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飞鱼先生

[长篇连载] 【黄芪作品】弦上人- 更新至13章(蓄势待发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7 16: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乐树 发表于 2011-12-23 16:05
: c2 x0 _0 l+ m! R" q7 w老黄更了啊,吸文力【喂

- n! N+ P* y) z! m3 @' j 是啊 更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9 16: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飞鱼先生 于 2012-1-14 10:55 编辑 . b( }0 F' A- b! n
8 J$ k4 q' v: \! j
第三章 白姨   
4 ~6 @) ]( |0 T9 O    我不止一次的在想,为什么玛西亚·怀特会成为我的大学同学。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我很久很久,但是不论这件事情有多么荒谬,这个逼着我叫她姐姐、实际年龄大我好多的人,真真切切的和我在一起上了一年的学了。回想起来,我们之间倒是有段故事值得一提。3 O. G/ D% W2 G" L' p7 v
    我的家在上海,高考中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的一所知名的大学,而我和玛西亚的相识就是在我初次北上的火车上……
& y* q+ m$ f- o" N1 i
% k% L. T" x, m3 _    当时火车开车已经快20分钟了,但我对面的那个座一直空着。
- i% `! K& J! f; D9 \4 x2 y9 T    “哎呀,可算是赶上了!”随着一声娇气的长叹,一个时尚的白色手提包出现在我的眼前。
+ h" C) u' d+ U9 z     我问声望去,休闲款的板鞋和带着破洞的紧身牛仔裤,一双修长的美腿映入眼帘,顺着腿往上可以看到细细的腰身和腰间别着的一个绒毛兔公仔,一件白色略带设计感的T恤可爱又性感,微卷的的棕发丝绸般披在胸前,再往上看白色绒帽下是一张甜美可爱的笑脸。
/ V3 f6 [- T, G8 b     是一个打扮潮流的小美女呵,我想着。重新捋了捋手中的书,正准备回归微积分的世界时,这个对坐的女生忽然说话了,而且显然是冲着我说的,因为她喊出了我的名字。5 n  h8 k* g% j& }9 {) M
     “芪儿!”女生的声音似乎有点耳熟,沙沙的、酥酥的,听上去说不出的舒服。
$ Y9 N4 g2 a- U# O5 `    嗯?被这么一叫,我的思绪彻底从微积分里面跳了出来,正视起这个叫出我名字的女生来。
  l. R4 [  ?8 ?- m# `4 t% d    俏俏的小脸,明明的大眼睛,小麦色的皮肤,这女的长得还真不错。但是,关键是我真的不认识她!我绞尽脑汁的把小学和初中的同学的名字一个个和眼前这个美女对着号,最后我放弃了。
* Q4 G4 D0 c& N6 r0 Y. `' p0 D( h- v  \    “真不记得我了吗?”女子明显的失落了一下,她把头发往两边拨了一下,把脸蛋向我凑近了一点,“再仔细看看!”
2 c* }3 M; R9 n4 T( A; x    这一凑近,登时一股橘子味香水味飘进了鼻子,好熟悉的味道啊!我皱了皱眉,终于在记忆中挖掘出了一个名字来,但是……这个名字和眼前的美女太难对上号了吧!我连忙朝她右耳垂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个雕着小扫把的耳钉,当下惊呼道:“白姨!你是白姨!” % [8 l6 E1 D1 Q
    听到我唤出了自己的名字,女子这才眉开眼笑:“乖!”这一笑露出了两个小酒窝,迷人极了。3 @% o4 c7 m$ H5 Y: i! T' g
    虽然她答应了,可我依然心存疑虑。白姨是父母的朋友,在我十二岁前常来我家玩,那时候她就已二八年华,可如今六年过去了,算来也快三十岁了,可岁月居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一点的痕迹,她依然如我模糊的记忆中长的一模一样,保持着少女的面容,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W. F3 p: w3 B/ s
    看出了我疑虑,白姨俏皮的笑了笑:“好奇我为啥这么年轻吧,嘿嘿,咱这叫驻颜有方!”说着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面小镜子,对着脸蛋照了又照,满意的抿抿嘴,小声的对我说。“以后在外面不要叫我白姨,听上去显老。”5 u6 m" V  b- ]# u
    “啊?”我有些无言以对,“那……那叫啥?”
