不觉全身都激起一层颤栗。

昏黄的灯光很快就到了近前,只见在羊皮筏子上站着一个眉发皆白的老者,脊背微驼,瘦削硬朗,摇橹的一招一式看上去都很认真。他瞪着灰白的眼睛看着水边的几个人,最后将目光落到步云身上,“要去哪里?”竟是一副公鸭嗓子。

“鬼婆!”步云淡淡道,说话间从兜里掏出100元华币递给他。

摆渡老者伸出粗糙变形的手将钱接过来,用黑黄的手指轻轻地弹了弹,听到华币发出清脆的声响,满是核桃纹的脸上绽放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客人大方,上船吧!”几人走上羊皮筏子站稳,摆渡老者才用篙子撑地,远远地离了水边。

2米高的下水道很宽敞,就像二战时期遗留下来的防空洞,但是不知为何,总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50年前,M市的排水系统远没有如今宽广,那时的下水道狭窄逼仄,迷宫般的沟沟渠渠里塞满了动物尸体、白色垃圾、甚至是粪便。糟糕的排污系统将整座城市变得肮脏不堪、臭气熏天,而每有暴雨来袭,整座城市就会积水盈足,交通堵塞,很快变成威尼斯。

安于现状的M市突然改善城市下水道,那要感谢米国总统的到来。米国总统来华夏国访问,为了体现他们的亲民友好,米国总统步行在M市的大街上,与夹道欢迎的人民微笑互动。不知是不是老天看不惯他们的虚情假意,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下起暴雨,将这一场作秀表演成功粉碎,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M市、让华夏国彻底丢了颜面。

暴雨只持续15分钟,M市的街道就积起一尺多深的水,街路上的每一个深井口就像喷泉一样,将地下排水管道里的垃圾毫不客气的释放而出。浑浊的水面上飘着塑料袋、卫生巾、还有用过的避孕套,满街游荡的垃圾让米国领导瞠目结舌,下意识感叹:原来华夏国光鲜的外表下竟然是如此肮脏啊!

只这一句无意识的感叹,让华夏国颜面尽失,同时也让M市的领导乌纱尽丢。

华夏国有句古语:见兔而顾犬,未为晚也;亡羊而补牢,未为迟也。秉承古训,一笔改造下水道系统的款项从上方拨下,经过层层缩水,到达M市时所剩款项勉强可以将下水管道扩大,却无法达到预期效果。

这难不倒聪明的华夏国人民,抗战时期遗留下不少防空洞现在都已废弃掉,在地下闲着也是闲着,将它们与扩大的下水管道相连接,那样不是可以省下许多钱。

这样聪明的办法一想出来,相关部门便抓紧时间施工,全长2347公里的下水道仅用29天的时间就顺利完成任务。2米高的下水道,不管是天降的雨水、建筑物排下的废水还是工业污水,可以在瞬间消失无踪。

至于这些废水流进哪里,相关人员缄默其口,只是从此以后家里的任何人都不在使用自来水,连洗衣服都用花钱买来的矿泉水。

随着贫富距离的加大,随着房产价的居高不下,随着生活的艰辛,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寄居。当然,这些寄居者中也有一些世外隐士,及身份复杂的怪客。

因为这里暗无天日,除了生活悲苦的人又聚集着各路牛鬼蛇神,所以被称为“鬼域”!

不起眼的羊皮筏子在漆黑、散发臭气的污水上缓缓前进,几人瞪着双眼好奇地四下打量,空旷的下水道里有很多岔道,岔道上又有岔道,若没有熟悉地形的人引领,很容易迷失在这错综复杂的地下迷宫里。

脚下是乌黑的废水,流动得很缓慢,上面飘浮着破衣服、旧鞋子、塑料袋,有时还会看到用过的避孕套,因为里面充满污水所以胀得像只气球。看到这个,魏子俊的眼睛偷偷瞄向面无表情的思尘,心里不禁产生一丝美好的遐想。

正在他想入非非时,耳盼突然传来阴沉的女音,“你要是不老实,我现在就把你带走。”他顿时打个冷颤,刚刚冒出的绮丽画面霎时灰飞烟灭。

他侧首看向浮在身边的女鬼冷香凝,对方正瞪着一双清丽的眼睛凶狠地盯着他,看到那双吃人似的眼神,他惨白的脸上不自觉地挤出一丝尴尬地笑容。

“到了!”摆渡的福伯突然说道,羊皮筏子随之一阵晃动,几人的身形随着惯性向前倾倒。

“小心!”步云伸手托住思尘的双手,温软的小手攥在手心里,他那颗平静如水的心泛起阵阵涟漪。待羊皮筏子停稳,几人陆续弃筏登岸,思尘的右手仍被他紧紧攥在手心里,她没有拒绝,任由他握着。他的手掌宽厚温暖,她感觉很安心、很舒服,很希望就这样与他牵手一生。

看到两人手牵着手,魏子俊先是一怔,不敢相信地看看步云,吃惊的眼神似是在看怪物一样。紧接着,他性感的嘴角轻轻翘起,笑意盈盈的眼睛里闪动起莫测的算计。“你又打什么鬼主意?”他耳朵里忽然响起阴冷的女声,是冷香凝的声音。

魏子俊游目看向浮在半空的冷香凝,在心里说:“你能听到我心里的话吗?”

“当然!”女鬼冷香凝不屑地看着他,“不管你心里想什么,只要我想知道都能听到。”

“在你面前我哪敢打什么鬼主意。”魏子俊在心里委委屈屈地说道,“我在为好友高兴,这都不行吗?”

“哼!不要以为我没看到你眼睛里的算计!”冷香凝冷冷警告道,“你要是敢打什么鬼主意,哼哼!有你好看。”魏子俊的心里不禁冷汗渗渗,身边有这么一个女鬼跟着,感觉比一刀要了他的命都难受。他不去理会女鬼冷香凝,快步向前走去,很快超过跟在思尘身后的芳芳。

因为害怕黑暗,芳芳一直跟在思尘身边,直到步云牵起思尘的手她才慢下身形,落到两人后面。此时她眼露凶光,恨恨盯着牵在一起的两只手,真希望眼神可以像刀子一样,将那只讨厌的手砍掉,叫他们永远不能把手牵在一起。

福伯将几人送上岸,撑着蒿子远离岸边,摇着橹子原路返回,等待下一拨客人。他一边摇晃着橹子,一边喃喃道:“鬼婆那老不死的又研究出了新的东西,好像是食肉的……唉,不知哪个倒霉鬼会遭殃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6-20 09:59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