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阿诗丹顿所

[完美破案] 诗句重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5 18:5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阿诗丹顿所 发表于 2018-12-14 18:11
破解短信
公安机关截获某犯罪团伙的一条短信,短信内容如下:“青争人圭木娄王久号虎耳又牛勿。”你能破解 ...

静佳楼9号取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9: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天,福克斯探长来到金利来大酒店办事,当他正要上楼时,却突然发现有一群坐在大厅角落里喝酒的家伙,这群人看起来那么熟悉,以至于福克斯很快在记忆里搜索起来。不错,福克斯猛然想到,这就是前几天国际刑警在缉捕的一批走私贩。
这伙罪犯当然不认识福克斯,更不知道福克斯的真实身份,所以,他们仍旧在那里海吃海聊。为了迅速将这些人捉拿归案,福克斯探长没有继续上楼,而是一面暗中盯着他们,一面打电话通知警方。探长装作和女朋友通电话,这群人听到探长在电话里说的内容是这样的:“亲爱的安娜,你好吗?我是福克斯,昨晚失约了,真是不好意思,都怪我身体不舒服,没能陪你去夜总会,现在好多了,多亏金利来大酒店经理送给我的特效药。亲爱的,不要因目标没有达到而生气,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请你一定要原谅我,你看,我的病不是很快就好了吗?今晚我就来你家向你道歉,哦,亲爱的,一定不要生我的气,好吧,再见!”
这伙人听完福克斯低声下气的连连道歉声后,大笑不止,可是5分钟后,警察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伙笨蛋不得不举手投降。
然而,福克斯探长并没有让任何人去报信,他是如何向警方提供情报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9: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煤气弥漫的谋杀
鼎盛集团的员工宿舍是一栋两层楼的建筑,每层楼各有40间房间,专供外地来的员工居住。
这个星期日早上,宿舍发生了一桩命案。死者是住在一楼的王平安,听说他下周就要结婚了,没想到却发生了如此不幸的事。
警方赶到现场后立刻进行了调查。据最早发现尸体的宋友立表示:“早上,我去王平安的宿舍找他,问他搬家要不要帮忙。因为他说过结婚后,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住,而且就是今天搬过去。我敲了很久的门都没人回应,门又锁着。后来,我从门缝里闻到一股煤气味,就冲到管理员那里要钥匙,谁知管理员不在。于是,我就找了几个同事将窗子打破,跳了进去。进去后我就发现他已经不省人事了。我先将煤气罐的开关拧紧,通了一会儿风,然后打了电话叫救护车……等到医护人员来到检查他的身体时,就说他已经去世了,所以我们放弃了送医,又报了警,想让警察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紧随宋友立跳进窗户的同事也表示:“因为王平安要搬离这里了,昨晚我们几个同事就准备了一些酒菜为他践行,顺便祝福他婚姻美满,哪知道……”
“昨晚,你们使用煤气烧水了吗?”警方问。
“没有。可能是他在我们走后自己烧的开水,他喝了酒,可能神志不清,开水烧完没拿下来就睡着了,也许是沸腾的水将火给浇灭了,才酿成了不幸。”
警方检查了现场,发现一切都和死者的同事的口供相符,死者也没有外伤,没有他杀的迹象,于是就将这起案件的性质定为意外死亡。
“就由你们通知他的家属和未婚妻吧!”
“已经通知过了。”宋友立答道。“以后千万小心点儿,尽量少喝那么多的酒。”张警官嘱咐了一些话,便回警局了。
张警官回到局里向局长说明案发经过,正准备结案之时,宿舍的管理员却突然打来了电话,说有情况要向警方提供。
“我一回宿舍,便有人告诉我王平安煤气中毒意外死亡了。我听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后,发现此事有些蹊跷。因为在星期五时,王平安就曾向我反映说他房里的煤气没有了,没办法烧开水和做饭。我想他星期天就要搬走了,所以没急着给他换煤气罐,请他要烧水做饭就在我这里凑合一下。况且,员工们都知道我在周末放假时会回家,怎么还会先来找我要钥匙呢?”
“你是说宋友立在说谎,王平安不可能是煤气中毒意外死亡的?”局长听到这些话后,起身激动地问。
“是的,我觉得宋友立有嫌疑!”