5 Z. V7 b) E4 t    “姐姐喽。”白姨咯咯的笑着,声音酥媚入骨。3 j3 t9 r/ W; G, N2 M  P
    我的脑袋微微有些发胀,这个白姨怎么看起来有些花痴呢?或者,她压根就不是白姨,根本就是个骗子呢?我准备试她一下。; Q7 A( A; F$ |, |( M
    “白姨,哦不对,姐。还记得我十三岁那年你送我的那个礼物吗?”我故作镇静的问。
3 `/ Z: ?6 j; S- G. \    听到这个问题,女子花容一收,微微有些生气:“臭小子啊,你可是在试探姐姐我啊!你十二岁后我可就从来没有再来过你们家,水月盘是你十二周岁的生日礼物!”% b$ q- n6 Q7 m0 I* _( ]
    半怒的话语,让我这才彻底的相信了这个女子确实是我小时候认识的那个“白姨”,而有关白姨的一些事情也慢慢的在我脑海中清晰起来……+ \# v6 A" ]6 [
     
  s% ?/ ]( B- y/ o, y8 ^& Q9 w, }    白姨是个混血儿,父亲是中国人,而母亲似乎是巴西人。她是属于那种非常非常开朗的人,特别喜欢说笑,在我的印象里,每次她来我家做客,欢声笑语就不会间断。那时候我还很小,她总是爱抱着我捏我的脸蛋,每当那时,我就会闻到一股桔子香水的味道,清爽的香味让我这么多年来都不曾忘记,以至于方才闻到香水味才认出她来。
, B6 y% ]4 x1 i( b: }" ?8 y6 U    玛西亚和我的父母似乎有着非常特殊的关系,看似是朋友但又不是那么的贴切,但究竟是什么,又说不上来。他们谈话时常常会把我赶到自己的房间去,我从来不知道他们谈论的是什么话题,隔着门只能听到白姨咯咯的笑声。
1 f6 J: f0 G1 a" v5 d4 Q2 \% [    关于白姨的职业,这就有点意思了。父亲告诉我,白姨是一个论坛的管理员,而白姨却总是喜欢说自己是一个女巫,擅长占卜预测,她在儿时的我面前多次吹嘘过自己超人的占卜能力,可是却从来都是嘴皮子上说说,而这对于唯物的我来说完全就是无稽之谈。我宁可相信她只是个论坛的管理员,每天审查着网民们的帖子,做着保留或删除这种枯燥的工作。
( Q, R9 Y1 e! M    白姨很喜欢我,不过那个年龄的女人喜欢小孩应该也挺正常,她每次来我家都会送给我礼物,不过这些礼物并不是小朋友们喜欢的玩具或者糖果之类,而是各种奇奇怪怪的挂件和饰品,那些礼物至今还留在我家的书柜里,父亲从来不让我佩戴这些挂饰。  O) S& p0 Y3 \) R0 V
    说到礼物,不得不提到白姨在我十二岁生日那天送我的那个奇怪的盘状物了。这个叫做水月盘的礼物的样子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我能记得那时的我特别喜欢这个东西,每天睡觉都要抱着它入睡,当然这是在我父亲发现它之前。不像往常那些挂饰,水月盘是白姨偷偷的送给我的,她让我自己藏好,不要让任何其他人看到。后来有一次,父亲在替我整理房间的时候发现了被窝里的水月盘,他生气的教训了我,让我以后不要再收白姨送的任何东西。之后,他又找来了白姨,我看到他们在花园里激烈的争吵,之后白姨夺门而出,从此再也没有来过我家。
7 d2 I, E; ]* ?0 Y  b4 M( \
( C3 e# j, _3 w( v! k$ Z    想到这里,再看看眼前的妙龄女子,我已不再对她的身份有所怀疑,毕竟水月盘的事情除了当事人,没有其他人知道。此时此刻,我只有感叹造化的神奇:这么多年了,我从一个天真的孩子变成了如今一米八十的大小伙子,而白姨却依然如过去那般年轻活力,仿佛时间在她的身上是停止的一样。
1 @! W& G7 l6 Y' V% v2 ?  W, _9 K2 [    我对她歉意的笑了笑,赶紧扯开了话题:“白姐也是去北京吗?”
' {0 Q& q( @2 e! a8 T# b    “当然喽。”玛西亚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笑眯眯的回答,“论坛上有几个网友想在北京的郊区盖栋别墅,让我过去帮他们看看风水。”. p; L" n1 X1 j" z/ [
    我一听忽然来了兴趣,虽然我是个被唯物主义彻彻底底武装过的新时代大学生,但对于运势、风水这一类的迷信东西依然抱着浓厚的兴趣,不是去试着相信它,而是为了找到其中不科学的东西从而更彻底的推翻它。我推了推鼻梁上眼镜,故作惊诧的问道:“白姐,你还真会占卜看风水啊!”
* {$ M9 j% v4 t. l+ b, B7 e     “当然喽。”玛西亚赏玩着自己镶钻的指甲,漫不经心的回答:“不过看风水还真不是我的强项,忽悠忽悠外行还行,但是真正遇到复杂的地形我可搞不定。”1 O- E6 C% U# b9 k" W- D9 @* {$ U. N
    我一听不由暗笑,果然不出我的所料,看风水这种迷信的东西本来就是忽悠人的,只有那种没有接受过文化教育的人才会相信,原来白姨真是干这种坑蒙拐骗的事情哇。想归想,这些话我可没有说出来,我接着问:“那么,白姐拿手的是什么呢?”9 N4 o/ f' L' m# T/ G. c
     “当然是占卜啊!”听到我这么问,玛西亚忽然兴奋起来,从手提包里摸出一本装帧还算精美的笔记本来在我眼前晃了晃,“你看,这是我的日记,里面记录着我二十多年来所有的预言,准确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三呢!”0 `0 E: r) Z' V  W* [, r
    我定眼望去,只见那蓝色封面的本子上,方方正正的印了四个大字“如来神掌”,不由噗嗤笑出声来,伸手就要抢过来看。, V+ ?) w0 a& ?) j
    “小鬼,不准乱抢,这个可是我的幸运笔记本,其他人是不能摸的哦。”玛西亚一把将笔记本夺回自己胸口,又小心翼翼的将它翻开,“我算过,这个小本本可以给我带来好运,于是就不嫌弃封面上的四个字买下来喽。”她翻到其中一页,然后指着一句下面用红色记号笔画出来的句子说道,“你看这里,‘2008年1月18日夜,明天晚上会有一个神奇的婴儿诞生,这个婴儿的父亲将在三年后与我相遇。’”+ c/ `3 @: J8 V' W7 f
     “这个婴儿不就是我嘛!”对着这句话看了许久,我忽然反应了过来,按照《如来神掌》上所写,白姨玛西亚是在2011年与我父亲认识的,这一点却正巧与我父亲告诉我的一些关于白姨的故事相符合。不过,我拍案道,“这算什么嘛,谁知道你这句话是啥时候写的呢,再说当时你根本不认识我父亲,又怎么会知道有我?”
