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06|回复: 1

[恐怖·惊悚] 亡灵电视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30 13: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酷爸爸 于 2017-1-30 13:32 编辑

亡灵电视机

晚上九点半,雨喋喋不休的下个不停。
含州师范大学,男生宿舍楼,651室,门锁着,灯熄着,空无一人。
这间寝室住着三个大二男生,不过现在都出去上网了。
没有人在,可奇怪的是,桌上那台黑色的电视机却是开着的,孤零零的闪烁着幽蓝的光。
没有声音,只有画面,仿佛是一个静默在黑暗中的哑巴,无声无息的比比划划着什么。
屏幕上的东西,你看到了一定会害怕!
半个小时之后,走廊里由远至近传来了杂沓的脚步声,三个学生终于回来睡觉了。他们走成一个三角形,后边的两个似乎有些小摩擦,一路争吵着穿过阴暗的楼梯和走廊。
到了门口,为首的男生摸索着掏出一把钥匙插入锁孔,顺时针旋转,伴随着门锁咔的一声轻响,与此同时,房间里那台电视机的屏幕忽然闪烁了一下,悄无声息的熄灭了。
门大张旗鼓的开了,他们三个踢踢踏踏的走入了房间。

孟西京手脚并用的爬上床,四脚八叉的卧在上面,廉义和胡一树则换上拖鞋,端着盆嗒嗒的走向水房。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寂静。
起风了,一阵尖利的呼啸,窗上的玻璃嗡嗡震动起来,灯光忽的一暗,旋即亮起。
孟西京一惊,爬起来看看灯,又看看窗外,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凉丝丝的感觉。这房间,似乎哪里与平时不大一样。
比起往常,今天寝室似乎有些阴冷,也许是雨天的缘故,但不是这个。
他感觉到一双眼睛!
眼睛,没错,似乎有双眼睛隐藏在这房间的某个角落,正偷偷的窥视着他。他感觉到了那冷森森的目光,黑色的,犹如井水一样冰凉。
孟西京一个激灵,警惕的环顾四周。
墙上的曼联全家福,白里泛黄的墙壁,地上横躺竖卧着的球鞋,胡乱叠就的被子,一切似乎与往常没什么差别。
唯一不同的,就是桌上的那台电视机。
它黑糊糊的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看起来心事重重。
看着它,孟西京忽然觉得心里颤了一下,这台电视机深不可测的黑色荧屏里,似乎藏着某些东西。
这台电视机对他而言,几乎是陌生的。
这是他们三个今天上午从东郊旧货市场淘来的,进这个门才几个小时而已。
寝室原来那台21寸老长虹,从入校到现在,看了近两年了,直到昨天晚上,在转播曼联对切尔西的一场球赛时,它忽然冒出了滚滚浓烟,自燃了。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时,胡一树端起一盆洗脚水毫不吝啬的泼上去。
哗啦——
烟消云散,火患根除,但老长虹也只能用来养鱼了。
然而,孟西京他们离不开意甲、英超、欧洲杯,就如同班里的女同学离不开周杰伦一样,他们需要电视机。
那就买台二手的凑合着看吧!
今天一早,三个人出门乘上了202路大公交,在郊区糟糕的土路上颠簸了二十分钟,来到了赫赫有名的东郊旧货市场,转一圈,180块钱成交,抱回了这台旧彩电。
返回学校已然是下午,插上电,打开,就看到了中央2套的那个保健品广告,证明画质还不错,就关了,三个人出去吃饭,各吞了碗名不副实的牛肉面,然后上网。
所以,直到现在,孟西京才算真正留意到这台半新不旧的彩电。

这台旧电视蹲坐在桌上,背靠黑洞洞的窗,乌黑的外壳映射出阴晦的光,像一只每一根毛发都充斥着不吉祥的黑猫。
呆望着它,孟西京的心脏渐渐跳得慌张起来。
门开了,廉义和胡一树一前一后进来了,夹着脸盆,头发湿漉漉的,拖鞋水水的击打着地面,声音粘腻。
看到孟西京直挺挺的坐在床上,胡一树挑逗的抛了个媚眼儿,用犯贱的语调柔柔说道:“亲爱的京,此时此刻,你是在想念着我吗?”
这句话是有出处的,源自于孟西京去年收到的一封情书,孟西京看得忘情,两眼放桃花,一时失去警惕,被胡一树瞄到部分内容,结果一些句子便流传开来,屡屡遭到引用。
廉义在一旁添油加醋的坏笑起来,他白白胖胖的,带副小眼镜,笑容很欠揍。
以往这个时候,孟西京的反应都是侧过头来,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滚,偶尔会喊滚蛋,以示愤怒,可今天,孟西京居然一声没吭,这令廉胡二人无趣之余,还有点意外。
胡一树一纵身上了孟西京的床,伸出一只手掌在他眼前晃了晃,咦了声,扭过头诧异的通知地面上的廉义道:“我靠,傻了!”
