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293|回复: 19

[侦探小说] 攸攸道长的新作——《断罪·夜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 00: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Š贰〇壹壹年肆月

〉事件篇

7:49 P.M.
    “喂,小白,生日一年只有一次啊,你就不能有点儿精神吗?”武凌不满地嘟囔道。
    “抱歉,昨天看《恶魔指纹》太晚了些。已经二十岁的生日了,有必要庆祝么?”白郗无精打采地打了个呵欠,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无神。
    王梓用力地拍了拍白郗的肩膀:“一会儿见到亓月,还摆着这张死人脸?”
    “总是有种感觉,今天可能会出事。希望是我多心了吧。”白郗叹了口气,手机突然响了。
    “白郗,你现在在哪里?快来女生寝室这边,快点儿,拜托……”亓月的声音因为焦急而有些颤抖。
    “给我一分钟。”白郗按下挂机键,招呼同行的武凌、王梓和黄焱朝向亓月那边狂奔。
    可恶的乌鸦嘴啊……

7.49 P.M.
    “亓月姐,怎么办?”一个长相乖巧的女孩捏紧了亓月的袖口。
    杨婉舒,亓月的室友。
    “再等等吧……会没事的。”亓月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朝着六楼顶上坐着的女孩喊:“艾耶,太危险了,快下来。”
    艾耶低着头,不回答她的问题。顶楼的风翻动着她黑色的衣边与一头黑发。
    一只手搭在亓月的肩膀上,“别喊,不可以做出任何刺激她的动作。”说话的是白郗,他的另一只手将正准备往前冲的武凌强拽了回来。“这样直接喊话并不可取,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亓月,你和杨婉舒呆在这里。王梓,你留在这里照顾他们,尽量不要让场面出现混乱。如果……真的出现那种情况的话,第一时间通知救护车过来,现在就让他们在校外吧,靠的太近的话也可能会刺激到她。武凌、黄焱朝,跟我一起去屋顶。”
    刚跑出两步,白郗又折了回来:“记住,不要再喊了。还有,照顾好自己。”
  女生寝室楼与男生寝室楼的建筑格局相差无几,只是三分钟不到三人便已经接近了顶楼的小隔间。白郗也不敢有丝毫的停歇,伸手扭动了门把。就在这一瞬间,楼下的尖叫声抓紧了他的心脏。刚刚拉开了门的他,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声“不要”……
    夜空,黑色的少女在风中飞舞,似那翩跹的夜蝶,只是这份优雅的代价却是如此沉痛。
    与艾耶同寝室的几个女孩已经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就连怯弱的杨婉舒也如同看不到那满身的血肉一般紧紧抱住她仍然温热的身体。亓月跪倒在艾耶的尸体旁,迷茫着。还有一个女孩也冲到了这边,却是与前边的两人不同,只是呆呆地站在不近也不远的地方,不知是何表情。
  王梓充分发挥了学生会长的威信,从围观的人群中找出了几个学生会的干事以及在场的教员们一同及时地控制住了骚乱的场面。远处的救护车已经快要赶到了,只是还有用吗?白郗的初衷也仅仅是为了宽亓月等人的心。
    “为什么……”亓月轻声问道,“一直都很开朗的啊。”
    “为什么……究竟是哪里不对呢?”白郗咬着拇指。
    总之……通知警方吧。

