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蒾茴

[长篇连载] 《王小菟灵异事件》(妈妈病逝前后的真实灵异事件)(原创再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1 19: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877572560 发表于 2011-9-11 19:17
6 a1 w$ b: _+ X1 T) ~( `6 Z( w  ]大哥,我在此!看到没?
, @. v% U  h% P/ ^- A7 H, z0 E
嗯。中秋快乐。认识小弟很高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1 19: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21
- X; n" j$ P. R6 E4 \“嗳,听你说了一晚上,我越来越觉得好多事就像宿命一样,好像每个人的生老病死,一生中遇到的人和事,都是注定的。而我们,就像一个提线木偶,连周围的场景都像是假的……”小独扬起头呆呆地盯着天花板。( T8 B( |- m# J
“噗——噗——故事以后慢慢讲,回到正题,菟伢!你不是说你明白了的。丙烯……怎么解释?”小腿瘪了瘪嘴。' v; j- H5 t( e% j% z
“嗯,我问你,这个房子里住过的人,是不是都出了问题?”+ D" n8 V* o  {, Y
“你不是好好的吗?”
- W2 K% y/ U# t: l: [“我只是暂时的……”, g' \, g% f  c3 }; J  u. P
“你别吓唬我啊……纸条上又没说你怎么样?!……即使按你说的,房子有问题,跟丙烯有什么关系?你不会说房子里有丙烯吧?”- H% A  @# b; T$ d
“嗯。这正是我在想的!你不是在网上查了,它在常温下无色、无臭、稍带甜味吗?但是在高温下,它的气体是有毒的啊,之前不是说过春伢在房子里烧过丙烯画么?……而且,我也曾经在房间里闻到过,不对,应是尝到过!”: q% [' h. p) ]; }8 e
“气体啊,你怎么尝的?”
# N$ j& s2 {: ], X8 |6 H, V( `/ I“我经常在卫生间里玩憋气,吸口气进去,一直憋到尿完后出来,一出来就大口呼吸……”
* g7 m6 r1 Y7 X. W, }; m4 F“这个……?噗——噗——什么时候我也试试?”小腿又吹了吹头发。( p0 ^5 o7 i! U, w* ]
“还有,你说了,它是一种单纯窒息剂和轻度麻醉剂,仅在极高温度时有生理影响……那么会不会是妈妈烧掉了那些丙烯画?因为我之后清理房子时再也找不到它们了,只找到了遗留在床头柜里的一支白杆画笔和一盒没用完的丙烯颜料。”
! I: _8 o: c2 l; b4 L“啊!白杆画笔?不会是这……这支吧?”小腿大叫一声,手里转动的画笔一下掉到桌上。
8 j! X  W7 {/ f- q3 C' ?8 }“嗯,就是这支!”* ^' J' x1 v. J+ u: h  R! C2 a
“可这一切也太巧合了吧?还有,你……你把这个也留着啊……”小腿惊恐地盯了眼画笔,又盯着我。
9 e+ |3 r7 a( a( ?8 a) M5 b“这个……”
! r5 O) |8 R) B- U: X+ D# Y+ g+ P“丙烯丙烯,听到这个,我头都快炸了!也许那字条根本就没什么意义……你们……”小独盯了眼那支画笔,声音也颤颤的。2 W3 H8 q2 k0 ?- Y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们猛地一惊,不约而同地朝寝室门盯了一眼,一下静了下来。7 _# Q( G( g) i6 ~# I& t6 E9 ^
“马上要熄灯了啊,大家快做好准备啊!”门外传来管理员婆婆的声音。
, C1 C5 ^. w( U5 q8 g. F趁小腿送小独回寝室的空,我睡不着,干脆趴在电脑前查有关丙烯的资料。' v# W$ G! m) s
