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3|回复: 0

触目惊心的详细资料:细菌战战犯的最后结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4 20: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细菌战战犯的最后结局

第731部队解散时,石井四郎要求全体部属必须保守在第731部队的所有秘密,“如果有谁泄漏了军事秘密,我石井是一定要把这个多嘴多舌的人查出来的”。战败后回到了日本的第731部队的成员,很长一段时间都保持沉默,他们一是惧怕石井四郎的恐吓,更为主要的是不愿公开自己在战争中的犯罪行为,害怕追究自己的责任。有些人甚至隐姓埋名,因此要想将第731部队主要成员的结局搞清楚,难度较大。我们只能根据有限的资料与调查,对第731部队以及日军参谋本部与细菌战有关的要员在战后的踪迹作一个简单的介绍。
1.东条英机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甲级战犯。1884年12月30日生于日本东京一个军阀家庭里。1935年9月任关东军宪兵司令官,1937年3月任关东军参谋长,1940年6月任日本陆军次长,1940年7月晋升为陆军大臣,1941年10月任内阁首相。他极力主张扩大侵华战争,鼓吹“大东亚共荣圈”,同时,也积极进行细菌战活动,对731部队的细菌武器研究与生产以及各支队的建立等问题都作过具体部署。日本战败后1948年11月12日被判处绞刑并于11月23日执行。
2.梅津美治郎日本陆军参谋总长、甲级战犯。1882年1月4日生于大分县,1934~1936年任华北派遣军总司令,1936~1938年任陆军次长,1939~1944年任关东军司令官。他把细菌战当作重要战略,曾多次批准731部队实施细菌战计划。1944年5月9日亲临731部队视察。
1944年7月任日军参谋本部总长,全面负责指挥侵略战争。日本战败投降时,代表日本大本营在投降书上签字。1948年11月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定为甲级战犯,判处终身监禁。1949年1月10日患癌症死亡。
3.山田乙三日本陆军大将,关东军司令官。1881年生于长野。从1944年起任关东军司令官,直至日本投降。在此期间,曾领导所辖的731部队和100部队进行准备细菌战的罪恶活动,采取各种措施,提高细菌武器生产能力,加速细菌实验和施用细菌武器。最后,逃往通化,被苏联红军俘虏,在滨海军事法庭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后转交中国,1956年被释放回国,1965年病死。



4.远藤三郎日本关东军副参谋长,陆军中将。1893年生于日本山形县,1922年日本陆军大学毕业。任日本关东军参谋、副参谋长期间,曾参与石井部队细菌战活动。1946年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1953年以后经常发表反战文章,主张日中友好,积极参加日中友好活动,并任日中友好旧军人会会长,率团访华,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亲切接见。



战后石井部队的成员中,技师一级的人找工作并不是很困难。尽管这些人也是人体实验的主要实行者,但由于美国占领军规定的必须开除公职的参战人员中,并不包括这些人,因此1945年他们回到日本后不久,就在母校或与之有关的大学找到了职位。第731部队的技师大都出身于京都大学医学系,大部分都在京都一带的大学有了着落。在上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其中有些人当上了医学系主任、医科大学校长、药科大学校长。1644部队的技师主要来源于东京大学及其附属学校。这部分人中,一部分回到了东大及其附属大学,还有一部分人进入了东京大学传染病研究所为主体的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在该研究所工作的1644部队原成员,有的后来当上了该所的所长。



另一方面,根据《开除公职法》的规定,军医不能在国立医院担任医生等公职。刚开始就业比较困难,但美国发动朝鲜战争后,给了第731部队的军医们极大的机会。为了满足美国在朝鲜战场上输血的需要,1951年,美国允许在日本设立“日本血液银行”,主体就是第731部队的军医。不久,内藤良一、二木秀雄、宫本光一等组成绿十字血液制剂会社,原第731部队第二任部队长北野政次也加盟其中。由于他们和美军的特殊关系,垄断了日本的血源,获利不少。上个世纪80年代末,日本发生了血液制品引起多数血友病患者感染上艾滋病病毒的事件,感染者提起诉讼,绿十字会血液制剂会社就是被告之一。1952年,由于美国占领军司令部免除对1000名军医的开除公职处分,因此,日本“医学界的战犯”就完全“解放”了。



