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52|回复: 9

[灵异·神秘] 我妈讲的故事,我笔录,几经删改方有此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8 23: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村子里面的新房子刚刚修好的老太太被鬼附身了!
听那些大人说,附身她的是她五年前死了的大儿子,如今是回来索命来了。
我仔细想了想,我才八岁,五年前,我岂不是才三岁,我就说嘛,那个老太太我也晓得,但是我啷个就不晓得他还有个大儿子,三岁的时候肯定也就是啥子都记不住。
因为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去了,所以村子里面人不算很多,在农村出了啥子事情,都传的很快,当时村里面也是害怕这件事情传出去,于是家家户户都去围着,想要想法子把这件事情解决咯。
当时我们一群小伙伴,也都是正在人小鬼大的年纪,听到了这件事情之后虽然心里面害怕的要死,但是为了比那个胆子大,大晚上的,我们还是一群小孩子慢慢去了那个老太太的家里面。
大人们把门口围了住了,而且这时候也没人管我们这些小孩子,于是我们就直接趴在地上钻了进去。
为了体现我的胆子最大,我钻的还格外的用力,没两下子就钻到了最里头。
我才看到老太太的两个儿子志林和志国都非常着急的等在一旁。
而这时候站在老太太身前的是我二爸张富先,他是村里面的杀猪匠,长的就凶神恶煞的,说起话来声音也大,反正我们一群小伙伴每次一看见他就绕道走,害怕他的很。
在农村的话,匠人这个职业是非常受尊重的,不管你是什么职业的匠人,当然了,农村常见的无非也就是木匠砖匠铁匠杀猪匠泥瓦匠什么的。
在这些匠人里面,杀猪匠的杀气最重,说的是一般的小鬼都不敢近杀猪匠的身,所以我二爸的胆子也是出了名的大。记得上回村子里面一户人家的牛跑了,着了半宿没找着。
最后只剩下了一个据说是闹鬼的乱坟岗,都不敢去,我二爸手里面提着一把他平时用来给猪抹脖子的刀,口里面骂骂咧咧的就一个人闯了进去,然后还把真的就把牛给牵了出来。
当时我一群小伙伴听了之后都觉得我二爸实在是太凶了,一个人就敢去乱坟岗,鬼都怕他!
这时候我二爸对志林哥和志国哥说:“志林志国,我来看看,这事情只怕是有点奇怪。”
所志林哥志国哥听了之后就起来站退到了一边,我二爸走过去翻了翻老太太的眼皮子。
我那个位置去刚刚好把老太太的脸看见,二爸翻起了老太太眼皮的情景也全部都被我看见。
我看见的就是一片白,没有了眼珠子,当时我整个人就哆嗦了一下,差一点喊出来,捂着嘴巴慢慢往后面退了半步,想离开这里。
转头一看,才发现我其余的小伙伴竟然都没了!不晓得他们啥子时候就走了。
但是因为我现在在最里面,后面又有大人,所以已经不好退出去了,也只能在心里面暗骂他们一声“胆小鬼”,然后把脑袋往回缩了缩,蹲在地上,继续看下去。
这时候老太太的嘴里面叽里咕噜的,不晓得得念叨一些啥子,声音很很小。
志国哥问:“妈哟,你这到底是啷个搞起的嘛?”
志林哥也问二爸说:“二爹,你倒是说一下,我妈这到底是啷个了?”
二爸冷着眼睛看着老太太,对志林哥和志国哥说:“你两个先不忙着喊妈,这会儿这个人,只怕已经不是你们的妈咯。”
“啥子诶?”志林哥一个大人,说起话来声音里头都有点儿哆哆嗦嗦的,估计心里头是非常害怕的。
二爸说:“不过我还是要试一哈,要是大嫂子真的遭啥子东西上了身,那就不是我能够解决得咯,要去隔壁村子请那个神算子杨开笑才得行。”
说完话之后二爸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才坐在床边对口里面念念叨叨的老太太说:“说嘛,你是哪个,上老太太的身,是不是有啥子未了的事情,还是有啥子要我们帮你带的话?”
老太太抬起头来,对着志林哥笑了一下,说:“二弟,我的头歪了,我有点儿不舒服,能不能叫我妈给我动一哈,不舒服的很!”
大晚上的,所有的人,不管男女老少,看到这个情况,全部都瞬间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个声音根本就不是老太太的,是一个年轻男人!
老太太开口说话之后房间里头就安静了下来,非常非常安静,感觉一根针落到地上都能够听的见。
门口被很多的人围着,按理说是不应该又吹风的感觉的,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房间里面向外面散发的一丝丝是凉意。
现在是夏天,太阳刚刚落山不久,本来房间里面的热就还没有散去,应该是非常闷的,但是现在,我就感觉好像温度在直线下降,完全摸不着头脑,但是身上的鸡皮疙瘩还是一下子生了出来。
二爸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志林哥和志国哥当时那个表情,就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志国哥对老太太说,妈,你莫要吓我们啊!
