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880|回复: 67

[长篇连载] 【黄芪作品】弦上人- 更新至13章(蓄势待发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2 17: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飞鱼先生 于 2012-6-10 13:12 编辑
( \0 T/ Z- x% u$ m7 V7 @1 L
) O0 m$ o. ~* D& [4 d0 [. ^       什么!《末世劫》开始更新了?!为什么《弦上人》还是按兵不动?
; _6 x0 q% ]* t& D; e       啊,啊,其实……其实小七正在给这个故事做第三次巨大调动,下次看到更新的时候,故事就将彻底变成第一人称的拉,还有就是那位华清同学将被彻底神秘化,有关他的剧情将被大幅度删减,喜欢华清和九妹的朋友可能要失望了。
* \+ P0 F; m% v0 R  i4 ^       当然这些改动都是为了让整个故事的进度更加紧张、另悬疑更加精彩嘛~
: A6 W! e1 a6 e  U, V       恩,再给小七几天吧~很快就能看到调整好的弦上人啦!
: t" A& V( u) f       什么!更新?没问题!一周一章,暂时就这么定了~

3 k# ~$ D: Q* ]. i2 p
2 j' R: q8 l- Q$ r, _2 \' G剧透预告帖:1 _- Z4 t; K1 \+ @( L7 x& I
    “已有一位执法者暴露,据观察她尚未与另一个执法者获得联系,‘偷天计划’已经展开,汇报完毕!”密云水库旁,高大帅气的男人关闭了加密器,依在阿斯顿马丁的车身上,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点燃了一支烟。
# I9 C: I  y8 L3 |/ J( s
" G  Q& _. a( T* j3 \4 \    “天眼的人已经注意到了我们,水月盘遗失,情况很糟糕。”操场的跑道上,一个女孩咬着下唇,有些茫然得看着天空,轻轻得自言自语着。8 k/ H1 D9 j/ T- c/ z5 v0 r4 S9 S
    “快去把水月盘找回来,行动提前!”片刻后,一排黑色的小字投影在她的视网膜上,她浑身一颤,连连点头。& f4 \9 u2 f+ f; l2 ^0 c3 P
7 R+ |: I$ y+ l: m1 X+ w
    “东西到手,第二个执法者已经有些眉目了,但是他藏得很好,我抓不到把柄。”公用电话亭里,一个男人拿着话筒,但是电话里传来的只有“嘟嘟”声,“就目前的状况,我们似乎占尽了优势,但是不知道那个隐藏的执法者到底在计划着什么,我真的很担心。”他推了推眼镜,有些无奈得说。 ) }, K9 q7 W5 h. E( q1 m1 C# Y
    过了一阵,一串长短不一的电码突然闯入了他的耳朵。男人似乎是听懂了这串电码的意思,点点头,挂掉了电话。
" T2 h- S; I- O9 F8 q; ]5 K/ ?1 i* {% i1 ~
   “窥视者那边已有一位暴露,但是我觉得似乎有什么阴谋在里面,他暴露得太直接了!”空无一人的自习室里,一个男人在写满繁杂数学公式的草稿纸上用铅笔写下了这么一行字。( F. _+ a' G6 P* U
    “我不想听这些没用的!”一会儿,握着笔的手不由自主得动了起来,在他写过的那行字下写道。6 f9 [- h3 ]0 n0 D
    男人一震,眼神中闪过一些恐惧,忙写道:“一切都还在可控制范围内,九妹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出色,另一个窥视者也露出马脚了。”
- U! _+ r% J: j' l0 K    五分钟后,笔又开始自己动了:“藏好自己,你是最后的王牌!”
. r3 N. e$ P, L- w, h" o    男人轻轻得笑了,取出打火机,点燃了这张稿纸。, h; |% V0 K; L2 g( i4 s
  ?/ o; X" ]+ n& B
   “是我多虑了吗?”白金摇了摇头,可为什么总是有不详的预感呢?算了,快回去吧,黄芪那小子那边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故发生……  x" U. V- q6 ~

4 G' }3 h2 g1 ^    “破门事件绝对有问题!”女厕所的隔间里,玛西亚·怀特肯定得说,“我把那家伙跟丢了!”  A- r8 S# r( G, x" F7 ?3 c
    “什么!”电话那头,黄金手中的酒杯瞬间落地,哗啦啦碎了一地。
3 N6 ~5 V3 U. D) T& s6 L: \/ }, N
1 x/ N0 a9 x. g* h
笔者按:
* l* m( e' Q3 Y9 H1、该小说是一个有关时间、文明、法则的长篇科幻+奇幻小说,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与笔者联系;" u5 N$ M" i. v+ I. e4 v  |7 }  Z
2、该由于笔者不完全是理科出身,所以难免有BUG,希望大家可以提出,在这里小七谢过了;. k. e% Z( s/ F: o+ V
3、如果本文的剧情,让各位有什么想法和猜测,也请转告笔者,相互交流,再次谢过。
( D3 v" X- |& v2 S: j# d- c# u. e4 n4 M8 u) H* ]0 ^7 ?