我发现除了丙烯气体,还有一种叫丙烯醛的气体,是食用油烧到高温时产生的,对鼻、眼、咽喉粘膜有较强的刺激,可引起鼻炎、咽喉炎、气管炎等呼吸道疾病,长期吸入可致癌。而且有颗粒状的粉末丙烯醛,吸入人体更是致命。可这些真的是导致妈妈突然病倒的原因吗?得肺癌的女主妇和发疯跳湖的春伢真的也是因为这个吗?招灵的纸条?梦中的消防员?妈妈火化时我的喉咙火烧一样的痛?这一切到底有什么联系?也许真像小独说的它们根本就没有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1 19: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灵异小店(22-27)6 T! n: {( m; ^* j
我在过道的一张椅子上坐了坐,盯着那瓶芝麻酱看了一阵,想到早上他们说小店白天打烊的。我放下钱从案台上拿起一包盒饭就起身朝外走,前厅的墙壁上挂着的电视屏幕什么台也没有,满屏的麻点在闪,但我分明听见电视里有人在说话。5 r* l0 U4 N) B/ `* L
2 ~) r2 `% d# d
22" V$ a6 G  h) [+ |! k
一早起来,平头就跑到我床边塞给了我一摞钱,十块的五块的两块的一块的,共有一百块。他叫我去旁边的女生宿舍楼喊肉叉,说肉叉请客,叫我一定要收下。我很奇怪他为什么请我吃饭,还给我钱,昨天好像一天也没看见他,而肉叉一大早跑到女生寝室去干嘛?他们在搞什么鬼?对面床铺上的小腿也不见了?# b. m+ h5 P+ `( c
一阵冷风从敞开的窗口灌进来,我感觉头还是有点昏,鼻涕也流了出来。我右手食指不停地拭着鼻涕,心想还是去上课吧,正好看看肉叉他们要干嘛?我刚走到相邻的女生寝室楼门口,就听见肉叉下楼的声音。我没上去转身就往操场走,走到操场的台阶上坐下,等着广播响,心里空荡荡的。天蒙蒙亮,操场上零零星星的有人走过,很奇怪,等了半天广播也不响,好像没出操的意思。
- K, m; Z( z2 I/ G( _; S( t肉叉在不远的地方出现了,平头满脸堆笑地跟他打招呼。他们拉着一个女生出了操场,就往后门走。三三两两的人影跟在后面,这么早就去吃饭么?我感到肚子有点饿,也跟了过去,腋下夹着平头塞给我的两个包和一把木剑。我看见小腿也在前面就往前赶,一个女生打着伞遮住了他。% O" q7 I2 ?& y3 j' g0 t
他们走到一家小店门口坐了下来,我也坐过去叫了碗热汤面,昨天一天没吃东西了。我刚把木剑和包放在旁边的空椅子上,就感觉好多眼睛盯着我,我抬头却什么也没看见。平头和那女的坐在我斜对面低头吃东西。我盯着店里的电视机等着面。平头喊一个人名时,我想了半天才记起来那是我的同学。他喊:“有一百块钱没有?”/ J5 O& C& r' V( A' F1 Y. g% P
“王小菟!你的面来了!”我的名字被那个女的喊得很尖细。我盯着她的脸愣愣地看了半天。“怎么?隔了一天就不认得了?”哦,原来是我们班的文艺委员乌鸦。“有一块钱吗?”她问我。我走过去掏出那一摞钱,然后给了她一块。我回转身,她又说:“我用五十的整钱换你的零钱!”我照她说的做了,再回到椅子上,我的面糊成了一团。/ k: ~% a- T: Q- ^
我胡乱地吃完了面抬起头突然看到了妈妈,她正在一个角落里盛稀饭。我正要走过去,乌鸦和平头就拉着我喊:“他们天一亮就要关门了,我们去上课吧。”我问:“还有稀饭吗?”乌鸦说:“有。”我走时,再回头看,妈妈就不见了,店里没其他顾客了。
* c, M8 V3 U# O" z$ _我抱着书走进教室,一眼就看到了肉叉,他坐到了四组第一排。我走到我的座位上坐下来,注意到我最上面的两本是英语,又是大胡子的课,但奇怪的是有好多座位都空着,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没来?过了一会儿,大胡子说这是他带我们的最后一节课了。
8 ]& w* N$ |' A% p  v9 a后来一个矮矮的女老师抱着一堆贴图进来了,她先在黑板上写下她的名字:李力。然后就发拼图给我们。每个拼图上写着一个英文单词,李老师告诉我们根据这些词自由组句,然后编成一个故事,然后到讲台上演讲。后排的大个子蜂拥上去,其中一个很认真地在纸上唰唰地写着。李老师不时地在一旁纠正和提示,然后将纠正的句子在黑板上写下来。我看见有个是“固执*******”,可后面的英文单词很模糊,我也不认识。不过我感觉这么上课挺有意思的,心里默默希望这个新来的英语老师跟我投缘。我当时一边想着,一边搜索着教室的每一个角落,好像昨天一天发生了好多事,同学们的座位都换了。我发现小腿正坐在我前面靠窗的位子悠闲地向我招手。; a2 t( S; s0 t: l1 F; i- z3 f2 j
