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96|回复: 1

[青青诗路·诗歌] 渝女辞(2016.06.05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5 19: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ywy321 于 2016-6-5 19:22 编辑

初生篇:

巴蜀山万里,青烟无踪迹。嘉陵峦间涌,气吞城天地。
大川叠大谷,小曲织小溪。清风扶江岸,白浪向东疾。
更复:
日月光华皆尽会,星辰常点千路明。
朝露微雨润无隙,繁花锦树总相宜。

此秀越之地,二十载前,白露时节,有女临世,貌秀丽而神清奇,赞曰:
钟灵毓秀女,初生嘤嘤啼。冰雪透肤肌,双映目离离。
世间大梦醒,一入红尘因。此造何殊异,苍天叹惊奇。

一段奇缘自此开始。

修炼篇
朝阳庭间沐,明月溢光垂。铜炉青烟绕,凌风玉剑挥。
此师承何处,乾坤易洗髓。五行为运化,阴阳承灵贵。
手起八卦掌,脚踩梅花步。九转回金丹,腾挪飞咒符。
拳风威似虎,轻功施如鹿。本不流尘俗,仙法救世枯。
东海淘千浪,西川飞崖间。南林攀猿猴,北漠裂砂岩。
侠心千载传,道行百年浅。招运山河动,式起天地变。


此法何奇,念念如斯:
天一癸,行如水,凭虚难觅影身踪,移步即令杀招回。
复停步,立如木,内力两分稍运起,兰指轻弹即点朱。
腾凌波,气如火,调息聚式胸间汇,日月无光时蹉跎。
回身驻,守如土,巧劲千钧纤手拨,虚实堪比磐石固。
神再凝,攻如金,偏锋冷寒苍天向,玉剑驰电挥雷青。
此法、此身、此灵、此悟,方能成就此缘、此世、此地、此传奇。

修武亦修文,修身亦修心,刀剑拳掌厉,诗词曲赋清。
山水池谷乐,脱凡出世情。花鸟鱼虫嬉,自在显天性。
高堂修禅坐,九转内息平。紫壶荡白烟,横陈织梦锦。
净思伏嗔痴,正气心神定。奇经汇玄脉,精血念通灵。

江推千里浪,小舟一叶扁。巍巍山万尺,只身立岳巅。
和风拂娇容,林荫遮玉面。湍溪理青丝,繁星点凤眼。
曲幽笙歌奏,瑶琴拨指甜。雄声钟鼓鸣,玉笛吹神现。
薄纱娜舞旋,琵琶彻天边。霓裳飞白羽,竹箫托红颜。

玉手绘诗千,字洒雨泠泠。情思溢泉涌,抑扬声咚叮。
离愁更复久,寓笔出尘境。当惜故人谊,长叹凄婉吟。
灼灼词再赋,意托芳草汀。澄心作明月,苍空万里行。
战催檄文祭,振臂大义凛。文心流绵绵,天奇缘不尽。

初出茅庐篇
春华易秋实,暑日交寒冰。转眼十数载,奇女初长成。
拜辞去恩师,语惜别同门。故地几回望,举步神情坚。
青丝挽素髻,玉剑斜纤背。白衣覆肌雪,布履敛秀足。
彩绳缠皓腕,铜铃系柳腰。灵咒绘前臂,神符贴羽袖。
仙山云雾笼,凌顶亦不觉。一朝入凡世,群俗难项背。
悠悠赏华城,自在乐清闲。忽闻声嘈杂,豪侠广聚集。
闪闪银千两,城门地直铺。奇女本无意,突闻妇人泣。
嚎啕恸十里,声声断肠哀。原是巨贾妻,前日儿被夺。
小儿本安卧,立失未眨眼。家丁百余人,寻踪至墓园。
黑风卷残夜,鬼怪狰狞现。铜身巨如丘,铁臂举三头。
三头色不同,金红青分显。青头吞一气,妖风乍大起。
飞尘迷双眼,众人难稳立。但见白雾出,短吸神迷离。
待到人醒时,白日上中天。举家皆无奈,跪请英雄助。

