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蒾茴

[长篇连载] 《王小菟灵异事件》(妈妈病逝前后的真实灵异事件)(原创再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9-4 22: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魏俊子 发表于 2011-9-4 18:58 . l( ]! O) s% ?4 t1 W* }
吼吼吼,沙发
' W- F8 j. z2 I! s, T7 Q继续继续 意犹未尽

! U! p6 o( }* e' @+ r5 o- W0 `5 i9 B嗯谢谢。每天会更新。
, ]# W8 \8 t$ J8 N/ d. s: g$ w6 R希望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5 11: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8
  c0 v  w: `: F四根白蜡烛。一个白瓷碟。一张写满字的纸。
- G# M& u3 Q8 j) }; S纸我拿的是小独的命理字条。
. ]; }0 j, k! |7 l午夜。子时。
- b4 U( ?+ j0 O+ v( x" T教学楼顶12层。& L: O4 i* _9 P0 p1 ^8 m
我没忘记今天是鬼门关闭的最后一天。当我把心事告诉小独时,她默默地跟着我就来了。之前,我一个人在操场上转着圈,心想着该怎么把这件事告诉她啊?是不是该先请她看场电影?或是吃顿大餐?可走着走着,我就碰到了她,我盯着她看了好半天。
: K' _6 g' j+ v$ J7 r十月下旬的夜晚,天有点凉,我们靠着墙肩并肩地坐在漆黑的走廊上,红绒外套搭在我们的膝盖上,这让我想起以前和妈妈靠在床头说话的情景。等到快零点时,我开始按照小腿说的步骤一一准备,先把四只白蜡烛点燃,然后把写满字的纸条展开,再把白瓷碟倒扣在上面,最后搜出红色丙烯颜料和画笔在碟子上画了个箭头。小独一直默默盯着我,左手紧紧地抱着膝盖,手心里攥着我给她的纸条,上面写着妈妈的名字和我想问的问题。一切准备好了,我闭上眼回想妈妈的样子,回想我跟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着我在心里问了好多遍的话:妈,你在那边还好吗?每天是怎么过的?你能看见我现在的生活吗?……( ~) |$ V3 N& U/ a+ A' c2 S9 I
这么想时,我看见红色彩笔不停地在纸上转着圈。我盯着它,头开始眩晕,眼睛开始模糊,眼皮不自觉地网下垂。我想睁眼看,可是无论怎么使力也睁不开……
# d. j; k; w/ w) W4 Q等我朦胧地看见周围亮起来时,我感到肩头发酸,头还是昏沉沉的。我盯着肩头长长的马尾辫看了半天,开始一直以为是妈妈,后来才渐渐看清是小独,她打着和妈妈以前一样的辫子。我试着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我确定真地是看见妈妈了,虽然是迷迷糊糊的,虽然后来还看见好多怪面人。但我能感觉到她的气息,我知道她在我身边呆了很久。我看见她瘦了好多,还把我的手贴在她脸上,反复地摩挲,后来又跟我脸贴着脸。她太瘦了,骨头疙人,皮肤又黑又皱。我一直看着她微笑,心里高兴极了。
/ J6 z* q. M* C3 f8 }! d, |7 r( w“哎,两个小家伙!还在睡,快上操了,该起来了!”/ Z+ u/ Y* D% Q: p5 g! D5 m( l
老校工拿着扫帚盯着我们看,其实他刚上楼时我就看到他了,但仍假装着睡觉,以前为乱倒垃圾的事他吼过我和小腿好多次了,心里还是怕他会骂我们,把我们当成垃圾扔到垃圾桶里。可当我眯着眼看到他轻手轻脚的样子,我突然感到老校工的亲切了,后来连他喊我们的声音都变得轻轻的。我从地上跳起来,整了整衣服。小独也跟着爬了起来,她伸手把红绒外套递给我,眼睛还是红红的。
0 ?$ z, v9 ~( K; J“快点把蜡烛和碟子带走!可不要让你们老师发现了!”老校工压低声音,那眼神,好像知道我们昨晚在这里所做的一切。9 u# @1 e  ?, {, `* f) d7 L  Y5 h0 M. W
我感激地看了他一笑,拉着小独就往楼道跑。! U: t1 _% j, n9 I
“等等!还有这个!”他跟在我们后面喊,一张纸条在他手里飘着。
( Y7 A0 r- T+ B& I6 t+ g我跑过去接过纸条,一下愣住了。那是我给小独的,除了我写的问题,下面多了一行歪歪斜斜的字:
" e" }& G! B; u1 [' Z天   发   眼      ×
9 h7 q) X+ ]+ h  8丙  死系  杀边西    白 : F* ?0 j: j' V! m
(小独的字迹)& R; F% y. v8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5 11:3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很强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5 16: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魏俊子 发表于 2011-9-5 11:39
( D( M6 }1 `! W; b很好很强大...

