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蒾茴

[长篇连载] 《王小菟灵异事件》(妈妈病逝前后的真实灵异事件)(原创再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3 08: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4 15: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枫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4 15: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荒土鬼影(28-32), c) R6 ^! H: K% y( u1 X
走着走着,我们就来到一个大厅,里面聚满了男男女女,有的三五成群的打牌,有的躺在床上吸大烟,有的在打针像是在吸毒,还有的走来走去大喊大叫。
9 \0 M2 h0 w% G2 f: P( u5 l/ [. r8 G# R9 m/ q5 U1 a
280 m/ C' A4 X# H" G
一个黑衣矮人带着我走了好远的山路,来到一个荒草丛生的大土坡上。接着他打开了坡顶上的一扇门,我跟着他走了进去,我想是个坟墓。沿着昏暗狭窄的台阶七弯八拐之后,我们来到了一个长长的走廊。快到尽头时,我又看见一道门,抬头看,门楣上有个小牌子,上面写着数字,很多灰,好像是12,但那扇门我好熟悉。
' q; d/ N; I  k& \  B: i“这不是我的寝室么?!”我盯着它对黑衣矮人说。他笑着点了点头,但没进去,而是继续往前走,我跟着他,那个走廊一下又变得没有尽头。
+ A) P: g! n+ \/ V& l( U" M走着走着,我们就来到一个大厅,里面聚满了男男女女,有的三五成群的打牌,有的躺在床上吸大烟,有的在打针像是在吸毒,还有的走来走去大喊大叫。我往远处看,大厅左上角的地方还有一道门,一个长长的楼梯从上面伸下来,不断的有人从那里进进出出,有的我好像还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又记不起名字。我觉得奇怪,想问黑衣矮人这是怎么回事?可我还没问出口,突然有两个穿黑制服的人冲进来。他们两下三下地就将大厅正中一桌打牌的人拷走了。
+ R& L, ?# h5 }我回头找带我进来的黑衣矮人,可他不见了。我只好凭着记忆摸索着沿原路返回。当我回到山路上时,黑衣矮人又出现了,他带着我到了一个像汽车站的地方。我跟他开始站在一辆刚进站的班车旁,他等着车上的司机从驾驶台下来后,随即爬了上去。但他好像不怎么熟练,至少跟他刚才站着等车时,跟我吹嘘的差多了。
+ b6 n& ~6 B6 B! E. X他把车子摇摇晃晃地开出站后,就停在门口。那些坐在车上的人,开始还耐心地等着,但没过多久,就纷纷抱怨了。我一直盯着车上的人看,很奇怪,我一看他们的眼睛,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坐在我斜对面的老头满脸焦虑,他左顾右盼,甚至把头伸出了窗外。我一直盯着他,他的眼神和我交错的一瞬,我看出他在想是不是车子出了故障。果然,不一会儿,他就咕咕噜噜地说车子为什么不开,是不是坏了?要是再不开,下一班就要赶上来了!可一直领着我的黑衣司机好像根本就没耳朵,他一直稳稳地坐在司机台上悠闲地望着窗外。我感到他一时半会儿根本就不会走的,就在车上打起了瞌睡。7 i: c& y$ c6 ]! g' x- e
我迷迷糊糊醒来时,就看见好多人都挤在一个像地下室一样阴暗潮湿的地方,又回到了地下么?那里摆满了床,都是白床单白被子,妈妈也躺在里面,我就站在她床头。那里好嘈杂,人们都在各顾各地说话,有的说给钱,有的说烧纸。我身边的一个瘦个子大声喊:“放一个大钵子就可以了,她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盯着妈妈,觉得瘦个子是个老油条。他还在和另一个人吵着,我就看见妈妈欠起了身,眼睛闭着,口里包着一大团东西。% [- I! C2 Z+ h! s  p
“快快!妈妈哽住了!”我大声喊。可没人注意我,妈妈抽搐了下,眼睛就睁开了,嘴唇上涂着浓浓的口红。“快捶一下!”我喊着就冲到了妈妈身边。她已经看到了我,但没有表情,直到我捏着她的手,她才认出是我。嘴唇动了下,在念我的名字,我喊了声妈,眼泪就流了下来。
