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流浪孤狼

[长篇连载] 苍天眼 (原创+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20 12: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果断沙发...
. d/ {4 n1 h- S& W- }好不容易当个主角还没什么人看....
7 G; i6 U5 l7 {5 s# p为楼主表示惋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0 13: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魏俊子 发表于 2011-9-20 12:17
8 g6 k0 B; r- K/ Z# `5 y* K果断沙发...
$ X9 r, x; b* y. O4 x好不容易当个主角还没什么人看....' D8 {- z# |! x$ m) {; J) v
为楼主表示惋惜
: b8 p1 L" D8 m+ ~
呵呵。好像只有你看啊!也许是我的故事不符合大家的口味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22 10: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挺精彩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22 22: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一定有,我师妹来着,绝对原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3 13: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浪孤狼 于 2012-4-15 16:07 编辑
3 x, A/ P5 i7 z
2 A. K! v/ T7 S/ t/ ?

十三 鬼婆% w. l+ Z! L) J3 q. |6 J
     几人陆续走下羊皮筏子,眼前是一个斜坡,上面有人工凿出来的台阶,每一级台阶都是用大小不一的碎石粒铺就,走在上面微微有些硌脚。一行人拾级而上,当登上顶端时眼前霍然开朗,中间是一条已经干枯的河道,两边土壁上挂着地沟油做的油灯,星星点点地昏黄将这座地下城市装扮得分外诡异、阴森。
- e; P& D- L1 \& o% T! G干枯的河道此时已经变成了街道,混凝土和砖铺就的河道因为年久失修早已满目疮痍,有的坑坑洼洼里积存着左右住家倒出的臭水。( B9 _6 C/ A: L. u* c- C
河道两边是人工挖出的穴洞,一人多高,有点像西北的窑洞,但是歪歪扭扭得不似西北窑洞那么齐整漂亮,也达不到他们那种“如挂在云雾中的洞天神府,似镶嵌在黄土高原上的颗颗明珠”的境界。! J5 H$ ^1 G6 R) t( j
因为这里的土层不似西北那里厚达几十公里,可以利用有利的地形凿洞而居,所以勉强凿出的洞穴里都用粗树干支撑着四壁及棚顶,孱弱得仿佛只要拿开一根树干洞穴就会坍塌。
: G3 S, r9 W, |3 \$ Y+ |( I走在坑洼不平的河道上,几人不时打量两边的洞穴,每户住家的洞口都挂着地沟油点亮的灯,装油的是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破铁罐子,看着有些像超市里装沙丁鱼或是午餐肉的那种罐子。" Y, N. M  ?; @& @  @
穴洞里面有简易的床,潮湿的被褥,残破的桌椅,漆黑的碗筷,一块看不出颜色的破布斜挂在洞口,休息时可以拉起来充当门帘。5 g! Q  h* e' e& {! F! e: f. T1 A5 b
因为是白天,这里的居民并没有出去捡东西,小孩子们围在一处打闹,男人们三两聚在一起斗地主,女人们在家门口摆弄那些在夜晚里捡回来的破烂,努力使它们都有用武之地,不至于化成烧饭的灰。
& ]- ]7 V. ]! W3 q" D$ }几人的出现让他们骚动起来,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动,瞪着麻木空洞的眼睛静静看着他们。前方不远处,几个膀大腰圆的爷们儿扔下手中捏得有些变行的扑克牌站起身,犀利的眼睛逐一打量着他们,很是警惕。看他们裸露在外的脖颈上隐有龙爪,攥成拳头的手背上刺着十字骷髅,知道这些人不是善茬。不知他们在上面惹了什么祸,跑到这种地方来躲避。& L5 V$ o; g5 P7 N  i
