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欢迎关注灵隐岛官方微信公众号
楼主: 阿诗丹顿所

[完美破案] 股票经纪人之死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5: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泉雨乘“西方快车”去某城市休假,不巧在车上遇上了凶杀案。
  一位计算机店老板,死在了车厢内,但车窗是密封的,车厢里一片狼藉。从背部直插心脏一刀,没流多少血。死者左手拿着本子(本子有被撕掉数张的样子),右手拿着一支笔。本子上没留下任何字迹(后来在死者口腔中发现纸团,上面写着“543017”)。
  经过验尸,发现死者体内有剧毒“T-100”。中此毒者,不会马上死亡,但会全身剧痛发不出声音来,一开始是下身瘫痪,然后是全身失去知觉,直到休克而死。此毒会使肌肉迅速僵硬。在取证过程中,警方还发现碎玻璃杯上也有毒。
  “西方快车”是一趟豪华列车,连男女厕所都是分开的。死者所在的特等车厢里,两个出入口都有监视器。案发时,除了死者和住同一节车厢的甲女士(石油公司经理)、乙男士(*老板)外,就只有服务员和一个穿着大衣、戴着太阳镜和帽子的身份不明者,最后就是按点巡视路过的列车长,是他发现了敞开的车厢大门,还有尸体。
  【对话一】
  白泉雨:“你姗姗来迟啊。”
  列车长:“不好意思,因为刚才碰到过尸体,我洗了个澡。”
  白泉雨:“呵呵,可以理解。从监视器上来看,身份不明者从死者车厢内出来后,向车尾方向跑去,而你巡视时也是从车尾走到车头的,从时间上看,你们应该在两节车厢间擦肩而过,你有没有看清他的长相?”
  列车长:“没有,他把大衣领拉得很高,还戴太阳镜和帽子,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白泉雨:“请问,有没有谁买了车票没上车的?”
  车长:“让我看看……有丙先生,丁女士。”
  【对话二】
  白泉雨:“案发时你一人在靠车尾的餐车内看书,而案发现场和餐车这段,除了互相擦肩而过的列车长和身份不明者以外,就只有你了。事后发现跑向车尾的身份不明者消失不见了,只有你还在……”
  乙男士:“你怀疑我是身份不明者,是杀人凶手?!请你搞清楚:监视器应该拍到我向车尾方向走来的录像,我又怎么能像你说的那样从车头方向跑过来杀人?我看那个身份不明者恐怕早就跳车跑了!”
  【对话三】
  白泉雨:“你是第一个在案发前去过死者车厢的人,下毒的机会很多啊!”
  甲女士:“我和死者的确有情爱关系,但即使有仇也不至于去杀他啊。下毒的可能是身份不明者或服务员。再说,身份不明者从死者车厢里出来时,我正一个人在自己房内,监视器应该有记录的。”
  白泉雨:“不要激动。你用的香水味道很特别啊。”
  甲女士:“这是法国香水‘XP-5号’,是新产品,全国也只有两瓶。”
  【对话四】
  白泉雨:“你和死者好像有些仇怨。”
  服务员:“没错,但人不是我杀的,我发誓!”
  白泉雨:“除了你还有谁能接触到送给死者用的杯子?”
  服务员:“车上的客服人员都有可能。”
  白泉雨:“但他们事先并不知道死者住在哪一间,如何通过你对死者下毒?”
  服务员:“那下毒的一定是甲女士了。”
  白泉雨:“还有,你送完酒和杯子,离开车厢后是向车头方向走的。你说你没碰到身份不明者,从时间上看不太可能吧。”
  【对话五】
  助手:“警察已发现被遗弃于铁路边的身份不明者的大衣,衣内有很奇怪的的味道。另外,乙男士以前曾是体操运动员,因为在练平衡木时出了事故,就退役了。”
  列车长:“我查过了,丙先生、丁女士都是用假名买的票。”
  白泉雨:“死者手上的本子和笔是列车上送的?”
  列车长:“没错。明天是圣诞节,所以每个特等车厢的乘客都能收到一份礼物。”
  白泉雨:“你知道服务员和死者之间有很大的仇恨吗?”