“但是,王平安的确是死于煤气中毒,而且他们几个同事还在一起喝酒,也没发生过争执,宋友立没有理由杀害王平安呀!”
“王平安的未婚妻曾是宋友立的女朋友,可宋友立居然这么热心,跟王平安喝酒,还要帮他搬家,这不是很奇怪吗?”
“好的,我们警方一定会继续调查下去,让事情水落石出!”局长信誓旦旦地说。
后来,警方根据管理员提供的线索,再度回到员工宿舍进行调查,并审讯了宋友立。警方在审讯的过程中略微施了一些巧技,故意装作已经有了目击证人,宋友立果然立马俯首认罪了。那么,他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害死了王平安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9: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在场证明
一个普通人的死亡都会引起大家的关注,更别提一个歌手的死亡了,而如果这个歌手是被谋杀的,那就更会引起大家的重视了。最近,就发生了一桩引人注目的凶杀案,死者正是当红女歌星嘉琳。
发现尸体的是一个年轻人,他在骑自行车路过嘉琳的住宅时,发现了这一惊人的情况。根据他的讲述,他每天去上学时,会经过嘉琳的别墅。这一天,他发现平时门窗紧闭的住宅竟没拉上窗帘,便情不自禁地停下车,靠近屋子,想一睹明星的风采。没想到,走到了窗前,他就发现一个人躺在血泊中,正是嘉琳。惊慌失措之下,他连忙拨通电话报警。
警方迅速地赶到现场,发现电灯还开着,而且壁炉还生着火,上边还有水壶喷着热气,使室内升腾起一阵水蒸气,模糊了玻璃窗,可见案发时间不会太久。警方根据现场的情况初步判断,这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警方原本想先查别墅附近的人家,可是因为案发时间在夜里,此地又是高级别墅区,没有多少居民,所以他们将调查方向首先放在了嘉琳熟悉的人的身上。
嘉琳的老家是个小城镇,她很少回去,家人都不太清楚她的交友情况。警方只好先通知了与死者交往密切的作曲家庆轩。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庆轩赶了过来,与他一起来的还有唱片制作人盛荣和鼓手杰克逊。盛荣是最近大红大紫的新晋制作人;杰克逊是美国华侨,年纪轻轻,学成归国,颇有作为;庆轩则是老牌作曲家,已经将近50岁了。据八卦媒体报道,嘉琳是庆轩一手捧红的歌手,两人还有着恋爱关系。但是,听说因为庆轩患有肺病,最近还被查出有心脏病,医生对他的病情不太乐观。因此,两人现在已经是貌合神离。
庆轩看到嘉琳的尸体,立刻抱头痛哭,以致咳嗽连连,好像
真的病得很重。
“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吃饭,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庆轩哽咽地说道,“究竟是谁这么残忍!”
“你们昨天还一起吃饭了?在这儿吗?什么时候离开的?”
“是在这儿吃的,吃完午饭就回去了。”
“那你们呢?”警方又问向盛荣和杰克逊。
“大概1点半。”
“可不可以将昨天的情况叙述一遍?”警方向大家问道。
“我们昨天是为了讨论给嘉琳制作下一张唱片的事情才聚在一起的。嘉琳准备了丰盛的菜肴,还有高级红酒,我们边聊边谈。她还特地生了壁炉的火呢。”盛荣说道。
“后来,大家都有点儿喝多了,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向大家道别,先回去了。”庆轩说。他向盛荣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继续说:“我走后不久,发现围巾落在了屋里,所以又折返回来。谁知从窗外正好看见他们和嘉琳在拉拉扯扯,我怕大家尴尬,在外边等了一会儿,看他们讨论完了才进去拿东西,然后再次离开了。”
“不是这样的,是嘉琳说要再拿一瓶红酒,我说不用了,一边说一边上前稍微拦着点儿她。但她硬要再拿一瓶,所以我们才会有些拉扯,看起来像有冲突。”这一点,得到了杰克逊的证明。
“那就这样吧,你们暂时先回去,等法医进一步检查之后,我会再通知你们的。”
警方等他们三个走后,又做了一次地毯式搜索,可是仍然没有找到更多的线索。就在警方一筹莫展之际,突然有一位在附近居住的作家打电话来,他听说嘉琳遇害后,就向警方报告了看到的蹊跷事。昨天深夜,他因为赶着写作品便熬了一夜,凌晨三四点的时候,他起来到窗前望风,缓解一下疲劳,正好看见有一辆车停在嘉琳的门前,从车内出来一个男子,匆匆走进屋内。因为
他那时比较疲惫,所以并没有特别留意,没想到却发生了凶杀案。
“车子是什么颜色?那个男子长相如何?”警方问。
“因为那时天还很暗,什么都看不清楚。而且,后来车子开走时也没开灯,所以看不见车内。”
“那时,嘉琳小姐家里应该还亮着灯吧?”