上午上完课,我一个人溜出了教室,后面是一群我们班的大个子,但我不想被他们看到。到了食堂,我钻进了一个偏僻的楼道,然后又跑出来,我还想着早上吃面的那家小店。
& z' L) X  v1 V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1 19:37:07 | 显示全部楼层
23! C5 f, h6 Q8 `; A
在路上,我经过一个中年女人时,她不停地从蛇皮袋里往一个中号的瓦罐里倒鸡蛋、鸭腿和鸡爪,倒了半天瓦罐也没装满,突然有半片鸭肉掉在了地上,她没去捡,继续倒她的肉。那么大的一袋子肉能倒进去么?她的卤药是不是用过很多次的?我听见她边倒边低声咕噜:“卤鸡蛋!卤鸭腿!卤鸡爪了啊!”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我突然想到了妈妈,想起妈妈以前也给我和王红他们煮过卤鸡蛋和卤菜的。我想买,但还是走了过去。我想着一定要找到那个小店,想着早上妈妈还出现在那里。; D, T. O( K* i
老街很长,七弯八拐的,总也走不完,小摊小贩把街道挤得只剩两米来宽。我在老街上转了好长时间,才找到早上吃面的那家小店。4 I- |* r/ H; o
到了店门口,我才发现这是我上次买烟的地方。大门又只剩下一道口子。一个女服务员和一个半米高的小男孩在门口的水管前用桶接水洗碗,我跑过去抓起一只碗也洗了起来。可刚洗到一半,突然停了水。我在他们的桶里兜了半碗水,女人盯了我一眼。我闷头继续洗碗,可我手里的碗越洗越黑。% U  y7 C. V9 }4 {: f
“碗放着吧,你洗不干净的!里面还有盒饭,要吃就自己进去拿!”' c$ L& c1 m; S' ~5 ], b3 F$ a
我从一尺多高的门缝里又钻进了那家奇怪的小店,一个光膀子肉颤颤的老板模样的人叉着腰站在门后面。我从他身边爬过去时,他好像看都没看。我绕过柜台,从前厅走到了后面,是个厨房,一个人正坐在角落里吃面。厨房里亮着一盏桔红的灯,灯下的案板上搁着一大钵巧克力颜色的芝麻酱。我在过道的一张椅子上坐了坐,盯着那瓶芝麻酱看了一阵,想到早上他们说小店白天打烊的。我放下钱从案台上拿起一包盒饭就起身朝外走,前厅的墙壁上挂着的电视屏幕什么台也没有,满屏的麻点在闪,但我分明听见电视里有人在说话。. s& Y5 a: ^0 ?" e9 L2 S
也许是隔壁的?我穿过前厅,刚才那个坐在角落的人,也起身往门口走,而且一下闪到了我前面。前厅的大门此时已经完全关了。肉颤颤的老板已不知去向,是在睡觉?看电视?还是在打牌?他们晓得我病了么?- T+ F4 i" A- M, R  N
我心事重重地退回厨房里,我想一定还有别的门可以出去。这时,我隐约地听见几个女人说话的声音,我想她们应该是店里的服务员,于是寻着声音走过去,我看见几个人影和一个又长又黑的过道,过道的顶头有亮光,果然出了过道又是一个小巷,拐道弯又回到了老街上。我跟着刚才说话的几个女服务员,又七弯八拐地走了十几米,就看见她们钻进了一间破旧的水泥毛坯房里。
' g; ]1 U3 W3 b7 I/ k' q  ~7 \我跟过去,开始以为是厕所,就在门外晃悠。这时,我突然感到有点冷,我发现路面变成了泥巴路,路边也没有小店,到处是垃圾和荒草。过了一会儿,我又看见肉颤颤的店老板牵着店门口的那个小男孩也钻进了水泥房里。我走到门边,往里探头一看,差点喊出声来——这不是梦里小腿带我来的鬼屋么?我怎么到了这里?她们又在这里干什么?我正蹲在门边喘气,三个女服务员又出来了,两个年轻的走在前面,一个年长的跟着她们。她们从我身边擦过去时,我听见其中一个说:“又被水淹了,我的鞋都打湿了。”另一个说:“是啊,我连脚都没地方放。”我低头一看,昏黄的泥水正汩汩地往外涌……+ b! L1 B) \5 H
冲回学校后,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又碰到了乌鸦。
' B( r; B3 {* L5 T: g“你们哪个也猜不到这个人?”她右手拿着一个黄色的信封挡在我面前哈哈大笑。2 V% G* h- Z/ D* P  {' b( a- P
我疲惫地看着她,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对着她笑笑就绕了过去。当我拿着盒饭,打算穿过教室中间的过道回到座位上时,乌鸦又冲到我前面一把挡住我。她肥大的身躯将窄窄的过道占去大半,我双手举着盒饭退到一旁。  @3 U, a0 @' \  N; f# b# u
