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2|回复: 3

[医院鬼故事] 裹尸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7 08: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子:
瘦身,人人都想,可瘦身的痛苦,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接受。
如果,有一块神奇的布,只需要裹在身上就能起效,你会尝试吗?
会,好,那我把它给你,试试总没坏处。
有效?那就好……
浑身发冷,哦,抱歉。
我,忘了告诉你,那块布是——裹尸布……
初章 乡野医馆
薛琪是个女大学生,是个胖子,长得膀大腰圆,像个男人一样,力气更是比一般的男人都要大。
原本她还没什么,认为这是自己身体倍棒的有力体现,况且她寝室里的室友,有一个也是胖子,叫做肖佳的,很胖很胖,比薛琪还胖,她胖到公交车上买票要买两人份的票,因为她一人能占两个人的位子。
可是最近,薛琪惊奇的发现,那个胖的似猪一样的肖佳,竟然瘦了,就像是胀鼓鼓的气球被人戳了好几个洞一样,泄了气般的迅速飞快的瘦了。甚至在薛琪的感觉中,肖佳已经不再是肖佳了。
现在的肖佳,是个活脱脱的校园传奇,短短几日竟然瘦成一个颜值逆天的美女,更是钓到了不少校外的有钱人流连在她的石榴裙下。可薛琪知道肖佳原来的面目,那个猪一样的人竟然能变得比她还瘦。
这怎么可能,她就算不吃不喝,也不可能瘦下来!
薛琪不甘心的看着在自己面前啃着鸡腿的肖佳,这一整天她嘴里就没停下过。她也有试着向肖佳打听她瘦身成功的秘密,可肖佳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吃着自己讨好她用的零食,半点风声也不露。
但是,这能瞒得住薛琪吗?
大家都是一个寝室的,肖佳的一举一动那里能瞒得了薛琪。
留心观察了几天,薛琪就发现,肖佳好几次出入一家医院,还彻夜的不回寝室。而在她回来后,却总是一幅病态的白脸,还带着诡异的兴奋。那医院不是那种正规的大医院,也不是什么整容医院,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家乡村小医馆,破破落落的,连执照都不一定有。
薛琪原本也不相信这就是肖佳的秘密所在,可思前想后,肖佳只有和这个小医馆在某种方面显得不寻常,其他的地方都是大家常去的,更没什么可能。
看着肖佳再次步履轻盈的进了小医馆,薛琪有些按耐不住了,机会就在眼前啊,瘦下来的肖佳已经成为了学校里的新晋女神,四人寝室里就剩下了自己,浑身上下都是那样的肥,与身边的那些美妞显得那般格格不入,只配沦为她们的陪衬!
“不管了,试试总没有错!”薛琪咬咬牙,蹬蹬蹬几步跑进了小医馆里。
“你是谁?”小医馆并没有多少的人,就一个值班的护士坐在台前,她阴阴沉沉的抬起头,瞥了薛琪一眼,嗤笑一声,道,“想来干什么?”
“我,我”薛琪突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小医馆里的布置半点不像别处的意愿,满地的灰尘,灯光昏暗,也没有什么植物点缀,空气中还漂浮着腐烂的味道,如果不是台前坐着的护士,这里简直就像是个废弃的仓库!
甚至,在一边的转角门扉上,还有殷殷的血迹,染红了木门的底部一侧。
这种地方,怎么会是能够让肖佳变得脱胎换骨的地方?
“哼,装什么,”护士不屑的上下打量了薛琪一眼,指了指“进去吧,今天还有两块新染的布,倒够给你裁一身衣裳。”
“什么?”薛琪疑惑的看看那护士,却见得她已开始自顾自的玩起手机 ,再抬头去看那扇染血的木门。
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但那扇木门半掩着,阴森的放着冷气,可里面应该就有薛琪想要的答案,肖佳的人影也应该就在里面。
怀着一丝期待和渴望,薛琪迈动僵直了许久的步伐,走近那扇老旧的木门。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08: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章奇异的布
木门后的房间,初进去时,薛琪还看不惯,只觉得眼前一片的漆黑,而在她渐渐适应之后,她才看清楚了房间里的布置。
房间并不算大,顶上还像神庙里那样挂着一块块殷红的不知材质的粗制布料,湿漉漉的,擦着人的头顶。薛琪抽了抽鼻子,一股子血腥味。房间的中央点着一个房间里唯一的光源,一根没多少作用的蜡烛,散发着惨淡的白光。而房间旁边,还有一个小侧门,隐隐的开着。
而房间的地上满是泥泞,黏黏糊糊的不知是什么东西,薛琪走了几步,就黏了一脚。旁边横七竖八摆着几个棺材,顶盖透明,棺材身却黑黝黝泛着诡异的幽光,透过上面透明的棺材盖,薛琪眼见的发现,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棺材里躺的,就是自己的室友肖佳!