细菌部队主要成员的结局如下。



<一>逃脱审判的要员1.石井四郎石井四郎是日本细菌战的核心人物,是日本关东军第731部队部队长、军医中将。1892年6月25日生于千叶县山武郡千代田村。1920年12月京都帝国大学医学系毕业后于1921年参加了陆军,后又攻读研究生,获医学博士学位。



1930年被提升为少佐。赴欧美考察回国后,开始细菌战和细菌武器的研究。在日本天皇、陆军省和日军参谋本部及其一些军国主义分子的支持下,创办了细菌战的研究机构,并使之不断扩大,发展成为石井部队,任部队长。1936年石井部队在哈尔滨市平房镇重建。由于在细菌战研究、实验上卓有成效,制造出石井式细菌培养箱、土陶制细菌炸弹、滤水器等,并大力发展细菌部队,进行细菌战争等而被晋升为少将。后因贪污军费问题,1942年7月被撤消了第731部队长职务,调至侵华第1军担任军医部长,1944年夏,调回日本,在陆军军医学校建立细菌研究总部从事细菌战研究。1945年3月,由于日军在侵略战争中形势不利,企图使用细菌战挽救失败的命运,日军参谋本部又将他调回第731部队,重任部队长,并晋升为中将军衔。日本战败前夕,他逃回日本,为了达到隐居的目的,他让人在报纸上发布消息说石井四郎已经死亡,并在家乡举行了假葬礼。1946年1月,盟军最高统帅部对敌情报部发现并拘留了石井四郎,不久,他以提供细菌研究资料为条件,得到了美国的庇护,逃脱了审判。1959年10月9日因患喉癌病死。



2.北野政次曾用名北野政藏。日本关东军第731部队第二任部队长、军医少将。东京帝国大学毕业,获医学博士学位。



他也是细菌战的罪魁祸首之一,在任满洲医科大学教授期间就用中国人进行细菌实验。1942年8月接任第731部队部队长职务后,更加热衷于研制细菌武器,进行细菌战活动。日本战败时被俘,美军为了独占日本细菌战的技术与情报,用军用飞机将他从上海战俘营接回日本,并安排他与石井四郎进行了串供。由于他向美军提供了细菌武器研究资料,在美军的庇护下,逃脱了审判。后任中村研究所所长,绿十字会东京分社社长,隐度余生。



3.若松侑次郎1941年至1945年担任第100部队第四任部队长,兽医少将。1914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兽医系。参加陆军后为陆军中尉,从事马鼻疽消毒液的药理研究。1945年“八•一五”前五天,乘专列逃往朝鲜,然后返回日本。由于同石井四郎等人向美国提供细菌武器研究资料而得到美国庇护,逃脱了审判。战后为日本医药工场场长。



4.大田澄原第731部队总务部长兼第2部(细菌实验部)部长,军医大佐。冈山医专毕业,医学博士。曾任广州波字第8604部队和南京荣字第1644部队部队长。在任第731部队第2部部长期间,曾带领“远征队”赴中国华中地区使用细菌武器,屠杀中国军民。在第731部队撤退时,担任留守队队长。日本战败后逃回国内,随同石井四郎、北野政次等人一起,向美国提供细菌研究资料,得到美国的庇护,逃避了审判。



<二>受到苏联审判的要员:1.川岛清日本关东军第5部队军医部部长,军医少将。



1893年生于千叶县山武郡莲沼村。东京医科大学毕业。医学博士。在第731部队担任第4部(细菌生产部)部长期间,领导繁殖大批致命的细菌,并使用活人进行人体实验。日本战败投降时被俘,被苏联滨海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25年,刑满后释放回国,度过残年。



