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岛灵异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灵隐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欢迎关注灵隐岛官方微信公众号
楼主: 阿诗丹顿所

[完美破案] 下了一场大雪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2-4 11: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胸与后背
南宋时,江西一带食盐缺乏。有一天,有位盲人买了半斤盐,正提着往家走, 忽然被人猛地从手中夺走了。盲人大喊,“捉贼!”听到有人跑去捉贼,盲人便顺 声音追去。追不远,就听到四五个人的叫喊声,和两个人的厮打声。
等盲人走进,就听到一人说:“你为什么抢人家的盐?”
另一个人说:“是你抢了人家的盐,还动手打人!”二人互相指责,又互相谩 骂。盲人也无法分辨谁是好人,谁是抢劫犯。
众人正在七嘴八舌的议论时,恰巧湖襄提刑宋慈路过这里,见许多人围观争吵, 便令人上前问明情况,宋慈手下有个办事干练的小吏,听后马上说:"这事不难,古 代有现成的案例,苻融就曾经安排两人赛跑,谁跑赢了,谁就是好人。”宋慈看见两 人已经互相打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了,说二人赛跑赛不出真实的成绩,便说不行。
小吏忙回答说:“大人如果担心负伤后,跑的速度不真实,不如将二人押解回 衙,等二人养好伤,再跑也不迟啊。”
宋慈笑了笑说:“何必这样麻烦呢?我自有办法。来人,将二人上衣脱掉,查 看伤势!”手下人一拥而上,将二人衣服脱掉。只见一人鼻子流血,前衣襟洒满 鲜血,胸部被打得青紫一片,另一个人被打得后背发青,还有指甲抓伤的痕迹。宋 慈便冲那后背负伤的人说:“这个就是抢劫犯,给我捆上带走!”众人一起上前, 去绑那后背负伤的人。围观的人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这位提刑官。后来一审问,果 然那人就是抢劫犯。提刑官是凭什么断定此人就是抢劫犯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4 11: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字之差
清朝年间,有一个商人娶了一个妻子。商人是做运输生意的,经常要走南闯 北。有一天,商人又要出远门了。对他的妻子说:“我常年不在家,父母年纪大了, 需要你照顾,妹妹又非常任性,不会做事,这个家就全靠你啦!”妻子的娘家很 穷,所以她从小就很会做家务,砍柴、挑水、做饭,什么都干。她对丈夫说:“你 放心吧,我一定会服侍好公公婆婆,照顾好小姑的。”
商人走了以后,善良温柔的妻子,天天早起晚睡,忙里忙外地做家务,重活 轻活什么都干,可是仍然要受到婆婆和小姑的欺负。原来呀,婆婆嫌媳妇的娘家 穷,小姑本来就又懒惰又自私,看到嫂嫂要来当家,就处处跟嫂嫂作对。
有一天,小姑看见嫂嫂在河边洗衣服,就故意找嫂嫂的麻烦。她拾了一块石