见他们满脸凶煞气,芳芳怯怯地不敢看他们,紧紧跟在思尘身后。魏子俊看着他们嬉皮笑脸道:“我们找鬼婆,路过这里。路过这里。”他又是点头又是摇手,那些人却根本没拿正眼瞧他,只是盯着思尘不放。# d& s9 L+ n; m4 c  Q
“哼!多话!”魏子俊的耳朵里响起冷香凝的讥讽。他侧头看向她,一看到她惨白的脸和漂渺的身体,忽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委委屈屈将话头咽回去。这个女鬼太可怕,他现在不敢惹。
5 n6 ~) f8 t/ @! D* v/ L鬼婆住在地下城中间位置。他们在地下城居民的一路注视下来到这里,她的穴洞要比其他居民的穴洞大很多,也干爽很多。洞穴的四壁上用薄板搭着架子,上面摆放着瓶瓶罐罐,在洞顶上,悬挂着许多不知名的草药和各种动物风干了的尸体,阴风吹来,长短不一的草药和动物尸体摇摇晃晃,显得分外阴森可怖。
0 ]% H! ]3 Y/ h$ K“鬼婆,在家吗?”步云在门帘外面道。等了片刻,洞穴里静寂无声。" v3 b) _# a# H7 q1 P; v8 B! P
“不在家吗?”魏子俊撩起油渍渍的门帘走进去,“里面没人啊!”
; y# l- T- ~0 D' o“咱们这样冒然进来不好吧!”思尘嘴上这样说,人已在洞穴里走动起来,四下打量。鬼婆的住处还算干净,板床上的被褥也算整洁,桌椅也还齐全,只是架子上摆放的瓶瓶罐罐让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8 Z2 r, P; o" |" E“这是什么?”芳芳看到饭桌上摆着一个花盆,花盆里养着一棵通体翠绿的植物,小指粗的茎,两片椭圆形的小叶子,中间一朵含苞未放的硕大花蕾。小指粗的茎好似无法承受花蕾的重量,一尺多长的身体弯成了一个弓,硕大的花蕾因此低垂着头,像是在亲吻脚下的泥土一般。
8 D- M# {3 X9 c. s! j魏子俊闻声凑过来,“这种花从来没见过,不知是什么花?”好奇地盯着花蕾看。2 G- e, W$ S7 r  ?2 R8 [
“这花,我感觉到很血腥。”女鬼冷香凝突然颤声道,“子俊离它远点,我感觉到他很恐怖。”. P8 C8 m- r+ `1 S4 J- u
“你认为它恐怖?”魏子俊看向冷香凝,发现她此时的状态很异常,漂渺的身体瑟瑟颤抖着,清丽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惧怕。% b. A( {$ z. m6 P. R7 x2 v
“嗯!”冷香凝重重点点头,“这花给我的感觉是那样的。”
4 j) G  v$ r4 O9 v, @“你们说这花恐怖?”芳芳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伸食指去点那朵翠绿的花蕾,“这么漂亮的花有什么可怕的。”
% r/ L. F- ~( e1 ~' f  A! ` “小心!”一旁的步云冲过来打开她的手,可还是晚了,刚刚还低垂着的花蕾突然仰起头,快如闪电一样张开紧闭的花瓣,狠狠咬住芳芳的食指。电光火石的瞬间,只听芳芳发出一声凄惨无比的惨叫。! h- E0 [5 R- Q+ P
“芳芳?”思尘在放置瓶瓶罐罐的板架子那边快步走过来,伸手扶住摇摇欲倒的芳芳,“芳芳,你怎么了?”
, B9 R5 ~5 C! r& K! t- k' D9 n* B“姐姐,我的手指……”十指连心,芳芳痛得泪流满面,口内呻吟不断。只见她的食指上血肉模糊,三节骨指只剩下一节,兀自流着鲜血。在看那朵翠绿的花,弯腰垂首,仿佛从未动过一样,只是它的花蕾翠绿得通透,隐隐能看到里面有一截断指在慢慢的腐化。
6 p! I9 H: }4 F“忍着点。”思尘解下脖子上的丝巾,团成一团包住芳芳手指上的伤口。“步云,你们在这等鬼婆吧,我先送芳芳回去包扎伤口。”; @$ |# y3 Q1 a. F3 V2 w: h
“不行!”想起那几个膀大腰圆的爷们儿,想到他们盯着思尘的眼神,步云怎么也不会同意她独自离开。“那几个人不是善人,你们两个女的不安全。”1 F8 Y" y  r2 w9 D" z# G. X# t
“可是……”思尘还想在说什么,门外突然传来喑哑、苍老的声音。“不该动的不要乱动,现在知道厉害了吧!”随着话音,洞外走进来一个老妪,看年纪已过八旬,满脸核桃纹,两腮松垂,耳朵上各带着一只硕大的银耳环,雪白的头发挽在脑后,一根牡丹花的银簪别在发髻上。. }6 L3 ]& m. x9 @, k
“鬼婆。”步云客气地打招呼,“我们不是有意冒犯。”
