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阿诗丹顿所

[完美破案] 怪诗藏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11: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即兴心理测试
  内华达州法院,正在开庭审理一件预谋杀人案。
  琼斯被控告在一个月前杀害了约瑟夫。根据警察和检察院方面的调查结果,从犯罪动机、作案条件到人证、物证都对琼斯极为不利,虽然警察至今还没有找到被害者的尸体,但公诉方认为,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能把他定为一级谋杀罪。
  琼斯请来一位著名律师为他辩护。在大量的人证和物证面前,律师感到捉襟见肘,无处下手。但此人不愧是位精通本国法律的专家,急中生智,突然把辩护内容转换到了另一个角度上,从容不迫地说道:“毫无疑问,从这些证词听起来,我的委托人似乎确实是犯下了谋杀罪。可是,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现约瑟夫先生的尸体。当然,我们也可以作这样的推测,即凶手使用了巧妙的方法把被害者的尸体藏匿在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或是毁尸灭迹了。但我想在这里问一问大家,要是事实证明,那位约瑟夫先生现在还活着,甚至出现在法庭上的话,那么大家是否还会认为我的委托人是杀害约瑟夫先生的凶手?”
  陪审席和旁听席上发出几声窃笑声,似乎在讥讽这位远近闻名的大律师竟会提出这么一个缺乏法律常识的说法来。法官看着律师说:“请你说吧,你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我所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律师边说边走出法庭和旁听席之间的矮栏,快步走到陪审席旁边的那扇侧门前面,用整座大厅都能听清的声音说道,“现在,就请大家看吧!”说着,一下拉开了那扇门……
  所有的陪审员和旁听者的目光都转向那扇侧门,但被拉开的门后空空如也,没有任何人影,当然更不见那位约瑟夫先生……
  律师轻轻地关上侧门,走回律师席中,慢条斯理地说道:“请大家别以为我刚才的那个举动是对法庭和公众的戏弄。我只是想向大家证明一个事实:即便是公诉方提出了许多所谓的证据,但迄今为止,在这法庭上的各位女士、先生,包括各位尊敬的陪审员和检察官在内,谁都无法肯定那位所谓的被害人,确实已经不在人间了。是的,约瑟夫先生并没有在那扇门后出现,这只是我在合众国法律许可范围之内,所采用的一个即兴的心理测验方法。从刚才整个法庭上的目光都转向那道门口的情况来看,说明了大家都期待着约瑟夫先生在那里出现,从而也证明在场的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对约瑟夫到底是否已经不在人间是存在着怀疑的。”说到这里,他顿了片刻,提高了声音,并且借助大幅度挥动的手势来加重语气,“所以,我要大声疾呼,在座的12位公正而又明智的陪审员,难道凭着这些连你们自己也存在疑虑的证据,就能裁定我的委托人便是‘杀害’约瑟夫先生的凶手吗?”
  霎时间,法庭上秩序大乱。不少旁听者交头接耳,连连称妙,新闻记者也竞相奔往公用电话亭,给自己报馆的主笔报告审判情况,预言律师的绝妙辩护有可能使被告琼斯获得无罪释放。
  但是,当最后一位排着队打电话的记者挂断电话,回到审判大厅里时,他和他的同行们听到了陪审团对这案件的裁决,那是同他们的估计大相径庭的结果:陪审团一致认为被告琼斯有罪!
  那么,陪审团作这一裁决的依据又是什么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7 11: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方糖谋杀案
  推理作家赤坂京太郎正在赶写一部书稿,虽然交稿日期就要到了,可是他被刚才的一则赛马消息吸引住了,满脑子想的都是明天的“*奖”得主会是谁。
  正在此时,老朋友小西警部突然来访。只见小西一副疲惫不堪的神态,无精打采。“警部,看你这副样子,一定又遇上什么棘手的案子了吧?”
  “嗯,就是那件焚尸案。”
  “哦,是那件案子啊,难道凶手还没抓到吗?”
