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欢迎关注灵隐岛官方微信公众号
楼主: 阿诗丹顿所

[完美破案] 怪诗藏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08:37:06 | 显示全部楼层
红色的跑车
  某日傍晚,好友小西警部来到团侦探的事务所。
  “哟,警部,有何贵干?”
  “停车场里那辆红色的跑车是你的吧?”
  “是的。”
  “要是这样的话,你可倒霉了。作为重要见证人,你要跟我去一趟警署。”小西警部突如其来的几句话,使团侦探大吃一惊。
  “我到底做了什么事?”
  “昨晚10点左右,一个商业间谍潜入了太阳能研究所。因为被警备人员发现,此人仓皇越墙,并乘着停在外面空地上的一辆红色跑车逃走了。”
  “这么说那辆车是我的咯?”
  “是的。空地上留有轮胎的痕迹。方才,鉴定科的人勘察了你那辆跑车,结果与现场的轮胎痕迹完全一致。即使是相同产品的轮胎,磨损状况等也各有各的特征。所以,轮胎痕迹也同人的指纹一样,是决定性的证据。”小西警部这么一说,团侦探越发吃惊了。
  “可是,警部,我有不在现场的证明。昨晚9点左右,我到A公寓去拜访推理作家黑田先生,并聊了两个半小时,晚上11:20左右才走出黑田先生家的门。”
  “这段时间内你的车在哪里?”
  “就停在A公寓的停车场上,锁得好好的啊。”
  “这么说窃贼是用自配的钥匙偷了你的车吧?从A公寓到太阳能研究所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跑一个来回时间是富余的。”
  “不,那是不可能的。我有个习惯,停车时总要检查一下里程表。昨晚检查时,发现里程表的数字丝毫未变。这就是说我在黑田先生家这段时间里,我的车子没离开过停车场一步。”
  “嗯……真奇怪。那么现场怎么会留下你的车胎痕迹呢?”小西警部百思不得其解。
  到底是名侦探团五郎,他立刻看穿了窃贼的把戏。你知道是什么把戏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08: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络绎山庄奇案
  夜晚,警官小林接到络绎山庄的报案,说是山庄里的成教授死了,小林立刻赶到了那里。
  络绎山庄位于离城市不远的风景区内,背山临池,景色秀丽。住在这里的是著名的医学界泰斗——成教授,现在已经七十高龄了。他选择在这么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养老,著书立作。本来按成教授的意思,还想搬到宁静的乡下去,但教授夫人不肯远离城市,所以就选了这么个地方。
  小林赶到的时候,在山庄大门有个中年妇女正焦急地张望着,看到小林她像是看到了救星,忙不迭地叫着:“吓死我了!”
  小林好不容易才让她安静下来,问清楚她叫张妈,是这里的女仆,是她最早发现成教授被害的。
  尸体在二楼的卧室,盖着被子躺在床上,后脑勺有一处很明显的击痕,枕巾上有血。卧室除了能通往走廊的正门,和书房之间还有一道小门相连。书房被一扇屏风隔成两半,靠小门的这边有张书桌,屏风的另一边则是一个简单的会客区,也有大门通往走廊。会客区的茶几上有一个茶壶和两只茶杯,似乎刚招待过客人。
  张妈一直唠叨个不停,又答非所问,小林好不容易才问出了事情经过:下午有一个姓肖的陌生年轻人来访,大概是下午3点的时候吧,后来是在快下午4点的时候离开的,走的时候气势汹汹,很没礼貌。张妈晚上7:30做完晚饭后,去请成教授。看到他睡着,以为他累了,就没敢吵醒他。直等到晚上9点多,成夫人回来了。听说教授没吃晚饭,她让张妈去叫醒教授并让他吃点东西,才发现成教授已经死了。
据张妈说,成教授已经很久没有外出了,不过山庄里时常会有他的学生来往或小住。今天是周末,来这儿的是黄越龙,教授的得意门生和著作助理。他早上就来了,直到姓肖的年轻人上楼后,黄越龙才下楼来,和张妈聊了一会儿天,下午4点离开的。
  成夫人在市里的一家医院主持专家门诊,每周只用去三天,今天原本不用去的,但是大概在下午3点的时候,她还是去了。山庄本来还有一个花匠兼门卫,今天他刚好放假。张妈一直待在厨房,可以看见大门,并没有其他人出入。她也没听说成教授有什么仇人,只是这两天他的脾气很大,昨天还狠狠地责骂了黄越龙。张妈听到黄越龙似乎小声地哀求什么。今天那个姓肖的年轻人应该是跟成教授约好的,因为教授亲自交代过张妈让他进来。
