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4|回复: 1

[长篇连载] 阴阳灵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 18: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i7 l7 s; P: q" a: w$ w) U1 t                                                              (三)6 h9 o0 b# q2 K! Y8 K( Q. ]
; F$ Q# S' l6 ^8 q7 ~' ?+ r: z

7 W' A, P+ u% i      这是一切的开始,可惜不是我的开始,我没有穿越,我也真的死了。 鬼头大哥看看我,真的真的很茫然地道:“不会啊,你不是还没喝孟婆汤嘛?” “孟婆汤?在人间也能喝到孟婆汤吗?”我问。 “在人间当然喝不到,可是你在地府啊。”他答得理所当然。 “地府?我不是穿越了吗?”我一脸诧异。 他终于知道我们之间的“代沟”在哪了,露出一抹了然的笑意,他答道,“这里不是 古代,你也没有穿越,你只是死了,按照正常程序,进入地府而已。” 我目瞪口呆。我真的死了? 他不以为意,悠哉地从长衫袖袋中取出一包香烟,用打火机点起烟后对我抱怨,“自从阎王大人迷上唐朝建筑风格后,全地府的建筑都变成这样了,我穿长衫也是为了讨上司的欢心。” 他还安慰我道,“你放心,你绝对不是第一个以为是‘穿越’的人,这二十一世纪带来的死魂,三十岁以下的女人,十个有八个以为是‘穿越’了。要不是你刚才提了,我还真忘了你也是二十一世纪来的。” 我真的是死了,虽然当时糗得我连再死一次的心都有了。 ×××× 换下死时穿的衬衫牛仔裤,我换上一身唐装,没有穿那轻纱霓裳,因为看着穿法似乎很繁复,所以让鬼头大哥弄了件长衫来穿。 期间,我问鬼头大哥,“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投胎?” 鬼头大哥神秘一笑,说,“这个不急,我还有要事和你商量,先逛逛地府再谈。” 走出木屋,才发现天空果然是一片灰蒙蒙的,和平常的那种黄昏不同,鬼头大哥告诉我,想在地府里看见晴天,就和在人间看到太阳从西边升起的几率是一样的,他还听说,在天府,日日都是晴天。 我对天府或晴天没有多大希冀,准确来说,我一直是一个浑浑噩噩的人,对任何事物,都没有太高要求。更何况,我还没有完全从死亡的震撼中摆脱出来,至少有生之年从未预料会如此干净利落地结束了性命,好像不过是出了次远门,地点是地府罢了。 地府的街道果然与唐朝一般,走出木屋林立的居民区,便是繁忙的街道,各式人来人往,完全和人间无异,我又有了一种穿越到唐朝的感觉,不过那些人手上的手机又提醒我,这里不是人间。 “不是人人都喜欢手机的。”鬼头大哥相当厌恶地看着一个男人手上的iphone,“只有从古代来的乡巴佬死魂才喜欢手机,我们现代的死魂都用法术联系,谁用手机!哼!” 我们现代的死魂?看来鬼头大哥和我的年代不远,老乡见老乡,应该惺惺相惜,我又有些走神了。 “法术是什么?”我问他,哈利波特拥有的那种吗? “就是……”他伸出手,食指朝天,一窜小小的火苗在指尖窜动。“随心所欲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惊为天人,不用咒语,不用手势,如此“纯天然”,不禁让我对法术万分敬仰。鬼头大哥在我眼中,顿时从一个面貌平凡,身材中等的年轻人升格成身怀法术的绝世高人。 后来我才知道,那些用手机联系的,也是通过法术,只是他们从古代来,没用过手机,觉得新鲜,就用法术造了一个,而这种法术,比鬼头大哥演示的,要高深得多。换言之,鬼头大哥对他们的歧视,就如城市人对乡下人的歧视,是没有根据,且带有偏见的。 我随他在街道上走了一段,发觉这街道还真的不是普通的长,看不见尽头,偶尔有些酒楼、广场,基本上没有商店,可能是因为地府也没什么东西需要买卖,最多的就是居民区。 鬼头大哥带我进入一家酒楼,酒楼的名字很特别,叫“升棺酒楼”。不过这已经是我看到过的酒楼名字中,比较好听的了,前面路过的酒楼叫“饿死酒楼”,似乎生意很好。 “‘饿死酒楼’一向客满,毕竟饿死的人最多了,大家都是一个死法,能聚在一处也是一种缘分。”