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蒾茴

[长篇连载] 《王小菟灵异事件》(妈妈病逝前后的真实灵异事件)(原创再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6 19: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的啦,还有吗   ~
3 `) j8 q9 m! M2 o. {( F0 b1 T; K5 q, s9 X
希望完结,不太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6 23: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criss.lucifer 发表于 2011-9-6 19:04 6 U! m' H3 {9 K' \  w. I
很不错的啦,还有吗   ~5 G& f1 J5 m9 R2 `/ {
. I0 z4 ~1 d$ v$ Q; u0 R9 M
希望完结,不太监 !

" m4 [! h1 A; M# P6 O; m' ^会一直贴完7 }' n4 X  S5 l
希望能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6 23: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15/ M# x4 J* i9 ~# D
“那段时间妈妈住在一个三甲医院,爸爸为了生活方便也搬到了我和妈妈租住的房间。我的床在房间正中,他的床靠窗,跟我的当中隔着一人来宽。那天晚上爸爸从医院回来得特别晚,估计是9点过了,之前都不超过8点的,我感觉在床上听了好长时间的英语。为了不打扰他,我没跟他说话。过了一会,就听着他轻手轻脚地躺上了床。% B) c6 P& w! j" `  T
“后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听见房间里悉悉簌簌地响,像是人的脚步。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朦胧中只见一个黑影在门口一晃,只一眼我就认出是妈妈。她走路的样子,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好像在一周的当中,虽然每天我都会跟她打电话,但却不能像以前那样朝夕相处。突然看见她,我顿时清醒了不少,于是睁大眼,盯着她轻轻地从门口走进来。走了几步,我才发现她手里提着一个开水瓶。这时,我已晓得她是来给我的杯子加开水的。以往在家的时候,她就常常这样。我看着她的影子不自觉地伤心起来,假装闭着眼,暗自借着月光偷偷地看她。$ n* d" z  r0 @2 ]5 F$ I
“但当时的光线非常暗,而且窗外还有树影。柔弱的月光从树叶的间隙里洒下来,星星点点,我还是看不清她的脸,只看见她弯腰倒水的身影。这时,我只要一伸手就能挨到她,但我没有,我想她肯定怕吵着我。就在她放好杯子,转身要走的一瞬,我突然记起她此时应该在医院里。于是我一下从床上弹起来伸手去够她的袖子,我感到我明明抓住了,可那袖子却空空荡荡。7 k  G- \4 s6 a  H) t
“我又惊又怕,盯着往门口走的妈妈,大声喊爸爸。我喊:‘爸,爸,妈回来了,妈回来了!’可爸爸睡得很沉,一动不动,鼾声轻一阵重一阵。妈妈出了房间,就往厨房的方向走。我家厨房有一扇小门通着外面,平时走小门比走正门还多。我担心她要出门,就从床上翻下来,打着赤脚追了出去。这时,她已走到了厨房门口,我急急地喊了声妈,刚喊出口就感觉声音发颤,她一下就停住了。9 z1 `' U8 Q( H. x
“我看见她的那双浅红塑料鞋带旧白底的拖鞋贴着地悬在半空。是她的。就在我想要走近她的时候,拖鞋不见了。等我跑进厨房,我看见她已经在拉小门把手。我冲过去,抱着她的脚就哭了起来……, h: M3 ?$ ^/ Z; A6 _7 H" i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记不清了。反正第二天早上,我起得好早,头昏沉沉的。一起来,我就跟爸爸说晚上的事,我问他听没听到我喊他。他说好像半夜听到我嚷了的,但具体嚷了什么,他也不知道。”
: E0 d8 K6 n, m  Q; ?( [9 b“这个我信,我小时候就看见过我表哥的魂魄,后来过了几天他就溺水死了。”小独点头说。1 Y) p3 P" I  X: Q7 P- v
“嗯,按长老的说法,人要死时七魄先散,然后三魂再离,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看到。”小腿说着,又转了转手中的白色画笔。2 Q- H8 Z7 P( R# C/ O* k: F
“菟伢子,你讲了这么多,跟那张纸条又有什么关系啊?”小独瞪大了眼。! S! n* t4 v  s, e' T. @
“你还记得纸条上的字吗?”8 q8 p/ a+ X; _: c9 L4 F) L
“当然,我都看了一天了,除×和数字8一共10个字:天发眼丙死系杀边西白。”说着,小独把纸条摊在床前的桌上。 6 ^  d- t# d, M, j5 n9 s
“你想过把它们连成有意义的话么?”
