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55|回复: 1

往生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9 18: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初,他们原是一对世人称羡的才子佳人,你侬我侬,情深意浓,结发枕席,情定三生,只愿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叹只叹生未逢时,一朝身处乱世,覆巢之下,无有完卵,无情剑落,双双饮恨黄泉。

    临死际,两人许下誓约——若有来生,当誓不为人,只愿化燕蝶鱼雀,生死相随。

    可巧,一云游高僧偶遇,听得此誓约,为两人深情所折,惊叹之余,甘损三十年修行度化二人。

    这一世,两人转世为莺。

    深山古林,人迹罕至,清泉淙淙,冷月寒台,两只莺两情缱绻,终日追逐嬉戏,倒也过得无忧无虑,自在逍遥。

    且说那游僧自渡那两人为莺后,总觉心有牵挂,禅心起波,无法清修,遂跋山涉水,万里追寻,终一日给他寻到了那个古林。

    那两只莺虽已沦入畜生道,心中一点灵性却是未泯,隐识得彼乃恩人,不由雀跃脆鸣相迎。

    游僧见后,心中大宽,敛目颂了一声佛号,欣然欲去,却惊见一只黑鹰俯冲而下,一只利爪抓向一只莺,那只莺瘁不及防下,避之不急,竟被抓个正着。

    待游僧投石惊走黑鹰后,遇袭之莺业已羽毛凌乱,肢体缺残,奄奄一息了,对另一只莺悲啼数声后,黯然消逝。

    余下一莺其性甚烈,见伴侣突遭不测,竟也绝食数日,徇情而去。

    这一世,两人扔是只得做了对同命鸳鸯。

    游僧跌足长叹,细忖他们两世情劫,疑为天意,掐指细算之下,惊得两人身世:这两人非是肉体凡胎是大有来历之人,真身原是天宫的一枫一藤,俱为树仙,草木本是寡情,原本相安无事,奈何造化弄人,枫藤偏生给人栽在一处,朝夕相对之下,日久生情,藤绕枫,枫恋藤,渐渐不能自拔。

    这却是触犯了天宫律例,遂遭贬斥,定当历尽三世情劫,方能重返天界。

    游僧知自己一介凡躯,自是无力回天,却又心怜枫藤,便召来两人魂魄,将此因果细细告知。见枫藤神色虽是凄凉,眸中深情却是未减半分,深感两人情痴心。

    到底是出家人慈悲为怀,见了长叹道:“罢了,罢了,也算与你们有缘,前两世你们已如此为情所苦,怕这第三世更为不堪,我便舍却一世清修,存汝等一点灵性,护你们再会时能忆起些许前尘,以助汝等三世情缘功德圆满,早日脱离情障,愿汝等好自为之。”语毕一声佛唱,竟自圆寂,一点精芒却护住枫藤魂魄,往生转世历劫。

    再相聚,竟是在战场。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遥遥相望,只觉彼此熟悉亲切,倒似已相识了千百年,极力思忆,却仍是惘然。

    怔怔凝视半晌,失神半晌,迷惘半晌,终让声声战鼓惊醒,一时之间,只觉恍如隔世。

    战鼓隆隆,喊声震天,杀气重重,战旗烈烈。凡此种种,皆明示二人此时身处战场,两个国家生死相搏,存亡在此一举的战场。

    燕王林紫藤与齐王叶枫俱已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赢,赢天下。

    输,输家国。

    一声令下,两军将士奋勇向前,勉力杀敌,赴汤蹈火,前赴后继,战场上血流成河,尸堆如山。只杀得天昏地暗,鬼泣神愁,抬头唯觉漫天血色,日月无光。

    胜负已判!

    败了,败了。

    天上残月如钩,地上血迹尤新。

    清冷苍白的是月,妖艳嫣红的是血。

    映得战场诡异凄凉。

    林紫藤独立寒秋,心寒如冰。

    自古多情空余恨,何况一介亡国之君。

    秋风萧瑟,一个人直如风中残烛,万念俱灰。

    亡国之君本无颜面苟存,奈何齐王一纸诏书令她亲往齐国都城归降,否则,罪及族民。

    含羞忍辱进了齐国的主殿。

    层层金阶,远远延伸至高踞龙座之人。

    一级一级地走,一步一步的恨,一行一行的泪。

    百重金阶,万行悔泪,一生的泪皆在这百步间流尽。

    踏上最后一级金阶,林紫藤,已无泪。

    不用看也知道座上人是如何的意气风发,傲视天下。

    想起自己初登王位时也曾如此这般冷观齐国的求降顺表,岂料世事无常,六年后,历史冲演,只是身份陡转,昔日的帝王已沦为阶下之囚。

    林紫藤逸出一丝冷笑,心中无限凄凉,死守最后一点尊严,宁死却也是不屈膝。

    一声暴喝,武官阵内一员大将戟指:“大胆!见了吾王还不跪下!”

