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40|回复: 5

[灵异短篇] 【红酒】很不好意思的说,在恐怖故事会发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23 20: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RT,因为我这篇慢慢写的。。。。写了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晚上边玩游戏。。)所以- -。。。我什么爷没干。。
6 w( Q% F: Y6 C2 b娰兰/文                  7 z5 {4 Z+ h  a) N& I: h
    & U; F' F% _! U& m9 ^: o3 m4 q: j
中世纪。
$ q; a+ Y+ M! z6 T& h“两位先生,对面那位小姐为您点的酒,请慢用。”一个服务生带着标准的微笑,来到x号桌前,说完,放下酒,走了。
+ p! o' H( ?/ P! a. d“嘿,兄弟,就是她,听说她杀了不少人,我们这次任务就是把他带回警局”一男子指着对面的女子,对身旁的同伴说。
  _$ v6 B7 x: _) @, A; z$ m警察的审讯厅内,一名稍有姿色的女子缓缓的开口。
8 b7 A1 k" O" a  _$ |9 c# o/ @) K" i* T, U- c
我很讨厌喝酒,可我唯独不讨厌红酒,我爱它的醇香滋味。
+ N# J% `+ @+ T! S0 t然而,每天一杯红酒早已成为我的习惯,不喝的话,我只能失眠。
2 z7 V. D8 R7 E$ G6 C但是,我喝红酒也是有讲究的,我喝的红酒都是亲自选材的,我从来不喝别人有卖的。! ^! h, D1 H' l/ h& E3 \
今天,家里存的红酒没有了,我要亲自去选材了。(真正的故事从这里开始)9 o! K4 O' h6 F; k7 i
灼热的太阳烘烤着大地,阳光刺眼。街上的行人因为天气而寥寥无几。
/ i. [  h* H4 w5 H我搭乘马车,径直来到这条街尾的一家半遮着门的水果店。) {& S; t; Z- h: J# M
来到水果店门前,刚下马车,一股水果的清香扑入鼻中,眼前则是琳琅满目的水果。
8 o, T4 a( v2 Q" L% }“您终于来了啊,您是来选材的吧,我就估摸着您这两天回来的,这不,你今天来了。”店主脸上堆着笑。! `1 X4 ~7 |' A$ u
我没有说话,点了点头,看向他身后的小门。他见我没有过多言语,点了点头,依旧笑着说:
9 a3 k- [5 q% N+ L& V6 s) j您是来看水果的吧,走,我带您过去。他同时伸出“请”的姿势。我顺着方向走了过去。
$ y) G, `& i2 z- E1 Y. S( S5 b0 h3 i他疾步上前,给我开门,带路。我跟着他,来到了一个小田园。园中的大多数水果还未摘下。
" R6 p2 c$ H/ Y-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桌子,说:这些是刚刚摘下的葡萄,很新鲜、很甜的。 我没有说话,走了过去。
! B* l! J8 C7 D0 e我的余光注意到他撇了撇嘴,紧接着又跟了上来,脸上堆笑,露出微黄的牙齿。9 Y9 `1 B2 E1 j9 U8 B1 J3 N9 j, F
我看着眼前的暗红色的紫葡萄,伸手拿起一个,剥皮,塞进嘴里。很甜,水分很足。
( ^6 N4 H, ~7 v5 y4 t“恩,我要了,送到我住的地方,我先去别的地方了。”我不远多说,毕竟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9 b) ]3 L+ w. g. @: A" g+ G
“好,我马上去准备,您去吧记得常来”店主笑的实在灿烂。 同时,我转身,走出田园。
0 k; p/ _+ ^, a! R$ K背后传来一句带着愤腔的熟悉话语:“奶奶的,要不是你是常客谁给你好脸色看,我一定会刮了你。”
. v# j* C* y! C- |8 D6 A: P我停了脚步,回头莞尔一笑,冷冷的说:“记得要快。”说完,转过身去。
! k# c0 Q) A1 C9 S- Y6 b2 S他连忙答应,却又在我转身继续骂:“事真多,不就买个水果,用得着这么多事吗,真是不要脸。”" `8 h! {* V  |
我憎恨别人骂我不要脸。笑着又停住脚步,转身:“有本事你当着我的面骂,我给你机会。”
' M1 k% X* H6 Y' [  X“呦,我哪敢骂您啊,您是不是听错了,是风的声音吧。”他立刻变脸,笑着说,身体抖了一下。" w5 ?4 F0 M( `! T( ~+ e6 B6 g+ ?