头,“扑通” 一声扔在河里,水花溅了嫂嫂一脸,嫂嫂生气地责怪小姑,小姑就破 口大骂,姑嫂俩争吵起来。小姑恶狠狠地举起洗衣用的棒槌,猛力砸在嫂嫂头上, 嫂嫂一下子倒在河边,没有喊出一句话,就断气了。小姑当即就被抓进了衙门,县 官经过审问,叫来专门写公文的书吏,写了判决文书:“小姑用棒槌击死其嫂,判 处绞刑。”婆婆闻听女儿要被处斩,赶紧拿出很大一笔钱,去收买书吏。那书吏收 了钱,便偷偷地在判决文书的一个字上,又添加了一划。很快判决文书就呈报给 了州府,州官看了以后,以为小姑是不小心砸死嫂嫂的,就改判了 3年监禁。
几天后判决结果又传回到县衙,县官展卷一看,觉得非常奇怪,明明是砸死 了人,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为什么州官要改判呢?他不禁又重新查阅了上呈文 书,终于发现是书吏动了手脚,便立刻査办了书吏,重新判小姑死刑。那么书吏 在哪个字上加了一笔,使小姑的罪责减轻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4 11: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盆里的铜钱
清朝时,南京城里的秦淮河边,有一个夫子庙。每年元宵节,都要举行庙会。 庙会上人山人海,有唱戏的,有看戏的,有卖东西的,有买东西的,还有看灯和 猜灯谜的,真是好热闹啊。
在夫子庙的旁边,有一长溜商品摊子,商贩们扯开大噪门,吆喝着招徕生意。 游客们这边挑挑,sp边看看,看中了什么好的,就大声讨价还价。这些嘈杂的声 音,反而增添了节日的气氛。在这些摊子中间,有两个摊子紧紧挨在一起,他们 一个是卖菜油的,一个是卖青菜的。卖油郎嘴勤手快,服务热情,所以生意特别 好,而卖菜郎呢,总是把烂菜冒充好菜,还短斤缺两,所以生意冷冷清清。卖菜 郎却认为,是卖油郎抢了他的生意,一直怀恨在心。
有一天,有人来买油,卖油郎忙着招呼顾客,身边的钱箱没有锁,被卖菜郎 看见了,他悄悄跑过去,伸手偷了一把铜钱,塞进袖口里。卖油郎一转身,正好 看见了,气愤地责问卖油郎:“你为什么拿我的钱?”卖菜郎却反咬一口说:“我 没有拿,是你偷了我的钱!”
他们争吵起来,人们只好叫来了县官。县官问清了情况,对卖菜郎说:“你把 袖口里的钱拿来,让本官看看。”卖菜郎把钱交给了县官,县官看了一眼,皱着眉 头说,“哎呀,这钱也太脏了,还是先洗干净了,我再判吧!”
他让人把铜钱泡在水盆里洗,过了一会儿,县官看看水盆,马上就判断出,是 谁偷钱了。为什么县官看看水盆,就知道谁是小偷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4 11: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邱与丘
清乾隆二十四年的时候,广西苍梧县的县令王猛刚刚到任,就接到了一纸诉 状。一向爱民如子的王猛看罢诉状,就将原吿余阿吕和被吿邱以诚传到县衙大堂。
王猛先询问原告余阿吕:“余阿吕,你当着本县令和邱以诚的面,再将所告之 事向本官陈述一遍!”
余阿吕说道:“启禀大老爷,邱以诚曾在康熙五十五年的时候,从我那借走了 20两银子,当时说定是35年后还,可现在35年已经过去了,邱以诚却分文未还, 而且还否认他向我借过钱,故而我才写了诉状,请大老爷做主!”
王猛听罢,说道:"你的借据带来了吗?”
“小人已带来!”余阿吕从兜里拿出借据,呈给了王猛。
王猛展开一瞧,确实如余阿吕所说,并且借据上还签过字,画过'押。
王猛将借据放在几案上,又问邱以诚:
"你可曾借过余阿吕的钱?”
“请老爷明断,小人从来未曾借过他钱,我记得在3年前曾经向他借过一个铜 壶,因为我不识字,只认识自己的名字,所以当时还是他替我写了一张借据,他 又写了我的名字,我就依葫芦画瓢的照着他写的我的名字的样描了一个我的名字。 大人,他手中拿的借据一定是我借铜壶的证据。”
在邱以诚回话的时候,王猛察言观色的注视着他,觉得这个邱以诚是个正人 君子,是断断不会借钱不还的。
想到这里,王猛不禁把几案上的借据又拿了起来仔细地观看。
看着看着,王猛突然明白过来,他一拍惊堂木,大喝一声:“大胆的余阿吕, 你竟敢伪造证据欺骗本官,还想诈人钱财,还不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
余阿吕还想狡辩,王猛说出了借据中的破绽后,他一下子垮了下来。
王猛是怎么看出借据中有问题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4 11: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与子
清朝的忠若虚任余姚县令时,他一天到晚坐在官府大堂上,开门听理诉讼,到 了半夜也不休息。无论事情大小,倘若有所冤屈,都可起诉。一经起诉,就立即 判断是非曲直,从不积压案件。
一天傍晚,一个中年人来控吿其子不孝。忠若虚马上升堂,一审问,得知父


