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568|回复: 3

[系列短篇] 太湖连环失踪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15 13: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太湖冤魂
4 A. f* x* R' f" }2 m, P% g8 C) l2 Q( e7 N( \/ w/ H

$ q; t2 o1 L) c2 K- l1 p* x5 K) i8 o
* V+ U" H/ t8 k4 H - }' X1 u( u$ q# I& G4 G8 S
$ h4 J- q8 m( n7 v2 @, Y
1 s: |: W4 ]" G0 [6 r9 R& [: R

: ~( D# E+ ~" d/苏鬼
, ?9 N4 _. t: b7 [8 A* {( k" F! p2 `# X+ {2 S
% Z, t" ?* H3 U! H  r+ T

# u# x" ?) n9 N9 u
/ S8 \7 Q  ]* B1 A+ G8 H/ V8 i2 M5 x

& g* w# g8 f5 t* m' _) B* W0 w( X# X0 m2 x3 C

5 q+ ]0 \1 u- n; I" n5 Q3 N; e, Q, e% C# L# g9 L! t: D! f
1." L( i) z+ ~% K- e  E9 R

/ a- Y( ]/ {: Y- k+ z. l/ m2012年2月12 这是一个好的日期,也是一个好的天气。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 C& ]2 C" a0 T+ B8 M/ h
) H/ t" {. M. o& y5 p- H' @在江苏苏州的一所大学里,有五位同学,他们就要毕业了,为了庆祝一下,其中一位同学就提出了建议,说是要请另外四位一起去游太湖。
& |# _. X  P' I8 u0 r
! O4 O8 l5 y: d# K$ k) t于是,四位同学都纷纷的答应了。邀请他们的人,名叫李魁,他爸是苏州的富商,家里非常有钱,这个人平时古灵精怪,爱装神弄鬼,吓唬别人,所以,同学们都叫他李鬼。
  r& Q0 P8 a  H/ Q9 Z
+ W2 i" G' b* H- j$ M5 {# ?另外四位分别是,爱看推理悬疑小说的眼镜男陈湖明,他平时总是一副严肃的表情,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推理一下,好像他真的什么都懂似的。! j/ n# p# x2 w) m

" L% C1 W$ Q: M* F' i还有攻读法文系的男生苏太,他既胆小又怕事,不管在谁面前都是一副卑微的形象,小人物一个,连女孩子都能欺负他。$ h& t7 H4 L" L0 ^, {$ s; e- b0 V: l) H

1 j& v4 ^# w$ E7 H, O7 c1 y( e! T另外两位是声乐系的女生,一个叫钟晨霞,一个叫杨雪琳。她们是谁的女朋友,没人知道,说起来,他们五个应该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吧。9 f! L& a/ ~  T7 r

: {, |$ B% k) W. ~李鬼总是大步的走在前面,给他们领路。这时,跟在后面走的钟晨霞有些不耐烦的说:“李鬼,到底到了没有啊,我的腿都快走断了!”# E$ A4 C* `& T6 q* e6 B

& u# J+ ^' i! J李鬼笑着说:“到了,到了,你们看,轮船就在那里!”
6 c# r- E; f+ N, W; _
" i- \4 H( |7 I! {大家顺着李鬼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湖边停泊了一艘游轮,那船上下共有三层,总长大概有十几米,看起来非常豪华,上面两个长长的大烟囱给人一种泰坦尼克号的感觉。
9 k* b5 b+ u1 C8 e7 v/ c# d2 H) E1 W
  W8 r0 z! [3 M9 r' k0 p“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呐。”陈湖明轻蔑的说了一句。
- P( U4 j; C- ^1 U) Y& N3 H7 {
; V5 H& r5 _" F! S3 |+ H: U$ y李鬼笑着说:“呵呵,走,大家快点上船。”3 F3 I  O" _6 V; n" b8 }0 T
, D+ }; b* i2 n3 q
四个人二话没说,都走了上去。李鬼最后也踏了上来,他偷偷的看着大家,阴笑了一阵。) l& J. e0 M3 z" S# e  V( x
! B" ]) V& [* Y  I, h5 |
所有人都没有在意李鬼,只有陈湖明,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似乎觉得,这,是个疑点…
5 l! x0 C% s$ X4 t
5 }! e& R( Y9 q# [" ?& Y轮船已经行使了四个多小时,李鬼看时间差不多,就招呼大家过来吃饭了。/ [. p' V7 b. c  `

4 d5 s5 u+ o9 R$ x9 T! s李鬼独自坐在餐桌的最东头。他看着右手边的两个女生,和左手边的两个男生说:“你们知不知道太湖上有哪些诡异事件?”, i/ h( I8 D; y! X1 L

2 H) a9 C6 w0 K5 \* g. Y“什么诡异事件啊,你不要又来吓人了。”钟晨霞叫道。
  H. H8 Z* X3 `$ b( V3 b  o
3 |9 T) E8 D! b3 H5 }另外一个女生,杨雪琳,总是低着头不停的喝汤,她没有说话,似乎很害怕这方面的话题,她也是个胆小的女生。4 m% b- k  i9 X( e# M: v+ E
! [+ f' @0 y+ K9 V; F5 F& j2 Q
苏太正大口的吃着面条,好像并没有听到李鬼的提问。1 m$ u4 K5 J$ j
, D' W2 X7 p6 j& ]
只有陈湖明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说:“太湖历史悠久,从古至今离奇的传闻和事情多的数不胜数,不知你要听的是哪些。”5 {- T4 w* |; A0 _# P
+ I+ f: D$ s9 G  e. s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大家研究研究。”李鬼说道。0 h% ]5 r4 Q2 V- v( s

5 l* k  H+ K1 Y4 q# o陈湖明看了看大家,都没人理会,好像只有他和李鬼比较感兴趣。: }+ y- w0 T4 H  `( M
/ c9 R; V0 S: e0 z$ ^& w! g
于是,他只好接着说:“据说,在太湖的漫山岛上,有一座桥,那里每年都会发生车祸,有人丧身。村民们说那座桥是遭到诅咒的,必须要有人来祭奠它,所以才会接二连三的发生死亡事件。政府也想了办法,说是要把那座桥给拆了,可总是会遇到种种问题,拆不了。所以,那座桥还在那里,死亡事件也仍在继续。而且,太湖还经常淹死人,不过太湖这么大,在周边生活的居民也非常多,一年淹死个一百多人也是很正常的。”: ^" L1 b0 K( D) T3 l: v
# w/ Q$ K7 s" j; R1 W" _
苏太忽然吓了一跳,嘴里的面条也差点喷了出来,他赶紧一口咽了下去。“一年淹死一百多!这么吓人啊!那在这太湖底下不是有成千上万的冤魂了吗…”$ X1 N0 W5 f; g6 u
. F8 Q3 R% b# ?0 N" _; ?# W* v( `' F
李鬼说道:“嗯,这里确实每年都要死很多人,看来陈湖明你对太湖也挺了解的啊。”
4 {- I* w; ~- t6 R
! b; I$ ?! e. B, G2 W1 o陈湖明笑了笑,得意的说:“呵呵,我当然了解。不过,我还知道,你应该不只是单单带我们来旅游吧!”% f) i1 @5 v+ `1 f: ~
9 v# g: B% I: w6 ^7 m* k" x
李鬼一拍桌子,大声的说了一句:“对,我是带你们来探险的!”
( g/ I1 }: h% D
  a7 j$ {' d; R8 Z" q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在他们后面围着桌子边走边说道:“在太湖,最诡异的就是76年的太湖冤魂事件!”
) h6 f+ M2 l) Z( ^  ^% T8 n6 ?4 M3 Z0 {7 W% T
“76年太湖冤魂事件?”  U# I/ @( X# B6 I+ B7 G

