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26|回复: 46

[恐怖鬼故事] 《2路公交车》 北方冰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1 09: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生活在北方,辽东地区,新宾,努尔哈赤起兵之地,也是极寒之地,蛮夷之地,这里的族类很多,衍生了各种文化,大多数不被人所知。
    就族类,有记载的不下二三十之多,那没有记载的小族更多,在这种极寒之下,产生了各咱诡异的文化,甚至说是科学所解释不了的文化,这是蛮夷文化。
    今天就从北方冰儿的小说《2路公交车》说开来。
    北方冰儿,就是本人,在北方生活,研究北方的文化,尤其是这些文化,存在着太多的诡异,我也写过很多关于北方这种诡异文化的小说《鬼曲童音》,《萨满巫师》,《萨满巫事》,《守墓手札》等,几十部,我尽量的保持着各族类的本色去写这些东西,留给后人,以便考查研究。
先发一段我写的《2路公交车》,这里面提到了觋师,满清时代的产物,最后传到日本,美国,马来,马来是最盛行的,这就是萨满,这个提到了最新的一种诡异的文化,怎么存在的,怎么发展起来的,这个很奇怪,那就是预位,当时我看到这预位的时候,是在一个墓里,很精细的,说人都有自己的预位,从出生开始找,入预位者,顺风顺水,没有入预位者,劳碌一生,除了这个,就是大预位,九九八十一预位,这是大预位,入大预位者,达到通天下,入者能所不能,达济天下,甚至石雕上还写着,入者天下执首耳,这只是一种文化,真假难讲,小说中,写出来,以小说的形式写出来,目的就是为了让人们更能接受,更容易接受。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9 07: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章 偷手

女人拿了来鉴定的证书来,确实是没有问题。
那这个男人就没有道理了。
我说。
“我先不拿,这件事我要搞明白。”
这要走时候,女人让留下电话,她把电话也留给了我。
她问我,我是怎么知道她偷的这东西的?
我说会给她一个解释的。
这个女人纠结这件事,也是奇怪了。
我出了小区后,给那个男人打电话,一打就是空号,可是他能打给我,特么的,真是活见鬼了。
我又去寺里。
不空师傅说,上柱香吧,人争的是一口气,佛争的是一柱香。
我不信,从来没有上过香,这是我第一次上香。
上香后,我问了不空师傅。
“原来这事,我只是点化你就行了,现在弄成这样,我就得跟你说了。”
不空师傅告诉我,那个女人偷东西,他是算出来的,这是天机,没办法。
那东西到底是谁的,他不知道,如果真是那个女人的,那个人要是没有道理的,他到是有办法,不过行不行的试一下。
不空师傅告诉我,在北山,找一个坟,那坟左面有一棵松树,长得形状很特别,找到后,让我绕坟上圈,在坟后背浇尿,然后不要回头,往东走二百米后下山,记住不要回头。
“我弄那坟干什么?”
“那坟就是那个男人的,这样做,以后他就不会再缠着你了。”
我直冒冷汗,说实话,对坟从来我都是害怕的,北山是自由坟,那儿埋了多少坟我不知道,我去过一次,是一个同事的爹下葬,我过去的。
“没其它的办法吗?”
不空师傅不说话了。
出了寺院,我坐在台阶上。这简直就是逼着我发疯。
不空师傅让我去坟上撒尿,那是对死人的大不敬,是会招来灾祸的,我小的时候,母亲就告诉过我,谁家的孩子,就因为这样做了,一病不起,最后死了。
当时,邻居家确实是有一个小孩子死了,但是是不是和这件事有关系我也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个人是恶人,是坏人,但是人死为大,这么做好吗?
我也是犹豫的。
回家睡觉,晚上上车。
晚上九点半的时候,那个电话又来了,响了三遍,我接了电话。
“你把那件东西拿到坟上去,北山坟场,有一棵长得奇怪的松树,到那儿就看到了。”
“你是不是好人,那东西也不是你的,所以我不能给你拿,因为这个东西,也死了人。”
这个人“咕咕咕”的笑完之后,就挂了电话,我浑身冒冷汗,看来我做什么他是清楚的。
我感觉是身后面有人这么玩,不是死人玩的,是以死人的名义来玩的。
这个人一直没有来电话,一直到我下班。
我去“匆匆那些年”去喝啤酒,刚要进去,我看到那个女人在里面,我转身想走,她叫住了我。
我进去坐下,倒上啤酒,这个女人说。
“我叫夏天,辽宁中文系毕业,我知道你喜欢来这儿喝啤酒。”
看来这个叫夏天的女人是跟着我了。
她解释说,她的一个同学在我们车队,所以知道一些。
夏天不招人烦,长得也挺好看的。
“你找我有事?”
