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昔日的幸福

[长篇连载] 亲爱的,请你一定活下去(原创,有更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8-28 22: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昔日的幸福 于 2012-8-30 23:25 编辑
( ~% s* t$ L9 I5 [. C" N& o9 V' s/ U+ j9 S8 `* E
                                       (九)& }: M& n: C0 y) w1 e4 l+ f
       我们一路走着,越往上走,温度越低。我的后背开始发冷,就像站在开始融化的冰凌下面,冰水一滴一滴逻辑那脖子,顺着脊背淌下去,寒意慢慢从脊背的中缝向两边扩散过去,我感到我的脑袋发胀,左眼开始发胀,头皮开始麻嗖嗖的疼起来。
% S9 [+ L: P# A0 R9 ]    我使劲活动着脖子焊工让脑袋的疼痛减轻一些。
$ q8 {5 J' o2 ^0 T  {    一步一步往前走着,我的右手开始使不上力气,铁棍的一端摩着地面,刺啦刺啦的声音随着我的脚步响了起来。6 m& Y5 r& I1 x  ^
   李新回头瞪了我一眼,嘴里嘟弄着什么。
/ H( R( I0 h$ H* l& p' T   我耸了耸肩膀,继续往前走。$ \% K+ V$ d5 ]/ b# J/ l. K: E. X
   李新有意无意的把聊天的声音压低,我能感觉到他不时向我扫过来的视线。. z1 T1 K) Y8 q. d9 T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激灵,脸和脑袋开始发烫,好像我的头顶在冒着水蒸气。两只眼睛的眼皮开始慢慢下垂,我睁开,它又垂下去,我睁开,它再垂下去。4 D, @- N7 R9 A
   我闭上眼睛,我的眼球胀的酸痛,隔着眼皮,我的眼前开始出现五颜六色的线条和色块。我的眼球在不断地滚动着胀痛的感觉从瞳孔一直扩散到我的是神经,然后眼球牵动着大脑,就像有一根铁丝慢慢插入我连接脑壳的骨缝,然后慢慢旋转,旋转,然后穿过大脑皮层,接着猛烈的搅拌起来。我的上下牙床打起颤来。好像嘴唇已经被风干了。# h% A  R* [5 K4 x* q% X
    我想赶尸人身后的僵尸一样,看着前面模模糊糊的人影没有目的,没有思想的往前走。) W: Y+ K2 `& e( M* T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脑袋的疼痛感开始慢慢减轻,我感觉到了从山顶吹过来的风,然后便没有了知觉。; {3 n& c3 T$ O  M% s# j; w
    “你怎么了?”我听见心里有个声音问我自己。
+ \9 c/ z& |7 s6 h     “不.......不,我不知道。”我含含糊糊地回答。& U+ p9 [: A3 l  G' O
     我试着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可无奈,我睁不开眼睛,眼球很烫,两只眼睛像是被麻醉了,动一下就像肌肉拉伤一样。0 P$ e. d, l/ B; E
     我能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了我的额头上,冰冰凉凉的。我右手台了起来,一把打掉了那只手,我的右手按了按我的眼睛,我缓缓的睁开眼,一张苍白的脸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 h3 E- r7 {7 P7 C    “王梓,是你啊。”我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我这是在哪?”我用左手撑坐起来,突然又重重的砸在了被褥上。
' {! Q! w2 h* J! z     “我怎么回来的?”我躺着问道。. M3 H( a3 ]8 |1 g( {' Q, ^
     “你忽然晕倒了,是我们几个把你背回来的。”王梓对我说。. Q) Q8 g. s; B- y
      “你醒了啊。”李新猫腰走进帐篷,动了动嘴角对我说。9 b. u: `, j: D+ X6 b% ^  @
     “谢谢你....”我动了动喉咙说道。
, r8 ?2 i: U/ R% K  f; d      “恩。”李新应了一声便扭头出了帐篷。
1 X! s' O& X0 J+ ]+ L" D/ F      “你受伤了?”王梓轻声问道。$ _# x8 E+ E0 ?2 u4 g6 \9 o! h+ w% f
    “没有。”我右手捏了捏鼻子然后又按了按眼睛。
0 F3 x" Y' d) Z/ D7 a% K, q     “可是.....”. D2 r* r& D8 e# y/ H0 U
      “没有!”我用力吼了一声。2 b/ c. O/ w# [( @" L- B( l) O  p
     王梓看着我,一句话都没说,摇了摇头,突然,她背过身去,一只手捂着鼻子,快速退出了帐篷。3 @; x3 v/ J" q% A) k# g0 T
     我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7 E1 N- G# ?) i# q& x; c
     睡了一会,我睁开眼睛个,感觉比刚才好了很多。
) G5 _% `, k0 ?' [" z( p% b* j6 b3 u     我测过脑袋,看着四周,突然发现眼前有一点红色的东西,我慢慢坐起来,挪了过去,是几滴凝固的血。我看了看自己的左臂——早上的血已经被我擦的很干净了,难道?