7 Q+ d; |$ ^- a$ G3 T) i: a/ ?    “哼,不信就不信呗,你不信自然有人信。”玛西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看起来似乎有点小小的生气,“反正这就是我占卜出来的,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总有一天你会相信的。”
& M: v( M1 t9 z& X8 N    我心里冷笑,这点伎俩可真是只能骗骗农村来的了,不过免得让她难堪,我还是没将心里话说出来:“好吧,我就暂且相信你一回,那么白姐,你可以帮我占一下卜,看看我将来的运势吗?”
' n3 @% V! w) t) Q0 n3 a    原本,我预计着继续听她吹嘘,没想到的是听我这么一问,她却面露难色了。只见她踟蹰了一会儿,抱歉的说道:“理论上说,每个人的未来都是可以通过某些方式进行占卜,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算命。有些人一世辛劳也只能勉强糊口,甚至连一间几十坪的陋舍都买不起;而有些人生来就是大富大贵,一辈子纨绔享乐,买任何东西都不用考虑钱是否够用,这就是命哇。
9 b9 b, \8 K% g' |    “人命天定,有的时候冥冥之中的东西我们很难说清,更不要说试图去改变了,因此我们占卜师通过观察一个人的命运走向,就可以大致的推算出这个人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运势。如果说人的一生就像一列火车驰骋在命运铺设的铁轨上,那我们占卜师做的只是通过卫星地图探测这条铁路前方有些什么站台,即便可能漏掉一两个站台,但终点的方向总是不会错。”白姨艰难的说着,她显然很少这么长篇大论的说话,语句之间条理并不是很清晰。
6 l- v5 d) G3 b) J$ x% O: R     我静静的听着,玛西亚的回答显然是避重就轻、答非所问,根本没有回答我关于我运势的问题。这也是她忽悠人惯用的方法吧?先说一大通似是而非的道理把你弄糊涂了,然后好顺水推舟的接着坑蒙拐骗。“那么白姐,说了这么多,我的运势究竟如何呢?”我干笑了一下,打断了她的算命理论课。
# F$ N6 Q, t. n4 t    白姨停了下来,一双杏木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缓缓地:“对不起芪儿,姐姐我根本看不到你的命运为你铺设的铁轨……”  M* B+ ~! t+ X+ S
    , [2 s, S' Z1 X6 }7 n) \
    这就是我时隔六年后再次相遇白姨玛西亚时的场景,由于她的要求,从此之后我就一直叫她白姐而非白姨。当时十八岁的我并不知道也根本不关心命运究竟给我安排了什么样匪夷所思的未来,因为那时,我的心早已在北京那所高等学府的课堂里了。列车飞骋在北上的磁悬浮轨道上,窗外的景致快速的后移着,而我的命运之轮在这一刻也随着这列高速运动的列车正式转动开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9 16: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捧场了,写的不错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9 16: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271928996 发表于 2011-12-29 16:33 4 M" T& |# w. G5 f
过来捧场了,写的不错哦!
. {4 k" K* @+ Z, E7 ^3 r
多谢捧场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31 10: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期待下文吧 支持LZ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31 22: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越陵溪 发表于 2011-12-31 10:40 " Q( A6 S% N- a6 [. W9 q: `6 P, @
不错 期待下文吧 支持LZ

9 `/ a% k- V( B" s" l: X) ^* j下一章在公司电脑里 本来准备今天更新的 结果忘记拷贝回来了 等过了新年就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 14: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鱼先生 发表于 2011-12-31 22:58 % w/ `! ]2 O+ S% }" j2 e$ u
下一章在公司电脑里 本来准备今天更新的 结果忘记拷贝回来了 等过了新年就更~
6 o2 a3 v- n4 I
期待LZ的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3 11: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异象        % @; R- }5 i4 D( y) d9 G7 H
    由于白姐当初说的是帮网友看风水才去北京的,我也信以为真,所以当我第一次在教室里见到她时,我简直就惊呆了。8 H* K+ r3 a: W/ Z. w
    那是大学的第一堂课,我坐在最后一排神游,而老师正在点名。名字一个个的经过我的耳朵,又一个个的出去,唯独一个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 y2 v2 g1 T  |
    “白金!”年轻的老师推了推眼镜,不太相信居然有人会起这样一个怪名字,而坐在我前排的几个女生则咯咯的笑着。我轻轻的哼了一声,却听一旁的阿几欠打的笑道:“小七呀,我记得你的老爸好像是叫黄金吧,这位会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阿姨啊?”