2.癪併隆二日本关东军医务部部长,军医中将。1888年生于田尻町城。1914年毕业于东京医科大学,获医学博士学位。从1931年起热心鼓吹细菌战。1936年担任陆军省军医署处长期间,力主在中国东北建立细菌部队,并推荐石井四郎担任部队长。1939年接任关东军医务部长后,曾亲临第731部队视察,亲自指导第731部队的细菌研究与细菌武器制造工作,并赞成使用活人进行细菌实验。日本战败时,被苏军俘获,最后被滨海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25年。



3.高桥隆笃日本关东军兽医部长,兽医中将。1888年生于日本秋田郡百合县。化学家、生物学家。1941~1945年8月任关东军兽医部部长期间,曾直接领导满洲第100部队进行细菌研究、组织制造细菌武器,用各种烈性传染病菌对活人进行残酷实验。日本战败时被苏军俘虏,在滨海军事法庭上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



4.佐藤俊二日本关东军第5军团军医部长,军医少将。



1896年生于爱知县,1923年毕业于医科大学,医学博士。



1941~1943年先后担任广州波字第8604部队和南京荣字第1644部队长,指挥并参加制造细菌武器和准备细菌战活动。任关东军第5军团军医部长后,指挥牡丹江(海林)第643支队和林口第162支队进行了细菌武器的试验和细菌战的准备活动。苏联红军攻入中国东北后,他在逃跑时被俘,并被滨海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20年。



5.西俊英原第731部队训练教育部长兼孙吴第673支队长,军医中佐。1904年出生于鹿儿岛郡萨摩县通胁村。东京医科大学毕业,专门从事细菌学研究。1943年开始参加制造细菌武器并对活人进行细菌试验。提任第731部队教育部长后,曾为第731部队以及关东军各军团防疫给水部培训各类细菌战专业人员。日本战败投降前夕,奉命回孙吴收拾残局,后被苏联红军俘虏,被滨海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18年。回国后担任自营医院“西医院”院长。



6.柄泽十三夫第731部队第4部细菌生产班班长,军医少佐。1911年出生于长野县丰里村,东京医科大学毕业。他是制造细菌武器的积极组织者和进行细菌战的重要参加者,曾领导繁殖细菌和参加对活人的细菌试验,同时参加远征队,在中国华中地区投撒细菌。日本战败在逃跑时被苏军俘获,后被滨海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20年。



7.尾上正男第731部队牡丹江(海林)第643支队长,军医少佐。1910年生于鹿儿岛郡出水县米津町。东京医科大学毕业,研究细菌学。曾研制各种新式细菌武器和细菌研究的器材,供第731部队使用。同时还领导培训细菌专业人员。1945年8月13日下令烧毁支队的所有房舍、器材和文件,销毁罪证。随后逃跑,途中被苏军俘虏,并被滨海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12年。



8.癨原秀夫冈山医科大学毕业,1944年11月任第731部队林口第162支队长,军医少佐。日本战败后,隐瞒身份混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当军医,1952年被捕,监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



1956年6月19日,在沈阳法庭审判时,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后回日本,住山口县,在山口综合病院南阳分院担任医生。



9.安东洪次第731部队所属大连卫生研究所(满洲第319部队)所长,军医少将。专门研究疫苗、血清。曾任满洲医科大学教授。1949年被苏军逮捕,后被释放,同年秋返回日本。战后任东京大学医学系教授。



10.上坪铁一1902年4月9日生。原东安宪兵队队长,宪兵中佐。1944年经他批准将22名被俘的抗日爱国志士和群众“特别移送”至第731部队充当“实验材料”。1945年8月被苏军俘虏,判处有期徒刑15年。1958年获释回国后,从事中日友好工作。



11.上田弥太郎1917年生于香川县。从1941年到1943年任第731部队第4部(细菌生产部)三谷班实验助手。1944年任军医。日本战败投降后混入中国东北民主联军充当军医,1955年被捕,监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后释放回日本。



12.间所登第731部队林口162支队药剂少尉。福井药学专科学校毕业。1945年8月11日162支队逃跑时,担任留守队长。后被苏军俘虏,关押在西伯利亚。回日本后住在福井市。