公告栏:
3 J8 v3 e1 F' y1、《黄芪新纪元-梦的开端》于今日(2012.03.23)正式更名为《弦上人》。剧情主线调整即将结束,更新将在月底送上,请各位继续关注~& ~* \7 e2 i9 P- e, O
2、鄙人另一部拙作《末世劫》正在贴吧连载,该小说是分集的,属于笔者自娱自乐,缓解叙写《弦上人》带来的巨大脑力消耗的作品,是一部末日丧尸流小说。
" h3 @) D" T& s6 D  P4 i4 U% b    没看过的朋友,这是传送门:http://bbs.lingyi.org/thread-222490-1-1.html6 R( ~7 T6 [1 e* Q. Z: V

! D, w4 y& K* @* r' S/ e+ n◆◆◆◆◆◆◆◆◆◆◆◆◆◆◆◆◆◆◆◆◆◆分割线什么的◆◆◆◆◆◆◆◆◆◆◆◆◆◆◆◆◆◆◆◆◆◆+ C! I3 R- W9 _( Z
补上封面  O(∩_∩)O. {1 j. |( n; n! C& U  F
7 H" q3 `3 H  a
◆◆◆◆◆◆◆◆◆◆◆◆◆◆◆◆◆◆◆◆◆◆分割线什么的◆◆◆◆◆◆◆◆◆◆◆◆◆◆◆◆◆◆◆◆◆◆
/ ]. T& m, v. z; x' i总序" s! [$ _6 N/ S
      在我的故乡,有这样一谚语:“好奇害死猫。”
) N6 i1 Y' H: s6 ?    猫,是我故乡非常常见的一种生物,它们总是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好奇,喜欢用鼻子嗅来嗅去,因此它们被视作好奇心的象征。而这句话的意思则是在告诫人们好奇心要有一定的限度,不然可能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K0 D! \4 z- ^) k% L) ^
    我想如果真的需要找一句话当做我的墓志铭,这句谚语一定是最好的选择。
! t1 W( i, }4 X2 H  x0 y    我是一个旅者,一个无知而平凡的旅者。不过,在我发现片坟地之前,我一直是一个孤傲的、自命不凡的旅者,旅途中的风景渐渐冲淡了我的好奇心,让我越来越孤傲,越来越自命不凡。直到现在,当我挨个阅读这个坟地一本一本的墓志时,我豁然开朗了,那种久违了的无知和平凡感再度涌上心头。
% ^2 w! K( i4 [1 ^: w8 ~; _0 S; E    这些墓志给了我启示,更重要的是给了我勇气。当我读完这片坟地七万七千七百七十六篇墓志后,我忽然意识到,也这里也许就是我苦苦寻找多年的旅途的终点。又或许,这里是我新旅途的起点。
( E# Z  A2 e& y! I& g3 W5 s1 d3 v    我学着其他墓碑的样子给自己也立了一块,作为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遗物,因为我知道自己也许再也回不来了。我将自己的故事用故乡的文字和最简单、最容易被所有人理解的数学语言永久得保存在墓碑之中,以缅怀我过去那些自以为不平凡的岁月。4 _1 k' G  j9 N. {8 _, V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的好奇心已经迫不及待得要出发了。等等,你说墓碑上怎么没有我的名字?
' \  r+ Y/ I( U! ~' t6 _    那玩意儿真有这么重要么?
: _, N. ^6 e2 d

; W* a+ z) Q- M0 p& z! f
; F, `1 A2 r4 X$ ~; v' k第一部 梦的开端
" U+ h4 E8 k. H% A( ~序章 两个电话9 u' C' }5 G( v( v
    凌晨四点。9 c6 ^6 h1 \- ]6 e" P# z: V8 L
    “帮我连线‘可笑的守门员’,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这是一间装修华丽得卫生间,洗手的台盆前,一个妙龄女子正焦急不安得打着手机。% J0 W% N+ N$ x3 b
    电话那头“嘟嘟”得响了好久,传来一段电子合成的英语男声:“您好,这里是‘可笑的守门员’,我们需要最高的通话权限,请讲您的眼球对准手机的摄像头,我们将对您的视网膜进行分析,比对您的身份及权限。”
, [3 c; m: N" T9 O6 C    女子一皱眉头,连忙改用流利的西班牙语道:“马丁叔叔,不要再开玩笑了,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0 R5 O; f. S4 R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后传出一个鼻音很重的男声:“好吧,这点小把戏果然逃不过你的眼睛啊,说吧有什么事,二小姐。”
% y3 K( T! a6 p# f. K4 `    “你还记得那次‘破门’吗?”, F. d" O2 D& l3 u8 a- V