+ J! |! V0 o* b) \% ?    我一挑眉,立刻从神游中回归现实:“你怎么知道的?”我从来没和任何人提过自己的家庭。
, W* \* v3 i; P7 u    阿几坏笑着拍拍我的肩:“不要紧张嘛,有种能力叫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你知道不?”他很贱的朝我眯了眯眼,“我曾经瞟了一眼你填写的住宿学生情况登记表,哦对了,你爸就是那个畅销小说作家吧?我可是他的忠实粉丝呢。”
% k6 m" X/ i# b" y. i    “哈哈,原来如此啊,以前听说老爸是所有阿宅的偶像,我还不相信呢,不过他的文章还真的满有意思的。”我点着头,拥有一个过目不忘能力的舍友,我非常的开心,以后记电话号码再也不用到处找笔了。
, \7 A* q$ ?/ |& f% Z% H, b3 c4 X    “白金!白金!”老师叫了几次,可是依然没有人回应。就当老师刚刚用笔在旷课一栏上画了一个圆圈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伴随着一声好听的“到”出现在了教室门口。而当淡淡的、但范围瞬间波及全教室的桔子香水味停留在我鼻尖时,我望着那年轻美丽的身影,彻底愣住了。 4 A& c- j" H0 B
    “小七,小七。”阿几用手在我眼前晃悠,“你咋的啦?”
# I5 q7 w# ~, s, Y    她果然是我失散多年的阿姨啊!!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嘴里说不出一个字。而这个白金,自然就是白姐玛西亚,在向老师小声解释完迟到原因后就笑盈盈得朝最后一排走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到了我旁边的空位上……) V1 U  V8 R" l0 G7 P) h

0 _9 Y0 Q5 G. q2 q* W# x     一年里,我不止一次的问过白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不管我用询问、质问还是审问,她都是守口如瓶。我还想到了父亲,他和白姐关系很好,虽然多年前有过一次矛盾,但多少不会断绝联系,也许他会知道。可是,自从我大一离开家之后,就再也没有能够和父母取得过联系。据说他们出国旅游了,居无定所,因此我只能收到他们从世界各地寄来的信,却无法和他们对话。久而久之,我也懒得再去问思考这个问题,白姐性格乖张,做事随心所欲,凭她那超好的人脉关系,进我们学校和我一起上课说不定根本就是一时兴起,毫无理由之事。 / E) y8 Q- n( y. ~* H
    十点二十分,坐在最后一排的我,在窗口灿烂的阳光下,又神游了几分钟。这是我很喜欢做的事情,当在太空里跋涉了八分多钟的阳光被树影划分成星星的斑点照在我的脸上时,我的神经开始松弛,思维也渐渐开阔,仿佛随着阳光重新回到太空,在浩瀚无垠的宇宙里畅游。这个时候,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我却可以清楚的看到周围的一切,甚至平时睁着眼睛都不会注意的东西都清清楚楚的呈现在我的视网膜上,就好像一台扫描仪将整个教室一点不差的扫到了我的大脑:后排的小情侣桌下的手拉拉扯扯、中排的睡着的女生口水滴到书上、前排老林飞一般的做着听课笔记、讲台上老K一边讲着课一边瞪着我……
( H% n' I" s. `; I    等等!老K在瞪我?我猛然的睁开眼睛,只见老K一脸怪异的瞪着我,有些许的不快,但是更多的是疑惑。真是太奇怪了,平常老K的目光从来不会穿过前面这么多排的座位飘到我周围的呀!而现在,他的眼珠居然一刻不动得看着我,当我们俩的目光对视时,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不解,难道是我今天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 c7 ?1 o5 ~; ~' I) m4 N0 c
    我被瞪得特舒服,于是很不自然的朝他点了点头,笑了一下。没想到,这窘迫的状况下无意识的举动却引起了老K的反应,他终于意识到什么似的不再瞪我,专心致志的讲他的课了。
* A7 f. n' [$ q* {$ m4 Z) T    我被搞得稀里糊涂的,于是问一旁的阿几:“我说宅男啊,老K今天这是怎么了?之前你看到没有,他居然在瞪我!” " e: F. j- q( i. F" ]& ^
    “看到了,”阿几放下手中的笔转向我,玻璃瓶底厚的眼镜下,居然也是满满的疑惑。这样的表情好生的熟悉呀,我自已一回忆,竟是一早当我说出了“不就逃一次课嘛”的时候,戴哥脸上闪过的那种匪夷所思的表情。 - n7 J& v' }" t7 x  c0 @9 F: d
    “喂,你这是怎么啦?”我伸手在他的面前笔画着,想看看这宅男是哪里吃错了药,不想却被阿几一把拍开。反过来,他将手指伸到我的面前,来回的晃动:“你是不是还没有醒透啊?”他奇怪的问我。   c5 i0 T. T, t% d
    这一问,我彻底的糊涂了,一早白姨就用手来摸我额头问我是不是脑子坏了,现在阿几又开始怀疑我是不是没有睡醒,这是多么不可理喻的事情啊!从小到大,我聪明的大脑就是我骄傲的资本,几乎每位老师在我的成绩单上写的评语都是:有着聪慧的头脑,若是能够少许努力,前途不可估量。因此,我最讨厌也是最不能接受自己的大脑遭到质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些愤怒的问阿几,“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 x1 ?' I6 f8 h  N    阿几显然被我吓到了,推了推眼镜,稳了稳情绪说道:“小七啊,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啊?” ) x+ T7 q) q1 t. Y; Y
   “装什么糊涂啊,我脑子清爽的很!”我不耐烦的说。 / p+ l* L9 J" [# L. @# ~" v
    阿几点点头,继续道:“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先,请你务必如实回答。”
% r$ R" h' }; r% z# s! W3 @    “说。” ; V+ V# I, y( D8 F* d! a& O' R# _4 F3 b
    “第一个问题:你上个学期总共逃过几次课?”阿几一本正经的问道。 # D+ i; G* M( t8 J0 G
    噗,看着阿几那一脸的严肃,我差点没笑起来:“我说阿宅啊,你脑子看来真的有问题了,逃了几次课这怎么可能记得清!”我想了想,上个学期完整上完的课总共才多少呀,要不是每门课的成绩都绝对长老师的脸,那些讨厌的老师门门挂我都没问题啊。