5 ^) e* @% Q" i( v# x“哭什么?”妈妈问。我说:“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妈妈说:“这不看见了吗?!”我在想她是不是还不知道她已经死了两年多了?这时,她的另一只手又压在了我手背上,冰凉冰凉的。“好长时间没看见了……妈……妈……”我重复地喊着,带着哭腔。她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使劲用另一只手拍打着床沿,我想叫站在床那边的家家看。可家家太老了,她一动不动地站着,好像根本没听见,眼睛看着过道,过道那边挤满了哭泣的人群。/ j" \4 J. k- |; ?" 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4 15: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29/ Q% z& S& k+ t2 z
不知过了多久,我跟班车里的那些人一起,好像参加了一个仪式,结束后各自回家。我一个人拦了辆的士,的士司机是个中年女人。她载着我又上了学校后门的老街,我想着她为什么要走这条街,想着想着,就看见迎面来了一辆像我们刚才那样的坐满了奇奇怪怪人的班车,那车好象陷在了泥地里,我们的车就等在一边。过了一会儿,我看着水泥街道真的变成了泥地,而且越变越软,像加热的巧克力。那车子也越陷越深,泥地里也慢慢地浸出水来。3 g4 @% p, @( E, d2 ^3 d5 Y& j
渐渐的,人群越聚越多,都堵在一堆。我透过车窗看见我们四周都快被水淹没了,只剩下我们车子所在的一小块地方还是干的。眼看泥水就要漫过来,女司机急了。她加大马力打算硬闯过去,但刚启动车子就陷到了泥地里,水像泉水一样汩汩地从轮子边冒出来。0 H3 c% f  n6 }
我们在的士整个被淹前,从车窗里钻了出来。我盯着女司机,她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辆自行车,她推着自行车艰难地往前趟,我跟在她后面,但是水越来越多。我们疯走着,泥水好像追着我们。前脚踩的地方,后脚就淹没了。2 R4 ~+ J1 d& D  i3 [) }0 c9 L
这时,从远处漂来一条小船。好多人看见了,就朝小船上挤。我看见船上坐了好多穿迷彩服的士兵,他们都忙忙碌碌的,其中还有个穿校服的女生。是一艘救生船啊,我想着也跳了上去。水越长越高,我很害怕,躲在船头的一个舵头后面。天空一片昏暗,老街变成了小河。
$ M- a6 L9 `- d1 O( ?: `接下来,我们准备渡河,有人建议在河的下游距离我们不到20米的地方过去。那里的水很浅大概只齐腰深,于是男女老少都往那个地方挤,河里飘满了大大小小的船。
! S4 ^: u: X: O* J* b0 h( m我掉在人群的最后,看着他们三三两两地过河,有爱玩的小孩还在河里游起泳来。河那边有座小山丘,我过去后,看见人们都在找吃的。我突然想起那个女司机,我的钱还没给她呢?我顺着山路慢慢找,拐过一个路口,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只见两个人蹲在地上争着什么,语速极快,声音也含糊不清的。我走近一看,又惊又喜,其中一个竟是妈妈!她正和一个卖菜的还价,菜贩篮子里装着荷叶一样的东西。我站在一旁听了半天,才明白妈妈是想把她的东西都买下来。) q8 x- Q# f. g  A8 Z. ^
“妈!”我站在她身后喊。她回头看着我笑了起来,比刚才在地下时气色好多了,但脸瘦变了形。我看着她说:“你匆匆忙忙跑这么远干什么?也不在家休息!”$ m& X- E0 n) V
“这些天,我每天都来这里啊,我知道你要回家!”说着,她又笑了起来,笑得好开心。
5 n4 C& x, p2 r5 U. z这时,我看见老街上的洪水退了,一辆旧班车朝我们开过来。在不远处的三岔路口边,千亿来回的踱着步,时不时地伸脚踢下站牌。街上除了我们三个,一个人也没有。天色完全黑了,只有路边我打工的那家小店还闪着桔红的灯。/ _4 O/ |& k: d( C' Z+ x" 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4 15: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30( w. \8 O+ n, A, l: _7 ^
我们一起上了那辆老式班车,妈妈还是跟以前一样,一上车就慌慌地跑向第一排靠窗的位子,坐下后拉开玻璃把头贴着窗口(她晕车),低声咕噜着什么让我坐到她旁边。我把先前遇到的事一件件地说给她听。妈妈说:“不要怕,他们害不了你的!”正说着,坐在驾驶座上的黑衣矮人突然回头看了我一眼:
: X3 v& X# F6 h6 Q5 w“你们店里刚才打起来了!”好熟悉的声音,像是同龄人,可身形分明是个小孩。4 N' t' F6 ~, A) W
“你怎么知道?”我伸手摸了摸鼻子。6 l0 s9 b) r5 |
“我在车上看到的,你们老板指着一个小丫头骂内鬼,后来就扯着她的头发打到了街上,好多人围观呢!”8 f6 _! Z7 G9 s/ `: h. N1 D3 L
我盯着窗外雨针一样的树影,想着刚才还看见店里的灯光了,该进去看看的,不晓得映红会不会出事?