: a' i% c3 t; w" }老太太没有理会他,眯着一双单凤眼将洞里的人扫视一遍,当目光落到思尘身上时,她微眯的凤眼中陡地跳起一丝诧异,但很快恢复正常。目光最后落到一脸痛苦之色的芳芳身上,冷冷“哼”一声,迈着短腿走到床边,侧身上床盘腿端坐。“说吧,找我什么事?”  G9 ]- z' b3 y6 |
“事情是这样的……”步云简短节说,将魏子俊与冷香凝的故事讲给鬼婆听,最后说道,“想请鬼婆帮忙,看看魏子俊离开冷香凝后发生的事。”
' N9 t8 {2 F) ^! p听完故事,鬼婆没有答复,只是拿起躺在床头的烟袋,晶莹剔透的玉石烟嘴,一尺多长印着暗花的黑色烟杆,鸡蛋黄大的黄铜烟锅,烟杆上系着一个黑色的绣着红牡丹花的烟口袋。
/ ]4 A7 e+ g; k; m7 B2 I她缓缓将烟锅塞到烟口袋里,轻轻在里面搅着,薰黄的手指隔着烟口袋在装满烟丝的铜锅上按一按,然后慢慢抽出来,抬手将脑后别着的银簪拔下,在装满烟丝的烟袋锅中间扎一下,一边将银簪别到脑后发髻上,一边将烟嘴含到递到干瘪的嘴里。& b2 D, s! }2 L5 [
魏子俊识趣地走过去,伸手拿起烟笸锣里的火柴,将其点燃,鬼婆偏着烟袋锅就着火柴点着,悠悠吐出一口微青的烟雾,吧嗒吧嗒地吸起来。8 Q, F) D; {( h
低矮的洞穴里不一会就烟雾缭绕,而且充满了刺鼻的烟味,几个人呛得实在忍不住,纷纷抚着口鼻咳嗽起来。/ I* y* E, y6 y+ H
迷朦的烟雾中突然出现一幅画面,里面的景致古色古香,亭台楼阁无不展现着远古气息,女鬼冷香凝不禁惊呼道:“那是我的家!”) i5 a6 P8 N+ i- i
听到她的惊呼,几人抬起头,惊愕地盯着凭空出现的画面,他们看着画面中不停变化的景象,渐渐忘记了空气中迷漫着的刺鼻黄烟味。
+ B/ }0 u7 F# {" M# @8 ~“这就是你们想要知道的事。”耳盼忽然传来鬼婆喑哑的声音,几人不约而同打个冷颤,眼前迷漫的烟雾不知何时已散去,凭空出现的画面也随之消失,刚刚发生的一切让他们恍若梦中。
/ j, ?: o* W9 Z4 S& {" r2 g# ]" m冷香凝深情地望着神色复杂的魏子俊,哽咽道:“原来你没有骗我。”眼中晶莹的泪水缓缓滑落,在她剔透的脸旁上留下两痕清亮。“我就知道你是不会骗我的。”& M; ]' E0 \4 m3 h( U  ]2 J
“我也没想到我没有骗你。”魏子俊仿佛还没有从画面中走出来,他神色复杂地喃喃着,“原来我的前世死得那样凄惨,居然被山匪劫财害命。”他忽地抬起眼帘,神情复杂地看着满面泪痕的冷香凝,迟疑道:“现在真相大白了,你是不是不会要我命了,是不是可以安心回去投胎了?”, D) z' T, P5 a5 _5 q5 n/ U
冷香凝温柔地看着魏子俊,轻声道:“横死的鬼魂是无法投胎转世的,他们凭着死前的怨气游荡人间,当他们报仇血恨后就会魂飞魄散。”5 l! p  Q1 c, Z1 z( O  Q
“那你……将会魂飞魄散?”魏子俊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他一心希望尽快摆脱这个可怕的女鬼,可是听到她的下场是无法投胎转世,是魂飞魄散,他竟有一丝不忍。3 u' t2 a! m3 H
冷香凝诡密一笑,温柔道:“我死前的心愿是找到你,然后取你性命,可是现在我知道了真相,我就不会在要你死,所以我也就不会魂飞魄散了。而且我决定了……”她满眸深情地看着魏子俊,轻柔道:“我不去投胎转世,我要陪你到老。”
8 b; v- _: ?6 e+ z; S9 O“什么?”魏子俊忍不住叫起来,瞪着双眼不可思异的看着她,“你,你,你……不走了……永远跟着我!?”
( g* \3 a6 q+ ^/ E  e; y“嗯!”冷香凝羞涩地点点头,轻轻嘤咛一声,一双清丽的眼睛充盈着绵绵情意。
: W7 i/ Z$ K9 |0 u: R$ r. Y“天啊!”魏子俊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号。“我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23 16: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抢个位置,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24 21: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浪孤狼 于 2012-4-15 16:13 编辑 4 w. o8 Z- ]0 w( o: S+ z1 }