. e( G1 q( k4 F9 @& V! L, i    阿几皱了皱眉头,问:“第二个问题:你平时上课都坐在哪个位置?” ) ?9 T- g; U9 t% D- u. M6 u' |
    靠!我内心几乎骂了出来,可是看着阿几的脸,完全没有一丝的玩笑的意思,隐隐觉得好像哪里有了问题:“我每次来上课都是坐在最后一排这个位子上的,也就是阿宅你的旁边。”
. v, R1 v8 F% V    “好的,”阿几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但他还是平静的问道,“第三个问题,平时老K怎么待你?” 3 K6 t0 M7 N4 z' A. J; D& v
    这个问题还算正常,虽然理论上只要是了解我的人应该都知道答案:“还不错啊。”我耸耸肩,看了老K一眼,那老家伙正一门心思的讲着课,目光如往常一样仅在前五排座位扫来扫去。
- H) ^9 J/ M! Q" s    阿几的眉头稍微松开了些:“怎么个不错法?”他追问。
1 c% B2 |2 ]0 ~    “从不找我麻烦,我缺课那么严重也不挂我科,不过谁叫我总是可以考第一呢?”我嬉皮的笑道,“还有哦,他上课从不点我名让我回答问题。” 3 W3 G9 n1 ?6 q" l
    当我回答完阿几的问题后,我发现阿几几乎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仿佛从来不认识我一样。 0 e) Q' m+ m. I$ i9 v3 f( g0 E
    “喂,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之前隐隐的不安更加强烈了,阿几从来没有过这种表情!我又将手放到了他的眼前摇晃,但是他并没有理会我,仿佛是进入了思考。 : |2 C7 E- v3 q. ?6 m- \! W
    “还有什么问题吗?”见阿几没有反应,我稍稍的提高了声音,掐了一下他的大腿。
7 r+ l% O1 b9 k$ G& x% \' t6 D    这一下等来的不是阿几的回答,一个声音如雷般的在教室里响起:“黄芪同学,请向大家解释一下这个问题,或许老师的表达能力还不是很够。” 1 O3 K4 ]' @/ U  v9 i. Z8 |, l' W! Q
    是老K,他居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   v. w" f8 E8 C7 O/ S5 Y$ B
    我慌乱的站了起来,不知所云,低头看看阿几,这个眼镜男也正抬起头看我。我们的眼睛对视在一起,我从这个好友的目光中读到了深深的不安,甚至是……恐惧!我又看了看老K的脸,他的脸上没有意思的不快和责备,反而是充满了关心和鼓励。
* P9 d( c. c0 m1 l5 z5 l. z  v9 k- ]) ]    我彻底的糊涂了,老K的表现和我记忆中的完全不同。不对,非常不对!种种的奇怪现象纠缠着我,就好像是学了一辈子的化学最后被告知世界上的元素只有金木水火土五种一样。 ! p4 ^% O+ _+ N! n% s. G
    “对不起,老师,我想去下洗手间!”我逃命一般的跑出了教室。 % ]& `' R, ?; D* c& Q7 w, D
    身后,老K依然是一脸关心的看着我:“快些回来!”我远远的听到他说,声音竟是说不出的慈爱。
8 Q; H7 ^- u4 T0 O# X5 ^
3 Y1 e1 O; A( I  T; h$ e3 c5 ]    在卫生间里,我用冷水冲了好几次的脸,直到我被冷水刺激的浑身发抖为止。 $ Y! @/ d7 e" N; F
    显而易见,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一早我说翘课时候白姨和戴哥就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之后阿几的那几个问题答案看似显而易见,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我的回答肯定与他所知的大不相同。假设说这一切都是朋友们串通好了耍我玩的,那之前老K就不会这么关心的看着我,更不会点名叫我帮他解释问题了。古板的老K才不会参与舍友们无聊的整人游戏呢。/ ]: A. F0 y- {; l' w
     从戴哥、阿几还有老K的反应来看,在他们的眼中我应该是一个不怎么逃课的学生,甚至可能是一个从不逃课的好学生。只有这样阿几才会向我确认那三个问题:问我逃过几次课说明我逃课的次数屈指可数;问我平时上课坐哪里,说明他记忆中的我绝不坐在后排;问我老K对我的态度,说明放养式教育根本只是我自己的幻想。一切一切的疑点都指向了一个方向——我的记忆出现了错误。
0 T3 J9 ?8 {% f     如此一来,问题又来了,我的记忆什么时候出现过错误?4 P; F$ c3 [3 Z! L$ j# r+ a6 `
     我不是一个刨根问底的人,对于细节一向都不是那么注重,不像父亲小说里的那个“黄金”那样可以从很小的问题着手,将一个很大的谜团解开。自己过去的经历完完整整、清清楚楚,没有丝毫的断链,这样的情况让我完全无从着手分析,人的大脑又不是电脑,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出现错误呢?   . g: C) Q- _: M5 f$ K
     虽然怎么想都不太可能是脑子出问题了,但似乎真相就是这样啊。我敲着自己的脑袋,这真是个讨厌的结论啊!不过话说回来,会不会是周围的人的脑子都坏掉了,只有我的是正常的呢?想到这里,我扑哧的笑了出来,人脑又不是电脑,中了病毒还会局域网传染。将这个荒谬的想法抛到脑后之后,我再次陷入了沮丧,看来真的要去查查脑子了,我胡思乱想着。
, S' N+ L; h& u' ~7 k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打开一看,却是白姐打来的电话。我忽然想到自己还没帮她和老K请假,心中暗叫不好。
: H- ]& R, x% _! j9 Q8 O! f     “白姐,我忘记帮你请假了,我这就去找老K!”我赶紧和她道歉,不想她完全不是为了这个而找我的。
( o3 _6 g: I; d" n      我听到电话那头的白姐声音有点喘,她似乎是在用一种着急的语气对我说道:“今天的课我没法来了,我打电话给你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她顿了顿,我正想说些什么,她却接着问道:“芪儿,我非常严肃的问你,你是否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 H9 f! s. S) V, @, s  L
     “记得啊?”我的神经又紧张起来,隐约的感觉到了一丝怪异,“昨晚不是戴哥生日请客嘛,咱们一起KTV胡吃海喝!”