" X7 ~1 c. F% j谢谢继续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5 17: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9: M' ^( s7 w  k3 y& p: n4 \: |
一男一女,中年人,惨白的脸,像戴着面具,咧着嘴一动不动的。“咚,咚,咚,咚,一,二,三,四……”我大声地哼着歌,想着这样他们就能听见。那张女脸在门边闪了下,就不见了,显得很慌张的样子。我感到在哪里见过她,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后来,我又看见妈妈脸色焦急地站在床头,她身后还有爸爸。
8 f) {' n5 i( m“妈,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已经走了的……”我又惊又喜。2 P) J! S. ~/ z4 Z2 I
她看了爸爸一眼,又微笑着盯着我。* V2 _% P- }7 F& j
“哎,菟伢!菟伢!”我突然听见有人叫我。* C' q+ H" Q/ E1 I, k* r( C! w* ~
“哦……”我有气无力地应了声,迷糊地睁开眼。9 J& S9 q+ r3 n& u- T9 G
“你爸爸来看你了!……他睡了一天,我跟他请了假!”我看见小腿正看着我,又朝后看了一眼。
/ B$ {& V  k* a0 K" g$ O! \“你,你怎么来了?!”我想起刚刚梦中的场景,心里慌慌的。# m. H6 N' ]7 y; j4 U$ n3 i: J
“你几个月不回家,也不打电话,打你电话也停机了,你叫我怎么不担心!后来只有打到学校办公室问,你们老师说你病了,我就跑来了,现在怎么样?”爸爸好像刚到,大口地喘着气。
8 Z' s2 O1 Q0 d2 T' F0 V“哦,还好吧!现在几点?”我盯着窗外灰暗的天问。& P1 ?( E7 b, ~2 ?: `; u
“快6点了!你都睡了一天!”小腿说。- P1 P8 l- l* D: p6 f8 J
“小独呢?她还好吧?”我突然记起昨晚的事。
. K" Z! u# m! y7 N) K. q+ F“她还好,是我和她把你送回来的!你早上在操场上晕倒了!”
$ q! y8 a/ V* q) H  w6 V5 e“那,那张……”我看了爸爸一眼,又停住了。4 X7 W4 m$ _. I3 G7 }$ Q( c' H/ Y
“这么大人了,还不晓得照顾自己!”爸爸沉着脸。他比几个月前又瘦了好多。
0 x# M! N4 r( m8 b! h; ~- G# D“我照顾得了自己,感冒发烧过两天不就好了么?”
0 H1 X* L" h7 c& X$ }“你爸爸还不是感冒,打了一个多星期的吊针才好!他刚好,你就病了!也不晓得你们两个是怎么搞的!他还说你呢!”说着,从爸爸背后又露出一张脸来。
! v5 E1 m1 t( r+ ]0 q5 H0 K  n是韩姨?!她也来了?!' f- m6 P1 S6 V7 \1 L* I* s* Z
“我又不是医生,他病了,我也帮不上忙。再说了,我晓得照顾自己的!你们根本就不该来!”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爸爸,心慌得厉害。妈妈一周年之后,他就跟韩姨结了婚。从她搬进我家后,我总共才见过她两次。
' |  d4 `/ j1 V. }9 L5 F“小菟,你要晓得照顾好自己,我跟你爸爸来就是想来看看你,没别的意思,月底要是放假,就回家住两天吧!”( p5 z/ ~! f; s* X1 ~2 T
我没应声,他们在床边坐了会就起身走了。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突然觉得梦中的那对怪脸的中年男女就像她和爸爸。自从爸爸决定跟韩姨在一起生活后,我就越来越不想回家了。总感觉爸爸像变了一个人,见到他也没有以前妈妈在时那样亲密了,特别是他们在一起时,我总觉得自己是多余的。看着他们,心好像被塑料袋蒙着,我总是想到梦中的那两个怪脸人:他们匆匆忙忙地在房间里干什么?他们为什么那么慌张?这一切跟妈妈有关么?" j9 K; V; e& c; i0 P; w. m( G% n
小腿刚送我爸和韩姨出门,小独就来了。4 J2 Z1 J% v) ]
“小独,那张纸条……?”