此时的肖佳,面色惨白,闭目阖眸,仿佛死了一般;而她的身上,正穿着一件粗布制成的衣服,老旧的中山装,皱巴巴的,还染着干涸的血迹。甚至,那些干涸的血迹,还在不断的渗出、渗出、渗出……
“咳咳咳,”
一串连续的咳嗽声,在房间中乍然响起,像是人死前的嘶号。
“谁!”薛琪惊恐的转身,瞪着眼大叫道。
“我,咳咳,”苍老的声音突然又在薛琪的背后响起,幽幽的,“你来这,不知道我是谁?”
“我,”薛琪猛地转过身,看到了那个人。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带着老花眼镜的老郎中,佝偻着背,像是龟一般的头努力向上抬着,凑近薛琪的脸,仔细打量着她的面容。
“我,我是,”薛琪紧张的指指一旁躺在棺材里的肖佳。
“跟她来的,”老郎中了然的笑了笑,露出一口的黑牙,“我知道了,是想和她一样吧。”
“我,不,我,”看着肖佳现在这副样子,薛琪真的有些拿不准主意。
“不想和她一样瘦吗?”老郎中诡秘的笑了笑,“只需要穿着那些布做的衣裳,在这里睡上一觉就好,这样简单,也不要?”
“想,可”
“你长得可不行,就算是减肥了也变不漂亮。”老郎中仿佛看出了薛琪的心中所想,无声的干笑了一下,继续不徐不疾的低声说:“你知道为什么你的朋友能变得像现在这么漂亮吗,我能让你脱胎换骨。”
“真的?”闻言,薛琪心神摇曳,一时拿不定注意。
“嗯,”老郎中伸手指了指头顶上挂着的布,“那些布是用特殊的染料染得,做成衣服,能让人从骨子里,焕然一新。”
“……”薛琪抬头向那些布看去,有些不敢置信。
“试试吧,第一次,我不收钱。”老郎中枯瘦的手指抓住了薛琪的胳膊,生硬的让她心里发凉,可她的嘴却不由自主打开。
“嗯!”
“好。”老郎中笑得满脸褶子,摇摇晃晃的走到一处棺材旁,推开了那个透明的棺材盖,“里面有备好的衣服,你直接套上就好,我再去做几件。”
薛琪僵直着身体来到棺材旁,一样的殷红粗制布料,却做成了一件古代的红嫁衣,折叠的整整齐齐,放在棺材里。
衣服很小,薛琪五大三粗的身子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穿进去,就像是将身子塞进了一个小小的躯壳里,整件衣服被薛琪撑得不成样子,而她自己也被勒的够呛,背后一股子阴冷的液体开始弥漫进她的身上。
衣服还好说,可棺材就不对了,太小,薛琪根本躺不进去,只得叫唤那个老郎中,“那个,医生、大夫!”