  成夫人年近六十,很有风度,看得出来年轻时应该非常漂亮。她接受问话时表现出了相当的克制力,她解释说,医院说有一批实习生希望她来带带,所以她就过去了。离开时她经过书房,还听到里面有说话声,但听不清是谁,也听不到在说什么。她并没有看到那个年轻人。下楼时她和张妈聊了两句,晚上9点多才回来的。因为张妈说成教授似乎不舒服,正睡着,晚饭也没吃,她就让张妈去叫醒成教授,多少还是要吃点东西的,没想到……成教授没什么仇人,受他恩惠的人倒不少。最近成教授似乎有些恼火,有些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事。听到小林提及吵架的事,成夫人说:“不会吧?老成一向不会随便骂人的,越龙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好像从来就没被骂过。最近他们合著的一本书还获得了很高的评价呢。”
  小林找到黄越龙谈话时,天已经大亮了。黄越龙五十多岁,是某个医院的院长,他离开成教授家后就和几个朋友乘船去海上夜游了。听说成教授被杀,他很吃惊。他说当时他本来在楼上的书房里和成教授探讨问题。后来那个年轻人来了,黄越龙听到成教授问年轻人是不是肖得明,然后又很不耐烦地问他想怎么样。年轻人回说他要公正。黄越龙觉得气氛不太对,就下楼找张妈聊天去了,这点张妈可以证实。当时大概是下午4点吧,看到那年轻人走了以后,黄越龙自己也走了。当小林问及吵架的事,黄越龙说成教授只是最近心情不好,随便骂骂而已。
  小林很快找到了这个名叫肖得明的年轻人。肖得明是个消瘦的青年,衣着有点邋遢,他听到成教授的死讯之后有点愕然,但马上愤然地说:“你们找我干什么?就算我去找过他又怎么样?他是个伪君子,他剽窃!”
  最后,肖得明安静下来,说他来自边远地区。因为听说成教授是个伯乐,是个品德高尚的人,前些年他就把自己辛苦多年才完成的一份学术研究报告寄给了成教授,希望能得到赏识和提拔。但此后久久没有回音,他以为成教授不感兴趣,却没想到成教授竟然以他的研究成果为基础,出了这本书。于是他来到本市,想方设法找到了成教授。成教授接到他的电话时似乎非常惊异,约他昨天前去谈判,肖得明当时认为成教授有悔意,希望能得到推荐和补偿,没想到当天成教授却完全换了种口气。
  肖得明说,当时是一位中年妇女为他开的大门。问清他是姓肖的后,说成教授正在楼上等着他,并带着他上了楼,敲了敲书房门后,她推开让他进去。成教授正站在窗边向外望着,他刚想说什么,教授头也不回就冷冷地问他:“你就是肖得明?想怎么样?要多少钱?”
  肖得明觉得如同被泼了盆冷水,愤怒地说:“你就是成敬华?我不是来要钱的,只要公正。”
  教授冷笑着说:“那你想要什么样的公正?好,你先坐一下……”说完他转身进了另一扇门。肖得明等了好久,足足喝了两杯茶,也没见成教授再出来,敲门也没人回答,于是只好气愤地走了。
  最后尸检报告出来了,证实成教授死于当天下午2点到4点,系被重物敲击脑后致死。伤口中有棉布纤维。整幢房子里没有找到凶器,但是,在成夫人的汽车后尾箱中,警方找到了一支大扳手,形状和成教授的伤口吻合,但上面却找不到可疑的痕迹和指纹。茶几上的茶杯有一只是成教授用的,另一只上只有肖得明的指纹和唾液。
小林接下来该怎么做呢?你知道真凶是谁吗?他是如何作案的?他为什么要作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08: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同学会杀人事件
  “我一定要杀了她!”
  这是我第一百零一遍说这句话了。虽然事隔十年,可是我对她的恨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有丝毫的减弱,相反,恨意伴随着痛苦,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我那颗骄傲的心。
  事情要从十年前说起。
  她叫小静,是我中学时的同学,长得矮矮胖胖的,相貌平平,平时就爱唧唧喳喳,一点儿也没有过人之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平庸的女孩子,却靠着她的投机取巧,捷足先登,夺走了我的所爱,轻易地击败了自认为稳操胜券的我,把我的矜持和自信击成了碎片。
  光阴荏苒,如今,当年那个男孩的身影早已从我脑海中消失了,可是我却始终无法接受,被这个样样都不如我的人击败的事实。我怎么可以容忍伤害了我的人还这么逍遥自在地活着?我一定要杀了她!