3 K) k) h6 u$ ]! ]5 J  x0 p“哦,在我这里呢,放心吧!病好些了吗?”  |& h( V( N; w. {6 s* |8 b- A
“嗯,我没什么。是妈妈挨了我的,说出来就好了。”( n& Y6 y. f& h
“你刚才怎么那样跟你爸爸说话啊?我在走廊里都听到了!”
* e* F2 `. a; X" Z- V“嗳,我也不清楚,反正心里很乱,这些天心一直很乱,看到他我就想到了妈妈,想起以前我们在一起的生活……但,但他现在已不需要我了,那个家已经完全变了……”
6 U% v5 T7 n1 o6 r" M' A“小腿叫我劝你,可我也不知该怎么劝,我总感觉你需要帮助,感觉你心里压着很多事,但又觉得除了你自己,谁也帮不了什么……听小腿说,你经常问他灵异的事。之前我还想劝你的,可经历了昨晚的事,我能体会一些了。可是……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说着,小独从口袋里搜出那张纸条。9 c/ [+ m$ d+ r) E
“什么意思?”" j! W. S" k( V/ q; n! ~
“可能我担心的事要发生了……”
* J# x$ m6 Q6 r3 G“什么事?”9 R4 H  t0 I9 ^; l# o
“两年了,我一天都没真正地开心过。白天都是昏昏沉沉地挨时间,只有晚上在梦里才有短暂的快乐……我现在才明白,自从妈妈预感到她快死的那一刻开始,我周围的世界就开始变化了,接二连三地发生了我从未遇见过的怪事……而妈妈也一直没离开过我,她也看到了这一切……”
6 V8 Q7 W$ I+ T4 K9 B# z( ^" }, ?“菟伢子,快告诉我,那些字是什么意思?你担心的事又是什么?”1 c9 O' h; M7 g$ x3 Q9 E6 P
“你真想知道?”. d) g7 l, ?9 K; T2 u- S$ G) ^
“嗯,那字迹还是我的呢!多少跟我有点关吧!”她左手抓着右手的空袖子在空中转着圈。8 s/ B) V: I8 _' n; O& }& [
“嗯,那就从我妈妈病逝时说起吧——”% r! _1 V# o/ g6 h. j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5 17: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妈妈之灵(10-21). c1 P( Q& r0 e/ [( s( z
我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向妈妈摇手,她动了动嘴唇不能说话,就直愣愣地盯着我,目光柔和,面带微笑。为什么妈妈不等我就走了?她是不想让我看到她最痛苦的时候?她是想留给我永恒的温暖和希望?那一刻,她看到了什么?又感到了什么?
9 h9 T6 y3 r( N3 ?; D& d2 N$ o  U& R* W! {% L3 `0 j6 K
10$ E$ {9 W7 s! }( U; w/ M
“我妈是两年前农历五月初一中午12点一刻左右在医院病逝的。她闭眼的时候,我不在她身边。听爸爸说,我跟三舅伯前脚刚离开病房,妈妈后脚就接着吐血了,吐了几分钟,就再也坚持不住了,连吐血的力气都没有了,口张着,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后来幺幺(我妈小妹)也跟我说:‘你妈开始一直不闭眼,喂的糖水也都流了出来,直到我说,你放心吧,菟伢我们会照顾好的,她才慢慢合上眼睛。我伸手到她鼻口,已经没气了,但口一直张着,眼角有泪……’1 r4 \5 T) f6 ^3 I/ g, R
“12点20左右,我跟三舅伯匆匆赶回病房时,妈妈脸上安详而又不舍的表情就永远地凝固了。我走进去坐在床沿边呆呆地盯着她的脸,盯着她的眼睛,一遍又一遍地回想我离开病房时她的眼神和微笑,回想我们在一起的那些快乐时光。我双手紧紧地捂着她僵硬渐冷的右手,想着她再次睁开眼睛,再次蠕动嘴唇……可是一切都不可能,一切都不再复返。我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着,一动不动地盯着妈妈,直到殡仪馆的灵车开来。4 @$ f' q3 E. e8 A