子两代都是以皮匠为业。根据父亲控诉,儿子不守本分,家里常常缺米少柴,而 他游荡无度,如果教训他,他就更加无法无天。忠若虚闻听原由,不禁心中有了 数,便慢慢地说:“你们父子俩吃过晚饭没有?”父子俩都回答说:“没有。”于是 忠若虚就吩咐每人给钱200文,很关心地说:“拿去,吃了饭再听审。”于是父子 俩都出去了。
到了夜里二更天,忠知县突然宣布继续审案。忠知县先把父亲叫到堂上问道: “这位父亲,200文你用去多少?”中年人回答道:“还剩30文。”忠知县疑惑地又 问道:“现在菜很便宜,你只吃一碗饭,为何只剩30文?”中年人叩头说道:“我 有久治不愈的老毛病,饭后要吸一口鸦片烟,需用一钱左右,也在这里面开支了。” 接着忠知县又传儿子上堂,问道:“200文你用去多少?”儿子回答道:“我只用去 了 30文,还有170文。”忠知县又是疑惑地问:“你为什么要这样节俭呢?”儿子 非常淡然地回答道:“饭是饱肚子的,既然吃饱了就不用再花钱了。”
询问完了儿子,忠若虚已经全都明白了,于是他就对父亲说:“我已考察到 你们父子来打官司的情由了。你的儿子只是一个皮匠,整天忙碌不停,还不足以 供应你的需求,因此你就吿他不守本分。现在本应惩罚你谎骗之罪,只是当着你 儿子的面给父亲用刑,你的儿子必不忍心,我也不忍心这样做。你立即回去,妥 善处理好父子关系,努力做一个好老百姓。”父亲听了这段话,感动得抱着儿子哭 泣起来,叩头拜谢而去。
那忠知县凭什么断定是其父诬吿其子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4 11: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坛红枣
有一个商人积攒了不少钱。有一天,他要外出去做生意,家中没有其他人,于 是他把一坛银子假说是红枣,封好了托邻居保管,说是很快就回来。
可商人一去,竟3年没有回来。一天邻居打开坛子,只见白花花的银子,就 全部拿出来占为己有。
不久,商人回来了,邻居在坛子里装满红枣,照原样封口以后,还给商人。商 人打开一看,银子变成了红枣,就问:“坛子里的银子呢?”
邻居回答说:“你交给我时说的是红枣,哪里来的银子呢?”
两人说不清,理不明,争吵起来,就一同来到了县衙。
县官问邻居,邻居说:“他把坛子交给我时说是红枣,根本就不是银子。” 县官仔细看了看一坛红枣,把桌子一拍,要邻居立刻把银子交出来,否则要


用大刑。
这时,邻居大呼冤枉,否认拿到银子。于是县官讲出了道理,使邻居无话可 说,只好低头认罪。
县官是如何判定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4 11: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手上的证据
清朝的时候,某县城有一个生意兴隆的客店,人们都叫它兴隆店。这一天,一 个算命瞎子来到兴隆店里投宿。
掌柜的把他安排到了一个双人房间,房间里另有一个是做小生意的客人。
“我叫王半仙,最善算命,敢问老弟尊姓?”算命瞎子自报了姓名,热情地要 为做小生意的人算一卦。
做小生意的人疲倦地坐起来说:“我叫刘仁,今天多赶了点路,实在太累了, 明儿个再请老哥指教吧。”刘仁说完,又倒在炕上呼呼睡着了。
第二天,刘仁还要赶路,便早早起来找掌柜的结账。可是他一摸钱袋,空了。 顿时,急得他连声叫苦。他来时,钱袋里装了 5贯钱。那时流通的是铜钱,1000 枚铜钱为一贯,5贯钱好大一堆呢。
王半仙被刘仁的叫苦声惊醒了,以长辈的口气教训刘仁说:“出门在外要格外 小心,哪能这么大意呀!往后多注意就是了。”
就在王半仙说这话的时候,刘仁忽然看见了故在王半仙炕头上的钱袋,心里 好生奇怪:我的钱袋瘪了,可他的钱袋鼓了。记得昨天晚上他来时,钱袋里也没 装这么多钱哪!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得问问他。
“大哥,你是不是从我的钱袋里拿钱装进了你的钱袋? ”刘仁望着王半仙那凹 进去的眼窝问道。
王半仙眼睛不好使,但耳朵却灵得很,还没等刘仁把话说完,就生气地站起 来:“你说这话可要损寿,我一个瞎子能偷你的钱?我一觉睡到现在,是你刚才瞎 咋呼才把我吵醒的!”
“不对,你偷了我的钱。给我没事,若不还我,就拉你到县衙治罪!”刘仁以 为这么一吓唬,王半仙准能把钱还他。可谁知王半仙却说:“走就走,你血口喷人 我还不干呢!”
于是,两个人互相拉扯着来到了县衙。
知县升堂问案,细听了刘仁和王半仙各自的叙述后,摇了摇脑袋说:“这案子


