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飞鱼先生

[长篇连载] 【黄芪作品】弦上人- 更新至13章(蓄势待发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 13: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a4014675 发表于 2012-1-10 23:04 # Z' q& z1 U& v/ ]
打酱油路过

3 u0 S$ E/ d  z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5 21: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僵局; Y& {  |1 K! Z5 n, p. _, Q
    记忆有可能出错,但是现实不会撒谎。
& `; l. [- X: S) Z! ^* _) @" \    寝室楼的走道里,一点红色在浓重的黑暗里忽明忽暗。我倚在墙上,靠着尼古丁支撑着自己的思绪。此刻的我虽然还穿着睡衣,可是睡意早已全无,几个小时前我还期盼着灵感迸发的瞬间,但是现在,我真后悔迸发出的这个糟糕透顶的灵感。
3 ]6 \8 ]) k: m- T/ \9 N% l    这个灵感的源头就是钥匙,我口袋里寝室门的钥匙,再说的具体点就是我口袋里那把408寝室的钥匙。钥匙这个词语在英文里的发音和我的名字“芪”谐音,为此我还给自己取了“Mr.Key”的英文名,暗含着关键先生的意思。而此刻,这把关键的钥匙却确诊了我的人格分裂,将我推进了无比纠结的深渊。) P. Q2 X( u: S2 k. @0 z" l# O
    我再一次在脑中还原了今天下午的情景,当时的我死活打不开寝室的门,原因是什么?刚才钥匙打开门锁的那“咔嚓”一声告诉我,原因就是下午我是拿着408的钥匙在开406的门呀!稍稍一分析就能看出问题所在:我会试图去开406的门,那说明在我的记忆力,自己的寝室是406。而我口袋里的钥匙却很明显得指出了我的寝室确确实实是408,而并非记忆中的406。
6 E/ m: y6 u" c% ]& X    其实当阿几帮我分析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自己有段与周围所有人所述的完全不同的记忆。我之所以潜意识里不相信人格分裂这一说,全是因为,所有的错乱都是从周围的人口中所说出来的,没有任何一样实实在在的东西可以证明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有多么巨大的差异。由此,我宁可相信一切都是个梦,或者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也不愿相信自己得了人格分裂。
( Q9 E' ?1 a' V' V6 ]    而现在却不同了,口袋里的钥匙可不会说谎,它的存在彻底得粉碎了我心中残存的一些幻想。最起码,确实存在换寝室这件事,不然我不可能有408的钥匙。由此反推过去,我可能真的和戴哥狠狠吵过一架,再向前推理,也许我真的存在着一个思维理性、勤奋刻苦并且极度讨厌戴哥的第二人格!0 Z# R5 T5 o" \
    那么,我这个该死的第二人格是什么时候偷偷的产生在我的大脑里,又是如何占据并且改变了我的思维呢?; u* Y: f1 o9 g% F: Z
    不对!周围朋友认识的都是那个有着理性思维的我,也就是说理性的我才是真正的我,而如今的这个充满感性、对翘课习以为常、和戴哥混的倍儿熟稔的我才是真正的第二人格!