“几个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把妈妈包好后抬出了病房。家家(姥姥)、爸爸、小爷(我爸弟弟)、千亿(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五表哥)和我,按老辈的规矩留在房间里烧纸。烧完纸,我们就护着灵车去殡仪馆。家里的亲戚们考虑到家家的年纪太大,怕她受不了刺激就没让她跟去。1 ]4 [" h5 r, R" D4 L, c
“灵车是一辆看起来很旧的中巴,我坐在司机边上,没注意他们把妈妈放在哪里,只是低着头抱着小爷去照相馆赶制出来的遗像,盯着车前灰白的水泥路。是那天上午?还是早些时候?家里亲戚们商量着跟我说要妈妈挑相片。我当时一听就火了,说他们这么早要妈妈挑相片干什么,但后来在亲戚们的劝说下我还是去拿了。我回到家里找了好半天,只找到两张有底片的。给妈妈看时,她思维很清晰,把两张相片翻来覆去地对着看,一个劲地摇头说不好。我也觉得那两张不好,就跟小爷说不要急我回头再去家里找。可没想到有那么快——妈妈早上还自己洗口洗脸的,中午就没了。灵车走的时候打了几次火都没打着,是谁说了句好好上路吧,灵车才轰轰地发动了。后来我把这些细情说给家家听,家家说这一切都是定数,说妈妈还是舍不得走。. O( Y/ n% a2 J  e
“妈妈是舍不得走,中午我离开病房时她还盯着我微笑了好长时间,我想,她是在跟我告别。在此之前,她刚刚吐过一次血,时间大约有十几分钟。她吐完血,整个身体和脸都侧向窗口,大口地喘着气。几分钟后,幺幺来到病房换我和三舅伯吃中饭。我看到妈妈没有再吐血,神色也缓和了不少,就站在她身后笑着跟她打招呼。我说:‘妈,我跟三舅伯去家家那里吃饭,等下就回来!’她听到我的声音,突然自己转过身来(我当时就很吃惊,因为半个月来她身体就一天比一天虚弱,每次转身都需要人帮忙)。我一边往门口(门跟窗是相对的方向)走,一边向她摇手,她动了动嘴唇不能说话,就直愣愣地盯着我,目光柔和,面带微笑。为什么妈妈不等我就走了?她是不想让我看到她最痛苦的时候?她是想留给我永恒的温暖和希望?那一刻,她看到了什么?又感到了什么?”* m$ A" l0 m, Y1 b2 w$ 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5 17: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115 u' k$ e6 j% X# z$ s
“也许她早就感到了这一切,她用尽最后的力气看着你微笑就是想让你感到她的爱永远存在!”正说着,小腿推开了门。6 Y: u6 u6 |+ n: b* S% A
“也许吧。其实在她去世半年前,她就跟我说过几次她会死的事。那时每天晚上,我和妈妈都会头并头地仰在床上说话。记得有一天傍晚,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说着闲话,可说着说着,她突然就问我:‘菟伢,要是妈死了,你怎么办?’我笑着说:‘瞎说什么啊!’妈妈又说:‘我活不长了,我要是死了,你会可怜好多,这世上还有哪个这么爱你?’我说:‘放心,死不了的,不要乱想了……’
* p4 Y  C+ F" G8 h; j3 I“‘哪有死不了的,是真的,我晓得我活不过你家家,说不定就这一年的事。上次跟你幺幺去找算命的,算命先生只跟你幺幺算,就是不给我算……我自己也晓得活不长。我要是死了,你怎么办?你从来都没独立生活过,根本不会照顾自己,你性格孤僻,朋友也少。我不在你身边,你会好可怜的!’我转过身,盯着她笑着说:‘算命的话也能听?他不算就不算,反正我们永远也不分开,我走到哪里就把你带到哪里,你死了,我就把你的骨灰驮着……’! A5 i$ h# j- O
“妈妈听着听着就笑起来,不过很快又皱起眉,久久地盯着天花板不说话。那天晚上,她给我讲了一个她经常做的梦。她说:‘我夜里又看见有人追着打你,我看见你在我们以前的经理家里帮他搬煤,搬着搬着就跟另外两个人争了起来,后来他们把你追着满屋跑。我进去刚好看到了,就去骂那些打你的人。一骂他们就跑了。当时我看见你缩在墙角的样子好可怜,眼睛低着不敢看人。’
