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2|回复: 0

央视为日军毒剂伤人事件讨[今日说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 12: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我是夏雯静 于 2018-1-11 12:18 编辑

记者:希燕 李兵
编辑:李静
主持人:肖晓琳
嘉宾: 中国人民大学 朱文奇教授
主持人: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今日说法》。今天我们演播室请来的专家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朱文奇教授。在这我要特别向观众朋友介绍一下,朱教授曾经在国外工作和学习多年,曾经担任联合国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的检察官,是国际法和国际刑法方面的专家。朱教授,关于日本在华遗弃的化学武器问题已经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不该有的伤害和灾难。而我国的受害者也在不断地通过法律手段向日本索赔。据我们了解就在9月29号,又有一起毒气伤人案件将在日本东京法庭宣判了。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个案件的过程。
从前,在松花江上有一个水手叫李臣,那时他28岁,他温和平静,他以为他的一生也会是温和平静的,但事实并不是这样。他永远都记得30年前那一天,轮船的泥泵突然被什么铁器给搅住了。于是他伸手到泥泵里去摸索,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从泥泵里拖上来的是生化武器—一枚毒剂炮弹。从此灾难开始了,李臣的手、脚、头顶 长出大泡,疼痛难忍,同时呼吸困难恶心呕吐,角膜溃烂,所去医院均不明白这是什么怪病,所能做的就是用剪刀剪开大泡,用盐水、酒精消毒,剧烈的疼痛甚至让他一看到护士进门就忍不住发抖。
当年和李臣同时受伤的一共三个人。刘振起因身体原因已提前退休,肖庆武已于1991年离开人世,而他如花似玉的女儿因为用了他用过的洗脚水洗脚慢性感染,在她婚后病情全面爆发。美丽的新娘如今变成了另一个人。从此,李臣丧失了正常的免疫功能,连正常的走路也会浑身瘫软。于是,只得离开了松花江上他心爱的轮船。那时李臣的妻子只有20岁,出院以后李臣怕给她感染,就一直和她分床而居,两人尽量少的在一起。30年来,妻子一直跟着他,还给他生了两个女儿。
妻子说,她好几次独自坐在松花江边想去死,因为日子太难了。为了给孩子筹集学费,夫妇两一度起早贪黑的上街捡破烂。李臣丧失劳动能力以后,单位每月给他40多块钱的补助,这40多块钱在近20年里养活着一家四口人。直到90年代初,单位的补助调整到一千多块钱。虽然当时有关医疗机构已经鉴定出,李臣所受伤害是由日本生化武器所致,但当时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办,能怎么办。直到20多年后,一个年轻的律师苏向祥站出来要提受害者振臂高呼。
据调查,全中国光此类被毒气伤害的就将近二千人。另外,侵华战争时,日军还在湖南常德大搞细菌战,造成15000多名中国百姓丧生。他们在大同还将六万矿工残害致死,集体掩埋于万人坑,并且奴役中国劳工,造成数百万中国劳工死亡。在山西盂县,他们又强征慰安妇,各种非人手段的残害使这些中国妇女的创伤终身未愈。
90年代初,随着中国国力增强,人民法律意识提高,先后出现过多起状告日本政府的案件。比如慰安妇索赔案、劳工索赔案,在这样的背景下,苏向祥律师代表李臣等人向日本提出索赔要求,要求日方赔偿李臣等人每人2000万日元,并向中国人民谢罪。但是,日本法院不予立案,原来早在1972年,中日两国政府签有一个中日联合声明,由于当时的特定历史原因,中国政府放弃了战争期间的对日索赔权。
李臣得到这个消息时茫然无措,他眼巴巴地看着他的代理律师苏向祥。中方律师自然不会轻易放弃。苏向祥开始多方奔走,而同时日方的左翼律师也加入进来。他们一致认为,即使政府放弃了索赔权,也并不代表中国公民放弃了对日索赔。就是说,老百姓仍然有权利。经过3年的艰苦斗争,日本法院终于认可了此观点,而他们又提出了一个新的辩解,如何证明李臣等人所受伤害是日本生化武器所为。
为此,中方搜集了大量证据。首先是医疗机构的化验结果,从江中捞出的炮弹里面的液体经化验是芥子气与路易氏剂混合物,而这种毒剂只有日本生产和制造过。紧接着,中方找到了抗战期间的侵华日军,从人的本性上出发他们感到不安,在做了大量工作以后,他终于勇敢地站出来说明当时的情况。这位老兵说,当初他们接到最后的命令,把所有黄色标志的炮弹就地掩埋。但是当时日本右翼势力抬头,他们正极力否认日本侵华的事实。因此,面对这些铁证,日本法院仍然没有表态,面无表情。