  列车长:“他以前和我提到过,但我并不知道就是死者,不然我决不会调他来这儿当班的,竟然会出这种事,是我的失职。”
  白泉雨拿着被打碎的有毒碎玻璃杯片,看着上面的旧缺口,喃喃自语道:“是这样吗……”随后他走进厕所方便,突然,他又从厕所里冲出来,大喝一声:“是XP-5号!原来如此,死者的留言,T-100,消失的身份不明者……一切谜团都解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5: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某半岛是有名的旅游胜地。
  当地一月时,早晚都十分寒冷,常常会下霜。此时正值一月中旬,连着几天都是晴天。一天傍晚,当画家K回到自己的别墅时,却发现他的画作被人偷走了。
  小偷是从靠近院子的那扇窗子闯入的,在微湿的泥地上还留有足迹:他穿的是胶底的鞋子,鞋跟的锯齿状花纹还很清晰地留在地上。
  那么,小偷究竟是何时闯入的呢?
  A.昨天早晨。 B.昨天半夜。 C.今天早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5: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女特警巴巴拉化装成护士,在一家大医院里服务。据可靠消息,正被追捕的一男一女两名要犯会化装成一对情侣来这家医院看病,巴巴拉要从众多的病人中把他们识别出来。
  巴巴拉刚进入一间诊室,就看见两名护士陪着一个身材修长,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漂亮姑娘走了进来,姑娘一副痛苦的表情,一进门就脱掉高跟鞋倒在床上,一双穿着黄色长筒丝袜的脚使劲地蹭来蹭去,紧跟着小伙子也走进来了。
  护士对小伙子说:“你这太太呀,真让我们害怕。给她检查的时候大声叫疼,使劲要挣起来,我们几个人都按不住她,现在可算完了,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小伙子关切地低声问了姑娘几句话,姑娘好像仍然很难受,没有回答。小伙子默默地坐到姑娘脚边,把手放在姑娘的脚上心疼地抚摸着。过了一会儿,姑娘略微平静了下来,两只脚不再像开始那样在床上蹭来蹭去了,而小伙子依旧在反复抚摸着姑娘的脚。
  这时,眼科诊室的门打开了,走出一个眼睛上包着纱布的小伙子,旁边一个泪流满面的姑娘搀扶着他,把他扶到走廊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姑娘蹲在小伙子前面,攥着他的手使劲摩挲着,一双泪眼深情地看着小伙子,小伙子似乎听到了姑娘的抽噎声,攥住她的手摇了摇,轻声说:“噢,别哭,没事的。”过了一会儿,姑娘站起来,坐到小伙子身旁,依然紧紧地抓住他的手。
  这时护士走过来,对姑娘说了几句话,姑娘站起来随着护士走到一旁,边哭边听护士说些什么。听完后,姑娘又回到小伙子身边坐下。巴巴拉回头看了看第一间诊室,那姑娘仍然躺着,小伙子还在心疼地抚摸着姑娘的脚。
  这时,巴巴拉拔出了手枪,对其中一对情侣说:“对不起,你们被捕了!”
  那么,哪一对是真正的情侣,哪一对又是要犯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5:4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洗衣店老板的独生女儿阿信妩媚动人,风流韵事层出不穷。
  一天,她突然失踪了。第二天,在汤岛圣堂后面的树林里,人们发现了她的尸体。在裸露的左侧乳防上方,一根银簪深深地刺进了她的身体。
  名侦探银次从尸体上拔下银簪,用白纸拭去上面的血迹。只见银簪的尖部十分锋利,闪闪发光,可作防身的短剑,柄端却像熏过似的黑糊糊的。
  “这是阿信的东西吗?”银次问洗衣店老板。
  “是的,是油店的年轻老板幸吉送给阿信的。”
  银次于是叫助手把幸吉找来。幸吉是一位举止庄重的人。一靠近他就能闻到一股硫黄的气味,再仔细一看,此人大概患了皮肤病,两手手指发黄,皮肤也干巴巴的。
  “真是糟心的病啊,涂了硫黄药吧,见效吗?”银次同情地问。
  “好多了,只是味儿太大。”幸吉像是不想让人看似的,把手藏在身后。
  “可是,你不是要同阿信定亲了吗?”
  “是有这个打算,可是阿信说要推一推……”
  “这么说,你是憎恨阿信变了心而杀死她的?”
  “这是什么话,凶手绝不是我!我不想说死人的坏话,可是阿信还有别的男人。”
  “我有你杀人的证据,你快老实交代吧!”