奇女闻缘由,慈心生恻隐。却见豪侠涌,欲讨小儿回。
金戈闪交错,齐向墓园去。奇女默忖度,相随未有言。
鬼王夜复出,群豪多惊怖。金头昂前向,洪音响四方。
鸦飞人四散,留者足亦驻。红头轮金转,妖火口中出。
绿光彻幕天,团烟冲云霄。豪侠皆弃甲,唯有三人固。
儿母泪如珠,伏地悲恸哭。知儿难有归,但求黄泉路。
奇女未觉异,仗剑独迈步。电光火石闪,青头徐徐坠。
妖脸方错愕,白雾难再吐。二头见不凡,鬼势更叠复。
啸声震山溃,邪火终燎原。奇女若无见,兰指轻拨弹。
式如琵琶奏,灵咒指尖出。金头旋即哑,红头火难吐。
面面两相觑,妖威再不复。儿母仍未起,失子无心顾。
哀怜慈母意,誓除妖为祸。口中轻念咒,空天召凌云。
金光凝剑背,青雷会八龙。神势力开山,东海恶蛟斩。
剑刃落尽时,恩怨自了断。千钧一发际,同路挥衣袖。
剑气疾改道,直上耀天明。奇女正错愕,巨妖已无形。
唯见一女子,怀中抱哭儿。儿母同闻声,踉跄至儿前。
奇女步上前,收剑锋入鞘。女子缓缓道,我本为贾妻。
与贾同患难,十数载恩爱。天命难有违,膝下无子女。
三年重病卧,夫妻阴阳隔。而今思夫君,但见小儿卧。
爱恨两相溶,遂夺小儿去。不有害人意,唯求圆母心。
真相已大白,奇女暗揪心。若非高人出,恐将大错铸。
安符寄女鬼,嘱其祐儿安。再寻第三人,人影去无踪。

遇小黑篇
既得小儿归,奇女盛名起。不受银千两,豪侠礼皆辞。
唯念化招人,欲寻探究竟。忆中书生相,白面气神闲。
眉眼透慧明,笑若桃花靥。紫衣摇金扇,长袖挽玉萧。
虽是富贵子,奇女意却嫌。华服多纨绔,凡尘心亦污。
若非只三人,未把此生顾。而今无线索,郁郁独出城。
阅花行蹊径,殢香凌枝头。忽闻树梭梭,但见一人坠。
咚咚平地震,短叫声凄惨。奇女嗤愚笨,心却生欢喜。
原是少年郎,攀枝娱嬉戏。古铜覆铁臂,蒙皮盖虎腰。
腹上隆田亩,胸间照两山。黑瞳现明眸,湖夜映渔火。
双眉挂晨星,青面落白霜。挠首歉窘态,憨笑露皓齿。
有道是:
花开山野携流水,雏鹰振羽林间飞。何料疾风忽跄地,却问眼前仙子谁。
“吾名黑光,敢问仙子?”
奇女敛笑,答曰:
“手运万千招无迹,式起须臾威自奇。离师未久不曾唤,诗首相连即是谜。”
“黑光拗口,小黑足矣”
语毕,径直向前,小黑相随。