& f5 b1 ^; x2 X0 ?  v5 c    现在的我依然处在第二人格的控制之中!1 g* m( `4 n/ |4 `! x
    为什么我会人格分裂?第二人格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为什么一夜之间我的主人格就被不知不觉得颠覆了?有什么办法可以恢复?一时间我脑子里挂满了问号,接踵而至的迷惑如同潮水一般向我淹来,让我几乎窒息。天哪,如今这个第二人格真是太糟糕了,我暗暗叫苦,一旦遇到复杂的问题,我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有条斯里得思考,若是过去那个理性思维的我,估计很快就能想到解决办法了吧!我疯狂地敲着脑袋,好不容易才停止了前赴后继的迷惑的迸发。
. H9 Z4 @0 ?. {1 E: c    是的,前赴后继,每一个想法都只能在我脑海里停留很短暂的一刹那,便被后面涌来的想法彻底覆盖,不留一丝痕迹。这样不行,按照刚刚的思考方法,不管花多少时间都会一无所获吧,而且我已经又开始隐约有些头痛了。也许,将问题留到明天让阿几他们帮忙分析才是最明智的方法吧。虽然这些问题非常关键紧迫,但是既然想不出,由何必让自己头疼呢?3 h* G1 W1 i3 L& O# r0 U9 i
    想到这,我也是无可奈何得笑了,还是快去睡觉吧,真希望这一切都是个梦呢。
" g9 k4 G6 I" r. k) x & Z- ^' d. ~# w  M2 R
    第二天上午九点,档案管理员谢老师打开档案室门时,觉得怪怪的。昨天自己离开锁门时,钥匙似乎只转了一圈呀,怎么现在开锁要转两圈了?也许是自己记错了吧,年纪大了就是容易犯糊涂,他挠了挠脑袋,推门而入。
0 ^$ j, O" x% \3 @- B: w  a    门口的办公桌上,那个叫华清的学生正趴在那里熟睡,阳光透过室内唯一的窗户照在他的身上,将他笼罩在一层熠熠的光辉之中。一定是昨晚通宵查资料太累所以睡着了吧,谢老师笑了笑,像这样用功的年轻人现在真是越来越少了。
* N" e/ H2 _2 S0 ~4 w! V) o    谢老师不忍心叫醒华清,轻轻地放好自己的东西后,他又将视线投向年轻人熟睡的桌子上。在华清的一旁是几摞整整齐齐的档案袋,而另一边则是一个已经打开的档案袋,一些档案文件从里面滑了出来,还有一部分则压在华清的手臂下面。 谢老师瞟了一眼,发现那些档案袋居然是学校的年史,从建校初期到现在的所有校史档案都被搬到了桌子上。
& s8 v- q& o7 t# \    是在做什么校史调查么?谢老师猜想着,想凑近看看那些滑出档案袋的文件是什么内容,这个档案室已经很久没人来查阅过资料了,所以他对此颇有兴趣。2007年的校史么?2007年学校发生过什么么?为什么这个年份这么熟悉?2007年……等等!
- M" [" O; i: S- A  o( Y    谢老师突然想起来了,这个档案室根本没有2007年的校史档案的呀!当几年前他接手这个档案室时,上一任的档案员就告诉他,2007年的校史不知何时遗失了,而之后历年的档案盘点中,他也确实没有找到过这本档案,怎么此刻出现在这里?难道竟是被这个年轻人找到了吗?!
1 R5 \  L5 I! G' o7 L/ J0 b7 H    谢老师的好奇心顿时浓厚起来,他知道2007年学校发生过的那起重大的实验事故,为此学校还停止了四年的招生,另外新校区也是那次事件之后才建立起来的。但是那次事故的内幕,却是无人知晓,因为这似乎涉及到了国家重要研究项目的机密,因此当他得知这一年的档案遗失时,他也并未觉得有什么奇怪,也许这些档案并未遗失,只是被藏到了别的什么地方罢了。如今这个消失了多年的档案袋居然凭空的出现了,里面究竟放了些什么档案?2007年的事故究竟有什么内幕?
/ p+ @  i1 a: M3 a3 x    在秘密的面前,尤其是类似国家机密这样重大的秘密面前,人总是免不了受到好奇心的驱使,谢老师当然也不例外。虽然偷看一些事非关己的机密并非一个明智的决定,但是在某种程度上秘密要比金钱更加诱惑人,是以他并没有再多做考虑就叫醒了华清。他要问问华清这个档案袋是从哪里找来的,还有里面的究竟有些什么!