) D1 ^) S# x6 x" s, r; b“连成话?”
. ^% B! h* ^7 s1 a5 Y  D, K4 ~“嗯。先试着组词。”
/ Q3 x, C4 S5 X5 {“我想想……”7 D) d! F6 |! c/ E% X- f6 V
坐在床边的小腿欠着身拿过纸条看。1 b3 ?% I3 u. L* X, |; 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6 23: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16! Y9 @  h  v+ I- A; n
“天。天边。西边?发。白发。眼。白眼。死。杀。杀死。×、8、系、丙……不对,连不起来啊……”小独低着头,左手抓着右手的空袖子上下打着。# D) ^: p7 G& g& X0 w, B. N
“猜得出的,你先把动词找出来,再想下特殊字符,每个字符都影射一个人。”$ P, ]8 b- `  Q( D7 L
“杀死?难道我们身边有人要死?”小腿突然斜了我一眼,眼神带着惊异。8 _8 d4 N8 a$ \- s. F
“嗯。”# [' P  L0 x7 h) m, l1 x  M& B. h) z
“啊!……?”小独伸手蒙住了口。
! n$ O) v0 C9 v, ~“难道8就表示你爸爸?”小腿接过话小声嘟噜。! P  w- E; c5 z4 j( k3 t
“嗯。×就是肉叉,眼就是假眼睛。”
- t) s, T2 z! O“啊,菟伢子,别说得这么恐怖!”小独整个上身都直了起来。
# p& b& t) b9 [) L3 a( U1 K: V+ F“剩下就是天边、白发、西、丙、系了,这些又是什么意思?这个只有你心里最清楚吧?”小腿停住手中的笔,吹了吹头发。& j2 B8 A9 j9 \: n" Q% O4 \+ H: p
“可我只比你们多清楚两点,而这两点我刚刚跟你们都说过了。”9 i/ X5 S* l+ x1 i! ]# h4 S2 Z
“说过的?白发?”小独又盯着我。
& g& R0 P/ J6 D; M, J4 i“嗯,妈妈的白发,小独还记得我写的问题吧。我问妈妈现在在那里?”
. b1 j3 h9 X+ l- a6 q* Y3 z“白发系天边?”
* X4 a' F$ Z% [0 k8 Y$ F“对。昨晚,还有今天睡着的时候我都感觉到了。她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
( X7 ?& G2 c5 |“她没回鬼门?!”小腿也突然睁大了眼。
) v) M$ x3 l" [8 z! q) H) V“嗯,我想一定是这样。”
0 N& _5 e8 D7 t) Y6 V“还有一点呢?”
5 b% M& \0 I1 b  t2 b“丙烯。这点我也是猜的。如果把已用过的字都排除掉,就只剩下丙、西两个。而昨晚我带去的纸条,是肉叉抄给小独的星座命理预测,那上面根本不可能找到烯这么一个生僻字,于是碟仙就用这个西字代替了!”
5 u$ V3 s+ {! t0 v“嗯,有道理,难道是用丙烯……等等我查下就知道了。”小腿飞快地打开电脑。0 S) d$ c' E# f+ _
“白发系天边。杀死8×眼。丙烯……”小独低着头反复地小声念着。6 F; Q: _; w6 }5 {
“找到了。我念给你们听:丙烯是一种常温下无色、无臭、稍带甜味的气体。它是一种单纯窒息剂和轻度麻醉剂,仅在极高温度时有生理影响,临床上丙烯引起中毒的病例较为少见。急性中毒:人吸入丙烯可引起意识丧失,当浓度为15%时,需30分钟;24%时,需3分钟;35%~40%时,需20秒钟;40%以上时,仅需6秒钟,并引起呕吐。慢性影响:长期接触可引起头昏、乏力、全身不适、思维不集中,个别人胃肠道功能发生紊乱……不至于毒死人啊!你妈妈到底要干嘛?”
