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luo123pei

[志怪·奇谈] 鬼事专门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1 14: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咳咳怎么顶,我是新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9-1 16: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申精可以,但是楼主要像我说明,此篇文章是本人原创呢?还是网上转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1 19: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雪篱仔 发表于 2013-9-1 16:25
申精可以,但是楼主要像我说明,此篇文章是本人原创呢?还是网上转载?

转载的不是我原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9-1 21: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那我帮你移动到长篇小说区~纯本人原创文学才可以在原创社发帖,童鞋下次注意了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9-2 13:4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谁啊!    你就这样啊  我还以为真人真事呢!        顶你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0 09: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没上岛了,现在继续更新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0 09: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阴宅

    老张头是派出所做饭的,平时还兼职打杂,为人憨厚淳朴,无缘无故的被鬼害死,真是很冤。\W w w. qb⑤ 。cO М//我叹口气拉着刘坤回到门内,小声问他厨房在哪儿。他说在东北角上,我让他带路,进厨房找了一个剩馒头舀了一瓢凉水,又走出大门。

    先用一根红绳,把老头双手缚住,捏开他的嘴巴,让刘坤掰下一块馒头送嘴里,然后用力一合下巴,只见他喉头滚动一下,把馒头吞下去了。刘坤吓得全身哆嗦,以为老头诈尸了,捂着脸不敢看。

    我说没事,因为他死的比较冤,临死前又在午夜时分,肚子里没东西,出现了常见的“饿鬼守门”这种情况。如果不给他口饭吃,恐怕派出所以后就不太平了。现在红绳缚住了手,把老张头尸体平放在地上,让刘坤把那瓢凉水围住他的尸体,这样怨气散不出去,会慢慢收敛,以后也不会来找事了。

    搞定了老张头,我领着刘坤继续顺着纸钱路标往前走。方向是正西。大街上静悄悄的,一个行人都没有。这与今天是鬼节有很大关系,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尚城镇也变的非常繁华,什么歌厅桑拿夜总会,样样俱全,以往这个时段,时常会碰到醉鬼搂着女人唱小曲的,或是打牌散伙去吃饭的,汽车也是时不时的驶过几辆。

    此刻这么安静,又是循着鬼的足迹往前走,无疑是一种巨大的刺激,我都忍不住心里跳的有些厉害。

    越往西走,我越觉得头皮发麻,因为镇子南北狭长,东西较短,很快就出镇到了郊外。民间规矩往西就是鬼门关,镇西郊也是坟地所在。这儿比较荒凉,除了一座座黑漆漆的坟头之外,就是几棵稀稀落落的大树,在鬼节的阴影下,越看越觉得一片鬼影杵在那儿!

    夜猫子还给添乱,不时叫上两声,听着非常阴森凄惨,刘坤一个大男人,吓得浑身发抖,紧紧拉住我的衣服不放。

    我忽然发现,坟地边上什么时候盖了一座宅院,起初只顾往坟地里看了,没注意它的存在。这时候看到纸钱到了宅院大门外便没了,心里觉得怪怪的。不过,从宅子外表以及上空来看,弥漫着一股诡异的黑气,绝不是正常人家。可惜今晚出来时没带“点睛笔”,那是祖传的宝贝,能暂时在印堂开只阴阳眼,让鬼邪无所遁形。

    不光是没带点睛笔,很多伏鬼的法器都没带,因为我不是干除鬼这行的,基本用不上这些东西。不过从肉眼上还是能够确定,这是一所阴宅!我们阳间人住的房子,称之为阳宅,鬼住的地方,就是阴宅了。

    嘿嘿,在老子地盘上,居然还敢兴风作浪,那是自找没牙!

