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967|回复: 26

[长篇连载] 《Eskey灵异事件簿》一至三十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 00: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Eskey 于 2010-1-2 00:54 编辑 % K7 l6 {/ h  X: k; }7 d$ W

2 A3 i" M2 Q9 V5 o; y) D7 q: ~为了让大家阅读方便,我现在将自己所有文章收集进本贴!望大家继续支持本版块!) G5 M+ _0 _; I, g4 h
============================================

: U) ^; c( B  p+ d
9 d& N) v/ M6 D; x, I  l  S
) u% i5 [- t% B# K6 T2 v6 C
% P8 z8 C# z9 a
Eskey灵异事件簿-01(幻听)
6 Q& j. J" P2 m当事人:Eskey1 m$ p2 v' O$ c/ K, Y3 x. b
事件地点:北京某印刷厂内/ {3 E! @' P# ]+ m# O4 _, d
时间:2007年9月6号
, _! f' k! D: m7 e. k* c

! m; s" O4 E9 F9 p" U【正文】4 `6 r" q! _8 A* M8 ~

$ H( b; e% Z* P2 y( s以下是我做了充分的准备之后,才决定和大家分享的一件事情,希望大家随时提高警惕,小心那些看不见的东西。- J8 P( g, S* m% v6 h

3 f1 }% X# b: N  @: ^: n
2007年9月,我为公司设计了一个系列的产品包装,因为是公司今年的主打产品,所以在包装设计上比较下功夫,不但要美观,后期工艺上也十分讲究。+ Y: m/ T/ Q2 n
- s2 Y1 [8 j% \# A
设计截稿之后,我一直穿梭于公司与印刷厂之间。
* X- u! c+ S+ t) q! e2 P1 N! U+ {
, ^2 b$ C0 o3 `) a+ {7 i+ L" D9月6日所有的工作到了关键的时刻,我被派到工厂监督产品的质量(因为做后期的人玩忽职守,被开除了,所以我暂时接手后期监督的工作),这是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夜晚。连续加班让我身心疲惫,眼窝深陷,目光呆滞,灵性全无,只剩下最后一点力气,支撑着身体继续工作!
* {) D0 \. l, S+ m* W5 H
6 R* K' B& F4 z4 i& e

9 l9 r+ e5 B. u0 w我很早就到了工厂,这工厂在北京30多年了,是行业里知名的元老企业,有着和企事业单位不同的工作氛围。

1 T  e4 {' E( o2 O8 Z3 X. w ; G" j% Q7 T- \9 ~- ?6 ?
我的这批活儿晚上8点要上机,我准时赶到了印刷厂,走到工厂的机器前面,忍受着噪音,趴在印刷主管耳边喊:5 F6 [: G7 `1 ^4 D" B

" x6 }+ N+ I/ h/ y+ _' |% ]【我今天晚上恐怕是走不了了,你们什么时候做完,我什么时候离开!】【那我给你安排到客户休息室吧】主管大声喊着。
6 w! H" n" P: ~7 A9 `' Z9 M+ B6 N 1 C" k6 L# Y& i0 `5 U* ~( [
休息室!听了这个词让我心里一暖,心想,总算是有地方呆了,不然,这漫漫长夜真不知道怎么度过呢!
1 [. N! |4 \" ]7 D- E
. E6 Z/ P' s0 ]8 H我们和这位主管走出车间,他打开了印刷车间对面的一扇小门,里面是一个没有窗子的房间,空间很小,有一张很大的床,灰白的墙壁,角落还挂了些蜘蛛网,像极了精神病院的单间。
" V, f, C9 h, n3 [8 ~
5 K: f! x( l8 }; o他将我安顿好,和我叮嘱,让我不要乱走,因为一会二号产品开始做的时候,他会来叫我签字,我不签字确认是不能开始工作的,说完他便转身回车间去了,这时已经晚上9点多了,我开始在房间的床上小睡,不过我根本睡不着,因为这个休息室离车间太近了,噪音特别的大。
- q( [- P. _6 Z" z# D
0 o% x$ l+ b3 ~  z: L; B8 }/ x
无聊的我忍着噪音,望着灯管发呆,本想将门关上,但是这个房间没有窗户,所以也只能将敞着门保持空气的流通。
1 B' u: H+ b' o- N0 Y2 \ 6 i; C3 i0 s  `
呆了一会,我来到门口抽烟,心里抱怨着这个无聊之极的夜晚。 $ Q- j1 L6 S+ F7 V/ R

+ s# }( z7 K; ]8 q* k
' L, E, u  w7 [0 M3 D

- l4 ]7 N3 v% X; _突然,我的眼皮开始乱跳了一阵,我在心里一直念叨:“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可我是左右一起跳,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我熬夜太多上火了?
1 O9 O8 A4 _* M0 G: X# S' w1 [9 H8 @; ?1 u( X
我手里的烟抽完了,可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扔掉,想了想,干脆就扔墙角吧,踩灭就好了。想完烟头便被我扔了出去,我刚要去踩,突然发现那个烟头居然自己立在了那里,就在墙角,像个士兵似的笔直的站在那里。
$ `; z  W  W* ]& E, Y5 r: I5 p3 j
) z; I' K# T9 K* `1 `

7 L, S1 ~4 T$ U, g7 G/ m8 q* d" V老人们常说,如果扔出去的烟头和火柴站立着,那一定会有些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三号产品已经上机器印刷了,此刻是半夜1点多了,其间,我去了两次车间,查看小样,核对颜色的数值,但回到房间里,我还是没有办法安心入睡,这该死的噪音真叫人烦躁。我只是呆坐在房间里,看着门外挂着的灯,昏暗到快看不见它的存在。, v1 y: C( [- l! z9 G

- {' Z& u9 U1 Z  ]
( @  Q4 U$ T2 m+ g9 g
休息室的右边是向上走的楼梯,楼上是其他的车间,这破楼一共三层,来得时候我有数过,具体上面是做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休息室的正对面是一层的车间大门,每次有人从车间出来,那机器的噪音就会随着门的打开,也变得更加的吵,我真的很不多将车间的大门从面外反锁上,不让任何人出来打扰我。
; m7 M* L* C# M  w( Z
2 k4 h% ]5 K( [7 c& l$ `我想来想去,心情越来越烦躁,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拿出了我的PSP,偎在床上打起了游戏。当我玩的正爽的时候,游戏机突然没有电了,我觉得很奇怪,明明开机的时候看还有3格电呢,怎么这么快就没有了?天啊,真是烦死我了,怎么感觉有点诸事不顺那意思呢!6 R  P8 M) t9 m! X; }( T( k$ F- f( Q, ^

- F! g5 {$ k9 t* ]  ~此时,我的注意力都在游戏机上,对后面将要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 h8 m8 J: {' B7 Z& X$ M