4 }- B  X; C  a  L2 {/ S8 [“越说越可怕了!小腿!你不要瞎说!菟伢妈妈不会那样的!”- F! P! e- e% c5 \2 T, ]
“我也不知道……我的头痛了一天,到现在还是。小腿!我了解妈妈,她个性极强,平时脾气也很大,家里家外,除了我,跟她打过交道的人很少有没挨过她骂的……我想,她也许只是想单纯地保护我,不想看见我受委屈,她的心还是很软的……可根据纸条上的这些字……”! ]* \  A4 s7 \
“菟伢子!莫说了!我相信你妈妈!一定是恶鬼邪灵……”- B% r$ v* q% X6 b) D% [
小独抓了抓我的袖子,我猛地一惊,盯着她的眼睛,那眼神让我突然想起另一个姑娘。& n+ q+ F$ \  D+ i" n/ e" ~5 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6 23: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17
' ^- i8 {% r$ A我只看了她一眼,就再也忘不了她的眼神——静冷的但又带着几分神经质的慌乱,像是从另一个陌生的世界突然闪来,带着那个世界幽幽的光。9 S0 b' C' f5 p+ W( S
虽然已过去一年多了,但那眼神却像魔咒一样一直潜伏在我脑海里,只在幽暗的梦里倏地闪过,现在它又清晰地重现在我眼前,我一下定住了。, N5 R$ T$ K5 d5 s) v
“哎,哎,你怎么了?”那双幽幽的眼睛在空中晃着,接着就变成了一只手。$ Q1 A8 k* s% ]: s
“噗——你魂被勾走了啊!”小腿猛地推了我一把。
& A  ?! ?$ E, Q$ q“哦,怎么了?”我愣了愣神。
$ E2 Y+ _) c3 u“小独问你呢?都快成蜡像了!”
/ b  c9 y; }% p  s8 j“眼神。”
; u# \* J$ r( ^' r6 u“什么眼神?”+ S' ]4 Q7 Z5 n9 r
“我见过。”$ a( R% q% M3 E5 E# U. k% z1 h
“菟伢子,你是说我的眼神?!”
# m6 K6 j9 Z: V+ d" l“嗯。除去梦里的,这是第二次看到!”$ D4 H# `* S1 W9 k; Q. C/ [0 e' B
“那你以前还见过?是谁的?”1 t& N# j# J- i1 h7 N
“我以前的同学。”
% D7 i& r1 e: P% O“你们就见过一次吗?”
/ a" t& t, h" R2 g) z“嗯。不过那次之后我就忘不掉。而且后来……”
- V- x& f1 Z5 R/ I“后来怎么了?”0 q6 ?( S1 B; ]) ?
“跳湖……发疯……”7 b# g  F7 O( }* Y! R/ _
“啊,什么发疯跳湖的?到底怎么回事?噗——”小腿吹了吹头发盯着我。
5 V/ R" D* j0 Z( w; b8 u2 C“许寿春!……还有那个房子!……丙烯!……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盯了眼小腿手里的白杆画笔。' S. p0 D* R8 e& b) M
“你倒是明白了,我们越听越糊涂!你又想起什么了?”小腿说着又转了转画笔,小独也瞪大了眼。$ @- o& y/ B* `. e
“宿命的眼神。许寿春。丙烯。房子。妈妈。突然一瞬间,这一切好像一下都串起来了。也许能解释妈妈留下的字条!”
+ I- Y" j3 J, {& ?( @% J- t. b2 O9 K“不要慌!你先跟我们讲讲这个许寿春,他(她)是谁?他(她)跟这一切又有什么关系?”" C7 q  O+ _' |1 O* A
“长话短说吧。许寿春是我爸爸老同学的女儿,也是我以前学校的同学。四年前,她从乡下考来城里,因为从小体弱多病,又没有妈妈,爸爸疼她如命,于是跟她一起在我们实验初中旁边租了一个500元一月的两室一厅的房子,照顾她的生活。那时,她爸爸曾带她到我家来过一次,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她,那时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后来,也就是大前年,妈妈为了能让我安心备考,也到学校旁边租了间房。我们搬进那个房子几个月后的一天,我们才知道之前许寿春父女俩就租住在这里,而且还听到了一条难以置信的消息……”
% c8 Z0 O8 b9 V! A( S# B“不会是她出了什么事吧?”小独问着又把椅子朝我床边挪了挪。) i( |( {/ X5 ~. a! q
“嗯,而且现在越想越可怕……”3 U: V4 I# R4 ?6 B' e. G: 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6 23: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18  s9 a5 L7 I% o: W
“那天下午,隔壁家的于婆婆闲着没事,找我妈聊天。好像是一个周末,我当时在房间里打电脑。她和我妈坐在客厅里说闲话。开始还说些家长里短的琐事,后来谈着谈着就扯到了房子。她说:‘这房子好啊,又安静,租金又便宜,就是有点阴,不过你们一家人好……’我妈听着她说,就笑着应和:‘你家不也好吗?还有这房东老杨,每次回来总怕打搅我们,也是个爽快人。对了,这房子以前住过人吗?’
