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欢迎关注灵隐岛官方微信公众号
楼主: 阿诗丹顿所

[完美破案] 月牙惨淡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5: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头脑聪明的文浩因为破了很多案件,而从分局调到了总局。文浩上任后,他将很多积案、要案都破了,只剩下一个,便是被人称为“无法破解的秘密”的案件。
   文浩自然不信,便亲自到现场勘察,现场是在公寓里,总共住着5个人,因为每个人的名字中都有一个颜色,便简称为红、橙、黄、绿、黑。死者是黑,死得非常残忍,是被活活饿死的。但在临死前,他把一个白色的椅子和一个黑色的椅子钉在地上,且各朝一面,黑色的对着一面被涂满红色颜料的墙,白色的对着一面白墙。死者坐在黑色的椅子上,面对着墙。通过卷宗了解到,死者是个画家,爱好是下围棋,死因是饿死。对房间进行调查,并未有任何的结果,且没有任何指纹,那天这栋楼外的监控录像证明并未有人进来,且剩下的3个人都未出去,但又不存在不在场证明,对于死者的信息也不明白,所以才成了悬案(注:除了红是女的,其他都是男的,且都喜欢红。那年,红死了,大家都知道是黑杀的,但没证据,所以,便都怀恨在心)。文浩观察了好半天,突然,他想明白了。
  你知道谁是凶手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5: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尤克和托利是装修队里的疯子设计师,两人在生活中非常不合,但在工作上却非常默契,两人都喜欢下棋,而且总是不分上下,经常以平局结束。这次,老板要他们在一个25平方米的狭小空间里设计出哥特的感觉。根据地板方砖可以看出这间屋子为5×5格的样子,而门口处有1平米的隔断,也就说总体面积为26平米。尤克准备换地板,而托利不赞成,这个往常默契的搭档终于出现分歧了。
   在开工后的第二天,托利死了。屋子里到处是血腥味道,还有血泊中的托利。完美的哥特效果就这样被著名设计师托利展现出来了,他赢了这次的设计,却输掉了自己的生命。托利被刀捅伤多处,因失血过多死亡。第一发现者是老板与尤克。这间屋子几天来除了老板与他们两个,没有人进入。现在,老板与尤克都是嫌疑人。
   警察在勘察现场的时候发现了几块地板砖上有血手印,经勘察确认为死者托利的。那些手印分布得很奇怪,假设,房子的平面图为5×5格,去掉门口1格,手印分别分布在第3行(横)的第1格(竖),和第5行的第5格。
   一星期后,警方百思不得其解,最终选择了放弃。一位名侦探颇有兴趣接了案件,他只看了下拍回的现场图片,立即告诉了警方凶手是谁。你知道为什么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5: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甲乙丙丁戊这几个人为了大约2000万的巨款来到了位于夏威夷的一个小岛上。5个人各怀鬼胎,都想致其他人于死地而独吞这笔巨款。结果一天夜晚,甲被人杀害在旅馆的房间里,他死时手里紧紧握着个手表,手表早已停止,指针停在了3:00上,不过手表上9点的位置有被划过的痕迹。而剩下的4个人都有很大的嫌疑,他们分别来自不同的城市:乙来自上海、丙来自伦敦、丁来自东京、而戊则是从纽约来到夏威夷的。
  那么大家想一下谁最有可能把甲杀害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5: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托比是一家公司的白领,独自住在单身公寓里。这天楼下的邻居发现屋顶漏水了,就上楼想问问是怎么回事。结果敲了半天门也无人应声,于是便找到了物业帮忙开门。等进门后二人发现地上全是水,经过检查,水是从浴缸里流出来的。当邻居和物业走进浴室里的时候吃惊地看到托比安详地躺在浴缸里,而浴缸的水被托比手腕流出的血染成了血色。被吓呆的两人反应过来后立刻打了报警电话,不一会儿,警察来到了现场,经侦查和验尸,结果发现托比是死于昨天夜里9点至10点之间,死于失血过多,但是在她的体内发现麻醉剂的成分,而且阴道扩张证明在死之前有过性行为。
   警察找来了监控录像发现,除了她的男朋友以外没人来过。随后他问了两个先发现尸体的人。据楼下的邻居反映昨天有一个送外卖的来给楼上送过饭。而物业说昨天很忙,因为是周末只有他一个值班所以没有太注意。那么凶手是她的男友吗,还是另有其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5:46:37 | 显示全部楼层
市区某大学集体宿舍内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男尸。死者系该校化学系教授曹安,今年58岁。据反映,最后有人见到他,已经是三周前的事了。之后他就不在露面了。而这三周恰是曹教授的假期,故也无人对此加以关注。而且每晚,他的卧室也不见灯光。所以大家都认为他外出了。如果不是这天他的三名学生来找他,恐怕尸体要更迟些才会被发现。
  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正是教授的卧室,现场基本无打斗痕迹。估计教授是在无察觉的情况下被人用钝器击中后脑致死的,故只留下少量挣扎痕迹。他身上只着便装,歪躺在他的床边。床头柜上原本放置的一瓶某药厂出品的锌-钙口服液被教授挣扎时抓得变了型,大概案法时他正准备服用。警方由此估计凶手系教授熟人。故将嫌疑集中在发现尸体的三个学生——梅瑰、郑宁、陈凌——身上,因为曹教授是他们的导师,与他们最熟悉。
  在现场上过蜡的地板上,发现了大量蜡烛泪以及一块烧尽的蜡烛。由于工作性质,曹教授平时极为谨慎,绝不可能将蜡烛滴到上过蜡的地板上,所以警方认定这是凶手留下的痕迹。根据记录,恰好在三周前最后有人见到曹教授那天晚上7点到7点半这段时间内,学校突然停电。虽然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但根据以上情况,案发时间就在停电那会儿。