# N& l( ]% y" \5 p, ]+ O& B    华清被叫醒时,觉得自己浑身酸痛,彻夜的查找档案和并非特别顺利的“清除历史记录”让他几乎乏力,以至于一回到档案室他就趴在桌上睡着了。他揉着眼睛抬起头来,却看到谢老师正急切的看着自己,顿时清醒了许多。“谢老师,真不好意思,昨晚太累了,所以在桌上睡着了。”
! H. X2 r! l" k- P! h+ J, ]    “不碍事,不碍事”谢老师并没有责怪的意思,指了指桌上的2007年校史档案袋,问道,“对了,这个你是哪里找来的?这本档案几年前就已经遗失了。”/ l7 s4 N; b/ A& M" f
    闻言华清一惊,下意识的又瞥了一眼那个档案袋,心想果然这本档案有着什么不平凡的意义么?“这个档案袋是我在查阅别的档案卷宗里找到的,当时我只是想这个档案是不是被夹错了位置,但是后来我想也许事情并不是这样的。”他稍稍斟酌了一下,决定还是不告诉谢老师实情比较好。他整理了一下之前压在自己身体下面的那些档案文件,递到了谢老师的手里。% u3 [, S1 _8 Y; F' m& Y7 I# U& r7 l$ H
    “哦,怎么说?你发现了什么吗?”谢老师心中一跳,接了过来。  [' a5 y: `& n$ q" W
    “我查完自己要的资料后闲的无聊将校史大致得浏览了一下,发现我们学校2008到2010年三年里的档案袋特别薄,看过以后才发现这三年里学校根本就没有招生,而在校的几千学生也被分别转移到了别的大学,这三年里整个学校根本没有一个老师和我学生。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三年的校史里居然完全没有提到停止招生和被迫转移学生的原因。显然,2007年发生了非常不寻常的事情,但是偏偏校史档案架上面没有这一年的档案,因此我推断这本档案出现在别的档案卷宗里绝非偶然。”华清顿了顿道,“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你看看这本被藏起来的校史吧,谢老师。”
. u! A$ r1 e3 {, b; h& P    谢老师翻开了档案,略显沧桑的脸上顿时浮过一丝诧异。这厚厚的一沓文件居然除了第一页写着“XX大学2007年校史”几个大字外,其余的页面空无一字,竟然是满满的一本白纸!!
0 x/ e9 O# r# g- I
5 T- A- v$ o( \5 a2 R* a, [    “你的精神状况良好,根据我刚刚对你的检查,我认为你完全没有任何精神上的疾病,更不用说什么人格分裂了,你可以回家了。”医生摘下眼镜,笑着作出了结论。5 \# N/ Q  K+ L1 z$ E
     为了能够确诊我是否真的有人格分裂并且可以及时的对症下药,我早上一醒来便请了假赶去了精神疾病医院,找到了传说中市里最好的精神疾病医生。我已经为自己打了预防针,不论医生给我诊断出多么严重的精神疾病,我都会全部接受并积极配合治疗,然而事实却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当医生告诉我我的精神状况一切正常时,我反倒是一下子接受不了了:“不会吧,医生!如果我没有得人格分裂,为什么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过去那个我去哪里了?我的记忆怎么就会这样一下子错乱了呢!”' f0 y& x7 w( \  i+ |' P
    医生脸上的笑容突然僵硬了,他冷冷道:“小伙子,你非要我把话讲明了吗?不要开玩笑了,这样幼稚的谎言怎会骗得了我,尽管你的演技一流,但是你的灵魂不会说谎,之前我给你做的那些测试已经揭穿了你的骗局。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编这样的故事来骗我,但是现在我请你离开这里,不然我就要叫保安了!”
; n% h9 f: w& B: l( e6 p    我无言以对,因为既然医生已经做出了这样的结论,那我再做多少的解释都是多余的。怏怏地离开了医院后,我坐在路牙石上,望着蔚蓝的天空,脑中一片空白。! D5 `& `( V4 o! K1 Y
    如果不是人格分裂……不,肯定不是人格分裂了!刚刚那个医生是市里最好的精神科主任,如果他都说我精神没有问题,那么我就一定是没有问题。可是为什么我的记忆出了岔子?为什么!, u# y" u: W$ ~, |7 m9 X
    我抓狂得用手敲着脑袋,直到引来了好多行人的注目礼才无力得垂下手来,这短短两天里发生的事简直比最无厘头的搞笑片还要无厘头,比最恐怖的惊悚片还要恐怖。经历了这么多的怪事,也许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也不会大惊小怪了吧?或许这样叫人的无法解释、令人无法接受的怪事再多来几件,我的精神就真要出问题了。: k; F! b: ?2 A+ K/ c
    稍稍冷静了片刻,我拿起手机拨打了白姐的电话。我还记得今天应该问问她有关戴哥以及那天晚上KTV的问题,这也是我总结出来整个事件的关键点。可是不想白姐接上后居然没说几句就挂了我电话,她说自己现在很忙,而且人也已经离开了北京,估计要几天后才能回来。3 Q+ n) V$ D3 X6 L$ m' h