我没有再理会,走出了大门,上了马车,准备去下一个地点。: |' E1 E7 w0 Y/ Y: d) `
太阳的光芒淡了些,但仍旧耀眼。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我看着这一切。
) ?, R; V% X! ], ]* K几分钟后,马车停在了一个酒馆门前。我怔了一会,下车。 阴面走来一位身材略微魁梧的男子。
' U4 F2 X# w7 F; u2 V) Z. P/ H“你又来了,你喝的这么快,虽说我这儿的都是好酒,价钱爷不高,但是像你这样的常客真是很少,要花不少钱呢吧,你是有多爱喝酒啊?”迎面走来的男子正是这酒馆的老板。
0 Y$ z0 y* S0 k. \' w“哦,我这是为了做红酒选材,并不是直接用来喝的,所以....”我笑了笑,对他说。
8 I: U5 r# u7 _7 g2 R7 W“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你每次都来我这里”酒馆老板笑了笑。7 s0 G4 e) |6 z; X/ m( C/ V; o% u+ ^* e6 r
“走吧,我今天要选好材料”我面带微笑,示意他带我去地窖看酒。2 c# I( K( r, _0 d  p3 I
他笑了笑,点了点头,向酒馆大门走去。我跟上去。
6 ~3 ]2 q4 L3 b% h( O当我跨进大门的一瞬,我仿佛回到了第一次来时的样子:
0 r$ c# \) a! L8 t2 s那时的我穿着一袭黑色长裙,冷漠,对这个世界是无比怀疑。% T6 b: o/ ^+ L* l
那时……我刚刚失去所有的亲人,我彻底失去了依靠。
5 o0 J1 c1 @0 S4 L  s2 p我在酒馆喝的烂醉如泥,尽管我喝的是独爱的红酒。当几个道貌岸然的“客人”企图将我拐走时,
+ Z; O: D0 E! r) }, w: O是这家酒馆的老板帮助了我,他有恩与我……他是一个好人……% {" m+ G3 J: p& O  U
回过神来,我继续跟着老板,走向右拐角的侧门。几个个人在角落中用犀利的眼神盯着我。
8 D" ^, K4 v1 G3 S+ Q$ \$ U经过一番挑选,我决定,买下眼前的酒——60度的伏特加。当我说出自己的决定时,酒馆老板有些惊愕。1 d- V+ ]1 `3 J7 x/ c: D4 }' N; b6 T7 r
他皱起了眉头,说:“小姐,您能喝的了吗,这可是60度的伏特加。一般这种酒是我们这种常喝酒的男人偶尔沾几口的”- U5 O- k# Q! r8 k
他顿了顿,语气中满是担心:“那后劲可大啦,要不您看看这种,40多度,口感不比那个差。”
6 R7 j3 u4 y1 x6 A# M4 e我看着酒馆老板这幅模样,心中有些不快,却笑笑说:“不,我就要这种,我很久没尝过了”我的声音突然越来越小。
) M) @6 [3 ?  k$ I一种熟悉感涌上心头——一丝杀意,强烈的杀意。我知道,时间不多了。
; W" ~/ L) X( ]! Y) k“你也知道我的性格,麻烦了。”我不想再耽搁时间,恢复了以往冷冰冰的语气。3 G# [- p0 Z3 `/ Q) o& _
“好的,我会的。”他有些犹豫的说道:“恩,看你样子有些急,有事吗?你去吧”他说完,走向旁边的伙计。5 r0 j7 h. s4 Q9 e( ]6 e
我见他去忙了,便转身走了,只是,我踏出酒馆大门的一瞬,之前犀利的目光依旧追随着我。* N0 m0 G8 k, W5 Z& }
我没有再搭乘马车,而选择了步行,这样好让身后的目光继续追随。杀意越来越重。
4 Y  r3 s# H% k5 V& w( J1 U& K& b当我走到一个拐弯,身后有了动静,一把闪着光的锋利匕首向我扎了过来,与我擦肩而过。
. g. N& D: ^% j! U5 @; A我漠然回头,眼前的是十几个样貌平凡的年轻男子,我暗想:打劫人还要这么多,真废。余光扫到最尾,最尾的是个女子。, d) \9 o. N. y5 W% A, X