3 @- f3 j1 `: ~+ R0 A0 }我把游戏机启动了无数次,它就是不给我干活,真是气死我了!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见有人说话
) I7 m- K7 V2 o1 _# a
* E  P- R0 J- _) s5 o$ o
【小伙子,能麻烦你来一下吗,帮我个忙!】
8 ]3 M. B; V( w% @
) t/ O9 A" h6 c# S+ U: t" X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的,听声音的方向应该是门的右边,也就是楼梯那里。
2 C% l. D- ~+ ^! K6 E) } 2 Z% I( Y8 l5 H  h  e) D# n
【哦,可以,来了】我起身回应道。
* p: ]3 w* Q2 q  C! @8 R' V
5 A9 P  n) Q9 O; J- Y3 F' d虽然我嘴上是应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挺纳闷的,这么晚了能需要我一个客户帮什么忙,他应该还不知道我的身份吧。此刻,我猜想这个人应该是在楼上加班的人,因为我的房间守着楼梯口,这几个小时里,好像并没有人上楼去,所以我猜这个人应该一直就在楼上的。
; M2 t$ b- ^/ ^1 Q; b, X6 r9 A4 ?8 T% B
我出了门,右转上楼
8 M; P8 ~. U; P2 A, B! ?( Y+ C; B【我说您在哪里呢?】

! Q$ ?& Y( H" I. `   ^' U4 s. {8 M; z$ j5 I5 u
我站在漆黑的楼道里,抬头向上喊,顺势便往2楼走,我努力探着头,想望见那个叫我的人!
- {$ R; R& Z; V/ W
3 I# X' b! Z/ B+ ?6 w
$ O" L8 N6 f1 \  v& e

2 t3 e' b; I" q/ @& M: L【上来一下,上来帮我搬点东西!】那个女人想我喊道。
2 h/ g3 G; K5 ^/ B 6 D! D: k( b0 ?1 o7 D+ V
她的声音从2楼传来,其中还夹杂着楼下车间传来的噪声,但是我还是听得很清楚,那是个大姐的声音,大概30多岁吧,我想她应该是这厂里的工人。
/ B8 j% |7 i) a3 {" u) |  R( r ; d# \4 A* z9 f5 j
看来,和我一样的人还真不少啊,都在加夜班呢!不过我还是感觉有点怪怪,我发现这大姐脚力还真快啊,刚才声音还在一楼呢,这一下子就到2楼了,我这大小伙子迈好几个大步,才到1楼半。
5 v/ w' N3 @/ R5 h4 w 5 d, a. J  S* S0 \" N5 k- J2 o
【你上来阿,在上面!】那位大姐开始催我了。" M5 B9 z% Z  C9 p  {1 S( b* }# _
8 {% N* w8 c, O4 k' q+ e
我加快了脚步,再走两步就是2楼了。可还,我是没有看见这位大姐,我估计她大概已经在2楼半了吧。这时我又快走两步,突然,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 d; C9 [6 D7 P6 q
" v# O& a/ a! j9 W. D9 W【来了吗?】7 L) t6 l& {* j, d, ^3 S
3 m6 a7 t2 [, F/ y8 e
这也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那声音的位置像是在3楼,又好像不止3楼,像是在5楼或者6楼的距离,她在和我前面的那个女工人问话。
. t1 v$ x8 R; `0 c3 U+ e- L( q* R& I4 ^9 ?1 d) j- B: a4 w
【来了来了,这就来了】
  w1 X9 F1 T( `# K' m: k
) a/ m0 s8 y% J+ ~& l8 Y0 i我前面的女工人,很不耐烦的回答着另外的那个人。
这个时候我已经到了2楼半,此时我停下了脚步,我往边上看了一眼,漆黑一片的厂房车间,空旷的感觉有点吓人,但是叫我更害怕是,就这两分钟时间里,我居然没有追上一个女工人的脚步,这还真是奇怪阿,不过帮人帮到底,我还要继续往前。8 `4 M( ^$ C5 n0 Q; J
; n2 ^/ a! L* R' o8 l% E7 q
当我正准备一鼓作气上到3楼的时候,突然,口袋里开始不停的震动起来【嗡嗡~~~】原来是我的手机响了。
2 [& E7 l3 _* J* b3 X/ N  W, b" s2 |& E' Q; n6 D' O

! k( i, C/ d% N9 G  v7 e9 f# U2 Z我马上接听,是车间的主管打来的7 c# p5 O6 z7 s9 n  T' H
2 K! W/ z5 A4 N7 e* i' O: n' m7 A
【您好,您在哪里呢】8 g* w2 B8 }% Y5 E
7 h2 D5 O3 d( j% {8 g* n& a
【我在2楼呢】2 _8 I' b7 o# D& j/ m! |
: x6 a$ ]0 k2 n* p
【您去2楼做什么去了】
- I* d' Z* D3 c3 z
0 m- M; M) h1 A( a; W, O【你们这里的工人叫我帮忙】. C% F& {' p! b& m$ D
1 z6 A: U6 p1 m" V" e7 b# e" T. v: [
【快下来,那里非工莫入的地方,里面有高压设备,你别电着】主管有点着急了。
【可是。。。。哦。。。好】0 c- u5 b; ]) O. n* O# {9 ]
/ F  s) m7 k# b1 p, n
挂上电话我对着楼上说了一声:
【你们主管叫我下去,不好意思啊】* e/ b, i& Q, r2 t, C5 T! F' s

8 Q- h. m' Y; T6 _
楼上没有人搭理我,反倒是从下面来了脚步声,原来是主管来找我了。
1 u8 z6 `4 O& c& _
* x9 N* ]' X" [/ H, ~* D- |/ O我们见面后,他赶紧就把我拉去车间里看产品了,印刷机边上几个工人正等我签字呢,我花了十几分钟确认小样,交待清楚以后,我和主管走出了车间,我们走到门口抽烟,一边抽,一边闲聊,他问我:
, h" E% B% ~9 I' j$ M. u8 u9 E$ W
8 F/ l6 j6 M& ?2 F% g
【你去楼上做什么了】

1 m/ U2 G& U* [2 o5 f

: u* D* A% H7 D! T0 o) q* K【你们上面有一个,不是,两个女工人叫我去帮忙】
7 ~: Z$ b$ A% n

$ X0 e# y; b# b# r【你睡迷糊了吧,楼上哪里有人,早就下班了】
3 g$ G! X. f3 X* \, d

; g& V! J! H; f+ h【不会吧,是两个女工人,我在房间呢,突然叫我让我去帮忙搬东西】
! A9 A4 P7 \5 x8 j3 X# v) b
# s6 b' p) c* z; |% v
【不可能,谁让女工人加夜班阿,我排的班我还不知道吗,只有一楼才是车间,2楼3楼都是放其他设备的地方,和一些后续工艺处理的地方,那种地方没几个人,也不是很忙,下午5点就都下班了】他说完这句话,沉默了一会。
4 O( \# q9 l, s

& X* s5 e8 H0 \" P( J6 q
【你没和我开玩笑吧,搬什么东西】他神色有些紧张。
" ^1 C, f8 S- s% Y- z
$ k+ e4 |! m/ W) ^9 e( J# i
我严肃的看着他,对他说:. T  o' u; z/ m! ?; n
# S" z6 ^& d, v' l
【我还骗你不成,上面黑了吧叽的,我没事去那里做什么,真有人叫我上去】/ |5 @$ b& W) f' J. b/ L
% d3 j! Z4 W3 a* F8 i5 y2 B
【我kao,不是进贼了吧,我去把保安叫来问问】说完他就往保安室走去。
/ N+ B# C  z6 r1 w( a: T4 L5 Y
# t7 ^& Z  X. n% E: J) s+ a
主管叫来了一直在门口把门的保安小伙子,问了问刚才有没有人在楼里进出,保安把每个人进出的时间和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发现根本没人进去过,听完我们俩都有点发毛,觉得这个事情有点怪。) [2 a9 G# a+ w6 G