鬼头大哥稍稍跟我解释了一下,“‘升棺酒楼’也不错,就是有时会遇上上司,你看坐在角落的那个,就是我的顶头上司。” 我回头瞄了那人一眼,穿着一席白衣,看上去和鬼头大哥一样,很平凡的样子,没什么特别的。 店里的伙计皆身着麻布衣裳,利落地端上一壶清酒,我暗自松了口气,还真的怕他端上来的是些什么蛇虫鼠蚁之类,电视上面鬼吃的东西。 鬼头大哥帮我倒了一杯,他自己也倒了一杯,我好奇地抿了一口,甜甜的,好像果汁。 “这不是酒吗?”我问他。 “不是,你想喝什么,它就会变成什么味道。”他自己一饮而尽,“我的是威士忌。” 我想了想,再喝了一口,果然是葡萄酒的味道。“我需要喝水吗?我的意思是,我不是死了吗?” “死是死了,水对我们来说没什么用处,喝进肠胃也会马上消失,所以只是一种喝的乐趣而已。”他再为自己倒了一杯,“好像我生前喜欢吸烟喝酒,后来因为病入膏肓,不得不都戒了,现在死了,我什么顾虑也没有了。” 这么说来,死了似乎还挺好的。我刚这么想着,却听他喃喃自语,“早知道死后可以吸个够,喝个够,活着的时候就应该早早戒了,没准还能多活几年。” 鬼头大哥在生前应该有放不下的人吧,我不自觉想起我妈,无法想象一直相依为命的女儿一旦去世,对她而言是个多大的打击,默默地再喝了一口,苦涩的啤酒味。 “不说这个了,”鬼头大哥一甩手,做了个抛却烦恼的样子,兴致勃勃地跟我介绍,“这‘升棺酒楼’啊,是我们地府里面排名第三的酒楼了,一个酒楼好不好,就看他背后老板的法术高不高,越是高深的法术,做出来的酒菜越是符合客人的胃口。你别看‘饿死酒楼’的人最多,其实酒菜可一点都不如这儿。” 我有些麻木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心里却有点糊涂,难道死了的人,都在地府里过日子,没有去投胎的?那地府得有多少人? 他看出了我的疑问,“当然,大部分的死魂都去投胎了,而且死魂不止指人的灵魂,还指各种生灵死后的灵魂,应该说每天千万个死魂中,只有极少数会被留下来,而你,就是被留下。) t+ z! |. k$ N6 X$ E0 `
; g2 o. {, R% `1 b' t9 D3 R
                                                              (四)  Y0 M- h, Y7 V* _* h8 o

- N6 \8 ~4 N$ B; s( D9 f' V4 K    我来到了一片平房,这些平房都是青砖黑瓦、木门木窗,有的窗户用木棒支开着,里面透着灯光,街上没有一个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径直走向了一户人家,我轻轻的推开了门,进门是一个厅,厅的右边有一间屋,厅里很空荡,只有一个八仙桌,桌上放着一支点燃的白蜡烛,我走进了右边的房间,这个房间有一个大箱子,还有一个大炕,炕上放着一个方桌,桌上同样放着一支点燃的白蜡烛,炕上坐着两个人,我定睛一看,是我死去十多年的姨妈和去年才去世的姨夫,当时没有感觉他们已经死了。这时我姨妈很热情的下地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到炕上,我姨夫说了声“小诚来了啊”,然后就到炕的里面躺下了,我姨妈高兴的拉着我的手问我家里人好吗?小妹(指的是我妈)好吗?等等,眼泪哗哗的流,我说姨妈别哭,家里人都很好,生活工作都很顺心,我妈也很好,你别操心等等。 到这时我才有感觉到他们已经死了,但是我没有一点点的害怕,就象在自己家里一样,我姨妈在那哭着说这说那,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我想我怎么到这里来了呢,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阴间,不象啊,这里感觉和阳间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没有高楼大厦,就象电视中看到的古代老百姓居住的地方,也没有看到可怕的鬼怪,于是我就开始对我姨妈滔滔不绝的询问,我看到我姨妈和我姨夫穿的生前的衣服,我就问:“姨妈 ,你们怎么没有穿火化时的衣服啊”,我姨妈搽干眼泪笑着说:“那衣服怎么能穿出去啊,你们啊,就不会给死去的人整些普通的衣服穿啊,那些清朝的马褂什么的我们这里没有人穿的,那都是你爷爷奶奶那辈人穿的”,然后指了指放在地上的箱子说:“那些衣服都放在这里了,我们穿的都是子女送来的平常穿的衣服”。