廉义点头表示赞同:“恩,跟去年被人甩了时一个造型。”
孟西京没有理会俩人的胡言乱语,忽然冷冷说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房间里除了我们三个,还有有一个人?”
这问题问得灵异得很,两人吓了一跳,双双住了嘴,愣了一下,胡一树哈哈笑起来,捏着嗓子道:“换套路啦?跟咱玩上鬼故事了,这不是班门弄斧吗,来,廉胖子你来一个,让他学习学习。”
廉义应了一声,舔舔嘴唇,讲了一个事。
“我们高中有个小子,叫陈小飞,他家住郊区,挺偏僻,高三时,学习任务重了,陈小飞每天早上六点多就得出门上学,他家到我们学校不算远,也就二里路,他走着去,每天都要穿过一片平房区。”
“三月份的一天早晨,天还有点蒙蒙黑,穿过这片平房间的土路时,他忽然不经意间看到一间平房的窗户后面站着个女人,好像在凝望着他,不过因为离得远,看不清楚她的脸,只感觉这女人的头发挺长的,年龄也不大,他也没太在意,就过去了。”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此后一连三天,每天他都看到那女人躲在窗户后面看他,他就有点犯嘀咕了,想过去瞧瞧,又不好意思,于是再观察了两天,仍旧如此,第六天早上,他终于忍不住了,走到那扇窗户前想问个究竟,结果你们猜他看到什么了?”
廉义学起了单田芳,关键时刻卖起了关子。
胡一树正听得入神,被他的戛然而止搞得十分不爽,皱着眉头骂道:“有屁赶紧放,烦不烦人啊!”
廉义不满的哼了声,只好继续说道:“陈小飞走到那扇窗户前,才看清楚,哪是什么女人啊,原来是具上吊自杀的女尸,那女人用根麻绳把自己吊死在窗户框上,远远看去,好像她正站在窗前像外面张望似的。她挂在那里整整六天,才被陈小飞发现了,差点把这小子吓出精神分裂症来……”
床上的孟西京大喊起来:“别讲了,别讲了,赶紧给我闭嘴。”
他嘴角微微抽搐起来,显然是害怕了。
胡一树和廉义看他这个样子,更加得意,自然不肯善罢甘休,胡一树一纵身跳下床,嬉皮笑脸的拍拍廉义肩膀,赞美道:“廉胖子,你这个故事不错,喝口水歇会,听听我的。”
讲之前,他先发表了个声明:“我这个不是故事,是新闻,真事,是刚刚从网上看来的,而且就发生在咱们市,你们听听吓不吓人。”
然后他清清嗓子,讲道:
“就在昨天,咱们市另一所大学——科技大学里发生了一件特恐怖的事儿,住在同一个寝室里的两个女孩在同一天自杀了,一个跳了市中心28层的金相大厦,一个在寝室里用腰带把自己吊死在天花板上,这事都上了新浪的首页了,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俩人为啥自杀,而且是集体自杀,这件事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原因啊。”
最后一句,胡一树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兮兮,仿佛自杀的两个女孩就在这间房内,怕给她们听去似的。
再看孟西京,脸色铁青,真生气了。
他自小胆子就不大,再加上今天的前因后果,真被吓到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胡一树一脸无辜的咕哝道:“不是吧?真他娘的生气啦?”
廉义冲他苦笑了下,两个人只好干巴巴的脱衣睡了。
尴尬!
所谓弄巧成拙,不欢而散,就是这个意思。

不到十分钟,胡一树和廉义就没心没肺的划着小船荡入了梦乡,孟西京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
熄了灯,伸手不见五指。
那台电视机摆放在那里,给了孟西京一种背后有人的感觉,那感觉凉丝丝的,再加上两个兔崽子真真假假的恐怖传闻,孟西京不敢合眼了。
窗外,雨又下起来了,胡乱打在窗户上劈啪作响,像有人用长长的手指甲急促的敲击着玻璃。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孟西京听到枕下的手机发出长长一声电子音。
零点报时,午夜到了。
忽然,电视机在黑暗里发出了“波”的一声轻微的声响,没有人动它,它竟自己开了。
孟西京的心狠狠的咯噔了一声,头皮轰的炸了。
他看到电视屏幕闪烁了一下,由黑变白,徐徐亮起。
没有台标,看不出是哪个频道。
屏幕上,一个女孩正张开双臂在天空中飞翔,神情陶醉,一身红色的连衣裙裙角猎猎舞动,镜头采用的是平拍的视角,在蓝天的映衬下,女孩像一朵娇艳的云彩,美丽而妖娆。
这个镜头很是唯美,很像是某个MTV矫情的浪漫画面,华丽而空洞。
只有画面,没有声音。
紧接着,屏幕上的镜头视角忽然上升并迅速翻转了90度,成了自上而下的俯拍,镜头也猛的拉远,画面成了中景,女孩还在画面中央,只是身下的背景一下子宽泛起来。
胡一树蓦的呆住了,一阵寒意倏的席卷了全身。
那女孩身下的背景,竟然是一片粗陋的楼顶,中间还夹着两条如带的马路,路上车辆往来,小如甲虫。
这些楼顶、马路、车辆、行人,正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孟西京猛然醒悟过来,屏幕上正在播映的似乎不是什么唯美的MTV,这个女孩也压根不是在进行什么浪漫的飞翔。
她是在跳楼!
