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9|回复: 0

[民间鬼故事] 鬼魂等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1 16: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涯呀,海角 觅呀觅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哎呀哎呀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你还记得咱们两个人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哪里吗?”杨苔捧着手中的奶茶,羞涩的的望着王珲说道。
坐在杨苔对面的王珲甜蜜的看着杨苔,语言有些玩笑的讲到:“这首歌?我们不是第一次听吗?原来你听过,是和我一起吗”王辉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
“哼!讨厌了你。你在这样子,那今天的纪念日就你自己过吧!”杨苔把手中的奶茶放到桌子上,佯装生气的说着。
“哈哈,还生气了,这不是和你开玩笑吗。”王辉笑着握住了杨苔的手“今天是我们的相识纪念日,我怎么可能忘了呢。”
随后,王珲抬起了手拍了拍手掌。大厅的灯光暗了下来,‘天涯歌女’的音乐似乎大声了一些。
只见王珲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本不褶皱的西服,踱步来到了杨苔的座位旁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戒指,然后单膝跪地:“杨苔,你愿意嫁给我王珲吗?虽然我现在没法给你太多,但是我一定会一心一意的对你好的。我会努力,努力的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
杨苔从王珲掏出戒指的那一刻就开始流泪,对,是那种幸福的眼泪。
王珲跪在地上说完了求婚的誓言,看着又哭又笑的杨苔好似还有一些的尴尬。说道:“你倒是给我个话呀,我谋划了很长时间的。”
杨苔看着跪在地上的王珲,直接抬起了胳膊擦了擦眼泪:“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给个话,好不好。”
“不是这一句,上一句你说什么?”
“你愿意嫁给我吗?”王珲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呀!你不能大点声音吗?”
王珲听言,直了直腰,大声的喊道:“杨苔,请你嫁给我!”
“好!”
杨苔大声的回应了王珲的求婚,将面前看似有些傻掉的王珲扶了起来,把着他的手将戒指带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欢快的抱住了他。
自上次王珲的求婚到今天已经三个月了,明天两个人就要共同迈步婚姻的殿堂。
这三个月来,对于两人来讲可谓是遭心,女方嫌弃男方没有钱,没有车;男方嫌弃女方人品太刁。不过这对恋人还是将爱情坚守了成功。
两人一旦躺在床上共同畅想着未来的日子,内心是向往的,是甜蜜的,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前方即使万难险阻,对方都是值得自己付出一切的,甚至是生命”
绵绵细雨是老天的态度,仿佛这场小雨可以除去人心的浮尘。
确实,今天的气温要比平时来的更加凉爽,就是路上的行人,面容上好似都比平常轻松了好多。
细雨中,一辆婚车缓缓驶来。是的,他们从教堂回来了。因为双方家长对于自己爱情的不赞成,两人就没有去住家长给准备的新房,而是租住了一间八十平米左右的小屋。这个小屋在这座城市的边缘,旁边不远处还有一条铁路,每天晚上都能听见火车“呜!呜!”的声音。
两人恋爱的时候就喜欢到这条跌路这儿,一起坐在铁轨上面畅想着未来。后来他们结婚了,将属于自己的小家安置在了这条铁路旁。来的时间多了,知道这条铁白天是不过车的,只有晚上两点多一些会有一趟火车经过,所以在晚上也不影响两个人睡眠。
这一天,杨苔在家做了一大桌子菜,想要给王珲一个惊喜。可是这两天他太忙了,好几人在竞争一个副总的位置,一直在公司表现着,还有一些冷落了自己。但是杨苔想了想感觉这样也是好的,毕竟他的努力也是为了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
怎么时间比平常还要长,每次他忙的时候最长时间也就晚上九点回来了,而今天都已经马上十点半了。杨苔从十点就开始给王珲打电话,一开始还能拨通但是没有人接,到后来却也拨不通了,电话里面的那个机械女声让杨苔倍感恐惧。正值自己不知所措的时候,家中的座机响了起来,杨苔多么想的应该是他打回来了吧。
“喂”杨苔小心翼翼的接通了电话。
“您好,您是王珲的夫人,杨苔小姐吗?”电话里传出了浓厚的男人声音。
“对,是我。请问您是哪位?”
“杨苔小姐,我是王珲的领导。在这里,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王珲出意外,去世了。你一定要节哀”
杨苔听到了这个消息,完全的懵住了,万万不敢相信。手中的电话从脸颊滑落掉在了地上,自己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不知所措的来回踱步。不小心的被桌脚绊倒了,腰磕在了凳子角上,仰面摔倒后脑勺着了地。躺在地上,昏迷前她终于哭了,潸潸的眼泪从眼眶中留了下来。
在满是白色的医院中,杨苔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老天不公啊!你个贼老天,既然夺走了我的丈夫,儿子你都不留给我。不过够欣慰的是凶手找到了,本单位的同事为了一个位置竟胆敢买凶杀人,而对于他还没有任何的惩罚下来,不甘心,不甘心呀。
出院了,恍恍惚惚的就被家人接出了医院。在父母家待了够半个月,老时怕我会出些什么事情。今天,我回到了属于我们两人的那个小屋。坐在并不宽大的床上,回想着我们的点点滴滴,心是那么痛,那么疼。找出了当初结婚时花大价钱买下来的那件嫁衣,上面的鸳鸯还是那样的鲜明,卿卿我我,莺莺燕燕。可一想到我的郎君去了,我还在这个世界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
午夜两点,杨苔穿着大红色的嫁衣从小屋中缓缓而来,光着脚是找不到当初的那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一路走,身上的手机循环播放着那首‘天涯歌女’。
天涯呀,海角 觅呀觅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杨苔哼唱着歌,满是鲜血的光脚走在铁轨上。“呜!呜!”,这是火车来了。杨苔站来铁轨上抬起了头,望着飞驰而来的火车,张开了双臂,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买凶杀人的罪犯死了,是在牢里被自己掐死的。
“杨苔,你不该这样。我至死都在想着让你好好的活”王珲温柔的看着面前满是戾气的杨苔。
“不,还不够。这个人不但夺走了你,还夺走了我们的孩子。我要把他的家人全部杀死”杨苔挣扎的吼叫着。
望着杨苔如此模样,王珲心中满是不忍。飘了过来,将面前的女人拥在了怀里,柔声道:“不要,不要再错下去了。放心,你在地府罪行一日不除,我就等你一日。哪怕是葬魂若水。”
怀中的杨苔似乎又感受到了丈夫的温暖,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我去受罚,你去投胎”
“好”
王珲手牵着杨苔来到了亡魂桥,将杨苔交给了前来的阴差,回头望向杨苔,说道:“我等你!”。说完后,纵身跳下了亡魂桥。
阴差看着一步三回头的杨苔,心中也是动了恻隐之心:“走吧,好好的在里面受罚,你的郎君在若水中受的痛苦不比你受罚要轻,但是他想要等你,只能身处若水。放心,我会和大人求报。等你的刑罚到了日子,让你们共同投胎,来生在做一对鸳鸯。”
杨苔点点头,随着阴差走向了受罚处。
“走吧,记住我在等你哦。”
王珲等到了杨苔,两人手牵着手走到了轮回台。
“哎,你在听什么呀!”小男孩拿胳膊肘碰了碰旁边的小女孩。
小女孩把耳机摘了下来,戴在了男孩子的耳朵上。
天涯呀,海角 觅呀觅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11-19 08:48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