8 M- O" m. M$ S' ]" }6 Q& g大家一听到这句,似乎都感到非常的好奇,所有人都停止了吃饭,专心致志的看着李鬼的嘴巴,恐怕他又说出什么诡异的字幕和吓人的表情,就连钟晨霞也认真的听了起来。8 H3 f: j$ u, y4 p- G9 c) ?
; w/ I" O" _3 a) O* n; s) s
2.
# F$ P+ [6 Y" y% G: m& T+ R3 V& _8 _% S( S* u! b; ^8 N
李鬼走到两个女生的后面,又接着说道:“对,就是76年太湖冤魂事件。那一年我们国家主席去世,后来就有传言说在太湖的中心每晚都会听到有冤魂在哭泣,有很多很多的哭声,说着各地的方言,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部分都是在说他们好冤呐,他们死的好冤呐…哭声连连,悲天悯人。就连附近岛上的居民都吓的足不出户,晚上更没有哪个船敢航行了。有的人说,国家主席是文殊菩萨转世,他老人家一去世,就没有人来镇压他们了,所以,冤魂们才会这么猖狂。后来,这件事情越闹越大,都惊动了警方去调查,开始警察们还胸有成竹的说:“这次一定要把那些装神弄鬼的家伙给抓起来!”但是当警察们晚上去太湖调查的时候,不紧哭声没有消失,反而叫的更加凄惨了。有的警察看到了湖面上漂着一些穿明清朝服的官尸,还有的穿着戏服站在湖面上唱戏!你们说湖面上能站人吗?看到这一幕,那些警察各各都吓的毛骨悚然!他们把哭声录了音,又交给了省里。在后来,这件事情就不了了知了。所以,我很想知道,在这太湖里真的有冤魂吗?”
# y/ {% s: a9 C7 U1 K
1 U+ F3 C% o; U* j* U听到这里,大家都默不作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唯有陈湖明摸了摸眼镜说:“李鬼,你难道想…”/ S. H1 H& m: X. U2 G0 w+ m9 T

* \8 B( |* T3 [0 b这时,李鬼已走回自己的位置上,他背对着大家,没有回头。大家都聚精会神的看着他,等他说话。忽然,李鬼一下子转过身来,凶狠狠的看着他们说:“对!我就是要到这太湖中心,看看晚上到底有没有冤魂在哭!”, @) \9 U. H% i: R

4 n. K- J5 ?# q2 i$ @“轰…”外面打了一个大雷,两个女孩子吓的尖叫了一声,屋里的灯光忽然暗了一下,又亮了起来。
9 G# ?# I* g0 ^) E3 D
& {% d4 ?& f1 M“呜呜呜…”走廊里传来一股怪风,吹在甲板和船舱上,真的就像是一阵阵冤魂在哭泣一样。李鬼看着看着也渐渐的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外面似乎要下大雨了,天也迅速的暗了下来。
1 t" M6 O4 V0 K+ ^9 a
6 V1 g8 [0 b3 Z/ M1 e4 \9 U7 C0 a钟晨霞说:“死李鬼,不要在装神弄鬼的吓唬小女孩子了,什么冤魂事件,我看都是你编的吧!”
5 v8 b+ |. j; h1 C: P/ M( j" C2 ?0 E; l3 a6 d9 R; @
“我说的都是真的,信不信由你。”  S3 g6 f# b9 X/ w6 ]
5 b: k. N/ @% `) p4 ~' o" @3 O1 H
“你…”
+ H7 G. D" B, p' t! H
, O# Q" \1 ]9 u' g* e% ~+ `苏太端起了饭碗笑咪咪的说:“好了,大家不要在说了,快吃饭吧,你们看菜都要凉了。”6 L1 \; @" j6 D+ A' n; E( A: V- p
8 O* s& r4 x& B/ _4 b8 G0 H& m: C
大家也都没什么心情了,随便的吃了点,就回各自的房间休息了。
0 p9 w" V) V8 t5 p" A5 T
9 W+ N4 x: V8 B9 `2 Q. _3.: W4 b% L/ S; d
$ X. u7 M( y9 Z8 ?
陈湖明见趴在船边,看着太湖,一股寒风吹了过来,冷冷的,冰凉刺骨。湖面上全是雾色,能见度只有二三米远,给人一种神秘,诡异的感觉。但陈湖明并不害怕,他太激动,太开心了,一想到自己也能经历这么诡异的事件,他心里就按自高兴。说不定晚上真能遇见什么奇怪的事情,他总是这么认为。, M% r* `( w! c8 E7 a# N* j& `% l* ]

' q) l: U+ ~5 Y) o- i5 C. \  r下午还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傍晚就乌云密布,下起了大雨。想不到太湖上的天气也是这么恶劣。现在虽是下午的六点多,但天色早已见黑。陈湖明看外面的雨停止了,便在房间待不住了。就拿了把手电筒,走到了船舱外面。手电筒照的不远,发出的一道蓝光,就像是一团鬼火。
% q% I0 H' D; g" X
3 U7 ?( |, [$ d8 P0 {: V! S. W陈湖明看着那静静的湖面,他发现,好像在不远处有一条条细小的水波打了过来。他拿着手电筒朝那个方向照去。却惊奇的发现,湖面上竟然漂着一具浮尸!他吓得手一哆嗦,手电筒直接掉到了地上。他赶紧打起精神,又连忙捡起手电筒,朝着那里照了过去。但湖面仍是静静的,没有一丝动荡!
% O. w2 ~) }+ ?. a
+ K- G: i7 T' ]6 P3 y6 u' ^' x“难道是自己看错了?”陈湖明按自猜想。3 r! n5 H3 Z9 {. U; j