“你们想干什么?杀我,劫财?”我撇撇嘴,强压着心中的杀意,无奈的说。4 p6 L8 k% A' o/ m( j" d3 P
“呦,兄弟们,这小妞还乖聪明的”领头的男子错过头,对着身后的人说。4 I. \( z0 P: B- T  m
“大哥,废话什么,直接动手好了。”那男子身旁的一个略瘦的男子说。5 ]5 k4 M, g! W# L& h4 W1 O
“兄弟,不急,你看,这条路是死的,她跑不了,啧啧。”那个领头的看向我,盯着我。* P6 ~+ L, @- B5 q9 _2 i7 F/ U
“长得还不错呢,要不……”那略瘦的男子说:“大哥,要不……”
. |! p, a$ v" _/ p( ^+ ~3 n" M6 m“当然,只是,小棋,你回去吧”那个男子对着最末位的男子说道。
8 d) `/ z' q* j6 q8 w! B“不要,我不认识路”那个叫小棋的女子有些不情愿:“我不走。”% l+ g' `& ~* B+ O% ^, ]& V
“算了,今天大爷心情好,只劫财”那个领头的又转向我:“快,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交出来”0 A9 f8 K2 w" l0 C, Y9 u
“哦?想要,那来拿吧”我笑了笑,准备做出行动:“你,敢,吗?”我一字一字的说。/ ~* \4 |& k2 [+ a
“呦嗬,我有什么不敢的,快叫出来”领头的大笑,向我走来。其他人则是一阵呼声。
" B% @0 w  q4 m他离我只有两步远了,我想,我该行动了。背过身去,听着他的脚步声。
9 y4 m1 c! v3 Y) M“拿来吧”领头的人说道。我感觉到他的手伸向我的脖子。你自找的,我暗想。+ C7 ]1 d& v) o; t- Z& Y
迅速转身,伸出右手五指,并齐,划向他的脖子。淡淡的腥味扑入鼻子。
# }# x1 a6 n+ X' p* q眼前的他,眼睛瞪得大的不可思议,血正顺着他的脖子流出来。% b$ k) g9 z# m# S4 ^
“你……”眼前人说的最后一句话。 “大哥?大哥!”他身后的略瘦男子大呼,并向我冲来:“你这个小贱人,你……”
+ Z  w% J) {, k% i: k没等他说完,指甲迅速划过,我十指滴血。我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正滴血双手,笑了。自作孽不可活。
' I+ o% F3 s  a9 x0 o  j! B“嘿,你,你不是人,快跑啊”一个男子突然说,随后,一群人转身准备逃跑。
6 j' Z7 M- u/ U) I+ N我跳起,停在他们面前,笑着看着他们。离我最近的,是那个女子
) p* q+ {5 u+ }/ ?# D“啊”。一个凄厉的女声,我有讨厌这种尖叫,便迅速将她打晕,仍在一旁。
; }2 q" J0 k1 n$ C“你们,逃不了了”我笑着走近他们。余光扫过,一张镜子映出我血红的双眸。( o6 N" [( T# Y3 G$ \) _) }0 M& q
几分钟后,我的马车到了。我不得不说,我并没有将他们都灭掉,留了那个女子和三个男的。
3 t3 L4 H# C3 c1 L+ v* V- z! _将他们扔到马车上,我便亲自驾驶马车,选了一条僻静的小路,回到住宅。3 p  C$ ?' d. G0 l  Y
回到住宅换好衣服后,刚好,水果、酒都到了。我吩咐下人收货付款,自己带着他们去了阁楼。& J$ m8 R2 v8 e
我微笑打开阁楼的大门,将他们平放在玻璃做的床上。拿出制酒工具。' T! x& }) k, l( J) b
其实,我制酒的方法哪怕实在阁楼这样的环境也能做好。
* x1 r( p, L; _9 C2 C4 \“你……呃,我在哪”那个叫小琪的女子醒了“你要干什么”她有些惊恐。' z% _5 Q* ~7 X1 n. V' ], q
