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回复: 1

[恐怖鬼故事] 数字十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4 08: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色漆漆,雨声如瀑,天地间雾气弥漫,模糊了一切……
深夜十点,警局内的一间办公室里还亮着微许淡如流萤的灯光,一个两鬓已微微斑白的中年男人正伏在桌上的一摞卷宗上睡得正熟。这时,一旁的电话机忽然响了起来……
男人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看到那台正铃声大作的电话机,伸手就要去拿起话筒。就在这时,一道闪电随着轰轰的雷声从窗外一划而过,在这刹那间的忽明忽暗中,男人突然无缘由地一阵心悸。这个场景在他的记忆中似乎在十年之前曾出现过一次……
那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夏日下午,黑压压的云层覆盖了整个天空。一阵热风吹了过来,夹带着一股沉重的压抑和闷热,一切似乎都预示着一场暴雨即将来袭。
市区某中学校园,五点二十五分,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了起来。很快,学生们便背着整理好的书包,从各自的教室里往外鱼贯而出。
初中三年级A班,五六个学生正拎着水桶,拿着抹布和拖把在教室里进行大扫除。
“哎,苏枚,你把脚抬一下,我拖地呢!”一个拿着拖把正在拖地的戴眼镜男生对着趴睡在座位上的一个女生喊道。
可是对于他的话,那名女生并没有任何反应,“哎,你怎么回事啊,让你抬下脚,我要拖地了!”眼镜男生有些不耐烦起来,上前用手轻轻推了那个女生一下。
就在这时,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眼镜男生的手刚刚碰到那名睡觉的女生,她的身体就软绵绵地往一旁倒去,瘫在了地上。仔细一看,那名女生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双目闭合,牙关紧咬,一丝不明的白沫溢在嘴边。整个人看上去似乎早已气息全无……
“啊,啊……”眼镜男生顿时吓得不禁尖叫起来,扔掉手里的拖把,连连往后倒退,接着转身就朝门外跑去。他一边跑一边颤声喊道:“不,不好了!死人了……”。而教室里其他几个正在打扫卫生的学生见此情景也都吓得纷纷抱头奔蹿,慌不择路地往教室外逃去……
十几分钟后,救护车和警车陆陆续续开进了校园。此时已近傍晚,天色逐渐黯淡了下来。闲杂人等均被清除出去,校园安静得只剩下了呼呼的风声。唯有救护车和警车上的灯在那来回不停地闪烁着,为此刻校园里的这份静谧添上了一抹诡异的色彩。
案发现场,时任市局刑侦支队大队长的顾明站在一偶,仔细听着下属李峰的汇报:“顾队,目前现场大致情况如下:苏枚,女,我市XX中学初三年级A班学生,现年十五岁。救护人员赶到这里时,发现当事人已没有了呼吸和心跳,当即确定其已死亡。经在场法医初步勘察后确认死者为服药自杀,药物应该是安眠药。至于具体细节,还需法医对尸体进行解剖后才能确认!”。
下属汇报完毕后,发现顾明已经走到了死者生前趴坐的那个座位前。这是一张很普通的单人课桌,上面蓝色的塑膜层因长期被书本等物品摩擦,许多地方已经破损皲裂。
一张不起眼的A4纸斜斜地摆在桌边,顾明伸手将那张纸拿起,放到眼前。
只见那张纸的最上方是一道数学题的题目,而底下则是用黑色水笔密密麻麻写满的解题步骤,但并没有答案……
顾明看着手中的那张A4纸,沉思了片刻,对旁边的警员说道:“把这张纸收起来,带回队里!”,李峰立即拿出一个透明的物证塑料袋,小心翼翼地将这张写有数学题的A4纸放入袋中。
当顾明和手下的几名警员走出教室时,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突然从外面传了过来。
“枚枚,枚枚,我可怜的女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啊……”只见一对中年夫妇瘫坐在教室外的水磨石地上,正在那里呼天抢地的痛哭着。旁边站着几个人在那好言劝慰着,估计都是学校的校领导。