    我带着筛糠似的的刘坤走到大门外,正准备举手敲门,门竟然“呀”一声打开了,这种声音,在黑夜里是十分的刺耳,并且带着三分阴森。

    一个大概三十岁光景,身穿白色真丝睡衣,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将半个身子探出门缝外。脸上粉底涂得太厚了,跟沈冰一样煞白。红嘟嘟的小嘴,在手电光芒下,跟鲜血一样鲜艳,两只黑漆漆的眼睛里,充满了一股子邪魅笑意。

    “就知道你们要来,进来吧。”她声音中满是狐媚的味道,冲我们抛个媚眼,转身就往里走。这下让我们看到她整个背影,睡衣非常的短小,上边还是吊带的,露出大片雪白肌肤,下边不足以遮住臀部,两条修长的美腿暴露在外。穿着一对精致的凉拖,屁股一扭一扭的走起路,露出大半白色。

    刘坤一看到这副春光,精神立马就来了,这是自从停电以来,首次没了那种害怕的怂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方雪白的屁股从我身边挤过去。

    我心里暗笑,一把拉住他:“急什么?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还没敲门她就知道我们来了,并且不问来意。”

    “有什么奇怪的,我们不是来办案的吗?”刘坤打开我的手,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我看着他背影,心叫糟糕,他魂已经给这只狐狸精勾住了。我把铜钱剑插进腰带里,跟着进门。

    院子不大,进门是影壁墙,后面便是几间屋子。此时那个女人已经进屋,给我们留着门没关。我和刘坤一前一后走进去,发觉里面摆设挺客气,虽然沙发和家具看上去有点陈旧,不过很洁净,也很雅致。只是灯光太昏暗了,以至于让整个屋子里的气氛很低沉。

    我和刘坤落座,女人从里屋端出两杯热气腾腾的茶水放在茶几上,刘坤自打进屋,眼珠子一直都没离开过她身上,那副神情跟饿了三天三夜的狼一个模样,就差没流哈喇子了。

    女人在一侧沙发上坐下,作出一个撩人的姿态:“喝茶。”

    刘坤端起茶杯就要喝,我伸手压住杯子冷笑道:“这么新鲜的红茶,我们无福消受。”刘坤一愣,不明白我什么意思,还一个劲的要往嘴里送,我手掌一翻,“当啷”一下把茶杯打在地上摔的粉碎。顿时一股冲鼻的血腥味升腾而起,地上的茶水瞬间化成一滩鲜红的血液。刘坤一看,吓得张大了嘴巴良久不敢出声。

    那女人先是眼珠绽放出一丝狠厉的光芒,但随即消失,一脸媚笑的嗔道:“坏人,干嘛打坏人家杯子?”

    刘坤慌忙道:“不好意思,我失手了。”他一边说,一边毛手毛脚的在地上捡茶杯碎片。

    我冷眼看着他的举动,知道他的魂彻底被勾走了。冷笑一声,把铜钱剑抽出来放在茶几上说:“你是外地来的,还不知道我什么人吧?”

    “当然知道了,你是专门做死人生意的。”这女人向我一笑,百媚顿生,让我心里感到一阵旖旎,雪白的大腿,娇嫩的酥胸,看的我眼花缭乱,差点把持不住。

    “知道就好,我这行有个规矩,只要安分守己,绝不会追究。赶紧放人,回你的往生地去吧。”我眼睛盯着铜钱剑,脑子里清醒了很多。

    “你以为我是鬼啊,你这个小毛头太可爱了。”她一边笑着一边伸长了雪白的手臂,竟然从我面前拿走了铜钱剑。

    这让我无比惊讶,铜钱本身对鬼就有巨大的威慑力,更不用说抹了人血,赋予灵咒之后变成的驱邪剑,再厉害的鬼也不敢碰上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0 10: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活养尸

    怎么可能呢?我做这行三年来,第一次不知所措。如果她不是鬼,也不可能发出勾魂摄魄的眼神,把刘坤迷的晕头转向,让我也感到招架不住。况且纸钱和血茶怎么解释!