  这个念头在上个月的同学聚会后又一次强烈地占据了我的心。她一点儿都没变,还是那么唧唧喳喳的,善于取巧,还是那么讨厌。可是这一次,我再也不会让她好过了,我要看着她在我眼前咽气。
  我十分热情地跟她套近乎,又密切注意她的行踪。几次巧妙的“邂逅”和交谈之后,在我的刻意努力下,我和她建立起了友情。而我也终于逮到了机会:听说她下岗了,心情不太好。于是我邀请她和另外几个同学一起到我家里吃晚饭。
  在看了一部影片、唱了几首歌之后,我热情地把小静让到了我的对面位置——就在吊灯下,光线最好,又可以看到电视。招呼同学们就座后,我抱歉地说:“真不好意思,我做的菜实在不好吃,今天又那么冷,咱们吃火锅吧,怎么样?”
  大家毫无异议。于是我铺好了桌布,摆上了电磁炉。我对小静说:“我要洗菜,麻烦你帮我把碗筷和调羹分一下,好吗?”小静答应了一声就去拿碗筷了。
  我热情地忙里忙外,不停地把厨房里洗干净的菜拿出来,大家一边吃火锅一边看电视,说说笑笑,除小静有时有些忧虑外,现场气氛非常活跃,谁也不会想到要出事。
  然而,就在大家舀着汤喝时,小静突然闷哼一声,从桌子边滑了下去,她的汤碗也打翻了。大家扶起她一看,只见她嘴角流着血,已经断气了。
  警察很快就来了,验尸结果显示,她死于氰化物中毒,警方在她的汤碗里验出了毒药。由于小静是隔着一张长长的餐桌坐在我的对面,碗筷又是由她自己分的,众人喝的又是同一个锅里舀出来的汤……有那么多同学给我作证,所以我完全没有嫌疑。考虑到小静刚刚下岗,心情不好,吃饭时又表现出了忧虑的神情,她最后被推断为自杀,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晚上,我倚在沙发上喝着葡萄酒庆贺。多年来,这是第一个没有被痛苦折磨的夜晚,我终于亲手除去了曾伤害过我的人。那些虚张声势要手刃仇人的人是多么愚蠢!在报仇的同时却也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哪里像我这么如愿以偿?是的,我一向是聪明的、自信的和骄傲的。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还是!
  警察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可是,小静确确实实是被我杀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08:3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山谜案
  C市位于北纬30度左右,旁边有座很有名的雪山——小鱼峰。这里是远近闻名的滑雪圣地,也是C市滑雪队的训练中心。现在正值春季,是滑雪的好时候。
  昨天,两名探险者在雪山上发现了一具尸体。经过识别,我们警方认定正是上周失踪的体育教练——周模飞。由于尸体被发现的时间与死亡的时间已相隔太久,加上雪山的低温环境,所以我们无法准确判定死者的死亡时间。
  在周模飞失踪后,我们已经调查了他的全部资料。发现他在执教期间好像有搞体育黑幕的嫌疑,而且还有一个运动员和他是同犯。但是那人到底是谁,我们却不知道。所有的证据已经被周模飞提前销毁了!但是,我们还是在死者的电子邮箱中发现了这样一封信。
  “周模飞教练,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听说你最近想向警方自首,我很想约你谈谈。你可以来EADE找我。音乐是我们共同的爱好,能沟通我们,不是吗?在老时间见面。”
我先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发现尸体时的情况。死者衣着完整,身上看不出有什么搏斗过的痕迹,太阳镜完整地放在口袋里。死亡的原因是颈椎脱位导致呼吸受抑。尸体周围的情况由于时间太久了,加上下雪和大风的缘故,已经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
  经过调查,我们已经把嫌疑人缩减到了六个人。我们分别用A、B、C、D、E和F来代表他们。这六个人都是周模飞的学生,也就是说他们都有可能介入体育黑幕交易。周模飞失踪的时候,他们正好都在山上练习。其中A和D同住的房间号码是3243,B和E的房间号码是3433,C和F住在3623号房。
  我们也查过了他们当时的活动情况。他们训练是分两批进行的,分别在上午和下午。其中A、B和C是在上午10点到下午2点进行训练的,而D、E和F是在下午3点到下午7点进行训练。没有训练的时候,他们是可以自由活动的,所以也没有人可以证明当时他们的情况,而他们全都否认了与周模飞见过面,同时又都不能相互证明自己一直与大家待在一起,只能说在训练的时候大家都没有私自离开,但是休息时就不知道对方的情况了。
  好了,我们掌握的情况只有这么多。刑侦队长依旧眉头紧锁,请大家来帮帮忙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08: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屋谜题
  随着华探长的车子慢慢驶入郊区,路面也变得越来越潮湿,看来郊区刚下过一场夏日小雨。
  一栋农屋矗立在路旁,周围一片旷野。死者是农屋的主人,谢先生,42岁,独身。除谢先生外,家里还有一名用人。死者倒在二楼朝北的窗户旁,身边有一个打碎的茶杯,洒出的液体已经干了。
  今天别处也发生了多起命案,所以法医要到下午才能赶过来。
  现在是上午11:05。华探长在屋外转了一圈,未有什么发现。夏日的阵雨过后,到处弥漫着泥土的芳香。
  根据用人陈述,大约在上午9点他去地下室整理杂物,直到10点左右才回到厨房,然后10:30上楼去时发现了尸体。
  “其间有人进来过吗?”华探长问道。
  “不知道。”
  “谢先生喜欢喝茶吗?”