    我内心暗骂了几句,居然给我玩失踪,以前还老大口气的说要罩着我的,一到关键时候,人都没影了。话说回来,我还有一条线索能查。昨天那个从408走出来的人,只要知道这人是谁,并且找到他,问题也许就能迎刃而解。
: F& c+ E4 g. ?% t2 q    我抖擞了一下精神,站起来拦下一辆的士,载着我向学校开去。
# g8 R) u+ M$ r2 _. W5 ~" r9 y( k
    一个小时后,我茫然得站在学校寝室楼的监控录像室里,浑身冰冷。2 M2 b7 X& G2 @9 K4 W' ?7 s$ S
    管理监控录像的老伯无奈得朝我摊了摊手,我被告知由于不明原因,我们那栋楼的这几天的视频监控录像都丢失了!7 a  {( M4 h7 h9 P- \; v; Z; Z! c
    至此,我能想到的所有线索看起来都断了,我的调查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1 收起 理由
安邪 + 1 嗯。。补的~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2 16: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飞鱼先生 于 2012-2-3 16:04 编辑 # B! ^+ Z0 J* }- M& k4 ~/ ^7 l, v

4 @1 \/ _, n. H- `6 s/ i7 P6 |( z第十一章 适应和改变
4 q- Q) l) _# |    “今天天气不错啊。”我坐在篮球场旁边的地上发呆的时候,老林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从包里翻出几张旧报纸摊在了地上,挨着我坐下了。
7 B6 |, H7 h  B3 s1 P8 {6 r    “恩。”我的回答有些心不在焉,或许是自己所找到的两条线索通通断掉的缘故吧,直到现在我还处在一种茫然的状态中。看着球场上戴千金带球奔跑的身影,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打招呼,而在老林突然出现前,我已经这样犹豫了近十分钟了。3 f  s: G/ N/ ?0 e7 u
    老林和我一个班级一个寝室,他是个学习很勤奋的人,平时除了学习似乎没有什么别的爱好,这让他稍稍显得有些不合群。虽然确实不如戴哥等人一起玩的这么好,不过我们相处的还算融洽然,只是过去往往都是我有事没事找他胡扯,他主动来和我聊天这还是第一次。
4 g* T8 I. o  g' {    老林点燃了一支烟,也递给了我一支,替我点上后,他说道:“在我小学的时候,家里非常穷,父母省吃俭用供我上了家乡最贵的私立学校,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赚大钱报答父母。”
! X2 D$ Z1 G! S$ m    “恩。”我依然心不在焉,但注意力稍稍转移到了老林的所说的话上,他怎么会突然和我说这样的话呢?老林虽然和我一个寝室,但是他的认真学习态度却和我娱乐至上的风格格格不入,所以平时很少有一对一的交流,此刻他突然和我说这些话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在里面。我本来就喜欢和人交流,既然此刻想不出什么新的线索,那不如听听老林的故事,也许他能给我一些启示。' O7 }. i' ~* Q3 }2 v4 J* v1 N8 A  \
    一旁的老林似乎猜到了我的一些想法,他笑了笑,并没有多做解释,继续他的故事道:“那个时候,周围的同学都家里都很有钱,平时很不爱读书,所以当他们玩闹的时候我几乎都是一个人在座位上看书,久而久之我和他们渐渐疏远,成为了一个异类。有一次,班级里面好几个同学向老师反映自己丢了贵重的东西,怀疑小偷就是自己班里的同学。老师让同学们每人将自己认为最可以的人的名字写在纸条上,结果好多同学都写下了我的名字,因为在他们眼里,我是个怪人,只有怪人才会去偷东西。”老林的语气很平缓,让人觉得他是在叙述一件并非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一样。
" c# j7 N: P. u/ b" C    “然后呢?”我依然没法推断出老林想要告知我什么,只能问道。6 d/ W' a: \, P; V- V5 ^" w
    “后来,同学们都更加疏远我,背地里还偷偷的骂我怪胎,而就在我的心理承受已经快达到极限的时候,父亲被老师请到了学校,老师和他进行了将近半小时的谈话。那天晚上,我几乎不敢回家,怕遭到父亲的斥责。没想到的是父亲的态度相当的好,他盯着我的眼睛让我说实话究竟有没有偷东西,当得到我否定的答案时,他只是和蔼得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了一句话。”老林停了下来,将吸剩下的烟蒂丢在地上反复踩了几脚后凝视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心若磐石坚,任尔风雨劲。”