“怎么了,”老郎中甩着手,从另一边的小侧门里出来,见她穿好了衣服,尴尬的一脚踩着那棺材,一脚站在地上,不由得无声的干笑着说,“没事,刚开始都这样,挤挤就好。”
说完,老郎中走上前,让薛琪躺倒在棺材上。薛琪就这么卡在棺材口,老郎中眼眸里绿光一闪,一双老手猛然发力,硬生生的将薛琪压到了棺材里。
“啪嗒!”两块手臂上的肉,就这么被棺材的木板给刮了下来。
“……”而薛琪却半点感觉都没有,眼神迷茫的躺在棺材里,就像是肖佳一样,脸上的血色渐渐退去,惨白的一张脸,浑身上下不断的渗出新的血,将衣服染得越发的殷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08: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章瘦身有鬼
薛琪醒了后就回了学校,身上刚开始也没什么变化,就是手臂那里突然的瘦了一圈,骨头戳在她的腰上,怪不习惯的。
可是,效果就在不知不觉间出现了。薛琪依旧是顿顿大鱼大肉,可身材就像是当初的肖佳一样,泄了气一样的瘦。很快,寝室里最后一个胖子,也消失了。
寝室里的同学更是不断的向她们打听瘦身的秘方,毕竟能够再瘦一些,还不用节食,那也是件好事嘛。现在的薛琪、肖佳绝对有骄傲的本钱,一身上下多一丝则肥,少一丝则瘦,令其余的两个人羡慕不已。
可是,薛琪和肖佳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毕竟这世上,美女还是少一些好,她们还没享受够众人追捧的目光呢,更何况其余两个人的颜值本来就不差,她们付出这么多才能压其余两人一头,怎么可能就这么说出秘密所在。
而薛琪和肖佳也因为这件事,越走越近,常常一起去老郎中那里做她们所谓的“衣疗”,毕竟这个也是有时效的。那个老郎中也没收她们多少钱,至少比买减肥药要便宜的多。
而今天,肖佳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一个有钱人,便想着带薛琪一起认识一下。
夜幕下,两人被带到一处别墅中,打开门后,出来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发福男人,肖佳称呼他为赵老板,他笑得一脸荡漾的将她们迎了进去。
薛琪一见那赵老板,就心里不由自主的涌上一股子阴厉的恨意,就像是和眼前这人有多大的仇恨一样。但看看一旁笑语嫣然的肖佳,薛琪咬咬牙,忍下了这股不适的感觉,也向赵老板陪笑着。
“喝得差不多了,咱们进房间玩玩。”赵老板显然被她们两个哄得兴致高昂,一手一个揽着她们的肩便往房间里面走去。
而在此时,薛琪心中的不适竟又猛然增加了不少。可成功就在眼前,那里容得她放弃,她僵笑着走进了房间。
里面灯光暧昧,粉红色的光点流转,一张大床横在房间中央,上面放着不少东西,皮鞭、绳索、眼罩,看到那些东西,薛琪的脑子瞬间就昏沉了起来,全身骨子里一股子杀意弥漫。
“赵老板,原来你好这口啊。”肖佳娇笑着,“那你可得,好好对我们。”
“就是,”薛琪幽幽的答话道,“不过光玩这个也不怎么好玩,赵老板可愿意和我们玩点别的?”
“什么?”赵老板被她勾得挺好奇。
薛琪不说话,抄起床上的眼罩,戴在了赵老板的头上,再将他推到在床上,翻身其上。赵老板还以为她要玩些什么花样,便等着,却发现脖子上一凉,一根绳索就这么勒了上来。肖佳在一旁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我,我要杀了他,”薛琪嘶吼道,手上的力量更是越发的加大几分。
“你疯了!”肖佳惊诧不已,却觉得自己身体内一股子寒意渗了出来,有什么东西,仿佛在与她争夺起身体的控制权。
“我没有,”薛琪继续嘶吼,“就是他,糟蹋的我,害死的我!”
“什,什么!”肖佳只觉得脑子不够用,心底更是有一股子凉气。
赵老板一个大男人的力气此时竟不如薛琪一个小女子,渐渐的他竟不再挣扎,松懈了手脚,两眼翻白,舌头长出,窒息昏死过去。薛琪将他抛开,爬下了床,转身出了房门。不一会,她便带着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回来了。
“你干了什么?”肖佳此时却是站在一边,冷冷的看着她,声音里不自觉的带上一份苍老,“你还想干什么!”
“我要把他分尸,千刀万断,才能解我心头之恨!”薛琪恨声道,手中的刀锋不断晃动,仿佛在找一个合适的角度下刀。
“你找死!”肖佳顿时冲了上来,扑向薛琪,就像是面对着自己的仇人,“你杀了我儿子!”