我问:“姨妈,这里难道是阴间吗?”,姨妈说:“是啊,其实也叫第六空间”,我说:“第六空间什么意思?那我怎么到这里来了啊,是你们让我来的吗?”姨妈说:“是啊,是我们叫你来的,有事找你,第六空间详细的说就话长了,我简单的和你说说,宇宙中有六个空间,第一空间是佛界,第二空间是仙界,也可以说是道界,第三空间是魔界,第四空间是兽界,第五空间是人界,第六空间就是鬼界,你现在来的就是鬼界,也就是第六空间”,我说:“那您为什么让我来啊,怎么不让我表弟或我表姐来啊?那您用什么方法让我进来的?”姨妈说:“我何尝不想让你表弟表姐来啊,但是他们来不了的,我找了几次鬼卒他们都说我的子女是来不了的,他们无缘到这里的,有时买通鬼卒我可以亲自到我子女那里去,也就是人间说的托梦,那是有时间限制的,鬼卒给的时间很短,去了就赶紧回来,同子女说了几句话就赶紧走,有时子女醒了记的我的话都很模糊,有时根本就记不起来我说的话”,我说:“那我怎么能进来呢?”姨妈说:“鬼卒说我的子女无缘到这里来,我就问鬼卒,那我家亲戚有没有可以到这里来的,鬼卒说他也不知道,他得打听一下上司,我求了鬼卒很多次,他终于帮我打听出来了,鬼卒说我小妹的小儿子也就是你可以进来,因为你一心向佛,心地善良,与佛有缘,所以我就让你来了”,我说:“那我是怎么进来的呢?”,姨妈说:“是我让鬼卒把你带来的,要不你怎么能在这么多的坟墓中找到了我们啊”,我说:“坟墓?我来时没有看见坟墓啊”,姨妈笑着说:“我说的坟墓是你们阳间说的,在我们这里就是房屋的,你来时看到的那些房子在阳间就是坟墓啊”,我说:“那您让我来有什么事情吗?”,姨妈说:“我在这里待了十多年了,阴间规定只有原配夫妻来了以后才可以投胎转世,现在你姨夫已经来了,他在阳间也没有干什么坏事,提审几次也就完事了,我们马上就要投胎转世了,趁现在还没有临到我们,所以我把你叫来告诉你,让你回去转告一下我的子女们,让他们以后不用为我们烧纸烧香了,我们投胎转世后那坟墓也就空了,我们不在那里了,烧香烧纸也是给别人烧的,因为我们走后,这房子就会被主阴司事分给一些孤魂,那些孤魂死后没有被埋葬,没有住的地方,主阴司事就会把那些投胎转世鬼魂的房子分给他们住,等那些孤魂投胎转世后再分给另外的孤魂,你让我的子女在家里摆个牌位,想我们的时候就烧烧香就可以了,告诉我的子女,让他们为我们高兴吧,我们马上又回到了人间”,我说:“那你和我姨夫投胎转世后还会成为夫妻吗?”,姨妈笑着说:“那可不一定了,投胎转世后我们把对方都忘记了,谁也不认识谁了,我们也不在一个地方投胎,投胎的位置是有主阴司事规定的”,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姨夫说话了,他说:“哎,都说人死如灯灭,我看死了事更多”,我说:“姨妈姨夫别伤心,能投胎转世就是一件好事啊”,姨妈和姨夫都说“是啊”,姨妈说:“这里不如人间,这个规矩那个规矩的特别的多,整天就待在房间里等着投胎转世,有的鬼魂等了几十年还没有投胎,有的来了一年就投胎了,这要看生前在人间所做的事情,那些坏事做的多的鬼魂几乎要天天提审,偷跑到人间的抓回来永世不得投胎,这里其实就是到人间的一个中转站”,我说:“那给你们烧的纸人、纸马、纸电视什么的都哪去了?”,姨妈哈哈笑的直不起腰来了,她说:“那些纸人、纸马、纸电视到这里什么也不是啊,只有纸钱能用上,但是纸钱也不是随便就到我们的手里来的,烧纸钱也得会烧,要写清楚我们的名字、生辰和死亡时间,这样鬼卒才能把钱送到我们的手里,如果没有写或者写的不清楚,鬼卒找不到收钱的鬼魂,他们就把钱上缴给了主阴司事,我们这里的钱主要是用来买一些衣服和日常用具,我们也不吃饭,没钱也饿不死,只是有了钱可以买个好点的房子,买些好的家具,可以买佣人,我和你姨夫也不需要什么,只买点常用的东西就可以了”,我问姨妈:“姨妈,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啊?”,这时我姨夫发话了:“你姨妈你还不清楚啊,东家串西家串的,哪有她不知道的事啊,为了找你来,一次次的求鬼卒,我都感觉烦了,看她一点没有烦的意思”,姨妈转向姨夫说:“你这死鬼,我这不都是为了你我和咱们的孩子吗,再说在这里能见到自己的亲人也是一件高兴的事啊,以后投胎转世了想烦都烦不了了”,然后姨妈转向我说:“其实当初为了你妈的户口,我不也是一次次的去派出所吗,最后都是硬着头皮进去的”,我说:“姨妈,既然你知道的这么多,那我来这里一次不容易,我可要问你好多好多事情啊”,姨妈笑着说:“你来了我非常的高兴,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以后也没有机会同你说了”。