0 k  R3 }: d/ K+ v' m* h“妈妈问完后,于婆婆半天都没应声。我当时猜着,她肯定想到了什么事不好说。果然,过了一会儿,她讲起了关于这个房子的故事。她说:‘老程(我妈妈姓程)啊,你说起人好,这个房子里以前住的两家都好啊,可是那两家都没住多长就搬走了……’‘那为什么咧?’妈妈追问。2 k/ G4 {6 O7 y7 \) k: M3 J% \3 U/ h1 E
“‘你们一家条件还算好的,你们两个老的都在国有事业单位,每个月都有旱涝保收的工资,儿子学习也成器,不用担心什么!可以前的在这里住过的两家人都好造孽啊,都没住满一年的。第一家是小两口,开始买下房子的时候是非常高兴的,他们刚结婚不久,本来想等住个一年半载安定了后就生个小宝宝。女主人也没正式工作,体质也一般,每天就在家做做饭洗洗衣服,等上班的爱人回家。有时也打打毛线,帮人做些衣服,日子过得平平静静。可不到半年,她就突然病倒了,住进了医院,后来检查好像是肺癌,整个家全靠她男的,后来男的调离了单位,就把房子转给了同事老杨。’‘转房子干什么?’妈妈又问。
& a+ J. ]* X9 w( X' v“‘你不晓得,这是单位建的房子,到现在都保留着产权,如果你是单位的员工,你买了这房子,随你住几长时间都可以,但就是没有房产证。而你一旦调离了,这个房子就必须退出来,另外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给他爱人凑医药费,所以他家不得以就把房子转了。老杨刚买了房子,就被单位安排驻外工作,于是就把房子租给了姓许的一对父女。  N- _$ X6 }% x( v' ]- p+ C' Y3 v
“这一家初来时,房间里连床都没有。老杨看到他们是从乡下来,又是单亲家庭,于是自己掏钱购置了两张床和简单家具,还把房子重新粉刷了一遍。开始大半年还好,姑娘按时上学放学,她爸爸也找了个活。每天他们父女经过我家门口碰到我,总是很礼貌地打招呼。姑娘很懂事,中饭晚饭总是抢着做,根本不让她爸爸插手。我中午在屋外吃饭,经常能听到他们在厨房里的说笑声。可后来快满一年的时候,姑娘常常满脸愁容的,也很少听到他们的笑声了。再后来,嗳,真是惨,姑娘跳了湖,她爸爸也疯了……’1 M: D5 b6 N% T( _2 `
“‘那许爸爸是不是个子矮矮的?国字脸?叫许中国?’妈妈压低声音问。‘嗯……样子是的……不过名字我不知道,每次就叫他许师傅。’‘那,他的姑娘是不是叫春伢?’‘对……我听他爸爸喊过,我还问过姑娘的名字,叫寿春……你认识他们啊?’‘嗯……知道她姑娘为什么要跳湖吗?’妈妈又问。‘听人说是那姑娘用脑过度,对自己又要求太高,受不了压力,疯了后才跳的,我总在想应该不会那样吧……’
& Q  m; {4 x) Z“她们后来说了什么说了多久,我都没印象了,只感觉妈妈好长时间没说话。而坐在房间里的我当听到“寿春”两个字时,心猛地跳了两下,因为在我睡的床沿上就有“许寿春”三个鲜红的字。”! |' C9 W0 P! X) r2 `' b) }# q/ o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6 23: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19+ E/ d& j& {$ G% e0 B5 o
“是挺惨的?可这跟你说的可怕的事又有什么关系?”小腿若有所思地问。( [/ W( T- `% G; i, g7 N
“我忘了说了,春伢是学画的,我和妈妈搬进来时就发现房间里有很多画,最开始不懂,还以为是油画,后来才知道是绘画材料是丙烯。听于婆婆说,她跳湖前的晚上,在房间里偷偷地烧了好多画……”
: L- @+ {# v. U) U4 M4 I* t“你是说她是丙烯中毒导致精神失常而跳湖的?”小腿猛地睁大眼。8 D. x0 W2 I1 i
“很可能,至少这加剧了她精神失常,而且我怀疑那个房子也有问题。”
; t* ^' S! ?. i“房子能有什么问题?难道是风水不好阴气重?”, |3 g2 o: q3 i5 N
“嗯,不光隔壁的于婆婆说阴,家家去那里看我和妈妈时,把房前屋后仔细打量一遍后,就摇头说什么都好,就是不向阳,大晴天都感觉阴沉沉的。”2 o9 X0 O5 \1 w