这时,8年已经过去了,李臣一家还在等待。李臣因严重的免疫力下降,骨质疏松,上楼梯摔了一下便折断了大腿骨。但是他说一定要等到最后一天。就在李臣一家快要等不下去的时候,日本历史学家吉建义明在美国国家图书馆里查阅到,战后美国政府从日本政府手中得到的一份历史档案详尽记录了日本违反国际公约,生产、运送以及就地掩埋化学武器的原始材料。材料中有这样的记录,日本在撤离中国时,将部分毒气炮弹丢弃在松花江中。而这里正是年轻李臣的船即将经过的地方。
这个证据是整个案件的转机。在这之前的8年里,此案经过无数的辩论、无数的开庭,在受害人陈述的庭审阶段,李臣亲自去了日本,在法庭上陈述他受到化学武器伤害丧失劳动能力后毁灭性的一生。在法庭上,李臣讲述了1985年他们家过春节的故事,家里只剩下一块九毛三分钱,两个女儿悄悄把门拉开一条缝,偷偷看邻居家吃饺子。李臣觉得身为人父实在活不下去了,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他拿出仅有的一块钱到防疫站买了四瓶的敌敌畏,回家兑了二两酒喝了下去。那次抢救了三天三夜李臣才又活过来。
当翻译哭着翻译完,法庭的旁听席上一片轻轻的抽泣声,而从来面无表情的日本法官也被感动了。今年的9月29日,李臣一案将在日本东京判决。李臣说为这一天他等了整整八年。而在这之前,曾纷纷传来细菌战、万人坑案、慰安妇案等索赔案的一审败诉消息。不久前又传来与李臣类似的崔英勋毒剂伤害案一审败诉的消息。这些案子败诉的理由有的是因时效问题,有的是以国家无答责被驳回。李臣不知道有怎么的判决在等待他,但是他说,无论如何,作为最有力的活证据,他会坚强地活下去,直到胜利的那一天。
主持人:的确,看完这段采访以后,我们心情都非常沉重。几个年轻的小伙子他们的一生和几个家庭的幸福就这样被日本遗弃在我国的毒气弹给彻底毁了。目前,李臣已经在日本法庭提起了诉讼,现在还在等待判决结果。据我们所知,到目前为止,大部分以个人名义向日本政府提起诉讼的案件,最后在日本法庭都是以败诉而告终。其中一个理由是此类案件已经过了诉讼时效,那么同样的问题会不会成为影响李臣这个案件判决的一个因素呢?
朱文奇:时效性应该说每个国家都有,它主要是说当你知道你的权利被侵害了以后,需要在多长时间之内一定要提起诉讼。因为日本的法律规定,诉讼的时效是20年,但是此案发生的事情远远地超过了20年。即使按照日本自己的法律,诉讼时效也应该从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开始算起。国内其他的罪行可能可以适用时效,但是国际法就通过明文规定,战争罪和反人道罪就坚决地不能适用时效问题,而使用化学武器毫无疑问是属于战争罪和反人道罪。
主持人:今年的5月15号,日本东京地方法庭审结了一起也是由于毒气泄露而发生的人身伤害案件,日本法院驳回了诉讼的赔偿要求,它的理由是国家无答责。什么叫国家无答责?
朱文奇:国家无答责最基本的定义就是个人不能因为国家的责任而提起诉讼。换句话说,就是作为国家来说它不管做了什么不法行为,哪怕是违反了国际法,国家都不会因此而承担什么责任。如果从国际法的角度来看,应该说就是国家无答责。但它不仅是一点也没道理,而且是很荒谬的。国家责任它有两个最基本的点,就是当国家机构或者国家的官员违反了自己应该承担的义务,或犯有什么国际法上面的不法行为,那么这个国家就要承担相应的国家责任。比如慰安妇的问题,从招募到运输,还是跨国界的而且有军人在旁边监督,到了地方以后又分配,难道说这个就不是政府行为吗?毫无疑问,在使用细菌武器这一方面完全是日本的国家责任。因为它是军队使用,军队的行为,而且它是有组织的。
主持人:如果日本政府就是不履行有关的国际法律,怎么样地追究它呢?
朱文奇:不管是化学武器也好,也不管是慰安妇也好,如果提交到国际法院由国际法院来裁定的话,我觉得就是日本政府肯定是一点道理也没有,因为这很明确,它承担了国际法上的义务和责任,而且它违反了这些义务和责任,因此构成了国际法上面的不法行为。如果日本能够像德国政府一样确实非常诚恳地认识到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间做的非常罪恶的行为,并对这些行为从心底里面感到内疚,从而做出一定的补偿,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
主持人:朱教授,我们看到以个人的名义向日本政府索赔的这条道路走得都是非常艰难的,但是我们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该你承担的责任迟早有一天你是要承担的。
芥子气,学名二氯二乙硫醚,呈徽黄色或无色的油状液体,具有芥子末气味或大葱、蒜臭味,比重为1.28,气态比重为 5.5,沸点为 217C,冰点为13.4C。芥子气对皮肤、粘膜具有糜烂刺激作用,可引起眼结膜炎,引起呼吸道粘膜发炎,严重时造成糜烂水肿,并多伴有继发感染。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德军首先使用芥子气,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其死亡率占毒剂总伤亡人数的80%以上,故有“毒气之王”的称号。  