她以每秒钟十几米的速度砸向地面,镜头一直追着她,直到最后一刻。
几秒钟后,一切静止。
镜头定格到女孩身上,她俯卧在灰白的水泥路面上,已经成了一具绵软的尸体。她的裙子太红了,掩盖了血的颜色。
接着,屏幕上一团漆黑了。
孟西京手脚冰凉,两手紧攥住被子,缩到床角不敢动弹了。
岂料还没完。
几秒钟之后,画面再次亮起,换了场景。背景模糊,仿佛摄像机的焦点没有对实。
一个绳圈忽然自上而下垂到屏幕正中,大特写,几乎占了满屏,微微摇晃着。
画面中出现了两只白皙的手,缓缓抓住绳套向下拽了两拽,似乎是在试验这绳套是否足够结实。
接着,一张脸由下至上慢慢升起到这绳圈正中,是张女孩的脸,惨白,不超过20岁,长相清秀,然而目光呆滞,她两只眼直勾勾的望着前方,眼白里密布血丝。她慢慢把头探进绳套当中,停顿了片刻,便猛的向下一坠,绳套瞬间没进雪白的脖颈里,与此同时,这张脸扭曲起来,惨白中渐渐泛起了一股淡淡的青绿色,她的眼珠子猛的翻上去,眼眶中充满了白眼仁,暗红色的舌头一点一点的从唇间挤出,软软的耷拉下来……
这是个吊死鬼!
再次黑屏,房间里重归黑暗。
再亮起时,屏幕正中出现了一张宽大的黑沙发,背后一扇落地窗,看窗外的亮度仿佛已是傍晚时分,光线黯淡,这房间显得阴沉沉的。沙发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个女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头发不算长,刘海剪成齐齐一线,单眼皮,薄嘴唇,鼻子很直很硬,有点男相。一身纯黑色的套裙几乎把他嵌在房间的阴影里,轮廓不清,但最显眼之处,却是她脖颈处套的一根麻绳,灰白色,悬挂在胸口。
她似乎也看电视。
她和孟西京在看着同一台电视机,只不过,她坐在电视机的里面看,而孟西京在外面看。
他们共用着一个屏幕的正反两面。
恐惧仿佛一群毛茸茸的黑蜘蛛,瞬间爬遍了孟西京的全身。
电视机里的女人忽然冲着孟西京伸出三只手指,嘴里含糊不清的吐出两个音节。
“Hui……ya……”,轻得宛如两声叹息。
孟西京猛的打开灯,发疯般的狂叫胡一树和廉义的名字,两个人吭哧了几声,恋恋不舍的醒过来。
他们睡眼朦胧,表情痴呆的望着孟西京。
孟西京缩在床头,说不出话来,只顾伸手乱指电视机。
就在他俩回头前的一瞬间,电视机再次无声的熄灭了。
两个人转过头,没看到任何异常,骂了声有病,就又躺下了。
孟西京一夜无眠,不仅胆寒,脑中也是一团纷乱。
电视机里怎么出现了这种东西,长这么大他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难道那个黑衣女人+鬼姐姐QQ22323'32323在暗示他什么吗?
hui ya!灰呀?还是灰鸭?还是别的什么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伸出来那三根手指又代表着什么?
还有前面的那两段视频,两个女孩自杀的画面怎么如此逼真,他们到底是谁?连串的问题。
孟西京想起了胡一树临睡前讲到的那则新闻。
——昨天,本市科技大学,两个女孩,一个跳楼,一个上吊,双双自杀。
难道正是这两个女孩?可即便真的是她们,他们的死亡景象怎么会半夜三更的出现在这台电视的荧屏之上?
她们的死,莫非与这台电视机,与电视机里的那个黑衣女人有什么关系?