“嘿嘿,你很想过去吧?”她阴阳怪气地说。我没气力说话,只试着用力推了推,但她像个石头碾子纹丝不动地横着。" I5 O' v) v; e
这时,我的鼻涕又流出来了,我伸手擦了擦,想着也许是刚才吹了风的。他们晓得我病了吗?刚才拿盒饭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肉叉和平头好像在小声说着什么,好像是问平头我得了什么病,平头还跑过来问我,眼神躲躲闪闪的,还用手夸张地蒙着嘴。平头什么时候跟肉叉搞到一起了?他们怎么一下都晓得我病了?我拿着盒饭从小店门口跑过时,胖老板还客气地跟我打招呼,祝我早日康复。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怎么也知道我病了?) m6 s/ U7 c2 j5 O2 l+ X! t7 x
“哼哼,你们晓得哪个被选中了?”乌鸦还举着那个黄色的信封摇晃着。我看着她,周围一下就围满了人,我脑中现出一张手机充值卡。“你们想不到的!”乌鸦说这句时,我突然瞄见走廊对面墙上的一张红色喜报,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很多人的名字,我一眼就看见我的名字排在第一排的正当中。
, s! o4 v4 U0 h* I/ l“学校的足球队怎么会选他呢?这么一个衰人!”乌鸦边喊边撕信封,将信纸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扔到地上。我弯腰把信捡起来看了看,然后塞给站在一边的平头。我对他说:“你转给肉叉吧!”我看到信头上写着张儒民(肉叉的学名)三个字。
8 B6 j9 n- C2 j' W“是他!”她伸手指着我喊,“他也被选中了呢!嘿嘿……”乌鸦笑得好夸张。# ]) d: R7 P9 R. Q+ R/ o# ^
乌鸦干嘛要在教室里大叫大嚷?早上他们为什么又会出现在那家奇怪的小店?难道她们都晓得我招灵中邪的事?早上是肉叉和平头把我带到小店的,然后我又在那里看见了妈妈,他们为什么要请我到那里去?他们怎么知道小店白天要关门?刚刚服务员为什么又让我进去?那里怎么又通到了荒土坡上的鬼屋?他们是想试探我吗?也许我真的中邪了?要不怎么解释短短一天里发生的这一切?这样想着,我心里突然生出一个令我自己都吃惊的计划。+ ~6 H7 ?8 i( H! T5 U*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1 19: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24: U* M* O0 o1 L- ?3 l; O) U
也许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至少我觉得重要。
4 b5 h" a/ [1 H6 f夜里11点了,我还呆在小店里。我是店里唯一的兼职服务员,这是我工作的第二天,昨晚找来时没想到那么顺利。老板娘黄发阿姨,不,应该叫黄发婆婆,她只瞄了我一眼就点头答应了,她看起来又老了许多,越来越像一个老婆婆了。大约一个钟头前,其他的全职店员都还在,他们好像还偷偷地开了会。我记得她们走时,前台的胖子一直拿着店门钥匙在我眼前晃,恍惚中我感觉他整晚都坐在桌子后面闪着他的二郎腿,我想着前天我还把他当成店老板了。
# N6 s2 W/ O, _" Y比我早一个月进店的张映红接我的班,她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我没想到在这里会遇见她。当我手忙脚乱地收拾着最后一桌顾客的餐具时,她走过来帮忙。我边忙边说:“前两天病了,刚好呢!”说完我就觉得心慌。我眼角的余光看见她的一双大眼睛正盯着我,也不搭话,好像在想什么。昨天我刚来时,她就偷偷告诉我今天有话要问我。0 U! c' q( ?6 ^
刚刚他们开会,张映红被店员们推选为大厅的新主管。他们在里间说话的声音很大。我听着他们的声音就感觉他们当中有几个情绪很激动。我听见有人说如果大家再互相猜忌,再不团结起来,这个店就垮了,其他人纷纷应和着。7 _* x8 X4 k  ~6 i