夏天点头,说就是那件东西的事情,她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她偷的那件东西的?
“偷东西,迟早是会被人发现的。”
夏天笑了一下,她笑竟然有酒坑,第一次看到她笑。
“我说实话,我会偷手。”
“什么?”
我根本就不懂。
“这么说吧,我想偷谁的东西,没有会知道的,当然,我也不偷别人的东西,那是我的,我家的,我只是拿回来了。”
她说着,我想起来,两年前,在南站出现过一件事情,就是警察收到了一封信,说七天时间,会偷七件东西,他们抓不着。
果然是,那年南站的商场,连着七天,丢了七件东西,那是钻石,竟然没有找到是谁偷的,当时是一件挺轰动的事情。
我说这件事,她说,是他父亲做的,那七个钻石也是他们家的,被人偷走后,卖掉,在商场出售。
“你们完全可以报警。”
“那东西洗白了,没用的,只有这么办。”
这回我是知道了,小偷也有这么厉害的。
“这叫术业有专攻是吗?”
我问,夏天又笑了。
我告诉她,是一个算出来的,这个我不会说的,她没有再问。
我说了发生的事情,她看了我半天。
“其实,我是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的,但是从我丈夫死后我想信了,死的人七天回来,给搭了梯子,倒上酒,供品,地上撒了白灰,其实,这就是一个仪式摆了,我并没有当真,可是,第二天,白灰上有脚印,那白酒也只有半杯了,那脚印确实是我丈夫的脚印,那双鞋是我给他买的,新买的,是在国外买的,所以不可能有人做假的……”
她说得我毛骨悚然,这大半夜的。
她最后问我,怎么办?
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夏天说,那就看看再说,不行就把这东西拿走吧。
那可是值五十多岁的羊脂玉,我可不敢乱来,我这一辈子恐怕也只能赚上一个五十万。
我摇头。
三点多,我说送夏天回家,这是礼貌,她说开车来的。
她上了车,开车走了,我就往北山自由坟场去了。
真的就找到了那棵松树,长得有点奇怪,像龙一样,还不是,反正看着别扭。
我有点冒冷汗,借着酒劲儿上来的。
突然野鸡一声叫,我吓得大叫一声。
“特么的吓死我了。”
我围着坟转了三圈,走到坟后,撒了一泡尿,紧张得半天才尿出来。
尿完,我提上裤子就跑,一杆子就跑下了山,尿都没尿利索,回家感觉裤裆湿乎乎的。
快中午了,我母亲叫我起来吃饭。
我吃饭,周小宜就来了。
她坐下跟着吃。
“今天陪我去买衣服呗?”
“不去,一天就是买买买的。”
周小宜瞪了我一眼,我妈也瞪了我一眼。
说实话,我父亲是团长转业回来的,当了二十五年兵,按道理上来讲,我家的条件应该是不错的,可是父亲正直,我真的就知道了,“人”字是怎么写的,军人的一“正直”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了,他在部队二十五年,回到地方,根本就不法融入到这个社会了,所以,我现在就开车,家里条件比普通的百姓也强不到什么地方去。
所以,我找个对像也不太容易,家里没有条件再买房子。
我母亲对周小宜好,说这姑娘直爽,她就没说,这姑娘有点二逼乎乎的。
那天,我和周小宜公园看猴子,我喜欢看猴子,在我小的时候,父亲总是带着我来看猴子,那猴子还抢走了我的一顶帽子,现在那只猴子不在了,大概是死了,这里面应该是它的儿子,或者是孙子了。
周小宜二乎乎的,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辣椒,放到了面包里,给猴子吃了,猴子急了,拿东西扔了周小宜一脸。
真是没治,到什么地方,总是惹出来点祸。
去年划船,都能掉水里,走路能掉沟里,也没谁了。
但是,周小宜长得白,也长得好看,屁股是屁股的。
从公园出来,周小宜接了一个电话,半天才对我说。
“你妈说,晚上让我们回家吃饭。”
“你妈不是不同意吗?”