5 m. X5 W( R* f* G8 Q' }! ^     我一说完,白姐就喊道:“不对,不是这样的!昨晚你根本没有去戴千金的生日派对!”
1 d, z; F; V. k  p7 ~     “怎么可能!”我立刻反驳道,“今天早上我们不还是在戴哥KTV醒来的嘛!”
6 N) t/ C- D: n8 {3 ^3 T: J     “问题就在这里,起初戴千金叫你去,你是不愿意的。”白姐语气极其慎重,她很少一本正经的和我说话,现在听来反倒有点奇怪,这也让我之前感到的一丝怪异升级成了新的担忧,心中想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是,白姐说的根本没道理啊……
! d- B* G; }$ X5 e     “不会的,”我冷静的回想着,“戴哥是我最好的哥们儿,我没有理由不愿意去他的生日派对的。”   
9 P- A1 M5 J9 N1 f) [+ D/ V     电话那头,白姐安静了一会儿,接着她斩钉截铁得对我说:“不,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芪儿!我认识的芪儿平日里最讨厌戴千金了!”, ^& [3 |" @& j4 F# d+ S$ e' 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3 12: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期待.支持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3 14: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异梦二
5 D7 K9 |  k7 q9 z$ r
    假设有一天,周围的人告诉你:你每天都做得事情其实从未做过、你所喜欢的东西其实你根本不喜欢、平时最讨厌你的人其实是最关爱你的,而你又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记忆出现过差错,你会怎么想?
  H3 i7 y2 X8 j4 Y; j+ F    对,结果显而易见:不是你疯了就是他疯了。
3 w, U; A+ E( Q$ O    现在的我就面临着这样的一个情况,从一早的噩梦开始,我就精神异常恍惚,虽然强迫着自己清醒,但是当一个个怪异的现象接踵而至时,我彻底的混乱了,就好比在空旷的沙漠中迷途的旅人一样,充满了绝望。
  s# \: K. H+ t4 h1 Q+ s    阿几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看着坐在洗手台前抱头苦思的我,不禁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还好吧?”) E- D! U6 V; t% q+ c! Y4 V5 a
    我抬起头端详着阿几,这个一年的室友兼同桌的脸上充满了关切,没有一丝的欺骗和狡黠,更不像是疯了得样子。我一下子又失落了好多,喃喃道:“我说阿宅啊,你看我是不是疯了?”% D# n7 k4 B" ~" }5 T9 J, K
   “可能……可能是昨天玩得太疯了吧。”阿几支支吾吾,说不出个道理:“平时你很少这么玩儿的。”+ y  c  s" b8 P% {# \( q1 V' \% m' Y# B) S
    听到这句话时我觉得自己头又是一痛,要知道平时跟着戴哥在酒吧,我玩得是最疯的,昨天晚上不过是喝喝酒、唱唱歌,根本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比起过去昨晚我的表现应该可以用“安静”来形容了。可是,阿几居然说我很少这样疯,又是一个反常的现象!
1 z0 X& k6 F4 u6 _4 P3 k    见我表情有点僵硬,阿几将我搀扶起来:“我已经帮你和老K请过假了,他很体谅你让我送你回寝室休息。”
. I: t4 m  l# B1 Y4 i$ S) t    我机械的点了点头,或许自己真的是太累了吧,前几天不该通宵在酒吧疯玩的。我挣开阿几的手,颇为感激得说:“我没问题,你快回去上课吧,我自己回宿舍,睡一觉应该就OK了!”