“你们听到于婆婆说了这些后,不害怕吗?有没有想过搬出去?”小独疑惑地看着我。& z' q& w: L; O& [* y
“从没想过,只是当时听到时有点吃惊,晚上偶尔想到床沿上的字时有点害怕,不过时间一长,我就慢慢地淡忘了……我想可能是那时我们都住了好几个月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从我和妈妈看到那房子的第一眼起,就喜欢那里。除了安静、背阴,我也说不出为什么,有一种感觉好像对那里的一切早已习惯、熟悉。而且那时妈妈已不光是照顾我的饮食生活——因为有同学来家里吃饭非常喜欢妈妈做的菜,于是就跟妈妈商量搭伙食,妈妈也高兴地答应了。后来一传十,十传百,学校里很多同学都知道了我们临时的家,于是都找来了,妈妈干脆在家里开起了小食堂,每天忙得团团转。时间长了,很多搭伙的学生和妈妈都成了好朋友,下课放学的时候还跑来找妈妈聊天。有个每天都来的,叫王红,跟妈妈特别好,有时一说话都半个多钟头。我看见他们高兴的样子,就像一对亲母子,我都羡慕……妈妈甚至还想过找老杨买房子。我记得有一次老杨回单位开会,妈妈还侧面问过。后来妈妈病重住在医院里,几次都跟我说起王红,说还想回那个房子看看。”    * W+ y8 u% Y, l6 V: e' z
“真有点怪了?感觉你说的那房子好像也有灵,亦正亦邪的,吸引着跟它有缘的人,但最后都……”小腿伸手蒙住了口,偷偷地瞄了眼小独。“嗯……还是跟我们讲讲那房子具体是怎样的吧?”- Z8 h' B$ u3 u' |: T
“当时我只晓得房子的介绍人是郭师傅,他退休在家,以前在单位里搞后勤,专管水电。退休后闲着没事,就跟人合伙接些装修的活,因此常到我们家对门的邻居家玩,爸妈也就和他熟了。从郭师傅那里,我们了解到房子并不是他的,房东姓杨,跟他是同事,因为外调,所以房子买了后就一直空着,房子干净,周边的环境也清静。房子是那种简陋的老式平房,到学校步行也只要三四分钟。我们那间在第二排的中间。
6 j; D5 `6 y) f8 j- ]- g/ o“那个房子的朝向,按客厅坐向来说,是坐南朝北的,跟我们家老式单元楼的刚好相反(南方大多数地方的房子都是坐北朝南的)。从大门进去,左手边是饭厅,基本也当厨房用;饭厅旁是个小厨房,厨房另有个小门通着外面;跟饭厅并排的是卫生间,再往里走就是客厅。客厅北面墙的正中是一扇老式的三页开的木窗,一张四方桌就挨着它,桌子的中央摆着一瓶塑料红花;一个旧黑皮沙发靠着东墙,桔黄的电视柜在它正对面;南面依次是三个房间,头两个房间一般大,最里头靠东边的是个小房。房东住在第一间,长期锁着,后来我们知道,他一年都难得回两次;他的房间连着小阳台,每次他回来,总是从小阳台的门出进。我住在第二间,两张床,一个书桌,一个穿衣柜,窗外有棵桔子树。妈妈睡在里间,里面只放着一张大床和一个废旧的沙发。
4 L- @; x( I/ Z9 ^“在这栋房子前面还有一排简陋的红砖平房,也是职工住的。两排房子,大概只隔着四、五米的距离,中间铺着一条两人宽的淡蓝的石砖路,路边长着一排高大的樟树和一些小果树。我家客厅的窗口正对着两棵大樟树和两棵琵琶,樟树后面就是平房的后墙。因为房前屋后都是树,所以即使是盛夏,房子里都很荫凉,特别是北面,即使最热的时候也只是见到星星点点的阳光。有时遇到雨天,地上还会起潮。从厨房的小门出去就是那条淡蓝的小路,这里除了我家和隔壁的老于家,平时很少有人走。厨房门外,靠客厅的墙根边还有一个四方的石槽,妈妈闲着没事还在里面种了些辣椒、葱和韭菜。后来,她还跟隔壁的老于家要了几棵薄荷和芦荟,单独种在靠墙的花钵里。2 f7 e+ h. S! _$ P  ]0 x, M7 i2 C& U
“我们在那里住了近一年,很少走大门,厨房的小门倒成了我们进出的通道。独门独户,安静自在,前后院子还有果树,后来还有了一群搭伙的朋友,要是换成你们住在那里,你们不喜欢吗?”9 N# d7 V- [0 ~* g+ z0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0 17: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哈哈!顶!