“喊你莫要乱喊,这个不是大嫂子!”志林哥还想昂要说啥子的时候二爸一下子打断了他,说:“这只怕是你们那死了五年的大哥张志生!这个事情我莫得法解决,听我的先拿迦档子给他压住,明天去请隔壁村的杨开笑来。”
“我现在就去!”
志林哥说着就像我们这边的门口走过来,却被二爸一把拉住。
“去隔壁村要过乱坟岗,这黑天摸地的,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万一是杨开笑没有见到,自己还困在乱坟岗,你这家是不是不要了?!”二爸语气有点冲,志林哥听了之后彩站住了脚步。
二爸又说:“莫要乱来,去拿迦档子,估计他特还没有成啥子气候,快去拿迦档子给他迦起来,明天天亮了再说,快点去!”
二爸说话这句话之后老太太竟然一下子从躺在的姿势坐了起来!志林哥走去拿迦档子了,老太太就斜着眼睛看着志国哥,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在笑,又好像是在哭,说不出来的诡异,反正看起来就是瘆得慌。
“幺弟,五年时间都没有看到起你咯,都变咯。”老太太带着用一副男人的腔说道
志国哥正想回答他,却被二爸伸手拦住,不让志国哥接话。
二爸对老太太说:“志生,你妈这都是一把年纪咯,你这样子折腾你妈,莫不是想要你妈折寿哇?听二爸一句话,最好是从哪里来就回那里去,莫要整的大家都不高兴,你说是不是?”
“嘿嘿,二爸,你刚刚都让志林去拿迦档子了,想必你也猜到老哇,来都来了,我肯定要耍会儿,家里面新房子也修起咯,我肯定也要看看哇!”
没想到二爸一巴掌拍在凳子上,大声呵斥说:“你想得美!!!你已经不是人体,新房空荡荡,讲究的是先入为主,要是让你先进去了,那以后这个房子还敢住人唛?简直开玩笑,我给你说,不但不可能让你看新房,今天这个门你都不要想出去!”
这时候志林哥从后面挤了进来,对二爸说:“二爹,迦档子拿来咯。”
然后老太太竟然一下子就从床上蹦跶了起来,要往外面冲。
那个手脚麻溜的,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
“男人,全部进来给我按住他,女人就给我堵在门口,不管啷个也不能让他出去!”二爸向着我的方向,对着大人们大喊道。
然后一群男人一下子就冲了进去,跟老太太扯到了一起。
一个老太太竟然跟连二爸和志林哥志国哥两兄弟在内的八个人足足纠缠了好几分钟,才勉强背按到了地上,就算是被按着,老太太都还在不停地挣扎。
二爸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快把迦档子套在他脖子上!
说来也奇怪,迦档子套在老太太脖子上一瞬间,老太太立即就焉了,也不再挣扎。
迦档子,是我们这里的土话,也就是用牛耕地的时候,套在牛的脖子上的东西,这东西长年累月受到牛的汗水的浸泡,老人们都说这东西阳气极重,能震鬼!
虽然听村子里面的老人谈起过,但是没想到还真的有这个作用。
“嘿嘿,二爹,要不然,你就放了我嘛,我这就走。”老太太眼睛滴溜溜的转,对二爸说。
二爸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对他说,刚刚叫你走你不走,现在想走,不得行咯!明天请能人来收拾你,叫你狗日的生前不学好,死了还折腾家里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23: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晚上的事情在用迦档子把老太太压住了之后也就结束了。
当然,关于老太太的事情我依旧非常好奇的,也打定主意明天早点来看看这件事情到底是要啷个整。
毕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玄乎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我就要往外面跑,当然就是去志林哥贾玲,但是我妈好像晓得我在想啥子一样,专门叮嘱我不许去志林哥家。
当时我“嗯嗯”的答应了两声,当然也不会听话,直奔着志林哥家就去了。
到的时候还比较早,我跑过去才看到,就只有老太太那个房间的门是开着的。
我心里面也有点害怕了,站在不远处努力的伸着脑袋,想要看清楚房间里面是个啥子情况,但是又不敢靠近,毕竟当时我只有八岁,还是很害怕的,但是心里面又好奇。
“小老弟!”
“哎呀妈呀!”