见顾明几人从教室里走出来,站着的那群人中有一人忙走过来招呼道:“顾支队,您好,我是本校的校长陈然,这两位是苏枚的父母……”。
就在这时,苏枚的父母猛地扑上前来,双目通红,神情激动。他们一把抓住顾明的双手急切地喊道:“警官,我女儿她不会自杀的,她怎么会自杀呢?一定是有人害了她啊,你们一定要帮我们查清楚啊,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啊……”还没说完,这夫妇二人就急得当即晕厥过去。
几个校领导见此情景也吓坏了,忙上前去掐人中,然后又七手八脚地把已不省人事的那夫妇二人往一旁还没走掉的救护车上抬,现场顿时乱成一片。
雨,终于下了……
顾明坐在警车里,透过糊满雨水的车玻璃看到那对可怜的夫妻被救护车拉走时,心中不由得叹息道:“唉,人世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中年丧女啊!苏枚啊苏枚,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才能让你做出这么残忍的事啊!”此刻,天地间电闪雷鸣,暴雨如瀑……
警局里,顾明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卷宗。良久后,他停了下来,从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一颗烟点着,然后狠狠地吸了两口。大概是力度过大,竟将他呛得连连咳嗽起来。窗外雨声大作,顾明望着桌上的那本卷宗,不禁陷入了沉思中。
这两天,通过对苏枚所在班级老师和同学们的调查走访中得知,苏枚在学校里是一个老实听话,乖巧懂事的学生。平日里虽然言语不多,但是和同学们相处得都还不错。对于她的突然离世,老师和同学们都感到非常惋惜。
同时,大家还向警察们反映了一个情况,就是苏枚原先成绩一直是非常优异的,基本上每次考试都排在全年级前五名之内。但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近半年以来,她的成绩突然一路下滑,最后竟跌至年级排名百名之后,令人瞠目结舌。
为此,苏枚的班主任也曾多次与她谈心,想帮助她找到成绩下滑的原因,然后把学习成绩提上去,但最终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所以对于苏枚自杀一事,学校里的同学和老师们都猜测其是不是因为现在的成绩不理想,所以一时想不开才走上了不归路。毕竟,对于一个曾经辉煌一时的学霸而言,那种从高高在上的云端跌落至谷底的感觉,并不是有多好受的。
此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顾明的沉思。铃声很急促,一阵心悸猛地蹿上了顾明的心头,他没再多想,伸手拿起了话筒……
“顾支,我是李峰,法医那边刚刚传了一个新情况。”听筒里响起了下属李峰急切的声音,“法医对苏枚尸身进行解剖后发现,苏枚腹中竟怀有四个月的身孕,而且是双胞胎……”挂掉电话的瞬间,一道闪电突然从窗外划过,将屋内照的锃亮。桌上卷宗首页的“苏枚”二字,格外刺眼……
苏枚家,狭窄潮湿的小院里,顾明和两名警员坐在一张石桌旁,和苏枚的父母交谈着。
苏母将几只干净的小瓷杯摆在石桌上,往杯里一一注上热茶,然后递到几名警察面前。
院角,一根虬劲的葡萄藤蜿蜒而上,在院子的上空组成一个奇怪的几何图形。几串青黄色的葡萄悠然垂下,风一吹,似乎有些摇摇欲坠。
顾明坐在那里,从葡萄串的缝隙中仔细观察着苏枚父母的神色。令他欣慰的是,经过这几天,苏枚父母的情绪明显稳定了许多。
“苏枚平日和你们提及过她和哪个,嗯,和哪个人的关系比较,比较要好吗?”顾明向苏枚的父母询问道,但考虑到他们两人的情绪,所以特意把口气放得委婉了些。
“没,没有。她这个孩子有什么事总喜欢放在心里,从不和我们说。我和孩子她妈也一直都认为,只要孩子能把学习弄好将来能考个好点的大学找份好工作就行了,别的事都是无关紧要的。谁曾想,她,她居然瞒了我们这么多事,竟然还偷偷怀了……”说到这,苏父的情绪激动了起来,紧握着瓷茶杯的那只手不停地颤抖着,指关节处由青变白,似乎即将从皮肉中迸裂出来。
“几位警官,我求求你们了,就别再问了,枚枚的事到此为止吧!她人都已经死了,还查那些有什么用呢?她一个姑娘家的,如果在死后还被传出这些事情,那,那她就是在地府作鬼也没有颜面啊!呜呜,你说呢,孩子她爸……”苏母小声地哭泣着看向一旁的苏父,苏父低着头,手紧攥着茶杯没有作声,应该是默许了妻子的意见。