孟西京坐在202公交车最后一排,车上没几个人,咣当咣当的摇晃在郊区尘土飞扬的马路上。
他手里紧攥着张纸,攥得出了汗。
就是那昨天买电视的收据,在寝室的桌格里翻出来的。
那是一张皱皱巴巴的信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7成新旧采电一台,180元,保3个月。赵旭生,2006年7月20日。
彩电的“彩”字写错了,是别字,这我知道。
赵旭生就是那个贩子,孟西京正在赶往旧货市场,去找他。
想要搞清那台旧电视的来源,只有去问他。
早上在食堂吃早饭时,孟西京把昨晚上的一幕原原本本的跟廉义与胡一树讲了,但是两个人均嗤之以鼻,表示不信,并一口咬定孟西京是在报复。
胡一树边喝豆浆边撇嘴:“这种档次的鬼故事你也好意思拿出来讲?”
又伸出手摸了摸孟西京的脸蛋,故作疑惑状的问道:“真不脸红?”
廉义则笑着说:“你回去把我昨天讲的那个默写十遍,认真体会一下我是怎么讲的。”
孟西京把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嘴里,愤而离席。
上午,他到网上查了那条新闻,千真万确,科技大学果真有两个女生自杀。
科技大学的BBS论坛上,这件事已经讨论疯了,有个叫冰冰小兔的网友自称两个女孩的同班同学,还贴出了两人的照片,孟西京倒吸一口凉气,昨晚电视上莫名出现的那两个女孩正是她俩。
照片上她们笑得像阳光一样温暖,又如月光一样干净。
而现在,她们成了两具冰冷僵硬的尸体,不会再有表情了。
想到这些,孟西京就有些难过起来。
冰冰小兔的签名栏里有她的QQ号,孟西京加了她,她没有在线。
回到寝室,孟西京翻出了昨天购买电视时的收条,在学校南门外搭上了开往旧货市场的202路公交车。
东郊旧货市场其实不是一个正规的市场,他名不副实,其实不过是路边的一块空地,卖旧货的贩子们随便把旧家具旧电器堆在地上,然后就分出几伙吆五喝六打起扑克来。
整个市场里弥漫着一团发霉的气息。
孟西京询问了一圈,终于在人堆里找到赵旭生,这个三十多岁的四川人,矮小枯干,眯缝着一双小眼睛。
孟西京把收据递给他:“昨天我们三个人从你这买了台二手电视,有印象吧?”
赵旭生笑着说:“咋个能忘哟,才一天嘛!”
随即疑惑的问:“坏喽?”
孟西京说:“没坏,我就想问问,这台电视你是从哪收来的。”
赵旭生哦了两声,摸出根烟点上,他的声音混在烟雾中,含混的飘向半空:“看你像个学生,不瞒你说,我那个电视就是从市里大学学校收来的。”
“哪个大学?”
“好像叫啥子科技大学。”
“详细说说。”
“中!”赵旭生点点头,说了经过。
他说昨天上午,他骑着板车在科大北墙外一个小区里收旧电器,顺便收废品,空转了半天也没收到什么象样的东西,正想换地方,途经学校北门时一个女老师把他叫住了,说有旧货卖,他就尾随着进了学校,七拐八拐,到了女生宿舍楼,又跟她上到6楼,进了一间宿舍,他就看到几个人坐在床上抹眼泪,看模样像是学生家长,还有老师在边上劝,有两个家长就说屋里的东西全都不带走了,让收废品的都搬走,免得将来看到伤心,这其中就有那台彩电……
孟西京明白了,原来那台旧电视正是那两个自杀女孩生前所有。

胡一树死了。
孟西京刚刚回到学校,就得知了这个消息。
一道闪电击中了他。
他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巴,直到看到胡一树的尸体,才不得不相信了这个现实。接着,悲伤尾随而至,孟西京流下了眼泪。
食堂人山人海,挤得像毕业生招聘会现场。
胡一树的尸体躺在食堂的西北角的一条过道上。食堂门口拉起了警戒线,深蓝色的警察和雪白色的法医围绕着他忙碌不停,他还从没有被人如此关注过。一排排麦当劳似的彩色固定餐桌挡住了他的大部分身体,只露出一双四十三码的黑色耐克鞋。
鞋中,是一双已然死去了的脚。
在人群里,孟西京也看到了廉义,他也在抹着泪水,旁若无人的展现着悲伤。
沿着贯穿学校南北的甬路走下去,太阳还很高,一地枯败的落叶,廉义对他叙述了事情的经过,他的样子很像条脱勾的鱼,边说边惊恐的左顾右盼,仿佛被吓破了胆。
他说胡一树和他一起打的饭,他打的炒豆角,胡一树打的韭菜炒鸡蛋,两个人坐在一张桌上,面对面。
开始谈笑风生,没有异常。
当廉义盘里的米饭吃剩到三分之一时,他看到胡一树忽然停止了咀嚼,眼神也随之凝固,仿佛一汪遭遇了严寒了水,瞬间成冰,直勾勾的望向了他的脸。接着,他听到胡一树的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怪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吼管中蠕动着,胡一树的脸渐渐泛起了一层浅浅的灰色,他突然冲着廉义甜甜的笑了一下,然后突然操起了手中的筷子,插入了自己的咽喉,那是两根锁骨之间的那个柔软的凹坑,黑色的塑料筷子几乎没入了一半,血液和气体瞬间喷涌而出,餐盘里白色的米饭马上变成了一粒粒的猩红。
廉义声音颤抖的说:“有两个细节特别恐怖。”
“哪两个细节?”孟西京猛的停住了脚。
“就是他冲我笑的那一下,我觉得那笑容好像不是他的,那是个……女人的笑。”廉义嗫嚅着说。
“还有呢?”