8:14 P.M.
    现场的勘察工作还在继续着。
    “杨婉舒和艾耶的感情真的很要好啊,那么怯弱的性格居然会毫不顾及地抱住艾耶的尸体。”白郗将一杯咖啡递给了亓月,这是他刚刚泡好的。
    亓月只是摇了摇头,她现在的状态着实是喝不下去什么东西的。“艾耶和杨婉舒本来就是一个学校毕业的,而且自初中起就是同学了。只是几秒钟就被王梓拉开了,大概是害怕她会留下心理阴影吧?”
    几秒钟而已么?那样的话应该什么也做不了……等等,我究竟是在想什么啊,该不会是最近案子接触得太多神经过敏了吧,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是谋杀案。通往楼顶的楼梯只有一个,如果有人将她推下去的话绝对会和我们相遇。唯一让人在意的是是时间上的巧合,为何开门的时间会和她跳下的时间同步,可是在现场也没有发现任何机关。
    “明明还夸过我折的纸鹤漂亮,让我有空教她的……”亓月的眼眶里又有泪水在打转了。
    如此说来,自杀的话太突然了。这么说的话还是存在他杀的可能性了。而且,在八成以上。
    之前已经调查过屋顶了,栏杆上没有任何丝状物的划痕,门把手上也没有,应该不是将细线绑在这些位置做成的机关。使用干冰的话升华的速度太快了,要维持五分钟以上至少要用几立方米大小的,而且当时的门口的气温也正常。冰块的话融化的速度又太慢了,而且当时楼梯上也没有任何水渍。这样一来也排除掉了。木签什么的太过明显,直接可以pass掉。
    “莫队。”白郗看见刑侦队的队长莫辰风朝这边儿过来了,懒散地打了个招呼。李铭这个大靠山下台以后,他便是没有再去过廊坊市公安局,对新队长还不是很熟悉。
    大概是白郗的名侦探的头衔的缘故,莫辰风对他的态度可比李铭刚开始的时候好多了,毕竟那时候白郗还只是在聚会连环杀人案初露锋芒的毛头小子。“白郗是吗?队里的人可都很崇拜你呢。对于这次的事件,你既然目睹了全过程,那么就说说你的想法吧。”
    “我所得到的信息太少了。这样吧,先封锁现场,别让围观的人离开。因为……这是谋杀事件。另外,可以让我去看一看尸体的情况吗?”
    “没问题。除了被那个叫做杨婉舒的女孩抱起时移位了一点点,再没有被其他人碰过——张昕在查看尸体的状况,你们认识的吧。”莫辰风并没有因为白郗所说的谋杀有太多反应,甚至有些默然。
    这就是传说中的贫僧贵公子?还真的是挺像某个人的。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样了。
    还有,什么叫再没有人碰过尸体?莫辰风你是想说法医验尸是用看的还是说法医不是人?
    当然,白郗心中这么嘀咕,脸上还是懒懒的微笑。对于莫辰风他的印象还不错。而且颇有某个人的影子。张昕还有老远就冲着白郗招手,看样子似乎遇到了些麻烦。
    “发现什么不对劲儿了么?张昕。”白郗小跑着过来了。
    “没什么。只是……”张昕犹豫了一下:“死因是头部震荡,脑溢血。另外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没有多少外伤,都是从高处下坠时造成的。但是她……总感觉有些诡异……”
    “没错,很安详,对不对?”白郗随着尸体转了一圈,在找着那件东西。“面对死亡,所有人都会感到恐惧,无所谓心志坚定与否。也无所谓是否对生命厌弃,因为所面对的是死亡本身。那种表情可是相当难看的。看她的样子,轻轻地阖上了双眼,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你的意思是?”
    “要么,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非人了,那么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让她选择自杀?”白郗打了个呵欠,“要么。在此之前她就已经睡着了……”
    “怎么可能?她不是自己从屋顶上跳下去的吗?听武凌讲你们在楼顶没有遇到任何人对吧?”
    或许,不是被推下去的,而是……
    白郗蹲下来查看艾耶的尸体。与她白郗也算认识,没想到这样一个活泼的长发女孩,就在自己面前香销玉殒了。
    她穿着一身合体的黑色运动服,却让白郗觉得有些别扭,似乎生硬了些。或是……慌乱?
    “那时你的身后还有个女生。”那个女人真的让白郗很是在意。那是什么眼神?恐惧吗?为什么会是那样的表情。她在害怕什么?仅仅是害怕尸体吗?她的目光好像是在看……
    “她叫齐天娇,也是我们寝室的……”亓月没有继续说下去。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儿吗?”白郗问道。
    这大概就是事件的突破口了。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隐情?
    “天娇她……不久前似乎因为杨婉舒的事情吵过一架,关系变得很僵。”亓月顿了顿,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从那时起,她就搬出了寝室——她的家就在廊坊本地。还有……她似乎很讨厌杨婉舒。”
    关系情况是如此么?那么或许可以大概推理一些了。
    白郗咬了咬拇指,蹲下查看艾耶的尸体。
    他并不擅长法医学。不,应该说是比较糟糕才对。所以有了专业的法医在场他就乐得偷闲了。现在他要找的,是尸体以外的东西。
    落地时弄破了衣服么?破口在肩上、右手袖口、衣角、膝盖。这些地方都是落地时可以接触到的?用更多的伤口掩盖一个么?那么凶手就是……
    “莫队!和本案有关的人都没有离开我们的视线吧?”白郗猛然惊觉,这个关键点一定不能出岔子。
    “没有。特别是你的那几位朋友和与死者有关的人都在,就在寝室管理员的房间里录口供。”
    很好,这样一来一切就都成了。“莫队,帮我准备一些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12-1-2 00:4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各位就来解开它吧。。。差不多的时候我会解开谜题的。。。
加油吧,侦探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3 14:45:4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没有人看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5 22:37:31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推理篇