当顾明一行人离开苏家已有十来米远时,依然可以清晰地听到从苏家院内传出的,那阵阵悲呛压抑的哭泣声。顾明停下脚回头望了望身后这片低矮的民房,轻轻叹了口气离去了……
此时,又一道闪电迅捷地从窗外一划而过,顾明的回忆也到此戛然而止。他摇了摇头,伸手拿起了话筒……
“顾队,刚才有人报案称市郊的一家生物塑化工厂里有人死亡……”听筒里传来了李峰的声音,他现在已是市刑侦支队重案组组长。“你带几个人,马上赶赴现场!”顾明挂掉电话后,拿起外套就往外走去。
顾明驱车赶到城郊某生物塑化工厂时,法医和警察们正在案发现场忙碌着,死者的尸体则摆在一旁的担架上,上面蒙了层白布。
顾明揭开了白布的一角,一个年轻的男子面色青白,悄无声息地躺在那里。但另顾明感到有些惊讶的是,定格在那名年轻男子脸上最后的表情竟然是惊恐扭曲的……
“死者名叫李磊,今年二十五岁,是这家工厂里的员工,平日负责对塑化后的尸体进行修复再加工。哦,对了,这是一家总部在德国,专门从事遗体加工的工厂。李磊的死亡原因初步鉴定为心肌梗死,死亡时间约在下午五点多钟。据其工友讲述,下午五点下班后大家离去时李磊还在工作,正在加工一具新到的女尸,他说再忙一会就走,没曾想夜班值班人员巡逻时竟发现他已死在了工作台边……”一旁的李峰向顾明汇报着现场情况,然后伸手指向旁边的一张工作台,“喏,这就是李磊死前所在的那张工作台。”……
顾明走到那张工作台前,细细观察着。这只是一张普通的工作台,光滑洁净,最上方贴着一个数字13,这应该是这张工作台的编号,因为旁边的每一张工作台上都有一个编号。
这时,挂在那张工作台旁的一个本子引起了顾明的注意。他伸手取下了那个本子,放到眼前一看,原来是本工作日志。顾明随手翻看起来,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记录着李磊每天工作的大致内容和进度。
就在顾明准备把本子放回原处的时候,突然,本子上最后所写的内容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道数学题……
这本是一道寻常无奇的数学题,但就在顾明看到这道题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中像是突然有一道闪电划过一般,刹那间透亮无比……
顾明风驰电掣般驱车赶回警局,让物证科调出了十年前某个案件的卷宗和其物证资料。
很快,所有资料就摆在了顾明的桌上。他迅速地查看着卷宗和物证。当全部翻阅完毕后,他站起身来,一只手拿着一张物证资料,另一只手则轻轻敲打着桌面,然后喃喃自语道:“难道一切竟是这么回事……”。
这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顾明拿起了话筒,“顾队,有个新情况向你汇报一下。刚刚我们在调查时发现李磊死前正在加工的那具尸体是一具已经塑化了十年之久的女尸,女尸生前的名字叫苏枚。而李磊则在十年前和苏枚是同班初中同学……”。
在之后的调查中,警察们提取了李磊的DNA,经过科学比对,发现其和当年苏枚腹中双胞胎的DNA遗传基因相似度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而更令人惊奇的是,在李磊工作日志本上发现的那道数学题竟和当年苏枚临死前所留下的那道数学题一模一样。那道数学题后经解答等于13,而当年李磊上学时的学号就是13,其上班时的工作台编号也是13……
很多年之后,顾明在某个瞬间回想起这个案子时,心中仍然存有诸多的不解。为何苏枚的尸身当年没有被火化,李磊又是在怎样的机缘巧合下遇到苏枚那具塑化长达十年之久的尸体的,二者相遇后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两人之间曾有着怎样的纠缠过往……但这所有一切的疑团,都已随着那二人的离世而永远地隐藏了起来,谁也不得而知了……
发表于 2018-9-14 19: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故事!

西方迷信13,中国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8-9-22 11:01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