! R/ \" V7 }5 _% c$ J& y$ e8 \                                                                                           (五)
0 ]# j$ v" F/ h6 H/ c( x( E; r5 D$ o; R , f1 \5 `# M' m: k) N. w! a+ P. v
           0 X0 a% y! F7 B) ]) z) O& l# u7 w
     那是半年前的一个傍晚,我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撞到了一位老人。说来也奇怪,这位老人,不知从何处而来,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我面前一样,我闪躲不及,将他撞到在地。 之后他就如同死人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起初我并不害怕,反而冷眼以对,以为是遇到了碰瓷。因为我并未开车,只是寻常的走路,将他撞到,这种情况怎么会死人? 但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般,这位老头在十余分钟后依然没有动弹的迹象,反而此时路上围了一群人,对着我指指点点。 后来警察来了,将老人送到了医院,那时他已经没气了,医院当时就开了死亡证明。 就在我以为前途尽毁,人生无望的时候,这位老者却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他指名要见我。我与他相见之后完全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清楚的记得,我与他相见的那一幕,在病房中,只有我与他两人,气氛很诡异。他抬起苍老的左手,让我看看有什么不同。 我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觉得他神经不正常。刚想说话却突然愣住了,我双目一缩,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他的手掌中心,在慢慢的浮现一个黑色字体,等完全浮现之后,我一眼就认出了它。 这是个“吏”字。 我说,这是什么魔术? 他笑着说这不是魔术,而且笑的很莫名。 我问他什么意思?为什么给我看这个,他说他时辰到了要走了,我害死了他,就要接他的班。我不解,就问你能不能说中国话,他笑而不答,我觉得很暴躁,却又没法发火。 之后我走了,警察说老头替我澄清了,不是我所为,所以录了份口供就将我放了。 没过几天,我得到他的死讯,那时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又梦到了老头,我大惊,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情,一次说清楚,再也别来找我了。他告诉我,他本是阳世的鬼差,因为大限将至,又没有后人,所以找我当接班人。我说你别开玩笑,您老安心的走,我会多给你烧点纸钱。 他严肃的告诉我,这不是开玩笑,他已经上报给地府,我就是他的接班人,没法逃避。我急了,我说您老人家太狠毒了吧,我就是不小心撞你一下,你就这样报复我?他说不是因为这个,要当鬼差,也要具有那种条件,说我符合。 我怒骂去你马勒戈壁,鬼才想当这个,我说现在讲究民主,谁也不能强迫谁,老子宁死不干,你能怎么我? 他叹了口气说,你想好了?做这行虽然听起来恐怖,但是对家人有好处,一样能娶妻生子,这是地府的补偿,你不要考虑考虑? 我有些心动,问他有什么好处?家里人是我一块心病,我一直都期望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可惜却没能做到。 大富大贵,一生平安,甚至还能延长些寿元,这些够了吗?