    林紫藤冷冷望去,目光交接,那武将竟是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龙座上叶枫举起一只手,武官噤声。

    缓缓开了口:“来者可是燕王林紫藤?”

    林紫藤嘲讽一笑,淡然回话“亡国之君岂敢厚颜再称王?正是林紫藤。”

    叶枫道:“你且抬起头来。”

    满场惊艳。

    叶枫仍是冷淡如霜,剪水双眸盯牢林紫藤,眼神清冽:“果然一副好样貌,名不虚传!”

    林紫藤默然,想起初掌王位时,国内流言四起,说燕国落在了一介女流手中,怕是难逃亡国!当时听了只是一笑置之,哪知今日却成了实。心中更觉凄惶,无言以对。

    如之奈何?

    如之奈何!

    见区区一介亡国之君竟敢如此倨傲,齐国一众朝臣莫不心怀不忿,冷声指责。

    一文臣出列:“王,林紫藤如此藐视我大齐泱泱大国,臣恳请斩之,以扬我国威!”

    想当然耳,这只是个杀林紫藤的理由。

    林紫藤一日不死,燕国的民心便一日不死,燕国的军心也一日不稳。这点,林紫藤知道,叶枫知道,殿上的文武百官都知道。

    于是一声起,众皆应诺,金殿上黑压压跪了一地奏请杀了林紫藤的臣子,独留下一个最该跪却偏偏未跪的林紫藤。

    林紫藤似置身事外地冷眼旁观,心如死灰,容若止水,但求速死。

    心存死志,当无所惧,冷冷地与叶枫对视。

    蓦地两人都惊觉脑中灵光一现,只觉对方好似前世故人,音容举止,宛似旧友。一种情感飞闪而过,熟悉又陌生。

    到底都是王者,巨震过后,表情都趋返平静。

    叶枫锁着眉,沉吟半晌,淡淡道:“封林紫藤‘燕国夫人’,建邸都城,现暂居宫中。”

    一语出,全场震惊。

    群臣先是惊愕,后是群起反对,一声一声的王,一个一个的谏。

    叶枫一拍龙椅扶手,冷叱一声:“本王心意已决,众卿莫再相奏!”

    袍袖一拂,转身离去。

    闭上眼也知道周身望来的眼光有多少不屑,多少讥讽,林紫藤心下惨然,终是这张容貌惹出事来,无端生此绝世容颜作甚,无怪倾城倾国。

    若非心系故国乡民,怕早已自尽了事,怎么也好过如此受人羞辱。

    神色木然的被带进了宫,劈目就是一院的红,枫的红,红出一院清幽。

    一院的枫林中,独有一株与旁的不同,只管红得艳丽,红得张狂。树干上紧紧的绕着一棵藤。

    曲曲弯弯,盘盘绕绕,藤绕枫,枫恋藤。

    风过处,飞起满天魅红,也飞进静若死水的心,荡起圈圈涟漪。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你有何感觉?”

    冷冷的声,静静的人。

    “似曾相识。”

    静静的声,淡淡的人。

    手抚上藤,却见叶枫的手也触上枫。

    灵芒又现!

    这次却是真真切切。

    两世的记忆一一闪过,两世的旧事历历在目,两世的苦恋清晰如昨。

    黯然魂伤。

    纵然知晓前尘,却又能如何?现在的两人,满身的枷锁,满身的束缚:一个是亡国之君,一个是敌国之王,国恨已结,不共戴天。

    钟情已是旧时伤,前尘往事皆黯然。

    造化弄人,竟至于斯!