3 G$ U, G' C# ~) F- i/ e  V8 q“连马路对面的派出所都没管!”邻座的一个阿姨也撇过头来,“派出所的人说,这是他们的家事,还听说有个好事的警察去劝架,结果反被他们打肿了眼睛!”
) V2 \8 B3 n# J. c  d“后来怎么样了?”我盯着阿姨问。- ], T) C1 v2 |8 A% }' N1 G& I
“后来那个小丫头被打得很惨,头发一缕缕被扯在地上!一个黄发的老太婆逼着她问还有谁?可能是受不了打吧,她哭喊出了一个名字。”
) |' P* x# ]( ?( K2 t* K“什么名字?你听到了吗?”
7 _. z' S+ Q. H' K  s3 y“好像是什么红的……”# V) x8 E% Y% t' x3 a) u
“映红?”1 E# n: H# l7 s, u$ x+ B, r; F
“嗯……映红?……好像……就是这个名字!”; M8 G( q/ m$ u$ i
我的心顿时一沉,想着映红一定凶多吉少,她现在在哪里?他们会对她怎样?嗳,刚刚该进去的!
0 y9 _# Q9 n0 D! O5 ]+ F“你幸好不在那里!”妈妈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你在那里也帮不了她!你忘了那晚她对你说的话了!”9 X  f, U6 M+ |7 s% _
“嗳,那该怎么办?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欺负她么?”7 ~. \+ w6 h/ r  d( O" N
“不要太担心,他们也不敢做得太过分的,大不了把她赶走……”
. s: H- N0 L, @  M“她还是没等到她想见的人!”% N' V' W: a4 J0 L# y' H8 j
“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也许,这就是她的命!”8 b; U( C& }1 s- n
“那她以后会怎样?”$ t/ z1 z$ F. q8 g
“只能回地狱了!”黑衣矮人轻轻地叹了口气。$ t! o1 }/ h: K3 X
“那我还能见到她么?”
- L5 n1 s' t" w* [“也许吧,菟伢!别想那多了!她迟早会走的,我们也……”' p" D" j5 S; f
“也怎样?”我盯着妈妈。
0 E* m* y7 |% o3 ?& C“也许只能在心底念着她了……”
, M7 P- K6 w* c0 d$ ^0 ~+ m; l“哦,妈,我突然记起一件事……”我盯着车窗上妈妈瘦瘦的脸。. M( x9 t$ Z% v2 Y2 c$ ]
“什么事?”, b( t8 x' b3 l$ @% g1 ^8 Z
“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喊了你的?”; e# G( \. z. L% w9 L2 U$ s/ V& {6 S
“嗯。”妈妈抿了抿嘴唇,我看见她的嘴唇干干的,嘴角裂开了好多小口。
) }  ]0 ?$ B# {2 Y! k" [! v“我昨晚做梦又看见鬼魂了!……我睡在床上,不晓得是醒着还是睡着了,反正我看见有一个黑影子站在我寝室门口,开始一动不动的,后来就朝我走了过来,我吓得浑身发抖,我看见它站在我床边,先是翻我的床垫……后来,伸出双手好像要抓我的脚,我缩在被子里大声叫你,可叫出来却是嗡嗡的声音……你听见了吧?”