    21:47 P.M.
    “那么,莫队,请你们一起去把楼顶上那个坐着的偶人取下来好吗?”白郗打了个响指,背朝着寝室楼说道。“要快点儿哦,否则她可能会自己跳下来的。”
    楼顶的屋檐上坐着一个女孩偶人,穿着与艾耶相同的黑色运动服,一样的黑色长发随风舞动着。给人一种时光倒流的诡异错觉。
    三分钟,莫辰风已经拧开了门把。偶人以与艾耶相同的姿势坠落而下。白郗第一个冲上去抱住了凄然在地的偶人,只是几秒钟便松开了。双手插在口袋里站着。
    “那么,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没错吧?这次事件的犯人,杨婉舒。”
    “……”杨婉舒的身体不自然地颤了一下。“我没有杀人!”
    白郗并没有接话,摘下了眼镜。“首先,齐天娇。我希望你能将你所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什、什么事情?”齐天娇的眼睛下意识朝着杨婉舒的方向轮了一下。这个动作自然逃不过白郗的眼睛。
    看来的确如我所想了,那么接下来就是真相浮出水面的时候了。
    “不知道呢。”白郗摇了摇头,“你不明白她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你知道是她做的,也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做。你以为不说出来,她就会放过你吗?最后与艾耶落得一个下场而让真相永远长眠是你希望的吗?如果是,那么我宣布艾耶是自杀身亡!”
    “……”
    “好吧,莫队,收队吧。”白郗像看着死人一样看着齐天娇。
    “等等……”齐天娇咬了咬嘴唇,“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杨婉舒喜欢化学系的黄焱朝,而对方喜欢的却是彦蕾。
    当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塌陷了。不知过了多久,她开始时常出现在彦蕾身边,两人似乎成了朋友。只有杨婉舒知道,她是不服,她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哪点不如这个女人。
    彦蕾有心脏病。杨婉舒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得知了这件事。她什么时候病发就好了。杨婉舒有时候会这么想,旋即又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没想到真的会有这么一天,当彦蕾跌倒在地上的时候,杨婉舒鬼使神差地拿走了她手边的速效救心丸……
    黄焱朝的心已经冷了,拒绝了杨婉舒的告白。
    那天她喝了很多酒,只记得艾耶将她送回了寝室。
    第二天,艾耶问她还记不记得昨晚说的话,表情很怪异。杨婉舒顿时清醒了,她明白自己昨晚可能将见死不救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她哀求艾耶不要告诉任何人,却不想刚刚回到寝室的齐天娇在门外听到了这一切。
    齐天娇告诉艾耶,最好将这件事说出来,而艾耶却怎么也不答应。两人争吵了一番,齐天娇搬出了寝室。
    恐惧压抑着杨婉舒的内心,最终使她向着黑暗迈出了又一步……

    “没错,杀人的不是你,而是我。用乙醚让艾耶昏迷,用坐着的姿势吊在屋檐上。将黑色的尼龙线打一个环结挂在锁舌上,当我拧动门把的时候,锁舌弹回,尼龙线也就失去了束缚。重力将艾耶给拉了下去。犯罪的实施者是我。”
    “可是白郗,那么细的线在几秒钟内是很难找出来的,况且还要回收。”黄焱朝问道。
    白郗从口袋里掏出一根两厘米长的木签,被墨水染成了黑色。上边似乎裹着尼龙线,也是黑色的。“将这根木签的系上尼龙线,再让尼龙线的另一端穿过衣领,就这么简单。几秒钟的时间,找到一根两厘米长的木签没有难度吧?黑色的尼龙线被木签牵引着拉出了艾耶的尸体,在这种时候,再加上天色已经昏下来了,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发现。之后将手插进口袋里,慢慢转动木签,就可以将尼龙线收回口袋里。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杨婉舒小姐。”白郗揉了揉眼睛,重新将眼镜戴了回去。“证据还在你的口袋里吧?根本没有时间,也不敢丢掉它吧。那么莫队,这里就交给你了,回见。”
    白郗背对着莫辰风摆摆手,慢慢地向远处走去。这种理由的杀意,卑劣地让他一刻也不想呆下去。
    身旁,有一只夜蝶飞过,像风一样的轻盈……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5 22:40:21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推理篇