“还有就是他在倒下前,冲我伸出了两跟手指。”
说完,廉义抓住了孟西京的手,哭咧咧的说:“你说你昨天半夜在那台旧电视机里看到了女鬼,她对你伸出了三根手指,还跟你说了两个字,现在我相信是真的了。但我跟警察说了,警察不信,他们说老胡可能有精神病,就差说我也有了。”
他的身体抖得宛如筛糠一般。
相比昨天夜里那渗入骨髓的恐惧,现在的孟西京倒不觉得那样害怕了。
面对死亡,他的心仿佛一根被恐惧拨动了的吉他弦,铮铮的颤抖了一段时间,便渐渐镇定下来。

从下午5点到晚上9点,孟西京在海赢网吧里坐地生根。
他守着一台电脑,显示器上蓝色的桌面背景上挂着一条窄窄的QQ,廉义则在一旁守着他,一只手紧紧抠着仿皮的深棕色椅背,神情紧张的打量着进出的每一张脸。
孟西京反复加着一组号码,是那个冰冰小兔的。
用守株待兔来形容倒真的很恰当!
经过了近4个钟头的等待,8点55分,消息栏的小喇叭终于闪动起来,运气不错,兔子没有辜负他。
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他开门见山,询问起了两个女孩的情况,冰冰小兔说她和那两个女孩是同学,住对门寝室,很熟,接着讲了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对孟西京来说,没有太大价值。
孟西京刨根问底:“你有没有注意到她俩在自杀前几天有什么怪异的举动?”
冰冰小兔发来了一个拼命晃脑袋的小鸡崽,然后说:“挺正常的。”
孟西京实在想不出下面该问什么了。
廉义在一旁拽了拽他的袖子,小声说:“电视。”
孟西京一拍脑袋,连忙打上问题:“你对她们寝室的那台电视机有没有印象?”
冰冰小兔马上回了一排“?”
忽然迟到电视机上,或许她觉得这个问题特别周星驰。
紧接着她敲过来三个字:“哪一台?”
孟西京立刻也敲出一串“?”:“哪一台?难道她们寝室两台电视,每人抱着一台看?”
又是摇头的小鸡崽。
“不是两台,是原先有一台,坏了,接着又买了一台。”
“什么时候买的?”孟西京的手抖起来,把d按成了e,把t按成了r。
“上周四,我看到她们找人搬回来一台电视。”
“新的旧的?”
“旧的。”
“什么颜色?”
“黑”
孟西京把键盘一推,无力的靠在椅背上,仿佛在自言自语:
“上周四她俩换的电视,周六就自杀了,周日电视被我们买回来,周一老胡就死了。”
他扭过头问廉义:“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等廉义回答,他自己就回答了自己:“因为那台电视里,藏着个鬼魂,还有,明天,可能就轮到我和你了。”

晚上10点半,孟西京和廉义打开了寝室门。
廉义缩在后面,弓着腿,一付随时逃跑的架势。
他极端反对回来,在他看来,宁可在路边以娘胎里的姿势对付一宿,也不愿意再回这个阴森森的鬼地方了。
但孟西京坚持回来,他认为,到现在这个地步,逃是没用的,要想活命,只能面对这台电视,挖出她的秘密。
电视静悄悄的趴在桌上,像死去一样。
他们都在等待着午夜的来临。
外面有月,月色惨白,照得房间宛如糊了层白纸,楼前的槐树枝叶蓬乱,风吹来,那树影便沙沙的摇曳在墙上,宛如几只畸形的手臂在招摇。
午夜12点,果然,电视机再次无声的开启了,仿佛一只眼睛缓缓睁开。
屏幕上出现两个女孩自杀的片段,与昨天丝毫不差。但接下来,胡一树出现了,他有说有笑,大口的往嘴里扒着米饭,就在一刹那,他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像廉义描述得那样,他奇怪的笑了笑,把筷子插进了喉咙,接着把两根手指伸向了镜头,他的手指几乎布满了整个屏幕,定格,画面渐渐转黑。
它重现了胡一树的死亡过程。
接着,那个女人终于出现了。
她的表情动作都与昨天几乎没有不同,也是同样的两个音节——
“Hui……ya……”
这次,她对着屏幕伸出了两根手指。
孟西京悚然一惊,昨天她伸出的是三根手指,现在变成了两根,这意味着什么呢?