  “喜欢,每天都得喝上好几杯。”
  “有没有听到什么异样的声响?”
  “没有听到。我连下雨都不知道。”
  因为问不出什么来,上午11:15,探长又到楼上去了。
  死者仰卧,右额发际处有46cm长的挫伤,似遭钝器击伤所致,伤口中央皮肤裂开,呈卷曲状,裂口内组织呈焦黄色,该处颅骨摸上去似有骨折。
  尸体左手旁有一支钢笔,似乎是在死者摔倒时掉下来的。
  死者穿着格子短袖衬衫和休闲短裤,衬衫领口露出一抹红色的印迹。打开一看,原来颈部有长达9cm的条索状皮下出血,从右下颌角偏向锁骨胸骨一端。
  猛然间,华探长发现旁边窗上有一个小孔,类似圆形,边缘略光整,有三条小裂缝。华探长量了一下孔的地面高度,比死者的身高低5cm。
  突然,有一名探员上来报告,说找到了目击证人。
  证人是同村的农夫。他说:“我在9:40看见王某从屋里走出来,手里提着一包东西。”
  王某,谢先生的远房堂侄,平素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曾多次想向谢先生借钱,均未得逞。
  “今早你去过那间屋吗?”
  “……去过,我想去看看堂叔,结果他不在,所以我就马上走了。”
  “没上过楼吗?”
  “没。”
  “离开时你拿了什么东西?”
  “没有……没有啊……”王某额头上冒出了汗珠。
  “可是有人看见你拿了东西出来。”
  “没有……真的没有……”
  “你再好好想一想!”
  不一会儿,探员从王家搜出了一包东西。打开一看,里面是手表、戒指,还有一些钞票。
  用人不禁大声喊道:“那手表和戒指都是谢先生的!”
  “我没有杀人,真的……我没杀他……我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我只是拿了那些东西……我没……”
  “先带下去。”说完,华探长又问用人,“谢先生有仇人吗?”
  “没有吧。谢先生是个好人,不过有个李某曾经和他吵过几次架,还差点打了起来。”
  李某,同村人,爱好打猎,有一支猎枪。但是这枪已被同村的陈某借走半个月了,至今未还。而且,李某有上午8:00至11:00的不在场证明,比较可信。
  陈某,与谢先生不相识,也无冤仇。猎枪在陈某家里,陈某的家人证明这几天未曾用过,也未外借过。
这时已经是下午2:00了,法医还未来。华探长再次上了楼。
  一切依旧。
  忽然,华探长发现死者颈部的出血点不见了,那里只留下微微的红印子和卷曲的汗毛!
  捡起地上的钢笔,他才发现笔帽不见了,钢笔尖也不见了。地上没有碎片,这些东西好像凭空消失了!只剩下了一支塑料的笔壳。
  华探长抓起死者的左手手腕,看到腕上的手表停了,时间停在9:51。
  “明白了。”华探长想起了多年前的一堂法医课,“我找到凶手了!”