    “当然记得!”叫马丁的男人毫不犹豫,这可是他进入“可笑的守门员”以后遭遇的唯一一次事件,虽然这事件同样也是不了了之。“那天我受邀去参观约翰逊航天中心,恰巧不在基地,14点27分的时候,我接到了来自总部的电话,说达拉斯观测站报告他们突然失去了对SSC的联络,要求我立刻赶回去查看。$ Z) _8 F9 l" p2 _4 Z4 f
    “当我回到SSC的时候,整个基地里的人都横七竖八地晕倒在地,几乎所有的电子设备都停止了工作。由于当时所有的摄像设备都已经崩坏,且被唤醒的在场人员无法提供任何有帮助的信息,此次事件的调查几乎进入了僵局。”
/ _# E  T, T; }& i    “停,后面的事情我知道了,”女子打断了电话那头男人的话语,“那样的观测站在中国有吗?”4 z( B3 G! G9 @3 N8 i7 S
    “有,现在观测站已经遍布世界各个角落了,在中国几乎每个省都有。”马丁道。
' X3 R7 V. n$ H9 o- d1 }- l  ]    “离北京最近的观测站在哪里?”玛西亚问道。
& G# a: \1 W* z/ e" a* r    “国家天文台密云站。”短暂的查询后,马丁说道。
1 I2 D8 }- |2 S. R* I. i3 K    “帮我连线那边的观测站,看看最近12小时内是否有检测到异常波动,并且和达拉斯的观测站进行数据比对,有任何情况及时向我汇报!”# ]* n4 u8 W6 E7 X) o

3 n1 O, r% g: w1 }% R$ U; b: W) Z    片刻之后,遥远的大西洋上。
( U5 Z, W: p9 M8 W: x    一艘漂亮的三桅帆船静静得航行在被晚霞染红了的海面之上,九面雪白的风帆在风中犹如翩跹的飞鸟,柔美可爱。
* I. f! A- v- d1 S% H    瞭望台上,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极目远眺,海风将他宽大的衣领吹得猎猎作响。他一动不动地站着,刻意紧绷的面部肌肉掩盖不住他内心的忐忑。他无法和身后的妻子解释究竟这股困扰了自己近两个小时的莫名的不安从何而来,只能紧紧得握住妻子从背后搂抱过来的手。6 E4 w& m  ~( `; W5 k2 s
    就在这时,男子的手机响了起来,刹那间,他内心中的不安达到了极点。轻轻地松开妻子的手,男子将手机移到面前,这是一个熟悉的号码,但是这个号码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了。犹豫再三,男子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 @5 O0 q3 l  i4 O    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传来时,他的心又沉下了三分:“姐夫,我想问你一个和水月盘有关的问题。”5 N) I5 f" `) @' v: Q
    “说吧。”男子皱了皱眉,道。
) l- @; s  c  H0 B# e7 c! Q$ y    “水月盘和TGOW之间有着某种联系,这件事你知道吗?”
$ c6 g, {6 O; w1 x4 f. R* x' E$ M    “不知道。”男子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实在不知道对方怎么忽然问出了这么奇怪的一个问题。; O0 l- d& ?1 c1 ]$ R
    “破门事件的时候,水月盘在你那里么?”: c0 a5 Y# i/ L/ \
    “不在,我记得那几天水月盘在我徒弟那里,有什么问题么?”" V  V2 X+ z* [0 p
    “亨利?”0 u# Q9 [/ M5 J7 o
    “不是,是那个人。”男子隐约间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却抓不住。# y9 f8 E( ~9 Q& m! H  B% Y
    “什么!”电话的那头的人惊叫道,“姐夫,这里发生了非常奇怪的事情,电话里面根本说不清楚,因此不管你在哪里,请务必快回中国!”$ F7 [9 g4 B3 s' F4 D+ ?! l
    不等男子回答,电话就挂断,听着一阵嘟嘟声,他闭上了眼睛,一种久违了的兴奋感涌上男人的心头。这样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它是如此得强烈,甚至压过了之前的那股莫名的不安。猛然睁开眼,男子的身上迸发出了亿丈的豪情,他气沉丹田,朝着甲板上的水手们大声喊道:  i# ~1 m2 {0 Z3 W) J. U, ?) u
    “返航!”
- W+ S  |! O, J0 U" H0 `3 `, T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灵隐岛

x

评分

参与人数 4冥币 +21 鲜花 +5 收起 理由
鬼门憬妖 + 5 + 1
矮人布鲁诺 + 1
占夕 + 16 + 1 赞一个!