看完,孟西京电视机用一床被单罩上,两个人觉得困极,便互相倚靠着睡了。
早上六点多,孟西京忽然感觉到有人推他,一睁眼,吓得差点掉魂,只见廉义手里拿着根麻丝绳,瞪着眼睛看他。
孟西京腾的坐起:“你干什么?”
廉义忙摆摆手:“别误会,我不是要上吊,也不是要害你,我是想让你把我捆上。”
看到孟西京不解,他解释道:“我怕那个鬼害我,勾引我自杀,就像对老胡那样,我想了一夜才想到这个办法,你把我手脚都绑住,我就不怕了。”
说完,他咧了咧嘴,像是要挤出一丝笑,但没成功。
孟西京想了想,觉得他说得似乎在理,就把他手脚绑了,打了两个死结。廉义挣了挣,满意的笑了,说:“咱挺过了今明两天,或许就有救了,你要不要也找个人帮你捆了?”
“大早晨的,找谁,再说谁能信,还得以为咱俩精神分裂症呢。”孟西京苦笑。
廉义挪回到自己床上躺下,长出口气:“这下踏实了,再睡会,睡两天才好呢。”
孟西京一下子收起脸上的表情,突然凑到他面前,轻言轻语的说:“万一,那个鬼魂不勾引你自杀,而是迷住了我,让我来杀你,你怎么办呢?”
廉义猛的睁大了眼,定定的看了会孟西京,声音颤抖起来:“老孟,你可别吓我。”
孟西京呵呵一乐:“逗你玩呢,看你那熊样。”说完,躺下,扯过被子,正而八经的睡了。
这一觉直睡到日影西斜,孟西京醒了,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肚子咕噜噜山响。
电视机被蒙在雪白的被单下,凭空隆起一个大包,像尸体上覆盖着的白布。
对面床上,廉义像个大闸蟹似的,一动不动,睡得毫无声息。
孟西京冲他喊了两声:“起来,吃饭了。”
没反应。
一种不祥的预感瞬时罩住了孟西京,他一步跳到廉义床上,顿时傻了。只见廉义嘴角一缕血迹顺着脖子蜿蜒流下,像条蜈蚣般爬进了他的衣领,那血早已风干,呈现出乌黑的颜色来。
廉义死了,他的舌头被齐根咬断。
千算万算,捆手捆脚,他却忘记了身上最坚硬锋利的武器——牙齿。
他左手一根食指笔直的伸着,孟西京知道,这代表着“1”。
下午四点多,当胡一树的家人千里迢迢赶来时,最先看到的居然是廉义的尸体。
因为廉义死前遭到捆绑,孟西京被警察带走讯问,他实话实说,但警察依旧声色俱厉的拍桌子,让他老实说。
他的讲述太荒谬了,没人相信,警察记到一半甚至放下了手中的圆珠笔。
于是他只好沉默。幸好法医鉴定结果廉义的舌头是他自己咬断的,孟西京才得以获释。
对廉义的死,最能说服人的的结论是羊癫疯,俗称癫痫,专家推测,他是在发病时咬断了舌头,这是个合理的解释。
学校人心惶惶,各种流言蜂起,扑风捉影,全是胡说八道。
领导决定封掉这间寝室,让孟西京搬到隔壁605去住,那里有张空床,但605的两个家伙坚决不同意。
别人也是一样,他们怕孟西京给他们带来晦气,带来死亡。
最后舍务办只好分给他一个单间,孟西京没有先搬行李,而是先把那台电视搬过去了。
Hui ……ya……
到底她说的是什么?
到底她在对自己暗示着什么?