    女人用极其诡异的媚笑看着我,一下下慢慢将铜钱剑掰开,分成了八枚铜钱,攥在掌心一会儿,再摊开手,铜钱不见了。

    我吃惊的看着她的手掌心,看似像魔术,但我知道肯定不是。这三年来,店铺里的那本道家古籍基本上看完了,只不过是很多法术修为不够,还需要深为修炼。这种奇怪的情况,我家那本古籍中,怎么没记载呢?我十分怀疑,太祖爷爷还藏了一手没传下来。这老头,咱们家又没外人,你藏什么私啊?

    “我的魔术还不错吧?”她笑着又攥起了手,放开的时候多了几颗白森森的牙齿。“这几颗牙送给你,你是个明白人,知道该怎么做。如果喜欢我呢,明晚我会找你,好好报答你。”

    我心底升起一股浓烈的寒意,她终究还是鬼,这他娘的根本不是魔术,那几颗牙分明是鬼牙,有哪个魔术师能给我变出几颗鬼牙来,我以后叫他爷爷。看着她的笑眼,突然发现眉心之间,有个微微隆起的黑点。刚开始没细看,以为是颗黑痣,此刻看到马上全身一震,我想起来了,她是活养尸!

    自古道家就有养尸一说,但那都是邪术,自从茅山正道立足之后,一切歪门邪道都被摒除门外,视为邪恶之道。这些邪恶道术便隐匿民间,时而作恶,活养尸便是其中之一。此术养炼过程非常繁复,还需要修为极高的术人才能完成,利用新死不超过半个时辰的尸体,取出心脏和大脑,用婴血泡制,每天要用咒语相辅,一年才能养成。

    不过成功率并不高,往往有人养炼一生,都难以养成一只活尸,在茅山古籍中又名活死人!

    这种活尸一旦养成,便拥有阴阳两界存活的特征,不但可出入于阴曹地府,亦可在阳光下露面,以及不惧任何道家法物,非常可怕。据说,从古到今,只有宋代有个术人养炼成一只活养尸外,从没人成功过。

    活养尸也是分等级的。因为心脏和大脑用咒语和婴血养炼,重新装入体中时,难免会在皮肤上留下印痕,最明显的是眉心和胸口。最低级的活尸,眉心和胸口会有凸出的黑点,等级越高,黑点越小,印痕也会模糊不清。如果达到高级活尸的话,会完全和皮肤融成一体,不留任何痕迹。

    这个女人脸上涂抹很厚的粉底,尤其是眉心,很明显是在遮盖这个瑕疵,再看她胸部,从rugou里隐隐露出黑点边缘。看样子最多是个中级货色。

    活养尸并不是说不惧道家法器就没办法制服了,针对此类邪恶东西,只有一个唯一办法,用最为污秽的粪尿和以鲜血,点中眉心和胸口,活养尸便被破解,变成了一具腐尸。这种办法,可以说是茅山偏方,很多正道弟子都不知道,那帮邪恶术人和活尸更不会晓得了。

    我微微一笑,伸过手接了她的鬼牙,表示接受这种提议,得到钱财立马滚蛋,不再多管闲事。站起身看到刘坤还傻呆呆的看着女人的身子,一副完全痴迷不能自拔的样子,也不理会他,径直走出门口。

    女人跟着送到外面笑道:“如有心思要我身子,天亮之后在你店铺门上画一朵蔷薇花,晚上我自会去找你。”

    我点点头,回头故作尴尬一笑:“人有三急,实在憋不住了,厕所在哪里?”我这是明知故问,阴宅哪有什么厕所,这里除了几间房子之外,便是空荡荡的小院。

    “没有厕所,你自便吧,我不介意。”她含笑看着我的裤裆,连一丝羞涩的意思都没有。

    我倒是脸上挂不住,赶紧转个身背朝她,解开裤子痛痛快快的撒了一泡尿。与此同时,右手拇指指甲在刚结痂的食指上掐了一下,鲜血又流了出来,在尿水上蘸了一下。穿好裤子转回身笑道:“能不能抱你一下,不然今晚回去恐怕睡不好觉。”

    她斜眼看着我笑道:“你们男人怎么都这么急色,说好了是明晚的。”