“我们是绑在一起的蚂蚱!”最后的一个声音很轻,但我听出来是张映红。昨天一进店门我就很惊奇,怎么会在这里碰到她?我们很小时住在同一个大院里,从幼儿园到小学二年级,我们都是同学。后来我们一家搬走了,我也转了校,就失去了联系,但她的声音一点也没变,儿伢嗓子。
7 M# z/ F, C! Y% p( A“我们要相互信任!要像一家人一样团结起来!”她翻来覆去地说着这两句话。后来,我总算听明白了她是要店员们团结起来对抗黄发婆婆。管她对抗谁呢,反正从小她就对我好,我把自己当成她铁定的死党,但心里却暗暗担心开会的员工里有人不可靠,我担心老板会利用其中的某个人。
4 Y- o( M, f9 z, P“不要担心,菟伢,事情总有解决办法的!”恍惚中我好像听到妈妈的声音,但四下看却不见踪影,也许是我突然想着的。
4 F, B; }2 y2 R& w6 L“现在没人了,有什么话就说吧!”我抹了抹鼻子盯着她。
7 O- G$ B; G* @6 p4 x& m" a“你不是人啊!”她淡淡地笑了笑,“我昨天刚买了这本书,30多块,你也看这个?”她指着我随手丢在桌上的一本灵异小说问。8 Q; O+ {; o9 s: [+ h2 P
“我在路边捡的!我看着那本9成新的书,想着中午它还孤零零地呆在路边的石椅上,要是我不捡也许它现在还在那里。”* _1 @# E  F- m3 h& c0 B& s
“你又不早说?”我看着她笑了笑,拿起书翻到反面看了看价格:35.00。9 P; h% W7 U+ X& A
“我要卖给你就算5块,半包满天星!”- H9 w# L: f& w1 d! B" C- `
我把书塞给她,她拿着书,眼睛盯着书一页页地翻着,还是愁容满面的样子。3 \  D' y+ J; V9 x
“怎么了?这可不像你!”我看着她,想起以前小时她天天都乐呵呵的。9 {) I0 q" |$ a7 S; k: d) _8 @
“这两天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的!”她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
2 J  e+ `* C7 P6 j6 z“呃,搞得这么神秘?随便问吧!”; z8 w& n  u. w8 w2 O" H# z- M
我看着她心事重重的样子,想着来店里两天了,她除了干活也不怎么说话,她好像跟我一样在等待着什么,我突然预感到,也许她要问我的正是我想问她的。
" {3 l: b: s; A3 a3 M" S“你怎么突然想到到这里来?”
  G8 d7 L; k- t' t7 M“那你为什么来?”
2 a- v. C% x5 ]( d“我?……”0 b- _1 Y" Z+ j- K
“我是想看一个人!……”  V3 g5 s# c1 e; C
“那我是也想看一个人的……”; m. z" H, e4 ]5 E( M
“这里哪有人看?这里只有孤魂野……”' m2 M( }0 u) s( E  u7 U# _* }9 q0 E
“鬼?”+ X# U5 P, T$ l/ B/ H! ~
“嗯……我就是个浮游灵,你不怕?”
2 M- Z1 B( d6 R) i" s“怕我就不来了!我刚才没说完呢,跟你说实话,我是来找妈妈……”
" ^/ {+ T  W( G4 Y+ `) i. T+ _“你妈妈也……”
# D% R2 m2 R. v( B- {; t. b, i“嗯。”5 ~: b. {" X4 w
“不要找了,快回去,不要再到这里来了!”+ H8 x: o5 p4 F1 t; M
“为什么?”
* n" W0 I0 ]$ S6 h“对你不好,你一定是撞上邪灵了!”
1 L3 `, Y! t6 b# p" f“什么意思?”
! s4 M+ R/ R1 Z  ]3 C$ v4 t7 ]“没有邪灵带你,你也不可能找到这里啊,更不可能看到我!”  }0 Z* l, N5 Z5 q2 ?" Z
虽然大致猜到我想象的答案,但我心里却乱了:肉叉是快死了还是……?小腿曾说过除了招灵外,只有濒死的人才会看到鬼魂的!如果这里就是灵界,那么说我已通灵了?可我……) |+ t" u" F4 x; {+ Y" R
“菟伢!你在嘀咕什么?”% e5 s$ q% z0 _3 V
“哦,没什么!映红,我也想问你,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 B, l/ Q- U: P) \' w6 ]“阴阳店!”
, [5 m7 u2 }9 V& H, m2 x# r“阴阳店?”