8 q" j2 B; C: O  q& A2 d- c2 O

[十四 夜话
$ q/ \# l. L- b. D$ |8 ]' |任魏子俊怎么报怨哀号都无济于事,女鬼冷香凝跟定他了。不管他去哪里,冷香凝都如影随形,并且将他身边的妹妹们一个一个剔除,直到魏子俊身边全是男人她才罢手。3 W) @* D# _: ?( C/ r3 O- M$ Z
窝在松软的布艺沙发里,百无聊赖地按着手中的摇控器,等离子液晶里除了综艺就综艺,90%的电视台都在播放相亲或是智勇闯关的节目。看到各大卫视一窝蜂的上演这些功利性很浓的节目,魏子俊郁闷地将摇控器扔到簇绒地毯上,双手烦燥地揉搓着乌黑短发,“太折磨人了!啊……我要去夜店!啊……我要去泡妞!啊……我要……”他陡地收住话声,讪讪地看着突然浮现眼前的冷香凝。9 f2 g2 g! M* L( t3 b; T! A
“那些女人会掏空你的身体,那种地方会让你的寿命变短。”冷香凝轻轻柔柔道。9 e4 K+ k* C2 E, G
“我只知道我要是不去那里,两天就得憋疯了。”魏子俊没好气道。话冲出口他又后悔起来,有些惧怕地看着冷香凝。这个女鬼虽说是接受过《女诫》、《烈女传》、三从四德等教育的大家小姐,但是她现在是鬼魂,所接受过的以夫为天的教育已随着时事变迁而消逝殆尽。5 A; ^0 M4 S& n
果然,冷香凝的两道秀眉慢慢挑了起来,慢慢道:“在我的家乡,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你要不要跟我回去?”9 _1 m, b6 K3 O0 v8 V# g! c+ |
“啊!”魏子俊神色微变,回到她的家乡,那不是得先把命丢掉才能回去!现在生活得还算不错,他可不想早早把命丢掉,于是,他伸腰打个夸张的哈欠,扭头看看窗外的夜色,“不早了,我要睡觉了,明天还得去珠宝店。”说着,人已经走进了卧室。2 I; V2 D& ~0 @' c5 k1 v- v# f1 j
看着他伟岸的背影消失在门里,冷香凝眼中闪动起一丝魅惑,“你不就是想要女人吗,我成全你就是了。”3 U& I  E8 l! o5 d
这一夜,魏子俊做了一个绵长的梦,梦境里春色无边,香艳异常,女主角带着他进入一个只有在春宫图中才得一见的绮丽场景……
% h4 [6 w& w9 D城市的夜晚是璀璨的、是五光十色的,是喧嚣的、是繁华的;郊区的夜晚则是恬静的、幽雅的。远处的群山,突兀森郁。近处的苍松翠柏,随风而动。溪水潺潺,百花摇曳。皎洁的月光透过枝叶的缝隙,在宁静的小楼上洒落斑驳的影子。, A9 k. F8 K$ ~1 r6 k
二楼卧室里没有开灯,清冷的月光透过落地窗,将满室渡上一层银霜。步云还没有休息,他静静站在落到窗前,满腹心事地盯着阴影重重的山峦。; X( g5 P% K- m" b# T/ b
他的母亲睡在隔壁,自上次变故后,母亲就一直安静得出奇,偶尔开口,也是始终重复那句“啊……你有两个影子……嘻嘻……”. T& B4 |7 S* n# u4 o, {
他从六腿山猫那里知道,母亲在工作时看到不该看到的事情,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他要去查看一下母亲工作的地方,到底是何方神圣下得毒手。他在那里守了几个小时,功夫不负有心人,果真看到一个女人身后有两个影子,这不正是母亲时常念叨的吗?可以肯定,古怪就出在那个女人身上,那个女人就是思尘。
' a0 h) |$ |- ]1 {- [/ i0 Q2 g从外表看,她跟普通女人没什么两样,唯一诡异的地方就是有两个影子。他接近她,试图揪出那条神秘的影子,可是自从他与思尘认识后,就再未见过那条神秘的影子。难道那条影子知道他的身份,有所顾忌,所以躲起来不成?' \( s; q) L5 ^/ [9 x) c' d: j