1 `9 |% n) u6 d9 P2 `7 y保安队长也被叫了出来,他在出入登记上看了看,打卡记录显示,全部女员工在5点前后就都下班回家了,并且都是从正门出去的,工厂里应该没有女员工才对。
/ I8 p8 D; c0 w% m0 O) o4 L! F
1 z4 E( i/ }5 e$ \' z" l$ w1 R
凌晨3点多,值夜班的领导闻讯赶来,看完打卡记录,他便派人了一队人上楼去查看,总共7个保安,另外还有主管、厂领导和我。

+ J! e' e  M' \* H- `9 \7 Z5 p  | 8 P% e5 p& d3 T' H
大家先来到2楼查看,里面是很多大型仪器,检查要很小心,我和一个保安在走廊站着,他们几个进去了搜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大家又一起到了3楼,还是我在楼道口把风,他们进去检查,结果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6 H6 Q  e( e8 t/ d6 I/ I+ F& E, p
, g( I8 |- s- N' M! p8 t大家从楼里出来,保安队长便打电话给派出所,一会功夫警察就到了,他们找我问了话,我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也没有做笔录,只是被嘱咐发现有物品遗失或者损坏,请联系派出所。
! e, a! j2 t# |7 m) Q

# b1 c. O/ k; g! [  y- [那一晚我再也没有睡,就在保卫室边上和厂里一些老工人聊天,听他们分析刚才的事,大家有重重的猜测,其中一个人说起了一件让大家都后背发凉的事情。
9 N! v  E- w* g, p2 m
5 n) i5 o  `( Q. B0 t! Y
听说在15年前这楼里死过人,那时候这个楼刚刚建成,突然有天来了一个道士,愣说这个楼风水不好,不久会遭“雷劫”,会死人的,让厂领导在楼顶上吊起一面铜镜来,镜子要朝着西南,这样便可躲过一劫。
* Y" ?. K4 J; }" F8 o* {0 r
- q$ r& J6 e' i& d但当时没有人在意道士的话,还指责这个道士传播封建迷信,让保安叫他赶走了。不过厂领导的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便决定竖起避雷针,以防所谓的雷劫。叫人惊讶的是,在这个道士走后不久,真的发生了悲剧,那天有几个工人往楼上搬机柜,他们想了一个办法就是从三楼吊起绳索,把机器一台一台掉上去,但是中途不慎脱钩,甩起来的绳索带着钢勾,将3楼上的几个工人拖了下来,摔到了一楼,几死几伤现在已不能考证,但是后来有人打听,所说的雷劫其实不是指打雷,而是说金、木、水、火、土五行之灾,所以竖立避雷针根本没用……听到这里我实在是不敢再听下去了,赶紧收拾东西离开了。! ~( f: u+ F6 m3 W3 s: ]$ O
& }; n8 d% w2 q$ t" K
这个事情不能想,越想越怕,我一闭眼就会想起很多细节,比如女工人上楼的时候没有脚步声,明明楼只有3层楼,却听见那人像是在5楼的距离喊话等等!

: T: Y+ P: X  Y+ D

* Y3 E7 }- k9 F& C# [+ c+ v9 w这个是我9月6号的奇遇,有人说我是大难不死,有人说也许只是谁想和我开个玩笑,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历历在目,让我我控不住的联想。

5 Z$ n7 J0 g% o) C% _& v% [8 F% M, ^/ V1 O8 |" T" }2 j
当时我对于灵异事件还了解不多,听人说,那些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和我们人类都在一个世界里生活,不过我们是am他们是fm,大家属于不同的频段,所以互不干扰对方,不过在人时运低的时候,比如身体不适,走背字,精神恍惚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遇见他们,所以大家最好每天都抖擞精神,小心警惕身边那些看似正常,却又蕴藏着危险的状况!
( K  y3 }* W# N. [# L" H
8 m; @9 H/ Y; h4 ]7 ?4 V/ k
--------------------------------------------------------------------
) e5 o; Q0 k  G0 r
3 C/ R6 R7 I0 T: p; d# M支持原创转贴请注明作者Eskey

0 L9 c8 C9 E2 s; P; N(本故事集,经几百位灵异体验与濒死体验的当事人口述记录,内容来自当事人亲身经历,如果您有相关经历可以与我联系,讲述发生在您身上的事情。“研究灵异不等于迷信,请您端正态度,关怀边缘学科”。)

/ O& J; U% B( Q  b
( U9 C' v: t+ z; q. @3 y

' u, O/ M4 Y# ]$ u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00: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skey 于 2010-1-2 00:33 编辑 9 ?# `2 R8 F  N$ f0 e2 B
# o' z5 u6 ]5 p/ l* `# y; A6 m
+ f) I, L( Q, v) T  M( M6 O
Eskey灵异事件簿-02(墓地遇险); q* F% N) ~: F' B: i
当事人:范先生

/ j8 y0 @& `; w$ F4 e事件地点:河北枣强
1 K+ d! P" x- j5 t时间:1998年
0 Q2 j1 I" z* L
【正文】, l6 I8 `; C" [5 a
在北京打工的范先生,加了我msn。
# K- w3 \0 \! F+ u1 B他开门见山的说有一些故事要告诉我,希望能和我聊一下,后来听说我们两个公司离得不远,就这样,我们决定下班后约地方见一面。
1 d# V6 i% K4 E( N' l2 ^
; `! @5 h- X  |; Y! q/ q; d+ o3 H1 K: b我们到了一处餐厅,简单寒暄了一下,点了些吃的后,他点上烟,开始给我讲述他的故事!
) K; N' _# ?3 O" N

$ k9 @. V+ q* @2 Q9 U范先生说:【我是河北人,河北枣强的。小时候我就老听大人们说什么鬼阿、怪阿的事情,但是自己从来不信,也都没有当回事。不过我18岁那年的一次经历,真的是叫我不得不相信这些东西了!】
* U* w# T- ~4 I  u1 }; V  v  d( \ % T) n( Q- [. U9 ?/ C
18岁那年的春节,全家人在一起过年,因为大姑身体不好,一直腿脚不方便,所以没有来跟大伙一起过,她自己在家,只让他的姑父和表哥过来了。往年也都是这样过的,这都是习惯的事情了。
+ i  |- T- S; z, D4 v/ ?9 ~$ ~ / \5 G$ d: x0 J9 ^4 X
除夕夜里全家人都很高兴,吃着饺子,聊着天,当然少不了要喝酒,范先生(后面简称小范)是一直就烦跟这帮老头子喝,大爷和三叔他们喝点酒就开始满嘴跑火车,胡说八道的,小范就一直惦记着找个茬出去。- v8 I/ y. c+ D. n; y3 `
; k, }+ u# D6 ~3 b' C& E* A
他和表哥挨着坐着,哥俩在声音嘈杂的屋里努力的聊着天,席间不停的有人让他们俩喝酒,表哥是无所谓,但小范是真不行,几杯下去脸就红了。7 f* V% V8 L. {" D7 d