步入政界的要员:1.山本明司原在第731部队海拉尔543支队担任支队长加藤恒则军医少佐的秘书。日本战败后,他和加藤恒则等人均被苏军俘虏,在西伯利亚过了几年战俘生活。回日本后,经过长期奔波,隐姓埋名,找到了职业,曾担任高知县议会议长,现已经退休。战后多年,在忏悔中恢复了良知。他和中平松鹤先生联络130名原队员,组成海拉尔战友会,每年召开例会,共同忏悔过去。







2.植村肇原第731部队第4部(细菌生产部)植村班(气性坏疽、炭疽班)班长。战败回到日本,后曾担任日本文部省教科书主任调查官。







3.长友浪男第731部队队员。战后曾任日本北海道副知事。






4.山下喜明原1644部队金华支队队长。战后曾任厚生省新泻检疫所所长。







5.千田英男第731部队教育部人事干部。后为宫城县气仙沼市议会议员。



<四>自卫队重新起用的要员:1.金子顺一第731部队防疫研究室的炸弹专家。战后曾任日本防卫厅主任研究员。



2.中黑秀外之原第731部队大连支部队员。战后任陆上自卫队卫生学校校长。



3.园口忠雄原第731部队宁波作战运输指挥官。战后任陆上自卫队卫生学校副校长。



4.增田美保东京药专毕业,病理学博士。1939年参加第731部队,后担任第731部队第2部(细菌实验部)第二任航空班班长,军医少佐,石井四郎的女婿。第731部队败退时,石井家族乘坐他驾驶的飞机抢先逃命。战后任防卫大学教授。



5.近食秀夫原1644部队成员。战后任防卫大学教官、卫生科长。



6.木村直正原1644部队1科事务长。战后在防卫厅工作。



<五>进入研究机构的要员:在厚生省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现为国立传染病研究所)任职的有12人,其中9人担任该所的所长或副所长。



1.小林六造原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以下称防疫研究室)成员。战后任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第一任所长。



2.小岛三郎原1644部队队员。战后任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第二任所长。



3.小宫义孝原1644部队华中卫生研究所成员。战后任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第四任所长。



4.北冈正见原1644部队队员。战后任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第四任副所长。



5.柳泽谦原防疫研究室成员。战后任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第五任所长。



6.福见秀雄原防疫研究室成员。战后任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第六任所长。



7.村田良介原1644部队鼠疫研究室成员。战后曾任日本厚生省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第六任副所长和第七任所长。



8.觔户亮原防疫研究室成员。战后任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第八任所长。



9.朝比奈正二郎原第731部队第1部(细菌研究部)水栖动物班班长。战后曾任日本厚生省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卫生昆虫部部长。



10.八木泽行正原第731部队第2部(细菌实验部)植物菌班班长,农业技师。战后曾任日本厚生省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卫生昆虫部部长。



11.江岛真平原第731部队第2部(细菌实验部)第4处(痢疾处)处长,植物菌班班长,农业技师。战后曾任日本厚生省国立预防卫生研究所卫生昆虫部部长。



12.根津尚光原第731部队成员。战后供职于东京都立卫生研究所。



13.滨田丰博原第731部队成员。战后供职于香川县卫生研究所。



14.加藤胜也原第731部队成员。战后供职于名古屋公众医学研究所。



15.笠原四郎庆应医科大学毕业,病理学博士。原第731部队成员第1部(细菌研究部)第8处(立克次氏病原体处)处长,负责病毒研究,专门研究“孙吴热”。战败回到日本后,住武藏野市,在北里研究所历任病毒研究部部长、研究所副所长。