三根手指,两根手指,一根手指,每天死去一个。
看来还有最后一天时间,如果能搞清楚她的意思,也许还有一丝希望。
今天午夜,她再来时,孟西京决心要做最后一搏了。
赌注是他的命。

午夜12点,那个女人第三次出现在电视屏幕上。
“hui ……ya……”当她再次重复那两个单音节时,孟西京走到电视机前蹲下身体,对着屏幕低声问道: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在生死面前,他彻底抛弃了恐惧。
屏幕中,女人头一次改变了姿势,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像一团黑影似的,一步步朝镜头走过来,步伐僵硬,脖子上的麻绳随着他的步伐有节奏的摇晃。
孟西京想起那部名叫《午夜凶铃》的恐怖电影,那个叫贞子的女鬼就是从电视机屏幕中一直爬到主人公面前。
但黑衣女人没有像贞子一样爬出来,她只是把脸凑近镜头,屏幕如同一扇窗,她像是把脸贴在一块玻璃上,透过这块玻璃近距离的观察孟西京的脸。
他们之间近得不能再近,真的仿佛仅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
她的脸像面粉一样白,孟西京看到她的脖子上有一道暗红色的淤痕,忽然想到,这个女人很可能是被人害死的。
他没有退却,咬住嘴唇,也看着她。
女人的眼在屏幕上翻了翻,盯着孟西京的脸再次重复了那两个字,这次她的咬字清楚多了,孟西京终于听清了——
“回……家……”
不是灰呀,也不是灰鸭,原来她说的是回家。
接着她呜呜的叫喊起来,声音犹如露气的风箱:“送……我……回……家……给……你……一……天……”
声音越来越模糊。
孟西京急切的追问:“你家在哪?”
但此时,女人的声音已经变成了无法辨别的呜咽声。
孟西京一阵绝望,她不说,怎么找得到她家,看来是凶多吉少了。正在这时,他的视线忽然落在女人身后的落地窗上,那窗外是一栋住宅楼,橘红色外墙,欧式风格,隐隐还能看到对面墙上8号楼的字样。那栋楼顶上,探出来半截苍劲的青塔古塔,斗拱飞檐。
孟西京精神一振,这塔他认得,是市里的元灯古塔,修建于元末明初,就在东山公园的清水湖边上。
这样看来,女人所在的小区就在东山公园旁边。
孟西京的希望再次燃起,由大海捞针到按图索骥,这就容易多了。

翠云园小区坐落在风景秀丽的东山公园旁边,是个大盘,占地十几万平。
分为五个住宅区,分别用橙、绿、蓝、白、黄五种颜色加以区分,在空中俯瞰,就是个花瓣的形状。
房子似乎不错,但保安很不负责任。
大中午,孟西京乘的出租车长驱直入,门口的两个保安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整个小区很空旷,只有几个老太太围在几件健身器械旁聊天。
孟西京坐在副驾驶,后座放着那台彩电。他命令司机朝着橙色的那片花瓣开过去,找8号楼。
楼号很醒目,找到并不难。
孟西京付过车钱,出租车一溜烟开走了。
现在,8号楼在他右侧,左侧则是7号楼,从镜头的角度来分析,电视里那个亡魂所谓的家应该就在这个7号楼里。
可孟西京站在7号楼门洞口,发起愁来,这栋楼总共有十层,每层两个单元,如果靠蒙,正确的几率是百分之五。
到底哪一家才是?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三四米开外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正躺在藤椅上晒太阳。
孟西京凑过去小心翼翼的问:“大爷,打听点事。”
老头睁开眼:“说吧,啥事。”
“这栋楼上有没有一个挺年轻的女孩。”
“这楼上好几个年轻的姑娘呢。”
“就是挺高,挺瘦的女孩。”
“都挺高挺瘦的。”
“就是……”孟西京不知道该怎么问了,他想了想,突然压低声音道,“这栋楼上有没有发生过凶杀案,有没有一个女孩被害死在家里。”
老头半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警惕的问孟西京:“你打听这干啥?”
孟西京只好撒谎:“那个女孩是我一个远方嫂子,她死了以后那房子就我表哥一个人住了,我从外地来看我表哥,地址丢了,就记得是7号楼,所以只能这么打听了。”
老头哦了声说:“这楼的702一个多月前的确有个女人被坏人勒死了,但我听说她好像是单身,警察挨门还录过口供,说联系不到那女孩的家里人。”
“那702现在有人住吗?”
“不清楚,我估计不会有人住,谁会住这种房子,说道多……”
老头忽然停住不说了,再次上下打量了一通孟西京,疑惑的问道:“不对啊小伙子,你刚才不是说你表哥住这儿么?”
孟西京乱了阵脚,支吾了几句,抱起电视机急忙冲进了楼门。
一口气上到7楼,702在右手边,一道乳白色的防盗门。
看着这道门,孟西京忽然意识到一个重大的问题,如果这房子真没人住的话,他怎么进去?天黑之前要是进不去,很可能就没命了。
想到这,孟西京心里一紧,抬手连摁了几下门铃。
响了十几声,就在孟西京将要彻底失望时,没有任何征兆,防盗门忽然咣当一声打开了,一个男人从门缝中探出头来,问:“你找谁?”