我觉得老头有点诱惑的感觉,偏偏我明知他是诱惑我,还不能去抗拒,人啊,就是这样。 我想了想,又问他为什么选我,他看我有些心动,就嘿嘿笑,说我命格不凡,有大气运,入这行对我也有好处。 鬼才相信他的话,玛德,有大气运会跟鬼沾边?真当老子三岁小孩。我说我要是干够了能不干了吗?他摇头说不可能,不过可以不传子孙,本来这事子孙相传的,由于我是临时指定的,所以给我特许,到寿终的时候,再去找一位接班人。 然后我就问他什么是阳世鬼差,他说就是生活在阳间的凡人,却有鬼差的职责,除了将已死之魂引送地府外,还有监察阳间鬼怪作乱的使命,所以阳间鬼差大多都扮成游方道士,算命先生之类的。 我不解,凡人怎么能当鬼差?我说你忽悠我呢吧,是不是想来找我报仇。他说不是,他说的话都是真的,给我看的那个“吏”字就是鬼差的印记,那个字能降万鬼。 我无语,只能说你给我点时间想想吧,后来老头走了。再后来,你们也知道了,我做了阳世的鬼差,因此辞掉了工作。 接掌样鬼差那天,我魂魄离体,前往地府在人间的都城,那里是酆都,我在小说里面看到过,孤寂的可怕,阴森森的,仿佛在做梦一样。 老头在酆都等我,交给我三样东西,一个是那个字迹,从他的手掌转到我手上,第二个是一副铁链,黑黝黝的,我见过,电视里面的鬼差就拿这个,第三个是一本书,是鬼差守则。我说现在的阴间还真跟阳间接轨,还有守则了。 老头笑了笑,说他可以放心的走了,终于能脱离这个漩涡了。我听着不对味,这肯定是被坑了,我说老头你是故意不结婚的吧?为了就是不干这个? 他笑的很猥琐,我大怒,抬起手来就要试试这个印记的威力。他挺害怕,连声求饶,说这样我也会触犯守则,会被地府捉拿问罪,他很凝重的提醒我,千万不要违反这守则,不然后果会很惨。 我只能硬着头皮吃了这个哑巴亏,但是我心有不甘,瞄了他两眼,然后抬起铁链在他屁股上抽了一下。就听到如同铁板烤肉的声音,老头大呼小叫,又蹦又跳,呲牙咧嘴的骂我忘恩负义。 我冷笑,这是你坑我的代价,老头很生气,说他马上要去投胎,这个东西会跟着他走,留下那么长的胎记得多难看。我斜睨他一眼,淡淡的说,就是要留,因为我以后要靠这个找你,把这些东西都还给你。 老头大惊,刚想说什么,他身体轻飘飘的离地,我知道是要去投胎了,我说我们阳间再见,老头气急败坏说千万别去找他,不然他跟我没完,不过被我无视了,丫的坑老子,还不能让老子坑回去? 我每月逢初七、十四、二十一,前去收魂,收魂的时候酆都会派遣名单,这些名单上的都是要死之人,我的任务就是将他们刚刚死去的懵懂魂魄带走。起初我还不太习惯,后来看到有不少人与我一样也是阳世鬼差,地方这么大,每天死的人多,不可能只有一两个,但也不是很多,数量都是有规定的,而且职业也不尽相同。 像我们这种鬼差,基本不算是阳间的人了,要遵守地府的管制,守则上面都有。这也是地府跟上面打过招呼,因此也给我们配了一本特殊证件,阳间谁不怕鬼差,所以这个证件能大过天,但能认识的人没有几个。 今天又是十四,每月这天阴气都很重,我要去收魂,所以没办法去见耿明,是真的无奈。我抬起左手,那里的黑光在闪烁,我不知道今天是哪个倒霉鬼要死。不过半年来我也渐渐习惯了,阎王让他三更死,不能留他到五更,这是守则上的第一条,违反了这条,将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你问我是什么惩罚,我还真不知道。 我盯着左手,吏字闪了又闪,最后列出一行字,今天的倒霉鬼不多,只有几个,但是等我看到其中一个的时候,身子猛地一抖,愣住了,无尽的黑暗想我涌来,我竟然开始心慌发颤。 因为那个名字是,耿明! 先说个故事,小时候听大人说,隔壁村里有个人,为人特别好,街坊四邻都处的比亲人还亲。但俗话说好人不长命、祸害一千年,这位好心人或许就是应了这句话,据说生火做饭的时候,不小心摔倒在地,就这么摔死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在村里人暗叹可惜的时候,这人又突然间活了过来。起先家人都以为他是诈尸,吓得哭爹喊娘,人仰马翻,后来见他真活过来了,才变成激动。 这人活过来后,人家问他到底怎么了,他说他的确去了趟阎罗殿,却又被人给放了回来。 大家谁肯信,都说他胡扯,没听说到了地府还能回来 要说在我当鬼差之前,我也不信。不过现在我信了! 至于放他回去的鬼差结果怎么样,现在不在我的考虑之内。 按理说我现在已经属于阴间的公务员,公务员办事不力会咋办?当然撸了换别人。 