“什么,原来是你这个老妇的魂,借裹尸布附在那不要脸的女人的身上!”薛琪冷笑,侧身一避,手中刀锋更是不慢,直直的捅向了肖佳。
等薛琪真的清醒过来,就只发现自己倒在地上,床上用床单裹着一堆的碎肉和着被折断的骨头,带着人的内脏、大肠、眼珠、脑髓……
床单裹着血肉,裹成了一个庞大的布筒,用血液的黏力使布筒不会散开。
而红红白白的汁液则流了一地,分不清是赵老板还是肖佳的,甚至是薛琪自己的身上的衣服,也被血浸湿了大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7 08: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四章裹尸血布
径直冲到小医馆,薛琪忘不了赵老板别墅里的那一幕,她想要个答案。
小医馆在夜幕下更加的阴森,薛琪浑身染血,冲了进去。白天值班的那个护士不在了,小医馆里显得空荡荡的,也越发的让人不敢深入。
薛琪一步一步的走了进去,打开了她平时常去的,也是老郎中在的那个房间。房间里静悄悄空荡荡的,只剩下几具棺材和顶上挂的那几块血布,薛琪踩着脚下的地,发现地上的那些黏糊糊的泥泞有点像是刚才的那堆血肉,只不过老郎中这的老了些,烂了,不新鲜了。
“吱嘎!”一声诡异的开门声,在寂静的小医馆里显得分外的刺耳。
薛琪推开了老郎中那个房间旁边的小侧门,如她所愿,老郎中就在那里。
老郎中的怀里抱着一个用麻绳紧紧包扎起来的布筒,里面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显得格外的粗大,甚至压了老郎中一头,大大的布筒压在他的身上,就像是一个苍老的小孩子抱着一个巨大的玩具,诡异阴森。
“咯咯,新的布到嘞!”老郎中尖笑一声,将布筒上的麻绳一解,扯住一边的布头猛地一拉,再一甩,一个东西就这么飞了出去,砸在了墙壁上。
薛琪摸摸脸颊,刚才有一点东西从墙上反溅过来,打在了她的脸上,她伸手一看,血红一片,沾染了半个手掌。
这是血,老郎中甩出来的,是尸体!
薛琪战战兢兢地看着那具尸体,尸体被布包裹久了,上面的皮早就和布合在了一起,老郎中的猛力一抖,硬生生的把它的皮扒了一层下来,现在看去,那具尸体血肉模糊,瘫软在一旁,像垃圾一般。
“这,就是我们穿的衣服用的,布?”薛琪结巴道。
“是啊,裹尸布,身体已经无用了,不如扒了这层皮,制成布,还能做件衣服穿,”老郎中干笑着点点头,“碰上有些人,圆了她们的皮肉梦,也还能再去世上走一遭!”
“肖佳用的是赵老板的妈妈,我用的是赵老板害死的姑娘的?”
“咳咳咳,咯咯!”老郎中咳嗽着、尖笑着,笑得薛琪心中发凉。
“姐姐,谢谢你,让我报仇了,呵呵呵……”薛琪突然听到,自己的嘴巴里,发出这么一句话来。
她现在的身体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咯咯,又来一匹布,这次可是三个人一起的。”老郎中突然又笑了起来,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了又一个布筒。薛琪一看,那是刚刚自己做的那个布筒,不,应该是,自己身体里那个人做的布筒,里面裹着肖佳和赵老板的血肉!
“咯咯,新的布到嘞!”老郎中再次尖笑一声,将布筒上的麻绳一解,扯住布头猛地一甩。
一堆血肉飞了出去,和着内脏和骨头,砸在了墙壁上。
“噼里啪啦!”
分不清是肖佳还是赵老板的血肉骨头沫,反弹回来,薛琪被砸了一脸,浑身被血液浸透。
五章尾声
“看,就是这里,上次我偷偷跟着薛琪和肖佳的后面来过,她们的秘密肯定就在这!
“真的,那咱们快进去看看,我告诉你,我可看不惯她们那骚样了,等我们再瘦瘦,一定能把她们踩脚底下!”
次日,薛琪、肖佳的两位室友出现在小医馆的旁边,看着医馆半掩的门扉,跃跃欲试。
只是她们没发现,坐在小医馆前台上的那个人,长的有点像薛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11-19 08:54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