    “就抱一下。”

    “好,一言为定,抱我一下马上离开。”

    她主动走过来张开双臂,跟我紧紧抱在一块。看她这种对我不设防的态度,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

    她的身子很温热,散发着浓郁的异香,令人闻到鼻中不禁为之。我心里大加赞叹,活养尸竟然如此香艳,跟活人没什么分别,老子以后如果找不到女朋友,也养一个算了。

    我的手不安分的摸到她的胸口,她从鼻子里“唔”了一声,一把抓住我的手嗔道:“天色不早,你该回去了。”

    我笑嘻嘻的看着她,也不说话,右手食指正点中rugou中间的黑点上。她的脸色一下变了,呼吸急促道:“你……你……”

    “我什么?”我微微用力一挣扎,便挣脱了她的手,此刻活养尸已被破解,她全身失去了力气,连呼吸都很困难。趁机抬手用食指点中她的眉心。

    这女人用极其恐惧的眼神望着我,张大口惨叫一声,在此一霎那,眼珠变成了灰蒙蒙的死鱼眼,身子也冰冷的僵挺起来,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腐臭味。我慌忙把她推开,尸体直挺挺板在地上,真丝睡衣不见了,变成了风化多年的烂衣服,整个身体以及脸孔,都腐烂不堪,白森森的牙齿和两只黑洞洞的眼眶,令人看上去。

    我摊开左手看了下,一把鬼牙变成了一堆石子,靠,老子也有走眼的时候。

    刘坤一下清醒过来,跪在地上吐酸水。瞬时间,周围一切变了,这座宅子奇异消失,换上了黑漆漆的夜色,一座座模糊的坟头出现在视线内。他姥姥的,我们就在坟地里,这座阴宅不知道借用那座坟头变化而成的。

    “啊,终于回来了。”

    “刚才老子看到有个漂亮女人在冲我招手,怎么都追不上。”

    “咳咳,局长在这儿呢,胡说什么?”

    “啊,所长,你干嘛抱着我?”

    “他娘的,我以为是个妞呢。”

    身后传来乱糟糟的嚷叫声,回头一看,一条条黑影从坟头之间站起来,虽然看不清他们的面目,也知道是失踪的这帮警察了。他们被这具活养尸给诱到坟地内,都给迷惑了神智,幸亏我赶到及时,不然恐怕要跟沈冰两个同事一样下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6-10 10: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查案

    刘坤打开手电跑过去,我一看这群人里没有沈冰的影子,心里吃了一惊,到现在我的小白旗还没回来,他们去哪儿了?就算沈冰被活养尸杀死,也该留下具尸体的,不会出了这片坟地。全//本\小//说\网//

    我想到这儿急忙往坟地深处跑过去,黑漆漆的夜色,加上今晚是鬼节,这会儿还不到三点,距离收鬼去还有一段时间,所以胆子再大的人,也不敢来这儿。经过刚才哪一出,心里也是毛毛的,这跟我的店铺不一样,里面有降鬼的法器,鬼本身又是有求而来,都跟孙子似的,可在坟地里,就是他们的地盘了。

    一缕缕黑气,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在四处袅袅升起,大有一副向我包围过来的阵势。我急忙解开衣扣,露出那块鬼事桃木牌,大声叫道:“鬼事传人,诸鬼避之!”这是我们店铺流传下来的切口,跟古代镖局运镖时的喊趟子差不多,黑白两道都会给面子退避三舍。

    黑气便向旁飘散,逐渐隐没在一个个坟包之内。

    我转头看了看四周,一下看到小白旗cha在一个坟堆上正飘着,连忙跑过去,只见沈冰昏倒在坟包上,一动不动。我先探了下她的鼻息,还好呼吸很匀称,这就放了心。二毛哧溜从旗子里钻出来,露出惨白的小鬼脸。

    “这是我家祖坟,要不是我祖宗卖力,帮忙护住了这位大姐,恐怕她就嗝屁了。”