“是的,她家里的灯一直亮着。”
“那你从窗外没有看到什么吗?”
“我没仔细瞧,那时嘉琳小姐家的窗子布满了雾气,加上距离又远,我从外边是无法看清什么的。”
“看不见里面吗?”警官听他这么说,似乎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一会儿,说,“非常感谢你提供的线索。”
等到挂断电话后,警官立马集合了几个警员:“马上到庆轩家去一趟!”
警方到了庆轩家后,看见门口停着一辆汽车,车灯还亮着。
庆轩看到警方来到他家,感到非常诧异。
“不好意思,冒昧前来,给你添麻烦了。”警官说。
“没关系,没关系。是不是案情有了进展,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
“是的,可不可以将车子的钥匙借我一下呢?”
“啊!钥匙在车上,我正想出去买个东西。”
“那么麻烦你带我到车上看一下可以吗?”
“好的,没问题。”
警官看了一下车子的里程表,发现车子的里程表在“零”的位置。
“你最近都没开车吗?”
“是的,车刚从厂里保养回来,我很少开车出门,因为停车不方便。”
“好像没电了。”庆轩发动车子时突然熄火了。
“是电瓶没电了吗?”
“应该是的!”
警官下了车,绕着汽车走了一圈,发现车尾处有些泥。
“昨晚有人在你家附近听见汽车声,不知道先生是否听见了?”
“汽车吗?我想想,好像是有,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一辆。”
“不对吧!你应该很清楚是哪辆吧,因为我说的就是你的车!”
“不!你误会了!我的车发动不了,根本没法开啊!”庆轩赶紧解释道。
“是的,现在是发动不了,但昨晚肯定能发动得了。”
“电瓶没电了,这您也看到了,根本发动不了。”
“昨晚电瓶的电是够的,但是你开车回来后,插着钥匙将大灯一直开着,所以电被耗光了。”
“你不要胡说八道,要拿出证据来!”庆轩大声地喊道。
“我会告诉你的,先跟我回局里吧。”
警方随即就将庆轩往警车上押,这时庆轩还在一直叫喊着:“冤枉呀!我没杀她!没杀她!”
那么,到底是不是庆轩杀害了嘉琳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9: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混乱的死亡
一夜,巡逻民警在康定公园发现一具男尸,发现时间是10点05分。当时,死者胸口伤处还流着血,尸体尚有余温,显然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
警方采集了死者的指纹,经过电脑比对,查出死者是刚刚假释出狱的史金标,是城南区一带的小混混,有三次伤人和一次性骚扰的前科。最近一次入狱是因为三年前帮派火并时,他因为收了别人的钱,临阵倒戈,开枪射伤自己的老大,遭到整个帮派的追杀。后来,他为了逃避他人的报复,主动自首入狱。因此,警方判断死者可能是遭到了黑帮的打击报复。
但蹊跷的是死者身上的刀伤仅有两处:一处是在肩膀,另外一处则是在胸口的致命伤。按照常理来推断,若是黑帮仇杀,死者通常都是死于乱刀之下,身上应该是几十处刀伤才对。
后来,一位从公园附近的商店、民房查访归来的警员说道:“案发当天,附近有一家杂货店老板娘曾看见死者在附近逗留了很久,而且曾多次在店门打公共电话,并问她附近是不是住着一个叫蒋庆森的人,命案或许和这个人有关。”
“查一下这里的安康社区是否有一个叫蒋庆森的人居住。”警官派人去跟进了这条线索,不一会儿,资料便提交了上来。
“的确有一位叫蒋庆森的人住在这附近,他是一家餐厅的经理。两年前与刘家秀结婚……”
“等等,刘家秀?查一下史金标入狱前的女朋友是不是叫这个名字?”