  那么,银次是根据什么发现了凶手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5:47: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天中午,本市某知名玉器店内人头涌动,川流不息的顾客正在挑选玉器,营业人员都在忙着兜售商品。
  这时,一名斯文的女子走入店内,浏览片刻,趁人不觉,突然从橱窗内偷了一条价值五千多元人民币的玉项链,然后夺门而逃。客人及店员见状,立即从后面追赶。这时,一名正在附近巡逻的巡警闻声赶到,加入追捕行列。最后,众人终于把该女子截住,但搜遍全身,却找不到赃物。就在正准备放她走的时候,督察陈安先生带来了三名女性嫌疑人。她们身上都有一条玉项链,经过调查,终于发现真正的赃物是在其中一名嫌疑人手中,换句话说,此人有可能是共犯。
  请利用下列资料,仔细思考侦破这宗偷窃案。
  (1)一名浓妆艳抹的风尘女子,手提袋内发现有该公司的纸包装着的玉项链。
  (2)一名头戴丝巾,身穿破衣,精神似乎有问题的女子,颈部挂着玉项链。
  (3)一名盲人女子,坐在横巷内乞讨,身旁的小孩正在玩一条玉项链。
  你知道被抢走的项链藏在谁的手上吗?为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5: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皇寺发生了一桩惨案,死者是该寺的主持圆空大师,他因头部遭到重物击打致命。整个大殿一片狼藉,镀金的佛像被推倒在地,佛像的双眼本来镶嵌了两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但是如今只剩下一张没有眼珠的脸,佛案上的香坛也被推倒在地,香灰撒得满地都是,幸好燃着的香没有把大殿烧起来。此外,佛像的屋顶上有一片瓦不见了(此处只能勉强伸进一只手),屋顶上有很多灰尘,但是除了几个脚印外,瓦片没有大片大片地翻动和滑动的痕迹。
  第一个发现死者的是法里和尚。他在扫地的时候,突然听到大殿上传来“啪”的一声响,便赶过去,可是发现大殿的门被栓上了,怎么喊里面也没有回应,窗子也是紧锁着的。正当他准备砸破玻璃翻进去的时候,师弟法可和尚听到动静,拿着一块沉重的大石头赶来,把大门砸开了,随后他们便看到了师父的尸体。最后匆匆赶到的是林文,他的衣服和手都脏兮兮的,沾满了灰尘。据他说是在路上摔的,可是他别在腰前的钱包上却没有一点灰尘。
  寺院里当时只有他们三个人。
  那么,凶手是谁,他又是怎样制造密室惨案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5:47:37 | 显示全部楼层
S 县的同乡事务所位于东京市中心某大厦六楼。不过它最近有些变化,可以说已成为该地区皆川议员后援会的东京事务所了。现在在这套房的里间内,坐着皆川、皆川的秘书纷野、大力支持皆川的同乡会副会长大拢,他们三人正讨论筹建县同乡会东京总会的事。
  晚7 点整,讨论结束。
  纷野站起身说:“那我先走了……”
  ”干嘛这么着急走呢?”大拢打断他的话说,“你能不能再待30 分钟?你会见到一位很人未见面的老朋友!”
  ”老朋友?谁… … 。
  ”金城康男就要到东京来了,他说他7 点半钟到这里。”
  一听是金城,纷野感到很突然。原来纷野出生在S 县的一个偏远山村中,小时候他有两个要好的伙伴:金城和神田。后来他和神田考上大学,毕业留在东京工作,神田服务于东京地政会馆公共关系部,金城留在家乡,由于家乡偏僻、久未通上电话,他们极少联系。
  “不过,他到这儿之后,我们还有事要外出,恐怕你们也没有什么时间叙旧啦……”大拢又补充一句。
  其实纷野正在犹豫,因为他必须赶回去整理皆川委托他办的资料,于是他还是先走了。
  7 点半过5 分钟时,事务所里的电话铃响了。”大拢先生在不在?”是金城打来的。显然是很少与人交际,他没说客套话,只说立即赶过来,希望大沈能等他。但话还未说完,电话就坡切断了。“大概是打公共电话,真土,连电话都不会打。”大拢不太愉快地放下听筒。
  又过了大约5 分钟,地政会馆的神田打来电话。说完事情,大拢突然想到他跟金城也是好友,便请他来一起会金城:“他刚到东京车站,可能要8 点才能到这儿,从地政会馆到事务所用不了10 分钟车程,你如果现在出发,一定比他先到。”
  但神田表示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拒绝了大拢的邀请。
  7 点50 分时,大拢正接一个电话,“叮咚!”门铃响了。一旁的皆川议员拿起桌上的对讲机跟门外说话。
  “喂?"
  听到这声音,皆川回应了一声。
  “喂……请问大拢先生在吗?,那是很难听清的低沉声音,而且带着S 县口音。
  “在。你是哪位?"