  “别说凶手,就连死者的身份还没搞清呢,真难办呀。”小西警部诉苦。
  “焚尸案”指的是星期日早晨,在郊区的杂木林里发现的一具被烧焦的男尸。凶手杀人后为了不让人知道死者的身份,而在深夜移尸到此,浇上灯油焚烧了尸体。“全身都烧焦了,漆黑一团,一点儿线索也没留下。可奇怪得很,上衣口袋里装着十几块方糖,因为被压在尸体身下而没烧化。”小西说。
  “方糖?奇怪,被害人身上带方糖做什么?那么,在离家出走或去向不明的人当中,有没有类似的人呢?”
  “有三个人。”
  “什么,有三个人?”
  “一个是卖马票的酒店老板——林田次郎。星期六的夜里,他在酒吧喝了酒之后就去向不明了。据说当时他身上还带着100万日元的现金。”
  “那么,是谋财害命啰?”
  “另一个是南川伸一,一个年轻能干的公司职员。据说他从大学时代就喜欢骑马。说是星期六中午去骑马俱乐部练习,离开职员宿舍后,就再也没见回来。”
  “失踪的理由是什么呢?”
  “他是一个花花公子,也许是被恨他的女人杀了。”
  “第三个人是谁?”赤坂京太郎递过来一罐啤酒,颇感兴趣地问道。
  “叫北原正也,是赛马报的记者,星期六没去采访,而是一大早就钻进了麻将馆,一直玩到晚上9点多钟,后来说是去洗桑拿浴,走后便去向不明。”
  “有被谋杀的可能吗?”
  “上个月,他报道了A赛马场的比赛舞弊事件,所以可能被人怀恨在心。”
  “三个人全是单身吗?”
  “是的。所以,无法详细了解他们的私生活情况,也就没有办法确认尸体的身份,因此我们感到很棘手。三个人的年龄、身高几乎相同,血型也一样。”
  “从齿型也无法辨认吗?”
  “死者的牙没有在近10年内接受过治疗的痕迹。”
  “那指纹呢?”
  “也不行了,两只手的10个指头全部都烧化了。”
  “什么办法都不行啊,可是,三个人都和马有关,真是奇妙的巧合啊。”
  “我觉得你既是推理作家,又是赛马迷,一定会有什么好主意,所以才抱着很大希望来找你的。”小西警部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想尽快听到这位好友的高见。
  赤坂京太郎对着这三个人的名单看了一会儿,忽然,注意到了什么,“原来如此,明白了,死者就是他。”说着便指给小西看。
  那么,死者究竟是谁呢?请说出你的理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12: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晨,海尔丁探长正在看骑手们练习,突然马棚里冲出一名金发女郎,大叫着:“快来人哪!杀人啦!”
  海尔丁急忙跑了过去。只见马棚里一个驯马师打扮的人俯卧在干草堆上,后腰上有一大片血迹,一根锐利的冰锥就扎在他腰上。
  “死了大约有8个小时了。”海尔丁自语道,“也就是说谋杀发生在半夜。”他转过身,看了一眼正捂着脸的那名金发女郎,说:“噢,对不起,你袖子上沾的是血迹吗?”那名金发女郎把她那骑装的袖口转过来,只见上面有一长道血印。
  “咦,”她脸色煞白,“一定是刚才在他身上蹭到的。我叫盖尔?德伏尔,他是彼特?墨菲。他为我驯马。”海尔丁问道:“你知道有谁可能杀他吗?”