“是的,就是一个人。”
案情至此有了重大突破。于是,警方前往蒋庆森的家中查访。蒋庆森已经上班去了,家中只有刘家秀和一个佣人琴妈。琴妈开门将警方请进客厅,然后上楼去请刘家秀。
不一会儿,刘家秀从二楼缓缓地走了下来,身上还披着睡袍。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刘家秀显得有些诧异地问。
“相信你已经通过新闻得知史金标已经出狱了。”
“我和那个人的交往早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我们知道,但是根据调查,他昨天曾打过电话给你,电话中他说了什么?”
“他说有人要追杀他,让我准备30万给他。”
“你答应了吗?”
“你也知道,我已经结婚了,总不能向我先生提这件事,于是只能暗地里答应他,帮他筹集资金。”
“那你筹够钱了吗?”
“还没有,我向以前的同事潘子涵商量借钱,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但她说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现金,还让我报警。我不想让丈夫知道我和这种人有过交往,而且也不希望史金标再入狱,所以请她替我保密。她说会搭乘10点的火车出差,在车站上车前会再打电话给我。后来我们就挂电话了。”
“晚上她打电话过来了吗?”
“我不太确定,因为那时候我正在打电话,仍想找其他人借钱,看看有没有可能凑够30万。”
“死者后来又给你打电话,那是在什么时候?”
“大概9点30分,是琴妈接了给我的。我说没有筹到足够钱,史金标就威胁我,说如果我不能给他30万,他就把我和他的事告诉我先生。所以,挂了电话后,我又四处借钱。那时,已经是10点30分了。这一点琴妈可以证明。”
警方离开蒋家后,找到了潘子涵进行调查,证实了她在10点20分确实给刘家秀打过电话,但没打通,因为赶火车,所以没有再打。
由此可见,刘家秀当天是没有出过门的。警方在这条重大线索上走进了死胡同,整个案件陷入了胶着状态。那么,到底是谁杀害了史金标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9: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帮助破案的昆虫
石家村的地主石财壮忽然死了。他是石家村数一数二的大地主,把田地租出去给别人耕种,平日就靠着收田租和放高利贷生活。他的老婆很早就死了,也没留下什么后代,他忽然去世,一大片家产都不知给谁继承。
他是死在自己的床上的,全身发青,显然是中毒身亡。在他房间的窗子上遗留着一只烧过的杯子。而且,窗子下面还死了很多的蚊虫飞蛾,杯子里更是密密麻麻堆着厚厚一层死虫。警方化验结果显示,杯子里残留着农药的成分,显然石财壮是因为吸入过多的农药燃烧后的毒烟而死的。但是如果是自杀,他应该将烧农药的杯子离自己更近,不会将其放在自己的窗口那么远,所以警方怀疑这是他杀。
据石家的工人说,案发当天有两个人曾去找石财壮,都是要求田租和高利贷延期缴纳的,但是全被石财壮给拒绝了。
这两个人一个叫韩春雷,27岁,找石财壮是为了高利贷延期之事。
“听说你昨天去找石财壮了,是吗?”警方找到韩春雷问。
“是的,我想请他高抬贵手,让他把我借钱的还款期限往后延一延,因为我真的没那么多钱还。”
“他答应你了吗?”
“没有,他坚持要我抵押田地或者房子。我当然不肯,只好另外再想办法了。”韩春雷边说边搓着双手。
“那你后来筹够钱了吗?”
“还没有。”
“那你又再去找石财壮吗?”
“晚上9点多,我又去了一趟他家,在屋外徘徊了一个小时,
但我没有进去。我想他一定还是不能够宽限日期,我去了也是自讨没趣。”
“有谁看见你在那里了吗?”
“没有。”
“你晚上去的时候,石财壮在家吗?”
“应该在,我从外面看进去,发现他房里的灯还亮着。”
警方推测到:这么说,那时他应该还没遇害。
警方随即找来了另一个嫌犯,林天明,他是石家的佃农之一。
“因为今年的虫害多,收成不理想,价格又不好。我是想跟石先生商量,等价格好一点的时候,我卖出了农作物,再向他交田租,所以请他将还租时间宽限些日子。”
“他是怎么回复你的?”