天真的我,还怀着天真的想法。浑然不觉这件事情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看到耿明的名字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绝对不能让他死!没错,即便我因此而违背了守则,我也不能让他死,只因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其他。 我心里焦急,快速的回到家中,魂魄出窍去收其他几个倒霉鬼的魂魄。第一个该死之人,是一位富豪,只因他生性贪婪、害人无数,地府给的命令是剥夺其全部寿元,收入十八层地狱,收百年挖心之刑。 在我收魂之时,只能魂魄离体,以阴魂去收阴魂。清楚的记得第一次时,我见到鬼魂是多么害怕,感觉这是那么的不真实,可现在我习惯了。 我冷漠的走到他的居所,横穿墙壁与十几道做工非常精密的防盗门。远远的我就听到女人毫不掩饰的叫喊,对此我无动于衷。 也算是地府给了他一个好的死法:在欢爱之时猝死。 我一步一步的走近,犹如传说中的死神,确切的说我是真实版的死神,我来此,就是要取他的命。 都说有钱的人怕死,信奉神佛,此人也不例外。在他的走廊、卧室、甚至过道中,都挂满了佛像,三清道尊,观音菩萨,等等降魔驱鬼的利器。 然而,这些对我一点用都没有,只因为我是有证的。满天神佛也不愿意与地府结怨,而我则是代表地府执法。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也有一些小神,不懂这些规矩,比如出现在我眼前的门神。 传说中的门神,除了关二爷之外,还有唐朝唐太宗手下非常有名的两位大将–秦叔宝尉迟恭。此次出现在我面前的门将,就是后者–尉迟恭大将军。 他长相粗犷,满脸的胡子渣,左手持着丈八长矛、背后交叉背着水磨雌雄双鞭,一脸的凶神恶煞,猛地出现在我眼前,声若洪钟,震耳欲聋:“呔,兀那小鬼,竟敢来此处撒野。” 我斜睨着他,手放入怀中,掏出来一本黑色线装的古书,这是我的鬼差守则,也是证明我身份的东西。 尉迟恭大门神,双眉一并挤眉弄眼的瞅了半天,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他吸了口气,舞动了两下长矛,接着又吼道:“兀那小鬼少拿本破书糊弄爷爷,快给你敬德爷爷滚开,不然定要尔魂飞魄散。”
, F4 ~" Z' j' Q" O0 n* x( ^那是半年前的一个傍晚,我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撞到了一位老人。说来也奇怪,这位老人,不知从何处而来,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我面前一样,我闪躲不及,将他撞到在地。 之后他就如同死人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起初我并不害怕,反而冷眼以对,以为是遇到了碰瓷。因为我并未开车,只是寻常的走路,将他撞到,这种情况怎么会死人? 但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般,这位老头在十余分钟后依然没有动弹的迹象,反而此时路上围了一群人,对着我指指点点。 后来警察来了,将老人送到了医院,那时他已经没气了,医院当时就开了死亡证明。 就在我以为前途尽毁,人生无望的时候,这位老者却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他指名要见我。我与他相见之后完全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清楚的记得,我与他相见的那一幕,在病房中,只有我与他两人,气氛很诡异。他抬起苍老的左手,让我看看有什么不同。 我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觉得他神经不正常。刚想说话却突然愣住了,我双目一缩,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他的手掌中心,在慢慢的浮现一个黑色字体,等完全浮现之后,我一眼就认出了它。 这是个“吏”字。 我说,这是什么魔术? 他笑着说这不是魔术,而且笑的很莫名。 