  “不。”她答道,“除了……也许是鲍勃?福特,彼特欠了他一大笔钱……”
  第二天,警官告诉海尔丁:“彼特欠福特15000美元。可是经营鱼行的福特发誓说,他已有两天没有见过彼特了。另外,盖尔小姐袖口上的血迹经化验证实是死者的。”
  “我想你一定下手了吧?”海尔丁问道。
  “凶手已经在押。”警官回答。
  那么,谁是凶手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12:3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封闭的房间
  一天,一个满脸愁云的少女来到私家侦探段五郎的办事处,对段五郎说,在上周二的晚上,她姐姐被煤气灶里泄漏出来的煤气熏死了。奇怪的是,姐姐的房间不仅窗户关得严严的,连房门上的缝隙也贴上了封条。
  进行调查的刑警认定:别人是不可能从门外面把封条贴在里面的,这些封条只有死者自己才能贴上。所以警察认定她姐姐是自杀。可是少女说,她了解姐姐的性格,姐姐决不会轻生,这一定是桩凶杀案。
  段五郎听了少女的陈述,试探地问道:“谁有可能是嫌疑人呢?”
  少女激动地说:“姐姐有个恋人,但他最近却与别的女人订了婚。他一定是嫌姐姐碍事,所以就下了毒手。”
  “这个男人是谁?”
  “叫冈本,他和姐姐住在同一幢公寓里,出事那天他也在自己的房间里,可他说什么也不知道,那肯定是说谎!”
  于是,段五郎和少女一起来到那幢公寓。
  这是一幢旧楼,门和门框之间已出现了小缝隙。在出事的房门上,还保留着封条。段五郎四下里一瞧,便向公寓管理人员询问案发当夜的情况。
  管理人员回忆道:“那天深夜,我记得听到过一种很低的电动机声音,像是洗衣机或者是吸尘器发出的声音。”
  段五郎眉头一皱,说:“冈本的房间在哪里?”管理人员引着段五郎走到冈本的房门前。打开房门,段五郎一眼就看到放在房间过道上的红色吸尘器。他转身对少女说:“小姐,你说得对,你姐姐确实是被人杀害的,凶手就是冈本!”
  那么,段五郎是怎样识破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12: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008的疏漏
  秘密谍报人员008开着摩托车在上坡的急转弯处停下,关掉灯,引擎就那样开着。手表的夜光指针正好指着夜里1点钟。再过5分钟,某军司令部联络官去K基地送新的导弹配置命令的汽车将从这里通过。为了盗取这一秘密文件,008在半月前潜入该国。
这条公路是通往位于山上的K基地的专用道路,所以夜间很少有车辆经过。
  不久,在夜雾弥漫的前方黑暗处有灯光出现,正向此靠近。就在车开到距离只有十五六米的前方时,008打开车灯,突然迎上去,挡住对方的去路。对方措手不及,急忙转动方向盘急刹车,但没刹住,车子撞破防护栏,翻下二十来米深的山谷中。008原以为汽车受到这一冲击会引燃汽油着火的,但车子翻了两三次,撞到岩石上停了下来。
  008将摩托车藏在道旁的草丛中,然后拿起事先准备好的装有汽油的容器下到山谷。联络官扑在方向盘上已经死了。一个黑色的皮包,从破碎了的车窗中掉了出来。008从联络官的身上找到钥匙,打开皮包,用高感度红外线照相机将导弹配置计划的机密文件拍了下来,然后按原样将文件放回包中,并将皮包扔到车里,再将容器中的汽油浇到车子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火一下子烧了起来,车子瞬间被熊熊烈火包围了。
  008拿着空汽油容器回到公路上,迅速骑上摩托车离去。
  翌日,008在电视新闻中看到那辆车被完全烧毁,尸体和皮包也都被烧成灰烬,便放心了。人们一定认为是司机在驾车时打盹儿,导致车子翻到山谷里,从而引燃汽油烧毁的。
  008将拍有机密文件的胶卷送往本国情报部后,立即收到本部的紧急命令。命令的内容是:敌方已对那起事故起疑心,开始秘密调查,即归国。
  如果敌方发现那起翻落事故是阴谋所致,必定要修改导弹配置计划,那么好不容易弄到手的胶卷也就毫无价值了。
  “我干得很谨慎,怎么会露出了马脚呢?”008不由得自言自语。
  那份机密文件他只是拍了照,而且拍完后又原样放回了皮包中,所以即便皮包中的文件没有被完全烧毁,也不会引起对方怀疑的。