( g. ]. Z, R+ y9 o1 G1 m" D( J他又朝船四周的湖面看了下,但仍然什么都发现。太奇怪了?他慌慌张张的回到了房间,他看见李鬼的门开着,就走了进去。但李鬼并不在里面。陈湖明又到客厅和餐厅里看了一遍,还有走廊里,都没有。他对着船上喊了几声:“李鬼!李鬼!”仍不见其人。“这小子跑哪去了?”8 Y* a3 d; I4 W& b% X3 R3 U

  i7 w  m/ u/ N# i  `+ A陈湖明掏出手机给李鬼打了过去。但是,电话都不在服务区。他走到苏太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看到李鬼没有?”3 R5 G1 |; p+ e1 r" A7 `! I
3 O4 K" J0 a8 P2 p. Z6 C0 L
苏太打了个哈欠。“没有啊,我一直都在屋里睡觉,他去哪了?”
$ v. u. z+ n8 y! F& Q' n. @6 x) `) B
陈湖明隐约觉得哪里不对。“走,快跟我出去找找。”  o7 O; @$ Y5 x, t! f9 J2 E0 M

9 B) R4 p4 T. Z( O" c1 x2 ?苏太就这样被一把拉了出来。他们五个人的房间全在一楼。李鬼住101 苏太102 陈湖明103 两个女生则在最后面。
* k8 l7 u/ o# p4 z$ r+ @) H3 {/ F. ~. r0 R3 w4 ~+ h! V
“什么?李鬼不见了?”钟晨霞惊奇的问。                              . W/ }/ n. W8 V9 ^

5 n% ~  o7 t3 _9 v+ w* Y陈湖明说:“嗯,看来他也不在你这,那大家一起出来找找吧。”
9 s9 o2 O3 ?) j1 b& ]! b3 q9 N1 k  Q: Q1 |+ I' ~, `1 w, A
杨雪琳听到声音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于是,四个人就开始找了起来。
5 d8 J: e; A7 o4 G* n2 ^! Q7 |9 r  r, j  F7 h* S) p
“李鬼?李鬼?”
' t$ i: t- X6 I4 @# i; K3 c. U  l5 M# A; {+ R
大家都小心翼翼的,边走边喊。
- g* U; X( z6 x1 v  z& n4 K/ M
/ |4 R( F) `' c但是,每一个房间,每一个船舱,厨房,餐厅,浴室,甚至连洗手间都找了,却仍然没有发现李鬼。& z5 Z# v/ K3 A6 J" s

6 k7 S" A* @2 w; U( y“会不会在二楼?”钟晨霞看着大家,又充满怀疑的问。0 p/ h- }8 J' G8 y6 Z/ q9 e0 h. X
5 A9 m8 M- l0 T
“走,上去看看。”陈湖明镇定的说。
" ~) i/ w5 R4 \2 O7 G" y. u. `! X& m( F/ ^, `& N/ e+ V
4.
. B  }; c# Q$ N3 H4 y; E3 p# F$ F" \9 G0 \. p6 i0 C5 P% @
这个时候,大家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害怕了,想起了李鬼今天说的那些话,而他又是一个爱装神弄鬼吓唬别人的人。真怕他会从哪个地方突然冒出来吓大家一跳。
- O$ m1 [8 u3 ]' ^; ?/ I3 J" g3 P( C: A# C) V8 L+ n
陈湖明走在前面,两个女孩走在中间,苏太则紧跟其后。
& @: p' q+ i* G6 \% ], s2 K
/ G: s% P% Q2 B# j3 f. s现在,他们又要开始从二楼的西头往东找。二楼是娱乐室,大部分房间都是连贯着的。有台球室,乒乓球室,电脑房,游戏室,唱歌房等等。但由于船上没有其它人,所以这里很冷清。看起来异常寂静,给人一种就快要窒息的感觉。$ A6 U2 q; X% r7 {: R3 m
( M0 H, H( X5 s/ f" C6 z( X
“李鬼?李鬼?”8 a; `' @4 R( c9 O# F0 v
& _) W1 _0 g. Z/ W, N
四个人紧紧的走在一起,就像是被绑到一块了一样,连步子迈的都是那样整齐。
' b" E) d" O7 [7 y
& @& A. F/ ^1 V  I- V“啊!有鬼啊!”苏太惊叫了一声,捂着脸不敢往那看了。
* |3 J( D2 L2 B4 g, j, f* {7 F  R' p2 t% {
大家仔细一看,却发现,那只是健身房里的沙包,摇摇晃晃的,就像是一个死人吊在那里!+ ]; s+ K9 D6 P
4 j3 s7 d' H, \) `* s, H# k
整个二楼,所有的房间都找一遍,但还是没有发现李鬼。3 A) u" q. K* ?0 L2 [3 i7 c
  T0 |) v, {: a* ^/ g
“现在,就只剩下三楼没找了。”苏太很不情愿的说。
1 D* L, ^0 X  {! |( j9 p* y7 [- T& ]
5 M( v: n+ l5 T- }8 \$ O“那还费话什么,快上去找啊!”钟晨霞叫道。9 B$ Y/ h: y' b. c, b5 v
; Y% I. n( G4 K' t# V" a
三楼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房间了,就一个仓库和杂物室,还有几间空屋子,剩下的就是船舤和那两个大烟囱了。这个李鬼到底去哪了呢?大家都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他已经不在船上了?四个人都陷入一片沉思之中。& [+ Q- _& Z9 X4 o& h% @2 Z
! [% \8 ^. v: h7 I$ p
这个时候,杨雪琳却忽然说了一句:“我们还有一个地方没找呢!”
6 R2 S0 R1 k* U! {+ {; G) a8 J2 ?$ V$ ^4 J) l
“哪里啊,不都找过了吗?”
# ]- ~! N# B# u
$ P0 z9 r) @7 f. g. o; Y“一楼的驾驶室,虽然船是自动导行的,但说不定李鬼在里面改变行线。”
) m: Q( E* b4 |" S7 A% f
; {) v8 \! U9 e* v. h“走!快到驾驶室看看!”
. S. x. X8 u8 `7 i, t
! e' \& e; I$ \* L“李鬼!李鬼!快开门啊!”但驾驶室的门好像反锁了,怎么也打不开。
1 v8 [! Q" a6 {6 u2 W" N  M( l; {! G: |5 H/ l* S! E
“你们快过来!”这时,不知陈湖明从哪里找来了一把斧子。只见他狠狠的朝门上劈了几下,门被砸开了,大家一拥而入。
( p' B) O' N5 q" A8 v8 x
) P/ F) N" @% \4 P6 A# u但是李鬼居然也不在这里!整个驾驶室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 N- ~: }- [. n6 H
* D. v. B- r- G
苏太看了这一幕,嘴里哆嗦着说:“门也是被反锁的,既然里面没人,那又是谁把门反锁的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鬼难道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吗?”
4 r5 O4 W/ Y) p. _6 G& D; x  x* Y9 p  E8 k' Z4 w
5.
( A) F$ v7 d/ I2 D
( e2 W4 Z3 \! {4 [! s) [& N钟晨霞说:“那个死李鬼,他不会扔下我们弃船跑了吧?又或者去附近的岛屿探险了呢?”2 W7 D9 M/ y- e3 W) l$ \* K5 c. y& ?
2 i' r, n6 ]' h
苏太说:“要走的话李鬼怎么也不跟大家说一声?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诡异事件!他一定是被这太湖上的亡灵带走了!是李鬼今天说的那些话,得罪了那些冤魂,所以他要来报复李鬼!下午的时候,我亲眼看到李鬼的背后站着一个没有头的女鬼!”+ t6 N' E& J4 W! t) @4 e$ T3 H