  不久,法医来了,检验结果完全符合华探长的判断。
  现在请你来推理,死者的死因是什么?凶手又是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08: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杀手的失误
  化工界巨子朱彰显发现了妻子的奸情后,立即与律师商量,欲根据当地法律对奸情受害人有利的规定,请律师起草协议,要剥夺妻子分割财产的权利,并提交离婚协议及起诉状。
  朱妻得知后,立即与情夫密谋,决定雇杀手来谋杀朱彰显,造成其自杀的假象,并且伪造朱彰显的遗嘱,将其全部财产交由妻子处理。
  密谋敲定后,朱妻偷取了留有朱彰显手迹的信笺,然后交给杀手,叮嘱杀手在杀死朱彰显后,再用朱彰显办公室的打字机打印遗嘱。
  杀手接到委托,趁朱彰显午休时,找了个机会在他的办公室里,用装有消音器的手枪贴着他左侧的太阳穴开枪,打死了朱彰显。然后将手枪放在朱惯用的右手中,造成朱自杀的假象。接着,杀手坐在朱的写字台前,戴着橡胶手套用打字机打出了一份遗嘱,内容当然是朱妻事前早就抄给他的。
  朱彰显自杀的消息传出后,他的律师怀疑有诈,立即请警方进行调查。朱妻虽再三阻拦,但警方仍强行勘察了现场,并认定朱彰显是被他人谋杀的。朱妻与情夫及杀手仔细回忆了谋杀中的每一个细节,依然认为找不到任何破绽。
  直到朱妻被警方拘捕后,警方才告诉了她破绽出在什么地方,朱妻听罢恍然大悟,方知是欲盖弥彰,弄巧成拙。
  杀手的失误究竟在哪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08: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导弹实验室里的命案
  美国某大学的国家级导弹实验室里发生了一宗命案。
  约翰博士被杀,他电脑里的一个绝密的导弹控制模块被拷贝了。
  验尸的结果:死亡时间为22:00左右;死因是身中数刀,当场毙命。
  现场情况:实验室的三层防盗铁门都没有锁。现场一片狼藉,明显有人为破坏因素。很多存储资料的磁盘被砸碎,不过除了丢失的模块,没有其他的重大损失。
  尸体是清洁工早上打扫卫生时发现的,当时总电源没有切断,但电脑确定是关闭了的,系统拷贝记录时间为21:54,与死亡时间相符。电脑系统必须有约翰本人的密码才可以进入,否则模块会被自动销毁以确保安全。凶器是死者自己放在实验室内的一把水果刀,上面没有指纹。
  嫌疑人之一:学校接待的外国学者S,计算机专家。
  此人一直被怀疑是科技间谍,但没有证据。当天他20时离开宾馆,22:20返回,据说是去看纽约的夜景。但22点左右,有人看见他在实验室附近出现。而且,他一回到宾馆就用电话预订了提前回国的机票。
  嫌疑人之二:约翰的女友兼搭档——林。
  当天21:30左右,有人看见她和约翰在楼下发生激烈争吵。同寝室的人证实她24时熄灯后才回到宿舍。她说她和约翰因小事争吵,心情十分不好,于是独自在校园里散步到深夜,但是没人可以证明。她是唯一一个知道电脑系统密码的人。
  嫌疑人之三:约翰的导师斯蒂芬教授。
  他是个计算机专家,最近因为炒股票赔了钱。案发前一天,师徒两人有过争吵,原因是约翰剽窃了斯蒂芬教授的一篇论文。当晚,斯蒂芬教授说自己一直在实验室楼下的办公室看资料,于23点离开,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也没人可以证明。不过实验室的隔音效果的确很好。
  疑点如下:
  1.警方进行了严密搜查——嫌疑人的住处、办公室和实验室,甚至他们到过的地方,但都没有发现存有模块的磁盘。而且可以肯定,他们案发后没有机会把磁盘通过任何方式转手。
  2.实验室的窗户正对着一间办公室,当晚那里有一个教师在加班。因为有厚厚的窗帘,该教师看不见实验室里的情况。但是他回忆说在21:40左右,看见对面的灯是亮着的,22:10左右再抬头,发现灯已经熄了。就在几分钟后,灯又亮了,这次只有很短的时间,大约1~2分钟就又熄灭了。
那么,究竟是谁杀了约翰博士,磁盘又在哪里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08: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录音机里的证据
  一个星期日的早上,著名职业棒球评论家宫原正彦的尸体在其私宅的书房里被发现。他因胸部中了两发手枪子弹而死。因为他是独居,所以尸体是早上用人上班时发现的。山田警长在现场了解到,邻居没有听到枪声。
  山田警长询问鉴定人员:“死亡的时间知道吗?”