他不停考验她,想看看她是不是有意隐藏实力,想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样的能力,结果却让他失望至极。她虽说天眼已开,身上也有些法力,可是那点微末的法术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他还不死心,利用魏子俊与冷香凝的事,巧妙地将她引到鬼域,引到鬼婆那里,希望高深莫测的鬼婆能将她看穿。如果确定是她对母亲下得毒手,哼哼,他阴狠一笑,脑海里下意识冒出一个邪恶的念头。
# V. n6 {3 f+ b7 Y" D; _看看天色,约定的时间已过,他不禁失望地叹口气,看样子是不会来了。他慢慢转回身,准备上床休息,猛然发现双人床上不知何时端坐一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蔑视于他。, I$ h& P" M6 V$ B  E1 A, X
“鬼婆!”他惊声道,身上的冷汗不禁流了出来。她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有发现?如果是仇人,几条命也断送了!4 A/ P1 [8 Q! Y5 }
“怎么这么大意?”鬼婆兀自盘膝端坐床上,冷哼道,“真是越活越回去。”/ t; d# R! z' x. q: N9 C; ~  Y
“是鬼婆的法力出神入化。”步云恭维道。" u, n4 A, a1 D0 C
“呸!”鬼婆对他的恭维显然不买账,“我对你的告诫难道都忘了不成,居然带着那些人去找我。”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她很生气,她一直独世隐居,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你们这么一闹,我的修行道路在不会安静了。”
8 F# W: N5 s- k+ h“事出有因,决不是有意违背您的意思。”步云恭谨道。
. o+ |" e5 O9 F: L. G; g% c$ N: l鬼婆翻着单凤眼,目光炯炯地盯着他,道:“以你的法力,那个女鬼的事是轻而易举。说吧,所谓何事?”
0 Y8 n  P0 f) F5 y) E步云沉声道:“有个女人有些奇怪,可是我又探查不出什么,我知道鬼婆法力高深,所以想请鬼婆查看。”- }) v9 g: M: I4 k7 V+ g9 c
鬼婆面色深沉,双目微眯,沉吟道:“是那个身材高挑,面色白晳,双眸忧郁的那个女子?”
' r) K- V/ d  k“正是。她叫思尘。”步云答道。
" v; G$ P! F/ H* U“嗯!”鬼婆长出口气,伸手由腰间拔出玉嘴铜锅的烟袋,步云忙在电脑桌上拿起火柴为其点燃。鬼婆深深吸上几口,炯炯目光突然变得幽深,沉默片刻,苍眉忽然紧锁起来,她猛吸几口烟,双目紧闭,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陡地睁开双眼,里面暴射出惊疑不解的光芒。
! @6 v; m9 V; n! y8 w) p“怎么样?”见她神色有变,步云对思尘的身份莫名其妙的担心起来。
6 n5 g! ?* y- y3 d/ v4 A鬼婆缓缓吐出含在口中的烟,沉声道:“我动用一切,只查到她是由佛界来到人间,现在她是佛门弟子神道中人,至于其他……”她无奈地摇摇头,“上面在她身上设了封印,任何人查不到她的前世与未来。”
9 F8 J: P5 `+ E/ V  s, D9 \步云揣测道:“这么说,她果真不是一般人。她由佛界来到人间,上面还不许有人查她,莫非她在人间有什么事要完成?”
2 |1 z. }& [' ~# X6 {- k  _鬼婆神色严肃,缓缓道:“天机不可轻泄!”