  ~' d3 n2 p# a( [  C苏太说完这些话,早已吓的筋疲力尽,瘫软的趴到了地上。8 B7 k& J+ k& B

" d  \+ }( r' I) m/ a( R8 v陈湖明看着大家不安的心理,立刻解释道:“大家不要惊慌,上船时我已经检查过了,这艘大船的四周并没有牵挂小船,所以李鬼是不会开别的船走的。而且,现在已经航行了半天,大概也快到了太湖的中心,而在地图上,离这最近的岛屿也有几十公里,所以他根本不可能会到别的地方去。要说游泳或者潜水的话,也不可能,现在是2月的天,湖水冰冷的有零下几度,如果李鬼下水的话,那肯定是不想要命了。我想,李鬼一定还在船上!我们在找一遍吧。”
( D; e8 S# o$ o6 R+ D) |! B3 d, p
5 i' @7 y( S, Y7 @) Y陈湖明虽然这样说,但他是出于安慰大家。他心里清楚,事情并非这么简单。7 q  x" i! E! G% u6 b: M

/ p- a# R, u8 t) g( x苏太捡起了那把斧子,依然走在最后面,他害怕,他认为这样能保护自己,他紧紧的握着那把斧子,谁要也不能给。他隐约觉得,这把斧子,一定会派上用场的。' {! O' ~' Z  \  w- w1 @

! j1 I; m8 X( x3 G* `天黑的很快,在加上晚上有雾,如果在甲板上,一米以外的东西就看不清了。不过还好,在这些房间和楼层里都有很多电灯。苏太心想,如果在忽然停电的话,那他们可真的就要死翘翘了。& J5 c( N; q6 ?8 @" O
) _+ g& ]& p  I: t1 e( u
他们还是按照原来的方法又找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有找到李鬼。1 s) o7 O2 `; ~; G9 u! c6 Z' O8 t& P

# ?* F+ C( z7 o) U“李鬼一定是被那些冤魂带到湖里了!我们触犯了他们,谁也活不了!”苏太惊恐的说。
, Y! ^, h7 A6 M. z! G* [- {" T" z$ p% J/ h" B& M5 Q8 `
钟晨霞叫道:“你个胆小鬼,能不能安静会!想死给我滚远点!”
0 ~2 d% u, p( G) d0 c$ x
3 y0 m7 K) Q) }# x1 M她又看了看陈湖明说:“我们的陈大侦探,你看看现在怎么办吧,是继续找呢,还是回房间睡觉,猫抓老鼠的游戏,我可是玩腻了,那个李鬼死活,跟我可没关系,他爱怎样怎样!我现在要下去了!”
/ A' f8 b7 [2 n2 e2 |3 J+ ^+ N/ ?3 G3 E8 O. Y2 T
陈湖明看了下四周,黑糊糊的没有一点光景。船边排放的那些桅杆,一动不动的,就像是一个个死人站在那里。他隐约能感觉到冥冥中似乎有几双眼睛在盯着他们。不是几双,他感觉好像有很多,这种恐惧的心理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第一次感到有些害怕了。% t( l" m3 g7 [& h2 _

3 i/ e9 g0 M" e# N5 d( U“那好吧,这里风大,也不安全,我们还是先回一楼在说吧。”  m% ~3 b: }1 f0 \# a

$ j3 I; _' e1 B7 ^3 m! d客厅里的大灯下,四个人正面对面的坐在那里。两个女孩背靠着墙,左边右边,一目了然,像是非常安全。2 g+ Z& x/ r& M: f% O' K
: A$ d8 T+ d, H  e8 ~- U; T) P4 D
苏太还背着那把斧子,紧张的四处观望,就连下面的地板和上面的天花板也要不时的看一眼,而且,他的两腿还在打颤。
4 C& s$ z  C( Z/ {3 C6 u/ E; L; d. m) O, o. ]2 Z
陈湖明正摸着眼镜思索,他现在平静多了,不知刚才在三楼为何会那么害怕,或许是心理作用吧。, _; ~0 \+ f! u, J" T9 q) L
8 G8 Z: E' Y, v% `( B% w* m
这一切的事情,他还没有想个明白,毕竟现在的线索也不多,而且他们也并没有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只是不见了个人而以。他依然相信李鬼没有走远,他一定就在船上!$ q: w" C! _; B: b9 W# t, v
# D0 \7 _7 L! W2 M
“大家在想想李鬼之前的话,回忆他有没有暗示过我们什么。这小子古灵精怪,这一次是不是又想耍什么花样,或许是在玩什么招灵游戏?”陈湖明看着大家寻问道。: @5 k( @" H+ Y6 V# t- f0 a8 O
" i6 b+ G9 @+ T1 l) u1 O; \+ d
这个时候,杨雪琳忽然说道:“对了,在船经过漫山岛的时候,我们下来买东西,我见李鬼鬼鬼祟祟的在路边的小摊上买了个面具。那个面具是连头一起套到脖子上的,面具上的眉毛好像是弯的,而且长长的獠牙露在外面,嘴巴也非常大,就像是从死人脸上剥下来的一样,非常吓人。我记得李鬼以前不是在学校说过吗,他说他早晚有一天要吓我们一顿!”) O' x5 W6 ^, L+ L" S3 _; F
1 H& P' z/ N4 [7 b/ K
苏太说:“那李鬼是故意躲起来的了?那他会躲在哪里呢,我们不是都找了好几遍了吗,如果他真的要吓我们的话, 会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从哪里冒出来?洗手间,客厅,水底,还是天花板上?”+ _5 @0 q- [, ^# K. _3 |
  J: _2 z( n% A" r
钟晨霞踹了他一脚,又破口骂道:“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啊,这个死李鬼,他要是敢装鬼吓我,老娘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 `6 m. D, f1 b' W" j8 ~( }9 e8 T# F+ @7 ]
陈湖明听他们说了这些,自己似乎又推理出了一些头绪。“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李鬼是故意躲起来的,那我可能知道他藏在哪!”+ T& ~3 Q( p* k7 S
- |1 w$ z  z/ o# s. ^( a0 ^
“他在哪?”大家异口同声的问道。
+ a' G- e3 E& n8 g3 _
: |( D3 |1 {. _$ S/ Z8 U“他在二楼。”" b( l: x) N7 A