    相对无言,只能静静凝视,静静观望。此世的爱恨情仇,恩怨纠葛,尽可从眸中窥见。

    觉时独对情惊恐,一寸相似一寸灰。

    如何的开始,又是如何的结束,林紫藤不知。

    噩梦惊醒时,是躺在叶枫的臂弯中。

    瞪着头顶帷帐,心中百年千转,丝丝噬心,寸寸肠断。

    梦里黑暗无边,林紫藤的心亦是黑暗无边。

    黯然合眼。

    再度睁眼时,正对上的却是叶枫温柔的黑眸,眸中的爱恨苦恼一目了然。

    此生已无法再如往世,两人的心都亮若明镜。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爱与恨,绝望与迷恋依然痴缠。

    都是真心,都是无望。

    齐国的朝臣为了叶枫与林紫藤已吵得天翻地覆:新臣大力讨伐,老臣痛哭流涕,先王祖宗,对错理法,国威风气,无不用极。叶枫与林紫藤仍是我行我素。

    日色欲尽花含烟,月明欲素愁不眠。

    林紫藤总是在半夜惊醒,只为了一个梦,残山梦。

    心,一半系在故国,一半系在叶枫。

    叶枫总是被前世的记忆束缚住,望着林紫藤魂断神伤。

    情,一份给了王国,一份给了林紫藤。

    于是,两人总是不睡,总是坐在枫藤下仰望星月,有时是孤星伴月,有时是群星望月。

    夜色无边,寂寞亦无边。

    两颗心在最近与最远间。

    咫尺已是天涯。

    看着林紫藤日渐憔悴,叶枫心痛如绞:“是不是把燕国还给你,你才能快乐起来?”

    到底是少经风浪,林紫藤轻叹,口中冷笑一声“然后呢?你齐国的一众臣子作反,你做亡国之君?”

    叶枫一呆,长长一叹,原本就不怎么爱笑的叶枫自再遇后更是少有欢颜:“假如我们能早点相遇的话……”

    林紫藤淡然:“那你不如假设我们没有那两世纠葛,或者那位大师并未舍身,你我今世相遇,自是两不相识,你马上斩了我以绝后患,岂非更好?”

    叶枫闻言语塞,神情越发落寞寡欢。

    林紫藤凭栏悠悠远眺,望的是故国的方向。

    思乡。

    陈隋烟月恨茫茫,并带胭脂土带香。

    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万籁寂静,雪落声声。

    万古长空,一朝白雪。

    整个庭院裹成一片纯白,满目的晶莹,满目的清净。

    林紫藤走到院中,看着枫藤。

    凝伫良久,细细思量,前尘今恨,一一理顺。

    身初异乡,总觉凄凉,日日望乡,恨爱交缠。

    总似觉殉国鬼影隐隐憧憧,总惊闻故国亡魂泣恨声声。

    终于有了抉择。

    裸着足,往回走。

    看似步步生莲,走进的却是万丈深渊。

    再难回首。

    设宴,摆酒。

    两人对酌。

    借酒浇愁愁更愁,终于都醉倒。

    叶枫醉眼朦胧,潸然泪落:“藤,藤……”喊着林紫藤的本名,声声真切,声声情伤。

    林紫藤醉伏在叶枫怀里,难辨喜悲:“枫,今晚我是藤,真真正正的藤。”

    年轻的两个人,年轻的两个灵魂,对彼此陷得却是如此的深。

    叶枫醉了,因为梦里有林紫藤。

    林紫藤醉了,因为梦里有叶枫。

    但愿长醉不复醒。

    梦里缘起缘落,涛生云灭,一梦千年。

    醒来人面依旧,只是已遥如彼岸之花,可望而不可及,唯有远远相望,遥遥相守。

    三世苦恋,一朝得解。

    早朝后回宫,叶枫惊见一院红枫俱让人刨了根,独独遗下那缠在一起的枫藤。

    “待我死时,再斩了那藤,可好?”林紫藤似若遗世独立,语意荒凉。

    “紫藤!”叶枫震惊莫名,一阵心寒。

    “要么马上杀了我,要么让我亡了你的齐国。”缓缓转身,笑如和风:“再怎么着这亡国之君的虚名也不能单单只让我一人担着。”

    看得见那对如水的眼眸里真真切切的恨意与凄凉,叶枫心碎神伤:“我们到底是怎么地走到了这一步?”

    为什么?

    你问我我去问谁?

    林紫藤闭上眼:“天罚!”言语平静无波。

    良久,忽忽地又自展颜一笑,轻击三掌。

    乐声起,舞步扬。

    笼着愁,含着恨,掩着痴,带着笑:“曲如何?舞又如何?”

    曲声悠扬,玉树后庭花,曾倾了陈后主。

    舞袖翩翩,霓裳羽衣曲,曾醉了唐明皇。

    叶枫明白过来,也突然笑了开来:“你亡国便成了这番样子,我又岂敢蹈你覆辙?”