    “现在没事了,那只鬼被我搞定了。”我点下头,不用他说我也看出来这是他们家祖坟,不然这小子没这么大胆子把旗子cha别人坟头上。

    “有两只呢。”二毛瞪着小眼珠说,“刚才还有一只在这儿的,你一来就跑了。”

    我一愣,妈的原来有两只。想想也对,活养尸不可能身怀卵尸,要怀也是人胎,除非是有灵气的鬼体,才会孕育卵尸。我抱起沈冰,看了看远处还在叽叽喳喳嚷个不停的警察们,心想看今晚这架势,恶鬼就是冲着沈冰来的,要是把她交给派出所,恐怕还会惹出事来。

    想到这儿对二毛说,这就回店,这次你们祖宗卖力有功,改天赠他们几颗补阴丸吃。二毛立马乐的屁颠屁颠的滚回小白旗,补阴丸是颐养阴胎的药,跟我们阳间的壮阳药是一个道理,阴胎虚弱的往往因为吃这药,都拔光了鬼牙,我白赠他们祖宗的,他当然乐意。

    走回镇上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一缕缕黑气成群结队,迎面而来,都向西去了。鬼节到此结束,大批鬼魂都被管事的带回阴曹地府。我心想也甭去店铺,直接回家得了,因为还有颗鬼牙需要做处理,在店铺耽搁了时间,怕是白白浪费了一颗鬼牙。

    回到家三点,我老妈这个时候还在睡觉,无论我搞多大动静,她都不会醒,这是自我父亲那时候就养成了这个习惯。我把沈冰丢在床上,然后拿出炼丹炉,这是从太祖爷爷那儿传下来的,整个铜炉古香古色,生满了铜锈。

    揭开盖子把鬼牙放进去,再倒上药水,用木炭在下面焚烧起来。

    我一边扇着扇子,一边把二毛叫出来问刚才他们怎么跑到了坟地里。二毛说,我交代他要保护好沈冰的,从屋子里飞出去后直奔会议室。结果那个时候人都跑到了院子里,正忙着寻找杀死老张头的凶手。忽然有个漂亮的女人走进来,拿着一捆灵幡在大家面前晃了晃,他们都跟丢了魂似的,跟着她走了。

    二毛也跟在后面看热闹,出了派出所大门,又出现一只女鬼,把老张头尸体搞到门外堵住去路。二毛心知不是好事,用小白旗蒙住了沈冰眼睛,让她清醒过来。恰巧这个时候,女鬼要对她下毒手,二毛勉强挡了一下,才算是保住了她一条小命。不过沈冰一看到女鬼和二毛的面目,吓得撒腿就跑,鬼使神差的跑到坟地里,又遇到到处晃荡的野鬼,立马吓晕过去。

    随后二毛搬出祖宗出来帮忙,跟那只鬼周旋。不多时漂亮女人也就是活养尸带着大批警察赶到,正要加入战团,幸亏我来了,不然,他祖坟恐怕都保不住。活养尸跟女鬼一嘀咕,两个分开,一个去坟地边拦住我,一个继续跟二毛祖宗纠缠。

    我听完二毛的叙述,心想自己刚才猜的不错,恶鬼就是冲着沈冰来的。可能是他们从省城来这里的路上撞到了活养尸的秘密,才被一路追到尚城镇。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沈冰咳嗽几声,从我床上迷迷糊糊的爬起来,用手扇着鼻子,皱眉埋怨道:“干嘛大半夜的生炉子,把人都呛死了。”

    “嫌呛就出去,记得关好门。”我回头看着她说。

    “这是哪儿啊你就赶我,难道是你家?”她竖着脑袋四处乱看。

    “废话,不是我家还是你家?”我没好气的说。

    “是你家有什么了不起的?哪有你这么跟美女说话的?”她一骨碌从床上下来,狠狠白我一眼,穿上鞋就要出门。

    “不送。”我继续低头扇我的炉火。

    她刚拉开门,可能想起了昏迷前的事,吓得“呃”一声,又把身子缩回去,把门关上了。“嘠哒嘠哒”高跟鞋发出清脆的声响,一溜小跑回到床边。

    “你怎么不走了?”我问。

    “我,我乐意。”