一个人在我背后拍了我一下,神经一直紧绷着的我直接就被吓的叫了出来。
回头才看见是志林哥,他的背后还跟着一个我没有见过的看起来差不多五十岁人,搭着一个包。
和村子里面其余的人不同,这个人的胡子很长,都到了胸口了,两只眼睛看起来也非常亮,一点儿也没有大多数老年人的那种昏昏暗暗的感觉。
虽然没有见过,但是我倒是听过这个人,听到的次数还非常多。
这个人叫杨开笑,是这一带出了名的神算子,家家有个啥子喜事白事都会找他,所有请他的人也都会称呼他一声“杨先生”,算是尊敬,也是出于尊敬,所以下文里面咱们就都称呼为杨先生。
我也听我妈说过,以前我们村子里面也有一个风水先生,但是后来好像是因为女儿落水死了,所以这个风水先生也就走了,离开了我们这里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后来大家有事儿就回去隔壁村子找他。
“小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杨先生看见我好像挺高兴的,就对我说。
我当时还纳闷呢,我这不是才第一次和你见面呢吗,啷个他要说“又”?
“杨先生,你见过他?”
志林哥转过去问杨先生。
杨先生笑着说,是啊,不过上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才刚刚被捡回来,那时候你们都在围着他看,也没有人注意到我,那时候算是见过一面吧,虽然那时候这个小朋友还啥都不晓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23:3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了,我并不是我妈亲生的,是我妈在外面捡回来的,这一点全村人都知道,我妈也从来没有瞒着我,他只是对我说,等我以后长大了,有了本事,就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但现在还不行。
见到我的时候我怀里面有一块玉佩,上面刻着“月未明”三个字,我妈觉得可能是我的名字,所以我也就叫做月未明。
和四周都是姓张的人一比较,我这个名字也就奇怪了不少,不过时间一长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时候杨先生对我说,你在这里伸着脖子看,不如跟大爷一起进去看,走,大爷带你去看。
说着他就拉着我的跟着志林哥往家里面走。
我虽然不知道为啥子杨先生要带着我走,但是也正好满足了我的好奇心,而且都是大人,又是在白天,所以我也不是那么害怕。
志林哥对杨先生说,杨先生,小老弟胆子可是不小啊,昨天晚上我看其他的孩子都吓跑了,就他一个人还留在那里看。
杨先生说,这个孩子的一生都是充满了离奇和不可思议,胆子大一点也正常。
离奇和不可思议?我心中想,说的是我吗?
当然,这事儿现在我也不关心,这时候已经走到了房间里面。
老太太已经被放到了床上,志国哥还是一只手按着迦档子,二爸坐在一边的凳子上打瞌睡。
志国哥见到志林哥立即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叫醒了在一边的二爸。
“干啥子!!!”
估计是睡魔愣了,二爸一下子站起来一阵喊叫,逗得杨先生哈哈大笑,要不是我有点儿害怕这个二爸,可能我也跟着笑了。
“哟,杨先生,这一趟子来的够快啊。”二爸看到杨先生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杨先生笑着说,怎么!啷个搞起的?还有你这个杀猪匠解决不了的问题?
二爸把刀放到一边才对杨先生说,先生说的哪里话,我这点儿本事和先生比起来,那就是真的班门弄斧了,还是先请杨先生给我这大嫂子看看吧。
“不着急。”杨先生一边说一遍将自己的包放到地上,随着搬过来一个小板凳,对二爸说:“志林兄弟在来的路上已经把事情给我说了一遍,这事儿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挖坟开棺。”
“啥?”这回倒是志林哥和志国哥两兄弟惊讶了。
志林哥连忙说,杨先生刚刚路上你也没有给我说要开棺啊!
杨先生看了老太太一眼,说我是准备直接给你两兄弟说的,而且要是你两兄弟不答应这一件事情,这活我也没法接。
这一下子两兄弟就犯了难,对杨先生说,挖坟这种大事,根本不是他两个能够决定的了的,还得问老太太。
然后志国哥就问杨先生,能不能先把老太太医好?
杨先生叹了一口气,才一口答应下来。
二爸连忙示意他两兄弟起开,然后自己去按着迦档子,杨先生站起来坐到床边,就说:“讲的是人死为大,所以依照规矩我还是问问你,你走不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23: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一个外人,凭啥子来插手我的家事?”老太太说道,当然,声音还是那个叫做张志生的男的的声音。
虽然心里面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听到之后还是感觉毛骨悚然的。
“走不走?”杨先生又问了一句。
“我......啊!!!”
老太太,哦不,张志生突然发出来非常大的惨叫声,听得我头皮发麻。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不晓得啥时候杨先生手里面多出来了一双筷子,这时候筷子正夹着张志生右手的无名指,并且在往后面掰着。
我能够感觉到,杨先生每使一分力,张志生的惨叫就会更大几分。
“走不走?”杨先生又问。
在一边看着的我也是真心觉得杨先生好厉害,昨天晚上那么多人都没能解决的问题,看起来他好像很轻松的就能够解决。
“我走我走......”张志生终于是经受不住痛苦,开头服了软,不停地对杨先生大喊,说:“你要我走,你总要先把我脖子上的这个东西拿走啊,不然我啷个走嘛!”