愈行林愈密,繁叶丝光透。蜉蝣空中舞,藤蔓织地罗。
空晴未有风,树影竟漾波。齐摆似有灵,层层复叠浪。
翠光耀新枝,嫩芽洒辉萤。异氛气澄澈,已非凡间景。
小黑神情愣,未曾入此地。奇女探灵势,不觉彼为敌。
两人再向前,欲寻施术人。密林忽开阔,竟现一神树。
通体色纯白,无瑕洁似玉。干枝圆透润,叶脉细针织。
形虽十丈余,不及别树腰。精气无可掩,天工琢灵傲。
未及细端详,霎时树化起。即作少年形,款款上前来。
“强邀贵客至,未报已失礼。奈何有苦衷,有托相付求。”
“我乃为王树,此林是我族。前月父王逝,小子甫登基。”
“我族势庞大,生灵皆仰仗。父王三千岁,灵盛神术足。”
“花鸟娱自乐,百兽齐福荣。小子方五百,难承此重任。”
“林气始渐衰,生灵家亦危。而今求奇女,愿济众苍生。”
“吾如何救?”“汝血!”
乍闻求女血,小黑惊失色。拦身于女前,欲护女周全。
奇女不改色,推身示心安。银针刺纤指,柔雪点朱砂。
再运体内力,血丝凌空浮。王树知其意,顿化神树形。
枝叶缠丝绕,呼吸纳血进。半柱香有余,神树奇相现。
赤光染叶梢,玉干润透红。精气自充盈,灵寒融血温。
百兽齐奔走,百鸟齐朝歌。自得大恩惠,万物齐欢欣。
如是续女血,不觉至黄昏。奇女大损耗,盘坐运调息。
山猴献蟠桃,狐鼠贡人参。小黑炊烟火,料理服奇女。
转眼十日过,神树大不同。偶化为人形,少年已冠带。
初时虽神贵,精气冷而寒。而今饮灵血,有情眼中涵。
奇女虽有觉,却未曾多心。不知无明火,玉树燃枝干。
是日白昼间,奇女正运血。枝叶忽围起,木栏隔两人。
一枝如利剑,竟刺奇女身。奇女不及防,纵抗身无力。
木枝牵神识,树灵侵入体。经脉输树气,欲化女为藤。
危机一刹间,小黑心焦急。双拳锤木栏,鲜血流指隙。
石腿劈阻树,叶摇地亦震。无奈力微衰,难撼围分毫。
再观王树处,情势愈危急。女血沿枝入,树灵从枝出。
女体无血色,王树色愈红。血尽人即亡,回天难有力。

晴空现霹雳,斩枝人立坠。王树正诧异,欲出第二枝。
却见熊熊火,白叶绽红莲。施术起狂风,意吹明火灭。
火借风势旺,直烧身苦痛。施术淋骤雨,火竟临水旺。
水生木瞬间,生木复生火。此火不寻常,超脱离五行。
业火倚业造,三昧灼有情。贪嗔痴蚀骨,木栏皆烧尽。
小黑赴女处,奇女已立起。恍惚一书生,眨眼无踪迹。
奇女虽负伤,心却无嗔恨。眼见王树苦,挣扎难哀嚎。
业火燃三刻,王树焚三身。若非寒灵抗,早已化焦炭。
火却仍不熄,树冠曜通明。如再心念起,火必烧木尽。
神树已冠带,树族再无忧。无颜对奇女,不复化人形。
树移阔路开,挥枝礼送别。