我问他什么意思?为什么给我看这个,他说他时辰到了要走了,我害死了他,就要接他的班。我不解,就问你能不能说中国话,他笑而不答,我觉得很暴躁,却又没法发火。 之后我走了,警察说老头替我澄清了,不是我所为,所以录了份口供就将我放了。 没过几天,我得到他的死讯,那时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又梦到了老头,我大惊,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情,一次说清楚,再也别来找我了。他告诉我,他本是阳世的鬼差,因为大限将至,又没有后人,所以找我当接班人。我说你别开玩笑,您老安心的走,我会多给你烧点纸钱。 他严肃的告诉我,这不是开玩笑,他已经上报给地府,我就是他的接班人,没法逃避。我急了,我说您老人家太狠毒了吧,我就是不小心撞你一下,你就这样报复我?他说不是因为这个,要当鬼差,也要具有那种条件,说我符合。 我怒骂去你马勒戈壁,鬼才想当这个,我说现在讲究民主,谁也不能强迫谁,老子宁死不干,你能怎么我? 他叹了口气说,你想好了?做这行虽然听起来恐怖,但是对家人有好处,一样能娶妻生子,这是地府的补偿,你不要考虑考虑? 我有些心动,问他有什么好处?家里人是我一块心病,我一直都期望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可惜却没能做到。 大富大贵,一生平安,甚至还能延长些寿元,这些够了吗?我觉得老头有点诱惑的感觉,偏偏我明知他是诱惑我,还不能去抗拒,人啊,就是这样。 我想了想,又问他为什么选我,他看我有些心动,就嘿嘿笑,说我命格不凡,有大气运,入这行对我也有好处。 鬼才相信他的话,玛德,有大气运会跟鬼沾边?真当老子三岁小孩。我说我要是干够了能不干了吗?他摇头说不可能,不过可以不传子孙,本来这事子孙相传的,由于我是临时指定的,所以给我特许,到寿终的时候,再去找一位接班人。 然后我就问他什么是阳世鬼差,他说就是生活在阳间的凡人,却有鬼差的职责,除了将已死之魂引送地府外,还有监察阳间鬼怪作乱的使命,所以阳间鬼差大多都扮成游方道士,算命先生之类的。 我不解,凡人怎么能当鬼差?我说你忽悠我呢吧,是不是想来找我报仇。他说不是,他说的话都是真的,给我看的那个“吏”字就是鬼差的印记,那个字能降万鬼。 我无语,只能说你给我点时间想想吧,后来老头走了。再后来,你们也知道了,我做了阳世的鬼差,因此辞掉了工作。 接掌样鬼差那天,我魂魄离体,前往地府在人间的都城,那里是酆都,我在小说里面看到过,孤寂的可怕,阴森森的,仿佛在做梦一样。 老头在酆都等我,交给我三样东西,一个是那个字迹,从他的手掌转到我手上,第二个是一副铁链,黑黝黝的,我见过,电视里面的鬼差就拿这个,第三个是一本书,是鬼差守则。我说现在的阴间还真跟阳间接轨,还有守则了。 老头笑了笑,说他可以放心的走了,终于能脱离这个漩涡了。我听着不对味,这肯定是被坑了,我说老头你是故意不结婚的吧?为了就是不干这个? 他笑的很猥琐,我大怒,抬起手来就要试试这个印记的威力。他挺害怕,连声求饶,说这样我也会触犯守则,会被地府捉拿问罪,他很凝重的提醒我,千万不要违反这守则,不然后果会很惨。 我只能硬着头皮吃了这个哑巴亏,但是我心有不甘,瞄了他两眼,然后抬起铁链在他屁股上抽了一下。就听到如同铁板烤肉的声音,老头大呼小叫,又蹦又跳,呲牙咧嘴的骂我忘恩负义。 我冷笑,这是你坑我的代价,老头很生气,说他马上要去投胎,这个东西会跟着他走,留下那么长的胎记得多难看。我斜睨他一眼,淡淡的说,就是要留,因为我以后要靠这个找你,把这些东西都还给你。 老头大惊,刚想说什么,他身体轻飘飘的离地,我知道是要去投胎了,我说我们阳间再见,老头气急败坏说千万别去找他,不然他跟我没完,不过被我无视了,丫的坑老子,还不能让老子坑回去? 我每月逢初七、十四、二十一,前去收魂,收魂的时候酆都会派遣名单,这些名单上的都是要死之人,我的任务就是将他们刚刚死去的懵懂魂魄带走。起初我还不太习惯,后来看到有不少人与我一样也是阳世鬼差,地方这么大,每天死的人多,不可能只有一两个,但也不是很多,数量都是有规定的,而且职业也不尽相同。 像我们这种鬼差,基本不算是阳间的人了,要遵守地府的管制,守则上面都有。这也是地府跟上面打过招呼,因此也给我们配了一本特殊证件,阳间谁不怕鬼差,所以这个证件能大过天,但能认识的人没有几个。 