安邪 +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1-12-22 18: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更新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2 21: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异梦
  C- a" ^4 V" C6 n+ D        飞奔,弄堂两边的房屋飞快地后退,迎面而来巨大的阻力和鼓膜中传来的糟糕的、令人不适的突突声让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突破音障了。
( V7 v) Z# b+ h( r        不,不是在飞机里,我诧异得发现自己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一条狭窄的弄堂里狂奔,我视觉已经无法跟上脚步了,以至于每一个转弯都有一种下一个毫秒就会撞墙的错觉。: F$ f/ `' }( k0 V
        不对啊!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我努力地想让自己停下来,可接下来我就惊恐得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大脑发出的指令是停下脚步,然而迎面逐渐增大的阻力告诉我,这条命令并未被身体执行。不光光双腿,我的整个身体都不听使唤,甚至是连眼球都无法转动一下。8 _" j5 Q/ i' G3 v! u" Z; o* j$ s5 Y
        这一发现让我心里有些发毛,该不会是被附体了吧?只能够思考,但身体不受支配,这像极了鬼怪小说中得附体啊!但是……好奇怪,既然可以思考,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开始被附体的?为什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2 X: s+ K2 _) S        正当我开始思考这前因后果的时候,我的身体陡然之间停了下来,这让我猝不及防,有一种灵魂都要由于惯性摔出体外的错觉。好不容易稳下心思,我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黑衣人在二十步开外拦住了去路。, V2 G: S$ h8 H" V7 z, }; F; b
        “不要拦着我!”我忽然说话了,但这并非我的所想,正如之前所发现的一样,自己除了思想完完全全被控制了。于此同时,对面的那个黑衣人也说出了完全一样的话:“不要拦着我!”这个声音很熟悉,带着焦急和愤怒,一个字一个字得钉进了我的耳朵里,较之前仿佛突破音障般飞奔给鼓膜带来的损伤更加得大。
* b' S: A! s2 }: P) [4 w        直到这一刻,我才终于从飞奔急停的状态中适应过来,视觉渐渐得恢复了正常,我注意到自己是在一个看起来像老上海石库门的弄堂里,不到两米宽的青石板路和两旁建筑窗户里伸出的长长短短的晾衣架,让他有一种极大的不真实感,二零二六年的上海,除了电影片场,哪里还有这样的老房子呀!自己该不会是穿越了吧?0 l' p1 X7 v! h' ?- Q
        这样的想法让我稍稍兴奋了一下,我从小就没有少看奇幻玄幻小说,自己的父亲更是一个畅销的小说的作家,对于穿越什么的我早已司空见惯。但是,也就这么一个刹那,理性就彻底得淹没了这个想法。没有理由自己会穿越啊,我之前应该是在戴哥的生日派对呀,印象里自己喝了好多酒,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难道喝醉了也会穿越?等等!喝醉!是了,自己这是在做梦啊!& L5 h2 j$ D- J3 g
        我恍然,再看这四周,远处一轮残阳正很不真实得慢慢落下,灰黄色的光芒将黑衣人朦胧地勾勒成了一道剪影。倘若是在现实中,夕阳应该是金黄色才对,我依稀得记得以前从某本书上看到,梦境一般是没有颜色的,或者是偏灰色的,而现在的状况似乎非常符合这一点,这更证实了我自己是在梦中的猜测。所以自己才会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呀!) l8 ^+ c& T$ U* ]3 Q) a! q$ S2 q
        这样的情况自己以前也是经历过好多次,当遇到明显出现不符合逻辑的事情,譬如之前那种几近音速的飞奔时,我的大脑往往会正确得判别出自己是在梦中。想通了这一点,我倒也就不在意无法控制自己身体了,反正是梦总是会醒,而在这之前,且看看这个奇怪的、有着穿越情节的梦境究竟要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吧。8 P1 n4 h+ N; Q0 S+ x. Q
        “不要逼我动手!”两个人再一次说出了同样地话。由于背光,我完全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只是觉得这个身影隐隐有些熟悉。; z' Z2 Q, F3 B4 U4 {" s
        须臾之间,我已经跨过这二十步的距离,拳头朝着那黑衣人抡了过去。这一跨一拳快得让我吃惊,拳风之中隐有风雷之声,若是这一拳打实在了,别说是一个人,便是一头大象都要应声倒地吧。而且,这样的速度根本不可能打不中!这梦境里自己的伸手也太恐怖了吧,放到现实中,恐怕什么拳皇、散打冠军都会瞬间落败吧。3 b! C- i+ t7 W% Y4 _$ r! |6 G
        看着对方瞳孔中那个印着夕阳余晖的拳头越来越大,我陡然担心起是否下一秒就会看到脑浆迸裂的场景。然而我错了,当拳头挥到离那人鼻梁不到十厘米的时候,黑衣人的身上忽然迸发出了万丈的白光,这白光让他身后的夕阳都刹那间黯然失色。我的拳头停了下来,仿佛是轰在了一整块的金属上,一股巨力排山倒海地从握拳的手传到胳膊再传到肩膀,竟是像要将这条手臂生生卸下来一般。% |6 @6 }+ v+ M& b9 l4 Y