“你说呢”我看她的样子,玩心被勾起:“你等会就知道了”7 X/ O) a" R' @, i* M5 W$ g) d1 s
“我……你,你要干什么”她眼睛瞪得如铜铃。我暗想:又是一个胆小的人。
2 W% M( U2 |5 u' f我没有再理会小琪,走向柜子,从里面拿出消过毒的锋利的小刀,接着,走向那被我弄晕的三个男子。
4 e. G1 D6 j: q突然,我想起了容器没拿,笑了笑自己的多忘,便很小心的拿出特质的容器,放下他们床边。2 C* k) ]" j0 J' Z. M$ ?2 Y
把他们的两只手放直,两只手的手腕刚好在容器的正上方。
' W5 \! ]6 H& J0 a$ G$ r几分钟过后,“你,你是恶魔你不是人”刚才沉默的小琪大叫。除此之外是:滴滴滴。
, A6 c, G/ t* e2 J& O: A, r6 h! H“我说过我是人吗?呵呵,是你们自找的呢,对了,你现在不会死呢” 我看着那三个男子床下越来越满的容器。& z. W) u4 }+ G* `; i
“你,你想干什么,你……你……”她激动的说不出话。“我?我什么,呵呵”我又笑了,只是,是冷笑。" t8 e. w. c/ K  ?' O
“我,你……”她看了看将要装满的容器,晕了过去。“唉,一点都不好玩”我暗想。
" h% U8 k! H; O1 u8 u我没有再耽搁时间了,我抱起她,走出阁楼,向地下室走去。因为,下一件我要做的事情,才是关键。
- B' m$ N9 ?% s, \% [) u打开地下室的铁门,一股酒香扑入鼻子。我径直走向角落,打开角落里的侧门。4 Y; I4 \) a& Y( d* Z
眼前的景象:透明的玻璃容器的中装满了酒,酒中,是保存完整的人。酒,是红的,血红。$ W" `# ^. M  q% e+ q8 m
现在,开始吧。我心想。一边将她放下,拿出刚到的酒和葡萄。
3 w( ?7 _6 v2 F首先,我将葡萄洗干净,搅碎,放进一个玻璃容器,然后,将酒倒入,将她,放进去。8 U+ @' {' B& v  d5 b  B4 g- ^
突然,她脖子上的一条项链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的动作迟缓了。
5 v" }; G+ e* x, K. I) @那,那是我,那是我亲人死去那天交给我的项链,那是我亲人留给我最后的物品。
8 S0 F4 M# h0 m3 Y, n% e可我没有保管好,被那群杀害我亲人的恶鬼抢去了。 我继续往后想,突然,头,好痛。我想不起我是怎么逃出来的。: g2 S6 M6 _- F4 G/ @3 g
“嗯,啊”小琪又醒了,她望向我。“你项链哪来的?”我冷冷的问。2 e" N# Z9 J$ y: X; T
“哼,我干嘛跟你说”她开始倔。  M6 f1 k; L& G9 E
“不说是么”我一把抢过她的项链,捏得粉碎。
8 L. i" l( q  J$ Z  t& u“那我我母亲留给我的,那是我的,你怎么可以!”她涨红了脸。
7 L- }$ p; F9 e( F2 [' P“哦,我不想再跟你废话了”我直视她,我的双眸在她的眼中红的可怕。# Y/ C5 @7 C; ^7 x% }% V( _: X
紧接着,我因项链和头痛心中不快,我迅速伸出右手,划向她的脖子。血在酒中散开。
- D. u  f* _2 W1 f2 R5 q5 n) ~2 G* L' |我拿出刀,细细的切开她的手腕,脚腕。看着血流出,溶入酒中。. z0 G0 o& p' X; N, b/ l- I
我心中有不甘,拿出更锋利的刀,切开她的脖子,割断她的四肢。取出她的头颅。
7 w' h# _4 ^) R, z5 P我冷笑着,“细心”的做着这一切。7 k4 C' b- m/ ?1 h0 E3 f3 Z: O5 T