  “啊,喂……我是镶川派来的人。”
  本以为是金城,却不是,出乎皆川预料。这时大拢打完了电话,听说是皆川派来的人,想他一定有什么要事,便起身到外间去开门。
  皆川接着看文件,无意识地听到开门声,跟着又是一声倒地般的重响。他不由站起来,却又听见走库上传来奔跑的嘟步声。借川立刻跑到门口,看见大拢倒在地上,一把匕首擂在他胸前,浑身是血,好像已经死了! 他赶紧回屋拨电话给警方。
  随着一阵警笛声,警车赶到了。这时恰好金城也出现在门口。他解释说因为迷路,所以耽误了时间。刑带却抓住他的手,显然他被视为嫌疑犯之一。嫌疑犯除了金城,还有纷野和神田。大泷是金融业者,又好色,三名赚疑犯都因为金钱和女人和大拢有瓜葛。但他们又都有不在场证明。
  这天,皆川议员正闷坐在事务所的沙发上,等待刑警来向他报告案件进展情况,忽然,“叮咚户门怜响起来。他心头一亮,像是明白了什么,马上站起身去给刑警开门。
  那么凶手到底是谁呢?
  A. 纷野
  B. 神田
  C. 金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6: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位老大娘被自行车撞倒并流了一摊血。交警赶过来时,肇事者已逃之夭夭。
  交警发现老大娘流的那一摊血上有肇事者自行车碾过的痕迹,附近也没有岔路,于是赶紧用对讲机和下一个路口的交警通了话,让他截住所有骑自行车路过的人。
  交警令人将大娘送往医院后,便赶往下一个路口。几个小时前下过一场大雨,现在雨过天晴了,仍有一小段路十分泥泞。交警走过这段泥泞的路,赶到下一个路口时,已有十多辆自行车被拦在那里。交警观察了一下这十几辆车子,很快指出了肇事者。
  交警是怎样找出肇事者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6: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一栋楼房里,住着赵、钱、孙三个单身汉.他们分别住在一、二、三楼上。
  三个单身汉各有各的无价之宝:赵是集邮迷.藏有无数邮票珍品,仅“祖国山河一片红”一票.便值10多万兀。钱爱好收集古钱币、刀币、裤币、贝币等一应俱全。孙是业余“古董专家”,据说他的宿舍里也有不少价值连城的宝贝呢!
  一个周末的晚上,三人一起约定.第二天十点钟到二楼钱家打扑克。
  星期天上午十点整,赵、孙二人同时来到钱家.推门一看,钱竟被杀害了。赵、孙都很害怕,惊恐之余.他俩立即给公安局挂了电话。
  五分钟后,公安局刘副局长.侦察员李峰、技术员杨雪和法医等立刻赶到了现场。
  经过紧张而有秩序的勘查,判定死者是早上九点四十五分左右被杀.
  刘局长仔细地端详着墙上的大挂钟,接着分别询问报案人赵、孙二人;要他们回答自己九点一刻时在干什么。住在一楼的赵说:“我爱睡早觉.八点多才起床.煮熟饭后一看表,九点一刻了,便胡乱炒了点菜吃,然后上楼去了。
  住在三楼的孙说:“我吃过早饭,正好是九点一刻,我想还早,就给挂钟上了发条,又看了一阵书才下楼来。”
  刘副局长一行人听了,马上断定他们二人当中有一个说了假话.经过进一步深挖追查,果然在说谎者家中搜出了作案凶器及盗得的珍贵古币.
  你知道赵、孙二人谁说了假话,公安局长又是如何断案的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6: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光珠宝店快要打佯了,几个服务员正忙着收拾店面、结帐。这时,又进来二男一女三个顾客,这三个人都戴若一色的墨镜,都往着一根竹拐,服务员一看是几位盲人.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原来,这盲人中的一对男女是夫妻,他们的儿子要娶亲了,十是老俩口想亲自为未来的儿媳买一根金项链,服务员耐心地为他俩挑选,使老俩口很满惫.。服务员收过钱.认真地点完数,使转身将货款放入钱柜,又将金链一子小心地装好,亲自递到顾客手上。
  三位盲人连连道谢,一步一步地向大门走去。当服务员准备锁柜台时.忽然发现金柜里少了两个成色好、分鱼重的金戒子,价值至少5000 元.
  服务员立粼报告了店主任.店主任立粼报告了公安局并叫服务员赶快把那三个盲人请回来.
  5000 元钱,这可是个大案。公安局刑侦科刘科长和技术员小马火速赶到了现场。
  现场勘查未发现什么异样,连符二老的指纹都没有.服务员介绍完情况后,刘科长便把目标转向了三位盲人。为了落重残疾人.刘科长没有叫他们取下各自的眼镜.而是对他们手腕上的手表发生了兴趣.他仔细看了看三人载的手表,很快就找到了窃贼。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8-21 00: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