        “你很强”黑衣人狠狠地说道,“但是和那个人比,差了太多太多。”说着,化掌为刃,迎面砍下。只见一道流光划过,我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躲过这迅雷般的攻击,两人间的实力相差太多太多了!+ _0 n. c( z$ m7 C5 g1 R# v
        就在掌刀划开肉体的刹那,我除了眼前一黑,却丝毫没有任何的痛苦。想来被这么快得掌刀劈中,是应该死得毫无痛苦吧?我的意识逐渐模糊,但是却无比清晰得认识到,这个奇怪的梦终于到了尽头。
% @9 M- b; m4 q# D       
3 U; f5 u# k4 A: T9 ?9 n1 s$ a        “成功了!”轻轻的脚步声停在我的头旁,一个声音略带兴奋得在耳边响起,很熟悉。
7 {5 M8 {8 E/ v* d5 k7 _7 ]  u' i        我醒来时觉得自己浑身无力,甚至无法睁开眼睛,头很痛,以至于无法分辨出这熟悉的声音究竟是谁的。忽然,一只大手拂过我的脖子,稍一用力将我的头拧向一边。% w' s( e3 A; A& ]5 G6 D! @! U
    脖子被迫僵直的感受的确很不舒服,我试图动一下以调整自己的姿势,可是这完全做不到,整个人仿佛依然是在刚才的梦里一样不受控制,任人摆布。好在那个人再也没有其余的动作,只是在我的左边锁骨的位置轻轻点了一下后,手便移开了。
8 \/ B' q/ S) {5 @# t: d- n- s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隐约感觉到那个人蹲在了自己的一旁,似乎在做着什么。接着,这人轻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好像是抱着一件重物,他的脚步声也稍稍变得沉重起来。吱呀一声,门被打开,又轻轻的关上,一阵风拂过我的脸庞。
3 B+ t5 [- J# _- a$ J% v        我依然无法动弹,平平得躺着,心中虽如明镜一般清醒,但身体偏偏鬼压床一样无法自已。这时,我注意到一件事情,从脸颊上传来的冰冷与光滑的触感来看,自己似乎是躺在大理石之上。想到这,我忽然兴奋起来,这里是戴哥的KTV包间,之前一定是喝醉酒睡着在了地上,才做了刚刚那个奇怪的梦!自己确实是醒来了!只是为何还是不能动弹呢?- W3 c! Q: j3 z4 O3 [3 W+ X
        正当百思不得其解时,我又听到门打开的声音。
6 R% a/ ?: e: b8 }# f! Q8 ~# {    “嗒、嗒、嗒。”是高跟鞋的声音!和刚刚出去的不是同一个人吗?
+ F( B( b3 U; `9 Z    脚步声停在了我的耳边,接着便有细细的呼吸喷在了脸上,令我汗毛微起。有淡淡地香水味萦绕在我的鼻尖,这是一股完全陌生的香味。可以想象这个女人正弯着腰仔细地端详着我的脸,这让我很不自在,身体微微发热,很想逃开那充满雌性荷尔蒙的鼻息,但是我做不到。 0 d2 y) t! l" A" E
    也没有过多久,我忽然觉得脖子上一冷,什么东西触到了我的皮肤,接着我感觉到了一只温热的小手摸索着自己的脖子。指甲沿着胸锁乳突肌一路滑下,停在了之前那个男人点了一下的锁骨的位置。然后,手离开了。
! }" H. b$ X) ?1 D    “嗒、嗒、嗒”高跟鞋远去的声音。 7 t6 O0 b* r6 Q4 W7 M$ a
    太奇怪了!为什么他们都要摸自己的锁骨?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6 ]* G: H& h2 s    突然,我猛地睁开了眼。正当我庆幸着自己终于可以动得时候,我忽然呆住了。 0 C1 P& X2 j5 j* _- m* g/ p+ g7 G
    一双眼睛正死死得看着我!
+ p% D- K" b8 ~' y& s( a7 V    那样熟悉的、若有所思、仿佛可以洞察一切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我甚至可以从他的瞳孔里看到反射着的自己错愕的表情。 ! i4 ~4 R& Y: \' A/ d+ i
    这双眼睛的主人忽然笑了,笑的异常的自信。但是我总有种感觉,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睁开了眼,或者说他不认为自己可以看到他。因为那发自内心的、甚至有些自傲的笑,绝不是笑给我看的。之后,他的眼睛突然闭上了,但是嘴角浮起的笑意却久久地才消失在他的脸上。 ! g3 f. T6 x7 R9 }1 n8 F) d5 ]
    耳后又响起了最开始胶鞋的声音,那个男人似乎处理完事情回来了。
+ i4 b- P2 a8 x. h! `" G8 L, t2 Q5 ]        就像是刚才突然可以睁眼一样,身体的控制权就在这时毫无征兆的归还给了我。先是手指可以弯曲了,接着很快我就感觉到了全身充满了力量,又或者说自己身上的枷锁被去除了!- L% v- j: G1 ?6 {
       
; I% W. g7 s% \( O# }: `2 L4 _: ]    “喂喂喂,快起来啦!!!”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着,那种声音极不舒服,仿佛给脑袋蒙上了一个塑料袋一样。3 ~9 B3 Y: K5 F
    我嘟哝着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阳光像无数的利箭一样的扎向我的视网膜。我挣扎着站了起来,刚刚迈开第一步,却猛然间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栋摩天大楼屋顶的女儿墙上,而刚才迈出的一步已经让自己大半个身子处在了空中!悬空的脚下是灰白色的云层,透过云层间的间隙,地面上的道路就像一条条细线一般,而道路上的车子都已经化作红红绿绿的小点儿,密密麻麻的。我的头皮一阵发麻,这该有多高呀!我赶紧收回伸出的腿,这一步要是踩实了,恐怕立时就会摔得粉身碎骨了!