16.春日仲善原第731部队成员。战后供职于北里研究所。



17.贵宝院秋雄原第731部队第1部(细菌研究部)“贵宝院班”(天花班)班长。战后供职于京都微生物研究所。



18.早川清院东京大学毕业,医学博士,专门从事细菌研究。1939年参加第731部队,不久晋升为中佐,后去过美国,经南美返回日本。战后供职于早川预防卫生研究所。



19.目黑康彦原第731部队大连支队制造部部长。战后供职于目黑卫生研究所。



20.铃木重夫原第731部队第3部(防疫给水部)烧成班班长。战后担任东京卫材研究所所长。



21.山内忠茂第731部队军医中佐,回日本后任兴和药品公司东京研究所所长。



22.贞政昭二郎原第731部队成员。战后担任原子弹爆炸伤害调查委员会检查技师。



<六>回到大学工作的要员:战后进入大学工作的原细菌战部队成员,所不完全统计,担任大学校长的有五人,担任系主任或大学研究所所长的有六人,担任全国性学会会长的有四人。除上述的安东洪次外(东京大学医学系教授),还有:1.吉村寿人东京大学医学系毕业,病理学博士,技师。



1938年至1945年参加第731部队,是第1部(细菌研究部)“吉村班”负责人,吉村班主要从事冻伤试验。他所做的冻结与解冻试验非常残忍,受到了关东军的高度评价,其冻伤实验还被拍成了纪录片,作为宣传材料。吉村是精通生理学的医生,战后回到日本后曾担任过日本南极考察队长、京都府立医科大学生理学教授、京都府立大学校长等职。



说到吉村寿人,不能不提到京都大学。在二战期间,有组织地积极参加石井四郎细菌战的主要大学就是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这两所大学的医学系在战时是细菌部队的帮凶。石井四郎本人就毕业于京都大学。1938年3月,京都大学将时任京大医学系生理教研室讲师的吉村寿人、病理教研室的冈本耕造、石川太刀雄丸等年轻的副教授、讲师等七人派往731部队,被称为“七人帮”。“七人帮”在731部队中担任各种细菌、病理、冻伤等项目的研究班班长或相应的职务,做了大量违反人性的、残忍的人体试验。



相当一部分像吉村这样的医学家在战后并没有完全认识到自己在中国犯下的罪行。吉村在接受《每日新闻》记者朝野富三电话采访时曾经极力为自己开脱,说“那是战争,一切都是国家不好。是国家的责任。”从吉村的经历中也可以看出日本人对战争反省的不彻底性。



2.凑正男曾任第731部队第1部(细菌研究部)第2处凑班(霍乱研究班)班长。战败回国后为京都医学院教授。



3.田宫猛雄原第731部队队员,医学博士。战后曾任东京大学医学系主任、国立癌症研究中心主任、日本医学学会会长。



4.小岛三郎战后任东京传染病研究所第4研究部部长兼东京大学教授。



5.田部井和曾任第731部队第1部(细菌研究部)部长,军医中佐。后在兵库县县立医科大学担任细菌学教授。



6.石川太刀雄丸京都帝国大学毕业,病理学博士。京都帝国大学石川教授之子。参加第731部队后,担任第1部(细菌研究部)“石川班”班长,该班是病理研究班,他多次进行活人解剖。后因厌恶细菌战活动,毅然脱离第731部队回到日本。战后担任金泽大学医学系主任、教授。