3 C( d- Y+ {8 L: y3 o; R一会小范的妈妈说让给他大姑送饺子去,表哥本来要去的,但被小范栏下来了,
1 _  T" ^+ K4 ^3 T& q他说【还是我去吧,我正好想去看看我大姑呢,你继续喝吧,我骑摩托去。】
- w) s1 D/ ^5 Q* N 6 d) S+ Q/ z$ z2 t1 @* x
出了门小范算是轻松了,可算躲过去了,他心里是暗暗庆幸,说着便上了摩托车往大姑家走。那个时候是晚上10点多,小范在x村,大姑住在y村,离的不远,但是那天下了很大的雪,不能骑的太快,他就慢慢悠悠的往前走着。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还不见y村的影子,
' R" [$ k4 m- w5 z- d9 ^  J$ ^ 9 C$ X" r9 \% |2 n$ y0 R
他心说* b4 I  z9 B$ }' a; c0 }, h& I% F  E
【这路不好走,真是磨人阿,这大冷天的,冻死了。】
% j& M, k0 ~& |" S/ l9 j7 U  j * e; x' j) M6 o0 k* C: |! C6 ]
又过了10几分钟,突然出了状况,摩托车不动了,熄火了,不管小范怎么踹,车子就是不干活了,但是总不能在这里停下阿,无奈小范只能推着它走。
* y2 d! M7 r, ^6 k/ A
3 C' ]- O0 w: O3 l那天的雪不小,雪花直往脸上打,还好我车灯没坏,他就坚持着往前赶。% |/ U/ @' e3 g! ]: Q: T
+ @# l2 e2 g6 x1 @" ?% {6 r
x村和y村平时开摩托车需要40分钟,一有一条穿越田地的公路,不过他那天没有走公路,因为他想走个近路,而这近路有虽然些偏僻,但是30分钟就可以到y村。这条路会经过一个坟地,就因为这个,小范平时不爱走这条路,但是那天下雪,比较的冷,迫于无奈他才选了这条路,可谁知道车居然半路坏了,实在是有够倒霉。他冒着雪推着摩托车艰难的走着,他感觉越来越冷了,手脚都僵了。* |5 I8 V5 F) y& v0 q

' p. h5 d2 h4 P5 q- V, ~他当时有些害怕,因为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么熟悉的地方出事情。走了不知多久,小范感觉累了,便想休息一下,他将车子扔在了地上,坐在摩托车上直哆嗦,他无意间往周围望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竟坐在了坟圈子里,他当时吓了一跳,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了这里,刚才还在正路上走的,为啥这一下就走进坟地呢,想到这里,他起身往有路的地方跑,可是感觉怎么跑都还是在原地打转,慌乱中他脚下一滑摔倒了,这下摔得还不清,他当时又冷又怕的趴在地上,也不敢抬头。突然,他听见有摩托车的声音,从左手边传过来的,他抬头看过去,看到几辆摩托车在面前开过,' P5 W1 H. f2 |7 F6 M$ w

6 ^8 f2 f/ i; s& H8 X5 S; X小范便大声喊:【救命啊,鬼打墙,救命啊,我是x村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几辆近在咫尺的摩托车却没有理睬他,直接就开了过去,一会又听见摩托车的声音,还是从左边过来的,但是和刚才一样,不管他怎么喊,人家都听不见,他和那些车的距离也就两三步远,可是他们就是看不见小范,也听不见他的声音。当时小范被吓的哭了出来,恐惧到最后变成了愤怒,他急了,站起来在坟地里大喊:; O* z0 I' c2 ~. U/ ?9 f1 `

1 ]! _7 |# W, P! v* f  O【要我死是吧,你们要我死是吧,我招你们了我。。。。。。】& c9 Y  z3 z4 `: P, r

: ]( }* y' p$ {* W8 q: b+ X/ B他哭喊了一阵,自己的情绪也逐渐的冷静下来,一股突如其来的疲惫感席卷了他,他回到了摩托车边上,坐到了摩托车上,掏出烟猛抽,想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直到雪停的时候,小范才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坟地,来到了y村,走到村口的时候小范已经筋疲力尽了,晕倒在了一户人家的门口。0 X3 U9 [2 v! x2 W4 m" V/ A/ m" [

$ U( D6 a) }4 L* v+ T等他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了,他看到家里人都守在床边上,他连忙和大家说了昨晚的经历,大家听的是目瞪口呆,有人说他是遇见了“鬼打墙”,而更巧的是,就在昨晚家里也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久病不治的大姑昨晚突然发病不治过世了,当晚全家人都赶到大姑家,只剩下小范没出现,爸妈又翻回去找他,后来听说小范在村口晕倒了,现在在y村一户人家里休息,父母便赶去把他接了回来。
. d: n6 N5 ?' o; X
; L+ L* F" D$ b3 ]8 J% N2 ~) n而那天夜里,从小范身边开过去的几辆摩托车可能就是家里人的,他们当时正赶往大姑家。前后过去两队人,但是为什么大家都看不见小范的求救呢? ( ^9 T( `% j7 B; c  {$ l# Z" s
0 V3 [" G7 `2 L( F7 g% l$ X8 j
我:范先生您多大了
* x" M- S3 n9 H% k* v7 q) W
) Y7 T( l4 M% D& N5 |& t9 w2 C
范:叫我小范,我81年的。
% z( C( I' V' I3 ^! o ! I8 s! D0 C8 O0 n) x
我:我觉得挺奇怪的,就是觉得你当时求救的话,他们这么近都看不见你,会不会是因为天太黑了,或是你嗓子哑了压根就没发出声音来呢?
. O7 H# @5 _% g( S6 W2 W' s7 { 6 P, K9 e& `! H
范: 不会,我摩托车灯还亮着呢,这个很显眼吧,大夜里的,这么亮的光还能看不见吗?
( i/ M7 R0 D$ M# P( V / Y- A1 u  M0 T1 \1 _
我:那也就是说,你出事的时间和你大姑过世的时间基本是同时了?因为他们得到通知离开的时候,你正好在坟地里挣扎呢!' ]+ A6 P5 E" f/ K4 {# r3 O7 j

; U1 H$ h5 L9 _# b7 {) _' ~: K( k% L% a范:就算是吧,哥们说实话,我不觉得是我大姑的死造成那次的事情,我倒觉得没准是她保护了我,你觉得呢!
) @4 e3 c6 u9 i9 ~! c7 i6 X9 Z7 `
4 E# J4 G( j" K* I3 h我:我相信是这样的,自己家的人嘛,不过我倒是觉得你有可能进入了别的空间里,要不你就是能隐形了!
1 }% q$ s6 `& i) b
* E1 Z1 h+ O. ^8 p. T范:哈哈。我:行吧,那我把你的故事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你没意见吧
* y1 M+ h( K- r
  j4 i9 Y" R7 {" ]6 C范:别写真名就行了
# s5 w' v3 q7 D; w+ {, }
5 ~/ q/ \' b& ^7 J* f' T! E7 G我:行……对了,再问一下,你出事之前有没有什么前兆之类的事情发生阿,比如耳鸣或者幻听?6 ?: j7 S9 {/ ?1 Z4 n' \& T
2 d/ F4 e8 q: ?. S" U5 @9 B" V, R
:早就不记得了
; _, y" z% Y/ a8 \: ^5 R* B3 k4 [ $ p9 R& F8 p4 v  L8 R
我: 好,谢谢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00:3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skey 于 2010-1-2 00:43 编辑
8 s; o) `; G1 O$ T6 V  M3 S7 h; X, q! A
3 ?$ j$ N$ r! p/ x* I) ?( M
Eskey灵异事件簿-03(午夜的火车)
( k) ^* Y4 y# J6 I3 m当事人:
八月的激动心情(网名)
: d( l7 j$ g4 @9 C& T