    嘿,她嘴还挺犟的,也不分在谁家,跟谁说话。

    “警察同志,这是民宅,不是派出所,要耍威风,找你们下属去,我可不吃这套。再说天很晚了,我们孤男孤女同处一室,传出什么闲话,你就是受得了,我也扛不住。我劝你还是先回派出所吧,他们都在满世界找你呢。”我忍着笑说。

    沈冰看看窗外,这会儿天还没亮,眼睛里闪烁着畏惧,一看就知道吓破了胆,一个人根本不敢去派出所。她又伸手拍了拍身上,嘴里咕哝着手机不见了,我只是冷眼旁观,心想看你怎么往下表演?

    “要不……要不你送我过去,这样你也不用有闲话了。”

    我差点没晕过去,她这是还为我着想了,我一个劲的忍住笑,看着炉子说:“我干嘛要送你,我又不是你男朋友。”

    “呸,想占我便宜是吧?”沈冰双手一叉腰,气的横眉竖眼,“对了,你这个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词好像没录完吧,是谁把你放回来的?快点乖乖跟我回派出所吧。”

    她也不是完全没脑子,居然还想起了这个,这么说我倒成了畏罪潜逃了,姥姥的。

    我放下扇子,回头看着她说:“没人放我,是我自己从派出所跑出来的。要不是我及时跑出来,你恐怕小命就没了。”

    “这个样子啊。”沈冰听到这话一下就蔫了,“谢谢你。”

    “不用谢,我手机在桌上,要用的话自己拿。如果想回派出所,得天亮我才有功夫送你去。”我继续拿起扇子扇火。

    沈冰跑到桌子跟前,用我的手机拨打了110,说本镇的一个叫习风的人救了她,这会儿在安全地点,等天亮再回派出所。

    等她打完电话,我打趣说:“你好像女鬼似的,没在审讯室,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沈冰小脸立刻吓得苍白,瞪大了美目说:“别再提鬼了行吗?”

    “不提也成,你告诉我,来这儿找我什么事?”我回头盯着她问。

    沈冰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半天,最后摇摇头叹口气说:“你太聪明了,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你不当警察真是浪费。”

    “我怕当你搭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跟你斗嘴,斗也斗不过你。”沈冰撅起小嘴,红嘟嘟的非常可爱,让我有种亲下的冲动。“我们是为了一桩命案来的,死者是个倒古董的,死状很离奇,并且死后手上几颗黑珍珠不翼而飞。我们初步确定,凶手是杀人劫财,经我们多方面调查,发现这几颗黑珍珠,是你供的货源,所以就连夜赶过来了。”

    “你怀疑是我卖给了他黑珍珠,然后又把他杀死,将东西夺回来了?”我冷笑着问。

    沈冰盯着我眼神很久才说:“不是,我们只想知道你的黑珍珠是从哪儿来的。”

    听她的口气,还没完全把话说清楚,这个案子肯定也不只是她说的这么简单。死者丢了黑珍珠,应该去查凶手,为毛查货源?就算是为了找出线索,但总之追查凶手是第一要务,巴巴的几百公里赶到外地,货源无疑就成了重中之重。

    我想了想,反正我的身份和出售黑珍珠的事曝光,瞒是瞒不住了,再说我也没干伤天害理的事,不如跟她实话实说了。想到这儿指着炉子说:“这就是黑珍珠的货源。”

    沈冰探过头,我把炉盖揭开,飘出一股诡异的药香味。她皱眉看着里面黑乎乎的粘稠液体问:“这是什么东西?”

    我把炉盖盖上,又从柜子里搬出一个大坛子说:“这里面全是黑珍珠的原材料,加上炉子里的,一共用了八十七颗鬼牙,再有十三颗,就能炼成一颗黑珍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墨麟君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5-6-28 14:5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6-22 00:24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