  于是警方对三名学生进行不在场调查。
  梅瑰称:“停电那会儿我和男友在校外一家餐厅吃饭。中途我俩起了争执,当时许多人都看见了,可以为我作证。不过我看郑宁挺可疑。因为他最近抄袭别人的论文,被教授发现了,教授扬言要扣他的学分。”
  郑宁称:“停电那晚我在一个网吧上网,可却忘了带钱,结果被老板一顿臭骂后记了帐,所以我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但我看陈凌最有可能是凶手。因为曹教授一直说他和我们几个格格不入,弄得陈凌很没面子。”
  陈凌称:“我那天晚上拉肚子,在校医院挂盐水。停电时我帮一个护士点了蜡烛,她能为我作证。我瞧梅瑰才最有嫌疑。因为教授不久前发现她生活极不检点,说要到校领导那里去揭发,要学校勒令她退学,免得污了教授自己的名声。”
  经查,三人所说的不在场证明都不假。为此警方找来具有丰富刑侦经验的老刑警严炎来协助调查。
  严炎经过缜密的思索,终于推翻了三人的不在场证明,并从中找出了最有嫌疑的一人。经警方强大的政策攻势,那人也最终承认了罪行。
  那么,谁是最可疑的人?三人的不在场证明又如何被推翻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5: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最近我和助手许光碰到的一个典型案例,被杀的是一男性,他是一个剧团的团员,是被压在舞台上掉落的照明灯下而死,可是,他似乎并非当场死亡,被压到时还活着,我和许光到场后,从死者紧紧握着手心找到这几张薄薄的碎纸片(根据凶手事后的自白,凶手也不知道死者为什么这样做)。
  经过我们得搜查之后,有嫌疑的是三位剧团团员,都是跟这位死者在交往的!事件发生之前,因为他要跟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结婚,而向她们提出分手!
  她们分别是:
  中等身材,短头发,眼睛小小,喜欢打网球的中仓礼子。
  身材超棒,长黑头发,喜欢游泳的大木奈子。
  金色中发(染),眼睛会放电,喜欢看话剧的三角京子。
  不出我们所料,凶手果然是她!究竟,死者所暗示的是哪个疑犯呢?为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5: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福州警方接到线报,说是有一个即将入境的游客是台湾派来的特务,名字叫王大利,他这次是和一个新发展的特务来接头并带走对方所窃取到的情报的。
  警方严密布控,结果王一入境就被监视上了。经过几天的跟踪监视,发现王并没有和哪个人接头,只是在随意的游山玩水,可是情报的确是准确无误的。只能解释为王在找合适的机会接头了。
  又过了两天,干警们的辛苦终于得到了回报:王大利要出动了。他很有目的性地朝着一个茶馆走去,和前两天的随意瞎逛截然不同。跟踪的干警感到了一阵莫明的兴奋,大鱼就要落网了。可是天不遂人愿,就在他过马路时,一辆疾驰而过的汽车干脆利落地把王大利撞翻了个个,他一声没吭就当场断气了。
  埋怨好象是于事无补了。干警们所能做的只能是检查王的随身物品和行李。除了一些替换的衣物和生活用品,好象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最后在王的钱包里发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几段莫明其妙的话。
  第一段很短,只有一句话:“点点新芽枝头萌”。
  第二段有两句话:“庭前残月对映,影下雁阵一行”。
  第三段也是两句话:“明月依偎云脚下,残花并落马蹄前”。
  大家看着这张纸都傻了眼,虽然这是最可疑的物证了,可是却偏偏都不知所云。
  “不如去请教一下小范吧。他好象对这种文字游戏挺感兴趣的。”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立刻得到了大家的响应。的确,小范是新分到这个支队的,虽然才半年,却也算得上是队里有名的秀才兵了,平时就爱写写划划的,找他,没准还真找对人了。
  果然,这张纸到了小范手里没多久就看出明堂来了:“这是三个谜语,隐藏了三个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他的接头对象的名字吧。有了这个我们就不会大海捞针啦。”小范一番头头是道的解释,说得大家心服口服,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
  那么,亲爱的朋友们,请开动一下你们的脑筋,也来猜猜看这个隐藏在人民内部的特务到底是谁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5: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具男尸倒卧在卧室中央,胸口上插了一把登山刀,深入心脏,似乎没有反抗的迹象;他的嘴部被蒙上了一条白手帕,死者本能地想挣脱,所以双手停在下颚。除此之外,经仔细查验没有发现打斗的痕迹,也无任何可疑的东西,这实在令人纳闷。
  在现场却有两名女子,一位正准备上吊自杀,但被警察制止了。
  “小姐,别想不开,快点下来吧!”经过警察的劝阻,那位小姐放弃了自杀的念头,但她眼里却流露出惊叹的神情,似乎刚从虚脱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她随时嘴角往上一翘,漂亮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得意的表情。
  另一位小姐,呆坐在一旁,用涂上寇丹的食指轻触下唇,突然咬住食指对死者及那位要上吊的女人来回地张望,眼波中流露出一份羡慕之意,但也显得踌躇不安!现场的气氛真是特殊而怪异啊!大家都猜想,这两位小姐是不是因为惊吓过度而发疯了?