好办,你们的钱有记号吗?”
刘仁一听急了,忙回答,"老爷,钱是用来买东西的。今天进,明天出,哪里 会有什么记号呢?”
知县眉头一皱,又问王半仙:“你的钱有记号吗?”
王半仙笑笑说:“老爷,他的钱没有记号,可我的钱有。咱瞎子挣点钱不易, 哪能不多几个心眼儿,让它丢了呢?我每挣几文钱后,便字对字,背对背地将它 们穿起来,不信你看,我的钱全都是字对字、背对背用线穿起来的,请老爷明验。”
王半仙说着,把钱袋递了过去。
知县打开钱袋一看,见里面的7贯铜钱果真都是字对字、背对背地穿着。他 心想,看来一定是刘仁诬告了王半仙。他刚要把钱判给王半仙,忽然看见了王半 仙那双干瘪多皱的手,心里顿时明白了。他大声道:“王半仙,你偷了刘仁的钱, 还想蒙骗本官,伸出手来……”
王半仙听了知县的话,只得低头认了罪。
这个知县是怎样推断,从而认定是王半仙偷的钱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4 11: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伪造的雷电杀人案
清朝时,有一天夜里,雷声大作,暴雨滂沱。河北献县城西一户居民的房屋 被炸开了一个大窟窿,房主人刘良被炸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雷电击人的消息 很快在城里传开了,众说纷纭。但归根结底,人们所说的都不外乎刘良或他的祖 先得罪了雷神,这是雷神发怒对他的报应。
可是,也有人对雷电击人的事产生了怀疑,把这件事报知了县令李明晟。当 即李明晟亲自带人来到了城西发案现场勘察。刘良的妻子齐萍,满面泪痕地向李 明晟哭诉了丈夫不幸被雷击身亡的经过。李明晟仔细地勘察现场后,对齐萍说道:
“人已经死了,哭也没有用。时值盛夏,还是早些把死人殡殓了吧!”
齐萍刚要答话,却见李明晟盯盯地注视着自己,忙低下头,又抹起了眼泪。
李明晟见状又说道:“雷神是万万不可冒犯的,说不定还有更大的灾难在后面 呢!我看你还是要多多敬拜雷神,免得再生祸灾。”
听到这里,齐萍畏惧地抬起头来说,“大人,谢谢您的关照,若是这次躲过了 灾难,日后定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
“快去整治棺木吧! ”李明晟又交代了齐萍一句,这才带着衙役离开城西,回 到了县衙。


深夜,李明晟独自一人在庭院里踱步思忖着:雷电击人,地上不会有炸开的 土坑,而只能有烧灼痕迹。再说,雷电击人是自上而下,死者家里炕上的铺草和 房梁怎么会朝上炸开呢?而且他还发现,被炸土坑的坑面也好像是从底下被掀开 的。根据这些情况,李明晟断定这是一起谋杀案。刘良被雷击身亡的现场是伪造 的。那么谋害刘良的凶手是谁呢?李明晟得知,刘良被炸死的那天夜里,妻子齐 萍回娘家去了。因此,李明晟又进一步推断,齐萍很可能是同案犯。
但是,李明晟没有马上抓捕齐萍,而决定先去抓那个同案人。他很快想出一 个破案的办法,几天后便把伪造雷灾、杀人害命的真凶施义抓捕归案了。一审问, 施义供认不讳。
原来,施义也是城西人,是刘良的一个远亲。他游手好闲,欺男霸女,无恶 不作。齐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两个人经常眉来眼去,后来便勾搭在一起。可 是刘良尽管老实,但只要他活着,便有碍于施义和齐萍相好。于是,两个人暗定 毒计,在那个雷雨交加之夜,利用炸雷炸死了刘良。
李明最是如何捉获施义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4 11: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吃青菜的牛
清朝江南的一个小县城里。一天,一高一矮两个农民拉扯着来到县衙吿状。县 令升堂审案,分别对他们进行了询问。
髙个农民说:“我是平远村的。我在房屋后面种了一块菜地,这几天被牛吃得 乱七八糟,一定是他偷偷放出了自己家里的牛,因为我们家的牛从来不吃青菜。”
矮个农民说:“我家的牛是跑到了他家的菜地里,可我家的牛也从来不吃青 菜,他凭什么把我家的牛打伤?”
听了两个农民的述说后,县令说道:“走吧,我到你们那里看看就知道了。”
一路上,县令已经想好了断案的办法。到了平远村以后,他让髙个农民和矮 个农民都把自己家的牛牵出来。他看见髙个家的是一头黄牛,矮个农民家的是一 头水牛。随后,他又来到了髙个农民家的菜地里,仔细地观察了一番,由于菜地 里既有黄牛的蹄印,也有水牛的蹄印,因此还断不清是谁家的牛吃的菜。
县令想了一会儿,让差役从髙个农民家的菜地里拔了两棵青菜,递到黄牛嘴 边,黄牛只闻了闻,并不去吃。
高个农民对矮个农民说道:“怎么样,我家的牛不吃青菜吧!”
县令又让差役把青菜放到了水牛嘴边,水牛也闻了闻,摇头走开了。