# U9 p  p9 {. D4 H) W    刚刚谁在叫我来着?我的头很痛,像针扎一样,完全无法回忆自己是如何刹那间从KTV包间来到这个陌生的摩天大楼上的。真是讨厌,难道之前的那些依然是梦么?难道自己昨晚喝醉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所以此刻才会在这里?我按摩着太阳穴缓缓转过身去,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这一回头,眼睛就撞在一张大脸上,把我吓了一大跳,仔细一看竟是少昊。
" Q, W7 H4 v2 ^7 G: d9 g/ n    “好人,咱这是在哪儿呀。”我一下子放松了,呵呵的问。3 Z: r! n7 O; I( b$ c/ m
    谁知少昊朝我诡异的一笑,手按在了我的胸口,然后用力的推了一把!反问道:“你说呢?”他的脸不断的扭曲着,渐渐的竟然变成了……
) y6 r' s+ |: _$ Q) D2 a* h/ z( n    我开始疯狂的下坠,过去经常玩蹦极,在知道有一条绳子约束的情况下体验自由落体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不过当被身边的朋友从高楼上推下,这种极限的下坠给人带来的只有恐惧。我的鼓膜开始剧痛,两耳激射出两道鲜血,接着我的视网膜也开始脱落,映在视觉神经上最后的图像是少昊扭曲变化后的笑脸,那张脸已经完全不是少昊了,那竟然……是我自己的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3 13: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恩,写得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3 15: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呀。顶一个。。。支持楼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3 16: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黄更了啊,吸文力【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3 16: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唉,发个评论也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3 22: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dmin 于 2012-1-1 12:01 编辑 2 a8 D& m9 n, \$ @  c

( l! \) e" u& U% `4 C  L做的不好给点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5 00: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圣诞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7 16: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醒来
, }' }0 L2 i0 b% u$ ^    啊!!我的头一痛,身体已经重重地撞在了地上,一下子醒了,原来之前的一切竟还是一个梦啊!一、二、三,我回想了一下,竟是三个相互嵌套的梦中梦啊!真是……可怕,经历了之前的梦境,我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否还在梦中了。我定了定神,发现自己正睡在一个KTV的地板上,几张熟悉的脸焦虑的看着我。. g- f3 A) S0 N0 ]& D9 V  I5 u
    戴哥、少昊,阿几,老林,还有……白姐!!我拍了拍脑袋,昨晚是戴哥的生日,他请了寝室里的哥们儿还有“白姐”——玛西亚·怀特去他开的KTV唱歌通宵。也不知是喝了酒还是什么原因,居然大家就都睡着在了KTV,一觉睡到天亮。刚才我做的噩梦被人推下高楼其实只是被人从沙发上推到了地上罢了。7 u3 O0 Y- P( B* b
    “小七呀,叫了你这么多声都不醒,只好出馊主意了。”超级标准的普通话,少昊满脸堆笑着,一边用眼角不断的瞥着阿几,示意把我推下沙发这个馊主意出自这个死宅男的手笔。
1 F' ~- C! X4 W$ F    阿几推了推眼睛,颇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有点着急,因为马上就是老K的课了。”* t! q& ?& D+ C! G) r$ h; g% }
    “安啦,安啦,不就逃一次课么,怕什么,你说是吧戴哥!”老K是我们的高能物理学的老师,一位上了年纪的秃发老伯,他是系里出了名的凶神,最看不得有学生迟到。恐怖的是,他能整整教训你半个小时不带一个脏字,并且句句话都囊括着物理学专有名词,简直就能把人活活烦死。我哈哈着看向戴千金,而后者却是一脸匪夷所思的看着我。" V: n' }1 k( V9 u" \2 r  ^) x* W
    戴千金是这个学校少有的不学无术的家伙,凭着可以使鬼推磨的雄厚家底,低了录取分数线将近200分的他开着跑车乐呵呵的来到了我们学校,插班进入了我们物理系。虽然逃课次数超过了将近一半以上的课时,但是上个学期期末他竟然以全科高分通过这种华丽的方式结束了他的大一生活,绝对不是学习生活。
! Z3 @7 M/ n; v' G+ f- X    过去的一年里,我和戴哥混的最好,常常跟着他逃课到处鬼混,不过以我聪明绝顶的大脑,虽然总是那么不讨老师们的喜欢,但是那些简单的课程拿个第一第二还是完全不在话下的。因此老师们对我采取了放养的态度,睁一眼闭一眼。两个家伙一个有钱一个脑子好使,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乐呵呵的混过一天是一天,是系里混世魔王级别的人物。平日里看惯了戴千金大大咧咧从没个正经,这种匪夷所思的表情却是从没在他的脸上出现过。
1 v  D4 N: Q+ @( t. K: Z    “芪儿,你该不会是脑子坏了吧?”一旁的白姐紧张起来,伸手就来摸我的额头。她的手凉凉的,碰在头上让我浑身一激灵,彻底清醒了。$ {. L, B" m, T; F: I& }4 q
    我赶紧推开她的手,爬将起来:“去去去,我这脑子要是坏了,将来诺贝尔奖颁给谁去?”我嬉皮的笑着,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上午9点35分,离上课还有10分钟,我想这课戴哥肯定不会去了;好人你是计算机系的高材生,和老K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白姐是女生,回寝室补个妆迟到几分钟在所难免了;至于阿几和老林,你们若是现在开始收拾好东西跑没准儿还能赶上。”这家KTV就开在学校食堂的三楼,飞奔到教室只要8分钟的时间,(学校本来是不允许有这种娱乐场所的,不过神通广大的戴哥也不知道买通了哪个环节,硬是把这个KTV开了出来。这个KTV完全是非盈利的,戴哥总是在这里请朋友唱歌吃饭。)我稍微算了算又道:“今天老子心情好,所以决定给老K一个面子,阿几老林,咱们可以开始跑了!咦,老林呢?”