“也对,我倒是把这个事情搞忘咯。”杨先生拍了一下额头,然后示意二爸把迦档子取开。
二爸却犹豫了,听纠结的对杨先生说,杨先生,我们这,昨天晚上七八个大男人才把他给制服住,万一我取了迦档子之后他又反悔了啷个整?我们这人手也不够啊。
杨先生对二爸挥手,示意二爸不要担心,并且对二爸说,他要真的不走,我就让他后悔找回阳间来,我晓得他好像还真的有点本事,但是古话说邪不胜正,他想啷个嘛,你说是不是?
最后的话是对张志生说的。
张志生不停地点头,说:“是是是,二爹,真的,我走我走,我真的走,但是你一定要记住,让我妈去把我的脑袋搬一下,你快放了我吧,迦档子夹的我真的难受啊。”
二爸这才慢慢拿起来了迦档子,说来也奇怪,拿起来迦档子的瞬间,老太太直接两只眼睛一翻,就不省人事了。
杨先生说,事情还没得那么简单哦,一会儿中午的时候,你们带我去坟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23: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杨先生这么简单就把张志生逼走了,志林哥和志国哥两人一下子也是对杨先生言听计从,杨先生说啥子就是啥子。
二爸对杨先生竖了一个大拇指,说,看样子杨先生本事比传说的都还要大些,不服不行啊。
杨先生笑着说,你是匠人,我是先生,不要说那些服不服的,还是要共同学习一起进步嘛。
志林哥上前来问杨先生:“杨先生,这一下我妈她是不是就好了?”
杨先生摇头,对志林哥说,上老太太身的那个东西走了,但是老太太毕竟年事已高,身体经过这样子一番折腾,估计还是的一场病,不过没有大碍,好好看医生,病好了之后就没得事了,现在你就等老太太醒过来就是了。
刚刚老太太的惨叫已经吸引来了不少的人在外面看,我瞥了一眼,发现我妈也在,顿时我就有点儿不敢出去了,毕竟我妈刚刚叫我不要来这里的,我也晓得不吉利,但是这身边不是还有一个这么厉害的杨先生这护着我吗?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弟兄二人做了一些茶点给杨先生和二爸吃,我也跟着杨先生沾了光。
我妈看到我的时候我脖子一缩就要跑,没想到杨先生一把拉住我,说,你跑啥子?大爷我一个人不好耍,多少年都没有娃儿跟着我咯,你不准跑,跟着大爷我耍。
当时我就怕我妈收拾我,杨先生说,有大爷在你怕啥子哦,大爷护着你!
其实我也不晓得是不是要叫他大爷,但是他一直自称是我大爷,所以我就当他是我大爷了。
然后杨先生就去跟我妈说了几句不晓得啥子话,我妈就指着我说:“你今天晚上回来我才收拾你!”
我也不管是不是今天晚上哦,反正暂时安全啦。
茶点之后志林哥和志国哥问杨先生,说现在太阳这么大,要不要等下午太阳斜射了在去?
杨先生说,等到太阳最猛的哪一个小时过去咱们就动身,太阳完全斜射了反而不好。
我在一边听着好奇,就问他说,杨先生......
“叫大爷!”
“大爷,那个,为啥子太阳最猛的那一个小时不去?太阳完全斜射了也不去诶?”
杨先生先是笑眯眯的答应了一声,然后一只手摸着我的头,说,给你娃娃直白点说,那是因为在坟地,除开这两个时间,其余的时间才比较安全,这两个时间容易碰到鬼!
我感觉鬼应该怕太阳才是啊,为啥子太阳最大的时候反而容易见鬼诶?我表示不明白,但是也没有在问下去。
这会儿杨先生又站起身来给老太太检查,一会儿摸摸脉搏,一会儿又看看眼睛。
这时候我有注意到,老太太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不再是只剩下眼白的那吓人的样子。
杨先生问志林哥和志国哥,说你们修房子没有请人来看看屋基风水动土时间的哇?
志林哥说,我们是把原来的大房子拆了,在原来的屋基上面盖的新房,所以就没有专门请人来看屋基,至于动土,我和我哥都不信那一套,所以也没有请人。
“简直胡闹!”杨先生似乎一下子生气了,他大声的质问两兄弟:“既然你们不信这一套,那来请我干啥子?”
志林哥连忙站起来不停地道歉,说自己错了怎么样怎么样。
“这些可都是咱们的先人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东西,你一个个的还不信!老祖宗会害你不成?!”