% y# [, @7 h+ I& d, _2 ^8 b事件地点:北京四惠, ~- B% h0 G% H2 a7 ]2 [

* v$ k% C! }6 O+ M  P: d& r时间:2006年
: S$ `) v1 l* }- L
+ F' H# P8 o5 K
【正文】% O4 n# J  z' }3 D3 ?
, y# `- b, W) _1 j
本来想把一个同行给我的故事发上来的,但是知道了“八月”的经历后,我觉得还是先用她的,因为这个是在时间和地点上都我离最近的,也是我第一次去现场勘查的经历。刚开始觉得,她的这个经历也许就是什么“鬼打墙”之类的吧,但是听到火车那里的时候,确实觉得很神奇,也很想去看看那条废弃的铁路!
$ w* d# R# L- j
/ \! O; U" C# q% l
( s  b2 z8 `; [8 w  j
为了可以采访一个有灵异经历朋友,我在网上足足等了4天,才见到姗姗来迟的身影,她就是八月(网名)。
6 I! ]: N6 h' g
我见到她后的第一句话就是:
% A9 h6 b- }. D1 F! q5 m, H
【大姐,快等死我了!】9 M' z5 L: O! y7 E& y3 G& |
八月:
$ w# i) p& E( m; ?
【 呵呵,不好意思,这两天在排练!】
) N' ^) P$ G; Y, y* {( u; ?
我:+ I% @0 c2 I* p0 s* M; L
【 没关系,你的邮件我看了,能和我具体说说吗,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回事……】
' u6 N1 Y- W5 D$ ^

2 H4 d: t: w0 B+ m6 d7 q) }
0 }6 L3 N. g+ D- ]
% A/ A+ ?* e) C) O2 V' Y

* R. |, E. ?- W' v

7 g& p* u4 Z) Y
以下是我的整理的“八月”的一段口述:+ ?! l" m' P5 p7 i' }! a- O
( t3 h# E$ |: Q! c1 ?+ Y+ l3 M
) ~- M6 r9 D$ s
我一个朋友在四惠那边住,我经常去找她玩。事情发生在06年8月5号。
* z) Z. U' q( f' G! [- w- C+ d& b+ }# X/ z
那天晚上9点多我坐上地铁,往四惠方向走,去找我的好朋友,在路上接到朋友的电话,托我带几罐红牛,她懒得去超市买了没叫我顺路带来。我想起在去她家路上好像有几家小店,那里应该有的,便决定先到四惠再说。
( _' A5 [5 W1 J
8 A3 [& C, c* y( e2 j( S) o
一路上我听着音乐,摇头晃脑的。大概11点我到了四惠站,我每次都是从C口出来,就是远洋天地那个出口,出来以后右转,门口有一些黑车,我平时都是打黑车过去的,但是因为我要去买东西所以没有坐车,我便从那个修了一半的桥下走过去,这一路还是挺荒的,都是废墟、荒草和泥泞的道路,跟远处的高档住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 i: |- ?. k. J! U5 k% Z9 c) N- g$ L) b
我走到了一条铁道附近,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有铁道,经过很多次,从来没有见过这里有火车经过,看样子这个铁路已经废弃很久了,铁轨上都是藤蔓之类的杂草。大晚上的从这里经过感觉真的不太好,但当时并没有想太多。! I% y; |, c6 o5 A/ C7 `
" Z- G" z. ?7 G) V; E4 z2 v
这条路很长,铁道在我左边,右边都是栅栏,那栅栏有2层楼那么高,里面好像是停放地铁的车库,也有铁道,破旧的很,看不到一个工作人员。
- O- s. Y/ k: F: m2 F6 ~3 n+ X) r) f( r
白天我从这里走过很多次,从来不觉得路这么长,可是今晚走了这么久还是没到,当我看了看表发现已经12点多了。我很纳闷,因为过去坐黑车10分钟就能到,但是今天却走1个多小时了还没到。- [$ ]1 O9 {5 v
5 t' N/ m! `3 i. _) k/ x& U# e
还有,这路上应该有个小店的,我记得很清楚,但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一直告诉自己,可能是走错了,可能是绕远了,但是我又看看边上的铁道,远处的户外大广告牌,这些都是我熟悉的参照物。
* g0 D& `9 b; H8 i6 [& v7 W
( ?3 r% V3 H& `+ m% A, G; Q
我又看了一下表,12点44分。' D9 j  ?3 A& x5 ?+ A# y

* l5 v/ `# z8 S3 t
我有点迷糊了,便想给朋友打个电话,让她来接我,可是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我当时有点慌张,因为我感觉我好像迷路了,幸好路灯都亮着,还不是那么害怕。我不敢再贸然前进了,便走到一个路灯旁蹲下,想看看有没有经过的人,或者出租车。但这条路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排路灯亮着,周围死一般的寂静,那感觉仿佛置身于空城之中。
4 o* g' L# R+ v( i2 Z% q2 v4 }5 f/ {6 O; T7 ~8 B, p# P
我背对着铁道,面前是一排生锈的铁栅栏,那栅栏的后面黑的吓人,什么都看不见,但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那黑黑的地方,好像正在看着我。- E( C" v! @. X& O% J5 L  V, f* n5 s/ l

4 R( D" X0 J5 C: n7 K+ z7 y3 Z   N9 U1 w7 y+ N, B2 B2 \
9 @9 L& n% n9 J! ?6 `" L
突然觉得一阵困意袭来,那困意让我抵抗不住,我瘫软在了地上,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我的头靠在灯杆的底座上,像个喝醉的流浪汉一样躺在了地上,我一直在心里念着2 Y3 ~' z" \* f9 J+ k! ]# n0 E
【不能睡啊,不能睡啊……】
  Y: P/ I/ K! ^8 [: s6 c* Y# O  g0 X
就在我昏昏沉沉的时候,我听见了火车的汽笛声,很响亮,而是它是冲着我的方向驶来,从我边上的废弃铁道经过,
, C% B$ P4 u6 }5 L! r: N1 n8 R
【咯哒哒 咯哒哒 咯哒哒……】
) `: e  z' d1 {' F. ~( H4 |3 j
- I4 T2 c6 E% l) y0 ~* |5 z
我感觉像火车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我很想睁眼去看,但是我却已经支配不了我的身体,那一刻好像只剩听觉还活跃着,我已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 Z, U  L# R' ~4 A# C5 a7 i, a) F
) S; j% s# @$ O% a- j
渐渐的火车慢了下来,感觉它好像是停在了我的边上,我听见周围有模模糊糊的声响,像是列车月台的喧哗声,有广播报站的声音,但是我听不清内容是什么,然后听到有人走来走去,他们在对话,有人不时喊着什么,好像很着急的样子,而我的周围都是各种各样的脚步声,有的很急促,有的很轻盈,有的好像提着行李箱似的,因为我听到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过了不知多久,我再次听到了汽笛声,之后火车再次启动了,慢慢的驶离了我身边,而我不知道不觉得就在地上睡着了。! }8 Y3 G0 H6 s+ y# l$ e! [% }) G/ p
& G: X: w4 U& s; e; r# q2 M/ u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看到手机上好几个未接电话和短信,都是朋友打来的,我急忙回电话过去让她来接我,几分钟之后朋友匆忙赶到,把我接走了。0 F* J5 K/ J9 ^2 u/ T