“今天有点特殊。”
我一听特殊就毛,周小宜她妈和她一样,二杆子货,出的事儿都让你意料不同,那周小宜的父亲什么事都不管,上班赚钱,把钱给她妈,然后就是喜欢喝酒。
上次我和周小宜在她家睡觉,让他妈给撞到了,他还说,接着,接着玩。
他拿走了我兜里的五百块钱去喝酒了,我愣是没敢坑声。
这次真不知道又要闹出来什么花样来。
我和周小宜回家,这回的酒菜是不一样的,用了心意,有两个菜还是大来饭店叫来的,那可是国家一级厨师的菜。
我就感觉不太对劲儿。
我六点上车,五点钟的时候,开饭了,来了一个人,长得膀大腰圆不的。
“张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宜的男朋友。”
男朋友?我靠,这不是意料之外,这是意料死亡。
我看着周小宜,周小宜也傻了,周小宜的父亲坐在哪儿,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
那个男人伸出手来。
“你是小宜的哥吧?”
“噢,是哥,是哥,我上班去了。”
我转身就走了,周小宜追出来。
“我不知道……”
“回去吧。”
我特么的去车队,坐在办公室,调度看着我,上次我的那一嗓子,把他吓得尿裤子里了,这事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他恨我。
“你再用那种眼神瞪着我,我今天晚上就让你受罪,你看到没有,今天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儿。”
调度出去了。
六点整,我从车场开车出来。
1212号,2路公交车,大链车。
从12中学起点,往后戈去,然后南站,公园,北站,这是一个大环路,这是这个城市,唯一的一个大环线。
今天这事出的,我不怪周小宜,也不怪周小宜的母亲,她母亲没有毛病,谁让我穷了,还只是一个公交司机。
那个电话没有再来,这也许只是一个插曲,这件事实是和我没有关系,但是那床上的棺材板子,一直就是一个纠结的事情,扔了真出事,不扔让你想起来就不安。
车到新华大街,半夜12点,我下车买了一盒烟,上车就打不着火了,车上有七八个人,我鼓捣了半天,也没行。
“对不起,车坏了。”
乘客骂骂咧咧的下车了。
队长就呼叫我,问我怎么停在哪儿不动了?
“见鬼了,你来吧。”
队长说,他过不去,调度室没有人。
那个调度估计又让我吓尿了裤子了。
我没办法,只能是等,队长会安排人来的。
没有想到,队长是亲自来的,估计是叫人到调度室了。
他上车问我怎么了?
“车打不着火了。”
“这车没毛病呀,才两年的车,而且刚检修完。”
队长坐下打火,一下就着了,我靠他大爷的。
这就如同我六岁的时候,父亲带我去一个叔叔家玩,那暖瓶自己就炸了,把我吓个半死,屋子里没有人,他们进来,父亲就骂我,要打我,叔叔说,没事,小孩子吗?没烫着就好。
我特么的找谁说理去?
父亲还给人家买一个新的送去了,我跟父亲说,真的不是我。
“我知道呀,本来就不是你,我当了二十五年的兵,我一直就明白了,但是你解释的清楚吗?这就是生活。”
这是父亲给我上的第一堂生活课,今天这事,我怎么解释?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09: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09: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2路公交车》 文/北方冰儿

第1章 风水死了

这是北方的一个城市,我居住的城市。
这个城市还很落后,公交车是大拉链的那种,两节车厢,长长的,我就是公交司机,开的就是二路车,也叫环路,环城运行。
我开车有六年了,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除了乘客打架,小偷偷包,就没有什么大的事情发生。
我以前是开白班的,今年开上了夜班,从晚上六点到下半夜两点收车。
今年的冬季很冷,下了一场又一场的雪,半夜达到了零下三十七八度,晚上坐车的人很少,有的时候都是跑空车,但是也得跑。
发生诡异的事情,最初并不是在公交车上,那天下半夜,最后一圈,就回车场收车,快收车的时候,我的一个哥们打来电话,告诉我风水死了。
把我吓得一激灵,一脚刹车就停下来了。
我半天才反应过来,说风水是喝酒,在外面冻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09:2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风水从小就是哥们,我坐在车里足有十几分钟,决定开着公交车去风水家,这样冷的天气,出租车都不出车了,没有客人。
我开着车去了风水的家,外面摆着花圈。
我过去,风水的尸体竟然没有送到火葬场的停尸间,就摆在外面的床上,蒙着白布单子。
我慢慢的走过去,看着,风水的母亲看以我,就开始嚎。
风水的父亲从小就死了。
我叫风水的母亲干妈,我从小几乎就是在风水家长大的,天天的睡在一个背窝里。
我抱着干妈,告诉她没事,还有我呢。
我的眼泪是不停的流着。
我掀开了风水蒙着的白布,我摸着他的脸。
“兄弟,慢慢走。”
我不害怕,一点也不害怕,他就如同我的亲兄弟一样。
我当初说,这个名字不好,叫风水,让他改了,他说喜欢,听着就有点邪性的名字,我们都叫他大风,他说也喜欢大风这个名字,他活着的时候,没事就会刮一阵大风,惹点是非出来。
现在好了,不用再刮大风了,连小风都刮不了了。
我要把车送回车场,那边打来电话了,以为我路上出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09: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送车回车场,调度把我臭骂了一顿。
例行就是上车检查一下,他上车,我跟着上去,他上去就站在那儿不动了,后面竟然坐着一个人,头低头,我竟然没有发现。
可是我记得,最后一圈下来,根本就没有人上车,怎么会有人呢?