----------------

一、战斗性能
芥子气于WWⅠ后期(1917年7月)首先由德军大量使用,其后各国军队相继效仿,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其伤亡率占毒剂总伤亡人数130万的88.7%,故有“毒剂之王”之称。从WWⅠ到“两伊”战争使用证明,芥子气是经过“战争考验”的最有效的化学战剂之一。

二、体内代谢特点
吸收快、局部少量固定、全身均匀分布,血循环中消失迅速、代谢产物无毒,主要由尿中排泄等。
芥子气与皮肤粘膜接触后2~3分钟尚滞留于体表(此时用消毒剂可除去),至10~15分钟大部被吸收。吸收速度为1~4μg/(cm2·min)。其中约12%的芥子气“固定”于局部引起损伤,其余大部进入血循环并分布全身。肾、肺、肝含量较多,可能与供血量有关。全身吸收作用与组织器官的敏感性相关。游离状态的芥子气在血液中存留时间一般不超过30分钟(半值期为14分钟)。但近来Drasch等报道,人严重中毒后芥子气在体内组织器官中可滞留7天。目前认为芥子气吸收作用与氮芥不同,主要由于其脂溶性扩散被动性吸收所致。

三、芥子气的主要代谢产物及排泄途径
1.与体内多种生物大分子反应(如DNA、RNA、蛋白质、氨基酸等)形成烃化产物。
2.大部分与谷胱甘肽(50%)或半胱氨酸结合生成无毒的代谢产物排出体外。
3.经水解或氧化生成二羟二乙硫醚、芥子砜或芥子亚砜。测定前者含量可辅助诊断。
4.少部分芥子气转变为羟乙磺酸、羟基乙酸及无机硫酸盐等。
5.大部分代谢产物经尿液排出。尿放射性测定表明,大鼠和小鼠在注射后6h排出的约50%、24h达80%左右。

四、中毒机理
芥子气中毒机理虽早有研究,但迄今尚未完全阐明。目前认为,芥子气在体内主要与核酸、酶、蛋白质等生物大分子结合,特别对DNA的烃化作用是引起机体广泛损伤的生物学基础,它与抗癌化疗药物烃化剂(或烷化剂)具有类似的药理学与毒理学性质

 预计到2005年,戈尔内这家处理厂将处理掉1200吨毒气和芥子气,但这些化学武器仅占俄罗斯化学武器总量的少数。

2004年8月6日,沈阳军区防化专 家对毒物进行鉴定,证实毒剂为芥子气,从而最后证明医院的 诊断是正确的,采取的治疗方案和防护措施是得当的。

2003年8月,齐齐哈尔市曾发生过芥子气中毒事件,43人中毒,一人死亡。
2003年05月17日《北京青年报》报道2002年9月,在东京附近地区二战时日本海军化学武器工厂旧址相原海军工厂所处的神奈川县寒川町处,在建筑工地的工程作业中,挖掘出10瓶装有芥子气的啤酒瓶,十几名建筑工人不小心绊倒了装有毒气的啤酒瓶后受到感染,也受到了毒气的伤害。
2002年9月,在黑龙江省孙吴县挖掘回收日本遗弃化武时,一天,250公斤毒剂桶内的芥子气毒剂突然喷泄,整个作业现场顿时洒满了毒剂,作业人员被笼罩在毒剂云团之中。

2000年,日本销毁了26枚日军50多年前废弃于日本北海道屈斜路湖底的化学弹,填装物主要为芥子气路易氏剂混合毒剂。

基于这些原因,各国正在普遍开展毒剂免疫分析的研究,在1982-1996年间先后报道了多种生物战剂的抗体和化学战剂中梭曼、Vx、芥子气、沙林和Bz的抗体及相应的免疫检测技术,梭曼水解反应的催化抗体也已有报道。
1996年初 德国警察没收了一个有密码的光碟 其内容是指导如何制作芥子气。
1996年,在北海道也发现了26枚芥子气炮弹。