9 n# |+ {* n+ `& `8 w+ h
现在我还是经常去她家里玩,不过每次都是下午就过去,她会去地铁那里接我。周日的中午我们一起沿着那条铁路走过一次,发现那里的铁路早就废弃了,路的劲头是堵墙,根本过不去。8 h% M) b" w( m+ V9 T

0 G% q; \6 [/ t. I

& N: u3 t! S7 v! m5 U6 i
我:【四惠我很熟,以前经常去那边,正好我过几天要去那边的,我要实地勘察一下。】
) k$ F  v6 x  a8 G( C5 k' v; K3 O: A' j
八月:【注意安全哦】; }% r( X% }) a; o; c+ s8 d5 n

4 j' E9 c+ E4 h, y1 T& f
我:【我白天去,不会有问题的。】0 R! @# Q9 P* p

* D4 [+ f% B' v# r8 k八月:【祝你好运,我要休息了,很晚了已经。】
+ W! ]% }' t! U# H5 W% H
, \" \: a' y  f! w8 s( u
就这样我们的谈话结束了。! Z! K! |* D  a$ h: C9 u9 [
$ y) d: @! S3 B% j. {3 W
10月1号,我正好去四惠那边办事,按照他说的路线,我重新走了一次,给大家看看我带回来的照片吧
* [0 m0 k# S* ~5 C* r3 P1 T' A5 d0 Q/ [
- F) U7 m5 k( J4 p7 C

6 P4 O0 @0 W6 V/ Q# F7 A0 g, i3 r图1。从地铁出来,快到铁路那里了
% J: {1 V3 \# x1 S- W/ I
& K6 M* H/ V" ~# M+ ]- {4 j
图2。铁路,周围是大楼; P) y# |) q" e) q! m4 Y

* W* n7 C. k! J6 |图3,路的远处就是尽头了" Z! |+ v  ]% `. v% G' e
8 z- }/ u* f; s( K
图4。这个是铁路对面的栅栏,看着是很破旧阿/ W2 h% s+ r- V; [/ g

& B6 d8 Z, V. z2 E$ O7 S) d( `图5。栅栏里面,我把手伸进去拍的% |$ N* \3 B( g5 y' e5 B
7 [& l8 L2 m, o

% O1 I) u4 Y+ T% i8 ]) c7 r
4 s: ]. R' q7 U1 b  i: `6 |/ F( ]. b
$ L  m: y% F" i1 `) a  ~* i
+ y  y/ Z; Z1 Z# J) q7 x! E' W) H

. I  ]2 N7 V  h& W
! R  Y! U& ^! ]
- ~$ k6 h8 S! S* a9 A2 K
3 B( c4 a2 i# T

  `: d5 Z, s( ?- j, [! F" E
; ^9 u/ I. {$ a& J& i  L; Y

& ?4 @5 m1 V; u

8 e+ w- h: \5 H& k; d

% V  X; r6 m. p% w4 }
2 y$ C4 w9 N' D( A
$ I2 V- n3 }0 I7 W3 C+ Z
4 I, {3 L3 ~# \3 U+ y# w0 G3 ~, q

9 A1 O) z6 s! Q4 M2 j+ k; z9 y
0 o- N7 E! z  B: R7 p0 j* j  I

/ a% {8 f+ M5 p  K
0 t5 T' N! b( `) z$ Z
0 \! T, q  h7 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00: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skey 于 2010-1-2 00:48 编辑 2 a' S( k. c4 A6 F  @& t/ ~8 a
( C) y5 G! B8 E8 U$ I; h

7 w- z5 s# l6 T4 b1 k% p& E8 F$ ]0 M6 N' k" ^/ j
" ~* W2 |! X9 q- H
Eskey灵异事件簿-04(还债)
) c% P# z- @4 J- b+ w当事人:MR(化名)

4 _" o' N  E8 T0 I$ D: q事件地点:北京: `( C! n$ `$ Y# K( T9 [( U
时间:2004年
9 }# o) K7 [/ X( L
, E6 N9 |/ b0 f  g) w8 t6 B4 K
【正文】$ u8 A- G, L1 u% L
/ Y3 x) ~: x# Y, J" Z5 M, V
这个经历发生在我的一个同行身上,他叫MR。MR认为自己并不通灵,在经历这个事情之前,他从不谈神鬼灵异之事。以下是MR的口述记录:我有两个朋友,一个叫yoyo(化名)一个叫sting(化名),我们同岁。从高中我们就是同班,后来都考到了北京上大学,我是在服装学院上学, sting,yoyo在xx大学。我们三个不能说相依为命吧,但是只要哪个需要帮忙,大家都会义不容辞的出手相助,尤其是我,因为我按月份排我的年纪最大,所以要以身作责的。5 }( Y( O# G6 F- U! H

( D$ P: }! o# `7 M1 Y/ f1 \大学生活一晃就过去了,我们三个成绩不错的人,也到了要就业的时候,那时候我是设计行业里的新人,刚刚开始作设计是很辛苦的,带着作品到处去面试,但是因为工作经验少,也只能去一些小公司工作,积累经验。yoyo和sting都是学法律的,但是对于新人来说,那个行业仿佛门槛更高。yoyo是个很幸运的女孩子,在北京找了男朋友,男方家里有个公司,希望yoyo到公司帮忙,所以她就放下学了多年的专业,给她男朋友做起了助理。sting好像一直都不是很顺利, 工作一直不稳定,而且不知道何时沾上了打牌的恶习。有工作的时候下班打牌,没工作的时候干脆全天找不到人,不知道去哪里玩牌了。
9 a( ?- H/ S8 |3 L
( N3 [- S9 M. F$ {4 k5 k, g5 Y3 G+ g' O
3 H7 G% J4 s. S0 B

. y! ]; a) q7 b  \; R$ n牌局多了,输输赢赢的也是难免,有时候他会突然跑来我家找我借钱,一般借口都是周转不过来了,先救下急,发了工资就还。我一开始不知道他打牌的,后来yoyo和我说了几次,说sting经常向她借钱,都是借钱去玩牌,借完自己又不好意思去要他还,希望我说说他,年纪还小,这样玩下去人就毁了。我听完了特别生气,不是钱不钱的事,主要是不能惯这种坏毛病。所以那天我给他打电话好好地说了他一顿。没过两天,他主动来我家找我,跟我说不想在北京混了,想回老家住几个月,让脑子清楚了再回来,欠我和yoyo的钱,回头会想办法还,说完,没多大功夫就离开了。
# g4 l6 F4 ^3 I/ m( {* n% U9 V 5 U+ M7 U% E3 k; E6 \
Sting离开的那天是yoyo去火车站送的,我因为加班没能去送他。半年后。有一天,晚上10点多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的是sting,我马上开门迎了上去说+ h  g# y9 l4 Q: x, e
【臭小子,回来了也不让我去接你,呵呵!】
) B! Z( @6 R( {* j5 R1 T* u" A' F
/ G4 w* T9 T5 _( g3 NSting说:【没啥,我来找你比较方便。】   % P( c% D& s- I* K1 E
) X; o) s# [0 ?6 E, i* l( B