那个人低着头,似乎是睡着了。
这个人也许是去风水家的时候,上来的。
调度骂着我,走过去,去叫那个人。
“起来了,回家睡,到终点了,再睡就冻死了。”
这破车没有空调,就几个暖风机,根本就不起作用。
我站在前面没动,上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很诡异。
调度突然就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我当时傻了,那个人站起来,竟然是风水,是风水,他没死吗?
我傻在那儿,我再细看,人没了,没了……
我腿一软,就坐到地上,半天才爬起来,去叫调度。
没有反应,我知道坏事了,马上给车场的场长打电话。
这个时候,车场只有调度一个人在,收完车,他也回家,没有其它的人。
我给场长打电话,说出大事了,马上来车场。
然后我就挂1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09: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场长叫不醒,是被吓着了,我想不应该有事情的。
120来了,场长来了,人死了,调度死了,明年春天就退休了,他被吓死的。
可是我不敢说,我说车在半路出了毛病了,回来晚了,调度上车检查的时候,就倒在地上了。
我编着瞎话,冒着汗,零下三十多度,我还冒着汗。
竟然没有人怀疑我,如果说我在车上看到了风水,那他们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事情处理完了,天亮了,我去风水家。
一路上,脑袋都发大。
到风水家的楼下,进超市买了面包,老板说,风水刚走,买了包烟。
我激灵一下,差点没吓到死我。
我一声不吭,出去,到风水家楼下,我的冷汗直冒。
我请了假,陪着风水两天,一直到他成了灰,我长出了口气,他应该不会再出现了吧?
我如果在公交车上,看花眼了,那调度不可能,还有那超市的老板,他也不可能看错,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风水已经死了,如果知道了,他会不会和调度一样呢?
风水被送走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叫风水的人了。
我以为这事就过去了。
【首发 爱奇艺文学 作者 北方冰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09: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这只是开始,这是灵异事件,我听说过很多,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回真的就在我身上发生了。
我和队长说,不开夜班了,队长说,现在没有人,等有人了再给我换,我说换台车,队长说,不可能,原因你最清楚。
我没有选择了,我还开着我的1212号车,在天黑后,跑在这个城市的马路上,一圈一圈的,跟一条驴一样。
有人让我买鞭炮,绕着车放,我没那样做,我说谎了,再放鞭炮,那调度能放过我吗?