看着两个大人被另外一个大人骂的一点脾气都没有,我就感觉这种场面很搞笑,当然我也晓得这种场合当然不能笑的。
志林哥和志国哥两个人被杨先生骂的狗血淋头,好一阵之后杨先生才慢慢地平息下来,看了一眼时间,说:“差不多咯,走,带我去坟地。”
志国哥有些怯生生的问,那......要不要带上锄头叫上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23: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先生摆手,说不用,今天只是去看看,你们两兄弟留一人在家里面照顾老太太,一个人带我和富先(我二爸叫张富先)去就得行咯。
我二爸说,我也晓得,为啥子不是我带你去?
杨先生说,去看望死者,哪里有亲人不在场这个说法,陌生人是要由嫡系亲属带上的,不然会惊扰了死者。
二爸才点了点头,笑着说,看样子我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啊。
杨先生笑了笑,没有说话。
大夏天的,而且这回也只是过了最热的一点到两点这个时间点,反正还是热得不行,没走几步路我就感觉满身都在流汗。
路上杨先生问我,你啷个不去跟着村里面别的小朋友刷诶?
我想起昨天晚上他们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的事情,于是我就说,他们都是胆小鬼,我不跟他们耍!
听到我这么说,杨先生和二爸都笑了起来。
路是一直在上坡的,带路的志林哥说坟地还是以前咱们村子里面的张纪中看的,说的是这一块儿是福地,也正好适合来修建阴宅。
“张纪中?”杨先生重复了一遍。
“啷个,杨先生也晓得他?”二爸问。
杨先生摸着自己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的胡子,点了点头,说,几年前听说过他,好像是一个风水先生,但是近几年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咯。
志林哥跟杨先生说:“当年她女儿不晓得啷个的,突然就死了我们都不晓得啷个死了的,他自己好像也没有太多的流露啥子情感,只是在帮大哥相完了坟地之后不久也就从村子里面消失了,也没得人晓得他上哪儿去了,但是我估计也是因为承受不了女儿的死,结果把自己搞疯球咯。”
大概走了半小时吧,总算是来到了张志生,也就是志林哥的大哥的坟地。
映入眼帘的就是鸟粪,很多很多的鸟粪!
志林哥尴尬的说,因为在外面挣了点钱,所以他还专门把坟重新修过的,但是不晓得为啥子,那些鸟就是喜欢到这里来,老是在这里留下屎尿,时间长了也就隔一段时间才来清理一次。
杨先生摇头,说不碍事。
我打眼看去,坟修在一个坡的最高处,都是用石头雕刻的,有一块石碑,不远处还有一颗梧桐树,确实要比村里面其余的土堆坟气派不少。
奇怪的是石碑已经被鸟粪覆盖了大半,但是梧桐树本身和周围却是一尘不染。
但是我留意到了杨先生的脸色却微微的凝重了一下,但是那一股凝重的神色又很快被他隐藏了下去。
靠近之后志林哥就对杨先生说,杨先生,你看看嘛,有没有啥子不对的。
从前面的几次对话我也看出来了,原来二爸也只是一个二把刀,所以这会儿他也只能够和志林哥站在一起等着杨先生。
杨先生围着坟前前后后的转了几圈,停下之后来到坟前对着坟鞠了三个躬,说,来得及没有带纸钱香蜡贡品,你岁为死者,但是我在年级上也是你的长者,鞠三个躬你就将就着接受一下。
说完话之后杨先生不晓得从啥子地方摸出来了三个铜钱,一阵摇晃之后扔到了地上。
看了一眼之后杨先生皱了皱眉头,又将铜钱捡起来在手里面摇了摇,随即又一下子扔到地上。
看了一眼后杨先生又皱了皱眉头,脸色也开始变得不好看起来。
一枚一枚的捡起铜钱,一边摇晃一边说,我这次是来解决你的事情的,要是不让我上去,那你可能就要一直歪着头。
第三次之后杨先生的神色终于是舒缓了下去,收起了铜钱之后杨先生也不嫌脏,突然一下子就爬到了坟顶上去。
农村人都晓得这是对死者的大不敬,志林哥当时就非常着急的说:“杨先生你......你这是干啥子?你这不是等于骑到我哥脑袋上面去了唛,这啷个得行哦!”
二爸打断了志林哥,说:“你莫闹,杨先生刚刚就是在征得你哥的同意,你哥同意了,杨先生才上去的,你都晓得的事情,杨先生能不晓得?”
上去之后杨先生站在坟上面往下看,脸色一下子却变得非常的难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23: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爸就问杨先生啷个了,是不是有啥子问题?
杨先生点了点头,对二爸说,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三天之内,必须开棺迁坟!
志林哥一下子皱起了眉头说,还要迁坟啊?当初张纪中不是说的这地方是一个风水宝地哇?
杨先生从坟头上下来,说道:“不晓得多久,坟脑壳就都被挖空了,还不迁坟,棺材里面指不定还装了一些啥子鬼东西,说不定雨水在倒灌进去,到时候这里就不是啥子风水宝地了,这里就会变成大凶之地。”
“这......”志林哥显然没听明白,我也没有听懂,明明是风水宝地,啷个就会变成大凶之地诶?