. O" G0 u9 Z: k4 f" b/ z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1 19: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我在此!看到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1 19:34:22 | 显示全部楼层
20$ i( q0 y9 j& \# {7 J( t0 C/ H9 Z
“嗯,听你说的,我都想去看看那房子了,我不喜欢高楼的,像鸟笼一样!我们家就住的平房!”小独的神色缓和了许多,她好像想起了她的家。4 t5 j* O& k9 J4 Q* Y( t6 K. v
“是啊,一提到这个怪怪的房子,眼前就像过电影一样,那近一年的时光是我最快乐的!……”
4 q; |$ t8 q# R6 P; S$ q“那后来呢?”小腿又追问。. \" H, a* a. k6 {, E9 l2 x
“妈妈去世后的第7天,我和爸爸就把房子退了。记得头天中午,爸爸打电话说要来帮我退房。我说不用,我一个人办得了,即使不行,还有几个同学。可他坚持要来,说是妈妈交代过的。我不再坚持,傍晚的时候他就赶来了,然后我们一起收拾东西,打包的打包,卖的卖。我也买好了去老朋友陈行那里的火车票。
( S2 L) {; K7 B  i5 h“就在我们收拾停当,准备晚上去找郭师傅时,他却带着一对母女来了。在这之前,爸爸曾打电话跟他说过妈妈病逝和我们要退房的事。那对母女进来后,就在房子里四处看。这时的房子,跟初来时已完全两样——白墙显得旧了不少,墙角也因为几个月没扫,到处是蛛网;再加上我们把东西清空打包后,整个房间显得空荡荡的。她们站在我的房间里看了半天,我从她们的眼神中看出她们是来租房的。在屋里转了一圈后,她们就站在客厅里说话。那个年纪大的妈妈说:‘房子还不错,你看呢?’跟她长得很像的年轻女人说:‘嗯,还可以。’5 J% Z# Y  @. z* R/ p. S# @' V" |
“看着眼前的母女,我一下就想到了妈妈,当初我们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可那几天,我情绪低落到极点,听着她们在客厅里大声说话,就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我盯着她们冷冷地说:‘我们还没走呢!明天这个时候你们再来吧!’说完这句,我就后悔了。我注意到她们母女俩怯怯的眼神。她们一边解释,一边往门口退。过后,我站在窗口看着她们低头离去的身影,又暗自伤心。为什么这里住的都是匆匆的过客?都是一个个令人怜惜又心酸的家庭?这一切真的跟这个房子有关吗?妈妈突然病倒也跟这个房子有关吗?身患绝症的女房主!一个跳湖一个疯掉的许家父女!现在又是妈妈!这真是个施了诅咒的怨灵般的房子么?它们真的会害人么?”
( b/ R/ }: O+ F$ c说着说着,我又伤心起来,头低着看着被角。$ S0 K* r/ C. u7 G
“也许吧,房子风水和个人命理的关系。现在不是很多人买房建房都要请懂风水的老师傅现场看么?我小时候也常听福利院的长老说,房子的风水如果和居住人的命理合就好,相反可能就有灾……”小腿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 V3 Z; Y9 Z0 J( f8 o“噗噗噗——”他不停地吹着额前的头发。" q9 e) u$ H+ o- z0 a
“我相信房子是有灵的,它附着着曾在这里住过的每个人的灵。曾在这里呆过的每个家,他们的气息都必定永久地留存着,就像用红色丙烯颜料写在我曾睡过的那张床上的名字。有时,我睡在床上总在想,是不是有某个时刻,她在另一个时空里正看着我?或许就在我想她的那个时候?
; z5 ?) O3 Q# z7 [, g“第二天上午,当我背着行囊真的离开它时,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留恋?空落?还是恐惧?那时我还在想,如果我和妈妈当初没选择它,妈妈会不会没事?是这个房子索去了妈妈么?想着跟妈妈朝夕相处的那段时光,我不能忘记也忘记不了。那里有我们近一年的喜、怒、哀、乐,有我们的气息,它们跟这房子一起永远地留了下来。在我关上铁门,离开它的时候,我暗暗祝愿那对即将搬来的母女,祝她们平安、好运!”
7 u( u1 T3 a. i$ W! 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10-22 22:21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