“他没有答应,说田租付不起就用农作物抵押。我说我再考虑考虑,就回家了。”林天明的表情有些不自在,似乎在隐瞒些什么。
“后来晚上有没有再找他?”
“晚上我本来要去找他的,可是他不是很好讲话,所以我就去找别的工人,让他们替我说说情。他们说石先生已经睡着了,叫我明天再来,我就回去了。”
“你走的时候是几点?”
“10点多。”
警方在审讯过两人后,找到了他们口供中的一丝疑点,通过调查,发现这正是案件的突破口,最终因为这条线索,警方抓获了凶手。到底是什么疑点让凶手原形毕露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9: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似完美的迷局
陆子修是一位推理小说名家,没想到他竟然被谋杀了!20年间,陆子修的推理小说风靡全国,不断有作品被翻拍成电影,受到了大家的热捧,从而使他名利双收。在赚到足够多的版税后,他在郊区买了一栋豪华别墅,尽情地开始了享受。但是,也许是因为生活过于安逸,5年前,他的写作水平开始下滑,老套的谋杀情节一用再用,已经没有了多大的新鲜感,也没有了当初他小说中最有看头的原创情节。这使得他的作品不再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收入因而锐减,他本人也因此垂头丧气,整日闷闷不乐。
陆子修是在他自己别墅的书房里被杀人的。他的书房中央摆了一张大桌子,上面放着很多工具书和杂志,还有一个用于记录灵感的本子以及一大堆尚未完成的书稿。整个书房虽然很大,但除了这些东西就没什么了。
“可能是死者在书房写作时,凶手冷不防地从背后袭击了他,背上插入凶器,使他当场毙命。我们赶到时,死者的背部还往外流着鲜血,可见案件才刚发生不久。”警员向警长汇报道。
“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线索吗?”
“凶器上没有任何指纹,书房内除了死者自己的指纹以及两个佣人柳妈和王大伯的指纹,根本毫无线索。”
“有可能是熟人作案吗?”
“任何人都有可能。不过,据我们调查,陆先生除了有一个干儿子外,并无其他亲属。而且最近一段时间,陆先生的事业受到挫折,没什么积蓄,所以凶手应该不是因为觊觎他的钱财而下了毒手。”
“那么。有什么其他的作案可能?”
“第二个可能是,盗贼潜入别墅,在书房撞见死者,临时起
意将其杀害。但是,这间书房没有窗户,是密封式的,平时只有柳妈前来送饭,平时死者写作时就将房门从内反锁了,所以不知道凶手是怎样进入的。”
“案发那天都发生了什么事?”
“当晚,柳妈像往常一样给陆先生送餐,她叫了很多声都不见陆先生应答,于是便找来王大伯将门撞开,结果发现死者已趴在桌上。根据王大伯的表述:当时,他撞开门后,柳妈先冲了进去,他还没怎么看清,就听到柳妈大叫:‘不好了!陆先生出事了,快叫人来!’所以,他就赶紧去打电话叫警察和救护车,等他回到书房时,只见陆先生背上插着一柄尖刀,还在流着鲜血!而且,他还说,那天并无任何访客,整个屋子里除了陆先生就只有他和柳妈二人,柳妈在厨房做菜,而他则在修饰花园的草木。”
“有可能是自杀吗?”
“死者的背部正面插着尖刀,实现这样的自杀很困难吧?”
“那有可能是柳妈和王大伯共谋害人吗?”
“死者除了自己的别墅值钱,根本就没有什么存款,他们杀了陆先生也继承不了房产,更没有其他的利益可言了,更何况如果杀了陆先生,他们就相当于丢掉了工作,这是得不偿失的事情。而且,他们在陆家干了10年以上了,可谓对陆先生相当忠心。哦,对了,王大伯说,死者最近寄出过两封信,分别给了他的干儿子和一位出版社的朋友,应该就是社长。”
“好,那就先传唤他俩来问问情况吧。”警长听完全部情况后,下达了命令。
陆子修的干儿子也是推理小说家,而且最近迅速蹿红,大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势头,他的名字叫洪清远。警方首先传唤了他。
“听说最近陆先生给你寄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说了些什么呢?”