, M$ z- I1 J; b" [; `“二楼?”
1 p/ f! W- _$ K$ [! U! q8 Z4 e: p6 S( [( L$ ]( u
“对,因为这艘轮船的东西两头都是有楼梯的。当我们在一楼找的时候,李鬼就在二楼。而当我们上二楼的时候,他则就会从另一头的楼梯上三楼。我们上了三楼,他则又会重新下到二楼。而我们找完三楼就会直接回到一楼,不在找二楼了。所以,他肯定就在二楼!”6 t9 i# ~0 q; v6 r: j. t% c  |

& f6 C( L) ^3 D5 \/ C1 F  O8.
9 [0 Y4 u4 J! l( O& l1 O2 m3 W& [  {9 t2 H4 e) y7 R) ^2 |8 D( l
钟晨霞叫道:“那我们快到二楼把他给揪出来!”
5 ^. P1 Z4 D' K. ?4 t$ a
0 i6 T2 U* t3 q# E: D) }  E' w陈湖明说:“这次我们要分头行动。苏太和钟晨霞你们两个从一楼东头的楼梯上去,我和杨雪琳从西头的楼梯上去,这样,把他给包围了,挤在中间,看他还怎么跑!”- G) ]4 o9 J  a, H7 M* v. J( W: w

0 V7 U; U) e1 t! {2 W9 x( k7 S于是,四个人就这样暂时分开了,两人一组。
  Z- H$ b1 K( V- _1 y1 o! M3 H' Z+ E
这时,他们都已经到达二楼了。两组人开始往各自的方向查去。
/ R2 e2 H; ~; n! v1 a
. M* K! I' f( [: ?3 ^4 O苏太这边,没有。陈湖明那边,也是没有。眼下就只剩下最后一间没有查了。
- R- i& e; P; [2 D+ A- N' H& m# T( Z, Y
陈湖明和苏太同时把手伸了过去,门开了。但最后一间仍然是空荡荡的,不见任何有人的踪迹。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4 g( x- h# \' E
3 \+ W/ t) x! ~& u% I- J+ y; T( D( a0 M就这样,四个人又无功而返的回到了客厅。这时,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让大家觉得越来越不安。( N/ L: B1 L7 h+ _$ n: ^; r

, D! _% m% p2 q$ ~& H陈湖明看着大家说道:“李鬼肯定是藏起来了!但不知道是在哪一层,不过,只要我们每层都留有人手,就一定能找到他。钟晨霞和杨雪琳你们守第一层,苏太守第二层,我守第三层。如果遇到什么情况大家就大声的呼喊,这样整个船的动静就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了。”
) V0 z7 Y1 N' l4 N# J3 U6 i4 F9 |# P! ^
钟晨霞叫道:“既然李鬼要玩,那我们就陪他玩到底!”
+ y. b+ i- ~! X) Z7 }+ w9 u  a  j% I; i% R' f7 {3 K( ^2 |1 `9 z
于是,钟晨霞和杨雪琳就留守了一楼,接着苏太上了二楼,最后,陈湖明又上了三楼。
( P' K2 C, ~( b
9 x$ D2 N8 R2 L& g大家就是这样静静的守着,希望能听到些动静,希望能发现些蜘丝马迹。但是船上太平静了,静的出奇,一点点声音也没有,风似乎也停止了,唯有寒冷的雾气飘荡在船和湖面上,让人泛起一阵阵寒意。4 X  c' |. h% H. Z* ?9 c7 G: ^7 W

) i& I4 z2 ?- k% E8.) v; [- f- L2 O, y7 u
# T# _9 y- V0 m% M
就这样,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忽然,船下传来了一个声音。  s' w: }. e3 ?+ p; Q1 i
7 U  |: m! P/ F% ^$ z
“救命啊!”
- e9 [: H; W' Z5 D/ m( ]- y3 E- t9 l9 f9 n0 T& i
陈湖明一听,是杨雪琳的声音,不好,出事了。他赶紧从三楼飞奔下去。只见杨雪琳蹲在走道里,身体不停的颤抖。这时,苏太也同时赶了过来。
( `2 {( m0 F, k+ W8 l
0 h2 j2 g2 n/ ~6 q“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钟晨霞呢?”陈湖明喘着大气问道。+ O! Y3 m- ^( _( j# k9 z; p/ j

' ~" L" i4 U/ k9 `杨雪琳颤颤的说:“刚才钟晨霞说要回房间里拿东西,就让我一个人在外面守着,可我害怕,就跟了过去。但我刚过来就看到一个人,不,是一个鬼,托着钟晨霞把她弄到了这个房间里!”* Z( N' w' F2 D1 o: f( \  [  P

6 d& p5 K9 `7 }$ n7 a# R陈湖明推了两把门,但打不开,又连忙叫道:“苏太,快用斧子砸门!”3 L- ]* [4 p5 E: Z* X
5 _7 R$ A9 ^, f. s5 G; W9 d; C' y
“好!”苏太边砸边说道。“这次躲到房间里了,看你还往哪跑!”8 F7 r2 C$ X% k0 a& e* E
: N: B& R( C& [' N
“轰!”门被几下砸开了,三个人一起挤了进去。这时,他们看到钟晨霞正披头散发的躺在地上,早已断了气。' t8 z9 t" Z: N0 G% F

7 H5 z. c; c/ Z8 D6 N3 Z/ b' t“啊!”杨雪琳叫了一声。“是鬼!钟晨霞一定是被鬼吓死的!那个鬼的脸好恐怖啊!”
- E# N( d# `% n! z3 s
$ J, O( C9 k) K, G“那个鬼长什么样子!”陈湖明激动的问道。5 y, v+ l: ]3 [6 z

' N8 e  L: y8 i1 l% [) u6 w“他的脸是绿的,就像是戴了个面具似的!”杨雪琳答道。3 u/ S9 L# X1 k) s* j

$ c( g$ ^9 l, D1 j! W6 l' W& T“会不会是李鬼装鬼吓死了她!”苏太问道。
) h; a: B1 y4 @2 M" R0 O: @" C7 y! R$ }+ U( j
这个时候,陈湖明却说:“其实,李鬼不见的时候,我就在湖面上看到了一具浮尸,但突然间又不见了,我怀疑那就是李鬼!李鬼很可能已经死了!”
3 T1 ^8 N4 B/ @. K; i4 J" A
; R# ~4 t" U8 g7 S; o/ |苏太说:“难道李鬼被这太湖上的冤魂害死了,现在又变成了厉鬼来害我们!”) i9 |2 Y1 b4 x6 f* g- \4 P! C) Q