1 }( N; y* Q1 T  t8 Z“后来又有一天,离她去世只有两个月吧,她从菜场买菜回来,进门头一句就问我头发剪得好不好?我盯着她齐颈的短发笑着说:‘好啊,看起来有精神多了。’但她撇着嘴皱着眉,说家家和幺幺她们都说不好,说不该剪。‘他们乱说,他们不晓得,他们一点眼光都没有!这剪了人也轻松了,免得像以前那样每天早晚都要盘头发。’‘嗯,是的啊!’她听着淡淡一笑,就走到我房间的穿衣镜前看,可看了一会儿,脸又沉了下来,‘菟伢,你说这剪了,以后再要想扎辫子就不行了……’我盯着她笑着说:‘怎么不行啊,要想扎还不是可以,等几个月不就长起来了!’‘可刚才一个卖菜的熟人一看见我就说我不该剪头发,还说剪了头发就是掉了魂魄……是不是真的不该剪啊?’妈妈仍盯着镜子满脸愁容。
& Q* L; |* A- A& k( M3 V1 A  i3 B* w“我走过去,伸手搭在她肩上,看着镜子里两个瘦瘦小小的人。‘她们晓得什么啊!你看,高个子(我们以前的邻居方姨,我跟妈妈一直这么叫她)那短头发不是蛮好的?剪都剪了,不然等到热天有多热啊。你不是说了,白头发太多了吗,这样染起来就简单了!’( Q3 b7 Q' O& Z+ e; `
“听了我说的,妈妈好像宽慰了一些,不再说话,双手反剪着把短发拢在脑后对着镜子反复地看。之后的一个多月,几乎天天,妈妈都要对着镜子看她的头发。每次看完后总是自言自语地说:‘什么时候才能长起来啊?嗳,真不该剪的!真不该剪的!’眼神中总是带着后悔。每次我听到了都要劝她两句,她也总是冲我笑笑,然后就静静地在房间里收拾我的衣服。当时我还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妈妈的精神一定会好起来的,可没想到到了三月底,妈妈就病倒了……”5 J' M  ]/ \& i" 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5 21: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12# p, P& Z- I3 y/ g
“小独,昨天,哦……就是今天早上我醒来时,还把你看成了妈妈,她以前一直留着跟你差不多长的辫子!”说着,我抬头看了眼小独的马尾。5 ~6 [# h5 P( C" ~, O) d1 p
“嗯,我以前也听长老说过头发是寄灵物,它寄着人的灵魂,即使脱离了身体,依然与人体有同感作用,很灵异的,它也可以成为致病、为祟的根源,长老很珍视自己的寄灵物……”小腿突然插话,摇晃着他的伤腿坐到我床边。
$ b7 d' W  R# ]- P# S' M“头发是寄灵物?”小独睁大了眼。4 f9 t2 P# f/ l  A1 z! x
“嗯,不光头发,指甲、牙齿、血,甚至只要是人身体接触过的东西,如衣服、鞋袜等,都能寄灵的!菟伢,接着讲,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 Y, W  U9 D6 J$ l' j" M“也许,剪了头发真的是跟妈妈的死有关……但使我真正相信有灵的存在,相信妈妈有灵,是在她死后的第三天。那天一早,我像前两天一样,先把灵堂的地扫了一遍,接着撒水,然后用餐巾纸擦水晶棺。擦水晶棺时,我一直看着妈妈化过妆的脸。她的口微张着,脸颊涂着胭脂。‘你看哪,你妈好像睡着了一样。’我想起群亿(我的三表哥,之前不喜欢他,老爱跟他吵)第一天守灵时跟我说的话。那天他说了好多有关妈妈的话,说晚上做梦还看见了她。那天守灵换他吃晚饭时,他说他不敢一个人留在灵堂,二哥也是。他们到底怕什么?难道是因为之前我和他们都吵过嘴对他们发过脾气吗?群亿不说,我当面骂过他不止三次,二哥呢?半个月前,为妈妈转院的事我们曾大吵过一架,当时我哭得厉害,甚至还抓椅子要打他。他们是为这些怕吗?我不知道。  Z& g5 T5 X8 x( P
“后来,听他们说,是妈妈曾交代过他们。有一次,我在妈妈身边时,她也曾跟我说过,要我改下犟脾气,不要动不动就跟人吵,特别是群亿和三舅妈(为家家跟她闹过两回)。那天妈妈很高兴,她拉着我的手跟我说:‘群亿说了等我病好了,就到我们家来看我,到时候跟你一起摘屋后树上的琵琶,你说到那时该多好啊。’妈妈说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远处,她是憧憬着那一天,可那一天还是不能等到。