今天又是十四,每月这天阴气都很重,我要去收魂,所以没办法去见耿明,是真的无奈。我抬起左手,那里的黑光在闪烁,我不知道今天是哪个倒霉鬼要死。不过半年来我也渐渐习惯了,阎王让他三更死,不能留他到五更,这是守则上的第一条,违反了这条,将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你问我是什么惩罚,我还真不知道。 我盯着左手,吏字闪了又闪,最后列出一行字,今天的倒霉鬼不多,只有几个,但是等我看到其中一个的时候,身子猛地一抖,愣住了,无尽的黑暗想我涌来,我竟然开始心慌发颤。 因为那个名字是,耿明! 先说个故事,小时候听大人说,隔壁村里有个人,为人特别好,街坊四邻都处的比亲人还亲。但俗话说好人不长命、祸害一千年,这位好心人或许就是应了这句话,据说生火做饭的时候,不小心摔倒在地,就这么摔死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在村里人暗叹可惜的时候,这人又突然间活了过来。起先家人都以为他是诈尸,吓得哭爹喊娘,人仰马翻,后来见他真活过来了,才变成激动。 这人活过来后,人家问他到底怎么了,他说他的确去了趟阎罗殿,却又被人给放了回来。 大家谁肯信,都说他胡扯,没听说到了地府还能回来 要说在我当鬼差之前,我也不信。不过现在我信了! 至于放他回去的鬼差结果怎么样,现在不在我的考虑之内。 按理说我现在已经属于阴间的公务员,公务员办事不力会咋办?当然撸了换别人。 天真的我,还怀着天真的想法。浑然不觉这件事情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看到耿明的名字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绝对不能让他死!没错,即便我因此而违背了守则,我也不能让他死,只因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其他。 我心里焦急,快速的回到家中,魂魄出窍去收其他几个倒霉鬼的魂魄。第一个该死之人,是一位富豪,只因他生性贪婪、害人无数,地府给的命令是剥夺其全部寿元,收入十八层地狱,收百年挖心之刑。 在我收魂之时,只能魂魄离体,以阴魂去收阴魂。清楚的记得第一次时,我见到鬼魂是多么害怕,感觉这是那么的不真实,可现在我习惯了。 我冷漠的走到他的居所,横穿墙壁与十几道做工非常精密的防盗门。远远的我就听到女人毫不掩饰的叫喊,对此我无动于衷。 也算是地府给了他一个好的死法:在欢爱之时猝死。 我一步一步的走近,犹如传说中的死神,确切的说我是真实版的死神,我来此,就是要取他的命。 都说有钱的人怕死,信奉神佛,此人也不例外。在他的走廊、卧室、甚至过道中,都挂满了佛像,三清道尊,观音菩萨,等等降魔驱鬼的利器。 然而,这些对我一点用都没有,只因为我是有证的。满天神佛也不愿意与地府结怨,而我则是代表地府执法。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也有一些小神,不懂这些规矩,比如出现在我眼前的门神。 传说中的门神,除了关二爷之外,还有唐朝唐太宗手下非常有名的两位大将–秦叔宝尉迟恭。此次出现在我面前的门将,就是后者–尉迟恭大将军。 他长相粗犷,满脸的胡子渣,左手持着丈八长矛、背后交叉背着水磨雌雄双鞭,一脸的凶神恶煞,猛地出现在我眼前,声若洪钟,震耳欲聋:“呔,兀那小鬼,竟敢来此处撒野。” 我斜睨着他,手放入怀中,掏出来一本黑色线装的古书,这是我的鬼差守则,也是证明我身份的东西。 尉迟恭大门神,双眉一并挤眉弄眼的瞅了半天,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他吸了口气,舞动了两下长矛,接着又吼道:“兀那小鬼少拿本破书糊弄爷爷,快给你敬德爷爷滚开,不然定要尔魂飞魄散。”/ ?1 W, E' {  v* Z4 D5 I
发表于 2017-12-6 12: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支持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1-17 18:37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