  s, G+ P* y5 M6 t! e% G    “心若磐石坚,任尔风雨劲。心若磐石坚,任尔风雨劲。”我反复地低念着这句话,忽然豁然开朗,也明白了老林和我说这个故事的含义,心中一凛,立刻反思起之前的行为来。% U) a0 Q1 v/ E. C& C  W
    如今的我已在不知不觉中被“我是不是得了人格分裂”这个命题深深地套住了,不断地纠结自己为什么会有着与众好友相背的记忆,不断地因为自己现在的思维方式而困惑,不断地试图证明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虚假的或者是错误的人格……但是,如今的我却是真真实实得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我有着完整的记忆(前天晚上KTV里的那段时间除外),有着自己的行为习惯和思考模式,连哥们儿都是原来那批人(戴哥除外),那为什么我非要如此得纠结?为什么不能是周围所有人的记忆出了错,唯一正常的人反而是我?坚定自己的本心,不去理会别人的言论,又何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呢?' V  Q9 ?  m3 r+ |) d
    我眯起眼睛思索着:假如我坚定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不去理会面对我的这些“错乱”,那么久而久之我一定会习惯这些“错乱”,只要我不去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那么我的朋友们也一定可以习惯这个“错乱”的我,那我的生活也会步入正轨,就像我记忆中的以往那样。
2 p9 M" K- R, u+ ]! h! U% x( d% s* q    反过来,假如我执着的追逐“错乱”的原因,那我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错乱、越来越糟糕,这并不难想象,就好比儿时老林,如果不是他父亲那句“心若磐石坚,任尔风雨劲”,那他在同学们鄙夷的眼神、恶意的言语下一定会越来越孤僻,甚至可能心里扭曲到做出什么伤人伤己的事情来。即便我真的幸运的找到了“错乱”的原因,并且成功的做回了“自己”,那么那时的自己还是现在的自己吗?那时候,作为一个虚假的、错误的人格,现在的自己已经被“真实的”我所代替,而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像是死亡了一样,那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吗?
4 a7 {. Q1 e* u4 [  N7 f    想到这,我的脊背发凉,在这之前我可从未往这个方面想过,要不是老林今天的提醒,我很有可能从此就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里了!老林的这番话,叫我醍醐灌顶,就像是黑夜里的一盏明灯,一下子照亮了前方的道路。我感激得看着老林,后者则是一脸诚意得凝视着我,继而推了推他的金边眼镜,说道:“看样子,你已经明白我话的意思了。在你身上发生的那些怪事我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只想让你知道,做回自己,不论是过去的黄芪、现在的黄芪还是未来的黄芪,都是我林旭东最铁的哥们儿!”$ k: c" }  G% w& o5 o- B1 @/ Z5 q
    “谢……谢谢。”这一刹那,仿佛千言万语涌到了我的嘴边,让我都不知说什么好了,最后我只能挤出了个“谢”字,来表达我那近乎澎湃的心情。虽然老林不像阿几那样充满理性的替我分析事情的缘由,但是他的这番话却是真正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如果将我的遭遇比作失足摔倒,阿几就只是在帮助我分析是哪块打滑的砖头害我失足,而老林则是亲手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两者之间孰轻孰重不言而喻。7 ~2 [2 y, E3 a* v
    老林见我一时语塞,拍了拍我的肩膀,站了起来说:“你再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话吧,我还有课,先走一步。”说着捡起刚刚垫在地上的旧报纸,转身便离开了。: q7 a" J' B% f8 e' N
    我也将已经吸到只剩一丁点的烟蒂弹飞,站了起来。是的,老林说的对,如今的我只有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并且试图改变朋友们对我的看法,让他们重新认识我,才是真正正确的呀!想到这,我也不再犹豫,小跑着来到球场上。1 Y% s% i2 T( `1 U% A* M
    “戴哥,一起打球吧!”