" f6 S/ N7 |7 A2 P     我摇了摇头,起身钻出了帐篷。/ c* E+ V6 Z2 i
     王梓跟王馨背对我的帐篷坐在灶台边上。王馨回头看了一眼我的帐篷,看到我,立马回头碰了一下王梓,王梓慌忙把手里的什么东西塞进了上衣的口袋里,然后回头对我笑了一下,跑回了帐篷里。& D$ z$ ^. Z1 g( l" h
     “我说。”我的左肩被人拍了一下,我扭头看见了站在我身边的李新."我说,出去玩你晕倒了,我看你现在也没事了,不如,今天晚上你来守夜吧。”$ R/ T$ t+ O, Q0 U
     “好。”我看着李新笑嘻嘻的脸。点了点头说道。9 J3 Z( J+ P, G2 O: c- K
     从晚饭一直到休息,王梓好像一直在躲着我,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p$ ^9 R" v' w" s  e
    夜很晚了,天上漆黑一片。李新自己一个人进了我昨晚睡过的帐篷。王梓跟王馨也回到了帐篷,只不过,她们的灯比昨天灭的早得多。
4 K5 o6 |) y% t) o6 j    我坐在灶台边,低头看见一个淡黄色的东西掉在地上,我弯腰用两根手指头把它捏起来,白色的,又圆又扁的,像是药片的样子。我拿着它,走到车门前,带开车门,把它放在座椅上举起右手打开车里的灯,然后捏起药片,自信看了看,之间要片上写着“WELLCOME  C2A”。
& a; ?7 Q. U% f' V& w8 k' F4 M    我看着药片,心理猛然一惊,王梓这些天的举动猛的塞满了我的大脑,挤得我喘不过气来。
( {2 }& D0 Z! j9 U7 M7 }8 O     
2 ~2 H  \5 _. X) Q& f. t    4 ^- m, e& z: H/ Z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30 23:3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昔日的幸福 于 2013-2-3 23:01 编辑
6 e, O0 v8 k1 A7 p3 t2 F4 R' V0 D8 r0 q% t# H
                                                                      (十)
+ V; d3 i  X: h! M: b, P   我心里一惊,药片从我的手里掉下来,掉在地上,我低头看着掉在地上的药片,黄色的灯光打在上面,淡黄色的药片好像变成死神的眼球,散发着死亡苍白的颜色。
7 l# O4 D- s9 Z: D) f   就像是一截小孩子的指骨,掺杂着诅咒,死亡,已经泛黄色死人的骨头。
4 M2 B4 u& ?/ l2 ~" C1 `   一年前的那一天,也是一个很黑得夜晚。我一个人坐在医院的走廊里。
2 S" x1 _5 g0 [4 G( J& q, a( v. n6 v   黑色的夜幕,白色的医院走廊,安全通道发着绿莹莹的光。我不知道在走廊里坐了多久,电梯被关了,走廊里的灯也灭了,只有应急灯亮着。白色的墙壁北应急灯的灯光扫来扫去。
  x" u+ P. }# Y; I& c, C  K9 e   我的头埋在膝盖里,两只手握在一起。
3 S8 u+ {  C7 ]) U: o: t6 t+ |5 j% t   楼下传来了急救车的警笛声,我慢慢抬起头,朝外面看过去,急救车停在大厅外面,家属一脸慌张地帮着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医生咋还能站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手忙脚乱的人们——在这个每天都有人进来和离去的地方,死亡就像是中午要吃饭一样普遍,可能你今天睡的床刚刚被人退去了停尸房,消完毒又拉回来。或者,昨天还跟你开玩笑打招呼的人,今天你能看见的只不过是一个蒙着白色被单的人形的东西,或者只是一个整洁的空床,整洁的就像从来没有人睡过一样。
! [3 q/ |/ k! {; J, E    我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淡黄色的药片“WELLCOME  C2A”——这是我在病房的房间里发现的,这是治疗白血病的药物。我妈一直说是胃病,那个是我在病床的枕头下面找到的。, Y+ s$ Q, J. W6 p) c7 o