4 |+ R8 q. f* H+ b2 I“连续两夜,我几乎一刻也没眨眼,就坐在妈妈水晶棺旁的长条木椅上。我想就这样一直陪着她,看着她,永远和她呆在一起。可时间永远是无情的。当妈妈被推进火化间的那一刻,我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我再也看不到她了……
. f2 i8 N1 D1 i* b1 k“最开始,是爸爸和我独自坐在火化间外的长椅上等,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千亿、大哥、二哥他们都来了。我们静静地等着,感觉时间和空气都凝固了。又过了一会儿,大概是妈妈火化快30分钟时,我突然连打了两个咳切,喉咙也突然像被什么卡住了一样(早上除了喝了两口稀饭,没吃任何东西),然后就不自觉地干咳起来。就这样持续了两、三分钟,吐了两口痰后,一切又恢复正常。当时爸爸就坐在我旁边,千亿坐在我对面,他们看见我咳得那么厉害,还以为我哪里不舒服,我摇摇头继续安静地坐着等。我自己也暗暗奇怪,但并没多想。5 N4 M; x% w. u) q3 ]
“20分钟后,当灵车开出殡仪馆的路口,我抱着妈妈的骨灰坐在司机台上茫然地望着灰白的公路时,我又突然连打了两个咳切,喉咙又像被什么卡住了一样。我突然想起以前妈妈发病时的症状就是这样(不停地干咳,想吐也吐不出),我想一定是妈妈。我对坐在身边的爸爸说:‘是妈妈,一定是妈妈在喊我,是妈妈想告诉我什么!’妈妈以前就很信这个,她曾跟我说过,如果一早打独咳切,那么家里一定会来客人,如果无缘无故地连打两个咳切,就一定是你最爱的人在想你。”( d0 V: i& @/ y' I

# I: W- {( U& M; t  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5 21: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13- s, S  O9 v0 J  _7 f8 N8 |
“我也信这个!当时你妈一定就在你身边!她一定是想告诉你什么!”小腿盯着我,在我床边坐了下来。
9 ?$ A6 I1 i7 _8 a& x, h" v“在灵车走前还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 J+ S0 F! v5 w. f4 N: Z4 B2 ], G
“什么事?”小独抹了抹眼睛又抬头盯着我。
& ^, v( }& V" w4 i# s5 K“为妈妈葬在哪里的事,我跟爸爸那边的亲戚争了起来。”6 X+ b) B" T3 O' e$ G
“这个怎么会有争执?”小独满脸疑惑。
0 N& ]6 _8 D$ q5 f“当时我坚持要把妈妈就近葬在殡仪馆旁的公墓里,可亲戚们却一定要把妈妈的骨灰带回爸爸的老家。”
3 U+ }6 q2 J5 ~" j“嗯,如果按老辈的观念,能理解,叶落归根啊。”小腿拿起我桌上的白杆画笔转了起来。9 n7 [* f* s5 ~' L( l
“但这里有个细情。从小我和妈妈就跟爸爸那边的亲戚很少来往,春节几年才回去一次,跟他们很生疏,我在心底不喜欢爸爸的老家。我老是想,妈妈要是葬在那里,以后一定会孤单。而且妈妈死前,对!就是她死的当天,我还跟她说过这个,她跟我想的一样,她不想葬在爸爸的老家。”
4 W2 A" `5 f: W& \4 p“嗯,你是从妈妈心里来想的,也没错。”小独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f+ `% J  x/ [  ~( |4 i
“可当时没有一个人出来为我说句话,要么碍于亲戚情面不做声,要么就跟我对着吵。后来,爸爸老家的亲戚还当场威胁我说,如果不把妈妈送过去,马上掉头就走,一刀两断!现在想着当初真该一刀两断的好!直到现在我还想着哪一天要把妈妈从那里弄回来就好,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那里一定很孤单……小独,你刚才问我怎么那样我爸说话,那是因为后来他的变化令我很吃惊。”: L3 }! \6 S# X3 M
“什么变化?”小独把椅子朝我床边挪了挪,我也从床上坐了起来。. _  \* s* A) T6 X# H