  Y- b/ ?2 a1 H6 v# ?* u' l6 ~“嗯。”
+ V7 n6 n- T6 o* s. E' Q这时,戴着尖角帽的司机突然又回过头来嘿嘿一笑。我感觉怪怪的,那表情像极了小腿。! r; o' G% n' Y+ W" ~  M! h
“不要怕!他那是喜欢你才找你呢!你只要心里还没忘某个人,他就会在特定的时刻出现在你身边,还会保护你……”妈妈看了我一眼,又侧身向着窗户,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窗外。: a3 _. a+ [$ j+ D' p
“可小腿跟我说思念太深会变成绳子会牵绊……”
  A0 R4 P0 l* [1 X5 V7 O1 n; U“嗯。小腿说得对,他是不想让你太伤心。”  B7 I: c8 t. m- ]
“那你看不到我的时候,也不要太想我……”
! g# n& R9 I7 ?  ^; D  Z$ {( ]说着,我突然想起有天晚上跟同学玩到快12点才回家,妈妈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等我,手里紧紧地捏着电话,双眼通红……还有一次,我在门外听见妈妈和王红坐在沙发上说到我,说我不懂事,每天只想着踢球……还有我烦妈妈骂她再也不要管我,赌气不说话,妈妈默默地躲在床上流泪……想着想着我伸手捏了捏发软的鼻子。4 A' F  _7 |6 ~
“嗳,说是这样说,可你现在离家远了,又没人在你身边,你自己又不会照顾自己,怎么不叫人担心……晓得你今天要回来,我就高兴……等下我们再去接你家家和爸爸,然后我们一起回家!”" v% R& n! x$ U, F
妈妈说着,脸上乐呵呵的。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我也笑了起来。
2 W& ]) ]2 y: X3 g1 r, B; 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4 15: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31
; E3 Z; ?0 `* F我们接了家家,天渐渐暗了下来,五彩的灯光像流火一样不断地在我眼前飞逝。车子经过民主街十字路口时,我看见左边天上有一片紫色的光。十字路口,南北方向是民主街,东西方向是胜利街,我们家就住在胜利街上。# d  g: \5 i7 z9 G7 f
“下早了,还有走好远啊!不怕!走吧!爸爸不晓得从哪里冒出来。街上好像在修路,坑坑洼洼的,到处是泥土。”
* [3 z8 d6 r' u7 G% F好多门面都关了,剩下的尽是小吃摊。圆圆的月亮映着闪烁的灯光,我想起是不是快到中秋了?昨天我在学校的老街上疯跑,一双球鞋也跑掉了,光着脚回的寝室呢。我站在街中央,看着爸爸问一个小贩,“你这东西没变味吧?”
& b- K; t) B0 w5 y) s2 h$ {嗳,他怎么又瞎说话了,我正想着,妈妈递给我一串毛豆腐。
) J4 z) v# r$ b. J' ?. ^“刚才你是怎么问别人的!”我问爸爸。0 O8 u! j4 H* A( P6 K0 r
“我问他有没有毛豆腐啊?”
! |( B) [5 v6 O( @5 }6 @“你哪是那样问的,我都听到了!”我盯着他笑。
$ a2 }  D( V4 E1 @8 n“他是个半吊子!莫理他!”妈妈又开始骂爸爸。$ q9 Y/ j" r0 W/ [! W# `+ l
“我是问他豆腐毛了没有啊?”爸爸一只手反拿着豆腐串,一只手去理遮在眼角的头发,豆腐串顺着竹签慢慢地向下滑。! n- u6 g0 a& b! Q. E4 D3 p& B
我盯着他直喊:“快快!毛豆腐要掉了!”
9 D) o0 V( E4 k家家瞪着大眼,也听不清我们在说什么,站在一边呵呵地笑。
7 ^5 `  S  R# h/ W; }: l“晓得这是什么地方吧?”我看着四处瞎瞄的家家故意问,妈妈在一旁蒙着嘴笑,迎面开来一辆接一辆的奇形怪状的汽车。9 M/ J) T& l* M
“你看,就是那个!”我指着一辆向我们缓缓开来的花车喊,“你看那上面写着什么?”
5 C: f! Z0 z& D% }7 ]; n“哩,我认得!电影花车吧!”我盯着家家,她瞅着眼小声叽咕:“这里禁止……喇——叭。”
9 m# Z( P2 Q/ L7 W% m( ^; h& g2 T我哈哈大笑,妈妈也盯着我笑个不停。
; g/ {& O% `* T' w1 J( z4 |“嗯,画得还真像!”妈妈在一边说。
% T9 B( u" D9 M/ g4 |“不错,蒙对了!”我盯着车身广告暗暗的想,这里就是电影街啊!过两天这里就要搭台演戏了,这些都是运到剧院里的布景么?