“他说他正在创作新的推理小说,让我给他一些意见。”
“陆先生遇害的当天,你在哪里?有人能给你作证吗?”
“那天我一直和出版社的社长在一起,讨论作品出版的问题。”
“是一天都在出版社谈事情?”
“是的,一整天。”
警方随后传唤了出版社的社长。
“陆先生最近寄信给你了,是吗?信的内容是什么呢?”
“主要是作品出版的问题,他说他最新写了新的小说,名字叫《完美的迷局》,希望我可以在近期帮他出版。”
“案发当天,你一直在出版社吗?”
“是的,我一直在出版社和另一个推理作家洪先生谈一些出版上的事宜。”
“就是陆先生的干儿子洪清远吗?”
“对,就是他。”
“明白了。那你听说过陆先生与谁结仇或发生矛盾了吗?”
“好像没有。不过,有一次他曾和我讲起,洪清远早期的小说其实都是他提供的素材,甚至还代过笔。最近,他发现洪清远和他家的女佣柳妈有着暧昧的联系,所以曾警告洪清远,让他洁身自好,不然就将代笔的事情公之于众。”
“这么说,洪清远的嫌疑是非常重大的!”
“话是这么说,但那天我和洪清远确实谈了一天的工作,他不可能有时间作案。有没有自杀的可能呢?因为最近陆先生的态度又消极了许多,总是说一些厌世的言论。”
“这个可能性是很小的,但我们会调查个水落石出的,谢谢你提供的线索,你可以回去了。”
后来,警方又找到了柳妈,对她进行询问。
“请你再说说案发当天的情况吧,说得仔细一些。”
“当天晚上,我送晚饭给陆先生,但敲了好久的门都没人答应。平时陆先生都是很快就会应门的。我怕出什么事情,就赶快叫王大伯帮我将门撞开。我一进去,发现陆先生后背插了一把刀,直挺挺地趴在书桌上,所以我赶紧让王大伯叫人来。我则过去想扶陆先生起来,但发现他已经断气了,就没敢动他。”
“中午时候也是你给送的饭吗?”
“是的,当时王大伯也在场,我们是一起离开陆先生的书房的。”
“下午,你和王大伯一直在一起吗?”
“是的,直到应该做晚饭时我去厨房,那之前我都在和王大伯一起收拾屋子。”
“你做饭时,王大伯在哪里?”
“收拾完屋子后,他就去修剪花园的草木了。”
“他有再进屋吗?”
“没有,他如果返回屋内,我应该能在厨房的窗户看见。”
“好,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谢谢你的配合。”
然后,警方再次传唤了王大伯。
“当天中午,你和柳妈在陆先生的书房里,有没有发现陆先生什么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
“应该没有。”
“你和柳妈是一起出来的吗?”
“是的。”
“那之后直到晚饭时,你们都没在进过书房?”
“是的,那天下午,我和柳妈一起打扫屋子,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她就去厨房做晚餐,而我则在花园修剪那些花花草草了。”
“你在花园做工作时,可曾看见柳妈出过厨房?”
“没有,厨房就在一楼,窗户面对的花园,如果她出去了,我应该看得见。”
“当时,你撞开门后,可曾看清陆先生的情况?”
“是柳妈先进去的,我还没等进去,柳妈就让我叫人了,我没有来得及多看,就赶紧去叫警察和救护车了。等我回到书房,才发现陆先生背后插着尖刀,已经断气了。”
“有盗贼进入的可能吗?”