+ X# L; G$ g# ?7 _3 [   “确定没有问题吗?”阿几不太肯定的问。
+ |8 {6 ?' m3 }9 z/ q   “啊呀,你放一百个心,我虽然头脑有些混乱,至少路还认得。”我拍胸脯道,强打起精神,我可不希望朋友看到自己软弱的样子,迈开步子就走出厕所。不想,刚拐出门,就撞上了一个人。! j6 [& P4 I" `% x# Q  D
    “哎呦!”老林摸着被撞疼的肩膀,略带怨气地看着我。# N* }8 ]( h7 L8 q0 U
    “你怎么也出来了?”跟在我后面的阿几也从厕所走出来,有些惊讶的看着老林:“你不是号称‘最佳学生’,从不上课中途出来的么?”
' d; S" t+ |) W$ G2 ~' j    老林显得有些不自然:“这……这不是担心小七么,他今天怪怪的。”
0 h7 P- ?: g6 [* ]* a# ]0 n2 S3 c    阿几若有所思得朝老林笑了笑,对我说道:“你看小七,大家都为你担心呢,还是我送你回寝室吧。”7 o6 O" R5 j7 W3 C
    不对,阿几也怪怪的!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刚才阿几对我说这些话时完全不在看我,他一直笑吟吟的对着老林,甚至还眨了眨眼睛!  L7 l# j" t6 O1 }! T  v3 Q7 B
    “不用了!”我再次拒绝了他,之前我一直觉得问题出在我的身上,可是阿几方才的反应让我产生了怀疑。会不会真的,他们联合着所有人在和我开玩笑呢?
7 Q( [% g4 {; }' c    反正不管怎样,我先回去睡一觉,现在头还隐隐约约有点痛,一切都等醒过来再说吧。想到这里,我也不去管阿几和老林,独自朝宿舍走去。
- q8 T$ C# a! v" {2 H    我的身后,阿几想要追过来,老林拉住了他的衣袖,似笑非笑:“等等吧,不急。”
- _5 [* }: Y" ~) _, E    “可是万一他……”阿几欲言又止,看了看老林,有些焦急。
* L7 x7 i& k7 s# k6 M" Z/ q" N1 ^    “放心,不会有事的”老林恢复了扑克牌一样没有表情的脸,转身朝教室走去:“上课去吧,不然老K又要发脾气了。”. \4 l( z% h9 _* s6 K

8 x7 y  N# [7 q! ]    我一路小跑回到了宿舍楼,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我的头越来越痛,恨不得立马扑在床上。8 s$ N7 w( E$ C5 ~
    宿舍楼门口,宿管阿姨正在看报,看到我来了放下手中的报纸,抬起头来,颇有些奇怪地问:“咦,你刚才啥时候出去的?我怎么没注意?”
* I9 ^1 O( H9 s( F) P     “嗯,我昨晚没有会宿舍睡觉,出去通宵玩的啦。”我含糊的回应了她一声,心想这阿姨记心倒是不错,还知道我早上没从宿舍走出来。乱起八糟的想着,我径直的冲向自己四楼的寝室。& c. q3 n7 v) O$ ~: w
    寝室门口,我胡乱的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忽然,一个人从我隔壁的寝室走了出来,我们的目光交汇时他显然楞了一下。
1 L! X# E! k* z/ D     “你是……”我眯起眼,只觉得这人异常的眼熟,熟悉到应该每天都见过,可我这该死的大脑竟然完全无法将他和任何一个熟知的名字对上号来!住在隔壁寝室的有些谁呢?我逐一的想着,可是越想越糊涂,脑子里就像是堵上了一锅浆糊。1 M5 q# ?5 J5 p2 o" V, w2 a
     这人对我友好的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接着说了声“借过”就从我旁边走了过去,没再看我一眼。- h3 n6 R) }) `% Q3 |: K# e
     或许是自己头太疼,所以才没记起刚才那人的名字的吧?我暗忖着,继续开门。可是,我发现无论怎么转,手中的钥匙就是插不进锁孔里!
2 R, L7 V" \. E4 d4 J. C( y3 ~& N     我大急,这怎么会记错呢,寝室钥匙明明就这一把呀!我又试了好几次,依然无果。这么一折腾,我本来就疼痛的脑袋更是犹如针扎一般。如果是寝室锁换掉了,那么找楼下阿姨应该就可以解决了吧?我想着,后悔没让阿几陪我一起回来,此刻的我已经有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脖子滑下,头疼得仿佛要炸开一样。4 Q- w  e" H$ I( T( X
     我扶着墙,一步一步的朝楼梯走去,想下楼找宿管。刚一转弯,迎面撞上一个黑影,还没等我看清是谁,我就觉得脑袋一阵剧痛,这一下不同于之前,似乎是脑袋被什么东西狠狠得敲了一下,疼痛瞬间钻心一般爬满全身,登时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7 B5 q8 l7 {, [4 n0 v

; B0 W. c% j" ^   “成功了!”轻轻的脚步声停在我的头旁,一个声音略带兴奋得在我耳边响起,很熟悉。接着一只手伸到了我的脖子后面,用力的将我的脖子拧向一边。
+ i/ ?! W$ j- t3 Y  x    我浑身无力,甚至无法睁开眼睛,可是我的感觉却是无比的真实:虽然头痛依然,无法分辨出这是谁的声音,但是这只手和我颈部的接触却让我很清晰地感知到了它的模样——这是一只比较大的手,从手指的粗细可知是男人的手无疑,但是触感上却无比的顺滑,没有一个男人手掌应有的粗糙。