# |- P/ P+ a# ~5 k* J' G# l' s0 [% o: T“新电影院一定很好玩!重建后我还一次没进去过嘞!”我瞄了瞄妈妈。, a& F7 T6 V' c
“那现在就去呗!”, B: n1 _8 }: I/ o* i/ v: C2 A; e
我们进去后才发现电影院里的人好少,不用按座位号,我们选了中间靠后的位子。在我们前一排,靠着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他就坐在我旁边靠近过道。戏刚开头,我就不想看,我没想到是个老戏。整个电影院里零星地坐着几个人,我看了爸爸一眼就说:“我先回去了。”
) Z4 n# e+ c+ U出了电影院大门,我沿着泥巴路慢慢往回走。一条小河从远处的山上流下来跟马路并排着,走着走着,到了山坳马路拐弯的地方,小河变成了一片湖水,灰白的一片,我盯着湖水发呆,突然感觉好像来过这里。我往湖对面看过去,依稀可见熟悉的实验初中的红房子。春伢就是跳的这个湖吗?
1 S4 o' F9 S) x) _; R湖边有好多鱼,大大小小的漂亮的桂鱼,它们在细细的白得晃眼的河滩上跳动。我蹲下身盯着那些蝌蚪大小的小不点,它们拼命地蹦跳着。
. c1 p0 u. ]  X/ _7 W“好可惜它们就要死了!”% x8 J6 C5 S, O8 }
我吓了一跳,爸爸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 f6 X, }9 y1 H/ K  F
我伸手往沙里掏了掏,一股清凉的河水就冒了出来,在离我几米远的地方,两个小孩正在河滩上修着长长的沟渠,他们想把河水引到他们尖尖的城堡里。一个浪头过去,沟渠里跳起好多鱼,大的有一尺来长。我跑过去试着伸手抓它们,一抓一个准,要是有篮子装,要装好大一袋哩!我想着就咧嘴笑起来,仰起头忽然发现有个小孩正盯着我看,接着旁边的小孩,更远处的小孩,整个河滩上的小孩都盯着我看。
3 R7 h. P2 e) R“嘿,你捡的什么?”我看见一个提着塑料袋的小孩朝我跑过来就冲他喊。他边跑边在沙滩上捡着东西,然后往网兜里丢。/ H. i) j: G' g
小孩放下网兜也不搭话。这时,那个修水渠的城堡王子突然站起来说:“你叫戴筒吧?”我盯着戴着尖角帽的网兜小孩嘿嘿地笑,心想城堡王子还真会编名字。0 ^: F- U* E2 @, L7 b3 W, o3 }/ u5 P* x
“嘿,我认识他,在电影街的花车上他还表演呢!”旁边有小孩喊。5 u. n: v$ W; y1 D  k- s; t
“哦,”我看着戴筒笑了笑,“你还没告诉我你捡的是什么东西呢?”2 b. f4 J$ N5 i2 u# U& v
这时,所有的人又盯着他看。
0 L9 e! `9 E% b& s3 J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4 17: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晚啦 哈哈 人工置顶 正在欣赏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5 09: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29号 发表于 2011-9-14 17:17
2 r! H  l6 R5 d4 w1 V# a我来晚啦 哈哈 人工置顶 正在欣赏中

  L, \; O& `( z1 C# _5 z+ p谢谢斑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5 09: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32$ @$ Q! O* r$ O9 ?# Q1 D
突然,一辆黑色轿车开进了湖里。感觉湖水好浅,轿车在湖里来回开着。一会儿半个车身浸在水里,一会儿又从水里冲出来。
9 Z4 F6 W* [, q: G“这里面还能开车子?”我小声咕噜着回头看了一眼,一下惊得说不出话来。
  f& j- ~' @0 o. u站在我身后的不是爸爸,是那个在梦里见过的白脸人。: p5 O% a1 c2 Y* b7 h