# _8 u$ _: _' q' [    “你说呢?”阿几耸耸肩,下巴指了指大开的KTV包间门,老林是出了名的乖学生,从来不迟到一节课,想必刚刚看了时间后已经偷偷开溜了,他就那死脾气,跑路也不吱一声。  _$ U; j9 b1 V2 m0 |7 {4 I
    白姐揉着黑眼圈,见我没什么反常也就放下心来,打着哈欠找到自己的外套:“还是男孩子好呀,补妆什么的最麻烦了。对了,芪儿,老K那边帮我打个招呼哦,但愿他大人有大量,不和小女子我一般见识。”
' W1 c* t1 A% Q' ^/ h+ L1 o    我听得直翻白眼,心想叫我这个顽劣分子去和老K请假,那老秃子会信才怪哩!正要辩说,却见玛西亚已经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包房。
% m) u% E/ {3 N2 W    “别看你姐一副萝莉的样子,做起事来可真是雷厉风行啊。”戴哥朝我哈哈,说着指了指一旁屏幕上一片雪花的电视机道:“看来昨晚咱睡着的时候这破电视坏了,我得去找人修理一下。你们要不要上课随意哦,咱们晚上再联系!”说着也走出了包房,远远的听到他朝着KTV服务小姐大声吼叫的声音,抱怨着雪花屏的电视。
( w6 ~% O. W" k2 ^( `    我看了看少昊和阿几:“就剩咱了,咱也走吧!”其实不用说,两个死党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3 w1 c2 @9 c  g4 f+ I4 \3 T& t6 A    踏出食堂时(KTV就在食堂楼上),我们三个已经人手一个三明治一袋牛奶,飞也似的开始向上课的教室方向奔去。阳光洒在我的脸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此刻朝气勃勃的我并不知道,一个全新的世界已经在不经意间缓缓地打开了大门……2 B: K" U! h  t  }" n% `1 ]& _

& Z& c# g$ z: r9 E9 Z$ h    戴哥的KTV里,一个身影在为数不多的包间之间穿梭着,透过包间门上的圆形窗子打量着每个包间的内部,最后这道身影闪进了女厕所,“啪嗒”一声将门反锁了。
) u9 a: w( n/ p4 m$ X# H  f    “帮我连线‘可笑的守门员’,有非常紧急的事情!”对着台盆的脸抬了起来,一边抹着卸妆水一边打着电话,镜子里出现了一张脸看起来仿佛只有十六岁少女般粉嫩的脸,但此刻这张脸一改原先天真无邪的小姑娘的模样,竟然充满了干练和严肃。) ?5 c, c* y/ l8 q6 K
    正是玛西亚·怀特。/ D7 f- J4 J, i; u5 R
    电话的那头“嘟嘟”的响了好久,响起来一段电子合成的英语男声:“您好,这里是‘可笑的守门员’,我们需要最高的通话权限,请讲您的眼球对准手机的摄像头,我们将对您的视网膜进行分析,比对您的身份及权限。”* G$ d# r1 _/ s( x( c
    玛西亚俏眉一皱,张口就用西班牙语笑骂道:“少来少来,马丁叔叔,别以为换了个声音本小姐就听不出是你了!我说你们也真是越来越无聊了,换着法子给自己找乐子呢?”8 `+ |# l  J, `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儿,传来了一阵干涩的苦笑,一个鼻音很重的男人同样用西班牙语说道:“谁说不是呢,‘可笑的守门员’虽然说是最高机密部门,可是到现在我们除了每天对着那些巨大的机器发呆啥事都没有,您给我们取得这个名字可真是贴切。”男人显然是听出了给自己打电话的人是谁,连连叹了几口气。; ^7 k4 x9 j+ d, ~1 h# g
    这样的口气,不用想就可以知道在大洋彼岸的这位“守门员”有着多么尴尬的表情了,玛西亚掩着嘴笑了一声,却被电话那头听到了:“咳咳,我说二小姐,您这笑我可有点受不了。同样是最高机密,想想您每天在外头快活,而我却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守着完全没有对手的球门,实在是抓狂呀。”4 e7 g& k4 K: g9 S8 x5 g& V
    “啊呀,真是不好意思呢。”这次她将笑声全吞回了肚子里,将这个从小对自己严加管教的大叔骗进“可笑的守门员”是她做过的最得意的事情,想到一次她就想笑一次,不过在长辈面前她还是不好太过分的表现出这份小邪恶,好歹人家叫她一声二小姐呢,她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朝着镜子里的自己做了个鬼脸,这才恢复到了前面严肃的表情:“不说这个了,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问你,你还记得那次‘破门’吗?”