- t5 n- i9 K: K/ Y6 r: R    脖子被迫僵直得拧向一边的确很不舒服,我试图动一下以调整自己的姿势,可是这完全做不到。我整个人仿佛是木偶一样不受控制,任人摆布。好再那个人再也没有多动我,在我的左边锁骨的位置轻轻点了一下后,手便从我脖子上移开了。$ c4 h2 t! C# }7 ]: |8 d  k6 W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隐约感觉到那个人蹲在了我的一旁,似乎在做着什么。接着,这人轻哼了一声站起身来,似乎是抱着一件重物,他的脚步声也稍稍变得沉重起来,但是很快又变得很轻了。吱呀一声,门被打开,又轻轻的关上,一阵风拂过我的脸庞。( V4 H" X: k. V
    我依然无法动弹,平平得躺着,心中虽如明镜一般清醒,但身体偏偏鬼压床一样无法自已。这时,我才注意到一件事情,因为之前脖子被扭向了一边,这时我的脸贴在了床上。但是,从脸颊上传来的冰冷与光滑似乎提醒着我,自己并非躺在自己的床上。这种感觉绝非床单,更像是——大理石!- ^5 z; \" H+ o
    想到这里,我有些害怕起来,之前明明是回宿舍睡觉的呀?!正当我一阵费解的时候,我又听到门打开的声音。! F* O/ Q0 y3 T- Y2 A
    “嗒、嗒、嗒。”是高跟鞋的声音!和刚刚出去的不是同一个人吗?! o! z& K* ?: Z- ~) @  N- Y
    脚步声停在了我的耳边,这回我可以肯定自己不在自己的宿舍床上了,不会有女人在男生宿舍我的床单上走来走去的。1 R% q! e3 f/ I1 v
    有细细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令我汗毛微起。淡淡地香水味萦绕在我的鼻尖,这香水不是白姨的,是一股完全陌生的女性香水。我可以想象这个女的正弯着腰仔细地端详着我的脸,这让我很不自在,身体微微发热,很想逃开那充满雌性荷尔蒙的鼻息,但是我做不到。% y8 Q& j$ A' T8 {
    大概是看够了我吧,我忽然觉得脖子上一冷,什么东西触到了我的皮肤,接着我感觉到了一只温热的小手摸索着我的脖子。指甲沿着我的胸锁乳突肌一路滑下,停在了之前男人点了一下的锁骨的位置。然后,手离开了。
7 m+ j. \9 O6 s  ^& A    “嗒、嗒、嗒”高跟鞋远去的声音。
7 j( _) ~/ Y$ C    太奇怪了!我究竟在哪儿?为什么他们都要摸我的锁骨?之前我应该躺在床上睡觉的呀!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 K. a8 W& f. C7 N% I4 r    突然,我猛地睁开了眼,正当我庆幸着自己终于可以动得时候,我忽然呆住了。4 G" I" _8 |8 a1 N& q$ `9 k9 e$ a
    一双眼睛正死死得看着我!( ]1 h& D! X+ N9 S+ h- w
    那样熟悉的、若有所思、仿佛可以洞察一切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我!我甚至可以从他的瞳孔里看到反射的我自己错愕的表情。; Q* O& X5 ?+ o$ ^
    这双眼睛的主人忽然笑了,笑的异常的自信。但是我总有种感觉,他并不知道我已经睁开了眼,或者说他不认为我可以看到他。因为那发自内心的、甚至有些自傲的笑,绝不是笑给我看的。之后,他的眼睛突然闭上了,但是嘴角浮起的笑意却久久地才消失在他的脸上。
! S4 s) [$ Q. h' y    耳后又响起了最开始胶鞋的声音,那个男人似乎处理完事情回来了。. d  k' U4 z( P, g/ W5 C) N: ]
    就像是刚才突然可以睁眼一样,身体的控制权就在这时毫无征兆的归还给了我。先是手指可以弯曲了,接着很快我就感觉到了全身充满了力量,又或者说我身上的枷锁被去除了!
- J: R1 S7 n6 E5 X    我猛然爬将起来,想给身后的人一个突然袭击。但是,我立刻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我的身后空无一物,我竟然是站在一栋摩天大楼屋顶的女儿墙上,刚刚那一转身已经让我大半个身子处在了空中,悬空的脚下是灰白色的云层,透过云层间的间隙,地面上的道路就像一条条细线一般,而道路上的车子都已经化作红红绿绿的小点儿,密密麻麻的。9 r) v' `* D& n" ?% k
    这场景好生得熟悉呀!我的心中不由一冷,缓缓转过头去,果然看到了少昊笑盈盈的脸。没有多问,我一拳就向好友的脸上揍去,毫不手软。这一下,我暗暗心惊,自己方才居然有了极强烈的杀机!" n# }; E8 m% H$ [  D" C3 N
    “哎呦!”少昊显然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发难,实实在在得吃了这一下,生生退了几步。
; g8 V9 C2 F- U6 J! m: a$ A3 C    “臭小子你发什么神经啊,真该送你去医院看看!”少昊大骂,身体一蜷曲,立刻像豹子般扑来,反手对着我就是辣花花的一个耳光!
$ B- Q7 E8 }* L  t: t/ E" J    我身子刚刚恢复活力,竟也无法灵活躲闪,一下子被扇得七荤八素,眼前一片黑。) _4 }$ H  ^  s1 k$ x
    可当我再次恢复视力,我再一次得呆住了!!
7 q7 M- K1 f8 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2-20 11:33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