. m& O0 i) Y+ k* I: X' `5 kMR:【什么方便?吃饭了吗,没吃我再给你热热晚上的菜。】8 S1 F) O6 u% Z& l5 n
: ^. ?0 z: G$ z  E& y$ J
他连忙摆手,示意不用了。我们在客厅里聊天,一会他递给我一个报纸包,我打开一看,里面包的是钱,他说这个是还给我的4000块钱。
: R7 o$ l  C. I/ E, `2 Q+ X! z' Y+ |
: R8 m+ K0 u% h然后说我才是哥们,危机的时候能帮助他。我们又聊了一会,他说他要去yoyo那里,让我早点休息,说完就匆匆离开了。第2天Yoyo给我电话,说sting昨天夜里去找过她,还了欠她的钱,说是刚从我这里来的。我当时不知怎么回事,总是觉得这小子神神秘密的。于是我和Yoyo分别打他手机,打了一整天都是关机状态,还发了很多短信给他,却一点音信都没有,这让我有点担心起来。. [9 F6 P; I8 Z) j& f4 `$ Z: q
9 }$ a) d! G; E
三天后,Yoyo给我打来的一通电话,电话里她说的事情让我不敢相信,她自己也是惊慌失措的。
" S- t4 [/ p9 o) h. B! R' k4 }5 R
$ S: x# C! d% J1 q3 k3 z【我告诉你个事情。今天早上我给sting家里去了电话,他爸爸说他已经不在了。】Yoyo说得时候有些哽咽。我当时也感到很吃惊!' l3 \4 U; n3 A' O3 _

+ p2 M  J, e; N& [' j- S之后Yoyo又对我说:
4 e* a, U8 ~& C$ R& L) q: j【其实从昨天我就一直不踏实,我想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sting要是有事情,从来都不会跟我们保密的,他那天突然出现,真的吓了我一跳,我都感觉那不像他。我一直觉得奇怪,结果我就拨了电话去他家里确认,电话是sting的爸爸接的,他居然说sting在一周前出车祸,已经去世了!】' Z9 |! a0 C' |3 A+ a
! u) e- |4 j. B) g' t" _4 A& G
【一周前?不可能吧,咱们前天刚见过他!】说的时候我全身都在颤抖。6 U. d0 A9 A6 ?9 W8 h: B: U, m

9 G8 g& m! n9 q- D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报纸“,就是那个报纸包。, ^% P, L, A, `. T6 y
5 A9 {6 `$ b$ N& ?' \9 Y
我让Yoyo别挂电话,之后我跑到客厅从茶几上拿起那张包过钱的报纸,等我将报纸打开,认真查看的时候,我真的有愣住了,因为那报纸北京没有卖的,是我老家的报纸。日期就是Sting出现的那天, yoyo那里也有几张报纸,体育版和财经版在她手里。% k: V  }; S# @; e% N4 e
4 G5 q8 P) E3 T! x. h' @
]
2 Z; w6 F1 j& ?6 }4 h 1 A& B; j; k2 e: |
后来我们回去了老家,去Sting的灵位上香,我和Yoyo哭得挺伤心的。其实,不管他现在在哪里,我真的想见他一面。' U+ |: d5 z. q' i6 F/ v1 [  B; v
! {  u1 G$ v0 t" 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00: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继续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3 00: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的故事,支持楼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3 13: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 c" N0 u7 m- D9 M+ t2 `+ p& c
Eskey灵异事件簿-05(托梦)
4 W* K* V, j+ Y, D: y  Q当事人:RAN(化名). f4 c+ x/ \1 z) f2 j3 B3 J: P8 J3 l
事件地点:上海
7 @% {+ N; S! {% u- Y时间:2006年% d  ^& p* Z: {6 b: s) m2 l
【正文】" l0 }& @+ M. S3 g: c6 i5 i
  V  n! b$ F; u, h7 k
       说到托梦,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我在身边的朋友中作了一次调查,反馈的情况让我吃惊,我从中选了几个和大家分享。
. r* z3 ~9 F9 I9 ~* }' g) }我要采访的对象是RAN(在上海的北京美女),不过倒是她一直在MSN上等着我,看见我上线了,她的第一句话就是:( U$ E2 M* e9 g+ k
【等着你来呢,你知道吗?马上就是阴历十一了,鬼门开了。】
% c& y5 t! `3 x6 q( ?* [
. T6 A2 y4 x) H5 o; v4 X2 S! l6 q! d( ~【这大清早的,吓唬我,晕!】我在电脑前端着咖啡,用一只手打着字!
# d; _* A5 j0 G! n9 p6 Z! b( m# t( A/ g  ]/ r5 ~
她接着又说:
0 {" {3 T4 u- }$ d0 G3 H. ]( K' H! c【昨天我姥姥来找我了。】看到这句我险些碰洒了咖啡杯,我赶紧回复她:) d# [* R8 e: [7 Y
【你的姥姥是过世了吗?】
4 H# p+ U0 T0 U0 I, _! A0 f【恩,对阿。】
# T" p0 j0 S, T! @【你说说吧,好奇ing。】& w8 i0 r! ~9 Y
RAN开始讲述她的经历:' A+ K3 j' n4 a' u" p: M$ O/ h: O6 [
9 D2 Y1 V1 G5 Q, v& J
      前几天下班后,我在车站等车,没过一会儿车来了,我走到车门口,准备上车,这时,车上下来一个穿红衣服的男孩子,当时身边很多人,我注意到他一直盯着我看,然后走过去的时候,他还向我挥手再见,我当时特别纳闷,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他。
; l1 S! V% E3 H" |& ?0 C; C% ~1 a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是背对他,好像只有我能看到他,上车后我透过窗子看到他站在便道上看着我,还向我挥起了手,这回我可以确定,他确实是在向我挥手示意。我当时觉得很纳闷,就想打个电话找朋友聊聊,听听他们的意思,但是这个时候突然发现手机出了毛病,Sim卡注册失效了。回到家,我依然觉得心里不太舒服,刚才车站的遭遇,虽然看似平常,但却叫我稍感诡异,而且,这个事情发生的当晚,我还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好想获得了某种暗示。
8 n; G( o2 a5 l# p3 k( o       凌晨时分,我依然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最后熬的筋疲力尽,我才得以入眠,后来,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过世的姥姥来向我告别,那场景到现在都历历在目,那挥手的姿势,像极了在车站遇见的红衣男孩。8 s" d, |" \# y$ E: Z2 f# p5 p
我每年只有在阴历十一才会梦见死人,听说清明还有十一,是应该给过世的人烧纸钱,烧衣服的。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姥姥过世之前和我说,5 m5 ^2 @3 a: P( u- @3 p3 l, U
【我离开以后,不会像你们要东西的,我一定会找你二舅去要。】0 W9 C( f  X+ p
因为我二舅特别不孝顺,总是气我姥姥,还记得姥姥刚过世后的那几年,我二舅妈从来都没有去过墓地,可是前年扫墓的时候她却参加了,我二舅妈在姥姥墓碑前一边磕头一边说:+ @6 M: i' l6 W+ h# n
【那些年都是我不对,求求您别来找我了,您大人大量安息了吧!】
, O+ S7 b9 b6 N* A      
0 V7 b2 P8 A/ v0 Y2 w3 _第二天,我把这个经历还有梦见的事情都和妈妈说了,妈妈告诉我,其实民间有一些关于投胎转世的说法,人死后要根据生日和忌日,去推算转世的时间,也就是说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被计算好的,就连死后投胎的日子都在计划之中,这其实也是所谓“头七”的含义,并不是向大家说的,人死后都是在7天之内还魂或者转世投胎,而是根据人不同的命运,来决定你去留的时间。
$ w) ^: A, v. d( ~+ Y: o2 y其实,我还梦见了过世的大舅,梦见他让我去他家坐客,他家好多好多的人,特别热闹。妈妈说这个也有可能,因为大舅不是单独的陵墓,而是在火葬场后面的祠堂里安葬的,都是每人一个小抽屉,所以梦里会很多人。   G# H: c1 r0 |5 l( E* f
这几天我在上下班的路上,都会很留意,但是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和我挥手的红衣男孩!我想,也许那天只是姥姥投胎之前想和我再个告别吧!
- E' ~- v. s/ w; K! T" _+ \: {! |