7 W2 D' r+ k+ H3 g2 {  Q    “当然记得!”叫马丁的男人毫不犹豫,这可是他进入“可笑的守门员”以后遭遇的唯一一次事件,虽然这事件同样也是不了了之。“当时的场面可是非常的震撼啊!”
- s/ J0 U, m# n% _+ `# J& O    “谁!”玛西亚耳朵一动,整个人警觉起来,敏锐的听觉告诉她,门外有个人正在偷听她的通话!来不及和马丁解释,她将手机塞进牛仔裤口袋里,夺门而出。
5 ^& D' D1 d& X* @4 a/ Y; ~$ Z, t: n1 o    没有人!但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玛西亚摇了摇头,既然想不出有谁会来偷听自己的通话,那就抓来问问清楚吧。她飞也似的追了出去,瞳孔在刹那之间化为一片白色,而她的身形已然化为一个个常人难以看清的残影,在这样的状态下,玛西亚有自信追上任何人。' Q" f, W% u* ]* G: r/ b4 n
也就十几秒的时间,玛西亚已经追到了KTV的门口,穿过吧台旁边的大门就是通往食堂的楼梯了,而这时这扇玻璃门打开着,显然那人已经从这里逃跑了。玛西亚这下迷惑了,按照之前的判断,窃听者与自己的距离绝对不超过15米,以刚才自己的速度不可能会追不上的。可现在,这个神秘的窃听者连影子都不见一个,连脚步声都已经听不见了,显然已经跑远。
$ S- M5 t2 w5 o' Y- S6 C, T看来这次遇到高人了,玛西亚嘟着嘴,对方跑的比自己快,再追也没有意义了。她的瞳色渐渐的回复正常,这时她听到了一个女人低低的娇喘声,回头一看,却见戴千金正和一个女生调情,把酒一杯杯的往那女生的嘴里灌。
  N; Y9 V$ K+ ^, t1 E& i5 m' s3 `2 U* |    玛西亚顿时绝对异常的尴尬,这时戴千金也看到了她,他放开了怀里的女生,上前搭讪道:“呦,是白妹妹呀,你不是先走了嘛。”
. g- R. ^' N3 c  Q    “是啊,不过我刚才闹肚子,先去了趟卫生间。”玛西亚挂念着那个窃听者,不想与这个纨绔的公子哥多扯,她知道这小子对自己很有意思,一旦被缠上了可有些麻烦,但有些问题还是要先问一下:“我还要去上课,不打搅你们了。哦,对了,刚才是不是有个人从这边跑过去了?”
2 l( B8 C: T) e1 x- ~' L( t5 {    “没有啊,”戴千金奇怪的说,“我们一直在这儿啊,没有人从这里跑过,是不是啊,丫头?”他朝那个被他灌酒的女生问道。  {) I" J8 G6 A9 p: w
    女生“嗯”了一声,撇过头去,一大早的就被撞上自己在和男生亲热,她羞得脸都红了,“刚刚没有人从这里经过,倒是有阵风把这门给吹开了,吓了我一大跳。”她蚊子般低声的说。
+ A6 z% u  L3 X    玛西亚一想也是,以刚刚自己的速度就很难有人能看清了,窃听者的速度犹在自己之上,如果是从这里跑出去,别人看来一定是风把门给吹开的。想到这里,她朝戴千金感激的一笑,悠悠地走出KTV。她拿出自己的手机,放在耳边一听,那头已经挂断了。她苦笑着抓了抓脑袋,无比的困惑。2 W1 {7 T7 }; f, w0 c2 }% `
    看来今早老K的课自己是去不成了,玛西亚一路小跑到一楼,走出食堂的大门。明媚的阳光勾勒出一张美丽无比的少女的脸庞,周围无数的男生为之侧目,换做平时她一定要沾沾自喜一番,但是这次,她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2-20 05:14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