4 m- q1 h1 q, Y4 `“就是鬼店啊。对于人世来说说,是夜间开门,白天关门。而对于灵界,则没有限制。”0 B3 H9 q0 F8 O6 @  s) s
“难怪我以前从没看见过这个店!只是这段时间……对了,前天天亮前,我在这里看见了妈妈!她也在这里吃饭呢!”
! g( q; u, T' g“没什么奇怪的,很多过路的浮游灵都在这里用餐的!”! _' J- ?2 w: l1 [
“这两天没看见她了,我一直在等她出现……”* |0 b3 Y+ M+ h; K4 K1 {0 R
“还是不要等了,这对你和你妈妈都不好!”
. m8 e' I; V" E6 X) y" g“呃……?”: ~! T- ?# h1 [$ g
“要知道,过了期限你就回不去了!”4 c1 s* t. G6 `/ ~; p( ?2 n
“期限?”
; ~% f) O0 G! V! m& E) w/ B“嗯,你的期限就是两次鬼门开启之间的空隙。如果在下次鬼门开启前,不摆脱邪灵,你就永远也回不去了!”
3 m, h+ Y3 C$ o5 a2 T9 ]: I# G" A“那妈妈呢?”* ^1 j0 o+ q% y0 p; E$ M9 B
“她也许会永远成了浮游灵,也许还会遇到恶灵,失去人形……”+ B+ S1 G6 [, [) ?; k  a
“啊……原来灵界也这么惨?!……”  a* h0 n  I. N- k3 q4 B# e6 j
“所以叫你尽快走,不要再来了啊!”  a. l1 K2 h4 h! W. I$ r9 @- P9 ?
“不找到妈妈,我是不会走的!”% [5 J% P; n* P% t; ?/ C2 U
“真的不走?”
* P( b3 j8 r. {- Y“真的。”4 Q, B+ z" y- d& v
“你怎么还像小时候那么犟!”
$ R" r0 E4 N5 g“你还不是一样!大不了跟你一样做个浮游灵哈哈!”
) I9 C- R. B6 E; ?. \& Q# U& o“嗳……那你得答应我三件事!”
3 p% }8 ~3 W- ^6 o5 D“什么事?”
1 r8 `) G% s! X/ R“一以后在店里只做事不说话,记住灵界跟人世一样复杂险恶,用眼睛记住一切就行了;二你在店里兼职的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你最好的朋友;还有以后万一我出了什么事,都不要管!记住了吧!”1 w9 |  w5 d7 J4 m- P
“前面的,你不说我都知道,我可以当哑巴的,可最后一条是什么意思?你会出什么事?”# A4 G4 |# v' v4 ~! a5 v1 ~
“我是说万一……即使有事你也要记得我跟你不一样的,你会帮倒忙的,再说,你还需要我保护呢!”# z3 }) X7 F" h8 O! X. y
“好,我答应你!”% a* R& x2 U  H0 F, Z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1 19:38:2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高兴8 R' w2 P% _1 p% {3 ]9 h4 W7 _
祝小弟和各位鬼友们中秋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00: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刚过零点到中秋了3 ~! }' B5 z# j3 n7 E- [
再帖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00: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25% Y4 q+ q) h/ B. n' ]6 n
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偷偷地往返于学校与小店之间,下了晚自习工作两小时就回寝室睡觉。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我一直没见到妈妈。: z) `4 b" q1 d9 d
礼拜天一早,小腿跟我就到了学校为了比赛新建的体育场,今天是是校际足球赛开赛的日子。我们到那里时,场地里一个人也没有。我们在空旷的运动场里转圈,后来就看见有人来了,他们都是来看球赛的学生。我对小腿说:“你去占座位吧!我再到外面去转转!”体育场外到处都是人,他们有的列队,有的散乱地站在一堆。我经过一群人时,听见有人喊我。# T( ]9 c# E( a2 U0 Y6 E
“嘿!小菟!你也来了!”一个帅气的高个男生拍着我的肩膀笑着对我说,“我认识你,你以前是不是到我们学校踢过球的?”
/ ]4 u3 k1 [  z# j8 q# C“嗯,不过很久没去了!”我点头,低头看见他手臂上戴着队长袖标和胸前“外国语学校”的校徽,想起高一时每个周末一放学就翻山越岭地去他们学校踢球(外校和我们一中隔着一座山头)。
9 e4 j% J! z6 F$ q“哪个班的?”
8 I4 T/ K9 v" M2 r“高三(6)班。”, x8 P0 }- d9 L! U
“那你认识肉叉吗?”
: g8 ~$ @& @% \5 u! v“认识,我们上体育课经常一起踢的。”
3 }7 o+ e+ R. g7 \# D6 F6 T“哦,我跟他也很熟呢!”