杨先生叹了一口气,给我们解释说,所谓的风水宝地,你就把他看成一个宝贝,非常厉害的宝贝,你要是用这个宝贝去做好事情,那这个东西就是好东西,但是你也可以拿这个东西去做坏事,也没得拦得住你,但是这个宝贝就已经变成了一件凶器,懂得起了不?
二爸说:“杨先生的意思是......有人再利在这块风水宝地做坏事情?”
杨先生摇头,对我们说,这件事情不要乱说,还要看看具体情况,毕竟我也还不确定,坟脑壳上那个洞也有可能是耗子开的。
杨先生的意思,是坟的顶上被开了一个洞,可能直接通到了棺材里面去。
一想到棺材我就会不由自主的去想棺材里面的东西,一下子头皮都麻了一下,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天,我还是感觉自己全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杨先生招了招手,叫我们回去。
路上杨先生就在给志林哥讲事情的严重性,也透露了一个目的,那就是不开棺绝对解决不了问题!
再说三天之后,老太太夜醒过来了,我晓得老太太要是知道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可能也是会同意开棺的,毕竟不管老一辈的想法和观念多么封建和落后,但是天下所有的母亲都不可能不爱自己孩子。
我虽然不是我妈亲生的,但是我却并没有那种没有母亲的感觉,在我心里面,她就是我亲妈。
回到志林哥家之后杨先生就志林哥说,现在无非就是要等到老太太醒过来,既然你们一心要听老太太的,那我也没有啥子办法,这几天我就暂时住在这里了,等到老太太醒过来我们在说接下来的事情。
说完之后杨先生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跟着他,于是我也往外面走。
志国哥在后面大声问杨先生要去哪里,杨先生却只是走在前面摆了摆手,我当然也不知道杨先生要带我去哪里,反正跟着就是了!
眼看着这条越走越熟悉的路,我忍不住问了,大爷,你这到我家去干啥子啊?
没错,杨先生在前面走,我就跟在后面,走了没多久我就发现原来他竟然要到我家去!
我还挺好奇的,他知道我家在哪儿不奇怪,但是他为啥子要去我家诶?讲真,我还真有点儿不想回去,我也怕万一回去之后我妈就不让我出来了,那该啷个办?
杨先生笑着说,知道主动叫大爷,孺子可教啊,去你家还能干啥子,我问你,你妈姓啥子?
我当时也没明白杨先生想说啥子,就说,我妈姓杨啊。
“那就对咯。”杨先生说:“我也信杨啊,我去看看我们杨家湾嫁过来的女子,还不得行唛?”
杨家湾嫁过来的女子?
我这才明白,先前还没有注意到,我妈也姓杨,杨先生也姓杨,原来我妈竟然是杨家湾的娘家,我妈为啥子从来没有给我说过,也没有带我回过外婆家呢?
杨先生说,你的外婆外爷去世的早,你妈没有带你回过娘家也正常,你还小,就算我不来,再过两年,等你长大一些你妈也会带你回外婆家的。
原来是这么个说法。
这时候也到了我家,我妈看见我就和杨先生就说:“杨开笑,这么大的太阳,你就敢带着娃儿满到处跑,不是你娃儿你不心疼哇?”
杨先生见到我妈直呼她的名字也不生气,说:“大女子,这么多年没见,你这个脾气还是一点儿都不改啊,都不请我进去坐坐?”
村里面我妈也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口里面骂骂咧咧的对杨先生说个没完,但是杨先生进屋去也没拦着,还端茶倒水的。
“杨开笑,我给你说,你最好莫要把娃儿给我晒中暑了,不然你看我不把你那一把胡子给你揪下来。”
杨先生喝了一口茶,说:“哎呀大女子你放心嘛,这娃儿前半生虽然历经崎岖坎坷,但是却是天命,也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命,指不定啥时候就去北京当官儿咯!在这之前,虽然有大大小小的坎坷,但是都没得啥子大问题。”
我妈白了杨先生一眼,显然觉得杨先生是在吹牛。
但是我知道,私底下我妈其实是非常相信杨先生的,现在这个情况我是完全搞不明白,为啥子我妈就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我妈又转过头来对我说:“你看看你这一脑壳汗,赶紧去洗脸,洗了脸去房间睡午觉去,我和你杨大爷摆会儿龙门阵(聊会天)。”
我也怕我妈骂我,现在她说啥子我也不敢说不,尽可能的做出来一副乖孩子的样子,免不得晚上回家我妈又揍我。
洗脸的时候我就在想刚刚在坟地的事情,心里面竟然还感觉挺刺激的,回房间躺在床上一来二去的,竟然睡不着。
没办法我干脆还是去陪我妈坐一会儿算咯,就说睡不着。
刚刚走到门口我就听见了我妈挺严肃的拒绝的声音:“不得行!!!”