  鉴定人员回答:“昨晚9:03。” 这时,挂在书房墙上的鸽子报时钟“咕咕咕”地响了,挂钟上的鸽子从小窗中探出头报了10点。
  “没解剖尸体怎么知道得这么准确?”山田问道。
  “我们到这儿时,收音机正开着,录音键也按着。将磁带倒带后一放,录的是昨天巨人队和神阪队决赛的比赛实况。”鉴定人员按下桌上录音机的播放键,里面传出了比赛实况的转播。这是第八回合的下半场,巨人队的进攻以3比2领先。因无出局的跑垒员一垒,下一个击球员就成了选手王。播音员和解说员都在以期待选手王倒转本打垒的兴奋语气广播着。当投球到一、二垒时,观众谴责故意投出的四次环球的喊声四起。就是在这个时候,磁带中突然传出两声枪响,还听到有呻吟声。然而,实况转播丝毫没有受到这一不和谐的枪声的影响,仍旧在进行着。结果,选手王故意投出了四次环球,为神阪队的投手所代替……
  山田警长一边看着手表一边听着。鉴定人员关上录音机说:“是在选手王投四次环球前传出的声音。刚才打电话问过广播电台,得知选手王投四次环球的时间是昨晚9:03。
  电视的比赛转播是晚上8:54结束的,所以在那之后受害人马上换上了收音机,就是在边听边录实况转播时被枪杀的。”
  “不,受害人不是在这个书房而是在别处被杀害的。”山田警长肯定地说。
  “那怎么可能呢?”
  “凶手是在别处一边录收音机转播的实况一边枪杀受害人的,而且不光是将尸体,还将这台录音机也一块儿搬到这个书房里来了,伪装成是在这儿被杀的。”
  “可是,警长,这盘磁带我都听了两遍了,你认为是这样的证据在磁带里并没有啊?”
  “那就请你再仔细听一遍,有一种声音在录音中没有出现,所以书房绝对不是杀人现场。”山田警长又打开录音机,播放比赛实况转播给鉴定人员听。
  警长指的是哪种声音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08: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愚人节的灾难
  春季里的一天,山田警部愁眉不展地走进老朋友团五郎的侦探事务所。
  “喂,警部,怎么无精打采的呀?看你的脸色我就猜得出,是不是又遇见了什么麻烦啦?”团五郎笑着问道。
  “咳!实际上只不过是一桩小小的诈骗案。”山田警部苦笑着说。
  “噢!能从你这位精明的警部手里骗走钱的,可不是一般的对手啊,到底是被谁骗了?”
“是我以前抓过的一个有前科的家伙。大概上个星期,我偶然在茶馆里碰上他,他说几天前才从监狱里出来,正为找不到工作而犯愁。”
  “好心肠的你就大大方方地把钱借给他了,是吧?”
  “他说要借两万元,一周之内肯定还。当时就在我的名片背后写了‘借用两万元’几个字,写得很像回事儿似的。我接过名片后,便顺手揣进口袋里了。但是一周都过去了,也没见他来还钱。所以,今天早晨我无意中从口袋里掏出名片一看,真奇怪!那张写着借条的名片不见了,只有背面什么也没写的名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人替换了。”山田警部感到不可思议。
  “那借据是用钢笔写的吗?”
  “是的,是用他的钢笔写的!”
  “墨水的颜色是?”
  “是普通的蓝色!”
  “盖章了吗?”
  “没有,是签名的。因为是偶然在茶馆里遇到,他哪里会带着图章呢?”山田警部回答说。
  团五郎听罢便走进隔壁房间里,那间屋子是他的“科学研究实验室”。不一会儿,只见团五郎拿着一支钢笔走了出来:“请给我一张名片。”
  接过名片,团五郎背面写上了“借用了两万元”几个字,用的也是蓝墨水。随后他把名片装进一个信封里密封起来:“请不要打开,注意保存。”说着递给警部。
  山田警部不解地接过信封,装进内衣口袋后离开了。
  五天以后,团五郎给山田警部打了个电话:“警部,请打开那个信封,取出名片来好好看看。”
  “好的,请稍等,在我内衣口袋里……哎?真奇怪啊,字不见了,名片背面什么都没有!喂,团五郎先生,你什么时候把名片给换掉了?”山田警部惊讶地叫道。
  “这就是向你借钱的那个骗子所使用的手法。你和那个家伙在茶馆见面那天是4月1日对吧?”
  “对!”
  “愚人节里,你被巧妙地骗走了一笔钱啊。”团五郎哧哧地笑着,好像从电话里看到了山田警部那副懊恼不已的样子。
  那么,骗子和团五郎到底用的是什么手法,让借条的字迹消失掉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08: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谁制造了灭门惨案
  仲秋,夜凉如水,银盘高挂。
  “悠蓝,给你讲个故事,你一定会感兴趣。”
  “嗯?什么故事?”