“对妈妈态度的变化,有次回家我突然听到他说他的一生就是被妈妈害的,他还把家里所有妈妈的相片都烧了。单这一件事我就不原谅他。他和韩姨,就是你刚才进门见到的阿姨,也是我听到亲戚们的传言后追着问他,他才跟我说的……”
6 j/ J! F! k' Y% P“他没告诉你他和韩姨的事也许是怕你一时接受不了,想找更好的机会呢,但是他真的那么恨你妈妈?”小独低了头,左手不停地绕着空袖子。
8 y' {! Z( Q9 A' Q$ f“我真希望他不是真的,这么多年朝夕相处,他难道一点感情没有么?嗳,那次回去前,我在学校给爸爸打了个电话,然后回家就看见他的右眼角到鼻子间有一段血痕,问他是怎么回事,韩姨说是我打电话时他不小心让拖把的铁钉刮的。当时我听了心里就一惊,想起打电话时我们好像吵过,他怕我回家又乱发脾气。看到他脸上的伤,虽然我心里也很难过,但感觉家里的整个气氛不对。所有的家具和摆设都变了,除了还保留着客厅的长木靠椅。我的房间也变成了爸爸和韩姨的,通向南面阳台的门也被封死了。而以前妈妈和爸爸的房间却空荡荡的,除了一张桌子,连以前的老席梦思床也卖了。我的房间被改到了靠北面阳台的客房,床是以前的一个旧沙发打开来的。
7 I- w% ^  N( j0 [  v; e“印象最深的是放在客厅还是他们房间里的电视,我有点记不清了,那时我已经好几个月没回家了。反正我记得电视一打开,就是个鲜红的喜字。这个对我刺激很深,当时心情本来就不好,看着那个喜字更是让我伤心和怨恨。之后的几天,过得很不顺心。开始好像是到韩姨家的一楼去吃的饭,这是我第一次见她,也是第一次到她的房子。我没说什么话,基本上是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中间有个她儿子的女同学和她妈妈来找她,给她送了年历。( X) \+ [3 E# n
“但晚上一回到家里,一切都变了。我先是在房间里翻上次妈妈周年忌日时我清的东西,我的相片本、两本我自己写的日记和一些以前买的书。书有些找不到了,问爸爸,他说可能清得卖了。照片本找到了,可是里面唯独少了妈妈的相片,一张也没有。我问他妈妈的相片在哪儿,爸爸开始含糊地说可能夹在书里卖掉了吧。我一下就火了,我说真是卖得巧了,快还给我!他又坚持说卖了,我问他什么时候卖的,卖到哪里了,他闷着头不做声。我站在房间里瞪着他吼,让他把妈妈的相片还给我。他也呆了,站在客厅靠近厨房的门边一动不动。接下来,就是我一个人在喊,重复地声嘶力竭地喊,边喊边哭。
6 E1 q, P! w: k1 s* T  m, b“当时我冲着他喊:‘你把房子全都换了都不要紧,但相片碍你什么事了,我本来上次回家来清好的,准备这次带走,可你一下全烧了,连底片都没留……相片是我的,你没权利动!’突然,爸爸说了句:‘我不想再看你妈,不要她的所有东西,我的一生就是她害了的!’说完,他也哭了起来。
( t4 Y& m% @& H6 n+ W+ @“印象里这是妈妈死后,我第二次看见他当着我的面流泪。上次是哪一天?忘了,好像是清明节。但他说的那句话,却像针一样扎痛了我。后来站在一边的韩姨小声告诉我是我爸爸烧了,她说她当时也不知情。‘那天,我从外面进来看见你爸爸在厨房的脸盆里烧东西,一边烧一边流泪。就问他在烧什么,他说是你妈妈的相片。我就拦着他说不能烧,可已经晚了。事后我也说过他,但是我感觉他心里也很苦。’
$ d# Z* @7 E: m; J. o“‘相片是我烧的!’爸爸最后终于承认了,‘我就是不想再看见你妈,我恨她!’他边说边哭。我惊呆了,盯着他说:‘你说什么,你忘了,以前你住院做白内障手术的时候,妈妈是怎么照顾你的;你晚上回家晚了,妈妈是怎么在家等你的……好好,即使你不爱妈妈,不想看她的东西,至少也要跟我说声,把相片交给我,我可以带走……可现在,你,你……’
/ U3 D- @3 \+ Q3 B4 N“那个晚上,我闹得很晚。韩姨看见我发脾气,坚持要回她以前的房子住。爸爸把她送走后,又回转来,冲我发火,说我一回来就把韩姨气跑了,说我是故意冲着她的。我说我不是故意冲她的,我说我是为了相片的事,我说:‘不论你对妈妈的看法怎样,可能以前妈妈很要强,你觉得很窝囊没有自由,但妈妈至少对我很重要,她不是完人,她有很多做得不对和过分,包括以前对你。可是,不论妈妈怎么坏,她都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3 z% Z1 y+ ~3 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6 13: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149 h+ E! \' w& r. s6 A5 l: Q