4 H# e  a# P- |9 J既然是天机,步云也就不在多问,话题一转,问道:“我看到天上有很多星星降落到人间,三界是不是要有大事发生啊?”
5 A. X3 M# a; L4 h! ~“炎帝转世打下的江山已经腐朽,现在人间已乱,妖魔横生,唉……”鬼婆长长叹口气,甚是无奈,“才短短100多年的时光,难道又要……”接下来的话她没有说出口,只是不停地摇头叹息。& r, b2 t7 V& z  m  q& p9 C$ X# r
“难道说,炎帝将会再次转世吗?”步云忍不住好奇问。
2 J0 D6 ]/ W( S2 j5 @鬼婆突然笑了,笑得步云好生奇怪,不知她为何发笑。只听她缓缓说道:“炎帝始终在人间,他老人家一直在关心人间疾苦。”
+ o* Y6 ?. r! r8 G- F“既然他关心人间疾苦,为何还叫人间如此腐改?”步云不解。& R) V  g  ~# x+ M
鬼婆用力吸几口即将燃尽的旱烟,道:“凡事皆有定数,天道亦然。不多说了,天机不可轻泄。”- p1 c, i1 E0 P: u9 U
步云点点头,道:“好吧!那我不多问了。可是鬼婆,我还想问一件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
9 P- m0 X) V; o5 h) D1 t鬼婆见他说得认真,点点头,“好吧,你问。”
* v4 R( n  p6 Y: ]' w* }% |步云缓缓道:“鬼婆,您看思尘有没有清除人记忆的能力?”- L+ {) _, w" w' S- {( O
鬼婆不紧不慢地吸着旱烟,肯定道:“没有!”8 G" G; L+ \5 U5 P" C3 V
下意识的,步云暗暗松口气。她没有清除人记忆的能力,也就是说伤害母亲的人不是她。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底里真的很害怕她有那个能力。
2 g0 z( i1 C+ o) _5 d8 |0 b3 p0 U鬼婆突然神秘一笑,缓缓道,“那个叫思尘的女子,你或许可以接近一下。”( B0 E( u5 q5 w+ K5 K
“鬼婆你……”看她笑得诡秘,炯炯有神的眼睛仿佛将他的心事看穿一般,步云的脸庞突然灼热起来,若不是有夜色掩护,定会看出他已脸红如血。: H) c6 g5 b& p& I6 b
“哈哈……”见他如此窘迫,鬼婆竟然开心得笑起来。“好啦,老婆子要走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她将烟袋灰轻轻磕到地板上,突然想起什么,一脸正色道,“你要将一身的法力用在正道上,切莫要做出天理不容的事来。”
2 ]7 U+ G6 |5 t2 t% |“鬼婆放心,我不会忘记学法初衷的。”步云郑重道。
5 M* T" Q% P1 G- v& P, ^“嗯!我走了。”鬼婆说着,整个身体突然就凭空消失。若不是地板上留有一堆烟灰,若不是床上有她坐过的痕迹,很难想象屋子里曾出现过一个老太婆。+ L6 @3 w- _4 v6 `5 i
见她走了,步云这才爬上床躺下,疲乏的身体在羽绒被的温暖中渐渐放松。知道思尘不是伤害母亲的人,他愉悦地闭起眼睛,脑海里不禁想起思尘的一言一行,想起她的一举一动,想着有关她的一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29 08: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更新了怎么 等着看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30 20: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怨气