杨先生说:“大女子,我说你啷个就这这么犟呢?当初我指引你找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给你说过这孩子是天命所归,注定是要由你抚养长大,但是当初我也说了,他的归属不在你这里啊,你要是不下允许他离开,就是在强行困死一条龙你知不知道啊?”
我妈说,我不管,孩子是由我抚养长大的,我不管他是不是啥子龙,我就希望他健健康康念书,一辈子平平安安的,比啥子都好。
然后我就又听见杨先生的叹息声,然后也不晓得他再跟那个说话,他说:“你当年既然让我无疑得知这一个卦象,不就是要我指引这个人走上属于他的路唛?现在这又是一个啥子情况啊?”
他们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我基本上没有怎么听懂,但是我晓得,杨先生希望我跟着他离开,我妈则是不希望我走。
想通了之后我就一下子跳出去,大吼道:“我不走!我哪儿也不去!”
我妈和杨先生一下子都愣住了,他们可能没有想到我会在外面偷听。
杨先生问我,你个小屁娃儿,都听到了?
我说,我没有听全,但是你要我离开我妈这一句我听到了,我不走。
杨先生叹了一口气,对我说,虽然你还小,但是天命使然,这都不是根据年龄来判断的,既然是你自己的决定,我也就不在多说啥子咯。
说着杨先生就站起来,又对我妈说:“你放心,既然他自己都说了不走,我也就不会强求了,不过这两天的时间你就让他跟着我吧,就当涨一些见识也担心嘛。”
我妈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杨先生离开的时候我也是跟着的看,他刚刚也说了,这几天时间我跟着他长些见识,我妈也点头了,他头也不回的对我妈说,大女子你最好还是要有心理准备,迟早有一天他是会飞向远方的,毕竟一条真的龙,不可能困在一汪水潭里头一辈子。
我也对我妈大吼道:“妈,我不会离开你的,你养我,那你就是我亲妈!”
就在这时候原本是要晒死人的天空瞬间阴云密布,天空中一道闪电“咔嚓!”一声劈落在了我们的院子里面!
我和我妈哪见过这个场面,当场就吓呆了,杨先生瞬间就面无血色,失声大喊道:“天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23: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知道我为啥子要说那句话,可是听到了杨先生和我妈的谈话之后我就感觉我以后可能要离开我妈。
一道闪电“咔嚓”一声劈在了我们院子里面,地面上顿时就焦黑一片,还出现了一个冒着烟的大洞。
天上的乌云还没有要散开的样子,杨先生面无血色的喊了一声天罚之后就转头对我说:“快,跪下,快给你妈跪下,我说啥子你就说啥子,听见没有?!”
当时因为被这一道闪电吓呆了,所以杨先生说啥子我都只是呆呆的点头,也不晓得到底要做啥子。
还是杨先生一把把我按着跪到了地上,然后对我说:“还跟我说,先叫你妈,然后多谢你妈的养育之恩,听见没有!这是在救你妈,莫要神戳戳的!!!”
杨先生从今天早上开始都一直给我一种高人的感觉,但是这会儿他慌张样子和前面的高深莫测完全不一样,我耳朵里面还在“嗡嗡”的响,但是还是听懂了杨先生的话。
“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对我妈说:“妈,月未明的养育之恩......”
这时候天上又开始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我就听见杨先生说:“不得行,来不及了!”
“孩子还小,你莫要当真才好啊!还没有长大!老天爷你这么着急干啥子嘛?”
杨先生的话是对着天上吼的,我不晓得老天爷是不是真的听得见,我也不晓得到底发生了啥子,反正我就看见杨先生突然“哇”的吐出来了一口血,然后所有的一切就归于了平静。
乌云没有了,除了我们院子里面的焦土和杨先生吐在地上的刺目的血,好像啥子都没有发生过。
我妈看见杨先生吐血连忙就跑了过来扶着他,杨先生拿袖子擦了擦血,对我妈说,大女子,我没得事,整点水,让我漱个口。
我看见我妈的眼睛红红的,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妈哭,不晓得为啥子,看见我妈这样子,我也感觉鼻子酸酸的。
杨先生弄完了之后对我妈说,大女子你看到没有,天意如此,要是你非要把他留在身边,老天爷都不会饶你,不过还好,刚刚老天爷取走了我的一点东西代替,月未明明娃子暂时不会有啥子危险了。
可能当时我和我妈都开沉浸在刚刚的闪电上面,所以都没有在意杨先生说的“老天爷取走了我的一点东西”,到底是取走了杨先生的啥子。
稍作休息之后杨先生对我说,走嘛,我这回可不是为了你的事情过来的,那边还有一大摊子事情等我去处理,就像刚才说的,你也跟着我走。
走的时候杨先生说,哎呀,我说大女子,我刚刚不是给你说这一下子暂时不会有事了哇,娃儿都还在这儿,你就莫要眼泪鼻涕的咯,明娃子我们走。
走了几步我回头看了我妈一眼,我妈已经转身进了房间。
路上杨先生对我说,明娃子,我给你说,你以后那可是前途无量大富大贵的人哈,但是做人不要忘本,晓得不?估计一哈,你也应该在上二三年级咯,这些道理你也应该晓得一些嘛。
我点头,说老师讲过,喝水不忘挖井人,我们要懂得报恩。
我问杨先生,那么大的动静,为啥子就没有人出来?