“原来有这么多隐情!”小独低下头好像在想什么,左手又玩起了她的空袖子。
% K% ?8 f* W3 `8 S3 c“其实,我觉得爸爸也很可怜。我能感到他内心也很痛苦。以前我从没看见过他流泪的,可妈妈死后,他当着我的面哭过好几次了。而且他也一天比一天瘦,精神也不好,所以刚刚看到他,我心里很矛盾。我心里是希望他能跟韩姨都好的,也希望他们以后能互相安慰和照顾,但我又觉得他说妈妈的那些话过分了,让我感到这个带我长大的人越来越陌生,我难以相信接受不了,而我自己也感到越来越孤单……爸爸希望我能接受这个新家,可在我心里妈妈是无法取代的,说句心里话,要想我像对待妈妈那样对待韩姨我真的做不到,我心中最完美的家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我只好逃避,只好不回家,就让他们平平静静的一起生活吧……”
2 B. V: `! q* a9 S“所以你现在越来越思恋妈妈了是不是?”
% L7 A! X0 A: b$ N1 D“嗯。说来很怪的。妈妈刚死的那段时间,我是逢七就梦见她。梦见她在厨房里炒菜,梦见我跟她在街上并排着走路,梦见她夜里挨着我的脸,我看见她的皮肤又黑又皱,瘦得骨头疙人,就像昨晚一样……最恐怖的一个梦,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1 C; g0 Q+ h4 {& P
“怎样的梦?”# r/ M0 m: j) \) x* j) L
“梦里我感到妈妈挨到了我的手,就站在我房门边。但我看不到她的脸,于是就喊她,但还是看不见,喊着喊着,我就哭了起来。这时,窗外刚好有几个学生经过,大声的说着话。他们走过去后,我听见其中的一个说:‘他是在跟鬼说话呢!我敢肯定!’接着,我就听见他们跑掉了。后来我又对着妈妈喊了两声,我想看她的脸。但这时坐在我床边的不是妈妈,她不见了。我看到了一个苍白的面具,张着口,没有表情。突然,窗外又来了一队人,他们都穿着橙红的消防服,背对着窗口站成一排。有个领头的人在一边喊:‘一定要快!救人为主!要杜绝一切事故发生!’正喊着,靠窗口的一个消防队员猛地回头看了我一眼。我想他们听见了我在喊妈妈?就在我想的时候,有两个已经从窗口翻了进来,看见我就问:‘有没有丙烯?’我想说,可喉咙像火烧一样的干咳,一个字也说不出……”  T, |- f2 ?; }4 z5 {6 ~3 D9 n2 Q
“啊,白脸人?想想就可怕,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还记得?”6 g, {9 e  B' s1 k0 L
“因为那些场景我后来又梦见过好多次!”9 O; _& ]# [8 Q. @) h
“还有你看不到妈妈的脸,她又不能说话,你怎么知道是她?”小独一个劲地追问。
: L: }" ~" y+ l. A# O6 Y& B“动作、气息,还有说不出的感觉……”我抬头看了她一眼,突然想起问过小腿的那个问题,“不晓得你信不信梦?”
* X0 _& ?% \- y2 g# ]; u0 H0 y  \/ L“有时信,有时不信。不过我不像你那样对梦那么敏感,很多梦我做过就忘了,很少记得的。”
+ J+ _. L; o: g  f% z  B“我信。而且妈妈也信。她在时,几乎每天我们都会躺在床上说梦。不怕你们笑话,直到妈妈去世前,我还经常跟她睡同一张床。我熟悉她最细小的动作,她也熟悉我的。哦,对了,说起这个梦,我想起另一件灵异的事——妈妈去世前半个月的一个晚上,我在家里看到了她的魂魄。”/ U% v: U& j7 @3 I- D+ k" 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1-24 13:51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