  008反省了那天深夜的行动,确信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疏漏,就连阻挡汽车前行时的摩托车轮胎印也都被他擦得一干二净,而且行动时又无其他车辆经过现场,自然不会有目击者。
  那么,到底是留下了什么证据而引起对方的怀疑呢?008百思不得其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12: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密林深处的血迹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
  一天下午,在当地两名警察的协助下,探长西科尔和助手丹顿小姐于森林公路中段截获了一辆走私微型冲锋枪的卡车。经过一场激烈的搏斗,四名黑社会成员有三人当场被擒获,而此次走私军火的头目巴尔肯被丹顿小姐的手枪击中左腿肚后,逃入密林深处。
  西科尔探长立即命令两名地方警察押送被擒住的三人前往市警署,自己带领助手深入密林追捕巴尔肯。进入密林后,两人沿着点点血迹仔细搜索。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声和一阵忽隐忽现的动物奔跑声。看来,那只动物已经受了伤。
  果然,当西科尔和丹顿小姐持枪追到一个比较宽敞的三岔路口时,一行血迹竟变成了两行近似交叉的血迹,并左右分道而去。显然,逃犯和动物不是朝同一方向逃命的。怎么办?哪一行是逃犯的血迹呢?丹顿小姐看着,有些懊丧起来。但探长西科尔却用一个简单的方法,便鉴别出了逃犯的去向,最终将其擒获。
  请问,西科尔探长用什么方法鉴别出逃犯的血迹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12: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背后中箭
  段五郎刚回到家里,就接到一个电话,说晚上10点时,某校有个学生死在宿舍楼门前。
  段五郎赶到现场,只见死者倒在学生宿舍楼正门外,头朝正门,脚朝大道,匍匐在地上,背部被垂直射入一支羽箭。显然,死者是外出归来正要打开宿舍大门的时候,从背后中箭,倒下死去的。
  段五郎轻轻地翻动了一下尸体,发现尸体下面有三枚100元的硬币,在灯光的照射下它们闪闪发光。段五郎随即检查了死者的衣兜,发现死者的钱夹里整整齐齐地放有10元和100元的硬币。
  段五郎站起身来,询问一旁的大楼管理员:“这栋楼有多少学生居住?”
  “现在正是暑假期间,学生们都回家了,只剩下小西和川本两人。这两人都是射箭选手,听说下周要参加比赛。”管理员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学生宿舍楼,指着对着正门的二楼房间,介绍说,“那就是川本的房间。”
  “22点左右,川本从二楼下来过吗?”


“没有,一次也没有。”管理员摇头答道。
  段五郎来到川本的房间,川本刚刚睡醒。他揉着蒙眬的睡眼,吃惊地说:“怎么,你们怀疑我杀害小西吗?请不要开玩笑,小西明明是正要开门的时候,背后中箭死的嘛!就算我想杀死他,但是从我的窗口里只能看到他的头顶,是无法射到他的背部的啊!”
  段五郎走到窗口,探出身子,看了一眼,便转过身,拿出三枚100元的硬币,对川本说:“这是不是你的?也许上面印着你的指纹!”
  川本一看,结结巴巴地说:“可能是我傍晚回来,不小心从兜里掉下来的。”
  段五郎摇摇头,对川本冷冷一笑,说:“不,不是无意中掉出来的,是你故意设下的陷阱!”
  那么,段五郎是如何断定川本是凶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12:3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反锁的酒窖
  波衣德先生一向都是乘星期五上午9点53分的快车离开他工作的城市,在正好两个小时后,到达他郊外的住宅。可是有一个星期五,他突然改变了以往的习惯,在没有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他坐上了那天夜里的火车。
  回到家里已近午夜12点,波衣德听见他的秘书阿必特正在地下的酒窖里高呼“救命”。波衣德砸开门,将秘书放了出来.
  “波衣德先生,你总算回来了!”阿必特说道,“一群强盗抢了您的钱。我听见他们说要赶午夜12点的火车回纽约市去,现在还剩几分钟,只怕要来不及了!”