( g: l0 ]# Y$ {9 I6 R聊了几句,几个女生朝我们走了过来。她们一直盯着我笑,我很奇怪,我不认识她们,她们为什么要盯着我笑,我不自在地朝旁边看了看,我想着是不是该回场子里去找小腿。可当回到体育场时,我发现大门已经封了,门边还站了两个穿黑制服的保安,两队运动员也已经排好了队,我站在他们前面,孤零零的,像个街头的晃晃。我的队服和参赛的牌子还在小腿手上呢,怎么进去?我强装镇定,若无其事地站着,我想着他们马上就要进场了,我可以混在他们里面。
8 W+ E9 e* K$ j! a) I" |果然,不一会儿,他们就排着长队鱼贯而入。我插在刚才朝我笑的两个女生中间,跟着他们慢慢地朝里走。经过门边,我看见两队比赛的队员正对峙着,他们都怒目相向,放着凶光。有的口里在骂着,有的竖着中指。
  Z5 d- I8 `+ Y' x进到场里,我就从队伍里撤了出来,开始在场里找小腿。可现在到哪里去找他啊,整个体育场人山人海,到处都是人头。我转了一圈,头晕眼花,于是找了个靠门的角落休息。我站在门边给小腿打电话,可电话也打不通,我拿着手机来回晃着。在我绝望至极时,一回头突然看见了妈妈。她就坐在我身后,微笑着向我招手,我跑过去坐到了她身边。* o" @1 z3 F6 U7 A  i1 \4 g
刚坐下正想跟她说话,就听见小腿的声音,他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我刚才站的地方。
" E  M+ [. T1 i7 t8 N“嗳,你不比赛了!快下来啊!”
, F5 n" R6 `1 u2 |$ a( @我哦了哦,刚想跟妈妈说声再走。可一偏头,她又不见了。; \. ?, @" b9 p
3 v9 w" m; @0 A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00: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261 o+ ]: E  E3 }8 F, G  z+ Y6 T
晚自习的铃声刚响,新来的英语老师李力就拿着影碟到了教室,然后就在讲台上准备着晚上要观摩的电影。我记起她刚来我们班的那天就说过这个周日的英语晚自习要放电影的,当时同学们听到这个消息像过节一样,尖叫声、捶桌子声、呼哨声响成一片,可当她说了电影名,下面又呜声一片。那是一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老片子,我好像上小学时就看过了。不过看电影总比整晚做卷子好,就因为这个,我第一次见到她就感觉不错,希望她是个好老师。
. B* o' S: W0 ~$ O1 N! c' S6 Y5 }看完电影,我就飞快地溜出了后门。我感觉肚子有些饿了,我得快点赶到小店去。走着,走着,我突然看见平头站在前面的一家亮灯的店门口。平头正朝我这边看,还一个劲地喊肉叉。我想肉叉一定在我后面,他跟肉叉这段时间走得很近,每天像个跟班一样混在一起,我得甩掉他们。于是我越走越快,到后来几乎跑了起来。& `  U+ [! ~0 K# f2 ?
可当我刚拐进旁边的一条小巷时,就发现肉叉叼着烟站在墙角。我低着头,几乎擦着他衣角从他身边跑过去。我边跑边回头望,他居然像电线杆一样一动不动的。没看到我?也许他早就看到了,只是懒得理我?我突然一个闪念,壮着胆躲到了路边的灌木里。我刚蹲下身,就看见平头对肉叉打了个呼哨,然后他们就上了那个亮着灯的店面的二楼。这时,我才发现它的一楼是空的,里面有一个旋转楼梯,门的左右两边各有一根欧式的花边圆柱。他们没走楼梯,直接顺着圆柱往上爬。我看见他们爬上去后,飞快地翻进了一扇窗里,过了一会儿又翻了出来,身边多了一个穿西装的陌生人。这时,肉叉问平头晚上放了什么片子?平头说是英语教学片。肉叉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然后三个人就从窗台上跳了来,重新上了街。9 |" w( ^/ U- M7 C
他们走的方向与我刚好相同,我想了想,决定跟着他们看个究竟。他们一路走得很快,也没回头,我始终与他们保持着七八米的距离。穿过街心花园时,肉叉突然回头看了一眼,不过他好象没看到我。这一带的路灯好长时间都不亮了,路上漆黑一片。一只猫喵地一声从他脚边窜了过去,他低声骂了句,随即就跟着他们走下一个长长的石阶。