/ a4 j# t+ e6 N( ~' e# M- A) u9 w大家没有说话,似乎都意识到了恐惧的开始。
: Z; H5 [: y# p1 G4 h( S! R: t: w/ A1 z/ l: `( x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偶尔天空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是一声巨响,让人害怕的捂着耳朵。惨白的湖面泛起一道道寒光,就像是地狱里惩罚恶鬼的滚烫沸水。害怕?怎能不害怕?三个人心里现在想的,无非是怎样离开这艘船,怎么回家。+ ~4 p8 M/ U- [* S/ b9 h5 |
' s1 Z3 b( g6 |0 h: ~3 k1 v) m
这时,已经是晚上的七点,他们不但没有找到李鬼,反而还死掉了一个钟晨霞,下一个,不知道还将是谁。2 [" T/ C3 a2 }! c$ l
. [5 }( e9 G/ C. z$ E1 @
“谁被李鬼抓到了就会死!这是毫无疑问的。”李鬼现在真的是鬼了。苏太觉得,就算李鬼不是鬼,他只是为了玩,杀了他们,他爸那么有钱,也一定不会让李鬼坐牢的。他忽然感觉自己和李鬼是那么陌生。原来他和李鬼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一个是富二代,一个是老农民。他们只是普通同学关系而以。苏太越想越害怕,他能感觉到,李鬼下一个杀的,就是他了!
& a8 f; f. [! Y: a1 m* s7 I; o$ n6 c2 a9 O( p, e7 O
9.% k0 S5 U, G0 x2 G4 s

) l8 w8 x" W" c0 a8 p% c* a他紧张的观望着四周,右手一直不离腰上的那把斧子。他随时都能拔出它,然后狠狠的给李鬼一击!不管他是人是鬼!他的目光就像警觉的猫头鹰一样四处观望,当他扫射到天花板时。忽然,他看到那缝隙中似乎有一双眼睛!黑呼呼的正在盯着他们看!: N$ Q; S/ B2 l' \5 z
5 d/ a8 a: L) y& j
“鬼!鬼啊!”
% R% F+ `( l) a& b) N) J& t
6 e; j5 O0 G2 L& V大家吓了一跳,都朝着天花板望去。而这时,那双深邃的双眼早已不见了。1 X6 M9 E! l9 j- V+ A* d

* u' r/ S2 t3 ]. e( S5 c“苏太,不要太害怕了,我们一定会没事的。”陈湖明安慰的说。
$ Z! r. u  a) Z# N2 {/ p; z' R. L5 Q7 P! L1 `7 z# W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们就一直坐在客厅里,不敢回房间,不敢单独离开。但是,始终还是会有些情况发生的。' |( A5 |4 D" Z* M

# w) k* f6 g7 h8 {5 A“我想去一下洗手间。”杨雪琳说。3 a5 Q$ q9 k9 n" y9 a
  _4 I/ c& B' d) A. N  n  a
“我们陪你去。”陈湖明道。
$ M( {: ?: t! H  r1 F- z- |8 Y- {4 w/ p
) n: Z. D# C; v3 ^- {9 |“不用了,这种事情,我自己可以。”杨雪琳害羞的说。
; ?0 j" ]4 M: B+ p6 H4 K0 O. P
$ g. h; F  I- f. j  K; F1 s: w“那,好吧,你快去快回,如果有什么情况就大叫!”8 Y/ [* K1 v0 \

- O. m: ?3 ]. }“嗯,我知道。”7 S+ l" \3 |  p! K

9 J4 Z0 f0 ^% s6 R5 \- b慢慢的杨雪琳独自离开了。这个时候,陈湖明却靠了过来。
% r  @5 v  b+ r5 d, U. E
# Y" P' R4 B& B, f8 h5 i& Y“苏太,我觉得…?”# p4 ~+ B; h6 u; v9 I# K

2 J/ a; D1 U4 F  w. N+ U6 e2 @% o& C“你觉得什么?”苏太疑惑的问。. ^& y8 [5 G3 ?5 E0 c$ {

5 W1 U6 |6 f' u. B. _7 I: X/ w“我觉得这个女人很可疑。刚才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什么事都没发生。可就在你上了二楼,我上了三楼之后,钟晨霞就死了。而杨雪琳却说她是被李鬼的冤魂杀死的!我觉得她在撒谎!”
& M( ]& i0 o, B
! X! q4 E) p* j  O1 J# i& E“不会吧,杨雪琳没有理由那样做。”
2 Y  l$ B* {& T0 {
0 `: o! Z' \# g4 O2 S# {“怎么不会?你难道不知道她们俩个都暗恋李鬼吗?她们之间谁不想除掉谁呢,这次又刚好是个机会。因为钟晨霞死的时候,你在二楼,我在三楼,只有杨雪琳和她待在一起!”
2 O% h+ q/ z1 P: c( z7 c7 _- B; f# \  H$ f9 R; t8 l) Q
“难道真是她做的!”苏太也相信陈湖明说的了。0 K* G* _' _' y/ C% `2 P

" B. n0 i. S* x; l- t3 x“她怎么还不回来?”苏太叫道。) l! y/ G' a8 i& R5 w% i8 e
3 ?& g  \6 R: R) D
“走!去看看!”/ v0 q8 H& C/ A4 }* {$ b
  V9 A& x% \: ]/ E6 ^
两个人马不停蹄的来到了洗手间,然而这时,洗手间里却静静一点声音也没有,两个人站在外面也不敢轻易进去。只好对着洗手间里叫道:“杨雪琳,你在不在里面?”5 D( n; X5 X  X  s

6 I( L0 `5 B: ^  r9 x仍然一点动静也没有,没人回答。两个人在也控制不住了,一下子闯了进去!果然,里面空无一人!8 @# ~0 W  U7 t. Y1 Y* W0 p
2 l* ~4 i" i2 q* D' E
“看来她真的是做贼心虚,躲了起来。”6 @) c0 _5 u/ U  @! y- z