月女篇
既出神树林,两人面相觑。奇女依修为,身伤皆复原。
小黑拳腿破,女为其包扎。危难谊至真,恩情互感念。
复行百余里,平湖映眼帘。苇摇凭碧波,水风引清新。
湖边琼楼立,闺阁着素饰。两人欲拜访,前门竟敞开。
径直入楼中,空空无一人。玉桌留字条,来者悉自在。
客房于二楼,主人夜自归。两人顺其意,各自寻安顿。
临湖赏秋光,盘坐修禅定。转眼日沉西,夜色渐笼湖。
尔时月初起,地线半遮面。远山灯烁闪,似是主人归。
零零数十星,幽幽向琼楼。两人至堂前,意欲礼相迎。
行者似流光,缓缠山腰间。朦胧如幻梦,隐约竟不见。
云蔽天星月,雾遮归楼灯。如是过三刻,旅队如未动。
奇女小黑入,宾坐等队归。月上夜中天,主人盼终至。
一女领众婢,纤身柔作揖。此女方二八,玉颜沐洁光。
众婢只十岁,悉数列菱阵。两人遂还礼,言谢收留恩。
心虽有疑虑,承恩不相问。湖风一时起,主人似失力。
踉跄前向倾,小黑疾去扶。异象触立现,碰身皆透明。
主人亦惊异,登时退抽身。奇女近主身,仙臂扶佳人。
触体温虽冷,却未变通透。随即问主人,身世何从来。
“吾本此地王爷女,体质殊异方离家。吾母临月乃得孕,自言游湖受托梦。”
“光耀身强晦即衰,妾负此身十六载。家中成人难相近,阳气稍灼灵不堪。”
“人皆言我为月女,至阴童女唯做伴。朝入山林避炎阳,清灵幽长晚自归。”
“游人至此行方便,常设客房留歇息。妾本忌灼远男子,此象虽异却无妨。”
奇女听其言,一时无头绪。再观两人相,红霞渐染面。
小黑自挠首,眼不离月女。月女亦羞涩,俯首视金莲。
两儿不知措,情窦闪初开。奇女引婢去,独留二人在。

三月春光好,青山万花笑。郎情承妾意,心悦映柳桃。
出入双蝴蝶,往来比鸳鸯。月下述绵言,身近已不觉。
两身现通透,奇女见危险。掌风轻拂过,花落散地遍。
小黑直懊恼,月女亦忧伤。相亲难相近,最是苦人间。
小黑黑光质,月女即月光。此缘系前生,虚空分两体。
而今若相合,重归同湮灭。奇女见两苦,寻计自忖度。
如是十日过,未见能有方。两人再难耐,双手十指扣。
意同共死生,不惧赴黄泉。初时缓恢复,通透渐不还。
而后两身轻,躯随元神散。奇女虽叹息,此情令扼腕。

是夜狂风起,平湖掀波澜。月虽仍高照,月女却危安。
身体难再支,跄地不复起。小黑竟无恙,通透身自还。
意同付虚空,而今竟生变。小黑心焦急,求向奇女助。
奇女本诧异,不知此何解。眼观天上月,澄澈显光明。
月光自无异,月女何所变。黑光性刚强,拔刀欲自了。
情势显危急,奇女忧挚友。忽而见浪鳞,湖心皱月影。
奇女再思惟,至此方醒悟。月女非月光,原是水中月。
太阴未下凡,光耀人间散。造化终弄人,天道不捉摸。
镜花浮水月,怎叫君去摘。随即念心咒,道行抑风止。
月女终苏醒,两人即相拥。嚎啕叹身世,身消心悲恸。
奇女分两人,言语相安慰。万物具因缘,汝心动天地。
如今知缘起,不需再赴死。求问于四方,抑或有他路。
两人明此理,起身默不言。

五更天微明,星稀鱼腹白。月女领众婢,送郎至山外。
双眸润珠泪,执手久难放。小黑亦神伤,一步三回首。
今朝相别离,何时能复见。惟愿人思念,月光常映心。
往后独泛舟,湖寒风更凉。怜此水中月,一夕易沧桑。