  八月正是炎热的季节,火辣辣的太阳似乎要融化一切。这栋公寓因有中央系统的冷气,所以凉爽舒适。此时,这两位小姐看了看警察们不知所措的模样,都流露出了骄傲的笑容。
  监识科的人员采集了登山刀上的指纹,居然和那位要上吊的小姐的指纹完全符合。
  “对不起,我迟到了!”这时有一个男人跑进来,看到这么多警察,随即说:“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多警察?”
  一切都是那么不寻常,难道他们每个人都觉得莫名其妙?
  “我叫郑明威,是一个小型剧团的负责人。这些人都是我的团员,演技一流且精湛!只可惜像我们这种基层演员,如果没有电视公司的提拔,很难有出头的机会。生活倒还算过得去,但是电视公司才不在乎基层艺人的表演好坏,只要人头够就行了,所以我们一直不能发展才华,为了培养更好的演技,我们组织了学习会,在每个月第三个星期六的下午,集合在某位同事的家中练习,按照顺序,决定人选做即兴表演。表演完后,大家共同讨论和批评。这个月轮到我和小陈、思勤和文君四人做表演,今天正好是即兴表演,也就是说,如果小陈倒地死亡,其他三人就必须配合他做各种表演,只要勤奋努力就会得到肯定!”
  郑明威看了一下表后又说:“现在我终于和电视公司交涉好,获得演出机会,所以我们更要加紧练习!4点钟还会有四个人来……”
  “小陈是我们的男主角!”那位要上吊的思勤小姐开口表示。
  “但是小陈现在确实已经死了!”严警官郑重的声明。
  “哎呀,装死是小陈最拿手的伎俩,他骗人的!”
  “不,你们仔细看,他真的被谋杀了!”
  “这……这怎么可能?是谁杀了他?”郑明威惊惶地问。
  “就是那个思勤小姐!”
  “她!别开玩笑了,他们正在热恋,怎么可能会杀小陈?”
  “但是她的指纹和凶器上的相符。”严警官面无表情地说。
  “不可能的,思勤,你碰刀子了吗?”
  “是的,因为他表演得太逼真了,刀子用浆糊紧贴不动,我拔不下来,只好表演上吊,和他共演一出殉情记!”
  “对,我可以证明。”文君打破沉默说到。
  “思勤到处找可以上吊的门梁,并且拿出了绳子,准备倒拴在上面,我那时真不知做什么才好!”
  “那么,除了小陈,谁是第二个来到房间的人?”严警官忍不住又问。
  “是我!”文君回答。
  “我本来想从后门安全梯那里爬窗而入,准备吓一吓他,但是今天天气那么热,窗户边的沥青都融化了,我不想弄脏我的新鞋子,所以就搭电梯由正门进来,来到这里时差不多3点20分,我听到小陈在讲电话,他说:”好,好。“又说:”现在马上就开始吗?“然后就挂断了。他叫我先出去15分钟,再进去的时候,发现他胸口插着一把刀,血流如注。我想他真会装死,正在想该怎么办时,思勤冲进来嚷着:‘已经开始了呀!’随后就去抓小陈身上的刀子,但是却拔不出来,只好站起来,拿出皮包中的绳子,准备悬梁自尽。我不知道要做什么,只好报警做第一发现者的角色。”
  “为什么要带绳子?”严警官问思勤。
  “本来想把文君绑起来抽打她,表演虐待狂!”