杨先生说,只有我们才能看见别人是不晓得的。
年纪小,不懂得长时间的悲伤,也正是因为年纪小,所以杨先生几句话就转移了话题。
到了志林哥家的时候老太太已经醒了过来,但是还是有点儿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嘴里面“哎哟哎哟”个不停。
二爸和志国哥两个补瞌睡去了,三个人昨晚上都没有合眼,现在也就只好轮流睡一会儿。
杨先生走过去翻了翻老太太的眼睛,问志林哥,有没有去给老太太抓药?
志林哥点头,说借了二爸的摩托已经抓回来了,刚刚才给老太太喂下去一次。
百无聊奈,也只能等老太太醒过来。
期间志国哥起来和志林哥换了一下班,杨先生让志国哥去村里面找几个壮一点的男人,毕竟挖坟抬棺这些事情女人是做不得的,有忌讳。
晚上的时候志林哥和二爸都来了,志林哥忍不住问杨先生说,人死了五年,只怕是骨头渣渣都没得了,这开棺之后还能够看得到个啥子哦?
杨先生一脸凝重的说,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按理说,你们大哥已经死了五年,魂魄也早就该去到地府的枉死城,为啥子又会莫名其妙的跑回来上老太太的身,还说脑袋不舒服。
“不会是......”二爸咽了一口口水,没有把话说完,话语里面也很没有底气。
我没有听懂,但是志林哥和志国哥两兄弟却瞬间变了脸色,黑沉沉的。
杨先生皱着眉头,对二爸说,因为没有开棺,我也不敢打包票,暂时不排除这一种可能,你们两兄弟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还有就是,不关开棺之后出现了啥子,也不要让老太太晓得,老人家经不起折腾。
两兄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杨先生叹了一口气,又对我说。今天晚上你就不要回去了,跟着大爷睡。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们大人说话我一个小孩子也插不上嘴。
杨先生说,早点休息,明天早上一早你们带我去这里最高的山看看。
志国哥问去看啥子?
杨先生还没有说话,二爸就说,不要问那么多,杨先生要做啥子,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你们尽管听就是了,好了我也回去了,这回这个事情是有点怪,我也想看看棺材板子里面到底是个啥子情况,明天我过来。
说完之后二爸就走了,志林哥带着我和杨先生去了给我俩准备的房间。
杨先生问我,明娃子,你啷个不喜欢说话诶?
我不晓得杨先生突然问我这个莫名其妙地问题干啥子,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你们是大人,我一个娃儿,说了话又不得起作用,不如不说。
杨先生哈哈的笑了两声,不在说话。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杨先生叫了起来,吃过早饭志林哥就带着杨先生和我去公鸡山,也是我们这里最高的山。
公鸡山顾名思义就是外形像一只大公鸡,一座山两头翘,最高的地方正好就是在公鸡的鸡冠子上。
夏季的早上露水很多,一路到山上的时候裤脚已经被打湿了。
山顶上是一块不小的石头,足够四五个人站上去,站在石头上刚好可以把由远到近的一切都收入眼底。
这时候杨先生站在石头上气喘吁吁的环顾了一下子山下的一切,对志林哥说,你现在吧坟地指给我。
志林哥就指着对面一座山的半山腰上,对杨先生说:“就是那座山半山腰的那坡上。”
杨先生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脱口而出到:“百鸟朝凤!!!”
我和志林哥都不晓得啥子叫百鸟朝凤,杨先生就解释说:“你们看坟所在的那座山其余的山,竟然是越来越矮,慢慢的延伸开去,而且那座山应该就是出了咱们脚下这座山之外第二高的山了。”
“坟旁边是一颗梧桐,古语说:凤栖梧桐;刚刚咱们一路走来都听到各种鸟叫,而且都是在向着你哥坟地的位置飞去,再想想你哥的坟地上面满是鸟粪,而梧桐树周围却非常干净,那是鸟对于鸟王的尊敬,不敢造次。”
最后杨先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这就是风水地势上面的‘百鸟朝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23:4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晚上再来看看有人看没得,有人看我再继续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7 15:3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看。很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8-16 04:14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