1 k1 M) P( n; Z* t3 h7 {; l! j: v“她知道我们发现了她杀钟晨霞的事实,现在可能要暗中对我们下手了!”' k0 P3 u3 t9 q3 L7 \
/ n' U. k: l3 A2 O$ t' `, a1 m, d
“走!我们快点回去!两个大男人还怕她不成!”
) r% j; F: \3 T& w; P3 h, n* g$ b& o
苏太提起了腰上的斧子,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陈湖明紧紧的跟在后面。) m# a; w; m/ _8 ?% _
' w6 S6 K6 D- H# d+ p9 ~8 u
苏太边走边小声的说道:“等下看到她了怎么办?要不要先杀了她!”+ R) E6 M7 u, P. {% a" l# {7 s4 G
! |0 P' s8 ~" y
这时,陈湖明却没有回答,苏太似乎感到背后有些凉凉的。他回头一看,陈湖明居然不见了!空空的走廊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就在这时,一楼的灯光忽然全灭了,整个走道一下子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d* }3 ]' y# n" i) H
5 C2 B# `3 O4 N2 q- Y
“啊…!”
3 a* x( o. @4 S2 B' w9 \( z
6 `& I; a8 m* `: u5 a苏太被人从背后打了一棒子!他吓得拿着斧子四下飞舞,这时,一个黑影正在靠近他!
  E7 j* x1 S( |2 V1 d3 k
! {7 m) M) g) r- C9 A: W( |" A3 Q“是谁!是谁在那里!”; e( S# l5 b; B4 E1 l" X" T- y* N- w
2 b" B6 g' D5 L' d8 w: {7 u
只在那黑影一闪,躲了起来。苏太举起斧子又朝那里劈了几下,他撒腿就跑,这时,他才发现,整个轮船的电全都停了,一片漆黑。看起来就像是一艘幽灵船一样。
9 K) q9 u( I8 K/ R- ?6 o
' H+ S1 F, O0 w* B$ f# e苏太直接逃到了甲板上,他怒吼道:“你到底要干什么!想杀我吗!快出来啊!不要在躲躲藏藏的了!我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我现在数到十!活着的就都给我出来!十…九…”
/ m7 P. L; g+ N. ?; ?
' u0 A3 a& Y- g; ^) c/ r  \0 [1 X" C" U“啪…啪…啪…啪…”
$ n! H, e2 z) ]0 p. G2 [6 }. b5 @' m/ Y; c5 r. P) e
楼道里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就像是有人在下楼一样,但不是在用脚,是用手!1 W( J( T4 D8 E7 b1 M" c4 s: @
* k8 q$ i4 ?6 F5 Q% N% T
苏太紧张的看着楼梯口,果然有一个东西滚了下来!那居然是钟晨霞的尸体…她双眼睁的大大的,正看着苏太在笑!苏太吓得不停的往后退,心都提到了嗓子眼!0 r! @0 Q4 g1 r6 f

" R3 X) }! X& x; ^6 M4 R那个尸体停在了楼梯口,她不动了。苏太拿着那把斧子就跑。2 N- M% {/ E( {$ C, X* s. _

, G' F% |( @+ a4 [; W! i船上一片漆黑,他不敢点灯,不然就会暴露自己的行踪,刚才自己一直在明处,现在刚好借着黑暗藏身,可以躲到暗处。
5 Y- G$ i: ]. ?9 R2 v9 |
& \- R" a- v& q11.
8 A2 b- C1 A* e- r7 R. B+ v8 M( e+ o  x, g" Q
苏太很小心,走路的步子也放的很轻。慢慢的他走到了洗手间里。这时,他忽然看到一个人!是她!杨雪琳!& t9 G( E" X7 Q1 D) v

, J  n% v6 x, g0 c2 C“钟晨霞不是我杀的!是陈湖明!”杨雪琳激动的说。
# f4 x( a/ I$ r
8 A- f/ c. N2 \- B: U“你说什么?”
8 y: k1 m) t3 v. H1 ~
0 q. r# y  _! V“其实我刚才并不是看到鬼杀了钟晨霞,而是陈湖明!但他一直都在,我就没敢说真话,我怕他杀我灭口,所以就说去洗手间,便藏了起来,钟晨霞真的不是我杀的,你要相信我!”
. @. ?7 y$ Q3 T4 B, @' P9 M9 C$ F9 t
“你少骗我了,陈湖明一直都在三楼,他怎么杀人!而且,他为什么要杀钟晨霞?”, L0 e( N9 c; t. N8 D$ x$ G! R
# O& O7 t* c# P$ Z
“陈湖明绑架了李鬼啊!他怕走露风声,所以就要杀了我们!这个船上有密道,他就是杀了钟晨霞,然后在从密道里逃出去的。你别忘了,第一个发现李鬼失踪的人就是他,而且让我和钟晨霞看守一楼的人也是他!因为你一直拿着斧子,所以他不敢轻易对你下手。刚才我看见他走在你后面,又关掉电闸在暗中袭击你!”# D: k4 j/ D  O; C
! H6 P9 ]& S5 t# `
“你说刚才偷袭我的那个黑影是陈湖明!”
1 W2 Z% c. Q) P: J3 n4 D7 W6 L$ h1 A4 P
“嗯!这一切都是陈湖明干的!我知道电闸在哪!我们去把它打开!然后在想办法对付他!”5 x" d( e" i8 Y3 C; w

3 L& g6 n! W( x4 z0 K% S$ D杨雪琳接通了电源,整个船上又亮了起来。苏太拿着斧子,往走廊走去。这时,陈湖明也正好走了过来。# z- y/ h! `5 d

0 ~6 `/ h& [5 Z; J& l* h* H“陈湖明,你刚才去哪了?”
0 I0 w; Y6 ?3 e
" I* `$ E5 I. ~  n2 {, {& s“噢,我刚才跟在你后面,忽然发现灯全灭了,就去找电闸了!”$ d) E. n) T" S/ f# c8 n: U* h% M4 ?

5 e- q. P1 W# j' H# _) v“那我刚才在甲板上大叫,你没听到吗?”/ D/ X! ?7 m& F( {  t

( L. L9 p/ S7 |2 E+ }3 S8 {+ n/ Y“没有啊!我一直在这里找电闸,现在不知怎么又亮了,呵呵!”% J$ b" V* ^/ O9 }, x
5 Z: D9 O$ N8 e$ C$ G, C
“那你手里拿的什么?”& d5 H2 Z+ s- |  p( m( |" j

8 m5 s4 \$ ~1 i+ K“噢,刚才太黑了,我用来防身的!你怎么了?”
! X& B* j1 m2 z* e# {
0 x# Z( ?/ [1 i, s4 L3 P“是吗…”
! }9 V  l1 L6 z! z8 k7 p- s- ]% X7 n5 ~. v
陈湖明和苏太说话没注意周围,杨雪琳一下子从旁边跳了出来,用铁丝勒住了陈湖明的脖子,苏太又一斧子劈了过去。陈湖明连话最后一句话都没来的及说,就两腿一蹬,死了,俩个人又把尸体扔到了湖里。
9 `: F( B! r7 o" H8 w: j; R; ~" T% n8 [3 R6 n$ V+ H
“苏太,你老拿着把斧子,手不累啊!”杨雪琳关心的问道。
; S0 C$ g; l4 Q
- C, z" g. {, v3 `这时,苏太突然把斧子架到杨雪琳的脖子上说:“你难道想用铁丝把我也勒死吗?别以为我不知道钟晨霞是谁杀的!她那脖子上细小的痕迹,分明是被人勒死的。就凭你刚才又用同样的方法杀死陈湖明,我就知道了!”6 T( X7 N5 n  y+ O5 e$ `