    21:47 P.M.
    “那么,莫队,请你们一起去把楼顶上那个坐着的偶人取下来好吗?”白郗打了个响指,背朝着寝室楼说道。“要快点儿哦,否则她可能会自己跳下来的。”
    楼顶的屋檐上坐着一个女孩偶人,穿着与艾耶相同的黑色运动服,一样的黑色长发随风舞动着。给人一种时光倒流的诡异错觉。
    三分钟,莫辰风已经拧开了门把。偶人以与艾耶相同的姿势坠落而下。白郗第一个冲上去抱住了凄然在地的偶人,只是几秒钟便松开了。双手插在口袋里站着。
    “那么,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没错吧?这次事件的犯人,杨婉舒。”
    “……”杨婉舒的身体不自然地颤了一下。“我没有杀人!”
    白郗并没有接话,摘下了眼镜。“首先,齐天娇。我希望你能将你所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什、什么事情?”齐天娇的眼睛下意识朝着杨婉舒的方向轮了一下。这个动作自然逃不过白郗的眼睛。
    看来的确如我所想了,那么接下来就是真相浮出水面的时候了。
    “不知道呢。”白郗摇了摇头,“你不明白她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你知道是她做的,也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做。你以为不说出来,她就会放过你吗?最后与艾耶落得一个下场而让真相永远长眠是你希望的吗?如果是,那么我宣布艾耶是自杀身亡!”
    “……”
    “好吧,莫队,收队吧。”白郗像看着死人一样看着齐天娇。
    “等等……”齐天娇咬了咬嘴唇,“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杨婉舒喜欢化学系的黄焱朝,而对方喜欢的却是彦蕾。
    当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塌陷了。不知过了多久,她开始时常出现在彦蕾身边,两人似乎成了朋友。只有杨婉舒知道,她是不服,她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哪点不如这个女人。
    彦蕾有心脏病。杨婉舒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得知了这件事。她什么时候病发就好了。杨婉舒有时候会这么想,旋即又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没想到真的会有这么一天,当彦蕾跌倒在地上的时候,杨婉舒鬼使神差地拿走了她手边的速效救心丸……
    黄焱朝的心已经冷了,拒绝了杨婉舒的告白。
    那天她喝了很多酒,只记得艾耶将她送回了寝室。
    第二天,艾耶问她还记不记得昨晚说的话,表情很怪异。杨婉舒顿时清醒了,她明白自己昨晚可能将见死不救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她哀求艾耶不要告诉任何人,却不想刚刚回到寝室的齐天娇在门外听到了这一切。
    齐天娇告诉艾耶,最好将这件事说出来,而艾耶却怎么也不答应。两人争吵了一番,齐天娇搬出了寝室。
    恐惧压抑着杨婉舒的内心,最终使她向着黑暗迈出了又一步……

    “没错,杀人的不是你,而是我。用乙醚让艾耶昏迷,用坐着的姿势吊在屋檐上。将黑色的尼龙线打一个环结挂在锁舌上,当我拧动门把的时候,锁舌弹回,尼龙线也就失去了束缚。重力将艾耶给拉了下去。犯罪的实施者是我。”
    “可是白郗,那么细的线在几秒钟内是很难找出来的,况且还要回收。”黄焱朝问道。
    白郗从口袋里掏出一根两厘米长的木签,被墨水染成了黑色。上边似乎裹着尼龙线,也是黑色的。“将这根木签的系上尼龙线,再让尼龙线的另一端穿过衣领,就这么简单。几秒钟的时间,找到一根两厘米长的木签没有难度吧?黑色的尼龙线被木签牵引着拉出了艾耶的尸体,在这种时候,再加上天色已经昏下来了,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发现。之后将手插进口袋里,慢慢转动木签,就可以将尼龙线收回口袋里。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杨婉舒小姐。”白郗揉了揉眼睛,重新将眼镜戴了回去。“证据还在你的口袋里吧?根本没有时间,也不敢丢掉它吧。那么莫队,这里就交给你了,回见。”
    白郗背对着莫辰风摆摆手,慢慢地向远处走去。这种理由的杀意,卑劣地让他一刻也不想呆下去。
    身旁,有一只夜蝶飞过,像风一样的轻盈……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5 22:41:48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集预告:
《断罪·时之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7 18: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集。。。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4 22: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你顶你顶你顶你顶你顶你顶你哦

!!
加油,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9 10: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一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2-21 08:43:37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没人呢?顶起!  有一点不明白,尼龙绳不会留下痕迹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9-21 20:37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