    我妈一直说没事,那个被我妈称作“孩子他爸”的男人,从来没有到过医院,听说是跟一个女人跑了。
. G: i8 f$ [, i* Z# f0 f    呵,还幸好,他们一起生活了几十年,这个男人还知道定期往医院交治疗费。
) p& m4 N+ `# _5 U9 c( O    几个月前,那个男人彻底没了音讯,我妈用力握着我的手,对我说:“小华,其实你.....”还没说完便咽了气。
* h, l. M( T  _( R    再后来,我来到了这里。# w5 k5 u3 X: {
    我猛的退了两步,看着地上的药片,我抬起左臂,左拳猛地垂在车门上。
9 g  @, b, ]3 \* w1 }& j    汽车的警报猛的响起来,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慌忙跑开了。
, M8 u* i4 G3 S1 f    “你他妈有完没完。”李新打开帐篷的灯,从帐篷里冲出来,站在我的面前,轻蔑厌恶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淌在我身上。我看着他的眼睛,记忆又回到了那个晚上。0 w: C2 U* X1 ?* O2 h+ v) w, i- C
    我紧握着我妈的手,不停的往她越来越凉的手上哈着热气。这是,病房的门开了,那个男人站在我的面前。; S1 p; B6 ?0 x4 c. f  _" G
    我握着冰凉的手,回头看着他,他也看着我。4 U6 \& a8 A6 i# g1 p; H: v# l
    “死了?”他问道。
" x1 D! m- w% F0 ]! n    我机械地点点头。
1 [( L9 Q1 \( g' [0 r0 S     “真他妈的浪费我的感情。这钱给你,以后别来找我。”他看着我,然后说道:“你不是我的儿子,你不过是十几年前我跟她在街上抱回来的野种。钱给你,马上给我滚。”说完便把刚从上衣里拿出的钱向天花板抛去,百元大钞洋洋洒洒的在我面前落下去。+ z* e: _& z6 |# N% F, y
    “想要就自己捡。”他趾高气昂的对我说。$ t' ?7 z0 N6 M
     我抬头看着他,默默地蹲下去,一张一张捡起来,然后整理好。慢慢站起来。2 `) \, B( u3 X% d
     我看着他得意的笑容,然后猛地将钞票砸在他的脸上,“不识太抬举的东西。”他吼着,抬腿一脚揣在我的肚子上。让后扬长而去。
2 A# G5 X. k4 D! w, Z% W    “我在对你说话。”李新看着我,瞪着眼睛戳着我的胸说道。
8 S, t" ?; ]: }4 h2 t, H     我攥了攥拳,然后猛地向他的脸挥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3 23: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回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2-14 23: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昔日的幸福 于 2013-2-14 23:43 编辑 $ D8 D) I1 M3 g/ s! B
# R# [: p. b( B, a& T1 p; S
                                         亲爱的,请你一定活下去(十一)( v) B$ p4 K' Y  ]( ?+ b$ k; B, M
    李新后退了几步,看着我,抹了一把鼻血,淡淡的笑了,“你这混蛋。”7 ^" S" G0 H" s# j% a