从鬼域回来后,思尘带着芳芳直接去了市中心医院,现在的医疗水平已经非常先进,断指再造、断指再植手术的成功率是非常高的,就算芳芳的手指少了一截,也可以重新再造一个。主治医生看了芳芳的情况后,很快给出一个手术方案,就是将她的脚趾截下一根接到断指上去。

听到这个方案,芳芳一时间犹豫起来,截断一根脚趾接到手指上,它们的比例不一样,接上后能好看吗?再者手术能成功吗?如果成功还好,手掌像以前一样漂亮,脚趾少了就少了,毕竟在鞋子里没人看得见;如果失败了,不但手指没了,连脚趾也少了一根,那样不是失大于得吗!

见她犹豫,主治医师已猜到她心中所想,耐心介绍起手指再造的种种好处。比如说术后手指感觉灵敏、外形美观、屈伸有力,不会因再造手指而增加新的痛苦与新的伤残。又讲起1966年我国医务人员与日本学者完成的断指再植手术,虽说那是再植不是再造,但也充分说明,我国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都能将手术做成功,在医学高速发展的今天更加不会失败。

眼见芳芳已经动摇本意,开始接受这个手术方案,门外突然传来吵闹的声音,而且越吵越近、越吵越凶。虚掩的房门“砰”的一声被人在外面大力踹开,狠狠撞到雪白的墙上,又狠狠弹了回来,若不是门外来人反应快,定会撞到他身上。

来人是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干瘦的脸上布满世间沧桑,灰白的两鬓显现出生活的不如意,他是来M市打工的外来务工人员,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农民工。

他扬着右臂,晃着皲裂的右手,嚷道:“你们怎么做的手术?这就是你们做的断指再造手术……”他黝黑、粗糙的拇指上接着一截细小的脚趾,手指与脚趾明显不成比例,怪异的外形看得芳芳麻骨悚然。

男人冲着穿白大褂的主治医师吼道:“你们不是说成功率90%吗?你们不是说外形美观不影工作吗?你们看看我这手指……”他愤怒地拍打着桌子。

这时,追赶来的几个保安如狼似虎,将这个男人连拉带拽地架了出去,走廊里传回他的愤怒的吼声,“你们放开我,你们手术失败不负责任,你们放开我,你们……”

芳芳坚决地拒绝了主治医师提出的手术方案,手指没了就没了,以后出门可以戴上手套,她可不想再缺少一根脚趾,不想受到更大更多的伤害。

她的拒绝让主治医师很气愤,冷冷将她甩给护士,满腹怨恨地冲出去与那个中年男人争吵起来。若不是这个男人突然出现,他也不会失去这个手术,失去这个手术等于失去提成、失去奖金、失去一切应有的待遇。他怎能不恨?

随身护士也很生气芳芳没做这个手术,恶声恶气、面目可憎地为她实施清创,她不时将手中的消毒钳、桌上的药瓶等物摔得“砰砰”作响,以发泄心中的不满。身心受伤的芳芳见她如此态度,内心里不觉盈满委屈,泪水盈盈地看向守候在旁的思尘。

对护士以如此恶劣地对待患者,思尘早已愤懑满腔,见芳芳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她内心的火气“腾”地燃烧起来,冷冷盯着护士,“你们医院工作人员对待患者就这态度吗?”

“这个态度怎么了?”护士理直气壮道,“嫌态度不好别来医院啊,没人求你们来。”

“你最好为你的行为道歉。”思尘冷冷道。

“道歉?”护士冷笑,不屑地瞥她一眼,“笑话。让我道歉,你以为你是谁,院长吗?”

“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思尘冷冷瞪着她,伸手从肩包里掏出一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娴熟地按出一串号码。愚蠢的护士并未意识到什么,依旧不可一世的我行我素。

“国文,是我,我要你马上开除……”思尘瞄一眼护士的胸牌,“H283。对!马上!”说完,思尘将电话挂断,冷冷盯着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护士。

“你……”护士终于意识到什么,惊愕地看着面无表情的思尘,颤声道,“你认识我们院长?你……我……”想到马上要失去这个待遇丰厚的职业,想到马上就要变成无业游民,想到现在工作异常难找,她瞬间变了脸色,低声下气道:“思小姐对不起,刚刚我不是有意的,求你别让院长开除我。现在找份这么好的工作不容易,请思小姐原谅我这一次,求你了!”