  “你乖乖躺好,听我慢慢说……”
  “嗯……”
  “不久以前,桂树园小区发生过一起很奇怪的全家惨死案件。死者是住在顶楼的灰原先生,35岁,职业是游戏开发师,因此经常在家中闭门开发游戏。忘了说,他的父母在一次事故中双双去世,他本人一直独身,只有一只6岁的波斯猫和一只会说话的小八哥与他为伴。案发前,曾经在他家中出现过的人包括钟点女工柳眉儿、物业公司保安王老武、合作伙伴杨威利、前任女友蔡苗以及同窗好友严诚。”
  “咦,全家惨死?不是就一个人吗?”
  “不,死的还包括那只6岁的波斯猫和会说话的小八哥。‘一家三口’全部死亡,而且全部死于死者手中所握的那把菜刀。”
  “啊……”
  “据最先到达凶案现场的警员说,‘一家三口’都死在死者灰原的卧室中,第一发现人是钟点女工柳眉儿。据她说,她每天下午两点准时来灰原家给他做饭,因为灰原一般在晚上工作,凌晨才休息,所以一般要睡到中午,下午起床才吃第一顿饭。她有灰原家的大门钥匙,一般都是自己开门进去,然后做好饭再到卧室叫灰原吃饭。所以案发当天她也是自己打开门直接就进了厨房,半小时后等她把饭做好、去卧室叫门的时候,灰原却一直没有反应。她看看时间还早,就把饭菜又端回了厨房,放进微波炉,然后开始打扫卫生。可是一小时后,室内除灰原的卧室外全都打扫完了,她再去拍门,仍然没有回音。她才慌了神,赶紧打电话通知了物业公司的保安王老武。”
  “王老武?这个名字怪有意思……”
  “是啊,悠蓝,你别打岔,听我说完。王老武接到电话后,就立刻乘电梯赶到了顶楼。当时灰原家的大门开着,柳眉儿就站在门口,身上的围裙、口罩和袖套都没来得及解下。据王老武说,当时柳眉儿的眼睛都红了,急得一看到他就把他直接拉到了灰原卧室的门口。”
  “可是,现在很少有人会将钥匙交给钟点工人了,灰原怎么就这么放心呢?”


“啊,是这样的,据柳眉儿说,她和灰原好像有很远的亲戚关系,认识的时间也很久了,她原本在纺织厂的食堂工作,后来工厂倒闭,她下岗后才开始干钟点工这一行的。”
  “哦……嘿嘿,小花,接着说。”
  “好。王老武也帮着柳眉儿拍门,可是仍然没有回应。王老武想到可能发生了意外,于是他跑到客厅打了报警电话,接着和柳眉儿待在一起,一直等到警方到来。”
  “那他们两人是一直站在卧室门口,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等呢?”
  “他们两个就坐在灰原家大门口的楼梯上,一直坐到警方到达。警方来的时候,带来了一个锁匠,在不损坏卧室门与锁的情况下,将门打开了。门打开后,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卧室内到处都是喷射状的血迹,在床脚处发现了一只身首分离的波斯猫的尸体,在靠窗的沙发上发现了第二具——小八哥的尸体,沙发上到处都是八哥身上脱落下来的、沾着血的黑色羽毛。在房间正中的床上,发现了灰原的尸体。尸体的右手握着一把菜刀,颈脖左侧有一道长而深的伤口,直接切断了颈部大动脉。尸体头部下的床单和枕头上浸满了鲜血,死者的左手紧紧抓住身下的被褥,身体有一定程度的扭曲。在死者的床下发现了散落一地的药片,大部分是镇静剂和一些消炎、抗敏的药。整个房间门窗紧闭,最后,在床头柜底下发现了卧室的钥匙。”
  “啊,是密室杀人?”
  “现在并没有肯定是自杀还是他杀,因为在死者的指甲缝里发现了八哥的血与波斯猫的毛,死者的左右手手背上分别有猫抓印和一些小的锐器伤痕,而在波斯猫的前爪和小八哥的嘴里,均发现了死者灰原的皮肤组织和一些棉质纤维。地板上除滴落的鲜血与灰原那双带血的拖鞋印外,并无其他可疑痕迹。”
  “看情形倒很像是灰原突然狂性大发,将自己心爱的宠物残忍地杀害,然后用同一把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是啊,现场的情形就是这样了。接下来就是走访与死者相关的人员。在前一天晚上,保安王老武曾经看到有三个人分别来探访过死者灰原,分别是他的合作伙伴杨威利、他的前任女友蔡苗以及他的同窗好友严诚。”
  “哦,那灰原的死亡时间是?”