矮个农民又对髙个农民说道:“怎么样,我家的牛也不吃青菜吧!”
水牛和黄牛都不吃青菜,难道是别的牛吃的吗?高个农民疑惑的望着县令。 矮个农民脸上显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县令则又在菜地里走了一圈儿,停在一个粪 坑旁边,凝神思索着。
片刻,县令对他们说道:“本官已经查明了这件事情的真相,但今天太晚了, 明天再宣布结果。”
县令说完上轿回城了。髙个农民、矮个农民也只得耐着性子回家再等一个 晚上。
县令刚回到城里,就立即找来一个身强力壮的差役,对他说道:“你今晚再去 平远村一趟,要当场捉住那头偷吃青菜的牛。”
“是!”差役领命而去。
当天晚上,果然有一头牛又来到高个农民的菜地里偷吃青菜,被差役当场捉 住。当人们闻声赶到这里时,发现偷吃青菜的正是矮个农民家饲养的水牛。
差役把案情报告了县令,县令很高兴。他把矮个农民传唤到县衙,处罚他按 价赔偿了高个农民损失的青菜。
案子虽然破了,但人们却不明白:那天白天水牛为什么不吃青菜,而晚上去 偷吃青菜呢?县令又是怎样破的案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4 11: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天,一位瞎眼的中年男子来到县衙自首,说他因生气不慎失手打死了年老 的父亲,要求胡县令给他治罪。胡县令听罢,便带领衙役一同去现场勘察。
到了瞎子家,只见一位白发老翁面朝黄土,倒在血泊中。胡县令验尸时,发 现死者后脑勺有3处伤口,这些伤痕有规则地分开排列着,那老翁自然是招架不 住来自3个不同部位的致命袭击。胡县令看到这一切,对瞎子说:“你杀了人,是 要抵罪的,你这一去可再也别想回来了。家里还有什么人?叫他来和你诀别!”
瞎子脸色阴沉,过了一会儿,才低声说:“家里还有一个儿子。”胡县令便派 人传唤他儿子来。
儿子来了,畏畏缩缩地站在瞎眼父亲身旁,一会儿看父亲,一会儿看众人,又 不时瞟着倒在血泊中的祖父,双手不停地绞在一起。此时,胡县令大声说道:“你 们父子有什么话快说吧,今天可是最后的机会了。”
听罢这话,儿子抓住父亲的手,低头呜咽起来。父亲也哭着对儿子说:“儿啊,


以后可要好好做人。只要你今后好好过日子,父亲此去也没有什么牵挂了。不要 想念我,我眼睛瞎了,也不值得想念。”说罢,瞎子就扭过脸去。那儿子神色凄然 又慌乱。胡县令喝令儿子退下。■
过了一会儿,胡县令又叫瞎子退下,传那儿子上来。胡县令铁青着脸,高声 喝道:“刚才你父亲把一切都招认了,是你打死了你祖父,还想让你父亲来抵罪。 你知道该当何罪吗?还不快招供!”那儿子“扑通” 一声跪倒在地,哆嗦着说: "我确实打死了祖父,但我父亲去投案完全是他自己的主意,这跟我不相干,请大 人饶命!”说完连连磕头。
原来他家共有4口人,他还有位叔叔,那老翁由于大儿子是瞎子,所以常常 偏袒小儿子。这孙子就记恨在心。有一天,趁祖父一人在家的时候,孙子抱起石 头砸死了祖父。父亲回来后发现了此事,不禁吓坏了,为了保住这条根,就想出 了这么个替罪的主意。
胡县令是凭什么知道儿子是杀人凶手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灵隐岛

本版积分规则

遗世万年,苦坠红尘;历劫百世,无念无心;唯愿此生,魂归灵隐;斯人已逝,唯灵永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灵异网

GMT+8, 2019-8-21 00:0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