     我扑了空,闪了个趔趄。李新一把扶住了我,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 I3 H6 J$ I$ q6 N! |     “来,站好。”李新微笑着看着我。突然,李新一记重拳砸在我的头上,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身子软绵绵的塌下去,感觉不到疼痛,只看到五颜六色的光飞快的闪过我的眼睛。我一个人行走在黑暗中,没有亮光,没有声音,好像置身与另外一个空间。接着,刺骨的寒冷慢慢将我的身体包围,我蜷缩在黑暗中,慢慢闭上了眼睛。慢慢的,我感到一股暖流从我的脚趾慢慢流上来,然后,我好像感觉到了微微的黄色的光。我睁开眼睛,看到柔和的灯光倾泻在我的身上。我看见一只巨大的眼睛正在盯着我.我死死盯着这个没有丝毫生气的黑眼球,黄色的灯光从晶状体的另一面渗过来——不过是眼球形状的灯。我起身,看着四周,我坐在一个类似手术台的床上。我转身下床,发现自己的左臂竟然好了——没有一点伤口,甚至是一丝血迹。3 C5 Y  [' s( m0 n8 y4 L
    我往前迈出一步,却发现自己的腿已经麻木,软绵绵的,我双手撑着床沿。让双腿慢慢恢复,然后踉踉跄跄的走到房间里的办公桌前面。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张照片,我拿起照片,上面的男人我认识,而且对他恨之入骨。4 r5 ~: }' K/ Y6 I+ R
    这时,门开了,一个男人走进来,惨白的阳光射进我的眼球,我看不清这人的脸,只能看见他熟悉的轮廓,我似乎能感觉到他在笑,然后,我看见明晃晃的针头,感觉它刺入我的皮肤,然后里面的液体冰冰凉凉的嵌入我的血肉,然后,我的视线渐渐模糊。我有置身于那个黑暗的空间,寒冷,寂静,好像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呢喃着,在幽幽的吟诵着什么,好像在指引我去某个地方。* s# N0 A$ X9 _* U8 v  O4 }
    接着,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燃烧起来,我好像看见了大山,看见了死去的妈妈,看见了牧羊群的幼崽。突然,我的事业一片鲜红,一条狗的断尾在我的面前落下去,紧接着在远处黑暗的尽头,两只野兽飞奔过来,就在它们扑上来的那一刹,我闭上了眼睛。我静静等待动脉里的血喷出的那一瞬间,可是,我却什么感觉也没有,我微微睁开眼睛,阳光,白云,绿树,还有王梓。' [4 X% c: U+ |: P0 b  E8 d
    “你醒了。”王梓小声问道。6 w' ~, l" f7 Q3 D" w  Q
    “嗯。”我回应道。“王梓....你.....”
7 y* ~( |; a. m5 v     “哎呀,醒了。”李新从车里出来,抱着双臂,笑嘻嘻的说:“刚才对不起了,额米想到你这么弱不经风的。”他弯下腰,看着我,然后拍了拍我的左臂,“刚才抱歉。兄弟海涵。”
4 @' d) d1 B: ~     我楞楞地看着他,他脸上没有一点被我揍破了鼻子的样子,我的左臂似乎也好了许多,但还是不能动,一动还是钻心地疼。) l* g( ^5 r3 n
    “哪里,哪里,毕竟是我的不对。”我伸出手,笑了笑,李新一把把我拉起来。0 U6 W" T. V  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17 00:06:02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厄,感觉有点猜到了结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23 15: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黑暗了,不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24 10:3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幽幻灵 发表于 2013-3-23 15:21
0 M( m3 i7 w" E$ J1 H- d……太黑暗了,不看了
0 w3 W# d; m. a5 B
.....很 ...黑暗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13 23: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怎么了,什么剧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11-12 13: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