每天我都害怕,紧张,不时的回头看,尤其是在后半夜,没有人,或者没有几个人的时候。
我也建议车队把夜班车提到半夜12点,队长说,那是公司的事情,让我好好开我的车。
这件事出了没多久,也快过年了,三十竟然是我的班,依然是六点到半夜两点,车队没有改时间。
天黑我接了车。
人很少,我不快不慢的开着,路上的人也很少,都在家里过年。
晚上十点,车上就开始没人了,回车场,我就空了一个小时后才上线,2路公交车,大年三十的夜里,就两班。
我们两个司机坐在调度室喝了两口酒,要是以平时,我们只有在路上相遇。
我们骂了领导几百遍后,又上线。
天冷,没有人,下半夜一点,在南站,有一个人上车了,天太冷了,这个人把自己包裹得严实,看不到脸。
他竟然走到最后坐下了,前面会暖和一些,但是他坐到了最后一排,我就想起风水来。
我问他到什么地方下,没有人的站就不停了。
他不说话,问了几遍,也不说话。
再进站,我就站起来,问他,这个人好像睡着了一样,我瞪着眼睛,不会又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09: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浑身冒冷汗,大喊,几乎近于吼叫了。
那个站起来了,把帽子摘掉,我傻在那儿。
“我回来看看你,这么寂寞的大年三十,我陪你,我们是兄弟……”
是风水,是,没错。
风水那个时候,总是陪着我溜车,完事就去一起喝酒。
“谢谢兄弟。”
我怎么冒出来这样的话的,我都不知道,甚至把自己吓了一跳。
风水让我开门,说就陪你到这儿了,回家要陪妈妈。
我打开了车门,看着风水下车,他还冲我笑了一下,笑了一下……
那是我熟悉的笑。
下班后,我回家睡了一觉。
早晨起来,我就买了烧纸,去了墓地,给风水烧纸。
“兄弟,你别再找我了,我给你送钱来了,在那边好好的,干妈我会照顾好的,你不用担心……”
风水是我兄弟,可是他这样出现,我是实在受不了,心脏受不了。
烧完纸回去,吃饭,父亲说,风水要是不死,一准就跑这儿来。
“你少提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09: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下就火了,把筷子摔了。
我躺在床上就睡。
母亲叫我起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我去车场,调度告诉我,收车后,自己检查车。
那个和我同班的司机和我打声招呼就上车了,我们是对开的,绕城,半路我们会相遇的。
这一夜平安的度过了。
但愿不会再有事情发生,如果再发生什么事情,我宁可不干了。
就这样的,十五过去了,没有事情再发生,天天的紧张,让我总是感冒。
风水不时的就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不去想,也会冒出来。
一直到春天的到来,小草出来了,我想,应该是不会有事情再发生了。
车上的人也多起来了。
慢慢风水也从我脑海中消失了,除非我是有意的去想他。
经历了一场灵异,让我也是处处的小心了。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就在我淡忘的时候,忘记的时候,又来了。
那天是刚接班,大环转到一半的时候,就是在0道街车站刚起步的时候,一个人站在我身边。
“往里走走,别在这儿呆着,影响我开车。”
从出事后,我不喜欢有人站在我旁边。
这个人没动,我刚要再说。
“小光,慢点开。”
我激灵一下,这个声音我是太熟悉了。
那是调度刘师傅的声音,就是死去的那个调度,死在这个车上的那个刘师傅。
我回头看“嗷”的一嗓子,车奔着桥柱子就去了,“咣”的一下就怼上了,当时我就傻了。
我再看刘师傅,没有,没有这个人,他穿着公汽的衣服,没错,就是,可是没有。
我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有人打开了车门,下车了,没有人受伤。
车队队长来的时候,我还傻坐在那儿。
“你-【哔~】-怎么开的车?”
队长骂着我。
“我看到了刘师傅,就在我身后,就在我身后,他还告诉我小心点开,小心点开……”
车队队长一愣,然后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
“你脑子坏掉了?”
我一下站起来。
“特么的老子不干了。”
我摔下手套,就走了。
【毛骗 小说作者,最新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09:52: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第一章,这样切入的方法,更容易被人接受,我的兄弟风水死了,我开了七年公交车后,就不开了,我在车上遇到过风水三次,每一次都让我解释不了,我需要解释,因为我害怕,阴四爷这个觋师,是中国最后一个觋师,确实是存在着诡异的手段,他是女真族,努尔哈赤平定了十余族,而北上,一气过了三海关,那么是不是有觋师在帮着,这个没历史没有记载,但是很清楚,也许是有关系的,袁天罡,李淳风之术,这个似乎有着某种联系,天相而行吗。】
第2章 失踪的2路车

我没有回家,找一个酒馆喝酒,队长给我打电话,我接了。
“损失我来赔,我不干了,真的,我不干了。”
我竟然捂着脸大哭起来,太特么的吓人了。
“刘师傅,你不能怪我,就是我实话实说了,他们也不会相信的,反而麻烦,反正这也算你工亡了……”
这怎么就找到我的头上来了?
2路公交车,1212车,我开了六年都没事,一次事故都没有出,年年拿选进。
这件事我跟谁说,他们都不会相信的,就是事故,就是我开车没有集中注意力。
,队长给我打电话,让我去。
我是男人,出了事就要面对,我去了。
队长说,不要有负担,事儿既然出了,队里来处理,赔偿修车的损失就行了,休息几天,等车修好了,就回来开,依然开1212号2路车。
“能不能给我换一个线,随便的,郊区的也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9-22 19: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