这次,他戴着咖啡色的太阳镜,穿着一条红白横条衫。他把车停在我身旁,点上一只烟。跟他车子并排着的,还有另一辆。扁平的,大概就只有我宿舍的单人床板那么高。我蹲在地上,盯着它看:这么矮,那人不是要这样坐着!我坐了个缩成一团的动作。
8 R" D6 F" \5 X) @2 r4 {% G; b他嘿嘿地笑了声。我很奇怪,这时看到他我不那么害怕。我站起身,又回头看了车子两眼,心想这车真酷。这时,又有一辆车停在了路边。从里面露出一男一女的头。
! r* A4 M1 i/ V4 ~7 ?“嘿!到这里来干嘛!”他们好象认识。
% ]) s. h# Q% o" K6 U4 a“哦,随便转转!”说着,白脸人就往他的车走去,他好像想避开他们的样子。
% A$ Y0 F  E- ^“呵,还有闲情到这里来啊……”女人怪声怪气地嗡着,黑轿车还在湖里来回兜着圈。' N0 F" B- y3 ^) n, H* _
就在白脸人打开车门时,那辆车突然从湖里冲了出来,一溜烟从我身边冲过去,不见了。我坐进了白脸人的车,车子经过女人时,女人还在骂他,他抿着嘴,一脸不自在的样子。后座好像还有一个人,居然是我小爷,我心想着就让他们带我回家吧。. u$ x* _8 U# [; h. _4 }- D
但白脸人并没把我带回家,而是顺着那条小河开到了山顶。下了车,我看见山上有座庙宇样的建筑,就从一个敞着一道口的小门里走了进去。一进去我才发现,里面正在搞一个古文物展览,好像都是刚刚从古墓中发掘出来的,雕刻着各种飞鸟走兽的铜碗、酒壶,修饰着精美纹饰的钱币,五颜六色的漂亮翡翠、珍珠,威严的皇帝画像等等。我沿着走廊慢慢转了一圈,原来庙宇不大,参观的人也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也许是在山顶,很少人知道吧。转完了,我转身想从刚进的小门出去,一个戴着工作证的中年阿姨拦住了我。
8 Y2 j7 d& S, K  H1 H“对不起啊,小伙子,这里只能看一遍!”她看着我微笑着说。
$ U# T' v7 u3 \“只能看一遍?”我盯着她感觉怪怪的。  E8 m0 x- h( ^8 Q$ t
“嗯。”
+ ^9 p# w& j5 V5 o4 N“我……我只是想从刚才进来的小门出去!”
* T1 n3 u1 Y6 [0 x( S" A“哦,那也不行啊!我们都不准从那里出去的!”她还是坚持原则。6 e4 N0 N& G- m' n$ j3 C
“那我想回到那后山去怎么办?”) A6 K8 m* h7 U: _0 a+ q
“那只好从正门出去,然后沿着山道下山,然后从山脚的小路绕过去!”7 A: k: U, O) w5 L: {
“那得多长时间?”
2 D# O; w. ^' X4 r+ q“大概一个时辰吧!”
0 a4 f+ U+ I. h“哦,谢谢!”3 n' P5 d3 V; V  d0 W( D; z
我应了声,小声念了念“时辰”,想着阿姨说话挺好玩的,就从一尺多高的门槛上跨了出去,走了几步,又犹豫着回头看了一眼:浣花寺——庙门上的三个金色大字闪闪发光,门两边的牌匾上写着一副对联:玄似丹心,境同午后。我正盯着那对联想,忽然看见阿姨匆匆地跑了出来。
' L& Q9 h3 x; G/ T( g“嗳,小伙子!你要是真想从小门走,那就等我们下了班,从那里取自行车时,我再带你从那里过去?”阿姨担心地看着我。0 c% B) D; K" O( G
我摇了摇头,抬起手腕做了个看表的动作,我不想太麻烦她。) |1 H$ Q$ k9 q
“还有个办法……”当我微笑着再次朝她挥手时,她又远远地喊,抬手指了指庙门的右边。
# n* r( ?/ E! j9 u- D
) Y6 d- \: j) j, s0 J3 h7 [" J,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5 09: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幽灵女友(33-38)
. ], {1 w7 X$ U5 [“你是不是交了个女朋友?”爸爸突然盯着我问。
' C7 f* U4 W, O6 C1 e+ a; o“嗯,江寒柳!”我听见一个声音帮我答了。
' h% `$ D$ A% b. n( o. k- Z
+ ^+ N1 T) R8 Q; |33