9 G. b/ f# E9 Q
; H+ m# T( ]: z& i3 h1 K) Q# L& r, j    新图书馆四楼阅览室最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里,一个人正趴在宽大的桌子上睡觉,这个人用一件很大的灰色休闲外套盖着脑袋和双手,从衣服的下面传出轻微的鼾声。好在这个区域在阅览室的最深处,此刻这里除了这个睡得正香的家伙已经再无他人,因此即便是他的鼾声再大些也不会有人注意到。* S5 C: x$ R- f/ q6 V; G* W
    一个军绿色的挎包看似很随意得摆在桌子上,鼓鼓囊囊的,但是仔细看去这个包的背带的另一头是从灰色外套的下面穿出来的,显然是这人怕有人趁他睡着时偷他的包,衣服下的手应该是紧紧攥着包带的吧。" E; C" |( `% V1 A, \3 ^" m3 j
    不过……7 z. V2 y( r3 G1 L3 R- d( o
    “这个外挂男看起来也不像传说中的这么聪明谨慎啊。”一个漂亮的女子依靠着一排排的书架的掩护缓缓的向那个熟睡的人逼近,一边小声得自言自语。她不住得透过书架的间隙小心翼翼得观察着,以确定那人还没醒。
+ r+ x* o0 }8 k! V0 x  Q8 J    乍一看去,这女子一身的灰色行头:印有英文字母的灰色卫衣、灰色铅笔裤、银灰色皮质高跟鞋、一顶灰色的鸭舌帽,这统一整体的色调给人一种清爽的感受,同时也很容易得将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她那亭亭玉立的身材之上:平庸的色彩盖不住那姣好的S型曲线,卷起至肘的衣袖露出玉藕一段玉藕般的手臂,紧绷的铅笔裤下的双腿在高跟鞋的衬托下又直又长,而鸭舌帽下那一头乌黑的直发丝绸一般披到肩头。这样美好的身材,即便是一个背影也足以令人赏心悦目。4 D  ]. @7 ?/ u/ e8 s' d
    “这么重要的东西就这么随便丢在桌上,包带捏在手里有什么用,哼哼,拉链一拉不就完事了么。”女子依旧用只有她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嘀咕着,她踮着脚尖朝着沉睡的人靠近。鸭舌帽檐下的那张脸,竟是……竟是那天早上玛西亚在KTV遇到的那个女生!7 J, i% r, k4 o* j
    “下一步该怎么走呢?那些窥视者到现在还是一个都没有露脸,也许那个混蛋说得对,趁着我还没有暴露,早点把事情结了吧。”女子眉头一皱,用上齿咬着下唇,思考了片刻后她又探着脑袋看了一下那个沉睡的人,见他依然睡得正酣,转过身去背靠着书架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一笔一本,匆匆得在上面写了几句话,将那页纸撕了下来攥在手心里,又将小本子塞回口袋。4 `' |  z- J: M2 Q6 h
    她攥着那张纸,再看了一眼打着呼噜的那个人,这才再次小心翼翼得朝那人摸去,目标自然是那个鼓鼓囊囊的挎包。“哎呀,这高跟鞋走路声音太响了,看来以后办事得穿别的鞋子。”她极力得控制着自己的脚步声,但是“嗒嗒嗒”的高跟鞋声依然可以很清楚得听见,好在睡梦中的那个人并未被惊醒,鼾声依旧。
6 [0 z' [* |- c. a: f1 p    终于来到了那人的身旁,女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睡得还真死。”她心中暗笑,不过她也不敢大意,因为真正考验技巧的事还在后头呢。她伸出了一只手,稍稍按住了那个挎包,又用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缓缓得拉开了挎包的拉链。这一过程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每时每刻都盯着那个熟睡人看着,直到那挎包的拉链完全拉开,她才再次松了口气。- Q/ o. u! [! p% J, o' @) E9 V9 M
    “能从‘外挂男’的手里偷东西,说出去一定没人信。”她得意得笑着,这一笑那俏皮的瓜子脸登时如同开了一朵花,嫣然一副“本小姐是最厉害”的模样。不过,下一个刹那,她脸上的花瞬间凋谢了。因为……因为那鼓鼓囊囊的挎包里竟然装的是一本《泰戈尔文集》!% H: j& Y  |, U* P" Z7 `8 U
    “怎么会这样!东西呢?东西呢!”女子一下子慌了神,脸色苍白得像是一张纸,紧张之下她竟然将本应该心里反复的话说出了口,而且声音还不小,绝对是可以把一个人从梦中惊醒的响度。这下她彻底慌了,现在时跑走还是装作什么都没事得到一旁翻书看?她嘟着嘴,脑汁都绞尽了,可还是想不出一个完全的办法来。但是……好奇怪呀……为什么这么响的声音,这个家伙居然还是没醒?甚至……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依然打着鼾?