$ Y8 i9 d$ O3 Y  l2 z3 [% Y
* O% \' y1 q. n5 c' b5 P' h$ k -------------------------------------------------------------------------------------7 b8 B* \' u# E; N- A
支持原创 转贴请注明作者Eskey与此地址:http://www.eskey01.com) |' k9 K* }5 b3 n0 f7 l
(本故事集,经几百位灵异体验与濒死体验的当事人口述记录,内容来自当事人亲身经历,如果您有相关经历可以与我联系,讲述发生在您身上的事情。“研究灵异不等于迷信,请您端正态度,关怀边缘学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3 13: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skey 于 2010-1-3 13:39 编辑 9 C+ q' c& E/ d. _: `  u
5 F: B9 n2 T5 [! g* E0 P1 }

& @% p! E. f" |

: ?" S( W( a+ b' F0 p6 p1 kEskey灵异事件簿-06(午夜的收音机)& u4 T' k6 `5 @/ k
当事人:猫哥
7 t; k3 I5 k5 M8 f- q& v+ l4 E7 u4 L
事件地点:北京
2 `( X, Z% |" U. y# q1 Y时间:1994年3 u! i8 m4 S2 m$ g9 h) J; Q9 I
$ a6 c$ a- d6 ~. w; Z
【正文】

; S- C+ K5 Z9 |9 C) J
+ x# G( O4 [2 ]0 M' L+ ]: L$ [猫哥,是我一个同事的哥们,在一次聚会上认识的。

/ l8 ?3 D9 K) R" e
' u. l9 ^1 r+ ]2 i3 E  [经过同事的介绍,他知道我的业余爱好是搜集这些灵异事件,他问我灵异是不是就是神啊、鬼啊的事情,如果是这样,他有些经历也许我会感兴趣的!
8 u" H6 ]( H+ E; @* A. v* x6 h$ m6 l# o
% I" N, b) a: ~6 p6 U% O猫哥说:* ?; O* {6 ^/ ^, G) Y
小时候我住东郊那边,自己家有个大院子,一共5间房。父母住在最大的一间北房里,爷爷住在东房,我住在爷爷房间的对面,靠西边的房子里。我的父母经常不在家住,所以家里就我和爷爷,还有小保姆一起生活。

- z1 q5 x: |) G: @& _8 Q: f7 |/ P8 o, g2 I
爷爷年轻的时候加入了国民党,是xx军阀的副官。他平生有两大爱好,一是收集字画,二是收集老唱片。家里虽然有一套不错的音响,但爷爷还是最喜欢他的老唱机,我记得小时候经常听到他用那个放唱片。$ y9 J: W$ W& u6 N# a( u6 I

0 R! ]0 J% q! k! d: o/ Q; L3 }, U6 N我上初一那年爷爷去世了,爷爷是突然离世的,让大家都没有心理准备。办完白事后的一个月,家里出了一些事情,让我到现在都觉得奇怪。
  N2 z& H5 E; m' |8 C( F: e

8 W- P/ E5 }+ Y* h6 c有天夜里,我正在睡觉,突然被一阵音乐声吵醒,一开始我没有在意,不愿意醒过来,心想,是谁大夜里的乱放音乐阿,后来发现这声音好熟悉,那正是爷爷常听的唱片。我当时在被窝里一动不敢动,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时的心情,好像等待着什么似的,我停了一会,感觉那声音是爷爷的老唱机发出的,想到这里,我有点害怕,就想去叫我父母来,但我刚要起身的时候,突然发现身体根本动不了,就好像瘫痪一样,惊恐的我想要喊人,但嗓子却发不出声音,并且头一阵阵的晕眩,恍惚中我好像看见一个黑影站在我的床边,我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我当时就是不停的挣扎,虽然一点效果都没有,但是我还是努力的让自己清醒过来。那音乐突然越来越大,我听见人在说话,跟着音乐的旋律,声音很模糊,绝对不是唱歌,更像是有人在喃喃自语。
1 Q% ?) _- [/ n; Z, d5 L& V
; L0 k, m6 R# H4 M& v5 h3 O; R
我不断挣扎直到弄得自己困倦了,身体就像和意识分离了一样,完全感应不到身体的存在。我心想,我可能是遇见了同学说的“不干净”的东西了吧。就在我绝望的时候,身体突然一下子恢复了正常,而那音乐声也随之消失了,我马上起身打开了灯,查看房间里的每个角落,但除了我自己这房间里并没有别的人。我想叫醒我父母,但是我又不知道如何向他们解释这一切,最后我只能回到被窝里,继续睡觉。
清早,我父母叫我起床,问我怎么开着灯就睡觉了,醒来后我告诉他们昨夜我遇见的事情,但他们都说没有听见什么音乐声音。后来,我家人请来一位“师傅”,给我家做了场法式,师傅说这个没什么的,也许是老人家想念孩子,回来看看罢了。
% J/ b/ D1 \! t0 j+ G
$ p! d$ X; `8 c5 E( N事情过去很多年了,直到去年,我和父亲喝酒的时候,还聊起这件事,父亲告诉我,爷爷过世的前一天夜里,他看见爷爷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父亲觉得奇怪就赶紧上前问爷爷8 E% M. X$ O8 i- E4 o+ S8 |
9 \4 J4 U, H! j
【您这是做什么?】
5 ~- Z4 n5 ~6 g5 J 4 X, g# c* }. R6 a
爷爷说:
2 Q! ~/ k% A6 o8 e
+ e- {8 P9 h- l3 W- k【你听,这是哪里的钟声阿,好几个小时了,一直不停的敲。】
3 X. Y4 Y& T( p, S& a
1 k1 N; F# B: g  a  u: R8 X爸爸当时愣了一下,赶紧把爷爷搀回房间。父亲心中一阵忐忑,因为他知道这不是个好兆头,因为当时父亲并没有听见有钟声,安静的夜里其实什么声音都没有,而爷爷听到的声音,可能就是老人家们说的“丧钟”,只有快去世的人才听得到!  
) ~9 X4 I& b0 c4 l  y/ ]) I
-------------------------------------------------------------------------------------
3 o4 Z2 ^& l# j7 k5 g8 W. B5 \4 z, I; B# I# H
支持原创 转贴请注明作者Eskey与此地址:
http://www.eskey01.com2 h- F# ~/ n) ]
(本故事集,经几百位灵异体验与濒死体验的当事人口述记录,内容来自当事人亲身经历,如果您有相关经历可以与我联系,讲述发生在您身上的事情。“研究灵异不等于迷信,请您端正态度,关怀边缘学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3 14: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3 23: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贴要回  好习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20-10-20 20:1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