0 U9 [. s% d% @$ B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大门右手边十几米远的围墙处,有一道近四米高的木栅门,从栅门的空隙里,能看见里面浓密的树影。就在我看的时候,还有个戴尖帽的小男孩正往上攀。
( ]7 Z8 N" M9 h; h& F1 z: M“翻墙啊!”我面向阿姨不出声地张了张口,她笑着点了点头,我就朝木栅门跑了过去。
  h+ {( s: T1 E* H7 h- Q这时,那个小男孩快翻到栅门顶上了,我盯着他看,想着自己该怎么爬上去。突然,从我身后闪出一个长裙的姑娘,她跟着男孩三下两下也翻了上去。7 x; u# v% B# E! N: Z6 E9 ?( z
“好不好翻?”我走到木门下,仰头看着半空中的他们。& F2 j7 U# O. o% L8 T
“试试就知道了!”姑娘和小男孩同时跳了下来。; ]# t1 C, @9 b# Q3 M5 x( f2 q
“啊,是戴筒啊!看我的吧!”我试着跳了跳,可一连两下手都没抓住木门的空隙。5 e% x1 f2 _0 l0 Q0 H& p* f
“上面没放手的地方!”我看着他们,擦了擦鼻尖。
0 H7 g% \6 @# O5 J/ a“怎么没有?!你要跑起来跳着抓!”姑娘撇了撇嘴。6 O; W+ D; y8 N2 m% m
我打算按她说的方法再试试,心想着你们都行,我要是爬不上去,就太丢人了。我深吸一口气,朝后退了几步,再次向木门冲了过去。这次,我倒是跳得比刚才高,可还是没抓住他们指给我看的门上的裂口。; K& B0 t/ K1 e( X$ f
“也许是选的地方和时机不对?!”我咕噜着问自己,整个身体斜靠在木门上。吱呀一声,我吃了一惊,木门居然开了道口。没锁?!我试着用力推了推,半扇木门整个开了。3 _5 }; U* V9 C" c
“嗳!都快过来吧!这门没锁!”我高兴地朝他们喊。& ]) Y$ G0 L6 _9 E+ D, e4 k2 Q
戴筒和姑娘一前一后地跑了过来,他们身后好像还跟着几个小孩,像是那帮晚上堵我的小孩,但现在我好像一点也不怕他们,他们也盯着我微笑地招手。0 D( b& ^. J% ]+ w0 R
“都快过来吧!最后进来的把门掩好,别让他们看出来就行!”
( V3 H7 [; i# @1 `* h9 U" }9 }进了木门,是一片幽暗的树林。我们沿着寂静的林间小路走了会儿,就看见前面有一群凶神恶煞的人,他们说话的声音像炸雷。. h- b# `% U3 N$ f! n
“我们的交易就这样定了,快动手吧!”其中有一个人说。
, C/ Q- E8 A/ i( f+ A“只好这样了,没办法,亏本哪!”  G3 c2 S: H+ D6 X0 m
我看见一个穿着屠户衣服的人边说边拿着刀,一连对着几只像狐狸一样的东西砍了数刀。我回头看了看身边的长裙姑娘,她吓得直哆嗦,我看她那样子就像是待杀的小狐狸。这时,我看见旁边另有一条小径,就带着她走了过去,没走多远,我就惊喜地发现戴筒在路旁等着,手里抱着一个布猴子。
2 l7 ^: @- G! q6 U“你们怎么走这么慢!”戴筒把布猴子递姑娘,姑娘还是怯怯的。
( E/ _/ W9 p2 |, {$ f“这又不是那狐狸!”戴筒撸了撸嘴。
5 \; f) K6 C5 j% O& B! Q3 E& O; j姑娘抓着我的手仍不停地朝后看。4 `9 X! s1 M+ \9 B
穿过树林,眼前顿时开阔起来。细白的黄沙地上到处是古代的画像,画像间纵横交错着一人来宽的走道,画像上有佛有人有花鸟虫鱼有生活器具,甚至还有一道精致的古城门。我盯着那到平躺的门走过去,蹲下身抓着门上青面獠牙的铜环敲了敲。$ Q9 E: I6 Z* b. i" u! i9 j
咚咚咚……咚咚咚……啊,有回声,里面是空的,居然是道真门!就这样露天放着,不怕盗墓的吗?  F" J2 O8 }6 G2 Q0 _0 l
“他们又找不到这里来!再说了谁敢来啊!”戴筒的声音突然响起,他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 N2 ^  R$ [+ C2 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1-24 19:22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