$ ?5 h! L' H  T“不是!这真的不是我做的!”  W4 C" z6 @% [
: m0 b( \* l+ l
“不用解释了,我是不会心慈手软的,大家来到这船上都是有目的的!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鬼!是我们自己心里有鬼!”
: N0 |. @  W  f2 i! L" d4 Y
2 Q% j6 B+ k' b5 a3 ~" C“你在说什么啊!真的不是我…”
8 }5 m) F( s' t- g) a! ^7 t) S9 F( e! F2 F! M5 @: g# A1 M
苏太使了很大的劲,把杨雪琳整个头都砍了下来。他把尸体托到船边绑上了一块石头,扔到了湖里,他刚才处理其它人的尸体也是这样做的。
" J: e4 G3 H% b
; J& w3 @& w, J他恨他们,他恨他们这些城里人总是欺负他,笑话他胆小,他曾经追过杨雪琳,但她嫌他家里穷。现在,所有伤过他自尊的人都死了,他太高兴了。
) @, f! b9 P! R2 n  H  I8 A9 L( E0 Y3 X: a3 H* H2 ^
苏太正在看着那静静的湖面。忽然,背后传来了一阵鼓掌声!. _7 x3 ^: J& Y+ M
1 l: g- }- Y7 Z! u( ^
“好!好!苏太你做的太好了!”$ b# Y1 d8 q( B, C

5 Z& m7 a2 @, [" p8 T# A苏太听这声音是那么熟悉,他回头一看,一个戴着鬼面具的人正站在那里!) l: a$ b' b3 a4 [  N
- m/ F& J" F( n: d
“李鬼!你…”苏太吓得说不出话了。7 ~5 c8 t; C+ ]8 L8 w; ]! s

7 u8 G9 Y! q3 {6 Q& g& V6 b9 B: b“你放心苏太,现在其它人都已经死了,我一定会重用你的。”3 ^! q5 E- _% C4 f) u$ U0 H
. z2 f8 o/ c5 k6 z4 }! f+ Y- B' f
“不!不!”苏太惊慌的往后退,却一个失足掉到了湖里。李鬼跟过去一看,苏太早已被冰冷的湖水吞噬了。. \0 |; V0 t6 Z9 ]2 W

  s0 q7 f1 P+ d) G" ]9 ?他取下了头上的面具,笑了笑。“这个死苏太,原来还是那么胆小啊,呵呵。”
3 }( @7 V7 E) Z+ S$ Z+ O# e  A4 k0 f3 l7 I# G/ v/ Z
原来这个人不是李鬼,是钟晨霞!她是学声乐的,可以模仿李鬼的声音。对,她没死。她本来是被杨雪琳勒住了脖子,但她脖子上有一个十字架,刚好挡住了铁丝。于是,她就假装断了气。她从楼梯口爬出来,想吓死苏太的,然后在对其它人下手。没想到苏太却帮了她的忙,杀了陈湖明和杨雪琳。她现在装成李鬼的样子,是想接近苏太,然后在乘机下手,杀了他。没想到苏太见到李鬼会那么害怕,直接掉到了湖里,都不用她动手了。她太开心了,她拿起了船上的卫星电话。' b$ b' T1 b" o2 N$ M

0 z% a: n# c& c4 B- `' v2 y6 s“喂,李鬼吗,你快出来吧,现在所有的人都死了,你答应过我的一定要办到。”$ I# B5 N2 L* \! |* y/ @

7 g! P3 j5 T: X% U这时,电话里传来李鬼死死的声音:“好,我马上就到…”
9 }2 m4 W4 x/ t1 o
% [0 b2 r$ N6 K0 c: ^李鬼是他爸公司的总经理,他一直想在四个人中挑选一个做他的助理,但却迟迟没有下定决心。每个人都想得到这个位置,而钟晨霞既想得到这个位置,又想得到李鬼。现在,她终于如愿了。
: I8 S$ c/ |# l, R3 O9 q. C/ r* u4 n% p5 v% V/ G. a" n/ @
钟晨霞正开开心心的在船上等着李鬼。但她却没有发现,湖面上正有一具浮尸慢慢的漂了过来。他湿漉漉的爬到了船上,走到钟晨霞面前。这个人面色早已变的惨白惨白,身上还不停的向下滴水。
0 W5 k) Z5 e) y% E% _
/ \- T! _9 s7 M6 q# r, p“李鬼啊,你刚才藏在哪里的,能让大家都发现不了,你还真是会藏!”钟晨霞好奇的问道。
; A) b. p8 O5 t% e8 K2 }3 ]$ s. i
* W  p) E) \& q1 }" b8 P1 O“我一直都藏在水里…”李鬼答道。/ o8 ~5 v$ L! e0 ~
5 k5 W8 f  J: i. U% _; ^2 z
“水里?”! r  Q: Q" _3 ?9 N
+ n( w6 h9 E" v, d3 w" |% _
“刚才你假扮成我去接近苏太,你知道他见到我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吗?”
. Y1 L& ~# }* q' O3 V- F
. n( [& n, b; W* a8 m这时,李鬼一步一步的朝钟晨霞走了过来。钟晨霞一看,李鬼的脸整个都肿了起来!上面的头皮也掉了,整个脸是那么的腐烂!
& g. v; s( h' w& \! k! L  D* P8 `4 d/ j7 A
“因为我早就被苏太杀死了!原来他并不在乎那个助理的位置,他是那么的恨我们,一心只想杀死我们!在我们刚吃过饭的时候,他就偷偷的进了我的房间,然后杀了我,又跑回自己的房间里假装睡觉。嘿嘿,其实我一直都在湖上漂着,只是你们没有发现我。现在他们都下去了,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走,跟我一块下去吧……”/ ?. S# H! W1 c

7 C- D' J! H6 l: b5 M7 ]: \
' d0 m" ^: I2 ^' q( c
& q+ Z2 }+ b4 Z$ d
发表于 2012-10-17 12: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故事不错,不过,听着很熟悉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7 19: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4 10:2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愿我的一切功德回向给十方一切众生 希望十方众生早日离苦得乐、往生净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9-17 15:0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