  “你怎么可以这样?”文君生气地说。
  “我也带了绳子准备把小陈绑在床上,假装他发疯了,再替他打镇静剂,用针头狠狠地刺他!”
  “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思勤也生气了。
  “我会的,即兴表演就是比先下手为强,所以我提早40分钟来。”
  两个女人开始激烈的争吵。
  “文君小姐,看样子你也很喜欢小陈,对不对?”严警官正准备点燃一支香烟。
  “是的,我们原先很要好,因为思勤的介入才分手,她原先的男朋友就是郑明威!”文君委屈地诉苦。
  “你在哪儿买的这把登山刀?”
  “不,这不是我的东西……我怎么会有这种刀?”文君失措地回答。
  4点多时,又进来四个男人,严警官打量了他们一番,继续问文君:“你在电梯旁的15分钟内,有没有人到三楼来过?”
  “没有!”她肯定地回答。
  严警官又转问郑明威:“那时你在哪里?”
  “正准备从松山搭火车来此,到达时已3点30分。”
  “你和其他四个人都转过来,我要检查你们的鞋底。”
  5个男人都按严警官的指示转过来让他检查。
  “除了两位小姐以外,你们鞋上都沾有沥青,这是为什么?”严警官怀疑地问。
  “刚刚经过巷口的转角时,不小心踩到水沟边融化的黑色沥青!”那四个人中的一个这么说。
  如此看来,案情是愈复杂了!思勤不可能杀与她正在热恋中的小陈,案发时,文君也不在房间中,其他5人都在赶来的途中……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凶手,除非……
  “文君小姐,你认为打电话给小陈的人,会是电视台的人吗?”严警官问。
  “不可能,听他的口气,对方应该是熟人。”
  此时,从门外跑进来一名警察,手上拿了一包塑胶袋,打开来一看,原来是一双沾血的手套!接着,那名警察又跟严警官耳语了一番,严警官眼睛一亮,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似乎这一切都早在他意料之中。
  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5: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凶杀是在一所监狱里发生的。这是重案监狱,戒备森严,所以除非是好莱钨大片里的人,否则没人能随意进出。而且犯人的所有东西都有遍号,鞋,衣服,并且这里不允许犯人带东西,就是说,这里的一切都由监狱安排好了。
  A,B,C,D是关在同一个房里的。那是间大房,里有四个小房做每人的寝室。一般ABCD四人都呆在寝室中,除非要去干活和有人探监时。
  这天,有人发现D死在自己的寝室中。因为寝室是没有锁的,所以只要是同房的人都能任意出入。固凶手就在A,B,C三人中。
  但是,D死亡现场灯是亮着的。而且D死前曾在墙上用红砖写了些什么,但已被人涂抹去了。D写字的红砖被扔出窗外,上面只有D的指纹。由于监狱未给犯人安排手套一类的东西,固确定凶手并没触摸那块砖。
  但D这样做,明显会让凶手灭口后擦去留言,因为他写得太明显了,凶手一眼就能看见。
  D死在晚上8:00到9:00间,A一直呆在寝室里。而B在七点时就因为上午的劳动问题而被拉去问话,直到8:30才回来,只后一直在寝室里。C是晚上8:35左右出去,因为有一个朋友前几天就预约今晚来看他。他和朋友去餐厅吃了些东西就回来了,此时已是9:30了。
  监狱里管理严格,外来人犯案为零,监狱里每层只有一个厕所和洗澡堂兼洗淑房,房间里只有一张吊床,一个脸盆,一张桌椅和一条毛巾。连换洗的衣服都不能放,它们都堆在洗淑室的柜子里。
  很好~~D留下了一个毫无意义的留言,但~~这也正是将凶手锁定为某个人的证据!监狱里没有刀,死者是被掐死的。
  那凶手是谁?留言的意义又是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5: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署假期间美琪和丈夫带了三个儿子到日本旅行,出门前请好朋友里斯到他们的别墅去看守房子。当里斯来到别墅,打开大门,意外地见到一个陌生人在里面。里斯惊奇地问:“请问你是谁?" 陌生人轻松地说:“哦,我是美琪的弟弟。”接着反问:”你是谁?为什么会进入我姐姐家来?"
  里斯怀疑地问:“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你姐姐提及你呢?" 陌生人笑笑说:“我经常在国外,极少回来,平时只是和姐姐通信罢了。”
  里斯灵机一动地拿起拒面的一张相片问:“你一定知道,这是美琪和她的两个儿子吧?"
  陌生人哈哈笑道:“当然知道,我姐姐早告诉过我,她生了双胞胎呢。”
  里斯也笑起来说:“不错,现在我肯定地说,你绝不是美琪的弟弟。”
  吓得那个陌生人脸色也变了,但他还不明白自己的话封出了什么破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4-21 10:53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