点金篇
前行十数日,小黑路不言。遍寻异能士,皆奇不能解。
二人遂转向,径直赴皇城。京都多能人,却难免俗气。
无银门不开,无金人不见。两人心有怨,嗟叹多无奈。
郁郁至市集,但求他人助。遥见金闪闪,似是有大财。
闻者却寥寥,愚人金黄铜。商贩见来人,大惊乃失色。
疾收假金起,直唤两人行。行至深巷内,商贩突跪地。
直呼奇女侠,有愿但相求。事成自回报,能解两人忧。
“师承吕脉二十年,资质平庸难建树。神通变化三千种,根基不实无能成。”
“昔见女侠真风采,天资卓越道行深。运气化神自有方,不同凡俗别成格。”
“而今愚子求指点,愿得皮毛以成修。经脉一通法立现,无源之水不能流。”
“两旬寒暑实不易,而今无名空有恨。心愿得了终回报,二人有难皆助力。”
同是修道人,或知解光术。气法皆自悟,可向门外传。
奇女觉可行,旋即语答应。凡人得浅基,上天并入地。
商贩多狡猾,得法自顾修。奇女问光术,言塞意推脱。
短短十数日,七十二变通。二人虽懊恼,助人心有慰。
是日欲别离,商贩送两人。行至市集外,商贩忽有言。
女侠大恩惠,如今回报时。此金小心意,难及恩万分。
语毕捧黄金,闪闪耀四方。两人方愣神,商贩已不见。
周围人嘈杂,皆聚观稀奇。未免生枝节,疾收金离去。

两人虽得财,心却难安宁。割取为人验,万足纯真金。
小黑念月光,得金即为用。铜门始初开,高人始得见。
结果大失望,无人能得解。名利遮双眼,何能隐清修。
奇女负仙行,俗尘难入流。皇城鱼龙杂,得法需有缘。
如是三月过,未见有起色。两人心灰冷,正欲离京城。
驿站门厅外,红楼缀华灯。歌舞奏升平,薄情弄嬉戏。
定睛辨花客,竟是贩金商。商贩亦惊讶,步上手招呼。
昔时困潦倒,此时已巨变。瑶瑶公子哥,挥金如粪土。
蜂蝶拥前后,娇嗲声不绝。妄取一人欢,得金享十年。
二人皆惊愕,清修堕如此。又碍黄金恩,眼观默不言。
老鸨见二人,知是金主友。直拽两人衣,脂女围伺候。
众目复睽睽,两人羞又恼。运气欲发作,奈何怕伤人。
商贩略惭愧,语出停女止。自至奇女旁,低语两人言。
今日失体统,改日当谢罪。东行三十里,寒舍迎大驾。
恩公难未解,定是金不足。再遇实天意,愿分诸君忧。
意本不在金,两人欲推辞。转念求消息,勉强应此邀。

翌日晨间起,清辉洒路间。同向金乌去,出城寻商宅。
行程未过半,荒途无人烟。道桥残损破,歪斜芦苇盛。
两人皆纳闷,商富何居此。鸟兽难栖息,常人不堪受。
再向前十里,荒谷竟折光。入谷探究竟,琼楼砌为金。
两人方惊愕,富商立楼前。大石迎面杵,似是有文章。
商贩口念咒,大石笼白烟。片刻未眨眼,大石变大金。
神情显得意,商贩自昂首。两人倒吸气,此术已成仙。
若是他人知,定作乱天下。商贩知其虑,竟不以为意。
自言攀宰相,权倾于朝野。他日金势用,江山囊中物。
两人闲云鹤,自不问世事。听闻附宰相,望其能助力。
三人携金走,共赴宰相府。石狮恣爪牙,貔貅瞪铜铃。
院门跨十丈,连廊满侍卫。人下万人上,宅邸禁森严。
三人入厅堂,宰相正会客。奇女心一惊,竟是紫衣生。
书生见奇女,不敛桃花笑。佯作不曾见,拱手礼作揖。
相府面再会,好感仍未生。商贩代介绍,权者示退避。
书生似有感,言出语诧异。“大石负为何?暑日累不觉?”
三人去看金,竟复回变石。宰相亦疑惑,商贩直挠腮。
自言修炼法,不同于常人。奇女知生力,撇脸视不见。
书生作玩笑,续其与相言。三人退内堂,待相会客毕。
转眼半晌过,宰相入内堂。小黑说来意,宰相自权衡。
奇女问书生,相言太子师。而今君体衰,太子欲登基。
虽是皇血脉,需防臣有异。太子师此访,即是来探相。




发表于 2016-4-7 10: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仅作者可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9-26 12:26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