2 C7 t6 m1 K7 o& I" d) M* P    为什么这鼾声如此得整齐有规律?一声接着一声,就好像是……女子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致,她猛然掀开盖在那人身上的那件外套,可是这下面哪有什么人呀,那分明是一摞一摞的报刊杂志堆出了一个人形!0 [' Y% [. G+ \" |" H: ?
    看到这样的情景,女子彻底呆住了,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般呆若木鸡得看着那堆书籍。一个声音在她背后响起,充满了调侃的意味:“怎么了这位美女,你要找什么东西,需不需要我的帮忙?”
* @* I3 E2 W: K) i; I9 h    女子缓缓得回过头,这一看直叫她眼前一黑,差点就晕了过去。在她身后一个一米八十几穿着黑色T恤的短发男人正狠狠得看着自己,他拿着一个盘状的东西在她眼前晃了一晃,笑问道:“请问,是这个东西吗?”. Z7 s/ l0 d2 o) Z" D0 }9 {
    华清华丽登场!& M! l$ z5 Y! x+ X! |9 F  J: o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1 收起 理由
安邪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2 17: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句话说,真正的朋友是在你摔跤的时候向你伸手的那个人,所以这一章让人感慨啊. b; ?6 r  o3 ?1 S7 P
只是,老林可是第一人格黄小七的朋友,现在第二人格黄小七准备坚定的做自己时,却心安理得的接受了第一人格黄小七的朋友。。是不是说第二人格黄小七准备做第一加第二的复合型黄小七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2 17: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邪 发表于 2012-2-2 17:00
% V# z3 e' C, P  ?+ W# i有句话说,真正的朋友是在你摔跤的时候向你伸手的那个人,所以这一章让人感慨啊
7 h8 y2 c! h+ Z7 u/ B# U( I只是,老林可是第一人格黄 ...

- o/ z- N6 x& \- n前面说到他们是一个寝室的,即便不是朋友也是比同学更高一级的室友,每天生活在一起,不论是原来的黄芪还是现在的黄芪,他和这些人的关系一直是挺好的
  T! m' G' O$ P; x1 x  D
0 W% n* L2 a8 @! J8 @' `$ e# ~不过话说回来,你不觉得老林在主角去过医院,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就轻易的在球场上找到主角(按照对原来黄芪的了解,应该是图书馆才对),并且说出了这么一大串似乎早有准备的话,非常反常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2 17: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鱼先生 发表于 2012-2-2 17:13
: v7 Z2 S7 d0 E6 r$ E. r& I2 V前面说到他们是一个寝室的,即便不是朋友也是比同学更高一级的室友,每天生活在一起,不论是原来的黄芪还 ...

! G: i2 n8 F6 \. |1 E发觉了,前面看到老林找黄小七聊天的时候我就猜测,是不是来误导黄小七的。。。结果是一正面角色,话说他会是主角的盟友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2 17: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邪 发表于 2012-2-2 17:17
% Z( e1 }0 m0 f3 x' t/ G发觉了,前面看到老林找黄小七聊天的时候我就猜测,是不是来误导黄小七的。。。结果是一正面角色,话说他 ...

) }$ N5 `, k* u1 u( t7 K嘿嘿,是好是坏说不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2-2 17: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邪 发表于 2012-2-2 17:17 # V( _8 U7 p- i2 R
发觉了,前面看到老林找黄小七聊天的时候我就猜测,是不是来误导黄小七的。。。结果是一正面角色,话说他 ...

- r; T* K6 u; p0 W7 z1 G整个寝室里面,主角真正的盟友只有1个,其余所有人都是各怀鬼胎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2 17:2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鱼先生 发表于 2012-2-2 17:22 4 q5 c- g0 ]6 ^/ _/ [% J! t) s: N
嘿嘿,是好是坏说不准呢~

& `, ?) ]% G7 |' H  D- v好吧,看来你的人物设定米这么简单得非好既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6 10: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鱼先生 发表于 2012-2-2 16:14 : ~6 e7 Q3 N: {4 {0 k# B( E' k+ W
第十一章 适应和改变
  h+ P" ~8 h7 w9 b2 h    “今天天气不错啊。”我坐在篮球场旁边的地上发呆的时候,老林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

8 Z! u) H& H' @! y0 [/ \: T  H不知道你是不是想写出紧张感,反正女人出来这段我看得想乐,嘿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12-13 01:21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