1995年日本东京毒气事件反映了大城市对化学武器的攻击措手不及,一些最普通的化学物质包括沙林气、氰化物、光气和芥子气都能造成大量的伤亡。

1992年4~9月,我院先后有6名学员发生芥子气皮肤损伤,均已治愈。

到1990年时,伊拉克每年能生产数千吨的芥子气、沙林和VX毒剂,这些毒剂除了能装备弹道导弹的弹头外,还能利用航空炸弹、火炮或火箭炮发射。

罪名 1、1988年,命令直升机在库尔德人居住的哈拉卜沙镇上空施放芥子气和神经毒气的混合气体。
1988年3月16日及18日,伊拉克轰炸机向阿拉卜贾大量投掷了神经性毒剂、芥子气、氰化物毒剂炸弹,造成5000余人死亡,10000余人中毒。
1988年4月,伊朗第一次有计划地对伊拉克进行了报复性的化学反击,使用了糜烂性毒剂芥子气。
而当1988年萨达姆动用芥子气、沙林毒气等化学气体剿灭北部的库尔德叛军时,里根政府竟然将此嫁祸于伊朗。
伊拉克为了镇压库尔德的反叛活动,不仅出动了大批军队,配备着飞机、大炮、装甲车,还在1987年的镇压中对北部边界地区库尔德人多次使用了包括神经毒气、芥子气在内的化学武器,导致约有3000个村庄被摧毁,数千库尔德人在化学武器面前死于非命。
1987年,在与其南部邻国乍得的冲突中,利比亚使用了由伊朗提供的装有芥子气的航空炸弹。

1984年2月22日,伊拉克面对伊朗的“人海战术”又出毒招,这次是空中化学攻击,不但用了芥子气,而且第一次大规模使用了神经性毒剂“塔崩”打开了“致死性化学毒剂”的地狱之门。

1983年 4月右前胸被液滴态芥子气沾染后染毒区皮肤出现灼痛、红斑、丘疹、水疱 后形成溃疡、糜烂 治疗 4月后痊愈 皮损区留色素沉着和持续 2年的瘙痒恢复正常。

1982年5月12日我们用开水浸泡法解离芥子气,收集于瓶中。
1982年7月17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在市政建设施工时,挖出4桶芥子气毒剂,当工人敲开螺帽准备检查时,桶内毒剂突然喷出3米多高,有5名工人受伤,并留有终身后遗症。
1982年7月16日,黑龙江牡丹江市在排水沟内发现日军遗弃的芥子气桶,造成5人严重中毒,当时年仅21岁的仲江头部、颈部、上身和胳膊大面积重度烧伤,神经、消化和免疫系统均受破坏,至今仍未痊愈。

1951年7月 6日 8时,美军两架喷气式飞机飞到临元山港以南的风涌里,布洒芥子气,造成两名农民重伤。

1950年,黑龙江省某县农民在施工时,挖出200多桶芥子气和路易氏气,因误用误食,当地农民有数百人中毒。
1943年2月12日,日本军队在所谓“攻占常德”的过程中,置国际公法而不顾,部署毒瓦斯部队,大量使用芥子气等毒气,发射毒气弹,H月30日一天之内,就出动飞机21架(次)向市区投放了大量毒瓦斯。

1941年10月8日,日军在湖北宜昌大量使用芥子气,中国军队约1600余人中毒,其中600余人死亡。
1941年10月宜昌战役中,中国军队反攻宜昌时,在周围山地受到日军重迫击炮和高爆弹的猛烈的芥子气轰炸*名中国军人伤亡。
1941年10月宜昌战役中,中国军队反攻宜昌时,在周围山地受到日军重迫击炮和高爆弹的猛烈的芥子气轰炸,1600名中国军人被伤亡。
1941年,日军在湖北宜昌使用芥子气,使1600人中毒,600人死亡,迫使中国守军撤出战斗。

1940年Auerbach等首 中新合成的化学物质进行遗传毒理学检测;先证实烷化剂芥子气可诱发果蝇的基因突变 对一些遗传病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并建立了和染色体畸变。

1939年英国面临德国入侵威胁时,英国制订了用芥子气阻止德军登陆德计划,一旦德军登陆,英国将先发治人,准备在德军登陆的海滩上喷洒芥子气。

尤其是自1938年8月武汉会战后,日军更加肆无忌惮,开始使用毒性更大的糜烂性毒剂芥子气和路易氏气。

1936年,德军飞机击中了一艘停泊在这里的美军运输船,船上秘密存放着100吨芥子气。

1935年,意大利在入侵阿比西尼亚(现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的战争中,就使用了450吨芥子气。

1931年至1945年,文岛县附近濑户内海的大火野岛(战后,日本人民知晓真相便称此为“毒气岛”大量地生产毒气,共制造毒气弹750万枚,至少用了毒气6600吨,其中有芥子气和路易氏气这两种剧毒气体4400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4-22 23:51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