思尘没有理会她,将哭泣的芳芳搂在怀里轻声安慰,她最见不惯这种欺软怕硬、满眼势利、攀高踩低的人,不给她一些利害实在难消她心头之火。

挂断电话没多久,一个面目英俊、身材结实的而立男人快步走进来,他淡淡看了面色苍白的护士一眼,最后将欣喜的目光落到思尘身上,关切道:“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我好的很。”思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是我的朋友受伤了。”

“我看看。”男人走到芳芳近前,伸手轻轻托起她受伤的手,残缺的食指白骨森森、血肉红肿,显露在外的肌肤组织已明显有坏死迹象。断指上面已涂上伤药,只要用药棉包扎一下就完成了。“怎么不做断指再造手术?”他柔声问道,双手却没有闲着,拿起药棉将创口细心包上,又用细纱紧紧将药棉包扎结实。

“刚刚有个人也是断指再造,可是手术失败了,手指的样子好可怕。”芳芳低声说道。

“怎么回事?”男人浓黑的眉毛忽然皱了起来。“事情怎么处理的?”

“孙医生去和伤者了解情况了。”护士忐忑道。“现在还不知道结果。”

男人从桌上拿起纸笔,刷刷几笔写下几个药名,最后签上他的大名“国文”, “好了,去药房开些消炎药,三天后再来换药。”

看到他在便笺上签署上他的名字,思尘知道今天花掉的所有费用全都免了,“谢谢你!”

“跟我客气不就是见外了吗?”国文始终看着思尘,黑萄葡似的眼睛里闪动着暧昧。“走吧,咱们吃点饭去。”思尘看看芳芳,刚想要拒绝他,他却不容她拒绝,“走吧,不要拒绝。”他强行将两人推出去。

几人走了,扔下那个不可一世的护士独自发怔。院长接到电话就来了,说明那个女人跟院长的关系不一般。院长看她的眼神是淡淡的,也没有对她做出任何安排,这让她心里七上八下,她不知院长会不会按那女人说的解雇她。早知道那女人和院长是这层关系,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那么愚蠢的事来。她在办公室里不知所措地走来走去,最后对着太阳暗暗祈祷起来。

国文很无赖地搂着思尘的香肩,紧紧将她固定在扎实的臂弯里,生怕她跑掉似的。思尘清楚他的为人,所以也没有挣扎。在经过候诊区时她愕然发现,这里排着很多奇怪的病人,患病者均为男性,每个人都赤着上身,而且情绪异常烦燥。

他们有的全身浮肿,就像是在水里淹泡了好几天的尸体,只不过此时都呼呼喘着粗气;有的身上皮肤皲裂,在没有触碰的情况下,会突然掉下一块皮肉,露出鲜血淋淋的筋肉和脉管,患者本身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

看到这麻骨悚然的诡异场景,思尘的两道秀眉不觉微微蹙了起来。

夜,星斗满天。安顿芳芳睡下,思尘悄悄走出别墅。

夜幕下的都市,霓红闪烁。喜爱夜生活的人们穿起时尚前卫的盛装,卸下厚重的伪装,展露出自己最真实、最纯的一面。他们走上浮华的街头,在黑夜的光华中释放自己欲望。

思尘开启天眼,凄清的月光下漂浮着许多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他们三两成群,或在街道上散步,或在长椅上闲聊,或在林荫下喁喁私语。

恣肆纵情的人们看不到这些另类,然而这些鬼魂却能将人类的举止看得清清楚楚。有的调皮鬼跟在人类身后,揪揪他们的衣襟、扯扯他们的头发、伸腿绊他们的脚踝……有的恶鬼看某个人类不爽,直接飘上去吹阴风,害得事主头晕、恶心、浑身泛力……

每个人类身边都有三四个鬼魂跟着,而思尘身边却干干净净,很多鬼魂见她走近,都慌张地四下散开,就连不惧人类的恶鬼也都规规矩矩退到一旁,为她将路让开。

走在人类与鬼魂中间,她冷眼观看着发生的一切,她知道天地间的法则,她知道自己的职责,她知道有些事不是她该插手的。但是有些事,她却必须插手。

繁华都市的上空,飘浮着许多若有若无的怨气,它们慢慢凝聚,缓缓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这些怨气怀着浓重的恨,它们有的在虚空中不甘地呜咽着,它们有的在苍穹下愤怒的嘶吼着,它们有的冲着地上的人类发出最恶毒的诅咒。

思尘跟着这些若隐若现的怨气,一直跟到效外的垃圾处理场,在堆积如山的垃圾丛林里,她远远看到一个高大身影伫立在一片狼籍的尸体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1 04:5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沙发,搞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在抢了, G, Y  S4 `* d) n7 M7 X
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1-18 20:09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