# f( l0 [1 N! f- Z0 x这些天我天天经过这里,把街心花园周边的小巷走了个遍,哪条近哪条远乱熟于心,于是决定抄近路插到他们前面,然后在路边的健身区等着他们。健身区新建不久,那里有太空漫步机、吊环、跷跷板和秋千,甚至还有个儿童玩具车,但它被一根钢绳栓住了。我赶到那里时,他们还没到,有几个好像上小学的小孩正抢着那个玩具车。他们抢了半天,突然其中一个瘦小孩喊:“车子被绳子系着,抢也没用!”另一个被挤到一边的跟着喊:“这又不是免费的,想玩就要交钱!”那个抢到车子正坐在里面的小胖子显得很失望,他伸手用力地拍了拍车身,口里不停地骂:“他妈的他妈的。”
" s1 O0 B5 t5 R- P( E" _我盯着小孩们看了半天,也不见肉叉他们的影子。我又开始担心起来,这里只有唯一的一条路啊,他们不走这里能走哪里?是又回去了,还是发现我了?我来不及多想,小店还有活等着我呢!+ u6 d5 N* e% 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00: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27
, G6 r1 P  F! u7 u4 s  }2 x从小店回来的路上,那帮在街心花园玩耍的小孩还在,而且随后的事我做梦也没想到!% n& ^0 l( s# ^
我刚出店,大概走了十几米,就感觉不对头,几个小孩摸摸索索一直跟着我。我跑着拐过街心花园,一个小孩迎面向我扑来,我朝边一闪想躲开他,可没想到他偷偷伸脚下绊了。我一个踉跄滑了两三米,差点摔倒。我正愣着神,一个小胖子猛地冲过来抄走了我手中的白色饭盒。
/ q& X: k9 U) h9 |3 o; p“哎,还给我!”我盯着他就追上去。
6 C; X0 {+ r4 c5 F( f* ^7 g. _他嘿嘿地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饭盒,朝街边的一条小巷里跑去。我心慌慌的,只顾着追,也没看路,跟过去后才发现上当了。那是条死巷子,而且当我堵住他时,发现身后又多了三个小孩,有两个手中还拿着砖头。我突然害怕起来,这时才猜到他们是想宰钱。
4 d, K: s6 {6 w' \“告诉你们我没钱!”我定了定神,冲着他们喊,后背贴着墙,飞快地蹲下身捡起一块砖头。7 a' Y7 A; V4 @1 A
“我操!没钱?”
6 W  T. r) Z  d1 C! q  [为首的小胖子一挥手,他们一下朝我围了过来。我呆呆地站着,犹豫着是不是该把砖头扔出去。我为了吓唬他们,引开他们的注意力,把砖头高高地举起来:“谁敢过来就砸谁!”我喊着,还偷偷地瞄了眼我手中摸到的砖头,好大一块,怪不得沉沉的。可这一招好像不太管用,他们正一步步向我逼来,没一个停住的意思。我一下慌了,两条腿也抖了起来。
- T" o/ t6 C' |" [突然,从他们背后传来一声嗷叫,很大一声,他们一下愣住了,惊异地回头看。趁着他们分神的空,我一把推开挡在我面前的瘦小孩,飞快地逃了。一口气跑到校门口,确定他们不在后面了,我才停下来喘气。我一路上想着,他们要是知道是只半米长的大麻猫,一定会骂疯的。
) _; |6 L  o9 `4 O回到寝室,一个人也没有。我无聊地打开电脑,坐在床边玩起小腿经常玩的飞车游戏。玩了一会儿,平头就从外面进来了,好几天了,他都不在寝室睡。我没跟他说话,他进来就翻上了我对面的上铺。小腿是快熄灯时才跑进来的,他最近也神神秘秘的,不知在搞什么鬼,一进来就蹬掉鞋往我上铺爬。% F3 K+ _5 V+ T' M4 S( l! y
“嗳,你什么时候换到我上铺了?”  s; F4 m& P: v; Q( E( F. v
“昨天,不知道吧。”小腿嘿嘿一笑,斜斜地盯了我一眼。
# B5 {/ g' g# |我朝上看了一眼,小腿的垫单和被子都铺在上面,小腿先前睡的我对面的下铺现在空荡荡的,只剩下床板。
; U5 i: |" r' D, g. z, [“小腿,把我桌上搁的书递我一下!”平头喊了声。小腿把书往我这里一伸,我不情愿地接住往对面扔了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1-18 19:48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