  “正是前一天的19:00到23:00之间。杨威利到达时间是18:00,离开时间是19:10。据他的证词,他是来与死者商量新游戏开发的事宜。严诚是19:30到达,当时他在楼下事先打过电话给灰原,得到的答复是正在工作,请他明天再来。但是严诚坚持要见他,灰原只好开了门让他上楼,据说他们在客厅里只说了几句话,灰原就以工作忙为由请严诚离开了。蔡苗来的时候,正好与等电梯下楼的严诚擦肩而过,两人还打了声招呼。据蔡苗说,她上楼后灰原并不理睬她,也没有开门让她进去,只是通过传话器赶她走,说不想再见到她。她只好哭着下了楼,正好碰到严诚开车过来。严诚就用车将她送回家了。”
  “哦,这么说在此之后并没有人来过了?”
  “据保安王老武说,确实是这样。大楼电梯内的监控器也只有这三人是与灰原有关联的人物。”
  “还有一点,柳眉儿怎么进厨房时没有发现少了一把菜刀呢?”
  “哦,这个,警方确实询问过。柳眉儿说厨房里光是菜刀就有十多把,她平时只使用放在外面的一把,其他菜刀收在橱柜的刀架里,很少留意。警方现场勘察时,确实在橱柜中发现了十多把不同用途的菜刀。”
  “哦,那倒是,我也只习惯用一把。那么警方确定了菜刀是死者家中的吗?”
  “嗯,菜刀是橱柜里其中的一把,警方将菜刀从死者手中拿出并到厨房比对过,刀架上刚好空出了一个位置,而且是同一品牌同一型号的,那把菜刀上只有死者的指纹。”
  “那么灰原有没有什么自杀的理由呢?”
  “他经济上应当没有什么困扰,游戏开发师的收入十分可观。他本人除了爱养宠物,没什么不良嗜好。据杨威利说,灰原最近情绪不太稳定,可能是在程序开发上遇到了瓶颈。他经常与杨威利通电话,一谈到新游戏的事,就发火挂电话。而根据柳眉儿提供的情况,灰原在一个星期前曾经有过一次轻微的煤气中毒,从那以后,他情绪起伏很大,经常对她不理不睬的,有时做好了饭菜端给他吃,他也嫌饭菜有煤气味而宁愿饿肚子。而在此之前,他总是对柳眉儿做的饭菜赞不绝口的。结果中毒出院后,对他最爱吃的松鼠桂鱼也没了兴趣。不过出事以后,灰原还是在柳眉儿的建议下将煤气设备全部检修更新了,而且从此每次柳眉儿离开之前都将煤气总阀仔细关好,还再三叮嘱灰原要注意。严诚那边了解的情况则是,灰原对原女友蔡苗,也就是他们高中时的学妹一直情有独钟,曾经在年前计划与蔡苗结婚,但是不知什么原因两人闹翻了。灰原曾经数次对严诚说,再也不许在他面前提蔡苗的名字,他此生再也不谈恋爱了。看得出来,灰原感情上受到了严重打击,前次煤气中毒,他最后的解释也只是用煤气热汤时没注意,让汤浇灭了火苗,可是根据严诚对灰原的了解,他基本上是不下厨房的,有时宁愿饿着,也懒得动手。”




“那么蔡苗对此事怎么说呢?”
  “蔡苗吗?她只说她一直爱着灰原,只是两人的性格都很要强,所以经常发生矛盾。她一直想去国外念书,可是灰原不愿意中途结束他正在开发的这套游戏系统。经过多次争吵之后,她赌气去了国外,可是在国外却又思念灰原,于是,在经过痛苦的思考后,她回国来想要挽回这段感情,可是灰原却一直对她避而不见。对了,那只波斯猫最初是蔡苗的宠物,蔡苗走后灰原就一直独自照顾它。”
  “他们有没有同居过?”
  “好像有过吧。两个人曾经一度准备结婚呢……”
  “小花,线索就这么多吗?对啦,除了卧室,房间里别的地方还有血迹或者其他可疑的线索吗?”
  “好像没有了吧,柳眉儿在打扫的时候没有发现什么,而且之后警方也检查过垃圾箱,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物。”
  “嗯,好像只有这么多了,你想到什么可以再问的,我也记不太全了。”
  “嗯,我想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4-20 00:42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