这男人大约三十来岁,戴副金丝边眼睛,没有胡子,很白净,文质彬彬。
“我找……”
孟西京语塞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来找谁,憋了半天,只好指了指身后的电视机,结结巴巴的说道:“我……给你们送还电视机。”
话说出口,他自己已经觉察到这个理由的可笑,人家是新住户,无缘无故,送哪门子电视机。
没想到出乎孟西京意料的是,这男人竟然把门打开了。
“请进!”他很客气。
抱着电视机进了门,孟西京一眼就认出这里正是电视里的那个客厅,那个黑色的沙发也在,从落地窗望出去,正好看到不远处的元灯古塔,这个视角与电视里呈现的完全相同。
但孟西京随即便感到困惑了。
这房间里除了这个孤零零的黑色沙发之外,没有任何家具,也没有任何家电,墙上连幅画都没有,四壁空空,根本就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那个男人从里面一间房走出来,一只手端着个塑料水杯递到孟西京面前,抱歉的说:“不好意思,我这什么都没有,你就坐沙发上吧。”
孟西京哪里敢坐,接过水抿了一口,问:“您是刚刚搬进来的?”
男人笑笑:“也不是,住进来也有半个多月了。”
孟西京又问:“您是租的还是买的?”
男人答:“就算是租的吧。”
孟西京心想,租的,那肯定不知道这里死过人。
不想男人像看透了他的心思,说道:“这房子里死过人,所以也没人愿意住,我就来住了。”
孟西京听了很是诧异,但嘴上却应付着说:“其实也不算什么。”
“你也知道这房子里死过人?”男人忽然问。
“我也刚刚听人说的。”
“你知道那女人是怎么死的?”
“听说……是给人用绳子勒死的。”
“你知道用的哪种绳子吗?”
孟西京愣了,没说话。
“是麻绳,”男人笑吟吟的说,“两块八钱一米,不粗不细刚刚好,勒了十五分钟,就断气了。”
孟西京一下子觉得不对劲了,刚想再问,男人藏在身后的一只手忽然像蛇一样蹿上来,孟西京只觉得脖子上一紧,便喘不过气来了,眼前的光亮慢慢向中心收缩,边缘的黑暗仿佛黑色的火焰蔓延开来。
他拼命挣扎,但徒劳无功,男人温文尔雅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响起。
“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老子折回这里住了半个月,连个查电表的都没来过,没想到你送上门来了。送电视?我看是来送死吧……”
接着是一阵放肆的笑声,一切归于寂静。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孟西京感觉自己像个风筝似的飘飞起来了。
尾声
醒来时已是两天后了。孟西京躺在医院里,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的事实后,他很是惊奇。
护士告诉他,就在昨天上午,翠云园小区7号楼的一个男人忽然爬上了窗台,用绳子一点一点的把自己勒死了,用劲极大,据说连颈椎都勒断了,今天报纸登了,原来这个男人是个在逃的杀人犯,那个单元原来的女主人就是他杀的,还把财物洗劫一空,没想到他居然还敢返回到里面去住。
护士还发表评论说,这事特别奇怪,按照常理,人根本不可能自己勒死自己,再有劲儿也不行,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就做到了。现场有好几百人目睹了整个经过,警察赶到后已经迟了,不过发现了你躺在卧室的壁橱里,送来时,呼吸和脉搏都几乎为零,原以为没救了,没想到竟然抢救过来了。
护士佩服的对孟西京说:“你真是命大!”
孟西京此时却在想另外的事情:所谓鬼魂,可能只是一种电波,在一定范围内能够影响甚至控制人们的大脑思维。那个女人的魂可能就是这样,她遇害后,鬼魂便附着在家中的电视里,被卖到了别人家里,时刻想报仇,但又离得太远,鞭长莫及,所以才不顾一切的要回家,甚至不惜乱杀无辜。
他想起了胡一树,想起了廉义,想起了不知名的两个女孩,心中一阵酸楚。
她还在那台电视里,今后会怎样?想不出,孟西京也就不再去想了。
一些题外话:
这个故事到此结束了,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关于那台旧电视的去向,连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被收电器的小贩再一次装上板车,像一滴落入江河的雨珠,不一定流到哪里,所以,我要郑重提醒你——我的读者,无论在任何地方,无论和谁在一起,如果看到一台有着黑色外壳的旧电视,你,千万要当心
发表于 2017-1-30 14: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孟西京这个名字好熟稔,在《西江月》杂志上看到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8-16 04:14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