    林紫藤低吟浅笑,目光迷离。

    叶枫神色平和,目光清澈。

    自此后,齐国的王宫,弦索夜歌,娥眉妙曼,穷极朝夕,颠迷醉昏。

    潮涨潮落,云起云散,院中的孤枫红了又绿,枫上紫藤谢了又开,两载春秋,悄然流逝。

    看着颈上斑斑紫痕,林紫藤冷冷一笑,等了两年,算来也应是今日了。

    思未已,便瞧见叶枫寒着脸进来。

    “怎样?亡了国了么?”轻轻一笑。

    叶枫目光闪烁,脸色阴晴不定,良久,终于长叹一声:“你身处深宫,却是如何做到的?”

    林紫藤笑出声来:“莫小觑我这一介女流,算来我也曾是一国之君,叱咤一方,既然我已存心要亡了你齐国,这些个小事,倒还难不倒我,莫忘了,这世上的人十有九贪。”

    想也知道亡国无势的林紫藤能窥见的唯有这人心的弱点,叶枫又自一声长叹,不再追问,只因他也是七巧玲珑的水晶心肝,内中曲折关窍,稍加思忖,便豁然明白,起身:“今儿个我便带兵抵敌去了,你要好自为之。”

    背后林紫藤也黯然一叹:“这两年来,你非是不知,怕是有意随我如此吧?”语意中有着说不尽的悲伤萧瑟。

    叶枫一僵,随即恢复如常,未再回首。

    君可见,脚下之路,实乃单程,一经踏上,便断难回首,欲罢不能。

    料不到国库给林紫藤噬得如此之空。

    大军前线御敌,后备竟是粮草不续,兵败如山倒,唯有退守京城。

    甫进宫门,便见林紫藤挺着三尺青锋立在院中,听见了声响,缓缓回过身来,无喜无悲无笑无泪:“你来了。”

    “我回来了,”叶枫身心俱废:“可如了你的意?”

    林紫藤一笑挥剑,生生斩断了那缠在枫上的藤。

    开得正艳的藤花居然当下蕊残花谢,而原本青翠葱茏的枫竟也在那一瞬间由青转红,最后枯萎凋零。

    “若再有来生,你还愿化做何物?”叶枫笑得如释重负:“仍是燕蝶鱼雀?”

    “你呢?三世纠缠,三世情苦,”林紫藤笑得坦荡:“草木流莺,爱侣怨偶,尽已历遍,还愿化为何物?”

    此时无声胜有声,不需言语,三世情仇疾闪而过,却过眼皆忘,声影皆无,唯有那缠绕着的一枫一藤兀自鲜明。

    心似织丝网,内有千千结。

    天不老,情难绝。

    三世恩怨,尽付一笑中。

    两相凝视,也不知过了多久,远远地,有杀伐声传来,叶枫淡然道:“是该上路了。”

    林紫藤走上去轻轻拥住叶枫,掌中剑穿过叶枫的身体又从自己的后背透出,狠命一抽,血如泉涌:“这一剑,算是还了我们亡国情。枫,来日再有缘得那位大师,定当谢过他渡化大恩。”

    叶枫晒然:“是,如若无他,今世情劫怕仍是难逃。”

    朦胧中,体内各有一缕精芒逸出,依稀是游僧的模样对着两人合十唱喏:“众生之苦,皆因有情,情海无涯,苦海亦无边,从何处来,复归于何处,梦时不可言无,既觉不可言有,两位终于悟通了,当可重返天庭。”

    林紫藤气若游丝:“情为何物?想来亦不过如此而已。大师请恕藤愚昧,仍是悟不通,藤只愿与枫再续前缘。”

    叶枫望着藤真眉眼含笑:“如此纠缠,不着边际间,竟已过三生三世,你可愿再随我三生三世?”

    林紫藤眉目盈盈,却已无力再说话,只是一双手攥紧了叶枫,深情凝视,双双含笑而去。

    游僧怔了半晌,突然间醍醐灌顶,笑道:“十方世界空旷清净,本无一物,有情是空,无情也是空,何来有无之分?,两位果真悟通了,悟不通的却是老衲!”

    长笑一声:“彼岸花,花开彼岸,人不能达,心当可通,好一朵彼岸花!”

    语毕,金光陡现,立地成佛。

    不知谁倾倒了宫灯,鲜红的火焰一路噬过来,一直燃烧到天际。

    恍恍惚惚,天宫仙庭中一枫一藤,藤绕枫,枫恋藤,仍是难解,仍是难分。

    花开花谢,刹那芳华。

    缘生缘灭,一梦如是。
发表于 2017-5-1 08:3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吧,不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7-9-20 12:01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