“不可能!因为那天所有的门窗就紧锁着,要进屋子就一定要走正门,否则就要打破窗子才行,但窗子是没有破损的。”
“这么说,那天应该是没有外人进过陆家的。难道陆先生真是自杀的?”警长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因为陆先生最近的精神相当不稳定,很颓废,也很暴躁,因为他总是说灵感枯竭了……也许就是自杀,只不过因为他是小说家,想与别人的死法不同。”
“刀子是从背部插入的啊,这能是自杀吗?”警长继续喃喃道。
陆先生真的是自杀吗?警长在送走王大伯后陷入了沉思。待到夜幕刚刚降临时,他突然灵机一动,大叫道:“我知道真相了!”那么,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9: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深藏地下的铁箱子
探长道格拉斯最近擒获了一批涉嫌盗窃文物的犯罪嫌疑人,但没找到那些珍贵的文物。主犯招认,这批文物已经转移到农场主科隆手中,而且,所有的文物都集中放在一个大铁箱里,被埋在了农场的石磨下面。
道格拉斯马上带领属下来到了科隆的农场。见到道格拉斯一行,科隆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并莫名地朝北部的晒谷场扫了一眼,他说道:“探长大人,冤枉啊,我这里哪有什么大铁箱啊,是他们在污蔑我!”
道格拉斯冲科隆冷笑一下,随即命令手下们对石磨进行搜查,但他们在石磨下挖了许久也没发现主犯所说的大铁箱。道格拉斯料到科隆一定是将铁箱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可哪里是最可能的藏箱之地呢?道格拉斯的脑海中闪现出初见科隆时他的一举一动,随即招呼属下说:“不用挖了,跟我去院子里看看。”来到院子中,他命令属下们去打水,然后一桶桶地浇在晒谷场的地面上,只见被水浇过的地面很快干了,颜色只是比刚才深了一些。
科隆站在一旁,得意地看着这些人做着看似毫无意义的事情。不一会儿,其他地面的水都浇过了,道格拉斯亲自将一桶水浇在科隆站立的位置,当他看到一块颜色更深的泥地时,马上命令手下将这里挖开,自己却回头去看科隆,只见他脸色惨白,惊恐万分。
不久,一只大铁箱被挖出来了,里面正是那些珍贵文物。请问,道格拉斯是如何判定出箱子所在位置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9: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夜的单身汉盗贼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来得有些晚,但是雪势却很大,地上积雪很深,大约有30厘米。就在大雪飘飘的这天晚上,镇上一家银行发生了一起盗窃案,窃贼盗走了银行保险箱里所有的现金。
接到报案后,警察立刻展开调查,发现了一个可疑对象,他是个单身汉,两个星期前刚刚在银行附近租了一间平房。
第二天一早,大雪刚停,警长就带着助手来到了单身汉的住处。这间平房从外表上看很是简陋,房子的屋檐上还挂着几根长长的冰柱。
男子听到敲门声,很不情愿地从被窝里爬起来,开了门。警长问他:“昨天晚上你在哪里?”
“我两天前就到外地去了,今天早晨刚刚回来,还不到一个小时。”
警长的脸色马上变得阴郁起来,厉声说道:“你在撒谎!”
男子知道自己无处可逃,只好将自己盗窃银行的事情如实交代。
那么,警长为什么仅凭一句话就认定男子说了谎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19: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电话杀人事件
一天下午,德克萨斯州的一座房屋突然发生爆炸,剧烈的声响震动了四邻,人们抓紧报案,消防队员很快赶到现场,及时扑灭了大火。
经勘查,火灾因煤气爆炸而起,房屋主人珍妮女士因在卧室中未能逃出现场而死亡。尸检报告显示,珍妮女士在爆炸前曾服用安眠药。此外,探长里维斯在珍妮女士的卧室中,发现了煤气管泄漏的现象,但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引起煤气爆炸的火点是从哪里来的?不可能是珍妮女士自己动手点的火吧?珍妮女士没有自杀倾向。
在爆炸发生之前,该小区曾停过电,因此可排除因漏电而起火的原因。经过调查,探长里维斯最终认定被害人的外甥最有作
案嫌疑,理由是被害人有大量的股票和存款,都存在银行里,而且,她立下遗嘱,这些财产将归外甥继承。由于珍妮女士身体向来都好,因此,为了早日继承这笔遗产,他才下此毒手。
但珍妮的外甥却提供了不在场证据。他当时在距离案发地点10公里的一家饭店,服务员可以作证,他还在饭店给珍妮女士打过一次电话。那么,珍妮的外甥可以排除作案嫌疑吗?为了将事情经过彻底查清楚,探长还专门拜访了电话发明者贝尔,当探长将案情介绍完后,贝尔先生站起身来说:“肯定是她的外甥利用电话作的案!”真是这么一回事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2-23 06:31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