7.冈本耕造第731部队第1部(细菌研究部)“冈本班”(病理研究班)班长。后在东京大学任病理学教授。



8.二木秀夫医学博士,第731部队第4部(细菌生产部)“二木班”(结核研究班)班长。后任日本出版公司董事长、金泽医科大学细菌学教研室教授。



9.林一郎曾在第731部队从事细菌研究,技师。后任长崎医科大学教授。



10.冈本光三曾参加第731部队。回日本后为京都医学院教授。



11.田部井一曾参加第731部队。回日本后为兵库县医学院教授。



12.河山善医学博士,曾参加第731部队,回日本后为庆应大学教授。



13.小林荣三第731部队军医少尉。后为庆应医大细菌学教授。



14.滨田稔原第731部队队员。战后任京都大学农学系教授。



15.清野谦次原防疫研究所成员。战后任京都大学医学系教授。



16.正路伦之助原防疫研究所成员。战后任京都大学医学系教授。



17.宫川米次原防疫研究所成员。战后任东京大学医学系教授。



18.细谷省吾原防疫研究所成员。战后任东京大学传染病研究所所长。



19.细方富雄原防疫研究所成员。战后任东京大学医学系教授,第36届日本病理学会总会会长。



20.藤野恒三郎原9420部队成员。战后任大阪大学微生物研究所教授。



21.田中英雄原第731部队第2部(细菌实验部)“田中班”(昆虫班)班长、技师,专门研究鼠疫传染媒介物跳蚤。战后大阪市立大学医学系主任。



22.山中木太原1644部队队员。战后任大阪市立医科大学校长。



23.木村廉原防疫研究所成员。战后任东京大学医学系教授,24.小川透原1644部队成员。战后任名古屋市立大学医学系主任。



25.草味正夫原第731部队资材部第1处(药品合成处)处长。战后任昭和药科大学教授。



26.宫川正原第731部队第1部(细菌研究部)第3处吉村班班长。战后任.'玉医科大学教授。



27.妹尾左知丸原第731部队队员。战后任冈山大学医学系教授。



28.漱尾末雄原第731部队队员。战后任三重大学医学系教授。



29.关根隆原第731部队队员。战后任东京水产大学校长。



30.筱田统原第731部队第2部(细菌实验部)“筱田班”(昆虫班)班长,军医大尉,专门研究蚊子。1939年末调至北支甲第1855部队任“筱田队”(动物饲养队)队长。战后任三重县立医专教授。



31.安东情第731部队军医少尉。后为庆应医大细菌学讲师。



自营医院的要员:自营医院的除上面已经介绍的西俊英之外,还有:1.园田太郎原第731部队训练教育部长,军医大佐。回国后在芦屋市的一家医院担任院长。



2.江口丰洁原第731部队第3部(防疫给水部)第二任部长。战后开设江口医院。



3.野口圭一原第731部队第4部(细菌生产部)“野口班”(鼠疫炭疽班)班长。战后开设野口妇产科医院。



4.肥之藤信三原第731部队第1部(细菌研究部)“肥之藤班”(炭疽班)班长。战后开设肥之藤医院。



5.癵渡喜一原第731部队第1部(细菌研究部)“癵渡班”班长。战后开设癵渡医院。



6.中野信雄原第731部队队员。战后开设了加茂医院。



7.野吕文彦原第731部队队员。战后开设了野吕医院。



8.隈元国平原1644部队九江支部队员。战后开设了隈元医院。



9.儿玉鸿原第731部队队员。战后开设了儿玉医院。



10.加藤真一原第731部队队员。战后开设了加藤医院。



11.高桥传原1855部队队员。战后开设了高桥医院。



12.北条了原防疫研究室成员,曾任华中临时防疫给水部部队长。战后是开业医生。



13.增田知贞军医大佐。1897年1月11日生,原籍是日本石川县。1926年毕业于京都大学,毕业后不久参加陆军,1931年获医学博士。1939年参加第731部队,1941~1943年担任原1644部队第三任部队长。增田与石井四郎私交很好,一喝酒便吹嘘自己是石井的得力干将,说石井的滤水器是与他一起开发的。战后逃到日本千叶县君津大贯町(现大佐和町),借了一间民房做开业医生。君津大贯町是一个偏僻的城市,离最近的火车站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但美军不久就发现了他,数次命令他到东京接受调查。据常石敬一、朝野富三所著《与细菌部队自决的二名医学者》一书考证,1953年4月5日增田骑摩托车出诊时,与卡车相撞受重伤,被村民用门板抬到就近的农家小院,前来处理事故的警察署长见到增田的伤情,嘟哝了一句“不行了”。增田的儿子增田健一听到消息从家里赶到这里,听到警察署长的话,挥手朝署长的下颌打了一拳,增田见此说道:“小子,住手,是我不好。”据说这是增田咽气前的最后一句话。