  波衣德一听,焦急万分,便打电话请海尔丁探长来调查此事。
  海尔丁找到阿必特问道:“你是说几个强盗用枪抵着你,逼你打开保险柜?”
  “是的,”阿必特答道,“然后他们又逼我服下一粒药片,大概是安眠药之类的东西。我醒来时,正赶上波衣德先生下班回来。”
  海尔丁检查了酒窖,发现这是个并不很大的地窖,四周无窗,门可以在外面锁上,里面只有一盏40瓦的灯泡,发出不太明亮的光,但足以照明用了。在酒窖里,海尔丁找到了一块老式机械表,他问阿必特:“发生抢劫时你戴着这块表吗?”
  “哦……是……是的……”秘书回答。
  “那么请你跟我们好好说说吧,你把钱藏在哪儿了?你和那些强盗是一伙的!”阿必特一听,顿时瘫倒在地。
  那么,海尔丁是如何知道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12: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聪明的法官
  某个法院开庭审理一起盗窃案件, A、B、C三人被押上法庭,他们当中只有一人是真正的盗窃犯。
  负责审理这起案件的法官想:愿意提供真实情况的不可能是盗窃犯;与此相反,真正的盗窃犯为了掩盖罪行,是一定会编造假口供的。因此,法官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说真话的肯定不是盗窃犯,说假话的肯定就是盗窃犯。审理的结果也证明了法官这个想法是正确的。
  审问开始了。法官先问A:“你是怎样进行盗窃的?从实招来!”
  A回答:“叽哩咕噜,叽哩咕噜……”A用的是某地的方言,法官根本听不懂他讲的是什么意思。
  因为B和C使用的语言是法官能够听懂的,所以法官转而询问B和C:“刚才A说的是什么?叽哩咕噜,叽哩咕噜……这是什么意思?”
  B回答:“禀告法官,A的意思是说,他不是盗窃犯。”
  C回答:“禀告法官,A刚才已经招供了,他承认自己就是盗窃犯。”
  听了B和C的回答之后,法官马上断定:B无罪,C才是盗窃犯。
  那么,这位聪明的法官为什么能根据B和C的回答,作出这样的判断?A究竟是不是盗窃犯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12: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13朵玫瑰
  威恩?海克特租用的房间里只有一扇窗和一扇门,而且都在里面反锁上了。警察们小心翼翼地弄开门,进入房间,只见海克特倒在床上,已经中弹身亡了。
  警官打电话给海尔丁探长,向他报告了情况:“今天早上,在第103街地铁车站卖花的小贩打电话报警,说平时每个星期五晚上,海克特先生都要到他那里买13朵粉红色的玫瑰,已经坚持了10个年头,从未间断。可是这两个星期他都没去,小贩担心出了什么事,就给我们打了电话。初步看来,海克特像是先锁上了门和窗,然后坐在床上向自己开了枪。他向自己的右侧倒下去,手枪掉到了地毯上。房间的钥匙在他的背心口袋里。”
  “他买的那些玫瑰怎么样了?”探长问道。
  “它们都装在一个花瓶里,花瓶放在狭窄的窗台上,花都枯萎了。另外,据我们分析,海克特死去至少有8天了。”
“屋里铺了地毯吗?”
  “是的。”警官回答。
  “在地板、窗台或者地毯上有没有发现血迹?”
  “只有一点灰尘,没有别的东西。只有床上有血迹。”
  “如此说来,你最好派人检查一下地毯上的血迹。”海尔丁说道,“肯定有人配了一把房间的钥匙并开门进去,开枪打死了正站在窗边的海克特。事后,凶手清洗了所有的血迹,再把尸体挪到床上,让人看上去像是起自杀事件。”
  那么,海尔丁为什么如此推断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2-23 07:27

灵隐岛,带你体验一场穿越梦境的旅行

© 2006-2013 包含灵异事件前世今生鬼故事鬼片等,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