——————————————————————————————————————————————————————
/ D2 A4 S8 I& ~" C0 u0 @8 v“然后呢,没有了?”眼前的警官说:“你没有隐瞒吗?”0 E) O; a9 b# ^% ?+ G' D
“后面的事你们都知道了,不久后你们就来了。”我无奈的笑着。% o9 }6 R9 t% w9 o2 h* R
“看来,你真不是个人呢”一个警官开口。
) X1 \: l# j: u  Z% g" p7 W' N9 w“我说过,我说过我是吗?你觉得我是吗”我冷笑,看着他们。' I7 s" y8 x  m/ F; c. e- q( y) |3 F
“那……你”眼前的问话的警官竟然露出惊恐。
, X3 f/ k0 y; W3 o- E1 \$ Z“对了,我来这里是第四天了吧”我继续笑着。
( U4 f0 I. f: p“是……是”那个警官伸出略微颤抖的右手,伸向自己的口袋,从口袋掏出一张白色手帕。
  M9 g9 E1 |; U: {“喔?呵呵”我的双眸渐渐变红。刚才一直沉默的另一名警官突然站起逃似的跑向门。. f$ R, [5 z" ^& a. `
“可惜,来不及了”我笑着,头一次妩媚的笑容。* i, }% {' y( g) @( R
一张血红色的手帕死死地被攥在一名警官的手中。
* i: l& r9 ~& M; p2 U" h2 r- n——————————————————————————————————————————————
1 V0 s$ @3 @  m0 [1 y9 T# u# M$ }第二天大街小巷人们议论着:有个长得精致的女子爱喝红酒,特殊的红酒。只是,她很冷。
发表于 2012-6-27 03: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8 19:3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内容还不错,不过说实话,看着楼主的头像一个劲的闪要看完这篇真不容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7-25 06: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鱼先生 发表于 2012-7-8 19:39 2 T' T4 v2 |6 d/ L. ~3 T
文章内容还不错,不过说实话,看着楼主的头像一个劲的闪要看完这篇真不容易
- l6 G2 [. o0 ^) t9 b: f& q+ j
呃,我今天才上,之前放假死玩游戏了。。 ,我才发现我做的头像闪的眼花、表示写了一夜的小说仍再恐怖故事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5 14: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迷惘°蛊惑 发表于 2012-7-25 06:11 6 l. d$ x$ P0 ?% a0 I. H
呃,我今天才上,之前放假死玩游戏了。。 ,我才发现我做的头像闪的眼花、表示写了一夜的小说仍再恐怖故 ...

" ^9 }7 Q( n2 e5 l有机会改一个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4 10: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愿我的一切功德回向给十方一切众生 希望十方众生早日离苦得乐、往生净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2-21 01:18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