14.羽山良雄原9420部队(位于新加坡的南方军防疫给水部)部队长。战后是开业医生。


医药企业的要员:细菌战部队成员创办的最大的医药企业是1951年11月组成绿十字血液制剂会社,创始人是北野政次、内藤良一、二木秀雄、宫本光一等人。



1.内藤良一原防疫研究所成员。战后在绿十字血液制剂会社任公司社长(总经理)。



2.二木秀雄原第731部队第1部(细菌研究部)第11处(结核处)处长。战后与内藤良一等人于1951年创办绿十字血液制剂会社,是股东之一。



3.大田黑猪一郎原9420部队(位于新加坡的南方军防疫给水部)队员。战后任“绿十字血液制剂会社”京都分社社长。



4.国行昌赖原第731部队队员。战后为日本制药公司干部。



5.金泽谦一原第731部队大连支部队员。战后武田药品研究部长。



6.后藤善次郎原防疫研究室成员。战后为日本VACCINE干部。



<九>其他:1.春日伸一原第731部队队员。战后创建了KENWOOD公司。



2.山下健次第731部队第1部(细菌研究部)雇员,技师。后在静冈县天龙市经营果子商店。



3.目黑正彦第731部队军医少佐,大连卫生研究所有机合成研究室代理室长。日本帝国主义战败投降后逃回日本,在关西经营医药器械商店。



4.胡桃泽正帮第731部队第1部(细菌研究部)解剖技师。后在长野县从事农业。



5.川上渐京都帝国大学毕业,病理学博士,曾任庆应医科大学教授。在第731部队第1部担任“川上班”班长(病理研究班),1943年病死。



6.中留金藏曾任第731部队总务部长、中佐。到任时,奉日军参谋本部命令,调查石井四郎贪污腐化案件。石井四郎重任第731部队长后,利用权势,将他调至太平洋战场,使其不到一周时间就丧了命。



7.春日中一汉语翻译,判任官,1938年由哈尔滨宪兵司令部调入第731部队宪兵室。日本帝国主义战败时,逃回日本。



由于作恶多端,精神压力大而患半身不遂症,卧床不起。



8.金田康志第731部队第1期少年队员。回日本后组织了房友会,任会长,9.荒濑精一曾任第731部队林口第162支队长,军医少佐。东京医学专科学校毕业,从事心理学研究。1944年8月转至台湾军军医部。回日本后担任某诊疗所所长。1975年出席学术会议时,因脑溢血病复发而死亡。



10.渡边诚军医中尉。名古屋帝国大学医学系毕业,专攻外科。第731部队林口162支队教育处处长。日本战败后回国,在茨城县水户市病院工作,1988年死亡。



11.西尾敷正行鹿儿岛高等商业学校毕业。第731部队林口162支队主计少尉。日本战败后返回日本神户市,1971年病死。



12.饭田岛1906年6月3日生,1927年考入东京大学医学部,1938年12月12日,获医学博士学位,曾任公众卫生院副教授、东京大学传染病研究所副教授。1944年参加预备役,任海军军医少尉。其妹夫是曾任南京1644部队部队长的增田知贞,由于这层关系,1940年后他每年一次赴南京参加人体解剖等人体试验,战后受到良心的谴责,于1945年9月10日在自己的研究室打开煤气自杀身亡,在留给妻儿的遗书有“吾知吾罪”的字句。



侵华日军在中国进行了长达13年的细菌战,残害了上百万的中国和平居民的生命。从上面可以看出,日本细菌战战犯,战后,一部分回到了原来的大学、研究所或医院工作,还有相当一部分在政府部门、军事部门、企业担任过各种重要职务。这充分说明,战后乃至现在,日本政府仍不能正视这段血泪历史,这是中国人民以及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士所不能接受的。日本军国主义所进行的细菌战,是人类战争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屠杀人口最多、手段最残忍的生物战。日本政府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理应不回避历史,主动对这段历史有一个真诚的交待。



在追踪细菌战医学罪犯战后踪迹时,我们参考了郭成周、廖应昌编写的《侵华日军细菌战纪实》、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科研管理部编写的《日军侵华罪行纪实》、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诉讼团团长王选女士在南京举行的首届“历史认知与东亚和平论坛”会上发表的《日本细菌战医学犯罪战后踪迹》,另外,还参考了大量日本原版细菌战书籍,在此谨表感谢。由于我们手头
的细菌战战犯资料有限,不能全部列出或更为详细地列出细菌战战犯的最后结局,敬请谅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1-24 17:20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